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软软夜墨

第一章 团子救人
被古医世家收养的团子大佬,回家炸街啦!
——
被古医世家收养的团子大佬,名叫凛软软,是还在婴儿时期,就被古医世家给捡到,收养,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
“管家伯伯,我上路拉!”
这天,正是凛软软五岁的生日,也是她出师的时间。
按照古医世家的规矩,她需要去山下采到珍贵的药草,做出师证明,才能顺利出师。
然而,她走到一半,就看到有人穿着一身登山装备,半死不活地躺在森林中,树木之间的藤蔓里。
看他躺的位置、形态,大概是爬山崖的时候摔下来了,但运气很好,摔到藤蔓里,没死。
只是没死,也快死了。
这个人,可能掉下来的时候划伤了腿,动静又太大,血腥味和动静一起吸引了周围嗜血的毒虫毒蛇。
那些毒虫毒蛇围着他,越逼越近,看起来随时要咬他一口的样子。
“唔……”小小的凛软软站在不远处,手指放在嘴边,纠结了一下。
凛软软要采的药草,是一种花,它是间隔每五年,开一次花,而花则是在正午整的时候盛开。
如果现在凛软软赶过去,是来得及采药的,但如果去帮这个大葛格的话,她就来不及采药了,那没准出师也会变得麻烦。
“恩……”凛软软看着毒虫和毒蛇逼近那个人,又纠结了一下,然后把背后的药篓往上抖了抖,“医者仁心嘛!还是要帮大葛格!”
凛软软说着,就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随着她越走越近,周围的蛇虫也避让开来。
凛软软走到男人旁边,发现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大葛格”,而是“小葛格”。
他的年纪并不大,长得又白又净,很好看,是凛软软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
不过,凛软软并没有过多关注他的颜值,只是看到他皱着眉,流着汗,浑身难受的样子,感觉有点棘手。
“虽然……平时也会拿葛格们练手……”但凛软软碰到的真病患还是少。
“嘿咻——”她先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天女散花似的撒在了周围。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蛇虫都一一散开。
然后从自己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个木盒,打开盒子,里面是大小长短不一的银针。
“葛格,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要是出事了,可别怪软软哦!”凛软软嘴里念叨着,手里拿着银针,仿佛小恶魔一般的,逼近了男人。
不过,凛软软只是嘴上那么念叨,但是手却很稳。
凛软软是隐世的古医世家,第二十七代传人之一,她的天赋超绝,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在古医世家里,是众人心尖尖上的宝贝疙瘩。
而她现在的古医术,哪怕在古医世家,也是顶尖的几个人之一了。
随着凛软软的下针,男孩身上的血渐渐止住,人也慢慢清醒过来。
这是哪……
男孩缓缓睁开眼。
只是眼前的事物一片模糊,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小团子在他眼前晃动。
“……”
有点累……
男孩想看清楚小团子,但是他的体力跟不上,慢慢地,又重新闭上了眼。
而焦急的凛软软,没有看到“小葛格”的苏醒。
因为天色也跟着越来越暗,似乎要下雨。
如果下雨的话,山里就会变得很危险。
驱赶毒蛇毒虫的药粉也会失效,到时候……
凛软软很纠结,鼓着软腮纠结了一会,拿出了放弃试炼用的信号枪。
“软软——”
然而,还没等她打出去,来寻她的人就已经喊出了她的名字。
“壹葛格!”听到这个声音,软软快乐地从草里跑了出去,和来找她的药壹会合了。
药壹因为看到天气变坏,害怕凛软软出事,所以提前来找她。
可没想到,凛软软竟然放弃了出师,在救人。
有了药壹的帮助,凛软软成功将人送到了山下的医院里。
而且不止这个人,他们俩在路上又捡到了一个想要登山,结果被毒蛇咬了的人,在应急处理之后,一起送到了山下的医院里。
之后,就是垫付医药费,联系他们家人,等等的琐事。
再然后,凛软软因为这次特殊的情况,不止被夸奖她有一个医生应该有的品质,还被给予了补考资格,顺利的以古医世家,史上最小出师年纪出师了。
事情慢慢归于平淡,一切重新走上正轨,但是谁也没想到,在凛软软救人的半年之后,她和药壹一起捡到的,被毒蛇咬了的那个人,找上了门。
当时,凛软软正和管家伯伯在一起,他们在山下的村庄里,开了个诊所积累实践经验。
而那个人一来,就直接抱住了凛软软,激动地喊道:“妹妹!”
