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甜甜陆北辰

第一章
傍晚,安家客厅。

“甜甜,我要准备结婚了。”

安甜甜脸色僵硬看着在她面前宣布消息的陆北宸。

前一秒,所有人还在为她的毕业庆祝,下一秒,她最爱的男人就当众宣布了这条喜讯!

“怎么傻住了?”

陆北宸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口吻一贯的温柔:“不祝福我一句吗?”

祝福……

祝福她放在心里喜欢了十五年的男人,另娶他人吗?

安甜甜想不到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能把和自己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陆北宸抢走……

想到这儿,她目光缓缓落向陆北宸身旁的女人身上。

她五官出挑,气质温柔,和俊朗不凡的陆北宸,的确般配。

也……比自己这个病秧子要合适的多。

安甜甜紧攥着手,喉头逼出一句话来:“恭喜。”

“谢谢。”

陆北宸眉眼舒展开,又分别介绍:“她叫喻欣,喻欣,这是安甜甜。”

喻欣挽着陆北宸的手臂:“你不知道,我们刚定下来这件事,北宸就说要第一个告诉你,你们感情真好。”

这话犹如巨石,死死压着安甜甜心口,呼吸不畅。

安甜甜强装镇定笑了笑:“我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了。”

她从小有心脏病,全靠药温养着,不能熬夜。

安家长辈也没有想太多,嘱咐了几句后,开始围着陆北宸和喻欣的婚事聊了起来。

二楼长廊上。

安甜甜看着客厅里言笑晏晏的陆北宸,不由想起了七岁那年的那场地震。

常年在国外工作的父母回不来,她一个小孩子,独自被困在废墟里三天。

那一场人间噩梦,让本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她患上了抑郁症。

而将她从废墟里救出来的陆北宸,则成了她唯一的药。

但现在他要结婚了,要有自己的生活了。

而那些未来里,没有自己……

思虑太多,安甜甜心脏一疼。

却听楼下一阵喧闹声,看去,就见陆北宸和喻欣起身要离开。

目送着他们身影消失在门口,安甜甜也转身走进房间。

浓稠的夜色里。

喻欣不知和陆北宸说着些什么。

只见下一秒,陆北宸低头在她脸侧落下一个吻。

透过窗看着这一幕的安甜甜浑身一僵,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汹涌而来。

她紧按着心口,想要稳住那越发急促的呼吸。

但没用。

她身体却越发无力,控制不住的朝地上倒去——

就在这时,安母开门进来:“甜甜……”

下一秒,瞧见这一幕的安母脸色顿时就变了,忙上前接住她。

“甜甜你怎么样?别急,我现在就给北宸和医生打电话。”

说着就要拨陆北宸的电话。

安甜甜却按住了她的手,声音急促又沙哑:“不要。”

几乎一瞬间,安母就懂了她话里藏着难言的苦涩。

等安甜甜慢慢缓过来,安母心疼地抱着她:“好,不打,妈妈陪着你。”

因为安甜甜发病,整个安家灯火通明。

接过女佣送来的药,安甜甜仰头喝了进去。

苦药入喉,安甜甜眉心紧皱。

她不由得想起,以前吃药时,陆北宸都会陪在她身边,用颗糖来化解那份苦。

可现在,陆北宸不在,糖也没了。

等到情绪平复下来时,天已经亮了。

看着隐在雾见的朝阳,安甜甜缓缓起身走到桌前,翻出厚厚的一本日记。

然后,在崭新的一页写下:

“2021年6月3日,晴,昨天我很开心,因为我喜欢的哥哥要结婚了。”

刚写完,她鼻尖一酸。

一滴眼泪就这么落在了日记本上,晕染了陆色的字迹。

敲门声突然响起。

安甜甜心底一慌,回头就见气喘吁吁的陆北宸撑着门直直地看着她。

第二章
“发病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陆北宸走进来,话里满满的担心,亦如当初。

默默合上日记本,安甜甜回起昨夜的情形,声音微涩:“不想麻烦你。”

陆北宸一哽,扫过安甜甜按在本子上的手,最后落在中药罐上。

他拉过安甜甜的手,在她掌心放了一颗糖:“说什么傻话,我永远在。”

糖纸反射着七彩的光。

可是她已经熬过了苦,迟来的糖,还甜吗?

