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年年顾深之

我的爸妈一直都算是开明的,大学毕业后就允许我独居了。

昨天的突发情况那么多,惹得我回家就又睡着了。

再次起床,已经是新的一个日落了。

摸到了手机,这才发现已经因为没电彻底黑屏了。

连忙扣到无线充电台上,我就打着哈欠起床了。

人还没走到厕所,电话就响了。

属于闺蜜的专属铃音,拉回了我的脚步。

「喂?」

「喂什么喂啊,你怎么才接电话啊!」

对方咋咋呼呼的,震走了我的困意。

「我刚睡醒啊。」

「你都上新闻了你知不知道啊,全世界都知道你跟顾深之的事儿了!」

电话都来不及挂,我就用wifi开始搜索网页。

果然,闺蜜说的都是真的。

48小时前,我还在准备着自己和林杰的订婚宴。

48小时后,我成了顾深之「藏匿多年」的小娇妻。

就在我午夜酣睡的时候,各种内部爆料层出不穷,看得我眼花缭乱。

「依我的高见,你就直接假戏真做吧,反正那也是头老金牛……」

别说,顾深之还真是金牛座的。

等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先挂了,我得联系顾深之,快点撤热搜啊。」

网上传得太真了,没准人家顾叔叔的姻缘就要砸在我的手里了。

「着什么急啊,现在网上不仅是你和顾深之的事儿,还有林杰和肖云呢!」

咦?

咳咳,这个可以有。

点开了闺蜜推荐给我的好几个公众号,里边写了不少「爆料」。

不同于网上别的那些无脑甜的爽文,这几个号还是蛮还原事实的。

唯一不同的就是,模糊了我和顾深之的关系,着重说了我和前任之间的恩怨。

白月光闹死闹活的事儿也被一起扒了出来。

评论区里几个看似随意、实则爆料的留言将肖云的身份拼凑了出来。

热心又癫狂的吃瓜群众们果然给力,网上很快就有了肖云的照片。

越来越多的「类似受害者」出现,一起控诉肖云这类的「白月光」在她们恋情中种种奇葩的骚操作。

除了闺蜜外,好几个陌生号码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中一个格外显眼。

尾号0902,正是肖云的生日。

呦,这是真坐不住了。

自作孽不可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拔出了电话卡,我想好好的洗个澡。

结果头才冲了一半,门铃就又响了。

起初,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抹护发素的间隙,我终于还是直面了那个刺耳的声音。

为了我的门铃明天还能继续工作,无奈只能包了头,走了出去。

「谁啊?」

可视电话里,我看见了一张难以置信的脸。

「肖云你大晚上的干嘛啊?」

「你开开门,让我进去。」

理智告诉我,千万别纠缠。

感性告诉我,骂她个天昏地暗。

最终,还是理性战胜了我的感性。

这深更半夜的,谁知道她能干出什么幺蛾子来,还是保命要紧。

「你走吧,咱们俩没什么好说的。

「年年你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要跟你抢林杰,是林杰听到我出了事才第一时间赶过来的……」

头发还在滴水,我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

都追到家门口了,还在这儿茶言茶语的。

以后龙井要是缺代言人了,我第一个推荐肖云去。

「现在网上都在误会我骂我,我连家门都不敢出,林杰对我好不是我的错,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论一条舔狗能被利用到什么地步?

绿茶大师——肖云为你现身说法。

「肖云,我就说这一遍,你听好了——」

「从林杰去找你的那瞬间开始,我们俩就彻底完了。至于你为什么被骂,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不是圣母救世主,管不了你的生死,天黑了你快走吧。」

都是女人,我不认可她做人做事的态度。

可我依旧不希望她晚归,有任何的意外。

捂着包头的毛巾,我特地站在门廊等了一会儿,想要看肖云离开。

甚至,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再闹,我就联系林杰给她带走。

虽然麻烦,至少安全。

神奇的一幕在下一秒出现。

我家的门铃边上有个搞怪的小装饰,实则自带摄像头。

摄像头里的肖云一脸的愤恨,连着骂了我好几句的脏话,最后还在我门口吐了两口才走。

呃……

这就是传说中的白月光的真面貌?

