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笙林禹唐

第1章 我是真的很想你……
餐桌下,一条120公分的大长腿缓缓伸出。
南笙刚刚将汤喝到口中,忽然感觉小腿被人瘙痒的磨蹭着,她一惊,汤水呛了喉咙。
“咳、咳、咳……”
“没事吧?”老公林禹唐在身旁温柔的抚着她的背脊。
公公婆婆也极为重视的一同关心。
南笙清了清难受的嗓子,摇着头道:“我没事,刚刚喝的有点急。”
说话的时候,她的双腿在用力的向后收,但是桌下的那条大长腿却不罢休的撩拨着她。
她抬目,瞟了一眼对面正在邪笑的林阎琛。
他是老公同父异母的大哥,是她从小到大最恐惧的男人。
“笙儿,喝点水。”
林禹唐匆忙拿过容妈倒来的水,递给南笙。
南笙紧张的喝了一口,客气道:“谢谢。”
公公听到这两个字,不满却又宠溺道:“小笙儿,昨天你跟禹唐已经结婚了,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以后这么见外的话不许再说,还有,以后禹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好好的收拾他。”
南笙心里暖暖的马上扬起嘴角。
她张开双唇,刚要回应,对面的林阎琛突然叫她的名字:“南笙……”
南笙立刻惊悚的看向他,心脏狂跳不已。
林阎琛盯着她不安的双目,沉声道:“你只吃了一口菜,喝了两口汤,连一粒饭都没有沾,而且脸色看起来也很不好,眼圈红红的,是不是昨天晚上禹唐做的太过火了?没有顾忌你的感受?”他跟着看向林禹唐:“禹唐,虽然是新婚之夜,但也要温柔一点,毕竟……”他特别强调:“人家是第一次。”
饭桌上一片寂静。
林阎琛的这些话有太多的暗意。
他居然观察南笙观察的那么仔细,她吃了什么东西,吃了几口都记着,可见他一直都在注视着她,而且还那么肯定她是第一次。这可是女人的隐私,他是怎么知道的?
南笙的整张脸已经不仅仅是难看。
林禹唐也已经露出怒意。
公公林震最清楚这两兄弟不合。他不想看到他们吵架,圆场道:“阿琛,人家小两口的闺房之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对了,这次你回来我还没时间问你呢,美国的分公司怎么样了?听说遇到了一些问题。”
“都是些小问题,我回去后就能解决。”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今晚。我已经订好了今晚七点的机票。”
“这么匆忙?”
林阎琛的双目又看向南笙,桌下的脚过分的拨开她的双腿,大胆的向上磨蹭,言词更是暧昧道:“其实我也舍不得走,出国七年了,这是第一次回来,我是真的很想你……们,还有昨晚……”
南笙突然站起身打断他的话。
她隐忍道:“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
说完,她就慌忙的离开。
林阎琛无视桌上其他人不满的视线,双目一直盯着她单薄娇小的背脊,看着她慌乱的样子,他的嘴角慢慢勾起,笑的尤其愉快。

第2章 我帮你擦干
……
南笙匆忙回到房间,才走进两步,第三步就跌坐在地上,全身都在不住的发抖。
林阎琛。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因为她跟林禹唐是从小订下的娃娃亲,所以她跟林阎琛也是青梅竹马。
但是林阎琛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双目就充满敌意。从那以后,他各种过分的捉弄,过分的恶作剧,还曾差一点就烧毁了她的脸。
七年前他出国,是她最开心的日子。
可是七年后他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却让她重温了当初的恐怖。
“咔嚓。”
房门被打开,林禹唐赶过来,屈膝,从身后温柔的她抱住,安慰她:“笙儿,林阎琛就是一个喜欢找人麻烦的神经病,你不需要在意他的话,他马上就会回美国。我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而且我会想办法让他这辈子都待在美国,永远都回不来。”
南笙听着她的话,安慰的‘嗯’了一声。
林禹唐将她从地上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双手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一脸的抱歉:“笙儿,对不起,本来该给你一个浪漫的蜜月,但公司的事实在脱不开身。我向你保证,等这个项目结束后,我马上带你去蜜月,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南笙苍白的脸上扬起幸福笑容。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开心道:“我知道你很重视这次的项目,我真的没关系,我们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去蜜月。”
林禹唐大手揽过她的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能够有你这么好的老婆,真的是太幸福了。只是,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公在结婚的第二天就要去公司上班……”
“我知道了,没关系的,你快去上班吧。”
“我会早点回来。”
“嗯,我等你。”
林禹唐又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笑着离开他们的新房。
南笙目送着他离开,在房门关上之后,她脸上的笑容渐渐落下,双目扫视着这个房间,苍白的脸逐渐变得铁青。
她突然满面恐惧,神经质的跑下床,冲进浴室,打开莲蓬头,撕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用力的搓着,抓着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痕迹,最后背脊无助的靠着墙壁,慢慢滑坐下来。
她就像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孩子,绝望的哭泣,颤抖,不知过了多久……多久……
忽然。
莲蓬头被关上。
南笙猛然抬起头。
林阎琛不知何时走进来的。
他垂目看着她,看着她光洁的身体,看着她身上的那些痕迹。
她惊恐的抱住自己。
林阎琛却嘴角笑笑,邪恶却又温柔道:“你已经洗了几个小时,再这么洗下去会生病的。”
“你出去!”南笙大吼。
林阎琛没有理会,长臂一伸,拽过浴巾,拿着浴巾靠近她的身体,依旧温柔:“我帮你擦干。”
“别碰我,你给我滚出去。”南笙用力的打开他的手。
林阎琛好脾气的保持着嘴角的笑容。
他慢慢的探下身,逼近她,声音缠绵道:“干嘛这么排斥我?还记得昨晚吗?你对我……可是热情的很。”

