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姿欧铠

第1章.恶魔哥哥,欧铠1
“哥哥”
“痛……哥哥……痛啊!”“乖女孩。”他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花,声音已经低沉到了谷底,“我已经忍耐很久了,乖,放松,放松………”
“痛!"
她疼得直掉泪,可是欧伯伯就在外面,她又不敢叫出来,只能咬着唇忍受。
温度上升,呻吟和撕裂的叫声低低的在房间里响起,交织成一段喧嚣的催眠曲………
一个小时后。
欧铠慢条斯理穿衣服,脸上噙着餍足的笑意,刚刚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的疲倦也一扫而空,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睫毛上还噙着泪花的小人儿,他温柔的走过去,在她的额头印上一个吻。
“走吧,出去见市长。”
她无力的睁开眼帘,一双闪烁的大眼睛里都是泪花,雪白的肌肤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她只能用单薄的被子裹着自己,无声的落泪。
欧铠从一旁的衣柜里找出一件宽大厚实的睡衣给她套上,把已经累的虚脱的她抱起来。
“不要!”她轻轻的推开他的手,声音很低,“我不要出去。"
她不能这样子出去,欧伯伯看到她这样子,一定会自责的心痛死的。他的儿子再一次对她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欧伯伯该如何自处………
“没事。”他诱哄她,“这件衣服很厚实,不会露出什么的,我也不会让别人看到你的身体。”
他把她轻轻的抱起,抱着她走出房间。
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敢露出来,更加不敢看客厅的一举一动。
眼角瞥见,有很多人。屋子里至少有十来个人。
“畜生!”欧勉怒不可抑,他听说欧铠擅自回来立刻就赶来沈姿这里。欧铠现在本事大了,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这段时间他隐隐的觉得不安,开始调查欧铠在美国的一切,可是调查出来的结果是欧铠这两年根本就不在美国。
这两年他在哪里根本都没人知道。
他还每个月都能收到欧铠在美国的各项行为举动,还有他在美国执行公司的各项数据指标。
欧勉的心慌了一下,开始觉得有很多因素是他控制不了的了…
这些日子,他的眼皮子一直在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直到接到许愿的电话………
欧勉看到欧铠抱着沈姿从房间里出来,欧铠整个人身上都是一股慵懒的邪魅,还有……
一种特属于男女之间的那种暖昧的氛围,他就知道刚才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宁静的夜,树的影子被拉的老长,影影绰绰,山雨欲袭,带着凝重的氛围。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昏暗的屋子里,摆在床前柜子上的手机不停的震动,外面下起了大雨,声音交融。
一道雷光闪过,床上悠然伸出一张小手,抓起手机,声音在黑夜里带着慵懒,“喂。”
“姿姿,姿姿,尽快收拾好行李,在家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送你离开。”
“圆子?”沈姿还没有从睡梦之中醒过来,大脑还未完全开启:“明天吧,今天太晚了,要睡了。”
“不行不行不行!”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急切,还有一丝哽咽,“快走快走,不走就来不及了。呜呜……姿姿,快逃!”
沈姿在听到圆子的哭声的时候就已经完全醒了。
她从床上惊坐而起。
“圆子,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他……他回来了!你快逃,快逃!”
沈姿的心咯噔一下沉入了谷底,脑海里自然的浮现了一张温文尔雅,高贵不凡,浅笑倾城的男人。
她身上的血液倒流,坐在床板上的身子瑟瑟的发抖,咽了咽口水:“谁……谁……谁回来了?”
不要是那个名字,不要是他,不要……
“他……他……欧……欧铠回来了,你快逃!快逃啊!”
手中的电话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撞击,窗户外的树影倒影变得鬼魅起来,阴森的恐怖。
是心理作用吗?