太下头了。

7

「肖云说她在外边站了好久,你就是不开门,你也太狠心了!」

「木年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站在我面前的林杰义愤填膺,而他手里还拿着肖云的急诊挂号单。

按照林杰的版本——「被我无情拒绝」的肖云回家就病倒了,高烧成了肺炎。

他像个正义使者一样,跑来我家堵着正要出门的我,大喊大叫地为其主持公道。

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光明正大」心疼别人的男人,很难想象他三天前还是我的未婚夫。

我以前真是瞎了眼。

就在我打算拿出昨晚的视频给林杰看的时候,一道有力地男声从电梯口传来。

「林杰,我上次警告你的话,你没听进去吗?」

林杰和我同时愣住了。

是顾深之。

他和他的助理小唐一起走出了电梯,来到了我的身边。

「抱歉来晚了。」

骑士说来就来,都不给我个梳妆打扮的机会。

顶着水肿还没消的脸,就这样看着顾深之为我「强势撑腰」。

说是撑腰,不过就是小唐将还在一脸懵逼的林杰带走,我们目送而已。

大人物解决事情从来不用自己动手。

啧啧,帅死了。

「这地方你先别住了,省着别人骚扰你。」

门禁卡和员工牌一起递了过来,我还有点蒙。

「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了,不能再帮着对手继续翘自家生意吧?」

经过顾深之的提醒,我才意识到我现在所在的公司跟顾深之的企业有利益冲突。

可是辞职是大事,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啊。

而且我们这行有竞业协定,离职后两年内不能从事相关的工作。

呜呜我可是个月光族美少女,不能工作就要回家啃老了。

「合同的事我都帮你搞定了,周五你去办个交接,下周一就可以来‘帮家里忙’了。」

跟顾深之办事,就是爽快。

想你所想,做你所需,不用你操一点儿心。

「我们林总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他不会讹你一大笔钱吧?」

只是一想起我们那个领导,我还有有点担心。

「多虑了……他现在认准了你是我的小奸细,巴不得你立刻就走。」

噗嗤一笑,这确实是我老板的作风。

不对,从下周一起他就是我的「竞争对手」了。

顾深之办事那么雷厉风行,我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周五交接之后,我特地去了一趟医院。

白月光也是「真的」不容易,一周之内进了两次医院了。

「你,你怎么来了?」

面对忽然出现的我,没有了林杰加持的肖云显然有点慌了。

隔着一段距离,我直接把话说了。

反正我也没带花和营养品,自然没有说客套话的必要了。

「肖云,我今天来这儿,就一句话要说。」

「我已经彻底对林杰这个人没有一丁点的感情了,我也不会因为他去为难你,因为他不配。」

「今后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再来骚扰我的生活了,如果你再纠缠我,下次我就直接报警了。」

说完这番话,我立刻转身出门。

开门的时候,我瞧见了怔住的林杰。

没心思去研究他目光里复杂的情绪,我大步地离开了。

半年真心付出的感情,经不起白月光的一次试探。

这是我和林杰的悲剧,也是我木年年自己的喜剧。

想到真的差点嫁给这样的人,我一顿后怕。

好在,老天有眼。

一切都结束了。

8

用现在最火的一句话说,就是顾深之这人能处。

入了公司才一周,他就给我指派了个大任务。

吃饭的时候念叨过一句想接思洋的单子,没想到他真的记住了。

不过真的操作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的不足。

我跟顾深之的「关系」在公司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介于我的身份还是有点特殊,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格外的高。

「年年还不走啊?」

点头跟同时告别,我已经准备好熬通宵了。

谁叫顾深之给我准备的公寓就在公司对面的大楼,有这得天独厚的「便利」,我不加班谁加班?