第3章 还是乖乖听话吧
南笙听着他的话,脑中立刻回想起昨晚。
林禹唐被灌醉了,她也喝了不少,在他们回到新房的时候,她的头忽然昏的厉害,视线也有也模糊,在意识混乱的情况下,有人拉过她,亲吻她,她很自然的以为是林禹唐,可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躺在身边的却是林阎琛。
这一切都是林阎琛的阴谋。
他是故意的。
七年前他出国后,幸福的生活让她慢慢忘记了,他在临走的时候,抓着她的头发,贴着她的侧脸,在她耳边咬牙切的齿警告她:不准你嫁给林禹唐,如果你敢嫁给他,我一定毁了你。
他真的毁了她,就在她最幸福的新婚之夜。
林阎琛看着她眼中的泪水一颗颗不停的掉落,他伸出手,轻轻擦拭。
南笙惊悚的还要躲。
“别动!”
林阎琛厉声命令。
南笙反射性的僵硬了身体。
林阎琛的手指冰冰凉凉的擦拭着她一颗又一颗流下的泪水,但嘴里却还是冷酷的威胁她:“你已经是我的了,如果你还是这么抗拒我,那我只好重温昨晚的事。正好我还没有尽兴,不如就做到禹唐下班回来。昨晚他‘醉’的太厉害,什么都不知道,这次就让他亲眼看看……”
“你这个混蛋!”南笙愤怒的骂。
林阎琛不怒,反而欣然接受:“没错,我就是混蛋。你知道吗,我现在有多想让人知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是我林阎琛的女人,而且为了你,我非常愿意留下来,不回美国了,就像七年前一样,每天每天,无时无刻,都用尽全力的‘疼爱你’,让你再也不敢违抗我。”
南笙哭红的双目,充满血丝的瞪着他。
林阎琛拿着浴巾的手,又一次接近她,声音也变的柔软:“还是乖乖听话吧,只是擦个身子而已,不会做过分的事,但你要是想让我留下,我也会很开心。”
南笙没有办法。
她恐惧这个魔鬼,如果他留下,她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林阎琛手中的浴巾已经碰到她的身体。
南笙闭上双目,并没有躲开。
林阎琛的嘴角坏坏的勾起一边,然后擦拭着她的身体,非常的仔细,还帮她擦干了头发,甚至在走进浴室之前他早已准备好了睡衣,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让他得寸进尺的亲手为她穿好睡衣,命令她坐在床上,最后拿过同样早已准备好放在床头柜上的碗,递给她。
“喝了它。”他命令。
南笙警惕的看着碗里的东西。
林阎琛解释:“你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又冲了这么久的澡,再加上昨晚,我怕你真的会生病。”
南笙很意外他居然这么关心她。
林阎琛却在此时露出了不耐烦的样子:“快点喝,我还要去机场。”
听到机场两个字,南笙马上拿过,一口闷了这碗汤。
林阎琛看着她全部喝下,并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遵守约定的走去房门,但是……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林禹唐刚好走到门口。

