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深白许呦呦

第001章:我们分手吧
“呦呦,我现在有急事要离开,婚礼……延迟再办吧。”
当林殷接完电话,走过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呦呦人傻了。
身后是伽蓝酒店最大的宴会厅,再过十分钟,他们就要携手走进去举行他们的婚礼了,而此刻林殷却说要延迟再办。
顷刻,许呦呦反应过来,脸上原本的喜悦消失殆尽,漫上几分苍白,故作镇定的开口,“林殷哥,等下婚礼就要开始了,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都等婚礼结束再去处理吧。”
林殷望了一眼她身后的婚宴厅,黑眸看向她的时候有些急迫,“呦呦,我现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婚礼过两天再办也一样。”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似乎很着急。
一样?
怎么能一样!
许呦呦本能的抓住他的衣袖,不想让他走。
他要就这样走了,许家颜面何存?
自己又该怎么办?
“有什么事比我们的婚礼还重要?”她睁大一双清澈明亮的星眸望着他,“就算你想要取消婚礼也该给我一个理由!”
林殷面露难色,沉默几秒,薄唇轻启挤出一句话:“白晴语出事了。”
白晴语!!!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许呦呦的心底涌上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蔓延四肢百骸。
连攥住他衣袖的手都失去了力量。
白晴语,这个名字许呦呦并不陌生,早在乡下的时候,她就听说了。
林殷在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为了跟女朋友一起出国,林殷求林家父母解除婚约,为此还进了医院。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以白晴语出国,林殷留在墨城结束了。
许呦呦以为这个名字只会永远存在林殷的过去,没想会在自己结婚当天再听到。
更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个前女友毁了许林两家的婚约,在婚礼当天丢下自己。
林殷见她不说话,拂开她的手,转身走向电梯的方向,步伐急促的没有一丝犹豫。
许呦呦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只觉得咽喉被什么堵住了,难受得紧。
原来他的心里还没有放下白晴语,那为什么又要答应跟自己结婚?
只是为了履行两家的婚约,在他心里就没有对自己一点点的喜欢?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林殷哥……”在他快要走到电梯的时候,许呦呦忽然开口。
低垂的眼帘掠起看向他的时候已经红成了一只小兔子,却极力在克制眼底的潮湿,精心描绘过唇彩的红唇轻启,“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可以等婚礼结束……”
“呦呦,今天的婚礼取消。”林殷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晴语出事了,她现在一个人在国外,我必须过去。”
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仿佛在说:你今天只是不能办婚礼,晴语可是出事了!
许呦呦心尖狠狠一颤,剩下的话卡在咽喉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白晴语的样子,眼底最后那抹光也暗下去了,浓密的睫毛颤抖不止。
自己已经委屈求全,卑微至此也换不来他的一丝怜悯和眷念。
几秒的沉默,在他要进电梯的时候,清澈的嗓音响起,“我们分手吧。”

第002章:现在,她不用再忍了。
林殷身影一震,回头看向她的时候眼底多了几分深意和不耐烦,像是在看一个任性胡闹的小孩子。
“呦呦,别闹了。等我处理完晴语的事很快就回来,到时候我会再给你办一个更盛大……”
这一次是许呦呦没有等他说完打断,“如果你现在去找她,那我们就分手。”
略带几分鼻音的声音笃定且决绝。
虽然自己喜欢他,能够跟他结婚是满心欢喜,可不代表他就能这样贱踏自己的喜欢。
没有一种爱情是可以凌驾于尊严之上。
“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话毕,他毫不犹豫的走进电梯里,摁下关门键,看着银色的门缓缓合上,光亮的墙壁上倒映出男人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
分手?
她怎么可能舍得跟自己分手,毕竟她是那般喜欢自己!
许呦呦眼睁睁看着他离开,一颗炙热的心如置冰窟。眼底的雾气终究没忍住凝聚成珠,缓缓滚落下来,挂在白皙的肌肤上,晶莹剔透又破碎。
在他心里自己终究比不上藏在心底的白月光!