她好像听到了黑夜里脚步的声音。
掉落在地上的电话里还传来圆子的哭腔,“姿姿,快逃,快逃啊……”
她捧着被子,惊恐的看着门口的黑影,喉咙深处像是被什么卡住一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圆子,太迟了……她逃不掉了。
站在门口的黑影,悠然的双手环胸,屋子里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她却看见了他邪肆的上扬的嘴角。
魅惑的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
“姿姿,我回来了。”
PS:这是一对伪兄妹在爱与被爱里缠缠绵绵到天涯,不死不休的纯爱故事,宠文~男主腹黑、阴鸷、邪恶,慎入!!!

第2章.恶魔哥哥,欧铠2
房间的灯光骤然变得明亮起来,也让他那张完美的毫无瑕疵的脸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心脏骤然窒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他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
简单低调的白衬衫,金丝扣均匀的镶嵌在上面,显得尊贵。纯白的休闲裤,将他身上邪魅狂狷的气息衬托的一览无遗。
黑色的头发略显凌乱,刚毅的棱角和精确的面部线条,浓眉更添成熟男人的韵味,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的嘴角,一双眼眸如鹰看着猎物一样锁定在她的身上。
手足无措。
她的脸色已经纯白,下意识的拽紧了身上的蚕丝薄被,被子下的手掌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双手悠闲的塞进了口袋里,迈着轻缓的步子,一步一步的往她的身边走。
一步……两步……三步……
他距离她越近,她的脸色就越白,最后那张小巧的红唇已经开始轻轻的颤栗。
浑身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动弹不得。
只能看着他挺拔的身影缓缓的来到了她的面前,在她面前屈膝,坐在了床沿,一只大手从口袋里滑了出来,轻轻的抚摸上她的小脸,他掌心有一层茧,皮肤上的刺痛无法忽略。
“姿姿,这两年,想我没有。”
她的大眼睛里全是恐惧,散落的长发根根都带着小心翼翼的惧怕,“欧……欧……欧铠……”
直到现在,她还觉得这一切不真实。
他,真的回来了。
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回来了。
欧铠眯着眼,好看的薄唇弯成一条线,黑色的瞳孔里陷入了深邃的灰暗,声音更是压低了几分,带着浅浅的笑意,“你叫我什么?”
她的身子下意识的一抖,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他的手在这个时候竟然滑倒了她的肩膀上,修长的大手似有似无的解着她衣领上的衣扣。
“哥哥!”
她慌忙伸出手抓住了他想要使坏的大手,差一点就哭出来,整个人往床角里缩了几分,却被他轻松的捏住了衣领给拉了回来,扯入了他的怀中。
微凉的薄荷味,是他特有的味道。
曾经,融入她的血液,侵入她的骨髓,更成为了她永远抹不去的梦魇……
“不要!”
她颤栗的挣扎,可在他的眼里就跟挠痒痒一样,他轻松的就抓住了她的小手,捏住她苍白的脸,小巧的下巴还不够他一只手掌的大小,轻松掌握。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
“你挣扎的样子很可爱,恨不得立刻撕了你的衣服,让我为所欲为……”
……
她的脸色已经没有了血色,那不安分的小手只能颤抖,不敢再做出任何的挣扎,所以,当他解开他第二颗衣扣露出一片春光的时候,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这时,房门上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BOSS,市长在客厅。”
沈姿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和放松,有一种获救的感觉,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花,娇俏的小脸上都是委屈的神色,甚是怜惜。

第3章.恶魔哥哥,欧铠3
“呵……”他浅笑,在她以为他要放开她的时候却突然把她压在了床上,身上的睡衣轻轻一撕……
“你干什么?欧伯伯在外面!”
他的眼眸一望无际的幽深,“先做了再出去,我等不了了。”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在她惊诧的目光里吞掉她所有的抗议和不甘,当他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他露出了一声长叹,似乎满足了。
可她却惊呼一声,然后脸色惨白的闭眼。
“痛……哥哥……痛啊!”
“乖女孩。”他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花,声音已经低沉到了谷底,“我已经忍耐很久了,乖,放松,放松……”
“痛!”
