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浅浅顾北辰

第1章 她的一切,都是顾北辰给的
001
“顾北辰!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奢华的VISN大床上,殷浅浅慌乱地用被子盖住自己,连衣裙的肩带滑落在了手臂上,露出诱人的香肩。
顾北辰此时正站在床尾,看着床上诱人的“猎物”,垂涎欲滴。
“我是说过,但我也说过,如果你敢逃跑,后果自负!”
殷浅浅心虚地咽了咽口水,猛然想起顾北辰好像确实说过这句话,他还说如果被他发现她再去找傅泽川,就打断她的腿。
自从顾北辰和殷浅浅领了证以后,两人都是分房睡的,顾北辰也和殷浅浅承诺过,不会在她不愿意的时候强迫她。
然而此时的顾北辰显然已经把他说过的话抛到脑后了,也许是殷浅浅这一次真的惹怒了他。
顾北辰并没有注意到殷浅浅的心不在焉,兀自扯松了领带。
等殷浅浅反应过来时,顾北辰已经把她拉到了身前。
殷浅浅一个不稳,直接撞进了顾北辰的怀里,顾北辰清俊的面容在眼前慢慢放大。
直到顾北辰的呼吸均匀地喷洒在自己脸上,殷浅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差点就和他亲上了!
殷浅浅伸出手抵在顾北辰的胸前,却因为顾北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直接摸到了他的胸肌,殷浅浅像触电一般收回了手。
就在殷浅浅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的时候,顾北辰顺势抓住了她的两只手。
“顾北辰!”
殷浅浅用力地挣扎着,奈何顾北辰力气太大,她越挣扎手腕的刺痛就会越强烈。
“放开我!”
顾北辰看着一脸怒气的殷浅浅,此刻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殷浅浅来不及挣脱,下一秒便被顾北辰扑倒,欺身压住。
殷浅浅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顾北辰坐在她的大腿上,抓着她的两条胳膊举过头顶,把人牢牢地控制在了身下。
“还逃吗?”
顾北辰的语气里听不出半分情感。
“顾北辰,你敢硬来,我会恨你的!”
顾北辰冷笑。
“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在乎你再多恨我一些吗?殷浅浅,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夫妻,这可是夫妻义务!”
“顾北辰……你冷静点……”
看到顾北辰是真的很生气,殷浅浅的语气也软了下来,但显然这并不能让顾北辰消气。
“我们(好好谈谈)……”
殷浅浅的话还没说完,顾北辰的吻便铺天盖地地袭来,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顾北辰……”
一夜缠绵……
殷浅浅的人生,从这一夜过后,彻底发生了改变……
002
殷浅浅醒来时,只觉得身体快要散架了,头也有点昏昏沉沉的,身下传来的痛感提醒着自己昨天经历了多么荒唐的一夜。
殷浅浅偏头看了看本应该睡在自己旁边的人,此刻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强撑着身体起来,殷浅浅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身上还被留下了很多印记,殷浅浅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顾北辰那个禽兽。
殷浅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裹着被子正要下床,一只脚刚刚伸向床外,卧室的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
因为知道除了顾北辰没有人能进到这个房间,就算是打扫的人也只有得到顾北辰的授意,顾北辰再征求她的同意才会进来,殷浅浅立刻意识到来人正是顾北辰。
殷浅浅这个造型坐在床边,落在顾北辰眼里就以为她是准备逃跑。
“你这个样子,是想去哪?”
顾北辰边说边走到了殷浅浅的床前,殷浅浅连忙收回了脚,回到了床上,下意识地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
见殷浅浅这样,顾北辰冷哼一声。
“怎么?现在反倒害羞了?昨天晚上你不是很……”
“顾北辰!”
殷浅浅怒看着顾北辰,他昨天“折磨”了自己一夜,没想到今天一早上又来羞辱自己,殷浅浅越想越生气,泪水也不自觉地滑落。
见殷浅浅落泪,顾北辰瞬间收起了笑容,眉头紧皱。
“殷浅浅,别再让我看到你为那个男人流泪,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他做出什么!”
“顾北辰,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
顾北辰弯下腰,一只手扣住殷浅浅的头,拉到自己面前。
“我倒要看看,你心心念念的傅泽川,知道你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被我看过以后,还会不会要你!”
