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砚年沈念

第一章 春风一度
东方欲白,浮云自开。
晨曦的微光穿过落地窗,照射在大床上。春光无限。
身上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特别不舒服,浑身都痛。
喉咙干涩,太阳穴也一跳一跳的胀痛。
沈念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还在缓神,忽的听见安静的房间,一个翻身的声音。
彻底清醒,惊恐的回头,只见一个,被子盖到腰的裸男。
忍住想尖叫的心情。
深呼吸,闭上眼睛,心底默念,【春梦一场,春梦一场!】。
再次张开眼睛,【妈呀!】。
cup自己失败了,这太真实了啊!
努力回想了昨晚,自己的生日,生日愿望是,今年要谈甜甜的恋爱,姐妹送给自己的第二局是,酒吧人生初体验!
沈念恨不得找个地道把自己塞进去。
内心大声咒骂自己【闺蜜这是给我找了个……鸭?我还是正直的人民教师吗?】
迅速下床,一个趔趄,腰腿酸软无力,低头看一地的凌乱,二人衣服散落一地。她跪在地上开始捡自己的衣服。
沈念的脸已经如热锅上烧干的水壶。
穿好衣服后,找到包包,迅速在包里翻钱。争取‘消财免灾’。写了一张便签,贴在了钱上。放在床头柜。双手合十,不知道在祈祷些什么。
蹑手蹑脚的做完这些事儿。
甚至不敢看男人埋在枕头里的脸。
但还是没忍住,稍瞥一眼,近乎冷白的皮肤,满背抓痕、或大或小的紫红色吻痕却又显得那么刺眼!不敢再深瞧。
一瘸一拐的逃离现场。
而听见轻轻的关门声后,床上那个熟睡的男人,却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
回到家后的沈念,有些做贼心虚的溜进自己卧室的卫生间。
妄图洗个热水澡,睡个回笼觉,忘掉这荒唐的事儿。
擦干了卫生间镜子的水蒸气,可镜子中自己的身体上,已布满小梅花’。沈念狠狠的揪了自己的头发。
到底干了什么啊这是!整颗心也不停的下坠。吹干头发,回到床上躺尸。
当房门被敲响的时候,本来双眼空洞的瞪着天花板的她,被吓的一个哆嗦,
“念念,起床了了么?今天的事儿你别忘了!”
沈念磕磕巴巴的回应,
“好……咳咳,好的妈妈!”陆女士听见女儿的声音,也吓一跳。
“念念啊!多喝点热水!太上火了吧?瞧你嗓子都哑了!妈妈跟你爸爸可出门旅行去了。你当回事儿!别忘了!”
“嗯。”
回答完这句,沈念迅速用被子捂住头。脑子一团乱。
【啊啊啊!杀千刀!】
公寓里床上的男人,被暗骂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
裸男伸手揉了揉鼻子,舒缓的伸了个懒腰。
大手一抬,摸到了一小沓钱。
有些困惑的扭头一看,只见那沓钱上面还贴着一个便签,
‘不知道你一夜多少钱,别嫌少,我兜里就这么多现金了。谢谢你的服务。’
男人嘴角扬起,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手上的纸条上,随手把纸条放入了手机壳里。
翻转手机,解锁,打开相册。
看着昨晚尽兴时拍的视频,从浴室到客厅,最后是床上。还有她熟睡时的照片,这些可让他觉得太有纪念意义了.
看着时钟,九点半。
苏砚年手指点着照片上的女孩子,不自觉地嗤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问了妈妈,那个要跟哥哥相亲的人是谁。
哥哥一定不知道相亲对象竟然是她,不然他怎么会舍得拒绝他朝思暮想的白月光呢?
而且这个女人,他睡了,真舒服.
苏砚年准时进入了相亲地点,
“对不起,沈小姐,我来晚了。”口气温和的宛如一个绅士。
沈念心不在焉,被这个招呼声吓一跳。
抬头望向眼前的男人,儒雅绅士,起身本想礼貌问候,结果因为酸痛,没站稳,朝着他就栽了过去,苏砚年伸手就扶住了她的腰,轻笑,
“沈小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她站稳后,轻推开了眼前的男人,脸颊又是一抹红晕,烧到了耳朵。
“谢谢,我就是腿麻了,有些没站稳。”
“不客气,照顾淑女也是我的荣幸。沈小姐快坐下来说吧。”微不可查的笑,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昨晚的什么画面.
