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玥傅辞舟

第一章 丧家犬
秋风瑟瑟,颜玥穿着入狱时那件单薄的衬衣,不知所措的看着身后,葬送了自己五年青春的牢狱。

终于,出来了。

五年前,她因为过失杀人被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狱里。

进去前她风光无限,是南城最优秀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年纪轻轻便拿下了无数金牌。

可现在,她满身伤痕,右脚筋腱断裂,身负案底,再也无法光芒四射的站在运动场上。

眼下,她该去哪里?

“颜玥,死的人怎么不是你?”

“不要想着怎么为自己脱罪,否则我会让你那个住院的外婆替我母亲陪葬。”

傅辞舟冰冷的嗓音尤在脑海中回响,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从小到大,外婆都是最心疼她的人。

不管她有没有得奖,她都是外婆心中的骄傲,她又怎么敢让外婆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

于是她只能拖着已经废掉的腿,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耳边忽然传来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颜玥转过身,便看到一长排款式新颖的跑车出现在自己面前。

猛烈的刹车引起一大片灰尘,呛得颜玥连着咳嗽了好几声。

“哟,这不是我们的滑冰公主颜玥吗,今天出狱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们?”

车门打开,一众穿着奢侈,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走下车来站到颜玥身边,嗤笑着打量她。

这些人她认识,不过是一些纨绔子弟罢了。

仗着家里的钱,花天酒地,四处留情。

为首的女人,是柳氏的千金柳淼,也是傅辞舟爱慕者之一。

当年她获奖荣誉加身,这些男人对她趋之如骛,女人便对她谄媚逢迎。

更有甚者,利用赞助商的便利,在她领奖时对着无数观众和直播的电台,对她当众表白。

可是当年的颜玥,满心满眼都只有傅辞舟一人。

她骄傲的站在领奖台最高处,果断拒绝了来人的表白,更是毫不掩饰的向大众表达她对傅辞舟的欣赏与爱慕。

“我的心上人,是傅世集团的总裁傅辞舟。不管他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我都敬他爱他,没有人可以代替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

想起傅辞舟,她的心便疼得仿佛要裂开。

曾经在冰场上熠熠生辉的星子,如今被践踏到尘埃里,这些人都是来看她笑话的吧。

如今的她,已经招惹不起这群人。

颜玥低着头,窘迫而又怯懦的想要避开众人犀利的眼神。

“你躲什么呀?当年不是很高高在上的吗?不是很不可一世吗?”

柳淼走上前,一双冰冷的手毫不留情的扼住她的下巴,强迫着掰过她的脸,展示到众人面前。

“看看你这副丧气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锐利的指甲划破脸颊,疼得她一阵抽搐,她却只是垂下眼眸,什么话也不敢说。

见到她这副毫无生气的卑微模样,柳淼愈发的恼了,揪住她拽到最前方的跑车身后,朝围观的人喊道。

“把她的手给我绑起来,跟在车后巡游整个南城。今天我们要用最傅大的场面,迎接曾经的花样滑冰冠军出狱!”

第二章 生不如死
立刻便有人迅速的上前,从后备箱里拿出绳子绑住了她的双手。

粗粝的麻绳像是满是刺的荆棘,不一会儿便将手腕勒出一道血痕。

颜玥死死咬住嘴唇,一张脸已经苍白如纸。

为了让她颜面扫地,他们竟然想出这样丧心病狂的办法来折磨她。

柳淼踩着高跟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颜玥一抬眸,竟看到那张她又爱又怕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傅辞舟!

那个赐予她五年噩梦般生活的人,一如当年的俊朗冷酷。

在她被挖苦被取笑时,他一直坐在车里,冷眼看完了由她主演的整场闹剧。

在狱里的这几年,她已经痛到几乎麻木。

可在看到傅辞舟的瞬间,她的心还是痛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傅辞舟……”

她艰难的张了张嘴,一开口声音却沙哑难听至极。

听到她开口,傅辞舟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微微颔首凑到柳淼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柳淼便气势汹汹的冲下来朝她得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傅少的名字,你也配叫?”

颜玥被打得整张脸都偏过去,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无视柳淼的羞辱,摇摇晃晃的奔到傅辞舟的窗边,祈求似的看着他。

“不是我,傅伯母不是我推下去的,求求你好歹听一听事情的经过……”

傅辞舟的目光忽然便冷了下来,他厌恶的扭头看向她,一双手不自觉的收紧,发白的关节咯吱作响。

这个女人,还敢在他面前演戏?

“闭嘴!当年若不是你在冰场上动手脚,又在电视节目上说什么此生非我不嫁的话,怎么会惹得倩倩伤心之下发生意外,摔伤了腿,从此再也无法滑冰。”

“我将她接到傅家,你竟敢追上门去羞辱她。若不是你挑起争执,我母亲怎么会出来劝阻你,又怎会被你摔下楼梯!”