婚宴厅的门被人拉开,穿着暗红色旗袍烫着卷发的女人走出来,脸上的褶皱厚厚的一层粉底都遮不住,眼底在扫向许呦呦时多了几分不屑,“阿殷呢?”
若不是当年林许两家老太太定下的婚约,非要让儿子娶许呦呦,她才看不上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许呦呦垂着眼帘,低低的说了一句,“他走了。”
林母一怔,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喃喃道:“他去找白晴语了。”
听到这个名字,女人眼神闪了下,没有半点心虚愧疚,高高在上的语气指责道:“你怎么当女朋友的,结婚当天都没留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去找别的女人,真是没用!”
陪在林母身边的女孩穿着粉色的裙子,听到许呦呦的话,轻嗤道:“要学历没学历,要姿色没姿色,连白晴语的一星半点都比不上,我哥当然看不上她。”
说话的是林殷的妹妹,林栀欢。
许呦呦没有回墨城之前,她是林家的小公主,是奶奶的最疼的小孙女,自从许呦呦回来后奶奶就老拿自己和许呦呦比,说自己处处不如许呦呦,因此她看许呦呦不顺眼很久了。
许呦呦低垂的眼帘忽然掠起,眼底的雾气淡去不少,因为皮肤白皙衬得她的眸子格外的黑深,红唇轻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什么?”
“我们分手了。”许呦呦直射她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结婚当天,他去找前女友,所以我跟他分手了,我们的婚约也解除了!”
曾经她无数次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自己嫁给的是林殷,不是他母亲,反正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他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忍一下就好。
现在,她不用再忍了。
林母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阴阳怪气的语调道:“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我们家阿殷愿意娶你是你八辈子的福气,你倒是猪头鼻子插葱,装上了!果真是乡下老太太养大的,一点家教都没有!”
“明明是死老太太仗着自己快死了,道德绑架逼着我哥娶你,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
话没有说完,许呦呦脸色倏地一变,声音冰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说我就说我,别扯上我奶奶。”
她从小跟在奶奶身边,是奶奶养大她的,所以奶奶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碰。
林母和林栀欢被她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转念一想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自己怕她做什么。
挺了挺腰板,傲慢道:“你想干嘛?还想对我动手不成?我就知道乡下来的野蛮丫头,一点教养都没有……难怪阿殷看不上你!你敢对我动手?敢吗?你敢动手试试,看阿殷回来怎么收拾你……”
说着,突然伸手推了下许呦呦的肩膀。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鱼尾婚纱,脚下的高跟鞋有十公分高,猝不及防的被她推这一下,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后倒……

第003章:你配得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许呦呦神色一慌,双手本能的想要抓住林母的手臂,可林母看到她要跌倒,不但没有上前扶住,看到许呦呦想要抓住自己的时候,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许呦呦烟眸涌上一丝诧异的看向她,就在要摔在地上的时候,突如其来一道力量将她接住,利落的扶起站稳。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耳边响起的就是许嘉鹿嚣张又愤怒的声音,“cnm!你居然对我妹妹动手!”
许呦呦抬头看到许嘉鹿眼眶更红了,一时间委屈,难过,屈辱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林母看着穿着粉色西装的许嘉鹿,气的脸色涨红,理直气壮道:“我不就是轻轻推了下,是她自己没站稳!而且你竟然敢骂我,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就是。”林栀欢帮腔道:“明明是她自己没站稳跌倒,关我妈什么事!”
“我爸妈怎么教我关你屁事!”许嘉鹿轻抿着薄唇,一双勾人的丹凤眼满载着愤怒瞪着她,“我家呦呦愿意嫁给林殷那王八蛋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敢他妈的逃婚,真他妈的以为我们许家没男人好欺负了?”
刚刚她们的对话许嘉鹿都听到了,此刻满胸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还有林栀欢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大象腿水桶腰,大饼脸,连我家呦呦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你是嫉妒我家呦呦嫉妒的脑子装满水,快晃一晃听都是大海的声音!”