顾北辰松开了手,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殷浅浅,你别忘了,我们已经领证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说完,顾北辰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卧室。直到房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殷浅浅才缓过神来。
是呀,她和顾北辰已经领证了,并且现在也已经发生了关系,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了。
殷浅浅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头柜的手机,这还是顾北辰送给她的,她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
她的一切,都是顾北辰给的。
殷浅浅虽说是殷家的长女,却从来没受到过长女应有的待遇,吃穿用度甚至比不上家里的佣人。
殷浅浅从来都只能穿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殷柳柳剩下的衣服,吃饭也只能和佣人一起,有时家里的阿姨看不过去,会偷偷给殷浅浅做些好吃的,但被发现后,不仅阿姨会遭到责骂,殷浅浅也免不了一顿毒打。
殷浅浅的父母殷振天和林晚宁,与她和顾北辰的关系一样,是商业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连殷浅浅都是个“意外”。
曾经殷浅浅也以为她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
殷浅浅六岁那年,林晚宁因病去世,一个星期后,殷振天向法院提出了离婚,并且很快就娶了一个叫宋美兰的女人。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殷浅浅才知道,原来殷振天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宋美兰很快便带着殷柳柳入住了殷家,成了殷家新的女主人,殷浅浅也因此成为了殷家最多余的人。
【待续……】

第2章 殷浅浅,你怎么敢的
001
顾北辰站在门外,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话说得有些重,还有被他大力关上的房门,会不会吓到她?
顾北辰这样想着,身体已经先一步大脑转了身,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就在顾北辰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他昨天带人去“捉奸”的场面。
机场外,殷浅浅被傅泽川牢牢地抱在怀里……
想到这里,顾北辰刚刚泛起的一点同情心,瞬间瓦解。
平日里杀伐果决的他,偏偏总是在面对殷浅浅的时候手足无措。
以至于后来人人都说,帝都无所不能的顾大总裁,被秘密隐婚的小娇妻拿捏得死死的。
萧恒一进门,便看到顾北辰面无表情地从楼上下来。
见他这样,萧恒立刻get到肯定是殷浅浅又作妖了。想到这,萧恒不禁咽了咽口水,思忖着等下该怎么跟他家主子汇报。
“把早饭送到少夫人房里去。”
佣人应了一声,把早饭整齐地摆放在了托盘上,正准备端着上楼。
“等等。”
顾北辰突然开口。
“给我吧。”
佣人一脸诧异地看了看顾北辰,恭敬地把托盘递给了他,萧恒在一旁看得整个人呆住。
帝都大名鼎鼎的顾大总裁,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
这个殷浅浅真不简单,但愿她是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否则也太对不起这辈子辰少对她这么好。
萧恒这样想着。
顾北辰端着托盘上了楼,来到了殷浅浅的卧室,却不见她人,只有浴室里传来细微的流水声。
顾北辰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便去了浴室。
顾北辰开门进去时,就看到殷浅浅躺在浴缸里,头搭在浴缸的边缘,脸颊红红的,水龙头没有关,浴缸里的水也已经外溢。
“殷浅浅?”
顾北辰试探性地叫了叫。
没有回应。
顾北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浴缸前,把殷浅浅从水里捞了起来,又用浴巾包住,搂在怀里。
“浅浅?”
似乎是听到了顾北辰的呼唤,殷浅浅缓缓睁开了双眼,却看不清顾北辰的脸。
“你想死?殷浅浅,你怎么敢的?”
殷浅浅被顾北辰说得不明所以,但她现在没有力气去想顾北辰说这话的意思。
“我只是……想洗澡……”
见殷浅浅状态不对,说话也有气无力的,顾北辰伸手探了探殷浅浅的额头。
好烫!
顾北辰连忙擦干殷浅浅的身体,又给她穿上了睡衣,才拨通了厉允甜的电话。
“过来一趟。”
厉允甜从接起电话到被顾北辰挂断,只用了不到三秒。
来不及细想,厉允甜只好带了一切能用到的药品,驱车赶往浅心园。
002
顾北辰抱着殷浅浅来到他的卧室,又叫了佣人去收拾殷浅浅的房间。
顾北辰坐在床边,看着虚弱地躺在自己床上的殷浅浅,手不自觉地伸向她肤如凝脂的脸颊。
“泽川……”
顾北辰的手停顿在了半空中,下一秒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厉允甜来到时,就看到萧恒一脸卑微地在客厅和顾北辰说着什么。
见厉允甜来到,萧恒如释重负,他终于不用独自面对他家主子了。
厉允甜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殷浅浅的房间,却只看到了两个佣人正在拆床单,上面褶皱不堪,隐隐约约还有些血迹。
“厉医生,少夫人在少爷房间。”
厉允甜点了点头,来到了隔壁。
给殷浅浅测了体温,厉允甜皱了皱眉。
“怎么烧成这样?小舅舅真是的,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厉允甜边吐槽着顾北辰,边给殷浅浅注射了抗生素,待殷浅浅烧退了点才下了楼。
“她怎么样了?”