她疼得直掉泪,可是欧伯伯就在外面,她又不敢叫出来,只能咬着唇忍受。
温度上升,呻吟和撕裂的叫声低低的在房间里响起,交织成一段喧嚣的催眠曲……
一个小时后。
欧铠慢条斯理穿衣服,脸上噙着餍足的笑意,刚刚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的疲倦也一扫而空,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睫毛上还噙着泪花的小人儿,他温柔的走过去,在她的额头印上一个吻。
“走吧,出去见市长。”
她无力的睁开眼帘,一双闪烁的大眼睛里都是泪花,雪白的肌肤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她只能用单薄的被子裹着自己,无声的落泪。
欧铠从一旁的衣柜里找出一件宽大厚实的睡衣给她套上,把已经累的虚脱的她抱起来。
“不要!”她轻轻的推开他的手,声音很低,“我不要出去。”
她不能这样子出去,欧伯伯看到她这样子,一定会自责的心痛死的。他的儿子再一次对她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欧伯伯该如何自处……
“没事。”他诱哄她,“这件衣服很厚实,不会露出什么的,我也不会让别人看到你的身体。”
他把她轻轻的抱起,抱着她走出房间。
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敢露出来,更加不敢看客厅的一举一动。
眼角瞥见,有很多人。
屋子里至少有十来个人。
“畜生!”欧勉怒不可抑,他听说欧铠擅自回来立刻就赶来沈姿这里。欧铠现在本事大了,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这段时间他隐隐的觉得不安,开始调查欧铠在美国的一切,可是调查出来的结果是欧铠这两年根本就不在美国。
这两年他在哪里根本都没人知道。
他还每个月都能收到欧铠在美国的各项行为举动,还有他在美国执行公司的各项数据指标。
欧勉的心慌了一下,开始觉得有很多因素是他控制不了的了……
这些日子,他的眼皮子一直在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直到接到许愿的电话……
欧勉看到欧铠抱着沈姿从房间里出来,欧铠整个人身上都是一股慵懒的邪魅,还有……一种特属于男女之间的那种暧昧的氛围,他就知道刚才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第4章.恶魔哥哥,欧铠4
欧铠懒洋洋的在欧勉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怀里还抱着裹得严实的沈姿,他看着欧勉,脸上噙着疏远的笑意,“畜生?我以为这个事实你在我出生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为什么是畜生?
当然是因为有一个老畜生了。
欧勉捂住胸口,满头的白发已经开始奚落的掉,他气的不能胸口剧烈的起伏,伸出的食指颤颤的,手里的拐杖也已经掉落……
“你怪我是应该的,可是沈姿是无辜的。”
“无辜又怎样?”他温柔的抚摸她的长发,感觉到她的颤抖,他的笑容拉的更大,“是你把她带到我的世界里,要说她无辜,那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你知道我跟她之间的恩怨,你觉得我们之间能友好的相处?做相亲相爱的兄妹?”
沈姿在欧铠的怀里,身子一僵,脸色煞白。
她不傻,两年前那一场变故她就觉得莫名其妙,昔日对她宠爱有加的哥哥一夜之间变成了禽兽……
欧铠看了一眼怀里杏目圆瞪的人儿,微微一笑,“别害怕,你欧伯伯不是说了吗,你是无辜的。”
欧勉气的脸色惨白,用力的一拍桌子:“你你你……你……”
下一刻,他突然捂着胸口,全身抽搐,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苍老的眼神还痛惜的落在欧铠的身上。
“欧伯伯!”沈姿惊呼,想要从欧铠的身上跳下来,可是却被欧铠抱到很紧,他好看的桃花眼只是平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欧勉,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唐代,送市长去医院,如果死了通知我举办葬礼,如果没死,让他在医院里住下半辈子吧!不过要记得找人照顾他,并且要照顾好。”
“是,BOSS。”
旁边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低声应着。
沈姿浑身冰凉。
而地下的欧勉在听到欧铠这句无情的话,当即白眼一翻,不省人事。
“欧伯伯!”
