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韵顾遇

第1章 一酒瓶砸过去
迷 迷 糊 糊中苏韵听见低沉的宛如大提琴般醇 厚 动 听的嗓音在耳旁的响起:“听话,忍一下就不 疼了。”
的 确感 觉不到疼/痛,还带着愉/悦。
只是这个该死的男 人到底是谁啊,她为什么每次做梦只能听见他的声音就是看不清他的脸?
苏韵铆足劲抬手用力掐 了一下,耳旁传来抽 气的声音,她的意识一下子回来了,睁开眼,正对上一张英俊到极致脸。
不是梦,而是真的在 做 那 种 事 情 ,苏韵反 应过 来就是一阵羞/恼,“顾遇,你还要不要 脸了?”
一个晚 上 三 次,一 次一个多小时,她就不要睡觉的吗?
顾遇没有理会苏韵的抱怨,抱着她继续开始做他想做的事情。
不愧是江城出名的花 花公 子,这身 /体素/ 质可不是一般的好,结婚两个晚上,苏韵被他折 腾了五六次。
看着埋 头 苦 干的顾遇,苏韵在心里腹诽,顾遇外面那么多绯闻对象,怎么就没有掏/空他的身 子?
苏韵实在是太困了,结束后很快就又失去意识睡了过去。
是言安的电话吵醒了她的美梦,言安大着嗓子在电话那头叫:“我说苏娇娇,你不会忘记今天要见人签合同的事情了吧?给我马上死过来!”
苏韵起床飞快洗漱,时间来不及,她妆都没有化就素面朝天的赶往了见面的地方。
在酒店大堂她和顾遇不期而遇,此时此刻她新婚两天的老公白色衬衫黑色裤子,手插在口袋丰神俊朗迷死人,旁边跟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美艳的女子。
女子一边走一边把性感的身子往顾遇身上贴,声音娇滴滴的:“顾少!你刚刚弄疼我了?”
顾遇本来脸上没有表情的,一眼看见苏韵,似笑非笑的问女子:“哪里疼?”
“坏死了!你让人家怎么说出口?”女子娇嗔着要往顾遇身上靠。
顾遇不动声色的避开,嘴里却道:“下次我轻点!”
大庭广众之下什么话都敢说脸都不要吗?苏韵垂下眼帘移过顾遇和女人进入了电梯。
她刚按下关门键,顾遇修长的手指扒开电梯,带着女人走了进来。
还以为顾遇看见自己会收敛,没有想到这样不忌讳。
这是把她当死人啊?苏韵眯着眼睛看着顾遇,顾遇抱着手脸上带着轻佻的笑容和她对视。
女子本来还想对着顾遇发嗲,见顾遇和苏韵两人对上眼,一下子感觉到了危机。
苏韵那张脸虽然素面朝天,但是皮肤洁白如玉,五官精致,美得让同性的她心生嫉妒,怕顾遇被苏韵给勾了去,女子凶巴巴的瞪着苏韵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苏韵看着张牙舞爪的女子温和的笑着从包里拿出一个薄荷味的口香糖递过去:“小姐,给你!”
“干什么?”女子被她突然示好愣住了。
苏韵脸上笑容不变:“你早上是不是吃了能导致口臭的东西了?我感觉你嘴里的味道有点大,最好再去刷刷牙,不然你旁边的帅哥会嫌弃的。”
女子愣了一下,伸手接过口香糖,站她旁边的顾遇噗嗤一笑,她才反应过来被捉弄了,脸涨得通红瞪着苏韵:“这个该死的……”
女子准备开骂的,突然看见顾遇脸上笑容消失,她打了一个寒颤,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苏韵奚落完了人脸上笑容消失了,也不看顾遇抱着手站在电梯里目光盯着数字。
电梯停下,苏韵就快步冲了出去。
身后顾遇不紧不慢的跟了出来,后面跟着恶狠狠盯着苏韵背影的美人。
苏韵冲进言安说的包厢,里面坐了一屋子的人,看见苏韵出现,言安起身笑着对旁边一个中年男人介绍:“苏韵,我最好的朋友,这是唐总!”
叫唐总的中年男人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苏韵伸出手:“苏小姐,久仰大名!”