“烧退了点,等下你让人给她用酒精擦下身体。”
“……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厉允甜一脸的问号,不知道顾北辰所问何意。
“算了,我自己去吧。”
顾北辰独自来到楼上,见殷浅浅还在昏睡着,顾北辰打开了卧室的灯,关上了窗帘。
佣人把酒精送上来后,顾北辰便反锁了房间,小心翼翼地给殷浅浅擦拭着身体,顺便检查了一下殷浅浅有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而受伤。
顾北辰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除了下面有轻微的撕裂伤,身上还有多处淤青。
顾北辰不禁皱了皱眉,内心复杂。
半个小时后,殷浅浅还没有苏醒,顾北辰不免有些着急,复又叫了厉允甜上楼。
“她怎么还不醒?体温也还没恢复正常。”
厉允甜又给殷浅浅测了测体温,比刚才还高了点。
“不是着凉感冒吗?小舅妈这几天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闻言,顾北辰的表情突然有些不自然。
“……我们……”
顾北辰支支吾吾地说不明白,倒看得厉允甜一脸懵。
“……昨晚……”
见从顾北辰这里得不到答案,厉允甜又看了看殷浅浅,这才发现殷浅浅身上的那些印记。
再看吞吞吐吐的顾北辰,厉允甜一下子就明白了。
“不是吧,小舅舅,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顾北辰不语。
“小舅妈真是被你害惨了!所以你们昨天是持续了多长时间?”
顾北辰在心里默默算了算。
“十点到凌晨四点……”
厉允甜感觉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
“小舅舅你体力怪好的。”
顾北辰轻声咳了咳,脸上泛起了红晕。
“难怪,过多激烈的性生活和体力消耗会导致暂时的体温升高,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好好休息症状就会缓解。”
厉允甜边收拾着医疗箱边说道。
“听萧恒说,小舅妈昨天又出逃了?”
“……”
厉允甜叹了叹气。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既然她那么不愿意嫁给你,你又何必执意娶她?难不成你是山珍海味吃腻了,想换换口味?”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只是想要她名下的公司。”
厉允甜挑了挑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就可以理解了,不然她想破头都不明白,她这个高高在上的小舅舅,怎么会娶一个落魄千金,那只能是为了利益了。
“沂琛什么时候回来?”
顾北辰转移了话题。
“我昨天才给他打过电话,他说M国那边的事一结束就会回来,大概就是这几天了。”
顾北辰和厉允甜走出房间后,殷浅浅睁开了眼,偏头刚好看见顾北辰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待续……】

第3章 我只有舅舅,没有爸爸
001
M国。
昏暗的顶楼总统套房内,凌乱的衣物交杂着散落了一地,房间里到处充斥着旖旎的气息。
沉重的压迫感,沈念迷迷糊糊地半睁开了眼,却什么也看不清。
夜色漫长……
沈念再睁开眼便觉得头痛欲裂,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在叫嚣着喊痛。
房间依旧昏暗,一如她昨晚进来时看到的那样。
沈念不记得是怎么从Night Beeze走出来的,更加不记得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只有满地的衣物和身体的酸痛不断提醒着自己。
她,失身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沈念却并没有心情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忍着身体的剧痛,沈念慌忙捡起地上属于她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趁着那个男人还没发现自己,沈念逃离了这个后来她再不愿提及的伤心地。
厉沂琛出来时,原本躺在床上的女人早已不见了身影。
打开窗帘,厉沂琛折回床边,看到了床上那个女人遗落的莫比乌斯环项链。
厉沂琛弯腰捡起,看清了吊坠外圈上刻着的字母。
“nian……”
厉沂琛握紧了项链,随即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洛羿,帮我找个女人。”
“女人?!厉沂琛!你堕落啦?!”
