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梦媛厉言冽

第1章 被设计
“你说什么?”
陆梦媛感觉被雷劈了一般,浑身僵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是孕检报告,我肚子里的是他的骨肉!”
眼前的女人将一张纸丟在了她的脸上:“还不明白?这是他的孩子,所以,你可以滚了。”
陆梦媛不可置信的摇头,不会的,出国前一个星期,他们还在联系,今天可是她们的订婚之日,怎么会……
看着报告上的医学术语,她双腿一软,无力的瘫在了地上。
怎么会是这样?
她不信,她不愿意相信……
“你以为他爱你?
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你个蠢货,我肚子里的骨肉就是最好的证据!”
骨肉?
这两个字将陆梦媛又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不,不会的……”
“陆梦媛,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今天是我要和厉明轩订婚!”
眼前的女人俯下身子,用最轻柔的口气说着最伤人的话。
似乎非常享受刺客陆梦媛那伤心欲绝的模样。
“我要见他,我不相信,之前还在和我联系,明明今天就是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浑身的力气像是要被人给抽空了一样,努力揺头然自己清醒,却感觉眼前的事物都变成重影了。
“你……你做了什么?”
陆梦媛撑在地上,感觉自己置身火炉,越来越发的燥热、浑身无力。
眼前的女人,是她的好闺蜜,此刻扬起嘴角,一副厌恶的表情。
“陆梦媛,你怎么这么蠢?当然是在你刚才吃的东西里加了点料。”
说着,就传来了铜铃一般的笑声。
“你们麻利一点,不要被人看见了。”
说着,几个保镖将陆梦媛弄到了总统套房里。
装修豪华的房间里,女人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洁白的床上,刺客嫣红的脸颊更是多了几分妩媚。
“瞧瞧,你这样子,我看了都心生怜悯。
啧啧啧……”眼前的女人捏着陆梦媛的下巴厌恶的松开。
“陆梦媛,你就在这好好的享受吧!
胡总可是上了年纪,肯定会疼人。”
哈哈哈听到关门的那一刹那,陆梦媛,心如死灰,她恨啊,恨自己怎么就那么相信她们?
药力一点点起来,她咬破了嘴角依旧是动弹不得。
想要开口呼救,却只是徒劳,喉昽像是塞了棉花,发不出声。
连听到“滴”刷门卡的声音,更是绷紧了神经!
她的眼角眼泪流淌,漆黑的房间里,就屏住呼吸看向门口,没有声响,越发可怕。
身边的位置塌下去一大半,她打了个哆嗦,被人给紧紧抱着!
“求……唔……”
还没来的及发声,就被霸道的吻上,自己感觉热的不行,而那个男人,身上更是滚烫!
“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
男人富有磁性的低音嗓,在她的耳边响起,热气打在耳根,一阵酥酥麻麻,很快就传到她的四肢百骸。
他的吻如同雨点,忽轻忽重的落在她的锁骨,眉间,所到之处像是星星点火。一室旖旎次日醒来,陆梦媛头还有些难受,四肢疲惫,身下酸痛,猛地坐起,看着床单那一抹鲜艳的红色,不用脑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这是……
还没反应过来,继妹带着继母冲进房间,“啪”
陆梦媛本就蒙蒙的,却又生生挨了一巴掌!
“你个小贱人,看看你那模样。
陆梦媛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身上都是淤青,只为一定是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她将自己紧紧地捂在被子里,又看到自己父亲进来,毫不分说一脚踹了过来。“咦,姐姐你真是的。”
继妹看似捂着嘴嫌弃的退了一步,其实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对上陆梦媛的眼神,她才恍然大悟!
这是她闺蜜和继妹的阴谋!
“陆梦媛你可真给我长脸啊!”

第2章 父女相见
“爸,不是,我没有……”
“没有?你这满身的痕迹不就证明了,这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吗?”
陆梦媛想要解释,她得父亲怒不可解,就是听不进去。
“哎,媛媛,你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好好的日子,你怎么……”
顺势继母转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她张了张嘴,想再度为自己辩解,却听到继母又继续说道:“老公,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将媛媛送到国外好好学习几年吧,刚好我弟弟出海,带她一起,你说呢?”
继母看上去一副特别好心的样子,实际上是不想她留在这里吧?
这么着急,还真是都准备好了。
陆梦媛感觉不对劲,可却没来得及想,就已经被安排好了。
“爸,我不要出去,我……”
“你不走尽给我丟脸是吗?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陆父一副看了心痛的样子,话一说完,直接离开。留下继母和妹妹,立马露出了阴险的嘴脸。
“不错吧?挺给力的嘛,这……你们几个,赶紧把人弄走。”
陆梦媛抗拒的看着继妹,眼泪不争气的滑落,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当初的黏在她身后的妹妹会做出这种事?