这个唐总是她今天签合同的甲方苏韵当然不敢怠慢马上也伸出手,还没有和对方接触到,包厢门又被推开了,顾遇踱步进来了。
看见顾遇进来,准备和苏韵握手的唐总马上缩回手,满脸堆笑的对顾遇问好:“顾少!就等您了,您这边请!”
主位空着的位置原来是留给顾遇的,这个二世祖仗着顾家的名头在外狐假虎威不是一般的威风啊?
苏韵心里想着,见顾遇大喇喇的走过去坐在主位上,跟着他的美人刚想去坐顾遇旁边,却见顾遇伸手指着苏韵道:“你!过来坐这里!”
美人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做。
苏韵也有些莫名其妙,顾遇这是发疯了么?
她站着没有动,唐总满脸堆笑的主动拉开椅子:“苏小姐!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今天是来找唐总签合同的,可不能得罪唐总,苏韵只好坐在了顾遇的身旁。
服务员鱼贯而入开始上菜,苏韵饿得前心贴着后背,看见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其他人还在寒暄,顾遇看了她一眼,拿起筷子给苏韵夹菜,竟然是她喜欢吃的粉蒸肉。
见顾遇帮苏韵夹菜,寒暄的众人目光又都齐刷刷的看向苏韵。
那个跟着顾遇的美人一双眼睛恨不得在苏韵身上盯一个窟窿出来。
不知道顾遇要搞什么鬼,苏韵也没有功夫去研究,低头开始吃东西。
她吃得飞快,顾遇不停的帮她夹菜,看得对面的言安眼睛瞪溜圆。
她在酒桌上见过顾遇,每次都带着不同的女伴,换女人如同换衣服,但是要说给女人夹菜,那是从来没有过的。
言安越看越觉得蹊跷,苏韵那么美,不会顾遇看上想要玩玩吧?
苏韵的性格可不是那种可以随便玩的人,而顾遇又是在圈子里属于那种说一不二的人,要是得不到苏韵这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言安急得不行,给苏韵发了好几条信息。
苏韵一顿胡吃海喝后胃里好受了一些,听见手机不停的震动,她拿出来看了一眼,言安给她发了十多条信息,“祖宗,你给我出来,立刻马上!”
苏韵莫名其妙的站起来,“失陪一下!”
顾遇目光追随着苏韵的背影,桌上的一个姓王的富二代见顾遇盯着苏韵的背影看,讨好的笑:“顾少这是看上了?”
顾遇收回目光淡淡的看着富二代,富二代以为他不认识苏韵,“这是苏家的小姐,就是那个马上要破产的苏家,人长得美,不过人很清高,今天是为了合同的事情才来的,顾少要是看上了,我们可以在合同上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顾遇淡淡的反问。
“她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签合同吗?我们就在合同上为难她,到时候顾少出面给她面子,她心想事成一定会对顾少感激涕零以身相许的。”
“这么容易啊?”顾遇语气依旧淡淡的,但是眸色冷了下去。
“这妞很美也很纯,喜欢她的男人能从南排到北,但是她这么多年就只有周子安一个男人。之前有周子安罩着,兄弟们也只能想想,现在周子安不是订婚了吗,大家的机会就来了。”
“是吗!”顾遇的声音带了阴狠,在座的人都打了一个寒颤,偏偏那位仁兄说得兴起,没有想到要住嘴:“不瞒顾少说,今天本来是想先拿捏一下她找机会玩玩的,既然顾少看上了我就拱手相让,顾少玩过新鲜不喜欢了兄弟我再接过来玩,我不介意她是二手货。”
二手货三个字刚出口,顾遇突然站起来,操起旁边的酒瓶对着喋喋不休邀功的男人就是一酒瓶砸了过去。

第2章 都已经好几次了
男人一头一脸的血,懵逼的看着顾遇,头上的鲜血流到嘴里他伸舌头舔了一下,痛觉才紧跟着传来,当下发出一声惨叫。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顾遇的行为惊呆了,顾遇砸了男人一酒瓶并没有停手,快步过去又是一个窝心脚踢翻男人,抓了把椅子劈头盖脸的继续砸,动作一下比一下狠。
外面走廊上言安拉着苏韵的手:“你是饿死鬼投胎的?顾遇夹的菜你也敢吃,你是不是缺心眼?”
