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晚周易

第一章
“35号江晚晚,请到神经科2号诊室就诊。”
听见医院内的语音播报,江晚晚赶紧起身,朝2号诊室走去。
推开门,江晚晚就看见了主治医师周易,也是她新婚三个月的丈夫!
他一身白大褂,清冷又禁欲。
“哪里不舒服?”
他冷漠的态度,好似江晚晚只是个陌生的病人。
江晚晚心底发涩。
婚礼结束,周易就扬长而去,从那以后,她就再联系不上他了。
她没病,却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见他一面。
江晚晚忍着心底的涩然,在周易对面的问诊台坐下来。
“我晚上睡不着……”
她语无伦次的开始试图描述病情。
周易只听了个开头,就知道江晚晚是在胡扯。
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江晚晚,这是医院!没病就不要来浪费资源!”
见周易生气,江晚晚的心瞬间一慌。
她无措的揪紧衣角,嗫嚅道:“我只是想见见你……”
江晚晚垂下头,心中忐忑不安。
周易的眼底却越来越冷,他讥讽一笑。
“江晚晚,你觉得委屈是吗?”
江晚晚心尖一颤,抬眸望向这个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
身为他的新婚妻子,三个月见不到人,甚至连电话都被拉黑。
她如何能不委屈?
江晚晚的沉默让周易越发不顺眼。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喜欢你。”
“现在这样,是你自作自受。”
江晚晚的心,被周易的话狠狠刺痛。
不理会江晚晚苍白面色,周易的耐心告捷,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没事就出去,以后都不要再来。”
江晚晚一急,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周易抬眸看了江晚晚一眼,冷冷周述:“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江晚晚剩下的话,就堵在喉尖,吐不出也咽不下,憋闷到心梗。
“出去!”周易再次提醒,满面不耐。
江晚晚泄了气,低垂着眼退出诊室。
可却在门口撞到了一个女医生。
她一抬头,整个人僵住了。
这人的脸,江晚晚在周易屋内的高中相册中见过。
是沈梅安!
她回来了!
周易念了整整九年的人,居然从国外回来了!
江晚晚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跟着沈梅安的身影,朝着门内望去。
“亲手给你做的。”沈梅安拿出一个饭盒递给周易。
“多谢。”
江晚晚只见之前还一脸冰冷的周易,此时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打开吃了几口。
江晚晚看着,眼底渐渐漫上水汽。
这一刻,也不知从何生出的勇气。
江晚晚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指着沈梅安,朝着周易问。
“这就是你不回的原因吗?”
第二章
话一出口,江晚晚就意识到说错了话。
屋内的气氛,瞬间安静的可怕。
冲动过后,勇气褪去。
江晚晚看着周易阴沉的脸色,慌乱的说着:“对不起”。
说完,她笨手笨脚落荒而逃。
背后传来沈梅安的询问。
“她是谁啊?你们是什么关系?”
只听周易回道:“没有关系。”
江晚晚听着,心底苦涩无比。
浑浑噩噩的,江晚晚回了家。
刚到小区,江晚晚就收到了快递,打开一看是自己的护士资格证和实习通知。
她为了离周易更近一点,才考的资格证。
可现在,沈梅安回来了,还成为了周易的同事。
她的护士资格证立刻就相形见绌起来。
江晚晚失落的抱着证书坐在小区木椅上,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诧异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晚晚,你怎么在这儿坐着?”
江晚晚如打了强心剂般瞬间起身。
一回头,果然是周母!
“妈,你怎么来了?我,我就是出来透透气。”
“我特地煲了汤来看看你们。”
周母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但她没有多问,反而笑着说。
“等周易下班,我们一起吃个饭。”
江晚晚瞬间心慌,为了不让周母担心,她一直撒谎说自己跟周易的婚后生活很幸福。
现在周母突然来了,她的谎话岂不是要被揭穿?
江晚晚忐忑的跟着周母上了楼,心里想了无数个周易不在家的理由。
可到家推开门,竟看见了周易坐在沙发上!