凛软软和管家伯伯都蒙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凛软软发出了疑问的声音:“这位大葛格,你认错人了?”
凛竹激动地说:“不,没有。”
他抱住凛软软的手,一直在颤抖:“你就是我们凛家,在五年前,丢了的小妹。”
凛软软&管家伯伯:“?”
凛竹很激动,激动得凛软软偷偷扎了他一针,他才平复了心情,至此,才坐在椅子上,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凛家一共有七个孩子,其中六个男孩,一个女孩,而女孩,在五年前被他们的竞争对手抱走,至此下落不明。
凛竹经常来这座山探险,就是因为当年抓到他们竞争对手后,警方审问出来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妹妹被他卖的人贩子,据说丢到了这一块,但具体在哪,没人知道。
直到凛竹半个月前,遇到了凛软软。
被凛软软救的时候,凛竹就对她有一种亲切感,再看她的长相,和自己的母亲又很像,但凛竹不敢贸然相认。
而凛软软为了救凛竹,还献了点她的特殊血型,凛竹就找人运作,给他们做了血缘鉴定,等鉴定结果出来,又去找到他父母的毛发,做了亲子鉴定。
“总之……你就是我们的小妹。”凛竹又激动了起来,看起来想再一把抱住凛软软。
但是凛软软刚才让他抱窒息了,往管家伯伯身后退了一步:“……”
凛竹尴尬地想起了刚才的一幕,挠了挠头,蹲下身,温柔的凛软软平视:“总之……软软,和我回家吧。”
“家里的人,都很想……”凛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把话改了一下,“家里很多人,都很想你……”

第二章 团子回家
半个月后……
“小小姐,您真的要回去吗?”
绿水青山,郁郁葱葱的青山顶上,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宅里,管家伯伯正拧着眉,看着在系鞋带的凛软软,不安地说道。
“恩!”凛软软系好鞋带,拍拍手,点点头,站了起来。
“可是……”管家伯伯有些烦恼的说,“您要是回去了,他们对您不好怎么办?还有,这件事少爷们都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了……”
“哎呀,管家伯伯放心吧!”凛软软背上自己的小书包,站在玄关,对着管家伯伯一笑,“如果他们对软软不好,软软肯定就马上回来啦!毕竟软软只是对亲人们感兴趣而已,但这里才是软软真正的家。”
“至于葛格们……”凛软软皱了皱鼻子,“就麻烦管家伯伯保密啦,先不要告诉他们,反正最早回来的一个葛格,也要在软软生日那天才回了。”
说完,凛软软背着小书包,就向外走了出去,只留下了管家伯伯,皱着眉,叹着气,担忧地看着凛软软离开的背影。
然而,不管凛软软,还是管家伯伯,都没想到,凛软软这一走,就开启了她这个团子大佬的炸街之旅。
——
这个炸街之旅开始并不顺畅。
凛软软从古医世家,到凛家,需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加上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再加上四十分钟的车程。
“哇,这里好大,好漂亮。”
然而,她刚到凛家的时候,就得到了不公平地对待。
凛软软下车后,先是被眼前的庄园震惊了,狠狠地赞叹了一番。
凛软软从小就生活在山里,她家的房子,也是那种高山流水,亭台楼阁,古色古香味的房子,她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高大,那么金碧辉煌的宅子。
“软软没见过那么大的房子吧。”凛竹也很了解凛软软的震惊。
只不过,他是另外一种了解。
凛竹以为凛软软很穷,从小就过得凄惨,没进过城,更没见过那么大的房子,止不住心疼。
“恩!”凛软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开心地点了点头,顺利地完成互不在一条线上的对话。
“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过那样的日子。”
凛竹更心疼了,伸手,摸了摸凛软软头。
“好!”凛软软也没听懂,凛竹说不让她再过那样的日子,只觉得凛竹说的话是想对她好,依然乖巧开心地答应了。
凛竹见她的笑容,心里一暖,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
他把车钥匙给了佣人,拉起凛软软的小手,边向庄园里的大宅走去,边给她介绍起了凛家的一切。
只是,凛竹带凛软软回家之后,是原本想将她带到大宅里安顿好的。
但,他们刚走到花园,凛竹正一边指着里面的欧式凉亭给凛软软介绍的时候,就突然有佣人匆匆从大宅里赶了出来。
他见到凛软软后,先恭敬地问了好:“小小姐好。”
然后凑近凛竹,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凛竹听到佣人的话,脸色越来越冷,最后刚才温和的面容,已经结满了冰霜。
“行,你先回去吧。”凛竹冷冷的和佣人说道。
佣人点了个头,怎么匆匆的来,就怎么匆匆地回去了。
等他回去之后,凛竹蹲下身,牵起一抹柔和的笑,尽量温和的对凛软软说:“软软,现在哥哥有些事,需要先回宅子里,你在这里等会哥哥可以吗?”
