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萌萌韩折野

第1章 真金白银的偷情
苏家今晚的宴会着实有点热闹。
身穿金色礼服的苏萌萌手扶在二楼的栏杆上,一脸无聊地看着楼下的灯火辉煌,宾客如云。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刚想要转身,一杯水递到了她的眼前:“萌萌,你怎么不下楼啊?”
来人一身白色小礼服,是苏萌萌的堂姐苏秋儿,是自从苏萌萌被找回苏家认祖归宗后,唯一对她友好的亲戚。
“我又不认识那些人。”苏萌萌接过水杯,百无聊赖地又看了楼下一圈。
“现在不认识,以后就会认识啦。”热心的苏秋儿指了指楼下大厅中央白色钢琴后面坐着的人,微微一笑:“听说这个是音乐学院的才子,爷爷叫人把他请来表演,庆祝萌萌你回归苏家。”
苏萌萌看过去,停留了一秒就挪开了视线。
就在刚刚,这个所谓的“才子”竟然对着她抛了个媚眼,长得倒是不难看,可就是油腻得让苏萌萌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倒是站在钢琴几米外,一个身穿白色西装搭配黑底白花的衬衫的男人,吸引了苏萌萌的目光。
那个男人五官深邃,每个角度看上去都堪称完美,身材高大修长,端了一杯红酒就很随意的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但眼底里却透着一丝生人勿近的漫不经心。
“那是韩折野,龙城第一大家族韩家的继承人。投资入驻我们凤城后,就是我们苏家的死对头,爷爷没有邀请他,是他自己来的。”苏秋儿也似乎被楼下那个人吸引了目光,不自觉给苏萌萌介绍了起来。
苏萌萌收回视线,她对苏家了解不多,朋友敌人更是不懂。
什么商业对立,早点结束这要命的回归晚宴吧。
“萌萌你嘴唇好干啊,喝点水吧,”苏秋儿抬了抬下巴,示意苏萌萌喝水,“走,我带你再去补一下妆,等会儿爷爷就要正式把你介绍给大家了。”
礼服勒的有点紧,苏萌萌都没怎么吃喝,这会是觉得有点口干,一口气喝了半杯水,准备跟着苏秋儿去化妆间。
趁着化妆师还没到,苏秋儿又介绍了楼下的一些人。
刚开始苏萌萌认真在听,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越听越模糊,眼皮也开始重了起来,甚至听不清苏秋儿在说什么,脚ⓈⓌⓏⓁ也变得无力站不稳了,甚至有点踉跄。
苏秋儿赶紧扶住她,好心地说:“是不是高跟鞋不太适应?化妆间快到了,再坚持一下。”
完全失去意识之前,苏萌萌死死地抓住了苏秋儿,最后倒下时两人都一起摔到了地上。
再次醒来,苏萌萌是被冻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她感觉自己脸上头发上全是水。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手提着桶站在床边,看到她醒了,指着她的脸骂了一声:“贱货!”
周围还有不少人或一脸震惊或一脸不齿地看着她,指指点点。
苏萌萌意识逐渐清醒,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除了身上的被子,底下竟然不着片缕,而自己腰上居然还搭着一只男人结实的胳膊。
她偏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凌乱发丝遮住了大半的英俊睡颜,鸦羽似的又长又卷的睫毛在他眼下投出美好的阴影,微微颤动的时候,苏萌萌甚至想去摸一下。
这不就是苏家的死对头韩什么野吗?
苏萌萌赶紧甩开男人的手,拉紧了被子裹住自己,看向站在床边一脸震惊的表姐苏秋儿,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低声问道:“表姐,这是怎么回事?”
被子大部分被她抢了去,韩折野赤裸有力的背脊就这么暴露在众人视线中,身上有且只有一条四角内裤。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人是真金白银地来偷情了!

第2章 带了一点点暧昧
“苏萌萌!你还好意思问别人怎么回事?你就这么下贱,在自己家宴会上都这么迫不及待爬男人的床吗!”提着水桶的男人怒气冲冲吼道:“果然,你养母是个荡妇,养出来的你也是个淫娃!”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苏萌萌眉头一皱,眼神锐利如刀射向喊话的那个男人。赵公子,苏家把她找回来后,给她安排的订婚对象,原本今天的宴会除了介绍她回归苏家,还要宣布他们订婚的消息。
她和赵公子见过几面,每次赵公子也看上去彬彬有礼的,她对苏家的安排并没有什么异议,但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一个口出恶臭的男人。“苏秋儿,堂姐,麻烦你告诉我,我怎么会在这,我们不是一起去化妆间的吗?”苏萌萌的眼神逼向苏秋儿,一定要个答案。
苏秋儿也惊呆了:“我也不知道啊……我送你进了化妆间我就出去了……而且也许是什么误会,怎么会变成韩……明明是……”
旁边的贵妇帮着说完:“保姆说钢琴师跟苏萌萌在那啥,怎么变成韩折野了呢?”