苏韵无辜的反问:“怎么就不能吃了?”
“你吃了他的菜晚上不得上他床啊?你愿意上这个二世祖的床?”
“不愿意也不行啊?”苏韵老老实实的回答,都已经上过好几次了。
“你脑子没有出毛病吧?”言安惊悚的看着苏韵,“我说你真的打算献身二世祖?他那么多女人,你不嫌弃他脏?不对,你是不是因为周子安和顾遇堂妹顾雪凝订婚气糊涂了你才想着要去勾搭顾遇的?我告诉你,你可不能为了周子安那个负心汉这样作践自己!”
“我不是……”一句否认的话没有说完,就听见包厢里传来惨叫声。
两人对视一眼,言安也顾不得说苏韵了,拉着她手返回,两人走到包厢门口。
一眼看见的就是顾遇拎着椅子正一下接着一下砸人的情形。
地上被砸的人在求饶:“哎呦!顾少饶命!顾少我再也不敢了!我道歉!”
苏韵除了电影还从来没有在现实里看见这样凶残的画面,当下吓得脸色煞白。
言安也没有看见过这样生猛的画面,地上被打的人满头满脸的鲜血让言安生理不适到极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正踩在苏韵脚上,苏韵痛叫一声。
顾遇拎着椅子还准备砸的,突然听见苏韵的叫声,一下子停手看过来。
四目相对,顾遇举起椅子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饭局被顾遇打人提前终止了,苏韵正事没办成怏怏不乐的和言安一起离开了。
言安开着车,嘴里絮絮叨叨的和苏韵说着话:“我问了唐总,他说是王少和顾遇开了句玩笑,说顾少睡过的女人不喜欢了让他也尝尝鲜,不知道怎么顾遇就不高兴了,就动上手了。”
苏韵记得和顾遇一起进去的美女是坐在王少身旁的,这么说是顾遇冲冠一怒为红颜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言安看得出她心里不痛快,以为是为了合同的事情,安慰道:“今天的饭局我没有想到顾遇会来,你的事情只有等下次了。不过今天顾遇真是奇怪,素来打架他都是让保镖出手,怎么今天亲自下场了?”
“有病吧!”苏韵淡淡的道。
“对了娇娇,今天顾遇对你态度不太一样,我觉着他是看上你了,你以后小心些,顾遇看上的女人还没有能够逃过的。”
苏韵没有说话,她和顾遇的关系不知道怎么和言安说。
她要是告诉言安她现在已经成了顾遇结婚证上的另一半,言安不会骂她脑残吧?
其实到现在苏韵心里都还有些懵,她怎么就和顾遇领证结婚了呢?
她是为了钱,顾遇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苏韵心里很清楚她和顾遇的婚姻不对等,以顾遇的花心离婚收场是注定的,既然早晚都要分手,这件事还是不要提了的好。
见苏韵恹恹的看起来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言安马上改变了话题。
“那个周子安昨天给我打电话了,问你为什么电话打不通。这个恶心的东西,他都背着你订婚了怎么有脸打电话问你的?心里没点逼数吗?”
本来苏韵的心情并没有那么差的,提到周子安瞬间恶劣了几个度,想到自己还有资料在周子安的别墅里,她马上道:“你变道去周子安别墅,我有东西放在他家里,先去收拾一下。”
顾遇打了人后无事人一样的离开餐厅,那个跟着他的美人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走到餐厅外面,顾遇皱眉看着女人:“今天到此为止,你不用再跟着了。”
女人娇滴滴的:“顾少,您心情不好我陪解解闷吧!”
“你听不懂人话吗?让你不要跟着就滚一边去,钱会有人打你账上。”
顾遇和刚刚相比完全换了一个人,态度恶劣到极致。
女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着顾遇了,说是来陪顾遇的,她刚刚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姗姗来迟,她靠上去想挽顾遇的手,被他嫌恶的推开,碰撞了一下,现在碰的地方还隐隐作痛。
顾遇虽然花心,但是长得帅气,有钱又大方,许多女人都想搭上顾遇,她也是花费了好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才搭上顾遇,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走,那是不可能的。
女人赖着不走,顾遇电话响了,他接通,保镖萧天宝打来的:“少爷,少夫人去了周子安的别墅!”