「我需要的是未婚妻,不是熬夜加班的小菜鸟。」

抬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顾深之。

尴尬地一笑,我瞧见了他手里的美味佳肴。

「走吧,不会的地方我帮你弄。」

文件和笔记本电脑都被顾深之「收缴」,我只得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老板的办公室是真大啊!

瞬间就有了努力的动力。

在顾深之的帮助下,那些我搞不懂的事竟然变得异常简单。

和印象里不同,顾深之的每一句话都浅显易懂,根本不是假大空的说教。

干着饭,学着习。

最重要的是,讲课的人还要给我发工资。

人生最爽莫过于此。

遥想我跟林杰在一起的时候,赶上他忙,连PPT都要我帮他修改。

反观林杰,不仅不知道感恩,还顺势做起了白嫖怪,一而再再而三找我「帮个小忙」。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一个门外汉都能看得懂他们的专业术语了。

现在想想,这或许是他留给我最有价值的「回忆」了。

经过顾深之的指点,我的文案做得异常通顺。

面见思扬老总的那天,顾深之竟然还给了我亲自展示的机会。

产品展示完后,对面的老总问了我个刁钻的小问题。

会议室里的人面色都变了。

估计在大家看来,我这个「空降菜鸟」一定要丢脸了。

下一秒钟,我不仅完美回答了对方的提问,甚至还诙谐地开了个小玩笑。

「顾总的员工了不得啊,哈哈哈。」

思扬的老总被我逗笑了,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松了口气。

「过奖了陈总。」

「不过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不是我的员工。」

狗粮猝不及防,吃得我有点暗爽。

会议之后,我明显感受到大家的眼光越发地不同了。

几个处得来的员工,也开始暗戳戳逗我。
「什么时候正式当我们老板娘啊?」

「是啊是啊,求老板娘关照啊!」

大家笑着逗我,我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9

被「逃婚」的阴霾早已散去,因为我的生活实在是太充实了。

工作上顾深之是我的前辈,生活里他倒要听我的「安排」。

为了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顾总下了神坛,开始贴近我的生活。

他加入了我喜欢的俱乐部,也开拓了很多的新爱好。

越接触,我越发现顾深之这个人简直太完美了。

不管是什么事,他上手都很快,并且从不犹豫,还能虚心听别人的指教。

完美这个词都有点配不上顾深之了。

至于林杰和肖云,我早就忘到脑袋后边去了。

这天,我又跟顾深之约了打球。

球场上的他大杀四方,好几个女孩子连球伴都不陪了,就站在边上看顾深之。

莫名的危机感袭来,我竟然主动装累要走。

「放心吧,我很守男德的。」

「手机给你,这样谁都加不了我的微信里……会不会安心点?」

顾深之掏出了电话,硬塞到了我的手里。

望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后边果然跟过去了好几个女孩。

顾深之的步子忽然变大,赶在女孩子揪到他之前溜进了男更衣室。

嘻嘻,真乖。

女更衣室,我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忽然,一顿争吵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谁叫肖云,出来!」

两个贵妇打扮的女人一前一后,闯进了更衣室。

众人都伸出了头,等着吃到最新鲜的瓜秧子。

「我是,你是哪位啊?」

终于,有个怯生生的声音迎了出来。

一听到有人应声,女人立刻像事装备了重型机枪一样,火力全开。

「林震天是我老公,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小狐狸精你才几岁啊,就出来勾引男人了?」