苏砚年坐在对面,姿势舒缓看着对面这个坐立难安的女人。
“沈小姐,你好,我是苏砚臣?”
既然是冒充哥哥来相亲,那怎么可能掉自己的马甲呢?
走程序,官方发问。
“你好,我叫沈念。”
相对沉默,这尴尬的气氛,还在持续,沈念拿起热牛奶,小口小口的喝着。
苏砚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探究的眼神,仿佛想要看穿眼前这个小女人。
本就没休息好的她,只感觉目眩神迷。
“沈小姐,你是没休息好吗?又或是……我刚才吓到你了?”
“没有吓到我,我还不至于这么胆小的。”
沈念找了个话题,“你喝什么,我现在点。”
“是我不周到了,怎么可能让如此漂亮的女孩子破费呢?”说罢,起身朝着柜台走去,看着琳琅满目的小点心,点了最可爱的一个。
带着小点心重新回到座位,苏砚年把它放到了沈念的面前。
倾身在她面前说着
“沈小姐,只喝牛奶,会胃痛。吃点蛋糕吧。”充满关心的对话,耐心的语气,这让她感觉,对面的男人真的很温柔。
咫尺间的距离,呼吸的热流仿佛带着电的触手,不停的撩拨着沈念。
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好可爱啊!
苏砚年现在就想把眼前的小女人,立刻拽拥入怀。
沈念被眼前的男人吸引了目光,男人本还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恰好的,滑下来丝丝碎发,垂到他明亮的眼前,秀挺的鼻梁,嘴角微笑的弧度,撩人而不自知。
眼睛黑亮的吓人,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自己马上就要迷失在这目光里了。
可脑子过电一般的让她回了神。
沈念想离得稍微远一点,不然觉得头好晕,好像被蛊惑了一般。
被发现了动作,苏砚年拉住了她的手,扣在了桌面,惊的她小声娇呼,
“啊~”
苏砚年继续维持温和笑容,另一只手抚上她的额头,
“没有发烧啊~可是,沈小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触感好熟悉,沈念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总觉得抚上额头的那只手,也带着火……
她的手被摁着,没有办法自己摸自己的脸颊,又着急,显得更红了,
“那个,对不起,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很冒昧,但是,你的脖子……”
说完这句话,苏砚年松开了手,双臂交叉,自然而然的向后靠去,假装埋头找纸巾要作势帮她擦脖子。
沈念急忙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看了看。简直傻眼。不知道遮瑕什么时候脱妆了,慌张起身,急忙道歉道,
“那个,苏先生,对不起,我先走了。”
“沈小姐,去哪里我送你。”点到为止的礼貌。
苏砚年起身作势要送她回家,但却被沈念拒绝了,回应道,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改天我请你。”
苏砚年看了一眼外面些许阴沉下来的天空,转回头来,微微一笑,
“那,沈小姐,回见。”
她再次落荒而逃,而此刻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精明……

第二章 都是酒精惹的祸
咖啡厅外。
刚还蔚蓝的天空,已被乌云包围,雨点也从小变大。
沈念虽出门叫了网约车,但她发现,前面还有10个人在排队。
因为羞愧,刚从咖啡厅跑走的她懊悔万分。站在雨里不知所措的样子像个受惊的小白兔。
苏砚年怎么会放过这么有趣的场景呢?
拿出手机明目张胆的拍了她此刻的样子,晶莹的泪珠正挂在眼角。
除了激动,再无别的任何情绪,低头对着照片呢喃着,
“姐姐,你跑不掉的!”
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跑过去直接把外套盖在了她头上,这突如其来的衣服让沈念一惊。回头发现是苏砚年,他一脸关切,这让沈念更加鼻酸。
语气关切温柔的询问,“沈小姐,你怎么哭啦?”