林栀欢被他指着鼻子骂,眼眶一下子红起来,眼泪吧嗒吧嗒掉,揪着林母的胳膊,哽咽,“妈,他……”
他每一句都不离“他妈的”三个字,听得林母血压飙升,连说了三个字“你”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什么你!”许嘉鹿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滚回去转告你的好儿子,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我见一次揍一次,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许嘉鹿在墨城是出了名的纨绔,飙车打架,不务正业,林母丝毫不怀疑他说得出做得到,啐了一句,“真是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除了我家阿殷谁会看得上这个粗鄙的野丫头……”
说完,拽着林栀欢的手转身离开。
“我操……”
许嘉鹿提步就要上前收拾她,还他妈的敢嘴欠说他的宝贝妹妹!!
林母回头迎上许嘉鹿满是的猩红的眸子,吓得三步并两步赶紧跑……
“哥……”许呦呦抱住他的胳膊,平静的语调里夹杂着无法忽视的失魂落魄,“算了。”
要是哥今天动了手,回头又该被人骂纨绔子弟,暴力分子……
这几年许嘉鹿跟人动手,全是为了她。
许嘉鹿低咒一声,侧头看向自己的妹妹,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后道,“呦呦,你别难过!是林殷那个王八蛋龟孙子配不上你,以后哥哥给你找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许呦呦抿了下唇,想到林殷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那是自己心头的光……
是自己努力活下来的信念,是自己想要变得越来越好的动力。
如今——
“我没事,只是奶奶……”
半年前奶奶被诊断出癌症晚期,医生说最多只有一年的时间,所以爸爸和妈妈才去林家提婚约的事,把婚期提前了。
因为奶奶最不放心不下她,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她结婚成家,过的幸福美满。
要是奶奶知道自己和林殷分手,婚约也解除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许嘉鹿想到老太太的情况,脸色也沉重起来,忽然间想到什么,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没事,我有办法。”
许呦呦抬头看他,只听到他信誓旦旦的声音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一定让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来娶你!”
说完,不给许呦呦说话的机会,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哥、哥……”许呦呦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叫住他,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
今天的婚礼办不成了,她得赶紧去找爸妈说一声。
提着裙摆刚转身,脚踝一歪,痛的她低呼一声,整个人要摔倒的时候,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修长又白皙的手指,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臂。

第004章:“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
许呦呦被扶起的时候,侧头看向手掌的主人,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隽秀的五官,轮廓线条深邃而冷冽,容貌精致而浓烈。
男人穿了一件三件套的黑色西装,扶起许呦呦后迅速松开了手,眼神几乎没有在她身上逗留,提步要往婚宴厅里走。
“等一下。”许呦呦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袖。
男人浓眉微蹙,冷冽的墨眸里闪过一丝寒光,回头看向五官清秀的小姑娘。
虽然化了妆穿着婚纱,但模样太过稚嫩,巴掌大的小圆脸,眉眼间稚气未退看起来像个未成年。
小,是许呦呦留给他的唯一印象。
许是她的一双清澈又湿濡濡的大眼睛瞧着他,略显可怜巴巴,所以他克制住了想要拂开她手的冲动。
“谢谢您。”许呦呦樱唇轻启,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很快,揪着他衣袖的掌心都要生出汗来。
“不必。”男人削薄的唇瓣轻启,低眸扫了一眼衣袖上紧紧攥着的小手,喉结滚动,又道了一句,“松手。”
许呦呦紧攥着他袖子没有松手,望着他冷峻的五官,脑子里忽然涌上一个大胆又荒诞的念头,“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
男人黑眸倏地一紧,眸底涌上浅显的诧异。
有一时间他怀疑这个小孩子是不是失心疯,或者……脑子有病?
许呦呦也知道自己的话听起来很荒唐,他一定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可是她没有办法了,如果今天婚礼取消了,奶奶知道自己被抛弃了,一定会承受不住的。
她已经失去林殷,失去爱情,不能再失去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奶奶。
更不能让奶奶走都走的不安心。
“墨先生,您只需要娶我一年,作为报答我可以救您妹妹!”
男人心头一震,看向她的眼神越发的复杂,讳莫如深。
“你认识我?”
许呦呦舔了下干涩的唇瓣,点了点头,“我哥是您的朋友,我在他手机里看到过您的照片。”
墨深白,墨氏集团的总裁,也是墨家的掌权人,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照片。
所以能认出他的人,真的不多。
墨深白沉默片刻,薄唇翕动,“你真能救我妹妹?”
