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岐苏言言

第1章 狂霸拽容总
容氏是百年旺族,但到了这一辈,容野掌管家业,他更是高岭之花,说是小说男主也不为过,但其不近女色也不是秘密,年过三十还没有妻女。
无数少女妄图爬上容野的床,因为不管是从钱的方面,还是脸的方面,那都是稳赚不亏的。
但是没用啊,人家容野美人怀中坐也是不为所动的。
家中长老、父母、姐妹、亲朋好友无一不在劝他,这个年纪该成家了,该娶个漂亮媳妇生个漂亮娃了。
谁知道容野只是三分桀骜四分漫不经心还有三分的不屑,“孩子?要这玩意干什么?只会哭只会闹屁大点娃娃看着都烦得不得了。”
“哦,当然了,要是可以去收养一个来家族联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我自己生的话,还是算了吧。”
“孩子……这种东西,太麻烦了。”
助理在一旁看着容野冷冰冰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的冷汗直流。
不愧是容家的嫡子,说出来的浑话听上去都是霸气十足的。
而令人最意外的是,就在容野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却突然收到了这样一条信息。
“恭喜你!你的孩子已经在路上啦,十分钟之后抵达。”
容野看着这条短信,冷傲的脸上忍不住出现了一丝的不可置信,
在开什么玩笑?
他母胎三十年了,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孩子?
谁恶作剧!
容野嫌弃的将手机丢到了一边,他可没心思在上面耗费时间。
……
本来不将短信放在心上的他在把手机丢开后就开始看今天堆积的文件了,谁知道十分钟之后却突然之间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声音杂乱而又急促,感觉使了吃奶的劲儿在敲门。
容野皱眉,微微抬眸,有点恼了,“小刘?进来,怎么这么没规矩?”
小刘跟着他好几年了,为人懂礼仪知进退,是很温柔的,怎么今天敲门这么的不对劲?
敲门声还在继续,仿佛没有听见他说的这个话一般。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提高了一点声音,“我说,进来。”
那声音大得有些吓人,也只有小刘能够忍受他这个阴晴不定的脾气了,换做是其他人,估计得哭个几百回。
门那边的声音弱了下去,但也只是停了几秒钟,又坚持不懈的敲了起来,叮咚叮咚的。
容野这下子是彻底的不耐烦了,心中纳闷小刘这是抽的哪门子的风,他皱着眉去打开了门,口中更是忍不住的责怪,“我不是都说了吗?可以进……”
话还没有说完,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就抱住了他的小腿。
他声音顿住,诧异的往下看。
门口站着的是个小奶包子,白嫩嫩的小脸,背着个粉红书包,书包上有两个兔子耳朵,看上去可爱极了,包子矮的要死,也不知道有几岁了。
唇红齿白的,奶乎乎。
还没等他开口问怎么回事的时候,小包子脆生生的开了口。
“粑粑!”
什,什么?
粑粑?
刚刚这小奶娃管他叫爹?
一时之间,容野心中五味杂陈。
那小家伙眼睛亮亮的,就这么看着他,直勾勾的模样,让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的母爱泛滥,心都得化掉。
可惜了,容野本身就不是正常人,在听见这一声粑粑后,再联想到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短信,他只觉得有人在耍他。
容野眉头微微皱起,有点儿烦的开了口,“松手,哪里来的回哪里去,爷没空陪你玩。”
眼前的小屁孩头顶毛茸茸的,长得还没他的膝盖高呢,就来碰瓷,也不知道家长是怎么教的。
小孩鼓起了脸颊,“我不松。”
黑白无常说了,必须要抱紧容野的大腿,认准这个爹爹,不然就要把她丢到十八层地狱去历练历练。
谁让她胆子小呢,作为年纪最轻的小阎王,要担当起鬼界的大任,孟婆说了,要么跟着这个容野混吃混喝保他平安,要么就得去货真价实的闯闯地狱路。
比起那血腥的地狱十八层,还是现在的抱大腿来得恰当点儿吧。
不松手!死都不松手!
容野脸都黑了,直接就指着外面,咬牙切齿的,“小屁孩,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小孩歪了歪脑袋,脑袋上的呆毛随着她的动作动了动,她眨了眨眼睛,手是一丁点儿都不带松的,“我是有名字的,我叫苏言言。”
说着她还撇了撇嘴,分明的不满,“不许叫我小屁孩,一点都不好听。”
“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容野算是气笑了。
谁家的小孩!