顾遇眸色冷了下去,声音平添了几分阴鸷:“跟着她,看看她要干什么!”
泊车员把顾遇的车开了过来,顾遇快步上车,那个跟着他的女人凑到车旁也想上车,顾遇转过头看着女人,目光里的冷意让女人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后退一步,一个屁股墩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疼得女人龇牙咧嘴的,她还没有爬起来,顾遇的奢华跑车已经轰鸣着冲了出去。
女人觉得太丢脸了,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
苏韵去周子安别墅收拾好资料出来的时候看见言安坐在车上一脸的兴奋。
“靠!娇娇,大新闻啊!你知道顾遇那个二世祖刚刚又干了什么事情吗?他撞车了。”
苏韵吓一跳:“怎么回事?”
“说是和女伴吵架心情不好飚快车撞的车,狗仔拍到了他和女伴在餐厅门口吵架的画面,顾遇一脸的不耐烦,那个女伴在哭。”
“人什么情况?受伤了吗?”
“人没事,不过车头损坏严重。五千万的跑车啊!刚刚提了不超过一个礼拜,就这样被二世祖给撞了,心疼死我了!关键是狗仔拍到的撞车视频太让人无语了,这个二世祖坐在损坏的车上很淡定的玩手机,和他撞车的人都哭了。我特么的太佩服他了,他这是不把钱当钱啊?什么时候我能像他那么有钱花钱如流水就好了。”
苏韵扫了一眼言安手机上的视频,看着顾遇那副淡定玩手机的画面气得肝疼,“这有什么?不就是钱吗,小意思。我觉得你会实现的。”
“怎么实现?”
“做梦啊?”

第3章 我老婆的手指又香又甜
和言安分手后苏韵回到了和顾遇的家里,踢掉鞋,苏韵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喝了一口,电话响了,顾遇奶奶顾老夫人打来的电话:“娇娇,听说老三人撞车了,现在人怎么样了?”
苏韵回答:“奶奶,他人没事,你别担心。”
“都撞车了怎么能没事?这才刚刚结婚几天又开始犯浑,这个臭小子是想气死谁啊?”
顾老夫人很生气:“我找不到他人,打电话也不接,你马上联系他看看是怎么回事。”
顾老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苏韵叹口气给顾遇发了信息:“你没事吧?”
“没事!”
“奶奶给你打电话你接一下啊?”
“不想接!”
这天没法聊了,顾遇一副拽万儿八千的样子,像是她欠他一样。
苏韵不想和他说下去,又给顾老夫人打了电话:“奶奶,我确定过了,他人没事,我已经让他给你打电话了。”
顾老夫人可不相信顾遇没事,只是也不能说这个刚结婚没有几天的新媳妇:“没事晚上你和他一起回来吃晚饭,爷爷想你们了。”
这个你们只是想顾遇而已,苏韵很清楚顾老夫人不相信她的话,除非看到顾遇一点事情都没有。
她只好又给顾遇发了信息:“奶奶叫你和我晚上回去吃饭。”
大约半小时后,那边回了三个字过来:“知道了!”
晚上苏韵早早的洗澡换了衣服,稍微化妆了一下,她准备好后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顾遇回来了。
他换了行头,中午是白衬衫黑裤子,现在则是一套蓝色的休闲套装。
顾某人玩女人的确是有资本的,随便什么衣服穿他身上都好看,苏韵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这么帅气有型迷死人怎么就是一个二世祖呢,白瞎这个好皮囊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门上了车,车门打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阿嚏!”苏韵打了一个喷嚏,顾遇表情冷淡目光凉凉的在苏韵身上打量了一下,“感冒了?”
苏韵不相信他不知道自己打喷嚏的原因,她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顾遇目光落在苏韵手腕上戴着的手链上,这手链是某奢侈品牌的热销款,顾遇曾在奢侈品店看见周子安买过。
所以苏韵到现在还戴着周子安送的手链,顾遇脸色阴郁了几分,“去换个首饰戴!”
