宁柠宋清宴

喝醉后,我跑去敲暗恋的老板的门,哭着骂他是个负心汉,骂了好一会儿,身后传来冷冷的一声:「宁柠,过来!你骂错门了!」
01.
我脑袋晕乎乎的,不过身后这玉石泠泠的声音怎么这么像宋清宴?
回头一看,对门站着一个帅得勾魂夺魄的男人,五官禁欲好看,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周身散发着冷气儿。
真帅,诶,我晃了晃脑袋,这不就是宋清宴吗?
我指了指刚敲了半天没敲开的门,认真地嘲笑他:「宋清宴,你好笨啊,这才是你家。」
他叹了口气,拧眉,伸手揉了揉额心:「宁柠,过来。」
我摇摇头,眼里浮出眼泪,倔强地说:「我不过去,我是来跟你分手的。」
「恕我提醒一下,」宋清宴似乎是气笑了一下,伸手扶住门,「宁小姐,我们没在一起过。」
我眼圈迅速地红了,泫然欲泣:「你果然变心了,你这个负心汉。」
宋清宴:「......」
「好了,别闹了,会吵到别人。」他无奈地看着我,伸手过来拉我,「先进来醒醒酒。」
我眼前虚虚晃晃的,有两个他来抓我,我恼怒地想推开,可是却推空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猛地朝前栽过去。
剧烈摇晃颠倒的世界被腰间的一只手稳住,宋清宴的帅脸在我眼前放大。
我被抱起,窝在宋清宴怀里,好闻的微凉青竹气息传进我鼻尖,安全感包裹着我。
蹭了蹭他的脖子,满足地吸了一大口之后,我破涕为笑,傲娇地翘了翘嘴角:「既然你主动求和,那我就原谅你吧,以后你还是我最最喜欢的人。」
男人冷嗤一声:「宁小姐倒是大度。」
我靠着他,闭着眼,没一会儿感觉到宋清宴要松开手,立马醒了。
睁眼后,我手指头戳着他的脸颊,不满地控诉他:「你想抛弃我?」
宋清宴脸一僵,往右偏了偏头,我手指紧跟过去,他愣是没躲掉。
「宁柠,」他深吸一口气,「我只是想把你放在沙发上。」
我两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拒绝得很坚决:「我不要,我就喜欢现在这样。」
宋清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我抱不了多久,会摔到你。」
我默不作声地下来,站在沙发上跟宋清宴刚好平齐。
宋清宴冷哼一声:「还算听话。」
我怜悯地望着他,惆怅地叹了口气:「没办法,你这么弱,我得留着关键时候用。」
宋清宴脸彻底地黑了,他一字一句地问我。
「关键时候,是什么时候?」
我歪脑袋笑了笑,再次伸手搂住他脖子,扑进他怀里,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唇。
「就,就是这种时候啊。」
02.
以上,是我记得的全部。
有些人活着,但其实还不如死了。
而且亲完之后到底发生了啥?
死也不让人死个痛快!
我恨! 
最终,经过了一番自我鼓舞,我趁着外面没人,悄摸摸地走到了门口。
小心翼翼地拧开门,我正要开溜,一条肌肉线条好看的手臂突然横在了我身前
头顶是男人晨起慵懒的声线:「酒醒了?」
我头皮发麻,不敢直视他。
「是,是啊。就,就不打扰了。不用送不用送……」
可是宋清宴拦门的手却没有放开,甚至身子也移了过来,整个门被堵得严严实实。
他似乎是刚醒,平日里碎冰般的眼眸此时带有微微倦意,低头看着我时半合着眼,阳光斜打在他脸庞上,几丝金光勾勒得他俊美如神祇。
我怔怔得差点儿看入迷。
他嘴角染了些若有若无的笑意,倾下身子低声地说。
「宁小姐,你好像忘了什么。」
脑子「嗡」的一声发出警报,我立马从美颜暴击中回神。
「昨晚,昨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红着脸装傻到底。
「所以,你亲了我,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
宋清宴目光幽幽地盯着我。
我懵懵地看着他:「那你,是要我负责吗?」
说完我越想越兴奋,小小地往前蹭了一步,仰着脑袋满怀希冀地望着他:「我,我可以吗?」
他「呵」一声,牵起嘴角笑了。
「想得美。」
03.
