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彦秦灿

第一章
松谷县,阴雨连绵。
空气中带着稀薄的泥土味,还泛着潮意。
“秦顾问,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救援队队长——商彦。”
秦灿身着深蓝色的制服,一头齐肩短发干净利落,面容精致。
听着旁边人的介绍,秦灿背脊一僵,愣在原地。
她一早接到任务赶来,现场发生泥石流坍塌,情况紧急。
可是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和不告而别的前男友商彦重逢!
三年不见,商彦身上的气质愈发沉稳,眉眼间多了几分冷漠。
四目相对,秦灿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好久不见,商队。”
男人闻声冷冷抬眸:“你来做什么?”
秦灿心尖一颤,刚要开口说话,商彦便再次出声:“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勘察顾问。”
话落,商彦转身要走。
秦灿看着他的背影,双眸蒙上层灰。
当初两人已经交往两年,正准备结婚。
而在一次任务中,秦灿的救援计划导致商彦的队友再也没有回来。
从那以后,商彦不告而别,一走就是三年。
方才做介绍的小舟有些尴尬:“抱歉秦顾问,三年前商队经历了场意外,因为救援方案的原因损失了一名队友,所以……”
“我知道。”站在原地的秦灿回过神来,“三年前的方案是我给他的。”
说完,秦灿转身快步朝着商彦离去的方向走去。
……
坍塌山洞前,寒风簌簌。
商彦看着追来的秦灿,冷漠开口:“谁让你来的?”
她眼中闪过片刻涩意,但随即被掩下:“我作为队里的勘察顾问,有责任和义务执行好任务。”
话落,商彦冷嗤了一声:“勘查顾问?秦灿,你怎么还敢穿这身制服的?”
商彦面容冷峻,狭长的眼微微眯起,打量着秦灿。
四目相对,两人之间气氛凝滞住。
秦灿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攥住了裤腿。
她沉吸一口气越过商彦,转身对搜救队员们沉声指挥:“现场情况我已经勘察过了,逃生口只能容纳一人身形,分组行动。”
“A组负责运输氧气物资,B组负责勘测爆破点。”
话音刚落,商彦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你要炸矿?”
秦灿冷声解释:“矿下氧气稀薄,矿工们已经被困一天一夜。等不起普通方案,只能爆破。”
商彦沉着眉目,薄唇紧抿,声音冷沉:“煤矿经不起二次坍塌,如果出现意外造成大量伤亡,你我都承担不起。”
商彦看着秦灿的眼睛,眸中满是寒冰与疏离:“秦小姐,你真的有把人命当命看过吗?”
秦灿攥紧了手,眼前闪过无数过往画面。
身为救援队的勘察顾问,最短时间内提供最好方法是必备技能。
曾几何时,商彦也愿意无条件的信任她,将后背交给她。
可是自从那场意外之后,他离开了自己,也再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了吗?
想到这,秦灿强压下心中苦意,沉声开口:“商队,这是目前最好的营救办法。”
商彦走上前,垂眼看着秦灿,双眸深邃。
“你所谓的最好的营救办法,就是让我的人再去送一次命吗?”

第二章
气氛一瞬降至冰点。
周遭队员闻声纷纷望过来,却不敢说话。
半晌,秦灿终于出声:“商队,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最佳时机。我的每一个方案都是从保护人民出发,希望你配合我的工作。”
闻声,商彦冷冷睨了一眼秦灿,转身对着搜救队员们开口:“不需要分组,带好氧气物资,检查设备,下矿!”
秦灿一把拉住商彦的衣袖:“商彦!你冷静一点!”
商彦低头看着被秦灿抓住的衣袖,眉头紧锁。
秦灿的声音焦急,还带着微颤:“炸矿是目前最好的营救计划,底下的人根本撑不了多久了,你相信我!”