赵公子切了一声,眼神里满是厌恶:“估计是跟钢琴师睡完了,太骚了觉得一个男人不够,就又搞了个男人。”
太难听了,苏萌萌心里很烦,还有一点被围观的慌乱,想让他闭嘴滚蛋,但也由不得就这么被他泼脏水。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刚才昏倒了!”
“昏倒?跟男人昏倒在床上?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你昏倒了是什么样子。”赵公子丢下铁桶就要来拽被子。
苏萌萌死死地拉住,就在她无法保护自己时,一双大手在她这边拉住了被子,对面的赵公子怎么都拉不动。
再是坚强的苏萌萌,面对这样难堪的场面,此时眼睛里也全是水汽,咬着唇一言不发,眼神却依旧倔强地盯着面前这一波看好戏的人。
眼前突然一黑,她的头被一件衬衫盖住了,只看到一朵白花的图案。
有点眼熟,这是韩折野的衬衫。
“看够了吗?”
韩折野冷冷地问,站在第一排的一众贵妇宾客,都纷纷别开了视线。
“手拿开。”韩折野用力一拽,被子全部从赵公子的手上拽了回来,稳稳地盖着苏萌萌。
赵公子又想伸手来掀,手还没摸到被子,韩折野给出警告:“手要是不想要,就捐给需要的人,我可以帮你实现。还有,其他人如果热闹都看够了,麻烦都滚出去。”
龙城第一大家族的继承人,传言有很多,最厉害的莫属韩折野杀过人,是真正的冷血狂帝。
虚张声势的赵公子哪里敢正面对抗,即使不甘心没有让苏萌萌裸于众人前,也不敢再去掀被子,而原本看好戏的客人也慑于韩折野的冷酷传说一起退了出去。
苏秋儿也轻轻拉了还想说什么的赵公子一下,给他一个眼色,赵公子看到了,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一起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韩折野不慌不忙下床捡起地板上的长裤穿好,又掀开了遮在苏萌萌头上的衬衫,对着坐在床上的苏萌萌弯腰下来,慢慢靠近她的脸。
苏萌萌想要躲开,却被他用手按住了头,他挨在她的耳边说:“我是韩折野,如果有事,就来找我。”轻柔的语气,似乎带了一点点暧昧。
苏萌萌抬眼,正好看进了韩折野深邃的眸子里,而此刻的这双眼睛里,似乎有些滚烫的情绪,苏萌萌瑟缩地往被子后面躲了躲,不再直视他。
她没有问为什么他们会躺在一张床上,很明显的,她是被人设计了。
韩折野笑了笑,起身,慢条斯理地穿好了衬衫西装,走出了房门。
等韩折野从苏家离开,苏家的这些客人们似乎又活泛了起来,没有人再提今天他们看到的“风流艳事”,但心里都对苏家这个新回归的苏萌萌,鄙夷到了极致。

第3章 软禁
众目睽睽之下被围观“偷情”,苏萌萌被苏家软禁了。
两个守着她的保姆,从来不会回答她一句话,保姆之间倒是有很多闲话聊。
“终于睡着了,折腾死人了!”
“你是没见到睡前那吃人的样子,都偷男人了还敢这么嚣张!”
“苏老说了要一直关着她,不让出去丢人现眼。”
“也不怪苏老那么生气,韩折野来凤城是跟苏家抢生意的,她那么做不就是打脸苏家吗?”
“苏老就没把她当成孙女过,也不知道找回家干嘛,就该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
“有钱人的想法不是我们能理解的,不过,我们能多一份看守的工钱,关就关着呗。”
门后的苏萌萌,把外面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
心堕入了冰窖,为了不被外面发现,她几乎是用膝盖在地上滑不发出声音,滑到了床边,从枕头内拿出一部藏了多天的手机,这是那天韩折野留下的。
开机,点开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发信息过去:“我被软禁了,救救我!”
视线一刻都不敢离开手机屏幕,看见回复,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除了获取自由,还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苏家会让你认祖归宗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卖关子!