他真的生气了!
进来送咖啡的小刘顿时腿软了,看见这一幕心里是一整个我勒个大草。
谁家的小孩。
这跑出来也别来嚯嚯他啊。
容野不高兴了那折腾的可都是他这个倒霉助理。
嘤。
苏言言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睛,“你是我粑粑,名字是你给我取的。”
听到这话,容野嗤笑了下,他微微俯身,有点儿不悦。
孩子?
粑粑?
开什么玩笑?
他怎么可能有孩子。
想到这里,他径直揪起了苏言言的后领子,轻轻松松的将人提了起来。
苏言言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嘴里嘟囔着,“粑粑……”
下一秒,容野毫不犹豫的将人丢给了小刘,“送到警察局去,立刻马上,让家长自己认领去。”
听到这话,苏言言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分明的不高兴,连带着脸颊都鼓了起来,“你过分。”
小刘得令,立马屁颠屁颠的抱过了这个团子,软糯糯的在怀里,让他也忍不住心都化了,苏言言眨巴着眼睛,对于容野这种说要把她送警局就要送警局的做法深深的唾弃。
同时又感觉十足的emo,因为容野现在摆明了就是不信她是他女儿这件事情,接下来就是要直接把她丢掉了,她要是被丢掉的话,就要被迫会地府去接受批评了。
她都到了容野身边还被驱逐走了到时候灰溜溜的回到鬼界去,岂不是要被她那千万个鬼差臣民们笑话?

第2章 委屈团子
阎王是鬼界笑柄茶后谈资这传出去都丢人啊。
不行不行不行。
可是现在这个坏家伙也要送她去警察局。
她怎么这么难啊,这边也在为难她,那边也在为难她,就是不让她过好日子呗。
真的是越想越委屈,苏言言忍不住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眼泪说来就来,哗啦啦的往下掉,可怜兮兮的湿了大半边脸,眼眶也变得红红的。
小刘首先就忍不住心里一疼,他自己有妻子儿女,所以也比较容易能够共情,看见小包子眼泪汪汪的模样心里更是软得一塌糊涂,他忍不住拍了拍苏言言的背,“别哭了,别哭了,你哭得我这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一脸为难的看着容野,“总裁,这,咱们真的要送到警察局去吗?我感觉她哭得好可怜啊,好像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诶。”
容野:“……?”
容野微微蹙眉,低眸看着苏言言,也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可不是吗?
此刻小孩的眼睛都哭红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委屈还是演技好,小书包上的两只兔耳朵也跟着耷拉了下去,看上去可怜极了,很难有人不心疼。
容野到嘴边的嘲讽不知怎么的最终没能说出口。
苏言言连连摇头,哭急了甚至还打了个嗝儿,“不能,不能送我去警察局,我不想去警察局,爹地,粑粑!我不想去。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啊,你送我去了你还得去把我领回来,多麻烦啊。”
容野的脸黑了好几秒,才缓缓开口,“我不是你爸爸。”
他实在是有点说不出来太过分的话。
这倒是和他一贯的毒舍属性不太符合。
“粑粑,我还知道你的生日是八月二十四号!是处女座!爱吃蔬菜爱吃糖……”苏言言边哭边说,将自己在地府生死簿上看的东西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唯恐容野将自己送到警察局去。
容野的脸越来越黑,当听到“平时在办公室除了喜欢看文件就是喜欢咬指甲”之后,整个人彻底不淡定了。
在小刘诧异的目光之中,容野直接将小包子一把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好了,闭嘴。”
苏言言乖乖的闭了嘴,闭嘴之前还不忘记好奇的问,“那爸爸,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白嫩嫩的小手还害怕的捏着衣角,软乎乎的模样,小奶音还稚气未脱。
容野想说,滚。
但脱口而出的却是,“嗯。”
不带她回家,难道让他爱咬指甲的秘密被别人知道吗?