安甜甜垂眸看了很久,才在陆北宸疑惑的目光下,剥开糖纸吃了下去。

“很甜。”她咽下喉咙里的苦涩,浅浅一笑。

陆北宸见她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便换了话题:“院儿里的朋友说要一起聚聚,我带你过去。”

安甜甜微微垂眸。

昨天刚宣布结婚,这次朋友聚餐是因为什么,不言而喻。

她很想问喻欣也会去吗,但迎着陆北宸的目光,还是点头说了:“好。”

食粤阁。

包厢里,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安甜甜坐在角落里,看着挨在一起的陆北宸和喻欣,眸底黯淡。

只见好友陶琛起身举起酒杯:“陆哥,眼看着你和嫂子要结婚了,做兄弟的先在这儿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此话一落,在场的人纷纷起身恭喜。

众人一片欢声笑语,都在为陆北宸和喻欣的事情大肆庆祝。

安甜甜看着一向低调的陆北宸,当着众人高调谈论着和喻欣的相知相遇。

心口的压抑和酸涩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她再也待不下去。

“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落,安甜甜起身快步走出包厢。

露天阳台上。

热风拂面而来,安甜甜深呼吸着,试图排解心口的窒闷。

可闭眼间,她脑海里都是陆北宸对喻欣每一个深情的目光,亲昵的举动……

这些是她从未得到过的,是专属于情人之间的。

窒息感越来越重,安甜甜不敢再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甜甜缓过情绪,刚准备回去,就听到阳台门口响起一道女声。

“喻欣,你不会真动了心,要为了那个建筑师放弃整个鱼塘吧?”

女人的话,让安甜甜下意识停住脚步。

她目光缓缓落向站在女人对面的喻欣。

只见此时的她一脸不屑:“当然不会。”

“只是陆北宸帅气又多金,嫁给他我就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等结了婚,以陆家的地位又不可能真得闹出离婚丑闻,到时候我不是该怎么玩,还怎么玩。”

安甜甜呼吸一颤,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上的人,对喻欣来说,只是个利用品!

可陆北宸却想着和她相伴一生……

两人的谈笑声持续传来。

安甜甜却已经听不下去,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回到包厢。

陆北宸瞧见她回来,第一句便是问:“甜甜,你看见喻欣去哪儿了吗?”

安甜甜想起刚刚听到的对话,心底一痛,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北宸敏锐地察觉出她情绪不对:“怎么了?”

安甜甜抬眸凝着陆北宸的眼,小心试探道:“北宸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喜欢的人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好呢?”

闻言,陆北宸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安甜甜紧了紧心口:“如果她只是为了利用你……”

“够了!”陆北宸冷冷打断她,“你是跟谁学会的背后嚼人舌根?泼人脏水?”

他眼里的冷意让安甜甜脸色一白:“不是的,我……”

然而,她解释的话刚要出口,就被打断。

陆北宸眉心紧皱:“安甜甜,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害怕!”

第三章
这是安甜甜第一次在陆北宸的眼底读到了失望。

此刻,她终于意识到这个出现在陆北宸身边不过半年的喻欣,在他心里的占比已经超过了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自己!

周身伙伴察觉到了异样,也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回来的喻欣见这一幕,有些讶异:“这是怎么了?”

然而无人敢回。

喻欣的目光又落在了陆北宸的脸上,带着询问。

陆北宸这才收敛:“没什么,我送你回家。”

话落,他转身带着喻欣离开。

从始至终没看安甜甜一眼。

他把自己丢下了!

安甜甜呆呆望着两个人越走越远的影子,久久回不过神……

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推开大门的瞬间,入目的女佣尽是陌生的面孔。

安甜甜还没反应过来。

就听安母说:“别看了,原来那些人已经被我辞退了。”

“北宸说,有人教坏了你。”

那些女佣都是从小陪安甜甜长大的,对她而言和亲人无异!

陆北宸也清楚的知道,但现在就因为她说了喻欣一点不好,他就……

安甜甜呼吸一紧,喉头的苦涩怎么也化不开。

见她不说话,安母继续训说着。

安甜甜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沉默的上了楼。

卧室里漆黑一片。

安甜甜窝在床上,手机记录里陆北宸曾经那些温柔轻哄的话,成了她此刻唯一的慰藉。

他,是在乎自己的。

或许是她错了,明知道他有多喜欢喻欣,自己不该说那些话的。

安甜甜颤着手缓缓敲下一条信息:“对不起,我错了。”

她不知道陆北宸会不会回自己,也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对话框上的备注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看着这几个字,安甜甜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然而片刻后,屏幕上只多了一个字:“嗯。”

那一瞬,安甜甜只觉得庆幸。

幸好,他还愿意理自己!