“别这么看着我,要怪只能怪你挡路!”
心灰意冷的陆梦媛想着离开也好,不用再看到这些纷争,不用在这里感到伤心欲绝。
鬼知道开船没多久,就被那几个人又带到了轮船的顶端。
危险袭来,她看着这些人,现在才知道不是让她远渡重洋那么简单,要离开的话,坐飞机不是最好又最方便的选择,偏偏选了个轮渡!
这些人是要她性命啊!
“你们要干嘛?”
“这个,到海底去问问鲨鱼会告诉你答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要找我们!”
“不要,求求你,我,啊!”
陆梦媛努力的挣扎,却没有想到依旧抵不过被丟进了海里,波涛汹涌的海浪很快就沉静了,看不见一丝的涟漪……
另一边,厉言冽西装笔挺,站在落地窗前,就像是俯视天下的王。
昨晚他被设计了,但是,那个女人……
“厉总……”
“掘地三尺,都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咔嚓!
男人手中拿着的威士忌杯子,突然间破碎一地下,助理瑟瑟发抖,他家总裁生气了。
整个帝都权势滔天的大总裁,从来不近女色,居然有一天会失算?
且看样子状况非常激烈……
助理定了定神:“是,我这就去查!
只不过今天发生了点小意外,整个酒店里的监控都不见了,所以……”
厉言冽转身,深邃的眸子瞥了眼助理。究竟是预谋还是巧合?
“处理好,否则……”
“是,是……”
助理被那一眼盯得浑身发抖,这件事的严重性,比他想的更严重!
要是被有心的人设计,这,该是多么可怕的事。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地盘!
“只是,厉总,长,长什么样?”
阿坤到了门口,才回过神,什么信息都没有,怎么查?
男人又是一撇:“头发是长的,皮肤很好,有一股非常好闻的香味,不像香水。”
阿坤“……”
女人不都长这样?
“还,还有吗?”
“没了!”
行吧……这么点资料又怎么找到那个女的,好歹有个特殊点的……
但是,他家总裁就是这样,海底捞针吧!
酒店楼下,正如火如荼的进行订婚仪式,厉言冽一撇,谁能算计到他?
莫非和他这侄子有关联?
五年后,卡尔特酒店……
一对母女穿着修身旗袍,小女孩皮肤雪白,一双大大的眼睛,宛如一个洋娃娃一样,路过的人忍不住拿起手机拍照。
然而小奶包,此刻却放声大哭起来!
“妈咪,我想再去机场,呜呜呜……”

第3章 先生,你认错人了
女人带着墨镜,高高盘起的头发,温婉贤淑,远远给人还有种高冷质气,但女孩抱着行李箱哭闹,让她瞬间破功!
“甜甜!妈咪说了几遍了,你那是电视剧看多了,赶紧的,再不进去,估计要睡大街了!”
陆梦媛不管如何耐心的哄着,这小奶包怎么都不依。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要去机场偶遇爸比……”
陆梦媛无奈的摇摇头,直接将小奶包柃了进去。
“你好,我刚才预定的房间,现在先给我办一下手续,谢谢。”
“妈咪,我去个洗手间。”
“你等等,马上好了。”
“不行,憋不住了,我,我不会迷路的。”
小家伙擦了擦眼泪,捂着自己的肚子,感觉真的是憋不住,那样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
陆梦媛想追上去,都来不及了……
“小刘,你们快点,太慢了……”
甜甜进洗手间里打开自己手上的智能手表,反射出来就是一个迷你版的电脑,手速飞快的在键盘上飞舞着,冷酷严肃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个4岁的小奶包。
“就在前面路口给我堵好,别让他跑了,还有这些代码,速度快点再慢下去就给他破解了,我们比的就是手速,就是争分夺秒……”
几分钟过后,小奶包关掉自己手机上的投影仪,又故意在马桶上按了一下冲水的声音,洗了个手对着镜子,甜甜的一笑,蹦蹦跳跳的出去,却没想到撞上了一堵肉墙!
“哎哟!”
甜甜别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头,又揉揉自己的屁屁,好疼呀,可抬头瞬间却看到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那男人一脸严肃,浑身散发着帝王气息,两人的视线同时对上,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
“小朋友你没事吧?你家长呢?”
厉言冽半蹲下身躯,只想看看这小奶包有没有受伤。莫名的心揪了一下。
他眼里小孩子是个可怕的生物,从来不想去靠近,而且高度洁癖的人,在此刻却不知为什么会想去抱抱眼前的女孩。
伸手没有触碰到这小奶包,就听见,呜呜大声的哭了起来。
厉言冽一愣,是他太吓人了?