凛软软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点了点头:“恩,三葛格有事就去吧,软软在那个亭子里等你。”
说完,她用小小的手指一指。
“好,软软真乖。”看到凛软软那么乖巧懂事,凛竹心情更差了,他安抚了凛软软,把凛软软带到了亭子里,转头,匆匆离开了。
凛软软则在亭子里,看着凛竹离去的背影,拖起了小脸蛋。
凛软软虽然年纪小,不太理解人情世故,但凛竹和佣人的表现,也让她发现自己似乎不是很受欢迎。
“唔,不是说有很多人,都想软软,欢迎软软回来吗?”凛软软不太理解,她感觉,好像只有凛竹一个人想要她回来。
“不过……算啦。”凛软软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反正已经来啦,不可能刚来就回去,而且三葛格对她挺好的,她还是再多呆呆,实在不行回家就好啦!
毕竟,家里人还在等她回家啦!
就这样,凛软软在亭子里等了一段时间,不过她没等来凛竹,到等来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在夜色渐暗的时候出现,背着夜色,坐在轮椅上,被人从后花园推到了花园之中。
沿路上,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事,鞠躬弯腰,向他问好:“三爷好。”
“恩。”但那人连一个视线都没有给别人,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直到他身后的人,将他推到了花园中心的喷泉旁,他突然抬起眼,长软的睫毛扫过眉眼间的空气,看向了不远处的凉亭:“那是谁?”
“心爱……小姐……?”助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了小小的一团,眯了眯眼,有些不确定的说,“好像……也不是。”
他顿了一下,请示般道:“三爷,需要我帮您去看看吗?”
“不……”被称为三爷的男人,轻轻启唇,刚要说出“不必”俩字,就看到那小团子突然回过头,看到了他,然后双眸发光,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凛夜然:?
不等他反应过来,对面的小团子已经站起身,哒哒的,向他跑了过来。
凛软软已经认出来了来人是谁,那是凛夜然。
他是传闻中凛家曾经的幕后操纵者,人称凛三爷,是凛软软的小叔。
他也是,在凛家,除了一个叫凛心爱的小女孩外,她第二想见的人。
因为在她来之前,管家伯伯曾带她了解过凛家。
而在说凛家的时候,管家伯伯最推崇的人,就是她的小叔。
他说,凛夜然虽然能力强,手段狠,但其实从未使用过下作手段,还年纪轻轻就帮凛家走出困境,这种能力,可能在他们古医世家里,都没有多少人有。

第三章 团子治病
而因为这种崇拜和敬佩,导致凛软软也很想见这位“三蜀黍”,更想看看他的腿是不是能医治,她想帮“三蜀黍”重新站起来。
于是,凛软软记好了凛夜然的相貌,并且在他出现时,一瞬间就认出了他。
哒哒哒。
凛软软欢快地从凉亭里跑向凛夜然。
助理看到凛软软像个小炮弹一般直冲过来,下意识地想要去伸手阻拦,却被凛夜然抬手制止。
凛软软在接近凛夜然时直接跳起来,啪嗒一下,跳趴到了他的腿上:“三蜀黍!”
