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筱妍傅辰南

第一章
云海山区。

被泥石流席卷的村庄一片沉寂,所有救援工作都已进入尾声。

挂着“云海医院救援组”横幅的大巴停在路边。

连续奋战了半个多月的医护人员陆陆续续上了车。

温筱妍最后一个将医疗器械放进行李舱。

她刚关上舱门,转身便见傅辰南站在面前。

“结婚证带了吗?”

他嗓音冷冽,眉梢眼角满是疏离。

温筱妍愣住,一副不解的模样。

傅辰南蹙起眉:“来之前我们就说好,一回去直接离婚。”

闻言,温筱妍呼吸一滞,只能挤出句:“抱歉,我忘带了……”

傅辰南似乎早就猜到她会这么回答,言语间多了丝讽刺:“到底是忘了还是不想离,只有你自己清楚。”

“不,当时走的急,我的确……”

温筱妍的解释还没说完,就被他不耐打断:“你总有那么多说辞。”

说完,傅辰南转身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温筱妍看着那道背影,只觉涌上心的苦涩堵的她眼眶发酸。

好半天,她才缓和好情绪跟着上车。

介于这一次救援工作的辛苦,院领导特地给他们放了一天假。

三个小时后,大巴在云海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温筱妍看着傅辰南独自离开,胸口的沉闷压的她喘不过气。

在和同事交接完工作后,她才踏上回家的公交车。

看着车窗外的夕阳,温筱妍戴上耳机,点开和温母的微信聊天记录。

最后一条语音消息停留在2015年5月12日下午六点零四分。

“筱妍,妈妈撑不住了,你和辰南要幸福……”

简短的话语像是滚油浇在温筱妍心上,疼的她掌心颤抖。

六年前那场大地震,她留住的只有母亲最后的声音……

没多久,公交到站。

温筱妍刚打开家门,带着刺痛的晕眩感让她险些栽在地上。

她赶紧掏出药瓶,倒了几颗就塞进嘴里,干咽了下去。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

是她设置的备忘录提醒。

“你叫温筱妍,你有阿尔兹海默症,你丈夫是傅辰南,但你们快离婚了。”

温筱妍看了眼后默默收起,抬脚上了楼。

门半敞的侧卧里,傅辰南正在收拾行李。

看着男人有条不紊地动作,温筱妍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为什么你一定要离婚?”

她不明白,三年相恋,六年婚姻,九年感情为什么对他来说可以说断就断。

“你该问自己。”傅辰南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温筱妍抑着痛,紧握的手慢慢松开:“马上就是我们的结婚六周年纪念日了,能不能过完再走?”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已经发皱的电影票:“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去看电……”

“你连我们结婚纪念日都记不住,还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离婚?”

傅辰南寒凛的视线像带着刀子的冷风,扑在温筱妍身上。

在她错愕的目光下,傅辰南缓缓走来,每一步都带着压迫感。

“去救援前的第三天,才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话毕,他毫不留情地关上门。

门内门外,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温筱妍将在原地,抓着电影票的手不觉发颤。

半晌,她才垂下通红的眸子,凝着电影票上的名字——《我脑海中的橡皮擦》。

第二章
次日。

温筱妍醒来时,傅辰南不见了。

她心底一慌,连忙跑去侧卧。

直到看见他的行李还在,才松了口气。

可转念一想,温筱妍又觉得自己很可笑,毕竟傅辰南的心早已不在这个家了……

草草吃了早餐,她戴上口罩回医院找自己的主治医师温贤。

医生办公室。

听完温筱妍对自己这几天病情的描述,温贤神情逐渐凝重。

“健忘是早期症状,一旦病情加重,你可能会出现严重的记忆衰退。”

闻言,温筱妍心一颤:“记忆衰退?”

温贤点点头,眼底透着丝惋惜:“也就是说,你会忘记你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亲人和爱人,甚至是你自己。”

温筱妍白了脸,说不出一个字。

她不仅会忘了妈妈和傅辰南,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

良久,温筱妍起身说了句“谢谢”便离开了。

正值盛夏,太阳就像燃烧正旺的火炉。

温筱妍站在路边,却只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凉。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傅辰南的电话。

几声嘟后,对面传来他那独有的冷沉嗓音:“喂?”