厉沂琛无语。
“说吧!要什么样的?高冷御姐?纯情小妹?还是cosplay?”
洛羿显然误解了厉沂琛的意思。
“你想死吗?”
厉沂琛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不喜欢呀?那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哥哥保准给你找来!”
厉沂琛懒得解释,挂断了电话。
对于那个女人,除了知道她的名字里有个nian字,厉沂琛一无所知,就算要找,也无疑是大海捞针。
更何况,也许这个nian并不在她的名字里,而是在她的家人,或者男朋友的名字里。
想到这里,厉沂琛不禁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厉沂琛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或许有男朋友,他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堵得慌。
厉沂琛在屋里徘徊了一圈,想多找些那个女人留下的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但未果。
直到厉沂琛掀开了被子,才看到了床单上的斑斑血迹。
厉沂琛不免大吃一惊。
她竟然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厉沂琛想找到那个女人的欲望就更强烈了,毕竟他可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而沈念此时,早已经逃回了自己的住所。
002
克罗地亚大酒店距离沈念在校外的公寓步行大概十分钟的路程,但沈念却觉得好像走了几个小时。
一路上只顾着逃跑,沈念完全没有注意到路上行人对她的异样目光。
回到家,关上了门,沈念瘫坐在了地上,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她还这样花样的年华,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沈念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哭得累了,沈念从地上爬起,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沈念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沈念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七岁那年曾被一对夫妇领养,度过了一段短暂的幸福生活。
一年后,沈念的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便开始对沈念爱搭不理,甚至后来直接遗弃了她。
沈念再次回到了福利院。
在那之后,也有很多夫妇想领养沈念,但她都一一拒绝了,因为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从看到希望到满怀失望的感觉了。
从浴室出来,沈念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茶几上的手机,沈念有一瞬间的犹豫,但还是拿了起来,拨通了殷浅浅的电话。
一通……
两通……
没有人接。
听筒里不断传出忙音,沈念心生不解。
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应该是国内时间晚上十点左右,殷浅浅应该还没睡,所以没道理不接电话。
沈念觉得哪里怪怪的。
殷浅浅曾和她说过,因为担心沈念一个人在国外没有人倾诉,所以她的手机会二十四小时开机,她可以随时打给她,她也一定会第一时间接通。
所以沈念才会觉得事有蹊跷。
但沈念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殷浅浅和顾北辰也在翻云覆雨……
沈念放下手机,看了看地上她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
还好,她明天就要回去了。
想到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沈念突然斗志满满,也顾不上还没擦干的头发,接着收拾起行李来。
与此同时,克罗地亚酒店里,厉沂琛正和匆匆赶来的洛羿在前台调监控。
厉沂琛双手抄在兜里,看着监控画面里仓皇而逃的女人,面色不明。
洛羿:“这次又是谁送来的女人?”
厉沂琛沉默了片刻。
“路上捡的。”
洛羿咋舌。
“捡的?我怎么捡不到这么正的妞儿?”
厉沂琛不语,洛羿又看了看衣冠不整的沈念。
“不是吧?你这次……动真格的了?”
厉沂琛默认。
洛羿觉得更不可思议。
因为厉沂琛的身份,多少人上赶着送女人给他,只盼着能搭上厉家这个桥。
但厉沂琛从来没让这些有心之人得逞过,送来的女人更是一眼都不曾看过,怎么偏偏“宠幸”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洛羿想不通。
003
次日凌晨。
沈念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在机场值机柜台办理托运,厉沂琛和洛羿就排在沈念的后面。
洛羿:“北辰这么急着叫你回去,是为了对付你父亲吧?”