抬起头,给了凛夜然一个大大的笑脸。
“……”凛夜然低头,看向趴在她腿上,软糯、白净、可爱,却陌生,没有见过的小团子,并没有像传闻中那样,被碰一下腿,就直接怒火冲天的样子,而是淡淡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软软。”凛软软毫不害怕凛夜然,软乎乎地笑着,“是今天来回凛家哒,五年前丢了的那个。”
凛软软一边说话,一边开心的手舞足蹈。
她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走丢了的五年。
凛夜然见状,对她有了点兴趣。
毕竟家里那么富有,但她却在外流浪五年,换谁,可能都有落差,但这个小团子似乎毫无怨怼,也没有穷富差距上的落差感。
“恩,凛软软,你认识我?”凛夜然看着凛软软的脸,想可能是凛家的人,把家里的情况和她说了,顿了顿,又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嗯,有事的!”凛软软说着,从半趴着的状态,站了起来。
她伸出手,认真地轻按,揉搓凛夜然的双腿。
面对突如其来的动作,凛夜然下意识地抬手想把凛软软推开,但手在摸到她之前,又突然停住了。
凛软软可爱的脸上满是认真,似乎在对待一件什么重要的大事似的。
凛夜然突然感觉凛软软的行动似乎让人没那么难以接受。
他收回了手。
这不是在戳老板的痛处吗?
凛夜然的助理皱眉,很厌烦凛软软的行动,但碍于老板都没阻止,他也只能看着。
没有人阻止,凛软软嘿嘿咻咻地用小手,在一些特殊位置轻轻按压。
“好了!”过了一会,她站起身,手背一抹鼻子,把鼻尖的冒出的汗滴擦掉。
“三蜀黍!”凛软软开心地抬起头,说出了来找他的目的,“软软,是来治疗你的腿的!”
她对着凛夜然,露出了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听管家伯伯的话,她还以为三蜀黍的腿是完全坏死了,但是没有,它还有得治!
“……来,治疗我的腿的?”凛夜然失笑出声。
从他腿受伤开始,有不少人以各种理由来接近他,唯独没人敢用“腿”,这个他的痛处来接近他。
可没想到,今天却碰到一个小团子,说出这样的话——还是那么认真,把这话说了出来。
“小团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凛夜然伸出手指,在凛软软额间点了一下。
这个团子又小又软,哪怕他多年不利于行,似乎也能轻松地就把她按倒。
“知道呀。”凛软软双手捂住被点得有点痛的额头,软哒哒的道,“三蜀黍的腿,是有救哒!”
“恩,我知道。”凛夜然也跟着凛软软笑道。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团子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又为何接近自己,但……他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恶意。
可惜——
“只是,就算能救,也不是你一个小团子可以救的啊。”凛夜然伸出手,摸了摸小团子的脑袋。
五年来,他遍寻名医,却毫无结果,或许,只有传说中,隐世古医世家的传人才可以勉力一治,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
凛夜然收回手:“回去告诉你背后的人吧,不用让你来接近我,我现在只是一个无用的废人罢了。”
“阿诚,我们走。”凛夜然说完,就挥了挥手,示意他的贴身助理王诚,将他推离花园。
“……?”而留在原地的凛软软,并没有听懂凛夜然的话,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可以治“三蜀黍”,他却走了。
“是三蜀黍,不相信软软吗?”凛软软眨眨眼,得出了这个结论。
但是,软软可以救呀!
“三蜀黍!”凛软软焦急的朝着凛夜然跑去,她决定要给三蜀黍好好解释一下,她是真的可以救三蜀黍的腿。
但,能救的时间有限。
三蜀黍的腿,虽然现在还能治,但已经离最佳治疗期过了很久了,再过些时候,就真的神经坏死了,到时候,就算药霸霸来都没有用了。
想到这,凛软软更着急了,她迈着小短腿,哒哒地向凛夜然跑去。
完全没看到,花园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两个人。
啪——
“哎呀,痛痛。”
她刚跑几步,突然一个大力袭来,凛软软一个不注意,身体失衡,摔到了地上。
“……就是你?”