「我告诉你,我老公的钱都是我娘家出的……」

「识相就快点滚,否则到时候我一起诉,不仅白嫖了你还得让你赔得个倾家荡产!」

在众多的吃瓜群众里,唯有我最镇定。

不仅镇定,我还拍了视频加照片。

回去的路上,我兴奋地像只小鸟。

顾深之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问我怎么了。

「我选的人,人人都想要,有的人选的人,想要所有人。」

看似绕来绕去的话里,藏着我窥见的秘密。

顾深之似乎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懂。

在我家的楼下,他照例给我解了安全带。

手才扶到车门把手,便被顾深之拉住。

「胡闹也要有尺度,别让我担心。」

他的眼神正色,我也收了笑,老实点头。

叔叔就是叔叔,总能在压制和宠溺间自由切换。

才下了车,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跟闺蜜连线了。

早在拍到视频和照片的第一瞬间,我就把这个「重大发现」第一时间发给了她。

在顾深之的车上幸好手机被调了静音,要不然信息得轰炸死我。

「你这个家伙,我都要憋死了!」

「我知道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快说那人是谁?」

靠着我发过去的「证据」,闺蜜迅速弄清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总结出来一句话——肖云勾到一个软饭已婚男,现在被他老婆发现了。

看来林阿狗的爱情,终究是错付了。

「木年年,你可别告诉我,这么大的事儿你就想自己偷笑一下就结束啊?」

闺蜜有点担心,好怕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然不了,你不是认识不少写公众号的吗,照片和视频涉及个人隐私不能发,但是故事可以一字不差地都说出来。」

在守法的边缘,我要让事情疯狂地发酵。

要说只能怪肖云她「运气太差」。

就在三天前,我发现了她在我以前工作过的论坛抹黑我,将我和顾深之的「临时起意」编造成了「潜伏者的秘密」。

帖子里边各种编排诬陷,甚至有好几个人还信了她的话。

幸好有顾深之帮我兜底,否则我那个小心眼的前老板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礼尚往来,才是我木年年的作风。

新闻经过发酵,立刻就火了。

而且我严重怀疑,软饭男的老婆也从中出了一份力。

因为很快软饭男和老婆要离婚的新闻,就压过了肖云当小三的事。

最绝的是有人还翻出了肖云更多的「故事」,彻底撕碎了她多年白莲𝓜𝒜𝓛𝓘花的人设。

在众多的评论ID里,我认出了一个人的号。

倒不是我多么地慧眼如炬,而是那人用的就是自己的本名。

ID林杰——「喜欢上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蠢最贱的事。」

10

连着好几天,我都看到了林杰的身影。

他就站在我公司的楼下,每次看见我都只是挥了挥手。

头大的我,立刻转身离开。

估计林杰也是胆子小,不敢跟我。

正巧顾深之去出差了,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烦他。

本以为只要不理林杰,他就会自动消失。

谁成想周五下班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他。

这一次林杰大胆了起来,直接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估算着时间压着绿灯过了马路,只求红灯能挡住胆小的林杰。