厉沂琛:“虽然小舅舅没有明说,但我明白他的用意。”
洛羿叹了叹气。
“看着自己爸爸和舅舅斗,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我只有舅舅,没有爸爸。”
洛羿默默看了看厉沂琛,眼底都是心疼。
洛羿从小和厉沂琛、顾北辰一起长大,顾北辰大他们两个三岁,但洛羿这家伙天生没大没小,不跟着厉沂琛一起叫顾北辰舅舅就算了,还跟他俩同时称兄道弟。
厉沂琛的外公,也就是顾北辰的父亲顾贤章去世后,厉沂琛的父亲厉景年趁机收买公司股份,独揽大权。
虽然公司是在顾北辰名下,但后来却是厉景年持股最多,在公司的威望也越来越高。
加上顾北辰当时年纪尚小,所以顾氏集团便落在了厉景年的手里,更名为卓尔。
至于为什么厉沂琛这么恨厉景年,洛羿也不得而知。
【待续……】

第4章 我救你,你便是我的了
001
沈念本无心去听厉沂琛和洛羿的对话,但是从厉沂琛开口的一瞬间,沈念就被他的声音所吸引。
沈念从来没有听过那么好听的声音,那声音凉薄而低柔,还夹着一丝慵懒,沈念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在那声音响起一瞬间,便见天色瞬暗。
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还没等沈念去想她究竟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值机员的呼唤敲碎了沈念的思绪。
沈念微笑着道谢,接过值机员递来的证件,转身走开。
厉沂琛不经意间抬头,刚好看到沈念的侧脸,顿觉有些熟悉,但因为沈念带着口罩,又散着头发,厉沂琛并没有看清沈念的脸,也更加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认识这个女人。
沈念和厉沂琛擦肩而过,找了个周围没什么人的位置坐下。
沈念看了看时间,给殷浅浅发了条微信,依然是没有回复。
而此时的殷浅浅刚刚苏醒,手机也被顾北辰拿走了。
迟迟没有回复,沈念更加确信殷浅浅情况不好,沈念开始坐立不安,不停地看着时间。
可她至少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回到国内,沈念却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她严重怀疑顾北辰囚禁了殷浅浅,控制了她的人身自由。
一个月前,殷浅浅告诉沈念,她嫁给了顾北辰,从那时起,沈念每天都在替殷浅浅提心吊胆。
沈念对这个顾北辰有些印象,是帝都第一财团,卓尔的副总裁,年轻有为。
虽然不知道顾北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沈念心里已经把他定义为“禽兽”了。
也许对其他女人来说,顾北辰是不可遇不可求的,但是沈念心里却十分清楚,殷浅浅心里只有傅泽川,所以无论顾北辰有多么优秀,殷浅浅都不会接受他的。
所以在得知了殷浅浅和顾北辰领了证后,沈念便迫切地想要回国,但因为还差一个月交换期就满了,沈念的老师说什么都不让她提前离开,因为那将导致沈念这一年的学业前功尽弃。
沈念只好留下,没想到就在离开的前一晚,却发生了那样的事……
002
为着沈念即将回国,平日里和沈念关系最好的卡莉娜自发组织了同学们给沈念饯行。
沈念一再推诿,并且说明了她不会喝酒,但还是被卡莉娜一众人生拉硬拽地弄到了酒吧。
虽说平时卡莉娜很照顾沈念,沈念也很感激她,但沈念心里也很清楚,其实卡莉娜私生活混乱,所以这一年以来,沈念从不参加她们组织的聚会。
盛情难却,沈念只好勉强同去,但沈念滴酒未碰,只有在临走的时候,卡莉娜递给了她一杯喝的,只说是饮料,沈念也没多想,想着反正她就要走了,应付着喝下了。
就在沈念仰头喝尽那杯所谓的饮料时,卡莉娜露出了一个不明深意的微笑。
出了酒吧,沈念便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身体也开始有些不对劲。
沈念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去公寓,完全没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厉沂琛。
碰撞。
沈念倒在了厉沂琛的怀里,竟然觉得温暖至极,渐渐的,沈念失去了意识。
“喂!”