说罢捧起她的脸,用拇指抹去眼角的泪水。眼泪因为这个举动流的更加汹涌。
苏砚年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摸索出一包纸巾,递给沈念。
“沈小姐,拿着,咱们别在雨里站着了,我开车送你回家!淋雨你会感冒的。”
打横将沈念抱起。看怀里的人要挣扎,
“沈小姐,别闹,这样快一点!”
到了车旁边,苏砚年绕到车后去取东西。上车却看见空空的副驾驶微微失神,回头发现躲在后排的她,不禁调侃道,
“沈小姐,我想我不是你的司机。请坐到前面来!”
沈念以为这是最尴尬的,急忙下车坐到了副驾驶。苏砚年侧目看着沈念的衣服因为雨水,已被浸透了不少,故意躲避目光,关切地说,
“咳……那个,沈小姐,你的衣服……”
沈念闻言,低头看了看,窘迫不安。
他把刚在后备箱取的大浴巾递给了沈念,
“你把这个批身上吧。”沈念快速的打开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苏砚年倾身,
“你干嘛?”
苏砚年不疾不徐的说着,
“沈小姐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我帮你系安全带啊!”说罢他把安全带卡到了卡扣里,坐直身体,发动车子离开了车库。
车内气氛尴尬的用脚趾都能挖出一个古堡。
沈念只感觉自己这辈子的人,今天算是丢的差不多了。微微侧目,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方向盘,妥帖的衬衫散发着阵阵微香,有点像沉香的味道,很安心。
五官深邃无可挑剔,右耳垂处有一颗黑色的小痣。
“沈小姐,我开了暖风,别感冒了。”突然的说话时让沈念急忙收回眼神,自己刚才在干嘛啊?在yy?
苏砚年顿了顿,
“见面前,我没看天气预报,是我的错。没有主动送女孩子回家,是我的错。”
苏砚年态度极其认真,要不是他刚才还拍了照片,别人都会小小感动一下了吧?
沈念被暖风一吹,情绪舒缓不少,想到刚刚他也淋雨了。
“苏先生,我今天状态不太好,在这里,我也跟你道个歉。”伸手想撤掉浴巾给他披身上,“这个……”
男人没转头却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
“沈小姐,我不认为我是个正人君子,可以坐怀不乱,如果你不想我做什么,你就裹好浴巾。照顾女孩子,是我们男人应该做的!”
沈念紧紧捏着浴巾,自责,羞愧。
“苏先生,我下次请你吃饭,好吗?”小心翼翼的询问。苏砚年面带微笑的转头,回应她,
“好的,那么,我可以叫你,念念吗?我觉得叫沈小姐太客气了。”
“好。”沈念的心房有些微的波动。
苏砚年送沈念到家后,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坐在车里,闭眼沉浸在安静的氛围里。听着雨水拍打车窗的声音。
沈念飞奔上楼,到卧室推开窗户,看见车子还在楼下。竟然有一丝丝暖流在心里,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刚才下车前,留了联系方式,也互加了小绿信。
她还是喜欢打电话听声音,因为苏砚年的声音,让她有种安神的蛊惑感。
“苏先生,谢谢你。”
苏砚年面无表情的接通电话,
“念念,为什么你对我的称呼还这么见外?”
又是一小段沉默,苏砚年发现这个沈念是个小保守。要不是昨天醉酒,哥哥的性格肯定更讨她喜欢。
这女孩子,自己现在势在必得了。
“念念,以后叫我阿砚,可以吗?”沈念紧紧的捏着电话,沉寂许久的心,扑通的漏跳一拍,
“好的,苏……阿砚。”
“念念,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我看你好像休息不好,刚才眼圈都有些黑了。咱们下次见,好吗?”
“好。”
拿着刚才沈念用过的浴巾,给自己擦了擦有些许未干的雨水,把脸深深的埋入这个浴巾里,过了许久,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
22真的好香甜。这么甜美的味道,只吃一次,又怎么会够呢?