一个阴影罩下。
“呜……”
凛软软捂住头上磕到的地方,抬起头,就看到了面前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高高胖胖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旁边,则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洋娃娃般的小女孩。
他们两个人,一起叉着腰,居高临下地看向凛软软。
“你萌……是谁?”凛软软不认识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推自己,有些气呼呼地皱起小眉头。
“心爱,这就是要夺走你位置的妹妹?”然而,他们却没有人回答凛软软的问题。
尤其小胖子,他直接无视了凛软软,看向了旁边的女孩。
“对,就是她!”小胖子旁边的女孩,叉着腰,气鼓鼓地看着她,“我的五嫂说,就是她求着三哥哥带她回来,想要抢我的位置,赶走我的!”
“嘿,看着也不怎么样啊!”小胖子嘿嘿一笑,左右两下,撸起袖子,就朝着凛软软走了过去,“心爱,你好好看着,今天,我就要给她一点教训,让她再也不会乱打你的主意!”
小胖子说着,就挥舞起拳头,砸向凛软软。

第四章 团子打架
……心爱。
凛软软听到这个名字后,大眼中的茫然消失了,她认出了旁边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她,就是凛心爱。
是凛软软在凛家,第一想见的人。
可是……她却不喜欢,还冤枉软软……
“没有。”凛软软一边躲闪小胖子的拳头,一边委屈地说,“软软没想抢解杰的位置,软软只想和解杰一起玩!”
这个女孩,名叫凛心爱,是凛家丢失她之后,从孤儿院领养的孩子。
然而,凛软软说的话并没有用。
流星般的拳头挥舞砸下,凛软软躲闪不开,开始反击。
小胖子不知道凛软软平日除了需要采药,还会上关于格斗的课程,一时不查,被凛软软一拳打中了肚子。
“你!”眼看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丢了脸,小胖子满脸通红,重新向凛软软冲过去,仗着自己比凛软软年纪大,又壮硕,一时间和她打得难舍难分。
凛心爱原本在旁边趾高气扬地看着,等着小胖子好好教训她这个从乡下来的,什么都不懂就想夺走她一切的乡巴佬妹妹。
可没想到,她以为能迅速解决的情况,不止没解决,小胖子还慢慢落了下风。
这下,她也急了,跑过去和小胖子一起拉扯凛软软。
凛软软本来对付一个小胖子就有点难,现在凛心爱来了,她立刻就落了下风。
凛心爱看她有了破绽,直接拉扯起她的背包,想控住她。
可这包里有软软很重要的东西,她不得不一边护着背包,一边和小胖子打架。
“抢她的包!”凛心爱眼前一亮,知道这是个突破口,立刻命令小胖子抢包。
“不要动,危险!”凛软软连忙把包拉扯回来。
但她到底是个五岁的团子,就算体魄好,也好不到哪去,在两个人和她的争抢中,背包的顶部被拉开,很多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
“小心!”凛软软的背包里,有她行医的东西。
在这个争抢中,她放银针的盒子,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由于惯性,一起飞上了天,又朝着地上扎下去。
而地上,小胖子和凛心爱,因为刚才的冲击,也都倒在了地上。
这一飞过去,银针肯定会扎到他们身上——
千钧一发之际,凛软软潜力爆发,从地上飞跳了起来,上去,就一人一脚,把他们踹开了。
“唔……”
但她再快,也没有快到哪去。
已经有针掉了下来,扎到了她胳膊上,还有凛心爱的手上。
“呜……哇!”感受到了胳膊上的疼痛,凛心爱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姐?”
“小小姐?”
听到凛心爱的哭声,刚才一直在旁边看戏的佣人们慌了神,全都朝着凛心爱跑了过去。
“唔。”
而凛软软则只是闷哼一声,把胳膊上为凛心爱和小胖子挡的针,一一拔了下来。
“来,我帮你取针吧。”凛软软拔下自己胳膊上的针后,就拨开佣人,朝着凛心爱走去。
“不要!不要!”但是凛心爱各种挣扎,不让她靠近。
“……”凛软软小脸一绷,抓住凛心爱的手,就要取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冷的男声,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男声很好听,仿佛大提琴一般,可因为怒火,显得又沉又冷。
随着男声的到来,佣人们分开了一条路。
“让开。”凛软软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把,哒哒地向后退了一步,身形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上。
但在她倒下之前,有人扶住了她的身体。
“软软,你没事吧?”熟悉的男声在凛软软耳边响起,凛软软不知怎么着,突然就有点委屈。
她回头,看向扶住她后背的凛竹,瘪了瘪嘴:“三葛格……”
她伸出手:“抱抱。”
凛竹看到凛软软一脸委屈求抱的样子,心都要疼化了,伸手就想把她抱起来。
“还有脸要抱?!”然而一声怒喝,在他们前面响了起来,“凛竹,你说凛软软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就是那么对心爱的吗?!”说着,凛寐将凛心爱扶了起来,拉着她的手,给凛竹看了过去,“她居然用针扎心爱!”