许呦呦明眸与他对视,点点头,“我从来不骗人的,要是我骗您,我哥随便你处理。”
墨深白:“……”
正在着急找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的许嘉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走廊寂静,壁灯幽黄,两个人面对面而站,四目相对,无形之中像是有什么将两个人慢慢捆绑在了一起。
良久,男人薄唇轻启,道出一个字:“好。”
……
原本接到通知婚礼取消的林家亲戚都准备撤了,没想到婚礼正式开始了。
撅起的屁股又回椅子上。
当婚礼的音乐响起,随着大门的打开,许呦呦揽着男人臂弯缓缓走上红毯,众人都惊呆了。
他们惊讶的不是新郎换人了,而是这个新郎长得也太——
帅了!!!!

第005章:墨深白,老子要杀了你!!!
原本还在奇怪林家那边的亲戚怎么看着要走的样子的许父许母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许老太太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许呦呦感受到台下四面八方投来的各种眸光,娇俏的小脸蛋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反而是在余光偷偷瞥到身边俊朗不凡,宛如谪仙般的墨深白,心跳不受控制的漏跳一拍。
没办法,这个男人天生长了一张让人无法心如止水的脸庞,为了保证婚礼能正常继续下去,许呦呦垂下眼帘,决定不再看他。
因为许老太太身体缘故,婚礼流程简化了许多,没有什么现场求婚,没有什么真情告白,也没有证婚人发言等等。
简单的宣誓,交换婚戒后,司仪拿着话筒道:“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许呦呦和墨深白皆是一愣,刚刚叫司仪过来沟通的时候,忘记让他把这一步骤给省略了。
现在该怎么办?
他要亲自己吗?
可这是自己的初吻!
可是他要是不亲的话,奶奶就坐在台下,她会不会……
许呦呦脑子一片混乱,站在面前的男人忽然提步往前走了一步,温热的大掌并没有掀起她的头纱,而是隔着头纱捧起她的脸颊。
温热的掌心紧紧贴在她的脸颊上,滚烫的温度烫的许呦呦脸颊也开始烧起来。
眼眸睁圆,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低下头,唇瓣落了下来……
眼前黑影笼罩,呼吸有一秒的交融,许呦呦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此刻,接到电话赶回来的许嘉鹿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黑如锅底,牙齿都要咬碎了。
我艹!墨深白,老子要杀了你!!!
……
许家。
许老太太穿着一身藏蓝色的旗袍坐在沙发上,因为生病,整个人瘦如干柴,幽深的眸光打量着坐在旁边的墨深白。
许呦呦揽住她的胳膊,轻声道:“奶奶,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嫁给林殷,因为我喜欢的人……”
话音顿住,余光瞥了一眼旁边面色沉静的男人,豁出去道:“是墨深白。”
只有让奶奶相信自己喜欢的人是墨深白,奶奶才会安心。
许老太太眸光收回,看向许呦呦时满是慈爱,半信半疑地问,“你真喜欢他?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许呦呦回答,怕她不相信,又补充一句:“他和哥是好朋友,哥介绍我们认识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哥。”
“许嘉鹿!”许老太太虽然生病,但说话中气十足,看向许嘉鹿时眼神又恢复了冷锐。
一直在脑补怎么弄死墨深白这个狗东西的许嘉鹿突然被老太太点名,瞬间抬起头换上一张狗腿的表情,“奶奶……”
“呦呦说的是真的?”许老太太问。
许嘉鹿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许呦呦,许呦呦明眸充满请求的望着他,这个慌他必须帮自己圆。
“是啊,奶奶!”许嘉鹿硬着头皮帮她跟老太太说谎,“他们两是我介绍认识的,虽然呦呦跟林狗……”
意识到说错话,立刻改口道,“跟林殷有婚约,可是与其让呦呦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如让她嫁给喜欢的人,快乐一辈子。”
许老太太闻言未表现出相信,也没有不信,转头看向墨深白,语气严肃道:“墨先生,你是真喜欢我们家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