在沈念的身体快要滑到地上的一瞬间,厉沂琛先蹲了下去,把人抱在了怀里。
也正是在这时,厉沂琛注意到了匆忙出来的卡莉娜和两个男人,正看着他们的方向。
厉沂琛低头看了看沈念,又看了看那几个人,瞬间会意。
为了不让沈念落到那几个人手里,厉沂琛只好放了洛羿鸽子,带着沈念去到了附近的克罗地亚酒店。
总统套房内。
厉沂琛把人放在了床上,还贴心地盖好了被子,便准备离开,沈念却在这时拉住了他的手。
见沈念的状态不像酒醉,厉沂琛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送沈念去医院,就在厉沂琛准备去抱沈念的时候,沈念突然抱住了他。
厉沂琛微微蹙着眉,他向来不喜欢女人触碰自己,要不是看到那几个人对沈念图谋不轨的眼神,厉沂琛都怀疑她也是谁送来接近他的女人。
听见沈念嘴里一直含糊不清地喊热,厉沂琛也意识到应该是有人在沈念的饮品中放了东西。
厉沂琛拿开了沈念揽住自己脖子的胳膊,把人放平在床上。
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念,因为被她弄乱了衣服而露出诱人的身材,厉沂琛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虽然厉沂琛素来不近女色,但他毕竟是个男人,有正常男人的生理需求,尤其还是在沈念这种堪称“极品”的女人面前,厉沂琛不得不承认,他动摇了。
片刻的心理斗争后,厉沂琛脱掉了西装的外套,随手扔在了地上,一条腿翻上了床,骑在了沈念的身上。
“我救你,你便是我的了。”
鬼使神差般,厉沂琛就这样占有了沈念,以至于后来洛羿时常调侃他,阅女无数的厉沂琛,偏偏被一夜情的沈念勾了魂……
一想到自己昨天荒唐的一夜,沈念便不自觉地握紧裙摆,身体微微颤抖。
直到思绪被机场大厅的喇叭里传出的声音拉回,沈念收拾好心情,去了登机口。
沈念一心只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并且再也不想回来了,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国家,加上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沈念总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不过还好,最多十几个小时后,她便回家了,也终于要见到她担心不已的殷浅浅了。
上了飞机,沈念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因为这两天休息不好,沈念一坐下便倒头就睡。
而此时头等舱里的厉沂琛,看着手心里的项链,若有所思。
洛羿见厉沂琛这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忍不住调侃。
“我说,你不会是对那个女人动情了吧?”
闻言,厉沂琛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合上了手掌。
“我是个商人,眼里应该只有利益,不谈儿女情长。”
洛羿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话,是跟北辰学的吧?”
厉沂琛不语,偏头看向窗外。
“话是这么说,可北辰不还是娶了那个殷浅浅,真的只是为了利益?我可不信。”
闻言,厉沂琛看向洛羿。
“你的意思是,小舅舅对殷浅浅有情?”
洛羿挑了挑眉,默认。
是了,这样就说得通了。
厉沂琛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北辰执意娶殷浅浅为妻。
【待续……】

第5章 殷浅浅,你可真行
001
顾北辰和厉允甜离开后,殷浅浅睁开了眼,看着房间里暖灰色调的装修风格,殷浅浅竟然觉得有些温馨。
这是殷浅浅第一次进来顾北辰的卧室。
虽然殷浅浅和顾北辰领证也快一个月了,但一直分房睡,不仅她没来过他的房间,顾北辰也从未踏足她的卧室,除了昨天晚上。
殷浅浅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耗费了全身的力气。
殷浅浅没有立刻下楼,而是换了身衣服,去了阳台。
虽然每个房间都配备了换气系统和空气净化器,但殷浅浅在这里,总觉得喘不过气。
站在露台的护栏边上,殷浅浅静静地看着天空中漂浮着的云层,渐渐地失了神,脑子仿佛不受控制,只要沉淀了,就会划过昨晚和顾北辰的一夜荒唐……
殷浅浅拍了拍脑门,恨不得把脑海里有关顾北辰的部分全部删掉。
就在昨天晚上,殷浅浅自以为计划缜密地准备和傅泽川私奔,没想到两人刚到机场汇合,便被顾北辰逮个正着……
“泽川!”
机场外,殷浅浅看着远处朝自己走来的傅泽川,激动地挥着手。
殷浅浅从没想过,傅泽川有一天会为了她放弃傅家的一切,和她私奔。
如果没有傅泽川的提议,也许殷浅浅就真的认了命,和顾北辰搭伙过日子了。
傅泽川来到殷浅浅身前,抬手揉了揉殷浅浅的头。
“没被顾北辰发现吧?”