松开手,把浴巾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健身包里。
拿出另一部手机,加了女主的小绿信,谨慎的沈念以为是垃圾信息,并未理会,可是好友申请赫然写着,
【女人好无情,穿上衣服不认人!加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沈念刚才升起的温暖心情荡然无存。颤抖着手去点了通过好友申请。
手机那边的男人给她发送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她赤裸着身体,面色嫣红,红唇微启,虽然只拍到肩膀位置。
沈念想丢掉手机,当作没看见,忍住心慌,理智发问,
“你想要多少钱?”
对方更是沉得住气,沈念却盯着‘正在输入’这几个字,心脏‘噗通噗通’剧烈跳动着,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有多少照片?有多少视频?还要谈价格?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你这样是犯法的!”
每个杀人犯都一定会去作案现场重新欣赏一次。
“别妄图通过任何手段知道我是谁,晚上十点半,枫叶公园,闭园前,我等你。”
沈念死死咬着嘴唇,感觉口腔已经有了一丝丝的咸腥气。再发任何信息,对方都不再回复。身边没有任何人的她,害怕的又哭了起来。
【我该怎么办?】
发动车子前,望向沈念的卧室的方向,微微一笑。驱车离开,胸腔已感到畅意。
苏砚臣所有喜欢的东西,他苏砚年都要得到。
‘回见,我的念念。’

第三章 黑暗中的狂吻
沈念晚上在家门口来来回回的踱步,硬是不敢迈出家门,腿有千斤重。
就连苏砚年给她发信息她都忘记了回。可眼看时间越来越近,信息犹如恶魔贴的红纸条,
“出门了么?别让我等太久。”
男人的信息在十点钟准时响起。沈念咬牙推门出去。
【见面一定要拿回所有的照片,视频!谈判嘛!难不倒一个老师!】
夜晚的公园,人少的可怜,马上就要闭园了,忍着双重恐惧,沈念独自行走在僻静的公园小路上。
迎面走来一个人,沈念的心已经跟着越走越近的人,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个人也仅仅是跟她擦肩而过走远了。
她不敢回头。外套裹紧自己,抓着胸前的外套拉链,这个东西就是自己的护身符。
沈念不想再被动,手机上未读信息好几条,她要主动联系那个神秘的男人,可在打开信息界面的时候,忽然身后一股风来过,紧接着被人推到了墙上,沈念想看清这个人的容貌。
“啊……”
惊的尖叫一声,就被大手捂住了嘴巴。那双手带着滚烫的温度。被触碰过的皮肤也像是被烈火炙烤过的痛苦。
男人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贴在她耳边,压低着声音说着,
“很准时。我很喜欢。”沈念的恐惧感从脚趾窜到了头顶,整个人全身都在抖,
“你叫我出来,不是要谈谈吗!”
话音刚落,男人根本不给其他机会,摁着沈念,开始吻她,公园的灯如数熄灭,眼所见之处已全部没入黑暗,只有悬挂在天上的乌云遮月。
亲吻间男人开始撕扯沈念的衣服,刚被当作护身符的拉链也被扯断,细密的吻像今天的雨点一样,密密麻麻的砸在自己的肩膀,脖子,脸颊,嘴唇。
清醒比醉酒可怕多了。因为无力感使她倍感无力。
全然不顾怀里的人清醒且挣扎。两人间没有其他对话。
就当沈念万念俱灰的时候,肩膀一阵刺痛,被狠狠的咬了一口后,折磨戛然而止。
只剩粗重的喘息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男人一个用力,把沈念又更用力的扯到怀里,伸手扯出了她里侧的小衣服,他根本不怕她看到自己的脸。
这个黑夜,已经不辨方向。
“今天是利息。我收到了。沈~念。”听见自己名字被提起,让失魂的她瞬间清醒,沸腾的血液也直冲大脑,
“为什么,是我?”哽咽的嗓音在黑夜更是吸引人。看不清她哭的样子也太可惜了。
“因为我喜欢。下次再讨别的,今天就先放过你。”说完抱着她又亲了一下。埋在她肩膀深深的嗅了一口气。
看着远处闪烁的手电筒光芒,撇下她离开了。消失在了公园。
只剩满脸泪花的沈念。她终于知道了自己不谙世事的愚蠢。
黑暗里,她向墙角退去,生怕被巡逻的保安看见自己的样子。
伸手在地上摸索着刚在纠缠时掉落的手机,捡起来后,颤抖的拨通了苏砚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听听他的声音。尽管二人是‘第一次’见面,还不熟悉。
她是不是太贪心了?