商彦沉呼出一口气,阖上双眸沉思片刻,长臂一伸,拿过一旁队员手中的氧气面罩带在头上。
“我和我的队员一起下矿,炸可以,必须保住底下的人。”
商彦看了一眼队员们,比了个手势:“准备爆破。”
说罢,商彦带着一队人向矿井走去。
秦灿看着商彦的背影,算是松了口气。
但悬着的心依旧没落下。
矿井口处。
秦灿看着商彦嘱咐道:“一定要找到最薄的地方做爆破点,洞口太小经不住二次坍塌,我会和你时刻保持联系,还有……”
商彦抬起头,护具之下是他冷漠的双眼。
秦灿咬了咬唇,声音放低了些:“保护好自己,千万别出事……可以吗?”
她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他,想要再多看他几眼。
也想要问问他,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商彦动作微顿,却并未回应。
他紧了紧腰间的安全绳,顺着矿井滑落下去。
秦灿的心紧到了喉咙处,握着通讯器的手微微发颤。
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自从商彦离开以后,这种为他担心害怕的感觉就随着商彦一起消失了。
秦灿咬紧了牙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开始部署指挥。
通讯器里,商彦的声音沉稳冷静,精准地勘测出了矿井内的爆破点。
“3、2、1——”
“轰!”
随着一声巨响,原本狭窄逼仄的逃生口被炸开!
秦灿心脏狂跳,抬眸瞥见救援队醒目制服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直到最后一个被困矿工被救出,已是深夜。
男人紧紧攥着救援队队员的手,眼中饱含泪光:“谢谢……谢谢!”
……
秦灿组织好众人上了大巴车后,正欲上车,却被人拉住。
小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秦顾问,这边坐满了,要不您和救援队一起走吧?”
闻声,秦灿一愣。
可不等她反应,小舟便上车关上了车门驰骋而去。
见状,秦灿垂下眼帘,视线落在了另一辆大巴上。
她知道,商彦就在上面。
踌躇半晌,秦灿还是踱步走去。
上了车环顾四周,她果不其然对上了商彦的目光。
“秦顾问,你和我们队长坐吧!我们东西多,位置都占满了。”
闻声,秦灿看向了神色冰冷的商彦,喉咙发酸。
她点了点头,径直走去,在商彦身边入座。
车内一片寂静。
救援队的工作辛苦,车辆启程时众人都挡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秦灿看着车窗倒映着的商彦侧脸,心中涩意翻涌。
那些到了嘴边的话被她翻来覆去的按下,最终却还是没有忍住:“商彦,在你心里,真的觉得是我害死的他吗?”
“当初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要走?”
商彦转头看着秦灿,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冰霜。
秦灿被商彦的目光刺痛:“你知不知道这三年……”
商彦冷眼看着秦灿,薄唇轻启。
“现在结也可以。”

第三章
秦灿看着商彦那双淡漠双眼,一瞬怔住。
她不明白,商彦是如何不带任何感情说出这样的话的?
秦灿攥紧了手,一时间分不清商彦这句话到底是不是真心。
她想问,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商彦看着秦灿犹疑的模样,薄唇勾起一个弧度。
他冷笑一声:“就这么想嫁给我?”
秦灿抬眸,眼睫发颤。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商彦再次出声:“秦灿,你觉得商家可能接受你吗?”
商家三代人才辈出,商彦从小便在大院中长大。
他生来就在皇城脚下,玩的也都是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东西。
而商彦的母亲更是商业界翘楚,两家联姻,轰动一时。
而自己就是个外乡小城人,凭着自己努力考上海城大学。
海城寸土寸金,就算她在勘察队做一辈子的顶级顾问也配不上他。
秦灿藏在座椅下的手紧紧攥着,指甲陷入掌心。
到底是在一起两年的人,商彦最知道刀子往哪里扎最疼。
秦灿深吸口气,试图缓和自己的情绪:“商彦,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不觉得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哪怕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秦灿强压下心尖上的疼痛,看了一眼商彦继续说道:“至于想不想嫁给你这个问题,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没有提问的立场。”
秦灿说完,偏头看向车窗外,将眸中涩意掩下。
鼻尖酸涩不止,秦灿眼眶泛红。
可她却用手死死掐住自己,不愿在商彦面前流露出半分情绪。
大巴车驶入隧道,车内陷入一片昏暗。
秦灿偷偷睁开眼,眼前湿意模糊。
商彦靠在椅背上,眼中思绪隐匿黑暗之中,藏下所有晦暗不明。
……
海城,救援一队办公楼。
距离上次松谷县的救援行动已经过去了一周。
秦灿从未想过久别重逢后的结局是不欢而散。
这周她无数次梦见商彦,梦里他冷漠的眼神总能叫她惊醒。
一想到这就是二人的结局,秦灿不由得心头刺痛。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回神,抬手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只一瞬,秦灿动作一僵。
会议室里,商彦冷眼看着她,神情不悦。
主任看着秦灿站在门口,率先开口:“这位是上面调来的搜救队大队长,以后就在咱们队里负责训练组织行动调配。秦灿,你们以后就是搭档了,有问题及时沟通。”
秦灿的呼吸微滞。
搭档?