“不过,你怎么这么了解我?”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狐狸眼睛危险的眯了眯,看着小屁孩,不带丝毫感情的冷笑了下,想到某种可能,笑容更是泛凉。
这些东西其实只要用点心查,不是查不到的。
都是公开的事情,至于咬指甲这事儿,要是小刘偷窥他什么的,也不是不能知道。
只要有心,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他之前之所以诧异,无非是因为这些话是被这屁大点儿的孩子说出来的罢了。
可是又是谁,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去研究他,并且派了一个莫须有的孩子到他的身边来还说是他的孩子?
可是不管是谁,这算盘都打错了,他是个不可能有孩子的人。
苏言言缩了缩脑袋,被容野这直白的眼神盯得有些心里发毛,但是她又不可能说是在你的生死簿上看到的吧,这样估计会被这个男人当成是疯子。
只得硬着头皮胡扯,“娘亲跟我说的。”
容野颇为感兴趣的模样,心中却是凉意不减。
果然,开始引入娘亲这个话题了。
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女人想爬他的床连孩子都用上了。
“你娘亲是谁?”
苏言言舔了舔嘴唇,眼睛亮亮的,“我也不知道我的娘亲是谁你信吗爸爸?”
容野真是气笑了,觉得自己真是个脑瘫,在这跟这个小屁孩胡扯半天。
不过都是女人们勾引他的手段罢了。
“爸爸,其实我是来保护你的,所以你千万不能抛下我。”苏言言说这话说得分外的认真,小奶音一颤一颤的。
她真的没撒谎,虽然说现在爸爸好像不太信的样子。
而且她也真的是容野生的,做亲子鉴定她也不怕!
黑白无常说了,容野是她亲爹,她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亲爹。
容野轻笑了下,被这小奶娃的话逗得忍不住发笑,他心里对这个话显然是不信的。
连路都可能走不太稳的小奶娃,跟他说保护他。
苏言言刚想说你别不信,就被容野身后的东西给吓傻了。
容野本是抱着她往外边儿走,在走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一个红衣的女人却黏到了容野的身后,轻飘飘的,眼睛中还蔓延出两行血泪。
女人的头发长到了脚裸,又黑又长,嘴唇也是血红色的,惨白死灰的脸瞧上去似乎已经死了有好几个小时了。
一般这种刚死之魂,是应该直接去地府投胎的,但容野这人,天生帝王相,也极容易吸引这些东西。
福深不寿。
所以在容野进入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被这小鬼盯上了。
苏言言咽了咽口水,想提醒容野快上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红衣女人飘在容野的身后,容野又抱着她,这不红衣女人就正好和她面对面,这死白死白的眼真的看得她脑子都泛凉。
容野却是啥都没有意识到,只是自顾自的说,“保护我?我这人别的不说,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遇到过啥需要别人保护的事儿,你别在这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毛都还没长大的小丫头片子……”
苏言言咽了咽口水,整个人都不敢动,红衣女人的脸过于吓人,她只得将脑袋埋进了容野的怀里,声音颤颤巍巍的,眼泪又差点没崩出来,嗷呜嗷呜的,“爸爸,你别说话了,咱们快上车。”
说出来也丢人,她虽然说小阎王,但是她其实真的挺怕鬼的。
毕竟说到底,她就是一小孩子。
还是一个小女孩儿,见不得这些血腥的东西。

第3章 看不见我
嘤。
容野察觉到怀里的软糯,声音微微的顿了顿,“小屁孩就是事儿多。”
苏言言的脑袋怂儿吧唧的,“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声音小到如同蚊蝇般,容野听不太真切,但是苏言言揪着他的衣领,却是格外的吸引他的注意力。
容野皱了皱眉,嘴上虽然不耐烦,但是脚上的步伐却是加快了。
将小家伙放到了副驾驶座,容野也便发动了车子,看着副驾驶座上缩成一个鹌鹑还不敢抬头的苏言言,容野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你怎么跟见了鬼一样?”
苏言言的睫毛抖了抖。
这不是像见了鬼一样,她这就是见了鬼呀!
从前她虽说跟着老阎王在地府生活,但是老阎王对她是极好极好的,外面的百鬼夜行她不曾真的见过,也没有和厉鬼打过交道。
她就是一朵温室之中美丽的娇花。
嘤。
但是上车了的话,那个女鬼应该没办法跟上来了吧?