周母跟周易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要去厨房给他们做晚饭。
江晚晚连忙跟上:“妈,我来给你帮忙。”
“不用,很快就好,你们俩说说话。”说完,周母就进了厨房。
江晚晚讪讪的走到周易旁边坐下。
“你怎么回来了……”
周易冷哼一声:“装什么?不是你把妈叫来的?”
一句话,就堵得江晚晚哑口无言。
她有心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怯怯的望着周易出神。
直到周母做好饭菜,喊他们过去。
饭桌上,江晚晚为了显示亲近,给周易盛了一碗汤。
“老公,喝点汤补补。”
周易看了一眼江晚晚,当着他妈的面,还是接下了那碗汤喝了几口。
见此,周母满意的笑了。
她开口道:“我的病还不知能活几年,临死之前能看见你们生个孩子,就无憾了。”
周易一听这话,筷子一顿。
他不悦道:“妈,你又说这话干什么!”
周母赶紧笑道:“好好,妈不说了,吃菜。”
饭后,周父来接走周母。
周易也站起身,拿上外套就准备离开。
“老公,等等……”还在收拾碗筷的江晚晚急忙追上,伸手想要挽留。
手上的油瞬间弄脏了周易的白衬衫。
周易脸色瞬间变了,他是个洁癖,大冬天都要洗两次澡那种。
江晚晚立马抽出几张纸巾递过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周易却打开她的手,皱着眉头径直朝着浴室走去。
江晚晚无措的站着。
没过一会儿,浴室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江晚晚!!!”
咬牙切齿,带着怒意。
江晚晚忐忑的跑过去:“怎么了?”
下一刻,浴室门被打开。
周易握住江晚晚的手腕,咬牙问道:“你在汤里放了什么?!”
第三章
江晚晚一怔,慌忙道:“我没有……”
周易怎么会信,那根理智的弦断裂。
他猛地拽上江晚晚,推开了主卧的门。
……
一夜沉迷。
第二天,江晚晚隐约也猜到了周母的汤有问题。
见周易从浴室走出,江晚晚搂着被子坐了起来,羞涩又不安的问:“要吃早餐吗?”
周易抬眼看向她。
那目光中的嫌恶如钉子一般将江晚晚钉在原地。
他寒凉的声音响起。
“江晚晚,就算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永远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妻子!”
说完,周易转身便走。
巨大的关门声,让江晚晚心尖一颤。
知道即便自己解释周易也不会信,江晚晚神情落寞的呆坐了许久。
过了几日,江晚晚带着实习通知前往医院实习。
入职培训后,她被安排到了儿科病房。
而儿科的主治医师居然是沈梅安!
“沈医生,这是新来的护士江晚晚,现派到你负责的儿科实习。”护士长上前做介绍。
沈梅安看见她,有些惊讶。
“我记得你,前几天还在周医生的诊室见过面。”
想到那天的场面,江晚晚有些尴尬。
好在沈梅安没有多谈,又忙了起来。
江晚晚不由自主的偷偷观察着她,见到沈梅安耐心的对待着每一位患者。
那专业又温柔的样子,让笨手笨脚的江晚晚心中升起一丝自卑。
一上午很快过去,到了吃饭的时间。
江晚晚想去找周易一起吃饭,又担心他的气还没消。
踌躇半天,还是端着盒饭,坐到了休息区的角落里,一个人吃着。
吃着吃着,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
“看你一个人,不介意我坐这一起吃吧?”
竟是沈梅安!
江晚晚愣愣点头,半响后,还是没有忍住。
询问出声:“那个,沈医生,你跟周易是什么关系啊?”
沈梅安微微一笑:“从年少时就约定,十年后男未婚女未嫁,他就娶。”
江晚晚的心猛地下沉。
原来如此……
江晚晚沉默的吃完午饭。
走回儿科的时候,沈梅安请她到零售机喝咖啡。
可零售机不知出了什么故障,怎么也出不了饮料。
“怎么又坏了?”
沈梅安拍了拍机器。
饮料没下来,“嘭”的一声!机器反而冒出黑烟摇晃起来。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江晚晚吓得呆在原地。
“小心!”