凛寐,凛家小一辈的老大,今年二十四,已经接手了凛家家族事业大半的工作,是凛家小一辈的领军人物。
他平日里做事风格干净利落,但对于家事却一团糟,遇到事情很容易上头护短。
凛竹知道凛寐这个性格,如果按照平常,他会先礼让凛寐三分,等他平息怒火再去理论。
只是,软软以前受的委屈够多了,他不想再让她受委屈。
凛竹蹲下身,一把将凛软软抱在胸前。
“大哥,事情都没弄清楚,你那么武断,是不是有些问题?”凛竹平日里都是笑嘻嘻的一张温和脸,此时,他也难得拉下了脸,竟意外的,和凛寐的气势很像。
“武断?”凛寐微微扬唇,直接指向地上散落的盒子和银针,“我们凛家,没有任何人会带这种东西在身上,只有她可能带回来。而且,你觉得心爱会为了一个连几口饭都消耗不了的小团子,自己扎自己,陷害她吗?”
“呜呜呜……”随着凛寐的话,凛心爱也适时哭得更厉害了,“大哥哥,三葛格……就是她,是她用针扎我的。”
凛心爱:“不止如此,她还踹我,踹了我和小胖,一人一脚。”
凛心爱说着,提起了裙子,让人看凛软软踹的那一脚。
“不会吧,新来的小姐,那么小,就那么恶毒,不止用针扎人,还直接踹人?”
“哇,她力气好大,真不愧是乡下来的,是种田种出的力气吗?”
“小小姐好可怜,平日里都是掌上明珠,结果刚来就遇到了这种事……”
随着凛心爱的话,周围叽叽喳喳,窃窃私语的声音响了起来。
凛寐皱着眉看向四周,虽然他很不喜凛软软,但毕竟是他们家的小小姐,也不应该被佣人那么嚼碎嘴。
但一看,那几个说话的人是凛心爱的贴身佣人,就不再怪罪。

第五章 团子跑路
他回过头,看向凛竹:“心爱自己也说了,是凛软软扎的她,这事,你想怎么解决吧?!”
说着,他又皱皱眉,看向周围:“刚才我来的时候,就让你们去喊颜医生,还没喊来吗?!”
“是,是大少爷!”周围的人见凛寐发怒了,也不再逼逼,转头,去喊人了。
他们凛家,没人是从医的,根本不知道这根针应该怎么拔下来。
“心爱那么说,但也只是她的一面之词……”凛竹铁了心的要护着凛软软,侧身,将她往身侧抱了抱,下意识想护在她面前,但他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纠正道,“……我的意思是,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误会?”凛寐眯了眯眼,怒气返笑道,“凛竹,心爱是你看了五年的妹妹,而凛软软才刚回来,你就那么相信她,向着她?连心爱都不管了吗?”
“凛软软究竟给你下了什么迷药,让你连这五年的情谊都不要了?!”凛寐直接怒斥出声。
情谊……
凛竹看着怀里委委屈屈的小团子,心里一痛。
他又何尝不喜欢凛心爱,那是他看大的孩子。
但是,他如果站在凛心爱那里,那谁站在凛软软这里呢?
凛软软从出生,就被敌对家族抱走,丢给人贩子,又被人贩子丢到山里,要不是遇到好心人,她早就死了!
而即便这样,她也艰苦了五年,才被他找到。
心爱是让人心疼,那软软呢?她可谓是代他们家受的罪,但她丢失的这五年,谁来补偿?!