这般想着,苏言言睁开了眼睛的同时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爸爸你是不知道,我就是看见……”
眼睛睁开的同时,映入眼帘的便是眼前悬挂着的长发,泛白的眼珠子流淌出血水,五官模糊,却能让人感受到深深的寒意,长发缠上了她的脖颈,甚至还一勾一勾的。
见她睁眼了,女鬼甜美的咧嘴一笑,嘴里满嘴的猩红,“你看得见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草我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啊!
苏言言被吓得一激灵。
女鬼的眼神邪恶又纳闷,似乎见到了很有趣的事情一般,伸出了自己纤长泛红的手指。
苏言言脑子一转,继续说道,“……我就是看见这个停车场感觉阴森森的我好害怕,我很多时候做梦就经常梦到这种黑黑的地方,我是小孩子,我怕黑,一进了这里我就走不动路说不出话了。”
女鬼的指尖摸到了她的脸,冰冰凉凉的,眼中也带着探究。
哪怕心中已经害怕得要死了,苏言言也只是咽了咽唾沫,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转头看向容野。
容野狐疑的看了看她,有点疑惑为什么现在这个小孩就像被吓得不行了一样,看上去很反常。
“你这胆子也太小了。”
他轻笑。
苏言言眉头紧皱,委屈巴巴的嘟起了嘴,看着眼前的女鬼又不敢说话。
心里暗想,你懂个屁。
红艳的女鬼歪了歪脑袋,是她误会了?
这个小孩只是因为地下停车场黑啊,不是因为能够看得见她。
打消了疑虑以后,她便将头扭向了容野,露出了痴迷的神色,黏了上去。
苏言言不敢说话,眼睁睁的看着女鬼的手占着容野的便宜。
……
地府,黑白无常一脸忧心的看着阴阳镜,焦虑得不行。
“大哥,这小阎王不行啊,我都不知道送她到容野的身边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你看她这胆子也太小了!”
白无常摇了摇头。
黑无常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他声音淡淡,“再看看吧,要是实在不行,就派俩鬼差去强制历练下小阎王,只要命还在,折腾点没啥的。”
“那现在这个红衣服的鬼鬼呢?该咋办?”
黑无常沉默了下,“交给小阎王吧,她如果连这个小鬼都没办法解决掉,就不配当老阎王的嫡传女儿了,还有,派个鬼差去保护小阎王,以防万一,不到必要时刻不能出现。”
这个红衣女鬼的战斗力不算高,只是刚死之人而已,没过多久便会自动归属到地府,造不成太大的威胁的。
……
此刻的苏言言并不知道黑白无常正头碰头的观察自己的一言一行嘀嘀咕咕,冷汗从后背留下来,她的心也是真的慌。
她没有想到这个女鬼竟然真的跟了他们一路,看着容野说不走就不走。
不会还要跟着他们回家吧?
容野猛地停了车。
苏言言因为惯性不受控制地往前歪了歪,却被容野及时用手护住。
“你怎么不知道系安全带?”容野皱了皱眉,俯身。
苏言言因为容野的动作,双目都呆滞了下。
随即脆生生的笑到,“便宜爸爸爱喝奶。”
容野动作一顿,面上浮现出恼火,“你在乱说什么!”
“难道我闻错了吗?”苏言言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眨巴眨巴着眼睛,又伸出鼻尖嗅了嗅,“可是就是牛奶的味道呀,很香,很奶,很好闻的爸爸!”
总裁白皙的耳尖难得的升腾起了一抹红晕,咬牙切齿的,分明是有些恼羞成怒了,“我从来不喝奶!”
说着就直起了身子,继续开车,唯恐苏言言这小嘴儿里面再说出什么有辱他面子的话般。
而苏言言也乖巧的闭了嘴,不是因为她不想再去纠结这个奶味了,单纯的因为,那个红衣女鬼此刻眼睛露出来的凶光愈发的肆意了。
苏言言微微的抿着唇,小手紧张的揪着衣角,眼神却是更加的坚毅了。
虽然,她真的很害怕。
她没见过什么大场面。
她是个胆小的阎王。
但是,她的目标是保护爸爸。
更何况……
苏言言闭了闭眼睛,这个奶味,真的和爹地好像啊。
爹地身上的,也是这般纯粹的奶味儿。
……
睁开眼睛时,她无所畏惧的看向了女鬼,咧开嘴笑了起来,“我看得见你。”
红衣女鬼歪了歪脑袋,顿时面露凶光,“你果然看得见我,我刚刚的是错觉。”
容野疑惑,“你看得见什么?”