温筱妍迟疑了瞬后扯开嘴角:“今天休息,中午回家吃饭吧。”

结婚六年,他们聚少离多,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过饭了。

然而她小心的提议却得来傅辰南淡漠的回绝:“忙着,不回去了。”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温筱妍面容一僵,酸苦霎时涌上心头。

好半天,她才放下手机,掩去落寞准备回家。

公交车上,一个老太太突然晕倒。

作为医护人员的温筱妍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不要围过来,麻烦开一下车窗,保持空气流通!”

她一边提醒其他乘客,一边给老太太心脏复苏。

好在赶在黄金抢救时间内,老太太醒了过来。

乘客们看着满头大汗的温筱妍,毫不吝啬地给予了掌声和夸赞。

得知老太太要下车回家,温筱妍不放心,送她回去。

进了小区楼后,老太太还在不停道谢。

“姑娘啊,多亏了你,要然我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外头了。”

温筱妍整理了下口罩:“老人家别这么说,救人是作为医护人员应尽的责任。”

话音刚落,电梯门开了。

温筱妍扶着老太太站到一边,礼貌地给出来的人让路。

却不想看见傅辰南和何梦瑶走出来。

何梦瑶是她大学时的校友,毕业后回了老家的医院工作。

两人并肩而行,根本没认出温筱妍。

何梦瑶打趣似的问:“你单独跟我出去吃饭,你老婆不会多想吧?”

傅辰南淡声回答:“她最不会的就是多想。”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温筱妍的心似是跌进了无底深渊,摔的粉碎……

傍晚。

傅辰南回来时,整个客厅都是饭菜的香味。

温安宁将盛好饭放在桌上,轻声道:“吃饭吧。”

傅辰南犹豫了会儿后还是坐到了餐桌旁,却没有动筷的意思。

见状,温筱妍给他夹了块鱼肉,不经意似的问:“何梦瑶调到这儿来了吗?”

傅辰南拿起筷子的手一顿,蹙眉嗯了一声。

没等温筱妍反应,他黑着脸把鱼肉吐了出来。

“不好吃吗?”

温筱妍愣住,这是他最喜欢的清蒸鱼啊……

“温筱妍,你不必玩这些花样来表达不满,别忘了,当初主动提出离婚的人是你。”

话落,傅辰南把筷子砸在桌上,起身上楼。

温筱妍尝了一口鱼肉,发苦的咸味让她脸色一僵。

她似乎已经记不起自己刚刚放了多少次盐。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一条备忘录

“6月14日,救援的前三天,你得知傅辰南的初恋是何梦瑶。”

第三章
翌日一早。

温筱妍刚把早餐端上桌,就看见傅辰南拎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

她愣住,眼底漫起丝酸涩:“现在就走吗?”

傅辰南越过她,径直朝玄关走去:“早点分开,对彼此都好。”

闻言,温筱妍心底一颤,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手。

挽留的话却在嘴里化成了句提醒:“你胃不好,吃完早餐再走……”

傅辰南停住脚,目光冰冷地抽出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掌心的空荡像是根刺,深深扎进温筱妍心脏,痛的她红了眼。

半晌,她才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中颤抖地几下一行字。

“7月4日,傅辰南把你独自丢在了曾经的家。”

……

云海医院。

温筱妍刚换好护士服,就收到开例会的通知。

她跟着同事去了会议室,一眼便看见坐在第一排的傅辰南。

四目相对不到一秒,傅辰南便移开了视线。

温筱妍强作若无其事地坐下,静静等待着主任说话。

“今天的例会主要向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

主任声音洪亮,他朝门外望去:“这位是新调来的脑科医生,何梦瑶,大家欢迎!”

随着一个白色身影出现,会议室中掌声雷动。

“谢谢大家,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能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看着何梦瑶灿烂的笑容,温筱妍下意识地看向傅辰南。

他表情冷淡如常,但目光始终没有从何梦瑶身上离开。

这一刻,她只觉浑身血液都凝固,连同呼吸都困难了许多。

“今天我看何医生从傅医生车上下来,你说他们是不是...”

“听说他们是大学同学,这么久的情谊,也正常。”

小声八卦的同事用手肘撞了下温筱妍,低声问:“筱妍,你看他们是不是挺般配的?”