电话可以用秒接来形容。
“喂,念念,怎么了?”整个公园现在像是一个恐怖的牢笼,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沈念吸吸鼻子,平复情绪,可是声音依旧无法隐藏,
“阿砚~”顿了顿,“你能来枫叶公园接我一下吗?求你。”苏砚年靠在车子的椅背,嘴角上扬,
“念念!你怎么了!我这就去接你!”说完苏砚年就挂断了电话,不然他怕自己笑出声音。
苏砚年在大门口恭候多时,站在路灯下,那里最亮,能让沈念出来直接看见他。
他猜的完全没错,沈念看见他站在光里,像是拯救她的神,从天而降,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撞进他生硬的胸膛,狠狠的抱住了他。
苏砚年倒是被这一抱弄的愣了神,仅仅是片刻的失神,他抬手回抱过去。
胸前忽然传来温热潮湿感,松开手,捏着她的双臂,稍稍拉开一点距离。
看着她嘴巴微肿,脖子上的印子,衣服稍稍滑落,刚才留下的她的‘小衣服’也被放到了后备箱的包里。最后,目光落在了自己特意留的齿痕。
沈念慌张的拉上破败的衣服。
他满意极了。真是上乘佳品。
“念念,快上车,上车说!”
到车上的时候,苏砚年变魔术一般给沈念准备了一杯梨汤。轻柔的递过去,像是怕吓到眼前的女孩子。
这一天连珠炮一般的事情,沈念已身心俱疲。这么多年的眼泪都在今天宣泄着,
“念念,喝一口梨汤,先别哭了。慢慢跟我说,发生了什么。我不会让你就这样哭的。”
梨汤很甜,在舌尖到嗓子,滑顺温热。心情并没有因此而放松。
依然压制心中的恐慌,把事情跟眼前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说了一半。留一半的余地给自己。
“苏……阿砚,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会!念念,别怕,我们这就去报警!他跑不掉的!”
驱车到了公安局,跟警察说了整个事件。期盼自己能得以解救,全程苏砚年都紧紧握着沈念的手,给她力量和安心。
他想着今天再给沈念最后一击。
‘叮叮’手机提示音让沈念惶恐不安。
沈念犹豫不敢看,苏砚年抢过手机,看见了信息,
“看见你报警了,没用的,你找不到我的!我既然敢做这些事儿,当然不怕你找到我!”
沈念挣脱开苏砚年,跑出警局,环顾死后,寻找未果,迎来第二条信息,
“明天等着收大礼吧!”
可她已经累了,报警后,全身脱力了一般,只想回家洗澡睡觉,明天还要给学生上课。
“念念,这很冒昧,但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去我家。我明天送你上班!你回家我很担心你。”
沈念想拒绝的,可是她放弃挣扎了,有人陪着总归是好的。
“阿砚,不会很打扰吗?”
“不会,爸妈都在国外。我自己住。”
她点点头,回报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就多有打扰了。”
房子在远郊区,苏砚年开车慢慢稳稳,沈念带着眼泪睡着了。
到了房子后,他特别周到细心,沈念对眼前这个周到的男人,完全没办法设防。经历这些事情,还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沈念一定忘记了那句,
‘当你发现在人生中,突然出现一个100%契合的人,那这个人100%带有目的。’
隔天送沈念上班是苏砚年坚持的。
刚到大学校园,认识沈念的同学,三三两两的对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这种前所未有的慌张感让人坐立难安。直到碰见了同事,
“沈念啊!你怎么了才来!快去看看吧!”
看什么?