没想到她和商彦还能再次成为搭档。
还没等秦灿开口,商彦便冷沉出声:“我申请调换顾问,跟她这样的人搭档,我做不到。”
会议室内一片沉寂,气氛凝滞。
主任也有些微微诧异,没想到商彦会当面拒绝与秦灿搭档:“商队,你可能不清楚,秦灿是我们队内能力最出色的勘查顾问……”
主任话还没说完,商彦便起身:“我说申请调换顾问,如果安排有异,我会向上级请示调离海城。”
说完,商彦便转身出了会议室。
秦灿见状,连忙追了出去。
走廊内。
秦灿抓住商彦的衣袖,沉声问道:“商彦,这是上级安排,有关公事,不要意气用事。”
商彦冷眼睨着秦灿的手,一点点挣脱开来。
他眸光扫了一眼秦灿:“别碰我。”
秦灿一怔,汹涌的痛意与酸涩袭来,吞噬着她所有的理智。
她没想到商彦会这样讨厌自己。
“秦灿,上次是我说错了。”
这时,商彦如冬日寒冰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句。
“不管是嫁给我,还是做我的顾问,你都不配。”

第四章
秦灿的脸色倏地苍白。
她长睫轻颤,痛意似浪潮一般自心口传遍四肢百骸。
秦灿调整着呼吸,强撑着捡起那濒临溃散的理智。
“说够了吗?”
秦灿声音颤抖:“商彦,我希望你能公私分明。这是上级的命令,必须服从。”
商彦狭长的眼微微眯起,冷视着秦灿:“公私分明?秦灿,我不像你那么没有心。”
商彦的话尖锐又残忍,一次次地刺痛着她。
秦灿强压下心头的酸涩,鼻尖发酸:“你消失三年音讯全无,我们之间到底是谁没有心?”
商彦眉头紧蹙着,眸中蒙上一层厚厚的寒冰:“你有心?好啊,跟我走。”
说完,他一把抓起秦灿的手腕,将她拽出搜救队!
男人把她扔上车,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
商业街上,人群熙熙攘攘。
秦灿还没来的及反应,便又被他拽下了车。
商业街坐落在老城区,旁边是大学城,人流广,十分热闹。
秦灿站在原地,蹙了蹙眉:“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商彦冷冷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摊贩身上:“认识吗?”
她顺着商彦的视线看去,随即一愣。
只见一个三岁大的小孩站在摊前。
他身上穿着不合身的围裙,松松垮垮的拖在地上,沾着不少泥泞。
小孩眼睛清澈透亮,对着人群吆喝:“火腿肠,三块!”
而他的身后,一个瘦弱女人脸色苍白的倚在凳子上。
这时,商彦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说你有心,但小武的家人现在过着这样的生活。”
小武就是三年前商彦牺牲的队友。
秦灿低垂下眼帘,商彦的声音再次响彻耳际。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身为勘察顾问要公私分明的时候,有想过他们吗?!”
商彦看着秦灿,眸色漆黑:“小武脑子笨,队里的体力活他争着做,队里的补贴都拿来养家。除了这对母子,他家里还有个七十岁的祖母。”
秦灿浑身一颤,心头酸涩感再次席卷而来。
她张了张唇瓣:“我……”
可秦灿才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商彦却径直打断:“他们每天在这里摆摊到凌晨,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和接济,只为了保住小武队内授予的英雄名衔。”
商彦的语气沉重,字字句句像把匕首,篆刻在秦灿心头。
她到嘴边的话全部被堵了回去,看着男人冷峻面色,心如刀绞。
许久,秦灿终于稳住了心神,缓缓抬眸。
她声音很轻:“所以呢?”