小家伙现在是看着他的背后的,他知道苏言言没有跟他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女鬼伸出手,准备朝苏言言掐去。
四周涌起无数的黑霾,缭绕在俩人周围,如同黑洞般,要将人席卷进去。
苏言言也毫不客气的伸出了手勾了勾。
她怕鬼,是因为鬼长得丑,吓人。
并不是因为打不过,要知道,她的战斗力,可是连她爹地——那个罗刹阎王,都夸赞不绝的,哪怕养尊处优,却也绝对不差。

第4章 小孩子就是烦
放马过来好了。
谁知道容野以为苏言言是要让他过去,于是将脸伸近了些。
红衣女鬼上来的瞬间,容野的脸也同步的上来了。
苏言言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红衣女鬼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了退,被迫的贴在了窗上。
烟消云散。
容野的右脸上也吃了那一巴掌。
一瞬间,空气陷入了沉默。
没过两秒,容野咬牙切齿的,“苏言言!”
……
此刻,容家。
后院。
一个孩童的哭声熙熙攘攘的,只是这后院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踏足,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有人在哭。
“呜呜呜,岐哥,你欺负人!我要跟我爹告你去!”七八岁的小胖子哭哭唧唧的揉着眼睛,眼圈儿都是红红的,好不可怜,嘴巴吧唧着,口中指控着容岐。
声音还不敢太大了,怕惹得这个小魔王不高兴。
而容岐,此刻正优哉游哉的坐在小花坛上,有点邪的眼尾微微上挑,里面潋滟出湖色般的清澈,却分明的泛着恶意。
“嘘。”容岐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嘴角的笑意更大了。
他的眼中浓重的阴沉,漂亮到极致的眸子在此刻染上了阴暗,看着眼前的小胖子心中就是忍不住的烦。
他也没做什么。
就是这个小胖子非要到这个后院来逛,而他好好地看着书呢,非要来招惹一下。
小胖子问他话,他不是很想理,让他滚远点,就哭了。
小孩子就是烦。
动不动就哭。
容岐的眼神里面忍不住的升起一股子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勾了勾唇,眼尾微微的弯了弯,唇色殷红。
看上去危险至极。
“要是被别人听到了,下次更有你好受的哦。”说着他摸了摸小胖子的头,像是一个温柔的知心大哥哥般,声音清雅得很。
小胖子止了哭声,没忍住的愣了。
鼻子还红彤彤的。
容岐甚至还“好心”的将小胖子头上那不安分的一根毛儿直接扯了下来,“给你整理下发型。”
疼得小胖子一哆嗦。
随即反应过来了。又气又怕的咬着嘴唇,看着容岐好一会。
最终没忍住,“哇”的一声直接哭了出来。
好不凄惨。
声音尖锐,叫人头疼。
……
容野带着苏言言到家的时候,身上的怒意都还没消磨干净。
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容野不意外,但是看见容野怀里的孩子就不免有些惊愕了。
“先生……这是?”
容野将苏言言放在了地上,随手脱下外套放在门关处,“她说她是我的孩子。”
管家瞪大了双眼,感觉自己说话已经逐渐磕巴起来了,“什么?先生你的孩子??”
不怪他这么惊讶,但是谁不知道啊,容总是帝都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怎么可能有孩子存在呢?
“没事,我也觉得她是在胡说的。”容野捏了捏眉心。
管家还没来得及说话,苏言言就嘟了嘟嘴,圆溜溜的眸子中分明的不满,“言言没有胡说!”
管家蹲了下来,满脸的慈爱,“你叫言言呀?”
苏言言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小小的呆萌模样,“我没骗人!”
那小模样,总让人觉得如果不信她的话,就是十恶不赦了。
管家叹了口气,“先生的女儿真好看啊,真的是让我好生羡慕。”
他半生无子,就算是做梦也想要眼前这个小女孩这样的孙女儿啊。
容野闻言,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骄傲,鼻子冷哼了下,“她才不是我的女儿呢。”
苏言言撇了撇嘴嘀咕着,“不是你的女儿,那你还带我回来,狗男人口是心非。”
容野捏了捏拳头,“你说什么?小屁孩?”