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
江晚晚呆愣的看着沈梅安被突然出现的周易一把拉开。
零售机晃了两下往后一倒。
江晚晚惊得回了神。
一句‘老公’还没说出口,周易的责怪就响起。
“江晚晚,你假装护士混进医院,准备干什么?!”
江晚晚看着周易眼神里的戒备,心中一痛。
她在他心中,就这般恶劣吗?
“周易,她是儿科新来的护士。”沈梅安忙在一旁解释。
周易神情一顿:“你又在搞什么?”
他记得,江晚晚可是美院毕业的。
江晚晚心尖一颤,不知如何回答周易的问题。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磁性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江晚晚,是你吗?”
江晚晚浑身一僵,还未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搭上她的肩。
“怎么,看见前男友都不打招呼吗?”
第四章
江晚晚回头,就对上一张帅气阳光的笑脸。
果然是周喻白,她从前美院的同班同学。
江晚晚立刻推开周喻白:“你别乱说话。”
那只不过是学校社团,演过的一场话剧而已。
她慌乱地看向周易,可周易只是冷冷看着两人,丝毫不在意。
江晚晚心底一阵涩然。
周易面无表情扫了一眼周喻白,随即对沈梅安说:“我送你回去。”
两人转身离开。
上了电梯,沈梅安终于想起什么,突然开口道。
“刚刚那个男生,好像是刚获得国际画家金奖的周喻白,没想到晚晚是他前女友。”
“他看起来还是很喜欢晚晚,说不定两人能复合……”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儿科门口。
周易没有接话,只淡淡说了一句:“到了,你先休息吧。”
周易说完就离开了。
没有看见,在他的身后,沈梅安脸上瞬间消失的笑容。
另一边,楼梯口。
江晚晚抱着双臂质问周喻白:“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
周喻白笑道:“我看你形单影只,才来替你撑腰。”
江晚晚面上一沉,有些生气了。
周喻白果然是故意的。
她冷着脸道:“我很忙,先走了。”
可她刚转身,周喻白就拉住了她的手腕。
他神色有些严肃:“你真要为了周易放弃画画?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
江晚晚一怔,随即冷冷道:“和你无关。”
在楼梯的尽头,周易的眼神冷冷盯着他们拉扯的手。
脸色更黑了几分。
随后的几天,江晚晚上班时,总能碰见穿着病服溜达过来的周喻白。
一天傍晚,医院饭厅。
江晚晚端着盒饭,正遥遥望着不远处和沈梅安一起吃饭的周易。
周喻白又凑了过来。
他语气酸酸道:“这么多年,你还看着他呢?”
小心思被戳破,江晚晚瞬间慌乱。
她假装低头吃饭,说道:“没有。”
周喻白却不信,他淡淡道:“可惜,周易眼里却没有你。”
说完,他就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界面,递到了江晚晚面前。
上面周易跟沈梅安的合照,瞬间刺痛了她的眼。
这是沈梅安昨天发的微博,配文上写着:我们的第十年。
江晚晚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这一刻,心顿顿的难受极了。
看她这样,周喻白心底也不好受。
他装着玩笑道:“要不,你还是换个人喜欢?”
江晚晚一愣,看了一眼周喻白。
换个人,谈何容易?
感情从来不受自己控制。
她再没有心思吃饭,匆匆收起盒饭,就转身离开了饭厅。
幸好晚上不算忙碌,江晚晚下完班就回了家。
回到家不久,就接到了周母打来的电话。
“晚晚,你过几天生日,要妈过来吗?还是你跟周易过二人世界?”
江晚晚这才想起,后天是自己的生日。
她犹豫了一会,回道:“妈你一起来吧。”
不是不想跟周易过二人世界。
只是,江晚晚知道,周母不在,周易是不会来的。
周母笑着应下了。
电话挂断,江晚晚望着满室孤寂,打开了电视机。
房间内才有了些响动。
江晚晚搂着毛毯,窝在沙发中,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
江晚晚踌躇半响,终于在下班前,扣响了周易办公室的门。
她望着周易,紧张又期待的开口。
“周易,明天我生日,你能回家来吗?”