‘大礼?’想到这两个字,沈念不禁加快了脚步朝着老师指的地方奔去。

第四章 香艳视频大礼物
沈念没命似的朝着同事手指的方向狂奔。
看着主楼的位置就在眼前,可宣传板那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脚有千斤重,再也不敢迈步,狠狠的吞咽口水,冷汗从额角冒出,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从身边路过的,没有冷漠的人,或讥笑或窃窃私语。
她不知道那人群里的‘大礼’,到底是什么。
如幻觉的恍惚感,眼前一黑在就要摔倒时,被来主教楼上课的同寝室老师搀扶住了,很急切的询问,
“沈老师,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很显然,这个老师还没看见主教学楼的宣传板。
沈念在这个老师的搀扶下,已走到了‘风暴中心’。
‘叮叮’手机提示音响起。
“沈念,这份大礼喜欢吗?看完告诉我哦~等你。”
沈念推开搀扶自己的老师,扒开人群,看向那个宣传板,彩色的照片配着意味不明的文字。
是自己从酒吧出来的时候的照片,靠在一个老男人身上,双手搭在那人肩膀。肥腻的男人用手搂着她曼妙的腰肢。而自己整个身体都靠在他身上,头埋在了男人的颈窝。
闺蜜怂恿自己,让自己卷的大波浪,紧身包臀裙。
再看看照片里,裙边儿已经被揽着腰肢的动作向上翻卷。
这一组照片真的是活色生香。
自己那天的确是断片的状态。至少反驳的话都无从下口,没有证据证明那不是自己。因为的确,从身材到装扮,都一样!
‘叮叮’消息再次传来。
“沈念,你打开学校论坛,不知道视频你喜欢不喜欢?”沈念提着自己的力气,咬牙回复,
“你很低级!你到底要做什么!”
“去撤销报案。该怎么做,你自己想,我耐心有限,不然下午就不是这些了。”
沈念壮着胆子打开了校园论坛,映入眼帘的就是置顶楼层,大字标红,
《xx大学美女老师私生活鉴赏》
视频更加恶心,如果说照片就很极品了,那么视频就是这个极品的供桌。
如果不是自己,那这真的是有趣的社会新闻,妙龄女子当街拥吻肥腻大叔。可现在主角是自己啊!
苏砚年就在人群里看沈念的脸色从红变白,心满意足转身离开了。隐没在去教学楼上课的人群里。
刚搀扶沈念的老师哄着大家赶紧去上课,学生们热闹也看够了,好事者已经拍了足够多的视频和照片,去论坛热烈讨论去了。
“果然好看的女人私生活都不太干净!”
“谁说不是呢~亏着平时还拿她当女神呢。看起来啊~啧啧。”
……
讨论的声音不绝于耳,帮忙的老师正在努力驱散剩余人员。
直到人已经稀稀落落了,老师才上前询问,
“沈老师,你是得罪什么人了吗?”人总归是八卦的。沈念思考着这个问题。
‘是啊,得罪什么人了?不过是生日喝高了跟陌生人发生了关系,不过是相亲了一次,不过是被拍了照片跟视频……’
“吴老师,谢谢你啊~我大概是得罪了什么人了。”
“那你快点报警啊!……”
吴老师再说什么,她已经没有心情再听了,自己没报警吗?自己要不是报警了,也不可能惹这么大麻烦吧!?
今天不论怎么样,课还是要上的,毕竟快期末了,课时已经所剩无几,不应因为自己耽误学生的宝贵时间啊。
今天还是年级大课。
阶梯教室已经挤满了学生。平时是自己教的班级的学生,偶尔有些喜欢听自己课的来蹭一两节,而今天,阶梯教室满座的情况下,后面站着的都是来看热闹的学生。
公开处刑。
进门后,一如往常,打开电脑拉开激光幕,投影今天需要的ppt,课件已经被黑掉,屏幕上映射的也都是那些照片。
教室内嘘声四起。沈念慌忙关机,职业生涯遭遇巨大的挑战。她望向下面的学生。各班班委会成员起身维持了造乱的秩序。
苏砚年就在人群的角落,身高优势以及教室的结构,让他如王者一般蔑视着台上那个蠢女人。
逗弄小老鼠的猫咪,抓到小老鼠不会立刻杀死,需要折磨她,直到小猫咪觉得无聊,才会杀死她。
秩序维护收效甚微,成年人哪能是谁说什么就能听从的呢?但是,只想上课的同学已经不胜其烦。
其中一个女生,起身上台,拿起讲课的麦克风,
“呼呼。”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我就说一句。如果你们想吃瓜,请让我们把这些课上完,这学期的积分我们还差6课时!大家互相帮忙一下好吗?”