苏萌萌抖着手回消息:“想。”
韩折野发来一张肾脏配型成功结果的照片,配型人之一就是苏萌萌,另外一个做了保护措施,只有一个“苏”字。
难怪……
看不起她,却要把她接回苏家,觉得她犯错了又不把她扫地出门,关着她就是为了她身上的肾!
想叫想大声喊,苏萌萌都忍住了,愤怒和害怕使得她全身发抖,差点连手机都拿不稳。
打字删删减减的,发出最想知道的:“是不是我亲弟弟,想要我的肾?”
回到苏家后,从来没有见过一母同胞的弟弟,最先怀疑的目标就是他。
韩折野回:“苏家保密做得太好,目前只知道送去匹配的样本是苏家人,你弟弟只是包含在内,还有可能是其他人。”
冰冷的东西滑过脸庞,苏萌萌的视线开始模糊,她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手上的水渍越来越多,便一头栽在被子上。
这可怕的亲情,被软禁后连亲生父母都没有来探望过,他们是默许苏家人拿走她的肾吗?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苏萌萌才从被子里抬起头,泪眼模糊地点开。
“捂着肾的部位喊疼,很快就会自由了。”
是啊,苏家在乎她的肾,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关着她也没用。
实验之前,苏萌萌问他:“为什么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会帮我?”
“他们要你的肾,又是我来凤城发展的绊脚石,我们一起让他们倒台,双赢。”
看着韩折野直白的回答,苏萌萌只觉得呼吸深重。
韩折野只是利用她,而苏家是要她的命,她应该选择什么?
擦干眼泪,苏萌萌把“成交”发出去后,手机藏好,捂着肾的地方大声喊疼。

第4章 为什么给我下药?
鸡飞狗跳的一出,好几个医生被叫到苏家,检查后也没有当着苏萌萌的面说结果,而是被保姆带到了书房。
站在窗户后,苏萌萌看着医生们乘车离开,转身过来背靠窗户站着,不由哂笑。
已经证实了,她的肾很重要的。
来探望的苏秋儿看见苏萌萌在笑,美艳的容颜增添了三分娇俏,哪里是像被软禁多天的人!
藏住眼底的嫉妒,苏秋儿关切地走进去:“萌萌你不舒服就好好躺着啊。”
苏萌萌冷冷地抬ⓈⓌⓏⓁ眸:“为什么给我下药?”
担忧的苏秋儿慢慢变得疑惑:“什么药?”
“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你就不要装了。”
苏秋儿依然是知心堂姐的口吻:“萌萌你就不要乱想了,爷爷把那件事处理好了,不会影响到你名誉的。以后谁要是敢说你哪里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
公主粉红窗帘随着风在飘扬着,苏萌萌斜了一眼脚后晃动的纱,又突然笑了:“堂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这一声堂姐,苏秋儿没有应。
苏萌萌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自说自话般:“我长大的小巷子里,流传着一个故事,有一种鬼,喜欢吃说谎人的舌头,尤其是陷害过人的舌头。”
苏秋儿只觉得舌头一紧,说话都不利索了:“没、没有……”
恰好又一阵风吹进来,苏秋儿抖了一下肩膀,压住内心里那一丝丝心虚恐惧,转开话题:“爷爷安排你明天去医院全面检查身体,到时候我带着你去,我帮你挑选合适的衣服吧。”
没有征询苏萌萌的同意,径直去打开了衣柜门挑选,苏秋儿拿出一套荧光绿的衣服:“穿这套会衬得你皮肤跟白雪公主一样白,然后再扎个公主头戴上皇冠,你就是我们苏家的小公主。”
拿起枕头砸过去,苏萌萌颤抖地怒吼:“少假惺惺装好人,我才不会跟你一起!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萌萌你不要这么暴躁,情绪收一收,太过亢奋真会伤身体的。”苏秋儿扔掉衣服,还在上面踩了一脚,荧光绿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滚!”苏萌萌又扔过来一个枕头。
“唉,我这就走,你好好休息。”
苏秋儿唉声叹气地离开苏萌萌的房间,下楼拐角之后,哀叹就变成了兴奋。
软禁给软得精神失常了,只要变成女疯子,长相再美艳夺人,都会被所有人嫌弃!
敢争夺爷爷的宠爱,死路一条!