“我……”凛竹铁了心,要站在凛软软这里,他上前一步,准备和凛寐直接怼起来。
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出来,就感受到了肩膀上,凛软软用力捏住了他的衣服。
“怎么了?软软?”凛竹回头,看向凛软软。
“三葛格,把我放下吧。”而凛软软,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委屈,却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只是淡淡的,向着凛竹说道。
“……”凛竹愣了一下,但还是随了凛软软的意愿,把她重新放到了地上。
凛软软蹲下身,开始一根根拾起自己的银针:“软软没有扎她。”
她冷冷静静的,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
在周围的喧闹中,仿佛只有她,是置身在一个特异的、冷静的,没有人声的空间里。
“软软也不会扎她。”她向着凛心爱一步步走过去。
凛心爱看着她的样子,哭声越来越低,最后连哭都忘了。
凛软软抬起了凛心爱的手:“软软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一眼葛格们,不过,软软最想见的还是心爱解杰,但既然葛格解杰不喜欢软软……”
凛软软一下就拔出了凛心爱手上的银针。
她的手法快、狠、准,即便银针是错位扎进凛心爱的手背里,她拔出针的时候,凛心爱依然没有出血,甚至连针眼都看不到一个。
“那软软,就回去拉!”凛软软把针都收到盒里,然后扬起了一个又大又灿烂的笑脸。
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刚才被诬陷和针对时的痛苦和阴霾。
“软软……”凛竹看到凛软软成熟、以及被不公平待遇还笑脸相迎的样子,心都碎了,“软软……你说得对。”
他的神色一凛,拉起凛软软的小手,转头便走:“这凛家,不要也罢!哥哥这里也有自己的资产,有你吃的喝的,他们不喜欢你,我们不回来就好了!”
说完,他满脸凛然,拉着凛软软走得更坚决了。
凛软软:“……哎?”
她……她不是这个意思鸭?
凛软软想反驳,但抬头,看到凛竹坚定的侧脸,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最终,还是没把话说出来。
……
等凛竹和凛软软走后,凛寐收回视线。
此时,凛家庭院里,凉亭处,一片狼藉。
草地上的花草东倒西歪,佣人们毫无秩序地拥挤在一起,而身为其他家族少爷的小胖和自家的小公主,都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
“还看什么?!晚饭之前,把这一切都收拾好了!”凛寐眉头微蹙,向着佣人们下令。
“是,大少爷!”听到他冰冷的声音,吃瓜群佣们连忙收拾好情绪,到各自的岗位继续工作。
“心爱,起来。”凛寐弯下身,伸出手,拉住凛心爱的小手想将她扶起。
“不嘛,大哥,我也想要抱抱。”凛心爱却难得撒起娇来。
“哎。”看着一向要强、不撒娇的小妹,洁白的公主裙染上了黑泥,漂亮的小脸蛋也变得脏兮兮,唯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还亮晶晶地看着自己。
凛寐心软了。
他弯下腰,伸出臂膀想抱住凛心爱。
凛心爱也伸出双臂,要接这个拥抱……
两个人在夕阳下,四臂相交,看上去很是温馨。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冷清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叔?”
凛寐立刻撤回拥抱的姿势,站起身,看向声源处。
那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俊秀男人,正淡漠地看向他和凛心爱。
“三叔,您怎么出来了?”
凛夜然自从双腿残废后,很少会出现在前庭,几乎只有节假日,他们才能看到他。
连出现都少,更别提管事了。
他虽然会在一些大事上出谋划策,但很少会问一些没用的东西。
凛寐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他,更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是前庭太乱,吵𝓜𝒜𝓛𝓘到他了吗?
“是这样,我们凛家,来了个小姑娘……”凛寐规规矩矩地向凛夜然重复了刚才的事。
“……”听完事情,凛夜然神色沉了些,“所以,那个小姑娘,已经离开了?”
他说着,手似无意般,放在大腿上揉搓起来。
“是的,她如此不守规矩,刚来就伤了心爱,凛家肯定容不下她。”凛寐眉头蹙起,看起来很不喜凛软软的样子,“等她回去之后,我们把一些钱给到收养她的家庭就好了,不必真的……”
“荒唐!”凛寐正在说自己的决定,凛夜然那清冷的嗓音,直接就呵断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