第4章 商业联姻
林阎琛和林禹唐面对面,彼此盯着彼此。
因为林阎琛的个头比林禹唐高一些,身材也比他壮一些,两人的身影重叠,他挡住了他,房内的南笙并没有看到林禹唐。
林阎琛一步走出房门,快速将房门带上。
林禹唐满眼满面的怒火,整个人好似要爆发要疯了一般,但是……他却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任何动作。
林阎琛讽刺的笑了一下,一个侧步,傲然从他身边走过。
他已经很清楚了。
林禹唐看到他从自己老婆的房间走出,没有惊讶,没有疑惑,只有愤怒,还是非常直接的愤怒,这说明昨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毕竟他昨晚酒水里的药也不是特别多,睡不了那么久,更睡不了那么死,但是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直隐忍,而让他这么隐忍的原因,是南笙的父亲,南百川手中的南氏集团。
他们这一次的婚姻,南百川答应跟林家合作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名为AG,南百川投资了整整五十个亿的巨额资金给林家。
为了这个项目,他跟南笙的婚姻不能出一丁点的问题,说白了,林禹唐对南笙从始至终都是利益,只有南笙一个人傻傻的以为,他们的婚姻,是因为爱情。
真是可笑……
林阎琛走下楼。
容妈快速向他走过去,对他恭敬的低下头。
林阎琛停下脚步,冷冷道:“给我看住南笙,不准让任何人碰她,林禹唐也不行,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是,大少爷。”容妈恭敬的领命。
其实容妈这么多年都是林阎琛的人,南家也有他的人,这七年他虽然一次都没有回来,但是南笙的一举一动,每隔三天都会向他汇报一次,当然,昨晚婚宴的事,也是容妈做的手脚。
林阎琛大步走出林家。
……
楼上。
林禹唐在房门口整整站了十五分钟。
他愤怒的想要砸门,他疯狂的想要追上林阎琛杀了他,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行。
一旦他这么做,事情就会闹大。南百川非常宠爱南笙,他一定会抽回投资的资金。而且从小到大,他的父亲母亲就不停的告诉他,一定要对南笙好,什么事都要依着她,顺着她,宠着她,一定要娶她,不论他愿不愿意,林南两家的商业联姻,是必须的。
林禹唐又站了几分钟,好不容稳定下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伸出手将房门打开。
南笙听到开门声,看到林禹唐回来,并没有露出开心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好脏,好恶心。
她是真的深爱着这个男人,她不想欺骗他,对他有一点点的隐瞒。
林禹唐恢复温柔,走过去,笑着道:“我回来了。”
南笙根本没有办法勾动自己的嘴角,让自己笑,她真的已经快要崩溃了,她艰难的张开双唇,声音哽咽道:“禹唐,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林禹唐已经感觉到了。
他稳住自己,一脸好奇的问:“什么事?”

第5章 给他机会调戏
南笙的双唇张开又闭合,颤抖了几下后,终于鼓起勇气再次发声:“其实……其实昨晚……我……我跟……”
这句话真的很难顺利的说出口。
林禹唐绝对不能让她说出来,他找准时机,打断她。
“笙儿,昨晚都是我的错,我喝醉了,我一喝醉就控制不住自己,我应该对你更温柔一些,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让自己喝醉了,不会再对你那么粗暴。”
“不是,不是这样的。”
南笙急着解释。
林禹唐一把将她抱住,紧紧的抱住。
南笙在他的怀中,羞耻的无地自容,而林禹唐却深情道:“笙儿,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每天都想着要娶你,在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开心的都快要死了,我向你发誓,不论遇到什么事,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向昨天在神父面前说的那样,爱你,宠你,照顾你,忠诚于你,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南笙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既感动,又自惭形秽。
林禹唐以为可以用深情感动她,让她再也说不出口,但他也没有料到,她是那么的真诚纯粹,他的爱语让她变的更加勇敢。
“禹唐,我配不上你,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我昨晚跟……”
“叩、叩、叩。”
房门恰到好处的被敲响。
林禹唐紧张的松了一口气,不再给南笙机会,马上回应:“进来。”
房门被打开。
容妈一步走进,慈祥的笑着道:“二少爷,老爷叫你去书房。”
“好,我马上就过去。”
容妈后退一步,将房门关上。
林禹唐急着对南笙道:“笙儿,我先去爸那儿,我们的事稍后再说。”
“可是……”
林禹唐双手捧着她的头,用一个额吻封住她的口,然后匆忙转身,赶紧离开这里。
南笙呆呆的站在原地。
她真的是鼓足了很大很大的勇气想要告诉他,这样的勇气很难再有,不过另一件事却让她更在意。
以前林禹唐都会亲吻她的双唇,可是从早上到刚刚,三次了,他只是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总有种不祥的感觉。
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
“叩、叩、叩。”
“进来。”
林禹唐打开房门,走到书桌前。
林震一脸严肃的询问:“AG怎么样了?”
“南氏的资金已经全部到位,今天正式开始运行,非常顺利,我很有信心。”
“那就好,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定要给我看好了,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疏失。”
“我会的,您放心。”
林禹唐回答完后,想了一下,又道:“爸,我明天要出差去一趟上海。”
“上海?怎么突然要去上海?”
“有批货到了上海,别人去看我不放心,我想亲自去验收,这也关乎AG。”
一提到AG林震就动摇了,不过他还是担心:“你刚结婚就丢下小笙儿,这样不好吧?”
“我已经跟她说好了。”
“她同意了?”
“同意了。”
“那好吧,你要尽快回来。”南氏的资金已到,重要的分量当然就偏移到了AG上。
林禹唐不得不说谎。
南笙的过分诚实让他一时间没有办法,他必须离开一段时间,想想办法,而且现在只要一看到她,一想到昨晚他跟林阎琛,他就不想触碰她。
……
酒店套房。
林阎琛并没有坐飞机回美国,而是悠闲的坐在套房的沙发上,喝着红酒,回味着昨晚。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拿起手机,划动屏幕。
“喂?”他
冷声。
“大少爷,刚刚我在门外听到老爷和二少爷的对话,二少爷提出明天出差去上海。”
“上海?”
“是。”
“呵……”
林阎琛笑着抿了一口红酒。
这个傻弟弟,放着自己的媳妇不管,把她晾在那,那不就是在给他机会调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