“没空。”周易头也没抬,冷冷拒绝。
“只吃一顿晚饭好吗?妈也会来……”江晚晚继续坚持。
话刚说完,就见周易抬头,眼底不屑的看着她。
“江晚晚,除了搬我妈出来,你还会什么?”
江晚晚被狠狠刺痛,她嚅嗫道:“我只想跟你一起过个生日……”
周易冷笑道:“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他沉默片刻,看着江晚晚,一字一句道。
“等我妈身体好一点,我们就离婚。”
第五章
江晚晚身形一颤,不可置信的望着周易。
“不……周易……”
江晚晚还想说些什么,可嘴笨的她,支支吾吾的却说不出所以然。
周易更加不耐,冷着脸道:“明天我不会去的,不要让妈等我。”
随即,周易站起身,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出去!”
他毫不留情的宣判了他们的最终下场。
这场强求来的婚姻,终究是一场空。
江晚晚眼底渐渐泛上红。
她跑出了办公室,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天色越发暗沉,小雨变成大雨。
雨水一滴滴的砸在她身上,寒气一点点侵入身心。
江晚晚的泪,终究再隐忍不住,顺着脸庞滑落。
远处,有一个身影朝她奔来,一个温暖的外套瞬间裹住了她。
周喻白焦急喊道:“江晚晚,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江晚晚的难受倾泻而出。
她拽紧外套,蹲下身蜷缩成一团,带着哭腔哽咽道:“他不要我了……”
周喻白身形一僵。
他蹲下身,轻轻搂住江晚晚:“他不要,有人会要的。”
“晚晚,不要伤心,你很好是周易没眼光……”
在他的轻声安抚下,江晚晚渐渐平复了情绪,缓缓站起身。
可不知为何,她眼前一黑,突然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就看见周喻白脸色不对劲的坐在病床前。
江晚晚轻声问:“怎么了?”
周喻白神情复杂的拿出一张化验单,咬牙说道:“你怀孕了。”
一阵惊雷,炸在江晚晚的脑中。
她接过那张化验单,呆呆的望着上面的数据。
“孩子……是周易的吗?”周喻白红着眼问。
江晚晚下意识低声应道:“……是。”
周喻白脸色瞬间一僵,他怔怔的望着江晚晚的肚子。
不知再想些什么。
而江晚晚躺在病床上,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周易。
她心中五味杂周,明明自己是周易的合法妻子,却连怀孕都不敢告诉自己的丈夫。
周喻白将江晚晚送回家后。
江晚晚便疲惫的睡着了。
月落日升,又是新的一天。
一大早,周母就敲响了江晚晚的家门。
江晚晚看见周母,一下有些慌乱。
昨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她都忘记找借口让周母不要来了。
周母轻声问:“怎么了?”
江晚晚回过神,赶紧把周母迎进客厅。
她一时想不出怎么解释周易不在的事,但幸好周母并没问。
忐忑的吃完周母做的大餐。
周母就递过来一个小礼盒,笑着说。
“这是我们周家给儿媳妇的祖传玉镯,现如今就交给你了。”
江晚晚一怔:“妈,我……我不能要……”
“给你就拿着吧,周易从小就是个别扭的孩子,你对他多担当些。”
江晚晚手里拿着玉镯,却觉得心酸:“妈……”
周母看着她,心里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我还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周易明明最讨厌草莓酸奶,却还是让我买了,每天带去学校给你。”
“我是周易的妈妈,我看得透我儿子。”
“他啊,心里是有你的。”
江晚晚愣住了。
她跟周易从小一起长大,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同学,周易其实一直都对她很好。
—直到高中,自己读了美术学校,而周易遇见了沈梅安。
所有的好才戛然而止。
现在,周母的话,让江晚晚又重新拾起勇气。
或许……有了这个孩子,能挽回周易的心。
送走周母后,已经是傍晚,江晚晚想了想,打算去接周易回家。
走到医院门口,江晚晚迎面就撞上了周易跟沈梅安。
他们还牵着一个小女孩。
江晚晚脚步一顿,却听见那小女孩仰头望着周易,甜甜喊着。
“爸爸,桃桃要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