这句话还算有些许收效。
教室的确算是逐渐安静,系主任都来了,维持了秩序,赶走了不是这堂课的人。浪费了二十多分钟,沈念也从自己带的u盘里导出了备份的ppt。
系主任就坐在最后一排听课。坐镇纪律。
沈念的事情也是一大早被其他老师告知的。平时沈老师的能力有目共睹。
发生这个事情,学校首先一定要调查清楚,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如果沈老师的确有问题,那么,自己也会向院里和学校汇报实情,绝不姑息。
下课后,系主任走到沈念面前,
“沈老师,下课了,方便去办公室,咱们聊聊么?”
沈念要去取消报案,心里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主任,我知道这很重要,关乎学校的声誉。但能不能给我一个小时时间,我出去处理一些事情……”
系主任看着沈念如白纸一般的脸色,通红的眼睛。不想为难她。
“快去快回!”
沈念走出主教楼,发信息给那个男人,
“我这就去撤销报案!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
苏砚年看见这条信息的时候,撇撇嘴。眼神里的淡漠越发明显。用另一个号关心她。
‘叮叮’
沈念紧握着手机的手一晃,看见是苏砚年的信息,
“念念,咱们中午一起吃饭吧。”看见信息,眼眶一热,
“阿砚,我要去撤销报警。我不想追究了。”苏砚年看见这条大滑稽的信息。
“念念,等我,我给你打电话你再出来。我得陪着你。”
苏砚年用虚拟小绿信回复她。
“静候佳音。”沈念收起手机。整理了一下头发。身边来来往往的路人,再与她无关,无论事情真相如何,那都是她的私事。
苏砚年很快就到了,给沈念打电话叫她出来。二人开车去往昨天的警局。

第五章 祝沈老师,玩的尽兴
沈念红了眼眶,但却将眼泪硬生生的被她憋回去了。这点‘小事儿’还打击不了她,只是有些许麻木痛感。
失落的坐在学校的长椅上的她,向后仰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打在脸上,双手捂住脸,轻搓了一下,狠狠的喊了一大声,
“啊!……”
沈念吼一嗓子给自己壮胆。可这一嗓子倒是给在路过的同学吓一跳。
来自手机的任何声音现在总是会让她内心一紧。
苏砚年已经到了门口。
‘如果他再早一点出现,该有多好!’
走出校门,看见靠在车上的苏砚年,抱着肩膀等着她呢。小跑过去,苏砚年温柔的嗓音响起,
“等很久了吧?对不起。”苏砚年说话间揉了揉她的头。说着话,转身打开车门,
沈念倒是先不好意思了,回应着,“没有。倒是我,总在打扰你。”
二人坐上车,苏砚年没有立刻发动车子,而是询问,
“念念,告诉我为什么?”
沈念的理智冷静倒是让苏砚年很意外,如果不是看着她眼眶泛红,差一点就相信了她的故作坚强。
她想法很简单,不能因为自己断送学生的学业,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要做的事情。而自己,不过是醉酒一场的荒唐。
苏砚年侧目看了看副驾驶的女人,挑挑眉,的确是个称职的猎物。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这个发现使他产生了强烈的陌生悸动。
“没有为什么,觉得没啥意思了。不想找到了,不过是一些个恐吓,我也没怎么样。”
车子平稳行驶在路上,沈念的话诡异的让苏砚年心口一热。
一切处理的很顺利,正好案件也还未进行,自己取消了倒也是省的麻烦。
只是有个小女警,不太希望她撤销,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探究质疑,最后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说有事儿一定要联系她。
沈念内心有所触动,但是强忍住想要说出来的念头。
办完这些事情,她就给这个‘神秘人’发了信息。
“念念,中午吃什么?我请你吃火锅,好不好?”
沈念若有所思的抬眸,正巧撞到了苏砚年的眼神,那双眼睛总是带着笑意,真好看。
‘咚咚。’
她抬手捂住心脏位置,为什么会跳动漏拍子?