“这不挺好的吗?不用换了!”苏韵话音落下,顾遇猛地发动车子,她身子因为惯性一下子冲了出去,差点磕到头。
苏韵不知道顾遇发什么疯,诧异的看他一眼,顾遇抿着嘴唇看样子是在生气,不会是他那些莺莺燕燕惹他生气了吧?
那也没有必要冲自己来啊?她又不是他的出气筒?苏韵心里不爽,别过头看着窗外也不去理睬顾遇。
顾家老宅在江城寸土寸金的地段,占地面积极大,奢华到极致,苏韵这是第二次来这里。
两人沉默着到达顾家老宅大门口,顾遇停好车,主动过来帮苏韵拉车门。
这二世祖别说还挺有君子风范,苏韵刚刚在心里夸奖完,就感觉手腕上一疼,低头一看,顾遇手里拿着她的手链,手链已经断成了两截。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顾遇嘴里说着抱歉,动作却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直接把断了手链随手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扔,苏韵对着他磨牙:“你干什么扔掉它?”
“一条断了手链而已,我让人重新给你买更好的!”
“这是钱的问题吗?”
“不是吗?”他反问,脸上的表情瞬间又冷了下去。
苏韵被他的态度气坏了,炸毛的看着顾遇,这当口佣人笑眯眯的出来迎接他们了,“少爷少夫人回来了!老爷子和老夫人等你们很久了!”
佣人出来,苏韵也不好和他争吵,顾遇手插在口袋里用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斜了苏韵一眼。
她忍住气把手伸进他的臂弯里,两人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一样挽着手进入了顾家老宅。
客厅里,顾老夫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顾遇一遍,确定她的宝贝大孙子毫发无损,热情的招呼他们坐:“快坐!外面很冷吧?”
“还好!”
顾遇懒懒的回答,大喇喇的坐下,随手把苏韵也拉了坐下。
苏韵和顾遇领证后才通知了顾家老爷子老夫人一声,看见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心里总有些不自在。
她规规矩矩的坐着,顾老夫人问一句她答一句,见苏韵那副小媳妇的样子,顾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把腿架在茶几上,伸手把略显拘谨的苏韵往怀里一拉,一只手抱着苏韵的腰,一只手指着桌子上的松子道。“老婆,我要吃松子!”
这是要在二老面前装恩爱演戏,苏韵没有理由不配合,乖乖的剥了松子递给顾遇。
顾遇却不接,而是张开嘴等着她喂。
苏韵心里别扭,只是当着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的面也不能不喂他,于是把剥好的松子喂到了顾遇的嘴里。
顾遇吃松子的时候张嘴含住了她的手指,还在她指尖舔了一下:“我老婆的手指又香又甜!”
顾老爷子闻言瞪了顾遇一眼:“成何体统?”
顾老夫人看见顾遇和苏韵两人恩爱却是乐得满脸都是笑:“老头子,你管天管地管人家小夫妻恩爱?”
顾老爷子不说话了,顾老夫人笑眯眯的:“今天晚上在这边住一晚吧?我让柳嫂把屋子都收拾出来了。”
苏韵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是默不作声的剥松子,耳朵里听到搂着她的男人爽快的道:“好!”
顾遇这么好说话让顾老夫人和顾老爷子都很高兴,顾老爷子兴致也起来了,吩咐佣人:“把那瓶椰子白兰地给我拿出来,我今天晚上要喝一杯。”
椰子白兰地几个字让顾遇眉毛扬了扬:“爷爷你什么时候买的好酒?”
“不是我买的,是周子安送来的。”
周子安三个字让苏韵剥松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顾遇看到了,眼里闪过一丝冷意,搂住苏韵的手用力,苏韵吃痛瞪了他一眼。
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都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反应,顾老爷子乐呵呵的夸奖:“别说周子安这孩子还真不错,知道我喜欢喝酒,特意买了送过来,就凭这孝心你就比不上。”
顾遇不太高兴,没有接话拿了手机看信息,苏韵被她搂在怀里,被动的眼角余光扫到屏幕上刚进来的信息:“顾少,我想你了,晚上能见一下吗?”