苏言言微笑着看向管家,“我好饿呀!”
容野:……
容野勾了勾唇,恶劣的笑了笑,伸出大手拍了拍苏言言的脑袋瓜,“你人那么小,事儿可一点儿都不少。”
但是嘴里嫌弃归嫌弃,还是一把将人捞了起来,递给了管家,“你带她去吃东西。”
管家错愕,“那先生你呢?”
苏言言乖乖的,“爸爸再见。”
容野:“……”
他怎么觉得,这个小包子是一点儿也不见外,也一点也不舍不得他啊。
容野收回自己的视线,抿了抿唇,“我上去找老先生。”
说完就上了楼。
目睹了这一切的苏言言一言不发,在管家的怀里像只小鸡崽子。
管家怀里有了软软唧唧的小团子,内心更是软得一塌糊涂的,他摸了摸小团子的头,满脸的慈爱,“管家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你想吃啥,我让厨子做去。”
“想吃啥就有啥吗?”
一瞬间,苏言言的眼睛亮了起来。
“对!想吃啥就有啥!”管家自豪的挺直了腰板。
苏言言歪了歪脑袋,“碧粳粥、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粉糕、如意糕、合欢汤、吉祥果、珍珠翡翠汤圆、莲叶羹、梅花香饼、香薷饮、玫瑰酥!还有雪糕、麻辣烫、肯德基、麦当劳、薯条、可乐、炸串、甜甜圈和奶酪!”
她说这些话都不带喘气的,而管家也愣是一愣一愣的听完了。
听完之后,别说管家了,就是旁边的少年,也微微的愣怔了一下。
别的不说,这些东西,能一口气报出来那么多的,就不是普通的小孩了。
更何况,前面这有些名字,他们可是听都没听过的。
苏言言眼巴巴的看着管家。
这些东西可都是黑白无常跟她说的,她就想尝尝。
想尝尝。
管家咽了咽唾沫。
——“想吃啥就有啥吗?”
——“对!想吃啥就有啥!”
刚刚管家说的话,显得此刻格外的尴尬。
苏言言歪了歪脑袋,“管家爷爷,是没有么?”
说着她委屈得眨了眨眼睛,“没有也没关系的,我只是想尝尝,因为以前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也不是非要吃的啦。”
黑白无常说到了爸爸家里要善解人意,不然会被讨厌的。
如果她有尾巴的话,此刻已经耷拉下去了。
这委屈又可怜还善解人意的模样顿时让管家心软得不行,他再次挺直了腰杆,“怎么可能没有呢?要啥没有啊,我叫厨房给你做。”

第5章 是谁在哭?
他主要是想着,没吃过的话,其实就做别的跟她说是她要吃的东西也行,但是就是不能让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给委屈了。
苏言言眼睛亮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管家爷爷真好。
咦?是谁在哭?
苏言言忽然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爸爸和管家爷爷口中吃的东西上面,所以没有怎么注意。
现在放松下来了,倒是听到不知道哪里嘤嘤嘤的。
她对人类的悲伤情绪是尤为敏感的。
管家抱着她去厨房的时候,苏言言轻咳了声,甜甜的开口,“好爷爷,我想到处逛逛,可以吗?我觉得这里好大好漂亮呀!”
“那爷爷陪你去看。”管家笑眯眯的将苏言言搂在怀里,抱着她就往楼上走去,口中还乐呵乐呵的,“咱们这里呢是先生的别墅区,也是先生最喜欢来的一处住宅,虽然先生名下还有很多其他的住宅,但是老先生是住在这里的,所以先生也经常回这儿来。住宅一共有七层楼,各种娱乐设施和房间都是有的,什么画室、钢琴师私人电影院,你喜欢的话我带你去看,但是没有经过先生的允许我也没有权利让你去玩,但是先生应该是允许的吧。”
管家这一通的介绍,让苏言言有点晕了。
有钱人都那么的任性的吗?
她这好大爹真不错啊。
不过,她现在不是关心这个事情的时候。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扯了扯管家爷爷的袖子,圆溜溜的眸子像猫儿一样可爱,“管家爷爷,我可以自己去转转吗?”