苏砚年不知道发生什么,伸手在沈念面前晃了晃,
“嘿!念念,想什么呢?”
沈念低头诽腹,
‘我都这样了,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个……’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二人吃过饭,苏砚年送沈念回学校后,就驾车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处理这个事情。
房间内,昨夜沈念睡过的房间已经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残存在空气中的清香也若有似无的撩拨着苏砚年。
回到卧室取了电脑。又折转到这间客房。把被子抱在怀里,趴在床上开始用电脑处理视频。
苏砚年打开校园论坛,沈念夜会油腻老男人的信息把整个版面都糊满了。毕竟这样的学校,平时都是很学术的。
等𝓜𝒜𝓛𝓘所有事情全部处理完。苏砚年困倦的把身体埋在床上,睡了过去。
沈念并不好受,回到学校去找了教导主任。系主任也在办公室。两位领导以前没碰见过这么荒唐的事情。
沈念进到办公室,看见二位,关上门,立刻鞠了一个90度躬。
“主任,对不起,是我给学校抹黑了。”
主任一点也不想听见这样的答案,还是系主任先开口,
“沈老师,你先坐,咱们三个聊聊吧。”心有千千结不知从何说起。
“系主任,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但是,我的确是没有证据证明那个里面不是我。如果这个事件没有妥善处理,我愿意离开,”
沈念为了做老师,她念书,升级学历,考证件,在来这个学校前,她从来没有一刻懈怠。别人只看见光鲜亮丽的年轻老师,而忽略了她的努力。
系主任看着眼前脸色通红的女孩子,心底也是五味杂陈,考试测权重,审核,几乎都是她全权负责的。
“沈老师,多余的话,我们两个也不说了,你已经明白该怎么做了。希望你尽快处理。妥善安排你的课程,别被这个事情耽误了孩子们的进度。”
系主任的话说的已经无法再委婉了。沈念再次道歉。离开了办公室。
这两天她没睡好,回到宿舍脱了鞋子,脱力般在床上睡着了。
很快就睡着做了一场梦,梦里依然是黑暗中那个邪恶的男人,靠近自己,恐吓威胁自己,欺负自己……
迷迷糊糊中看见吴老师在戳自己肩膀,
“沈老师,醒醒,我送你去医院!”
沈念张开迷茫的双眼,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吴老师,怎么了?”
“沈老师,你发烧了,你快起来,我扶你去医务室,这个时间应该没下班。”沈念毫无力气,只能问问时间,
“吴老师,现在几点了?我睡了多久了?”
吴老师快被沈念吓死了,
“睡很久了!我都叫你半天了!”奈何吴老师搀半天都没起来。放弃了,给医务室打电话说明了情况,让医生来一趟。
“沈老师,你下午睡着了,我看见论坛,有你的澄清帖子了。”
“???什么意思。”
吴老师柔和的解释着,
“公布了清晰的正脸视频,那女人跟你真的7分相似。
但看清后完全可以确定,那个视频里的人,根本不是你。邪门了,真的太像,这人厉害了,要不是清晰版,真跳黄河洗不清了!”
沈念不可思议的听着,急忙拿出手机,发现了‘黑衣人’发来的信息,可吴老师还在绘声绘色的描述,
“还有,网上发澄清帖子的,全部匿名,ip也是隐匿,但是,那人好厉害啊!
他还抓到了发布第一手视频跟宣传照片的人。”
黑衣人的信息也就只有一句,“你有点意思,希望下次的游戏,你也玩的尽兴。”
她头昏昏沉沉,听话的登陆了校园论坛,看见了被置顶的完整版视频。
视频名字标红加粗描黑边儿,‘沈老师竟不是视频女主!’
下面留言更是一层层的骂人,骂发布者的居心叵测,维护沈老师的,但也有人说,
‘谁知道这个视频是不是电脑合成。’
总之众说纷纭,学校收到信息,也找到了那个早上最开始的视频的发布者,是一个男生公寓的一个学生,学校联系了沈老师,等她的意思。
沈念却再次昏倒了,在校医到宿舍前,耳边只剩吴老师关心的呼喊声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