温筱妍攥紧了手,根本回答不出。

散会后,温筱妍刚走出会议室,身后就传来何梦瑶的声音。

“筱妍,没想到你也在这儿。”

她回头看去,却撞上傅辰南漠然的视线。

温筱妍脸色渐白,她不住地去猜想,傅辰南离婚是不是因为何梦瑶。

傅辰南没有理会她祈盼解释的眼神,而何梦瑶却笑说:“也对,当初你们俩连实习都要黏在一起,婚后又怎么分得开呢?”

温筱妍艰难地扯开嘴角:“准备散了。”

面对她的回答,何梦瑶一脸疑惑:“什么散了?”

“温护士,上班时间请别谈私事。”傅辰南突然冷声开口。

带着警意的语气让温筱妍一僵。

她和何梦瑶,终究是有着不同的待遇……

温筱妍忍下心尖的涩意:“抱歉,下次不会了。”

看着默默离开的人,何梦瑶不由蹙眉:“你们夫妻之间火药味也太重了吧。”

傅辰南没说话,转身回了办公室。

入夜。

值班的温筱妍坐在护士站,呆呆凝着手机中傅辰南的照片。

堆积在心的思念让她忍不住打开微信,想看看他的动态。

但傅辰南的朋友圈没有更新,反倒是很久没发动态的何梦瑶更新了一条。

“重逢,是为了并肩向前。”

简短文字下配了张照片,照片中办公桌上,躺着两支一黑一白的钢笔。

黑色的钢笔,是一直别在傅辰南胸口口袋上的那只。

苦涩霎时蔓延进温筱妍四肢百骸,好像彻底将她淹没。

她立刻退了出来,却无法压下胸口的窒息感。

直至呼吸平稳后,温筱妍才忍不住拨通傅辰南的电话。

几声嘟后,那端传来的却是何梦瑶的声音:“你好?”

温筱妍瞳孔一紧。

“谁的电话?”傅辰南的声音隐约传出。

“不知道,是个陌生号码。”

第四章
电话那端简短的对话犹如闷雷,在温筱妍耳畔炸响。

她下意识地挂断电话。

温筱妍呼吸慢慢急促,空白的大脑也逐渐混乱。

她的丈夫,深夜时和初恋在一起,而自己却是个连号码备注都没有的陌生人。

针扎似的疼痛在温筱妍心底蔓延,让她喘不过气。

半晌后,她才重新拿起手机,给傅辰南发了条短信。

“明天上午九点,离婚大厅见。”

指尖在按下发送的那一瞬开始颤抖。

温筱妍红了眼,却没有犹豫。

这段婚姻,终究走到尽头了……

另一边,云海医学实验室。

傅辰南看着手机里的短信,剑眉紧蹙。

一旁帮着整理数据的何梦瑶忍不住问:“怎么了?”

“没什么。”傅辰南没有多说,直接按灭了手机。

次日。

刚过八点,温筱妍就赶到了离婚大厅,可没想到傅辰南已经先到一步。。

他一身白衬衫,黑色西裤,和九年前一样让她怦然心动。

时光对傅辰南很宽待,却悄无声息的蹉跎了他们的爱情。

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前一后进了离婚大厅。

不到半个小时,就办好了离婚手续。

门外,温筱妍捏着离婚证,故作轻松地看着傅辰南:“傅先生,恭喜你自由了。”

面对她的风轻云淡,傅辰南眼底掠过丝愠色,但还是淡淡回了句:“你也是。”

说完,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望着那道决绝的背影,温筱妍强忍的泪水终于涌出眼眶,滴在离婚证上。

黯淡的枣红色好像他们的感情,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和热情。

透过模糊的视线,她苦涩一笑。

终于,自己可以理所应当的去忘掉他了……

往后几天,温筱妍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空荡屋子没有一丝傅辰南的气息,仿佛她生命里从没出现过那个男人。

直到这天,温筱妍刚换上护士服,护士长陆洋拿着份通知急匆匆跑来。

“栖霞市突发地震,院方紧急成立救援组,自愿报名,你们谁加入?”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时,温筱妍第一个举手。

“我去。”

脑科办公室。

傅辰南看着栖霞市地震的新闻,神色渐沉。

他想到了六年前因为地震逝世的温母,这个消息对温筱妍来说,应该是不敢多看的……

这时,同科室的同事们走了进来。

“没想到啊,温筱妍平常不怎么说话,结果竟然是第一个主动加入救援组的。”

听到这话,傅辰南心一顿。

温筱妍要去灾区救援?