不由的眉头一皱,还没开口,小奶包就眨着星星眼“叔叔,你好帅呀,长得好像我爸爸呀,能不能做我爸爸?”
厉言冽顿时脸色沉了几分。
看着如同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带着目的性。
“叔叔,你抱抱我!
你有没有女朋友呀?我能不能把妈咪介绍给你呀?”
此刻的甜甜和刚才破解系统时的样子,截然不同,活脱脱就是个萌宝贝!
听到这些话,厉言冽有点想离开,他从洗手间出来,难道有人在自己地盘蛰伏,用孩子做诱饵?
“叔叔,你好像不高兴诶?
我这很认真的和你说,我妈咪长得很漂亮,身材一级棒,还有哦,她可是很厉害的!”
“小朋友,这话是谁教你说的?你妈咪在哪里?
是她教你,随手找个男人就可以做自己的爸爸吗?”
甜甜嘟着嘴:“不对不对,甜甜喜欢你,一看你长得帅就跟男明星一样,所以我才想让你当我爸爸,而且我们还长得有点像哦,叔叔叔叔,你是不是大总裁呀?还有,叔叔叔叔,你有没有小孩在外面不见了的。”
小奶包抱着厉言冽小嘴叭叭的说了一堆。
男人听了一震,都说童言无忌,自己再打量了一下这小女孩。
好像长得是有那么一点像自己?
自己一向洁身自好,这怎么可能?除非……
5年前那一晚,该不会是那个女人怀了他的种,然后消失不见。
难道是那个女人回来了,所以将孩子抛出,然后……
“叔叔,你怎么不说话呀?
看来你真的在外面有遗失的宝贝呀?

第4章 妈咪,叔叔你们进展太快了吧
唔,小说跟电视剧里不是在机场还可以找到自己的爸比哦,我居然上了个洗手间找到了?”
“甜甜,你好了没有?”
远远传来了陆梦媛的声音,甜甜一听,赶紧男人的怀里跳了下来。
“叔叔,妈咪来找我了,我先走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好男人,好爸比,以后有缘再见哟,如果我真的是你女儿,那你可得对我妈咪好哦,拜拜。”
小奶包说完话可以说是拔腿就跑的气势,留下厉言冽眉头深锁!
脑海里一直浮现刚才小女孩的话,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他掌握着家族企业大权,多少女人用尽办法要靠近他,难不成,这又是别人想到的新花样?
长得像?
看那女孩子眉眼之间的确有那么点像自己?
男人的思绪有些乱,再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了。
“妈咪,刚才我看到一个非常帅气的叔叔哟,我觉得和我长得有点像,会不会是我爸爸呢?”
陆梦媛一愣,鬼使神差,她又回到了这个酒店!
这是她恶梦的开始……
听自己的孩子说长得很像,难不成那个男人是在这酒店工作的?
想起五年前,陆梦媛陷入深思,那对恶毒的母女,要是知道她活着,一定很意外吧?
“妈咪,你怎么了?”
甜甜看自己妈咪神情不对,突然间有点担忧,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陆梦媛亲了亲自己的女儿,所以给她取这个名字,那就是希望生活带点甜,当初她被人设计陷害,本来以为远走他乡就可以。
谁知道那对母女那么狠毒,对她痛下杀手,要不是幸运被人救起。现在又哪里会活在这,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没什么,那你只是在想平时你电视剧这些看太多了,有点好奇和你长的很像的叔叔。”
陆梦媛笑了笑:“赶紧的把东西放下,然后去换一套衣服,干爸今天晚上请我们吃饭呢。”
甜甜念头,她知道妈咪身上有故事,只是不愿意说而已,或许找到爸比就好了。
母女二人回到房间之后,从洗手间出来的男人站在大厅中央,那高挑的身材,一身正装,浑身散出的冰冷气息,几乎没人敢靠近。
离他几步远的助理,都感觉这男人身上可以刮下一层冰霜。
“厉总……”
“查,给我查,今天酒店有出是入的小孩跟女人的信息,我怀疑5年前那个女人出现了!”
阿坤一听,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总裁只不过上了个洗手间,难道就找到当年的女人了?
孩子?