顾遇指尖动了一下,苏韵看见一个好字从他指尖敲了出去。

第4章 出了问题算你的
晚饭顾老爷子开了那瓶价值百万的酒,顾遇却是一口也没有喝。
苏韵还没有喝过这么贵的酒,顾老爷子让佣人给她倒酒时候她其实有心想尝尝,顾遇一双俊目看过来,她只好收了心思摇摇头。
顾老夫人看见了:“老三,娇娇想喝就让娇娇喝一杯呗。”
顾遇眉眼冷清的道:“喝什么喝?晚上我要造人,喝了酒怀住的孩子出问题算你的?”
他说话无所顾忌,顾老爷子装没有听见,顾老夫人则是眉开眼笑的安慰苏韵:“娇娇,那就听老三的先不喝了,喝新鲜的果汁,想喝酒等以后生了孩子我让爷爷送你几瓶更好的喝。”
没有喝到上百万的酒,苏韵被顾老夫人往碗里夹了好多菜。
顾家的厨师烧的菜非常合她的胃口,吃得太多苏韵去了外面花园消食。
溜达了一会后她返回,客厅里已经看不到顾遇的人了,不用说也是去见他的红颜知己去了。
顾遇不在,不用被他一夜三次,苏韵没有负担的去了浴室洗澡。
顾家老宅的浴室非常漂亮,浴缸很大,苏韵在浴室泡了一个澡裹着浴巾走出来,看见床边坐着的男人吓一跳。
“你怎么在家?”
顾遇抬头看向苏韵,她人本来就特别美,出浴后就更让人没法收回目光了。
他扔了手机起身走向苏韵,扯下苏韵的浴巾的时候苏韵后知后觉的伸手挡了一下。
当然是挡不住的,顾遇抱起她没有一句废话就直奔大床。
苏韵知道逃不过了,不甘心的问:“你不出去了?”
男人用鼻音回了一个嗯字,她的唇就被堵住了。
接下来就是少儿不宜的一幕,什么时候结束的苏韵不知道,她累得眼睛都睁不开,就这样睡了过去。
顾遇伸手把灯调暗,准备去洗澡的,苏韵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
他不经意的扫过去,正好看见屏幕上的信息:“我明天回来,娇娇,我给你买了礼物。”
顾遇脸上带了一丝厉色,转过头盯着床上睡熟的苏韵,那眼神说不出的凌厉幽深。
苏韵这一觉睡到次日早上九点,睁开眼看见陌生的房间她猛地坐起来。
糟糕了,竟然睡过头了。
旁边床上空空如也,顾遇踪影全无,不用说也是半夜又去应约了,他可真是忙啊!
苏韵苦笑了一下,她没有立场去管顾遇,只是窘迫自己等下怎么面对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还有家里的佣人。
苏韵快速洗漱下楼,没有看见顾家人,佣人脸上带着笑容迎上来:“少夫人您起来了?”
苏韵嗯了一声,目光四下里看了一下,佣人很会看眼色:“老夫人和老爷子去看朋友,早餐给您准备好了。”
苏韵暗地里松口气,吃过早餐后她回房收拾准备给顾老夫人说一声离开顾家。
拿起手机时候发现了昨天晚上收到的周子安发来的信息, 等了这么多天,她以为会等到一个道歉,可是现在苏韵知道是徒劳了。
苏韵盯着信息看了好一会后点击删除,随手把发信息的人拉进了黑名单。
离开顾家的时候苏韵心情非常不好,她闷闷的开着车,也不知道去哪里。
在路上游荡了好长时间后,电话响了,苏韵接通,是苏家的管家打来的电话:“大小姐,老爷子今天出院了,让你回家一趟。”
苏韵只好调转车头去了苏家,苏家客厅坐了一屋子人,二叔二婶堂哥堂妹都在家。
看见苏韵回来苏老爷子脸上带了笑容:“娇娇回来了,到爷爷这边来坐。”
苏韵走到苏老爷子旁边坐下,“爷爷,你怎么不在医院多住几天?”
苏老爷子没有说话,堂妹苏婉莹就接了过去:“住什么住?你不知道爷爷担心公司啊?要不是你不听话爷爷也不至于生病住院……”
“莹莹!”苏老爷子皱眉出声,苏婉莹没有住口:“本来就是,你要是痛快的嫁去何家,何家就会注资我们家公司,那爷爷也就不会为了公司的事情费心了。”
这话说得好像苏家公司是她的一样,苏韵淡淡的:“你觉得何家那么好,为什么自己不嫁过去?”