结果林杰似乎得了肖云的真传,也耍起了可怜的把戏。

他跟着我冲上了斑马线,还被一辆正常启动的车子擦了边。

「年年,年年!」

倒在地上的林杰在我的身后喊着,也吓到了司机师傅。

这个路口属于绝对的市中心地带,人来车往,繁华异常。

为了不妨碍别人,我只能又折返了回去。

好在林杰只是受了皮外伤,我便立刻让司机大哥离开了。

将林杰重新扶到路边后,我立刻就跟他拉开了距离。

林杰看着我嫌弃地整理着自己的大衣,眼神无限哀怨。

「年年,我知道是我错了,对不起你……」

「年年,之前我都是被肖云骗了,都是那个贱人害得我跟你有了误会!」

「现在我想清楚了,全天下对我最好的人就是你,求求你跟我复合吧……我知道你跟顾深之就是情急之下没办法,我不会怪你的……」

全世界最迷惑的两件事——

一是我当初为何会看上林杰。

二是林杰为什么还有自信我会跟他复合。

前一个问题我懒得再想,后一个问题被我接下来的一顿输出彻底完结。

「林杰你给我闭嘴吧!」

「我现在恨不得把你脑子里,关于我的那部分全部删除,还给你复合,你真是长得丑想得美。」

「还有谁告诉你我和顾深之是逢场作戏的,我告诉你他已经跟我求婚了……」

正好我今天手上带了装饰戒指,趁着夜黑我匆忙地在林杰眼前晃了一下。

「你要是再骚扰我,下次就是派出所见了。」

可惜林杰还不死心,居然还要拉我。

盯着拉住我袖子的那只油手,我只能使出了杀手锏。

「林杰,别忘了你升职的那份文件,是我做的……密匙还在我的U盘里呢。」

听到我的话,这下林杰总算把手收了回去。

最后再扫了一眼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切了一声潇洒地离开了。

11

回到顾深之安排的公寓,我这才意识到我竟然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了。

日历上有我划上的一个圈。

那是之前我特地算好的「订婚一百天纪念日」。

订婚的人换了,纪念日也没有纪念的意义了。

倒不是因为我舍不得林杰,而是我捏不住我和顾深之现在的关系。

「一个小忙」帮着帮着,我入戏了。

取下那个装饰的戒指,我又想起了自己刚才跟林杰扯谎时候的样子。

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真不害臊,人家顾深之都没说要跟你交往,你倒好,还想着人家要跟你求婚……」

「是该求婚了,毕竟我们订婚礼都办完一百天了。」

角落里忽然传出来的声音,直接吓了我一跳。

那个影子眼疾手快,赶在我跌倒在地之前扶住了我。

「小心。」

「你怎么在这儿?」

「我听说林杰这两天一直在公司附近,我就急忙赶回来了。刚才往公司赶的时候,他们说你已经离开了,我就来这儿等你了。」

「那你的工作呢?」

「我坐明天早班的航班回去,赶得及。」

从北京到广州,单程要飞四个半小时,来回就是九个小时。

如果他明早还要回去,今晚是肯定难睡了。

对比林杰的自私幼稚,顾深之对我这般好,我怎能不动心?

最原始的渴望在那一刻涌上,我勾住了顾深之的脖颈。

亲吻并未得逞。

顾深之的反应比我快,他温柔的大掌压在了我的唇瓣,阻绝了我们之间最后一层的距离。

心倏地冷下去,丢脸地想要原地消失。

「这种事怎么能让小孩子主动呢?」

男人勾唇浅笑,下一秒狠狠地吻了上去。

第二天我还在浅浅睡着,顾深之悄悄起了身。

他蹑手蹑脚掏出了电话,拨给了自己的助理小唐。

「喂,顾总,早会的材料我都准备好……」

电话那头的小唐像个AI,无情又高效。

「小唐,今天我回不去了。」

「顾总,您是被爱情绑住了脚吗?」

「额……对,你帮帮忙,辛苦你了。」

「以后这种情况会经常发生吗,总裁?」

「对。接下来我还要求婚,结婚,度蜜月,所以下半年的工作计划,你需要重新做一遍了。」

「顾总,我抗议!」

「抗议无效……早餐多吃点,我报销。」

倚在墙边的我偷听着这俩人的对话,冒出了一个想法。

或许小唐也应该尝尝爱情的苦,才能更好的理解他的老板。

接下来的半年里,小唐确实很辛苦。

顾深之完成了他许诺的一切。

求婚、结婚、度蜜月一应俱全。

老爸从「老哥」升级为「老丈人」,老妈也收获了让她吹遍四邻的好女婿。

至于我嘛

「老顾,你又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年纪大了的人就是好骗,那个sa才夸了两句,你居然就真的把店里的东西全买了?」

嫁做人妻后,我意外开始变得小气又持家。

「你就是个小骗子,哄到手了你就变了,心情好的时候叫我老公,心情不好了就喊我老顾。」

男人则是一脸的委屈,不懂为什么自己明明买了礼物,还是不得老婆的欢心。

我则一脸贤妻模样,教育他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不要像个容易被忽悠的大爷一样,把养老金全部消费掉。

就在我激情演讲,即将感动自己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不甘心承认自己是「老顾」的老公一下子站起身来,将我打横抱起。

「好啊,那今晚就让某些人好好看看,人家到底是‘老公’还是‘老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