“是个混血一样的女孩,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揪出来。”
厉言冽说罢,啊坤立马去办。
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又上前对着男人开口道:“厉总,傅总回来了,他说约你吃饭,顺便介绍一位珠宝设计师给你。”
厉言冽看了眼啊坤:“没心情不想去,设计师有能耐,就不需要走后门。”
阿坤“……”
男人大步流星的回到总统套房里,站在落地窗前,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俯视众生,将整个京市美景尽收眼底。
五年前的事,他都快忘记了,努力平复情绪,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心烦意乱过,一停下来,那孩子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耳朵里响起,环绕不停。
不管是真是假,他一定会得到答案……
另一边,陆梦媛带着甜甜洗了个热水澡,打了个的到达傅凯风订的餐厅。
此刻换了一条优雅的长裙,将高高盘起的头发散落下来,优雅大方,身边牵着一个洋娃娃一样的女孩,走到哪里都是格外拉风。
“媛媛,我在这!”
傅凯风温柔一笑,如春风拂面,他起身相迎,很快,甜甜就直接跳进他的怀里。
“干爸,好久没有见到你,又比我们晚一趟飞机,结果还到这里请我们吃饭,看来是真的想成为我妈咪男朋友哟。”

第5章 芯片丟失
甜甜笑容满面,眨巴眨巴大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如同刷子一样扑哧扑哧的动着,简直像是一个真人版的娃娃,让人爱不释手。
“甜甜……”
陆梦媛严厉的瞪了眼自己的女儿,傅凯风抱着甜甜,就真像自己的亲闺女一般。
“小孩子,那么凶干嘛?”
陆梦媛叹了口气:“小丫头呀,就是被你给惯坏了,什么都说得出口。”
眼前的是她的救命恩人要不是这家伙出海救了她,估计真的就是喂鲨鱼了。
在国外的这些年什么都没有,而且怀着孕,刚开始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打几份工,可是梦想美好,现实骨干,要不是遇到这贵人,估计还是活不了。
“坐,估计饿坏了吧?,看你样子,是不是又在感慨了?
本来今天是准备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是有名的厉氏集团……”
“厉总,找到了,那个女人是一名珠宝设计师,今天刚从国外回来,先住在这酒店里,也是傅总要介绍到你公司……”
阿坤拿着资料进来,激动地递给了厉言冽,一大一小,女孩,就是今天在洗手间碰见的。
还好今天带孩子的不多,女孩子就一个,所以找起来容易得多,甚至觉得这孩子还有点像总裁的缩小版……
只是这些话,他不敢乱说。
厉言冽瞳孔一缩:“开车,去,见见傅凯风!”
赶到餐厅就看见像是一家子一样其乐融融的画面,甜甜拿着一个鸡腿要放进嘴里,结果又看到今天遇见的帅叔叔。
而且还是往他们这边走过来,于是高兴地招招手:“叔叔,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好巧哦。”
然而男人刺客根本没有在意小奶包说了什么,一只手抓这背对自己女人的胳膊:“女人,是不是你用孩子做诱饵,就是引我出来?”
陆梦媛抬头对上男人的双眸,清澈的双眼,疼的有丝丝微变:“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男人盯着女人的脸,肤白如雪,凝如脂,桃若杏眼,眉如墨,一眼就让你移不开。
“先生,你弄疼我了……”
女人微笑不失优雅的开口,厉言冽才松开了她。
就凭一个孩子,下结论,有些冲动了。
“冽,你不是说不来?你们认识?”
傅凯风笑着开口,打破了这僵硬的局面。
厉言冽瞥了眼傅凯风,感觉这家伙像是在偷笑,从没有如此失礼,而今天到底怎么了?
“难道你只是通知我,而不是真的请我?”
厉言冽收了收情绪,傅凯风更是笑的不行:“行,哪敢多少人排队想和你吃顿饭,对了,向你介绍一下我这朋友,不会一见面,就被人家的美貌给折服,所以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现在就急了?”
“对啊,对啊,帅叔叔,我和你说过的,我妈咪很漂亮你不信,而且还说我,现在是不是喜欢上我妈咪了。”
傅凯风笑眯眯的看着厉言冽,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还有身边的女孩,简直怀疑这俩人一唱一和,是不是故意设计自己?
“抱歉,认错人了。”
厉言冽言简意赅的说完,陆梦媛又是一笑,就说嘛,她这么多年没在国内,又有几个认得?
然而男人坐在她身边的位子,又是不由得的屏住呼吸。
这么帅气的男人,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将头发撩到耳后根,又是努力平静的微笑:“没事,小孩子家家的,你也别太在意。”
厉言冽点了点头,陆梦媛却倍感压力!
不仅是见到陌生人而感到不安,拘谨,而是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霸道,强势!
让人靠近就有种窒息感。
第一眼,就被这男人的外貌给征服了,好像和她的女儿有呢么点神似?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怀疑……
但很快就被推翻了。那些人,里会把她推进一个高富帅的怀里,都说了是又老又丑的老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