他沉下脸,突然起身离开。

签完生死状后,温筱妍便要去收拾东西,准备奔赴灾区。

可刚过转角,却遇上绷着张脸的傅辰南。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选择绕过他。

就在擦肩而过时,傅辰南冷硬的嗓音响起:“你不能去。”

温筱妍步伐一滞,反应过来后问道:“为什么?”

面对她的明知故问,傅辰南眸中闪过丝不悦:“你有心理障碍,去了只会影响救援进度。”

闻言,温筱妍心底狠狠一颤。

在否定她这件事上,傅辰南从来都这么不留情面。

“我是医护工作者,在危难时刻,理当冲在一线。”

傅辰南看着她眼底的坚定,神色渐沉:“我去和主任说,你留在云海。”

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没有商量的余地。”

而这句话挑起了温筱妍心底的委屈和无奈,她倔强地抬起头:“我们已经离婚,你无权干涉我的决定。”

傅辰南最后的耐心也消磨殆尽:“温筱妍,你到底想干什么!?”

温筱妍望着他,一字一句:“想在把你忘掉之前,多救些人。”

对于这句话,傅辰南眼底掠过丝疑惑。

温筱妍也没再说什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五章
看着那瘦弱的背影,傅辰南心里涌起丝说不清的烦闷。

简单收拾好,温筱妍立刻救援领队陆洋去了集合点。

上车之前,陆洋给每个人都发了纸笔。

“这次救援任务艰巨,我们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那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写遗书,但每个人都毫无怯意。

温筱妍看着同事们纷纷落笔,她脸上闪过抹惆怅。

现在世上唯一和她有瓜葛的人,只有前夫傅辰南。

她攥紧了手,一笔一划写下一句话。

“我大脑中有块橡皮擦,它时刻擦掉我的记忆,但关于你的一切,会在我脑海中永不磨灭。”

如果可以,温筱妍还是希望这封遗书没有被打开的机会。

上了车后,她将手机里有关傅辰南的一切全都删除。

不管这一次自己能不能回来,他们都不会再有交集……

而医疗救援组刚走没多久,傅辰南就接到通知,赶往受灾面积较小的祁阳县进行救援工作。

次日一早。

云海医院救援队终于赶到了栖霞市。

当看到满目疮痍的城市,温筱妍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住。

废墟中,每一处都回荡着痛失亲人的凄厉哀嚎。

炼狱般的场景冲击着温筱妍每一根神经,恍惚间,她竟觉得母亲就被压在某一块石头底下。

温筱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秉持着医护人员该有的冷静和自持投入了救援工作。

将近半个月,在大大小小不下十次的余震中。

温筱妍几经生死,无数次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摇摇欲坠的楼房抢救伤患。

这天,她在医疗室正照顾着一个双腿截肢的小女孩。

余震再次来袭,陆洋率先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医护人员马上带伤患撤离,快!”

温筱妍压着心头的恐慌,一把将小女孩抱起,跌跌撞撞地冲向出口。

小女孩紧紧抓着她的工作牌:“护士阿姨,我害怕……”

顶着不断掉下的碎石和灰尘,温筱妍轻声安慰:“别怕,阿姨会保护你。”

可话音刚落,天花板突然砸了下来。

她心一窒,下意识将小女孩整个护在身下。

与此同时,祁阳县。

刚结束一场手术的傅辰南坐在简易医疗室外,努力平息着没由来的心慌。

何梦瑶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辛苦了!”

“谢谢。”傅辰南接过,却没有打开。

见他一脸心不在焉,何梦瑶试探似的问:“在担心温筱妍?”

傅辰南沉默,却皱起了眉。

何梦瑶抿抿唇,话锋一转:“我以为她会因为母亲的事对地震产生心理阴影,没想到她居然是第一个报名的志愿者。”

“她就是在胡闹,去了也只会添乱。”傅辰南冷下脸。

何梦瑶没有接话,而是翻开栖霞救援群的消息:“这几天伤亡名单都是空白的,他们应该都没事。”

闻言,傅辰南也拿出手机,看到空白的伤亡名单,微不可察地松口气。

可就在这个时,名单突然更新。

傅辰南点开消息,瞳孔骤然紧缩。

上面写着,新增伤亡:脑科护士温筱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