“颜玥,你敢再多提一次当年的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像是利刃,一刀一刀割破她的胸膛。

她是有些骄傲和小脾气,却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

当着电视节目坦白自己心意,一方面是想让那些追求者知难而退,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她对他爱慕已久。

而在冰场上动手脚更是无稽之谈,以她的实力,十个颜倩倩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当年是颜倩倩打电话叫她来傅家,也是颜倩倩失手将傅夫人推下了楼。

在他眼里,她是刁蛮任性,又高傲自负的千金大小姐,而颜倩倩温柔善良,凭着自己的努力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他又怎么会相信她呢?

傅辞舟将车窗摇了上来,她眼看着那张俊朗非凡的脸缓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然后便听到他冷漠而又无情的开口。

“开车!让她给我好好偿罪!”

随着傅辞舟话落,汽车瞬间发动,她踉跄了几步,忙不迭的跟在车身后跑了起来。

“啊……”

像是故意折磨她似的,车子开得飞快,剧烈的疼痛袭来,她痛不欲生。

但她却还不得不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回忆起撕心裂肺的过往。

“我的心上人,是傅世集团的总裁傅辞舟。”

“我敬他,爱他,更有足够的实力配得上他。”

“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把我娶回家。”

可此刻,没有七彩祥云,只有……无尽屈辱。

她的双手被勒出一道重重的血痕,脚尖也因为长时间的奔跑,磨出一个个血泡来,身后亦传来一阵阵爆笑,她的视线却始终落在前方车上那个冷漠的背影上。

原来恨一个人,可以到这种地步。

他真的恨死了她。

胸膛里那颗曾经为他疯狂跳动的心,在这一刻终于破碎成渣。

第三章 你也配?
整整三个小时的游街,让颜玥几乎奄奄一息。

可是这些,落在傅辞舟的眼里,却博不到半分的怜悯。

全城的人都来看她的笑话,之前有多风光,如今便有多狼狈。

她被扔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大街上,相隔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就是上流社会人员频繁出入的“月色会所”。

傅辞舟要磨灭掉她所有的自尊,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她这个曾经的冠军,如今沦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身体上的伤痛对于颜玥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她只希望傅辞舟能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干净,然后放她走。

对于他,对于事情的真相,她再也不敢有所奢求。

她强忍着全身的痛意,一点点匍匐到傅辞舟身边,“傅少,傅总……您对我的惩罚够了吗?可以放我走了吗?”

下一秒,傅辞舟立刻抽出自己的手,厌恶的从手下人手中接过手帕,用力的擦拭着被她触碰过的地方。

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站在颜玥面前,将手帕用力的扔到她的脸上。

“这就受不了了?我告诉你,这还只是开始。”

他扭过头命令身份的保镖,“让她跪在月色门口,凡是进门的客人,她都必须亲手把鞋底擦干净。”

不等她反应过来,保镖立刻上前,仿佛处理垃圾一般将她架到了月色会所的门口。

“颜玥,这都是你应得的。”

傅辞舟冷冷丢下这样一句话后便扬长而去,没有再看颜玥一眼。

她双目无神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眼泪终于忍不住倾泻而下。

这都是她应得的。

她不该对傅辞舟一见钟情,不该爱他爱得人尽皆知,不该在颜倩倩挑衅自己后,还傻乎乎的去赴约。

可是,她只是爱错了一个人,老天为什么要用这样严厉的手段惩罚她。

月色会所人来人往,她就跪在最醒目的位置,机械的举着自己的双手,一遍一遍的擦拭着进出客人的鞋底。

不用抬头,她也能感受到众人鄙夷的目光,像是烙铁一般灼灼发烫。

这家会所是傅辞舟旗下的产业,来的人不是为了找机会见他一面,就是为了给他捧场蹭人气。

得知颜玥是傅辞舟厌恶的人,为了讨好他,那些爱慕他的人更是想着法子的折腾她。

“哪里来的乞丐,穿的这么脏,别污了我进口的高跟鞋!”

傅辞舟交代了,凡是进去会所的人她都必须把鞋底擦干净,她不敢违背,于是仍旧卑微的拖住鞋子不断地擦拭着。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擦鞋?”

话音落下,来人竟然穿着高跟鞋直接用力踩在她的手上。

“啊!”

她疼得忍不住尖叫出声,却也不敢去推那只踩在自己手上疯狂蹂躏的手。

五官痛得拧作一团,泪眼朦胧里,她竟然看到爸爸颜年灏赫然站在人群里!

第四章最后一面
有认出颜年灏的人已经开始起哄。

“颜总,这不是你女儿吗?怎么沦落到在会所门口给人擦鞋啊?”

“哈哈哈……怎么?颜家快破产了吗,颜家的女儿竟然要出来擦鞋讨生活。”

这么多年,颜玥和颜年灏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当年她母亲去世,他不到一年便娶了颜倩倩的母亲。

如果不是因为她有着极强的运动天赋,获奖无数,只怕他早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在监狱里的五年,他更是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

可是此时此刻,在她饱受折磨的时候,她仍旧抱着一丝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帮一帮她。

哪怕,只是为她说一句话,她也心满意足了。

可是,颜年灏冷冷蹙眉看着她,嫌弃鄙夷的神情像是一把刀子,狠狠扎向她。

“我颜家什么时候出来这样的女儿,她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的女儿只有颜倩倩一人,真是丢人现眼!”