听见脚步声越来越小,苏萌萌才用手捋了捋暴躁乱了的头发,眼神清楚明确,完全没了暴躁的失态模样。
她也姓苏,也会装的。
次日,来送饭的保姆换人了,苏萌萌无视保姆催促无数遍,磨蹭到了中午,才慢吞吞地下楼。
偌大的苏家,没有客人来临,走楼梯都有回声。
“终于来了,我都等你一上午了。”苏秋儿热情迎上来。
苏萌萌看了客厅一眼,不见苏家其他人,沙发上就坐着她爷爷苏家富。
逼着自己喊了一声:“爷爷,那天我昏倒了,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苏家富慈祥地点头:“都过去了,乖,跟你姐姐去医院吧。”
“我自己去,不要她陪。”苏萌萌拒绝。
苏秋儿插话:“那怎么行呢,我跟医生熟,有我带着,更方便。”
“那天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那样,我的好堂姐!”
“萌萌你又这么误会我,你跟韩折野稀里糊涂上床了,我也同情你,可那跟我没有关系啊。”
“行了。ⓈⓌⓏⓁ”苏家富不悦地打断:“我让司机送萌萌,秋儿不用陪着了。”
苏萌萌人都上车了,苏秋儿追出来:“等等,忘记拿包包了!”
司机摇下车窗,接过苏秋儿递进来的包包,。
苏秋儿交代:“到了医院,要照顾好萌萌!”
司机点头:“请秋儿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萌萌小姐的。”
后排的苏萌萌根本没发现,他们两人的眼神交错。

第5章 美人儿脾气挺大
高级私人医院,全身体检做完后,苏萌萌被领到了公共休息区等待。
司机的手机响了两声,就从苏萌萌身后退开,去安静的地方接电话了。
看着水杯上飘着的红色颗粒,苏萌萌冷笑着换了一个坐姿,苏家真的很看重她的身体,都开始给她泡枸杞喝了。
长排沙发那边坐下一个人,苏萌萌没有留意,很心烦的把枸杞水倒进了垃圾桶。
“美人儿脾气挺大,是嫌水冷了吗?要不放在叔叔怀中给你捂捂?”
苏萌萌听见那边男人的调戏了,没有搭理,再转个身背对着。
“是个小辣椒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告诉给叔叔,叔叔可以帮你的。”
男人朝着这边走来,才坐在苏萌萌的身旁,她就立刻起身了。
站起来更加体现了她绝妙的身材,男人看着她的侧身,眼睛都快直了。
男人跟着起身,拦住欲走的苏萌萌,不怀好意地问:“小妹妹别走啊,叔叔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讲真这不是苏萌萌第一次被骚扰,得心应手地转身回问:“这位先生如此年纪在外面是这个德行,你的老婆和儿女知道吗?”
不料是个没脸没皮的,男人还笑着说:“他们不知道呀。”
他们两的对话和站姿,在外人看来是有说有笑的,气氛恰当的很。
休息区的入口,司机带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走来,一看里面的状况,张嘴就开骂:“苏家小贱人,敢勾引我的老公,想死吗?”
男人闻声从苏萌萌身边挪开一步,皱眉不悦:“能不能小点儿声,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
被自己老公指责,女人的火力还是朝着苏萌萌全开:“上次在苏家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偷人,还否认被陷害,这次被我亲自抓到,你还有什么话说?”
女人的声音呜哑呜哑的刮躁,声音犹如乌鸦一样,吵得耳朵疼。
男人露出很嫌弃自己老婆的表情,转头问司机:“她就是你们苏家被拐卖的、孙女?”
司机点了点头,“是的周总,萌萌小姐她……”
苏萌萌锐利的目光斜向司机,司机后面的话硬生生给噎了下去。
“苏老的孙女,那就是个美丽的小误会了。”周总微微笑地看向苏萌萌:“萌萌小姐,我是你周叔叔啦。”
尾音的“啦”字,苏萌萌想要把这男的舌头扯直,听得别扭又恶心。
周总说得这道别的话语,引得他老婆眼睛都要喷出火,手指着苏萌萌的鼻子骂:“真真让我见ⓈⓌⓏⓁ识到了勾引男人的好手段,我会把你的名声传出去,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哇哇叫的心烦,苏萌萌揉了一下耳朵:“我可是韩折野的女人,你家那位能比得上韩折野,有点自知之明好吗?”
“韩折野是韩家的继承人,多少名门千金想要嫁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没有教养的?”周太太的尖声都快把窗户玻璃炸裂开了。
“好的,就让你再见识见识。”苏萌萌拿出苏家给自己准备的新手机,把背的滚瓜烂熟的韩折野电话号码打了出去。
通了之后,苏萌萌开了免提,娇滴滴地对着手机说:“野,我是萌萌,有个没见识的说你看不上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