刚刚那个哭声,太鬼哭狼嚎了。
让她觉得就像是绝望濒临的人一般。
作为小阎王,也作为和天庭分庭抗礼的她,有义务为地府增添一分光彩。
因为她来这儿,黑白无常还给了她一个任务,那就是——驱除世界所有的邪恶,还这片土地净土。
管家听见她说要自己去看看不免有些惊讶,因为苏言言外表看上去不过也才那么三四岁的模样,换做是平常人家的娃娃,估计不是路都走不太稳就是个妈宝女。
虽然是很惊讶,但是管家一直都很尊重别人的想法,他将苏言言放在了地上,“那你自己去玩儿的时候,小心一点儿,玩够了就来一楼吃东西。”
苏言言点了点头,书包上的兔子耳朵耷拉下去,乖巧极了,“好的。”
说完耳朵无形的动了动,就往声源处寻去。
而管家,眼睁睁的看着苏言言正儿八经的走下了楼,又直接往外面走去,他忍不住笑了,想着这个小孩儿怎么跟寻鬼一样木然木然的又可爱得紧。
等到苏言言走了,管家又突然之间想到一个事情。
那就是他忘记了,要告诉苏言言,千万不要去惹后院那个小魔王。
那个小魔王可是不留情面的,好多孩子都不敢去和他玩,这不吗?今天孙家的公子来这玩,寻到后院去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虽然说肯定是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吧,但是被欺负了是肯定的。
苏言言被欺负,估计得哭吧。
……
而苏言言好巧不巧,还真的就跟着声音寻去了后院。
越走进,那个小胖子的声音听起来愈发的撕心裂肺。
仿佛要把天都震破一般。
不过啊,这个别墅还真的好大好大啊,她就是从里面走到外面再走到后院,其实这里说是后院,更不如说是别墅旁边又一个小房子的区域,清幽典雅,别致独特。
苏言言歪了歪脑袋,前面的树荫挡着了,只听着树荫,不见人。
她歪了歪脑袋,偷偷摸摸的往那边瞧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后院,虽说看起来是清雅得很,但是在她露头的时候,里面黑雾四起,分明是常年的邪祟肆意。
她不免有些疑惑,这里,真的能住人吗?
按理来说,容野这人,是浑身帝王之相的男人,有容野在的地方,就有鬼怪,就不可避免的祸端横飞,但是呢,为什么容家反而是这个后院,更加的可怕。
苏言言有点想不通,但是还是努力的又探了探头。
那里面,有一个小胖子,对着空气,哭得很凄惨。
苏言言看着那个傻样,忍不住的轻轻笑了一下,眼睛都弯了起来,是有点幸灾乐祸在里面的。
里面这个小胖子,该不会是,被鬼欺负哭的吧?
那这里的鬼,也太坏了。
欺负个小孩算什么?
这般想着,她直起了身子,准备救人于水火之中。
但是下一秒身子却顿住了。
因为她分明感受到——
她的小兔子背包,仿佛碰到了身后的什么东西。
等下,她刚刚顺着摸过来的时候,后面好几个手臂的距离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树木和遮挡物的吧?怎么会有东西。
苏言言的后背忍不住的发凉。
她呆滞了般,缓缓地伸出手往后摸了摸,身后是空气,摸不到什么东西。
但是,那个抵着她的感觉丝毫没有消失。
她只能缓缓的回头,却对上了一双丝毫没有感情的阴冷眸子,那个眸子冷到了极致,盯着她如同毒舌吐了信子。
没比之前的红衣服女鬼好到哪里去。
苏言言吓得一激灵,头顶上的呆毛都忍不住警惕竖了起来。
啊啊啊啊,人间怎么这么吓人?
黑白无常不是说了人间又和平又好玩吗?
骗子。
等她回去非要把这俩人关禁闭!
内心虽然是这般的复杂,但是面上她却在审视着眼前的人,从上到下,确认了。
这是个人。
既然是人,那就不担心了。
“你是谁?”少年的声音清澈凛冽,低头俯视着这个身高还没有他腰部高的小孩。
这个小孩踏入园中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
少年穿着白衬衫,短发凛冽而干净,白皙的皮肤,瘦瘦高高的,看上去年纪不大,虽然瘦弱,但是昂眸子狭长漂亮,很像她从前在爹地的阴阳镜中窥见的仙界上神。
但是与此同时不可忽视的是,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所露出的不加遮掩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