闻声,商彦冰冷凌厉的眸色之中染上一丝怒意:“所以?”
“他们一家本来可以过得很好,但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秦灿只觉喉咙像是被一只大手扼住,喘不过气。
商彦的指责字字诛心。
可是救援队的工作就是这样危险!
当年的意外发生,她又何尝好受?
秦灿阖上双眸:“商彦,我不希望任何人赴死。”
“但当时的情况紧急,如果重来一次,我依旧会这么做。”
秦灿顿了顿,抬眼对上了商彦的冰冷目光:“你是发自内心的认为,是我害死了小武吗?”
话落,二人之间一片死寂。
商彦凝视着秦灿,眸色晦暗不明。
半晌过去,他答非所问:“秦灿,你自持清高的嘴脸真让我恶心。”
说罢,商彦转身便要离去。
秦灿怔在原地,心尖都在抽搐着疼。
可就在这时,方才还在吆喝的小男孩忽然跑来——
“秦灿姐姐!你又来看我啦!”

第五章
小男孩向这边跑来,脸上带着明媚的笑意。
他一把抱住了秦灿的腿,奶声奶气:“秦灿姐姐,我想你啦!”
见状,商彦蹙紧了眉。
他抬眸看向秦灿,只见她温柔笑着,俯身摸着小男孩的头:“平平又长高了,又可以帮妈妈不少忙了。”
被叫作‘平平’的男孩看着秦灿,眼里满是亲昵。
秦灿转过头看着商彦,将心中酸涩掩了下去,笑意逐渐散去:“商彦,你真的有相信过我吗?”
她看着男人深邃双眸,眼底情绪渐浓。
小武出事之后,她立马就查询了家属地址前来慰问。
秦灿的收入不高,但还是尽全力帮着他们。
而平平的母亲生性要强,不肯要秦灿的钱,只说她还记得小武这个英雄就好。
二人四目相对,商彦却并没有回答。
终于,秦灿垂眼敛去情绪:“我……会向上级请示同意调换。”
说完,她便抱着平平向小摊走去。
平平窝在秦灿怀中,看着她微微泛红的眼眶眨了眨眼:“秦灿姐姐,你哭了吗?”
“商叔叔欺负你了吗?”
听着二人传来的对话,商彦一怔。
他缓缓抬眸看向秦灿离去的背影,眸中情绪晦暗不明。
……
三天后。
海城救援一队,办公室内。
“新调来那个商队长好帅啊,我刚看到他在训练场和陆顾问在做磨合训练。”
办公室外传来的议论声打断了秦灿的思绪。
她向上级申请调换搭档后,重新给商彦分配了一个勘查顾问——陆雯琪。
秦灿靠在椅背上,低垂下了眼帘。
她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那一天商彦说的话。
这三天来她不断用工作麻痹自己,试图压抑心中翻涌的情绪。
但只要一闲下来,她便忍不住地去想商彦。
这种感觉太令她窒息。
这时,门外的声音再次传来:“尤其是陆顾问被商队长抱着的时候,两人看着好般配啊!”
秦灿的手一颤,心头涩意似浪潮翻涌。
她走到窗前,向训练场望去。
距离太远,她只能看到两个缩影。
陆雯琪站在商彦身边,歪着头似乎在说些什么。
她仰头,似乎在笑。
秦灿放在窗上的手渐渐收拢,心尖痛意渐渐传开,就连呼吸都短了半寸。
明明根本看不清他们脸上神情,可秦灿却察觉到商彦在笑。
他手握成拳抵着唇瓣,片刻后放下。
这是商彦笑的习惯,秦灿一直记得。
一瞬间,秦灿鼻头抑制不住的酸涩,眼前微微模糊。
从她再见到商彦开始,他便再也没对她笑过。
秦灿仰起头,快速眨着眼,试图让酸涩感消散。
下一秒,警铃传遍了整座办公楼——
是出任务的通知!
“商业大街的餐厅发生火灾,火情严重,急需救援。”
秦灿猛地一怔,那正是平平母子摆摊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