沈姿大叫,而欧铠已经抱着她看也不看地上的欧勉一眼,强行带她离开。
“你放开我,放开!欧伯伯倒在地上了,他会出事的,你放开我啊,放开……”
许是她挣扎的太厉害,叫的太过,双眼通红,长长的指甲在他的身上滑过一道道伤痕,他没了耐心,在她的后脑勺轻轻拍了一下,她所有的挣扎和尖锐全部被击溃,恢复了这本该属于深夜的宁静。
走出公寓,看着外面路灯下的城市,还有怀里的人儿,欧铠的嘴角拉大,无限邪魅的气息扩散到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
两年前离开的时候他就曾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回来,主控这个世界,主动这座城市,还有……他怀里的人。
他的笑容,越发的强大和嗜血……
深深的看了一眼怀里熟睡的小人儿,他的笑容变得无限魅惑,配上那张完美的找不出瑕疵的面容,竟有丝丝冷意漂浮……

第5章.恶魔哥哥,欧铠5
欧铠,B市市长欧勉唯一继承人。他是含着金汤勺出生,命运给了他所有的厚待。
儒雅俊美的外表,飘逸出尘的气质,谦逊礼貌的行为,优雅贵气言谈举止。他是圈内公认的第一贵公子,他的外表和优雅就连娱乐圈都对他叹为观止。
他是贵公子里的主流,更是人人称颂赞美的好孩子,优秀的学生,尊贵的朋友,和高高在上的神。
曾经,她也这么认为。为这个优雅帅气的哥哥而骄傲。
可是谁知道,那张儒雅的外表下,却是残暴冷血的魔鬼的本质。
他的一生从一开始就已经设定了角色,本该辉煌无限,高高在上的君王。
可是两年前她却被欧家放逐到了国外,并且勒令,不得回国。
他的出国,在很多人看来是出国深造。只有极少数知情人知道,他是被放逐的。
而被放逐的原因……
他囚禁了她一个月,并且,**了她……
他是她的噩梦。
八岁的时候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父亲的家人容不下她,当时的她孤苦无依,是妈妈的好友欧伯伯找到了她,并且,把她带回了家。
第一次见到欧铠的时候他才十五岁,坐在花园里的一颗老槐树下看书,当时他觉得那个男孩好像被阳光覆盖,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气息,他被包围在其中,就像一个坠入凡间的天使。
欧伯伯告诉她,那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将是她的哥哥,欧铠。
那个时候的她永远都不会想到,那个在阳光下明媚的带给她美好的男孩有朝一天会成为她的噩梦。
永远的噩梦。
那一个月,简直就是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刻。他对她无所不用其极,绑着她,给她服用安眠药,把她关在屋子里,窗户全部上了金丝铁锁……
金丝雀的牢笼。
“宝贝,你的身体真敏感。”
“姿姿,你挣扎的样子真可爱。”
“哦,真软。”
“宝贝,你一定喜欢我这么对你,对不对?”
“……”
脖子上传来阵阵麻沈的疼痛,还有一股温热的气息,修长的手指划过她柔嫩的肌肤,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白皙和敏感。
“嗯……”
她猛然睁开眼睛,惊恐的抓住在她胸前肆虐的大手,屋子里的灯光若隐若现透着宁静,她清楚的能看到自己身边的这张温润如玉的脸。
一张,属于恶魔的脸。
他浅浅的,嗜血的,无情的,笑着。
血液凝固,心口一阵一阵剧烈的起伏,她猛然甩开他的手,身子一偏,从床上滚了下去。
可是身子还没落地就被一只大手拖住了腰肢给带回了床上。
“嗯……”
“痛吗?”
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就像午夜催命的幽灵,充满笑意的眼睛让她全身汗毛竖起。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大大的眼睛里充斥着恐惧,嘴唇打颤,无力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他。
他微微一笑,带着无与伦比的优雅,那张完美的找不出瑕疵的脸上是无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