殷浅浅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
“我是趁他睡着的时候溜出来的。”
傅泽川笑了笑。
“好。”
殷浅浅环住傅泽川的腰,整个人贴在傅泽川的身上。
“泽川,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傅泽川的双手,缓慢地放在了殷浅浅的背上,面无表情,眼睛却盯着一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顾北辰来到时,便正好看到这一幕。
见顾北辰带了不少人来,傅泽川不禁咽了咽口水,生怕下一秒就被顾北辰生吞活剥了。
顾北辰也确实这么想过。
一声令下,顾北辰的人一哄而上,把还抱在一起的殷浅浅和傅泽川强行拉开。
不,是只拉了傅泽川,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敢触碰到殷浅浅的身体一寸。
见都拉着傅泽川,殷浅浅心里顿感不安,但她每上前一步,那些人便会带着傅泽川退后一步。
顾北辰一脸寒意地来到殷浅浅的面前,不知道是不是被顾北辰冷冽的气场吓到了,殷浅浅竟然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殷浅浅,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殷浅浅自知理亏,根本不敢和顾北辰对视,仿佛只要她一抬眼,便会深陷在顾北辰的旋涡里。
“顶着我顾北辰妻子的名分,却跑来和别的男人私奔,殷浅浅,你可真行。”
殷浅浅被顾北辰怼得哑口无言,虽然顾北辰语气平淡,但越是这样的顾北辰越让人感到害怕。
“萧恒,把他带走。”
萧恒应了一声,便要带着傅泽川离开。
“等一下!”
萧恒停住了脚步,看向殷浅浅。
殷浅浅看了看傅泽川,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流下,殷浅浅低下了头。
“放了他,我跟你回去。”
殷浅浅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站在她面前的顾北辰能听到。
闻言,顾北辰抬了抬手,押着傅泽川的几个人随即放了手。
顾北辰没再说什么,转身上了车。
殷浅浅再次看向傅泽川时,眼底都是无奈。无声的告别,殷浅浅上了顾北辰的车。
待顾北辰离开后,傅泽川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002
车里,殷浅浅和顾北辰同坐在后排,萧恒时不时地从后视镜里观察着这俩人的动态。
虽然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从顾北辰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今天殷浅浅要遭殃了。
想到这,萧恒不禁为殷浅浅捏了把冷汗。
回到浅心园,顾北辰先下了车,然后绕到殷浅浅那边打开车门,拉起殷浅浅的胳膊便直奔别墅。
萧恒也下了车,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两人。
“但愿和平……”
顾北辰怎么也没想到,结婚以来一直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殷浅浅,今天会主动给他做饭,竟是为了和傅泽川私奔!
和殷浅浅领了证后,顾北辰便把她从殷家接了出来,并且和她一起生活在浅心园,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但殷浅浅心里只有傅泽川,根本看不到顾北辰为她做的一切。
顾北辰原以为,他们已经结了婚,只要他对她好,总有一天她能看到他的心意。
没想到……
雷声震碎𝓜𝒜𝓛𝓘了思绪,天空突然开始飘起细雨来。
殷浅浅伸出手,便有雨滴落在手心。
都说下雨的时候最适合哭,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你的懦弱。
顾北辰进来时,正好看到殷浅浅站在露台淋雨,顾北辰一时心急,冲到阳台就把殷浅浅拉了回来。
“殷浅浅,你真是作死!”
顾北辰双手抓住殷浅浅的肩膀,眉头皱成一团。
不知道是不是殷浅浅的错觉,她居然从顾北辰的脸上读到了担心。
他不是从不喜形于色吗?
“你不是恨我吗?那就养好身体,再来报复我吧。”
说完,顾北辰松开了抓着殷浅浅的手,转身离开,走到床边时又停住了脚步,从兜里掏出殷浅浅的手机,扔在了床上,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殷浅浅愣在原地片刻,随即坐在了顾北辰的床上。
看到手机,殷浅浅才想到,沈念正是今天的航班回国,但殷浅浅又想到顾北辰大概不会让她出去。
就在殷浅浅思忖着如何跟顾北辰开口时,厉允甜敲响了房门。
“请进。”
“小舅妈。”
“允甜,是你啊。”
厉允甜进了门,走到殷浅浅的身边坐下。
“小舅妈,你感觉好些了吗?”
殷浅浅点了点头。
“我没事了。”
“那就好。”
“那个……顾北辰……在下面吗?”
“小舅舅他去公司了,怎么了吗?”
“我……”
殷浅浅欲言又止。
“你有事找他吗?”
“我有一个朋友,今天晚上的航班到帝都,我想去接她。”
“这样啊,那我等下帮你问一下他,正好我晚上也要去接人,如果小舅舅同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
“嗯!”
殷浅浅终于露出了笑容,十分感激地看着厉允甜,总算有一件能让她振奋的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