苏婉莹瞪了她一眼:“何家看中的又不是我,要是何家看中我,我一定会为了公司义无反顾的嫁过去的。”
苏韵冷冷的笑了一声,目光在屋内众人脸上扫过,她父母在她很小时候就没有了,就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在苏家。
二叔一家子一直视她如眼中钉,要不是爷爷苏老爷子护着她早就被他们给除名撵出去了吧?
为了这一家子不是东西的人她义无反顾,她是脑子有病?
苏婉莹见苏韵的冷笑当然知道她什么意思,狠狠的瞪了苏韵一眼:“爷爷,我可不是随便说说,公司是你呕心沥血创立的,我们不能让您的心血出现一点问题,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公司的难题给解决了。”
这话说得好像她是无所不能的人一样,苏韵静静的坐着,二叔这一家子无利不起早,这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她且看着他们要做什么。
苏老爷子没有说话,二叔苏文斌看了一眼二婶徐梅,开口道:“爸,公司的资金缺口这么大,我实在是担心得很,再不想办法就会越来越力不从心,我们必须想办法。”
苏老爷子叹口气:“难啊!”
“我知道难,可是也不能不救,娇娇不愿意联姻救公司,我们也不能强求,我和徐梅商量了,让婉莹联姻吧。”
这是唱的哪出?苏韵诧异的看了一眼苏文斌一家,就听见苏文斌继续道:“我爷爷不是和顾家老太爷有交情还曾经定下要联姻的许诺吗?顾家重情义,爸不如你去找一下顾家老爷子老夫人,只要我们莹莹嫁到顾家去,有顾家这个金字招牌,公司一定能起死回生。”
苏韵脸上的惊异表情收都收不住,二叔一家竟然打着让苏婉莹嫁到顾家去的意愿,他们看上顾家谁了?
她心里想着,就听见苏老爷子问:“顾家还有谁是没有结过婚的?”
“爸,你不记得了吗?顾家有一个少爷,是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大儿子的孩子,年纪和婉莹差不了几岁,叫顾遇。”

第5章 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顾遇两个字出口,苏韵一脸的一言难尽,做梦也没有想到,二叔一家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顾遇身上。
苏老爷子听见顾遇两个字也愣了一下,马上斩钉截铁的道:“这是绝无可能的!”
“为什么啊爷爷?”苏婉莹不甘心的问。
苏文斌也没有想到苏老爷子会拒绝得这样干脆:“为什么不可能?顾遇没有结婚,顾家又重情义,您亲自上门去说一下,顾家就算不愿意也一定不会推辞的!”
苏老爷子看着儿子贪婪的目光自嘲的笑了一下:“提这个要求的时候得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顾遇那么年轻英俊,又是顾家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掌中宝,你觉得顾家会为了所谓的联姻空话答应这个无理要求?还是你觉得婉莹能够如了顾遇的眼?”
苏文斌脸上带了不自然,只有用公司拿捏苏老爷子,“爸,公司要是再没有资金注入,就再也撑不下去了,我也是为了公司,为了您的心血……”
苏老爷子摆手:“别说了!公司的资金已经解决了,不用你们想办法了!。”
苏文斌一家愕然的看着苏老爷子:“怎么解决的?我怎么不知道?”
苏老爷子没有回答,“我和娇娇单独说几句话,你们都下去吧!”
苏文斌一家不甘心的离开了,苏老爷子和苏韵去了书房,关上门,苏老爷子叹口气:“娇娇,顾遇早上来看了我。”
苏韵啊了一声,苏老爷子叹口气:“他带了公司短缺的资金过来……”
这是她和顾遇结婚的唯一要求,苏韵没有想到顾遇竟然都没有和她商量就来找苏老爷子注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苏老爷子拉着她的手:“爷爷……爷爷对不起你!”