「哈哈哈哈哈!」江诗雪爆发出杠铃般的笑,「他真这么说?」
我痛心疾首,用目光狠狠地谴责她。
这事儿就是因她而起,她还在这里笑我。
昨晚她失恋,非得让我出来喝酒,喝多了还说起我来了。
说我母胎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暗恋的人,就应该勇敢追爱。
我当时也喝大了,她这么一煽动,我当场也就是一个义薄云天、说走就走的大动作。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你现在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贼心都暴露了,就直接上呗!」雪雪亮着八卦眼看着我,「而且你俩认识这么久了,追他比别人有优势多了。」
我往下滑了滑,瘫在沙发上有些郁闷。
我第一次见到宋清宴是在校辩论队的海选会上。
他是辩论队的队长,比我高两届。
挤挤攘攘的阶梯教室,我一走进来,一眼看到了坐在评委席位的他。
他坐在人群中,却有种疏离、孤冷的气质,侧脸皮肤冷白,漆黑的眸子里浮动几点雪光。
我当场被帅了个魂飞魄散。
感谢我这张嘴,从小就利索,成功选入,和他一起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
我是攻辩,他是四辩,赛场上,我负责快速狙击,他则永远为我兜底。
我们是非常合拍的搭档。
自然而然地,他创业时邀请了我加入。
但意识到我喜欢他是一个月前。
听说宋清宴因为孤寡太久了,家里下了最后通牒,年前必须带个女的回家。
我当场就嘲笑他,不怪家里逼得紧,实在是这么些年他身边一个女的都没有,不急才怪。
他当时本来在签文件,突然抬头看着我,反驳得很认真:「我身边有你啊,你不是女的吗?」
我愣住了,眨了眨眼,心跳慢慢地快了起来。
他似乎没注意到我的异常,低头想了想,复又抬头看向我,自嘲地笑了笑:「不过我身边......也只有你一个了。」
那瞬间我们很简短地对视了一下。
他倏而偏头看向窗外,我心里乱糟糟,下意识地跟着看过去。
明净的午后,阳光澄澈、温暖,有几片叶子悠悠地转着飘落下来,他浅浅地笑了笑,不再是外人面前的冷淡模样,声音闲适、放松。
他说:「宁柠,第九个秋天了。」
我们认识的,第九个秋天。
我看着他的侧脸,恍然间眼前人好像跟当年那个清冷少年重叠。
心口鼓胀着,有什么东西挣扎着破土发芽。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翻来覆去许久,终于明白了。
原来我早就动心了。
04.
就是因为认识太久了,反而瞻前顾后。
又想靠近他,又怕靠近他。
想拥有他,又怕连朋友都没得做。
但我一边犹豫一边脑中又情不自禁地又飘出了昨晚被公主抱的画面。
他抱起我的时候很轻松,身上有些烫,好像还能隐隐地感觉到衣服底下大块的胸肌......
「傻笑什么呢你?」
「啊?我笑了吗?」
江诗雪递过来一面镜子。
很好,不过是嘴咧到了后脑勺而已。 
「看看你这个傻样儿。」江诗雪意味深长地说,「现在不争取,等他属于别人了,你就后悔死吧。」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紧。
又看了看镜子里我粉红荡漾的脸,我拳头一攥!
「决定了!我要追他!」
05.
可以一起吃晚饭吗?太直接,删掉。
你家楼下那家新开的餐厅不错。太迂回,删掉。
诚邀您共用晚餐。太做作,删掉。
我正来来回回地推敲呢,突然微信聊天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宋清宴他也在给我发消息!
我一兴奋一紧张,手一抖,居然把刚才打一半的消息发出去了!
定睛一看:我想吃你。
可我想打的是我想吃你楼下那家新开的餐馆,要不要一起!!
我手忙脚乱地点撤回。
点到了删除。
我手停住了,人也傻了。 
宋清宴秒回:?
下一秒,又弹出来一条:你胃口倒是不小。
我真的是想捶墙!
我赶紧将我原本想说的话发过去,然后解释自己打字打了一半误发了。
对面一直没回,我懊恼地趴在抱枕上,觉得自己又搞砸了。
「叮咚」一声。
是宋清宴!
我忙点开消息。
宋清宴:听起来还算合理。
我塌下肩膀,果然,他不相信。
昨天强行要抱抱,还强吻他,今天还发出这样的虎狼之词。
在他心里我不会是什么大色魔的形象吧?
正沮丧着,忽然又是「叮咚」一声。
宋清宴:「晚上你过来一趟。」
!!!
我当即回了个「好」,然后迅速打扮靓丽地出门了。
这回我没有弄错,敲了正确的那扇。
门一开,宋清宴打着电话,朝我点点头以作示意。
我惊喜地发现,他一身白色西装,十分正式。
他,他对这个约会这么看重?
正偷偷地开心呢,他递过来一个包包。
我一看,这不是我的吗!
是我昨晚落在这儿的!
所以,他叫我来,只是拿包包的?
想到自己花了三个小时来打扮,我失落地拿过包包,兴致不高地道别:「谢谢,您忙吧,我先走了。」
身后门「咔嚓」一声关了。
我身子僵了一瞬,没回头,气冲冲地往前走,心里默默地吐槽。
连门都不让进,水都不让喝一口!
没礼貌!
心里正骂着,胳膊被拉住了,我转过头,看到宋清宴茫然地问我:「不是你说要吃饭吗?」
「餐厅我已经定好了。」他好看的脸上满是疑惑,「你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