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她早该想到的,颜念灏这种趋炎附势的人,怎么会为了自己得罪傅辞舟。

她低头压下自己的泪意,将被踩得已经发红发肿的左手,放到自己的嘴边轻轻吹了几口,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我不是颜家的女儿,我也不认识这位先生,颜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颜年灏要和她彻底撇清关系,她成全他。

众人沉默了,似乎有些同情这个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肉的女人。

见到众人表情的变化,方才踩住颜玥手的女人,不悦的踢了踢她。

“行了行了,少装出一副可怜样子好像我欺负你似的,给我磕几个头,把我鞋子弄脏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如同获得特赦一般,颜玥竟然立刻卑微的跪倒在她得面前,“噗通噗通”的磕起头来。

一个……

二个……

三个……

楼上VIP包间里,傅辞舟看着保安传来门口的视频画面,俊朗的眉峰拧作一团。

他没想到,颜玥竟然变得这么卑微,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让人凌辱。

这还是颜玥吗?

记忆里的她,高傲且倔强,在当着电视节目向自己表白被他拒绝后,仍旧自信的朝他微笑。

可现在,她毫无形象的跪倒在地上,为了一双鞋子,将自己磕得头破血流。

原来,她现在对任何人都可以卑躬屈膝。

傅辞舟心中涌起起一股莫名的怒意,让他变得烦躁不堪。他又想起就是这个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那股怒意便烧得更旺了。

他扔了手中的电脑,朝身边人命令道。

“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进来。”

得到傅辞舟的命令,保安一行人立刻冲下楼,架着颜玥,将她扔到了他的面前。

地板冷得像是结了冰,颜玥蜷缩成一团,不敢去看傅辞舟的脸。

她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要用来折磨自己,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承受不了了。

而她这副窝囊的样子,让傅辞舟眉头拧得愈发的深,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冷冷的凝视她。

“你不是想让我放过你吗?”

颜玥不可置信的抬头,目光带着期盼,却又听到他冷笑着说出最无情的话来。

“陪今天在场的所有男人睡一晚,我就放过你。”

第五章 报应
这样直白粗鲁的的言语,让颜玥一时间又羞又怒,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没有廉耻的妓女吗?

因为痴恋着傅辞舟,这么多年,她甚至连接吻都不曾有过。

她气得发抖,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眼泪低落下来。

“对不起,傅先生,恕难从命。”

傅辞舟冷笑出声:“装什么清纯?当初对我死皮赖脸的人不是你吗?啊?”

那些回忆一幕幕袭来,越发让她觉得刺痛和不堪。

她真的好后悔,后悔爱上傅辞舟,更后悔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傅辞舟跨过颜玥,走到桌边接起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傅辞舟眉心微动,嘴角勾勒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来。

不知为何,颜玥心中竟然萌生出一股不安,她眼神紧紧盯着傅辞舟,唯恐再从他口中听到

什么难以承受的消息来。

似乎看穿她心中所想,傅辞舟冷笑着蹲在她的面前,冰凉的指尖狠狠握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像是从后槽牙里咬出来一般。

“颜玥,你的报应来了。刚刚医生打电话来说,你外婆病情恶化,好像活不久了呢……”

头顶“嗡……”的传来一声巨响,颜玥什么也听不到了,她木然的瞪大着双眼,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低落下来。

外婆,她的外婆,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亲人了!

意识回笼,颜玥疯了一般往外跑。

出狱时因为不想让外婆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所以不敢去看她,可是再不去的话,她就永远也见不到外婆了。

匆匆赶到医院,站在病房的大门口,她却不敢进去。

现在的她满身伤痕,外婆如果看到,该有多伤心……

她伸手将头发扎好,又在洗手间洗了把脸,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容,这才推门房门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外婆脸色苍白,嘴唇一丝血色也没有,看到颜玥进来,怔了许久,干枯的眸子才闪烁出欣喜的光来。

“玥……玥……”

颜玥的心中一痛,立刻扑上前去,跪倒在老太太的床前。

“外婆,我回来了!”

五年前她被判入狱,为了瞒着老太太,只能谎称自己去了国外学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玥玥在国外拿了多少金牌了?”

颜玥怔住,脚腕处隐隐传来的刺痛,让她心底一片黯然。

外婆还不知道,她再也滑不了冰了。

她将心底的酸楚强行压了下去,换上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拿了几十块呢,外婆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我当然相信了,我们的玥玥最优秀了……”

看着外婆慈祥的脸庞,颜玥的眼泪几乎忍不住低落下来。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失去外婆,她要怎么活下去。

把老太太哄睡以后,颜玥这才来到医生办公室。

“医生,我外婆的病情怎么样了?”

医生拿出报告单摇了摇头:“老人家年纪大了,其实继续治疗的意义不大……”

她打断医生的话:“不,我们治!医生,后续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医生面色沉重:“至少1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