苏韵明白苏老爷子的意思,马上道:“爷爷,我喜欢顾遇才嫁给他的,顾遇他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苏老爷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苏韵的话,顾家那么大的身家,顾遇和苏韵结婚一丝消息都没有传出去,不用说也是很轻视苏韵的。
“娇娇,对爷爷来说公司很重要,但是没有重要到要让你付出自己的一生,你没有必要委屈自己,顾遇对你不好,你不要忍着,大不了咱不要这个公司了。”
苏韵在苏家吃了午饭才离开,她准备回和顾遇的别墅的,在半路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苏小姐好,我是昨天中午吃饭的老唐。”
老唐?是言安介绍的买她剧本的那个唐总吧,苏韵马上从善如流的:“唐总好!”
“是这样,我看了苏小姐的剧本,非常满意,苏小姐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把合同签一下。”
这种大好事苏韵当然不会拒绝,和唐总约了见面的地点她马上飞车赶了过去。
唐总和昨天中午见面的时候不太一样,满脸堆笑,恭敬有礼,就像是苏韵是他上司一样搞得苏韵非常不自在。
寒暄几句后唐总就拿出了合同:“这是合同,苏小姐过目一下。”
苏韵拿起合同仔细的看了一遍,看见后面的金额后吓一跳:“唐总,这钱是不是写错了?”
唐总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没有错。”
“可是我们不是谈好的五百万吗?这怎么多了一个零。”
唐总干笑了一声:“我们公司研究后觉得苏小姐的剧本非常非常好,非常值得公司投资拍摄,经过公司董事会一致决定,决定给与苏小姐价值相等的钱买下。”
苏韵直觉唐总是脑子有毛病,她又不是什么一线金牌编剧,剧本哪里有这么值钱啊?
不会这个唐总是想打她的主意吧?苏韵皱眉道:“这也太多了,别的都没有问题,钱太多了,就按照一开始的五百万来吧,我担心剧本不火你们会亏本。”
“这是我们的事情……”
“行了,就按照我说的重新签订吧,金额改一下,麻烦唐总了。”
唐总摸摸头,目光闪躲,最终也没有敢多说什么拿了手机出去打电话。
声音压得极低:“顾少,苏小姐她不愿意要这么多钱,说太多了,坚持要改数字。”
那头听到翻动文件的声音,少倾男人才道:“行,就按照她的意思来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剧本的事情解决让苏韵心情大好,这件事是言安牵线搭桥促成的,她得感谢言安,晚上怎么也得请言安吃顿大餐。
苏韵定了餐厅,又给言安发了信息,看看时间差不多赶往餐厅。
在餐厅停车场停了车,苏韵拎着包下车穿过停车场。
停车场上停着的奢华的宾利车门缓缓打开,英俊高大的男人长身玉立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深情款款的看着苏韵叫:“娇娇!”
熟悉的声音让苏韵脚步一顿,转头看着眉眼温柔的周子安。
两个礼拜不见,周子安的英俊面容看起来有些陌生了。
明明之前爱得要死要活的,她以为这辈子非周子安不嫁,离了他就会活不下去的,为什么现在竟然没有那样的感觉了?
苏韵定在原地,不发一言的看着周子安。
周子安看苏韵的目光都是宠溺,声音温柔得要滴出水来:“娇娇,你怎么拉黑了我?”
“你不知道原因?”苏韵扯了一下嘴角。
“你生气了对不对?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要去那么久的,我知道错了,我给你买了礼物……”
他明明都订婚了竟然还这样对自己卖深情人设到底是要做什么?
难道聪明过人明察秋毫的周子安会不知道纸包不住火这个成语?
还是他觉得自己会傻到做他的小三? 苏韵有些厌烦,她打断周子安:“你的错不再去了那么久,我也不需要你买礼物赔罪。周子安,我之前的确很生气,可是现在我知道没有必要了,你知道我现在想对你说什么吗?”
周子安看着她平静的表情心里莫名的慌乱,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娇娇!”
听着他深情的呼唤自己的乳名苏韵笑了一下,“我叫苏韵!周总请以后叫我苏韵或者苏小姐。对了,有句话我在心里想了很久了,今天终于有机会和周总说了。周总,祝你订婚愉快!”
一句订婚愉快让周子安脸色煞白,他苦心瞒到现在的事情苏韵终于还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