但她却委屈的想哭,明明自己说的都是真话……

见陆北宸又没了反应,安甜甜手指在屏幕上删删减减,最后还是打出了心底的疑惑。

“你是不是真的很相信喻欣?”

这次,陆北宸回的很快:“至少,她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

这一刻,安甜甜手中再没了动作。

字字刺入眼底,她呼吸都在发疼。

手机瞬间变的千斤重,安甜甜将它丢在一旁,头埋进了被子里,却不敢哭。

她的心脏病很重,重到连痛快哭一场都做不到!

只能死死咬着牙,将所有的情绪咽回肚子里……

盛夏六月,毕业期如期而至。

三天后,学校通知安甜甜去领毕业证书。

安甜甜刚出门,就看见靠在车边的陆北宸。

“安阿姨叫我顺路送你一起过去。”

说罢,他打开车门示意安甜甜上车。

安甜甜不敢多说什么,怕让他生气,连忙坐了进去。

车厢里,气氛一阵压抑。

看着身旁冷峻的侧脸,安甜甜不觉握紧安全带。

“上次的事情……”她支吾着开口,想替自己解释。

可下一秒,被陆北宸接过话头,“已经过去了。”

安甜甜眸色一怔。

就听陆北宸说:“你现在还不明白感情的事情,我不该跟你生气。”

安甜甜听着,却变了脸色:“什么叫……我不明白?”

“你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不明白喜欢的人被人诋毁的感受。”

陆北宸看来的目光里带着包容:“甜甜,你是我很看重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尊重喻欣。”

这一瞬,安甜甜她积压在心底十五年的感情仿佛被撕开一道裂痕口,再难克制。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喜欢过人?”

安甜甜迎上陆北宸的目光,字字真切:“陆北宸,我喜欢你!”

第四章
安家客厅。

安甜甜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满满都是刚刚告白后,陆北宸给出的回答。

“甜甜,你都快大学毕业了,怎么还这么喜欢撒娇?”

男人的语气依旧宠溺,但话里话外依旧将她当做小孩子的意味让人难以忽略。

越想,安甜甜心里越发苦涩。

无论她的告白说的多么真心,在陆北宸听来,都只是个小孩子开玩笑!

安甜甜忍住了喉头的哽塞,闭上眼不再去想。

这时,刚谈完项目赶回来的安母瞧见她,忙走上前挨着人坐下。

“抱歉啊甜甜,妈妈有工作要忙,又没能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这么多年,安甜甜已经习惯了她的缺席:“没关系。”

安母感慨她的懂事,又想到了什么:“甜甜,你现在也已经毕业了,之前妈妈问你是想要留在国内还是出国的事情,有决定了吗?”

安甜甜一时怔住,她父母常年在国外,很少留家。

以前也不止提了一次要带着自己出国,但因为陆北宸,她都拒绝了。

但现在,他已经有喻欣了。

自己存在与否……还重要吗?

想此,安甜甜沉默了。

就在这时,却听安母又开口:“我听北宸说,等国外的分公司稳定了,他也打算和喻欣去国外长居。”

安甜甜脑中轰然一声,陆北宸要去国外定居?

可他为什么从没有和自己说过?!

愣神间,眼前一阵风挥过。

安甜甜回神,就看到安母收回手:“甜甜,你想什么呢?”

安甜甜强装镇定:“妈,我想起毕业证落在北宸哥那里了,我去取一下。”

扔下这话,她起身就朝外走去。

去往陆家的一路上,安甜甜越走越快,到最后直接跑了起来。

一想到要和陆北宸分别,她几乎将所有的克制都抛之脑后。

因为安甜甜经常过来,陆家女佣都清楚她的身份,也没阻拦,直接将人放了进去。

安甜甜一路快步到客厅。

刚踏进来,就瞧见了正坐在沙发上,背对她的陆北宸和喻欣。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喻欣抬眼正对上安甜甜的视线,扯出了抹冷笑。

随即问向陆北宸:“北宸,出国的事情考虑好了吗?”

陆北宸处理着手上的设计稿,头也没抬:“等为甜甜庆祝完生日,我们就出国。”

“那要不要提前跟她说一声?她虽然是外人,毕竟是你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喻欣一口一个‘邻家妹妹’和‘外人’,提醒着安甜甜,她和陆北宸之间浅薄的关系。

安甜甜怎么听不出来喻欣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却还是执拗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陆北宸。

她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然而,陆北宸只是说:“不用,她不需要知道。”

听到这句话,喻欣朝着安甜甜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一刻,安甜甜只觉心口仿佛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她动了动发麻的全身,像是被线操纵的木偶,僵硬的迈着腿一步步离开。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顷刻间浸透了全身。

冰冷的雨水滑过脸颊,安甜甜只觉得眼眶也阵阵滚烫。

回到安家时,天已经黑沉下来。

一直在客厅等着人回来的安母,瞧见她一身的湿漉,一边吩咐女佣去拿浴巾,一边走上前。

“你这孩子,明知道自己身体虚弱,怎么淋成了这样?”

说着,她接过女佣递来的浴巾,抬手帮安甜甜擦掉脸上的水印。

浴巾柔软的触感覆在脸上,带来安母掌心的温度。

安甜甜怔怔回神,看着眼底写满担忧的安母。

一路回来强忍的酸涩感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妈,我要出国,现在就走。”

第五章
安家别墅。

安母没有问安甜甜为什么会突然做下决定,只是答应她会去安排。

当夏季骄阳穿过薄雾,迎来了第二天温馨的早晨。

安甜甜坐在窗边目送着驱车离开的安母,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视线里。

陆北宸!

男人来到安家门口,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窗口的安甜甜。

而后,他快步走进别墅。

楼上的安甜甜呼吸一顿,缓缓关上窗,压住了下楼的想法。

看见陆北宸出现在门口的刹那,安甜甜沉寂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

“早上和安阿姨打电话,听她说,你要出国?”

话落的同时,他身影已然朝她走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对上陆北宸的眼,安甜甜回想起了昨天在陆家客厅的情形。

她一下子攥紧了手,不答反问:“那你呢?你决定和喻欣出国定居的时候,有想过告诉我吗?”

这是二十多年,她第一次冲陆北宸发脾气。

陆北宸沉默片刻:“你昨天都听到了?”

安甜甜一怔。

就听他继续说:“喻欣说她好像看到了你,但还没来得及喊你,你就走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安甜甜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喻欣明明是故意为之,但这个男人却对她的谎话深信不疑。

气氛一时沉默。

随着男人沉稳的脚步声走进,安甜甜不由得垂下眼帘。

陆北宸目光落向女人低头的发旋,率先认错:“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我不好。”

安甜甜没有说话。

却听陆北宸又开口:“这是我本来打算在你生日那天送你的礼物,现在就当做赔礼了。”

说着,他抬手将一个模型城堡推至安甜甜面前。

安甜甜这才注意到陆北宸手上一直提着一个箱子。

而他说的模型城堡就装在玻璃箱里,在暗下来的屋内里格外耀眼。

城堡是由自己名字的简写“MW”来命名。

每一个细节每一处设计,都让她想起了儿时对陆北宸描绘过的城堡模样。

那时自己说:“等以后长大了,我想要一个独一无二的城堡,里面种满了白玫瑰,还有一个与我共度一生的王子。”

当时,一向宠她的陆北宸满口答应。

时隔九年,他成了顶尖建筑师,也的确送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城堡。

可她想要的那个陪伴自己一生的王子,好像不见了。

思绪回笼,安甜甜压着满心的酸涩接过:“谢谢。”

“消气了?”陆北宸口吻满是宠溺。

安甜甜凝着那座华丽城堡模型,轻轻点头。

她怎么舍得和他生气。

她无比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因为安甜甜知道那份专属于自己的宠溺和温柔,也快消失了。

送陆北宸离开后,安甜甜便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的,她好像做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见证了陆北宸和喻欣盛大的婚礼,也独自离开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城市。

从此,她和陆北宸再也没了交集……

这梦真实的让安甜甜瞬间清醒。

她捂着发痛的心口,不由得整个人蜷缩起来,额头满是汗水。

心脏病好像又发作了,比以往还要更加强烈.

安甜甜想要开口呼救,可喉咙像是被人生生扼住一般,发不出来半点声音。

她强忍着颤抖,摸索着床边放置的手机。

却在这时,汹涌而来疼痛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怎么也碰不到近在咫尺的手机。

反而带落了桌子上的水杯。

“啪”的一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安甜甜的手也无力的垂落下去,再没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