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秦林茵

第1章 我认了,我该死
“都是我的错!陆秦,你让我签离婚协议书,让我跪着跟林柔道歉,都可以,我不敢再拒绝了!”
“是我找人绑架了林柔,侵犯她,还害她得了病、阻挠她回来见你。我认了,我该死!”
沁园。
林茵跪在地上,一步步爬着往陆秦跟林柔跟前走。
见他们无动于衷,她用力扇自己巴掌,嘴角都流血了,也不敢停下。
陆秦看到她这样,眉心微蹙,可想到她做的那些恶毒事,心中便只剩下嫌恶。
林茵用力逼回泪水,免得说话哽咽,又被他认为刻意装可怜。
她颤抖道:“求求你们了,放过小小吧,她才四岁!捐一个肾给林柔,她这辈子就毁了!”
林茵从小便喜欢陆秦,可他喜欢的是林柔。
所以她一直恪守本分,不敢痴心妄想。
后来,林柔以为陆家要破产,死活不肯嫁给陆秦。林家又不敢得罪陆家,他们让林茵替嫁,她才有机会嫁给他。
然而陆家恢复以往荣光后,林柔为了重新回到陆秦身边,栽赃林茵害她。
林茵跟陆秦夫妻七年,以为他至少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她还是高估了,她在他心里的地位。
陆秦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不让小小捐肾,你是逼着柔儿去死吗?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他不想再跟林茵费口舌之争,未免她坏事,让人把她关在家里。
林茵奋力挣扎,从楼梯上滚下来,晕倒,也没能让陆秦回心转意。
她醒来时,脑袋上还有血,头很晕。站起来时,身体不受控地踉跄了下。
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偏偏放着一个表。
滴答滴答。
钟表走动的声音,像是无形绳索套在林茵脖子上,一点点收紧。
“放我出去!”
“求你了陆秦,放过小小吧,她也是你女儿啊!”
林茵在屋子里大喊,可嗓子喊哑了,也没人理会她。她不断用身体撞门,那点力气也根本不够用。
她走到窗户前,用胳膊肘和脚不断击打窗户。
玻璃碎裂,林茵从窗户里钻出去,手指抠着墙,顺着墙往下爬。手指在墙面上抠出血,她还是没能扒住墙面,跌落在地上,晕了过去。
林茵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来,跌跌撞撞爬起来,往医院赶。
“小小别怕,妈咪来救你了!”
医院门口,林茵正好遇到林母,她蹙眉道:“你来得正好,柔儿跟小小都刚出急救室,你现在就跟我过来!”
“怎么会去急救室,小小现在在哪儿?”
林茵胆战心惊地问了一句。
可林母没回答,也没问她满身的伤,拽着她就走。
林茵伤了腿脚,走得慢,几次险些被林母拽倒。
病房内。
林茵进去,巡视一圈,迫不及待道:“小小呢?”
小小平时都是她带着,昨天被人带走,又进了一趟急救室,该吓坏了。
她想立刻见到女儿。
“你竟然还敢来?!”
陆秦看到林茵,眼底一片乌云密布。
啪!
他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她趔趄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整个左耳都在嗡嗡作响。
林茵连撑了几次地面,都没能站起来,只觉得他这话说得可笑。
她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为什么不敢来?
陆秦见她满身是伤,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但稍纵即逝。
他太了解她了,这个心机女人就是故意弄成这样,好来装可怜,真以为他会上这种当吗?
陆秦掐着林茵的脖子,面色铁青。
“明知柔儿跟小小的肾源并不匹配,跟你的才匹配,你竟然故意做假的肾源匹配报告,引诱我给他们做换肾手术……为了害死柔儿,你竟然连亲女儿的命都能利用,你这个毒妇!”
林茵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等他松手,她剧烈咳嗽着,仓皇解释。
她道:“我从来没有动过肾源报告!”
她是医生,不可能去害人性命!
更不可能利用自己女儿的命,去害别人!
林柔含泪看着陆秦,“算了秦哥哥,姐姐也不是第一次害我了,我都习惯了。我只是身体不舒服,可能活不久了而已,你别为我去伤害姐姐。”
第2章 你就信我一次
陆秦走过去,心疼地抱住林柔,“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林茵这种蛇蝎女人欺负至此。”
他看向林茵,眸底只剩冰冷,“有我在,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可我从来没害过林柔,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陆秦,你就信我一次,行吗?”
林茵知道自己该对他死心的,可却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
但就像过去那些次一样,陆秦连半点信任都不肯给她,“竟然还敢撒谎,污蔑柔儿。你应该庆幸,你的肾对柔儿还有用,所以你才能活着!”
林茵遍体鳞伤,这会儿还在流血,他却像是看不到。他让人把她带回空病房,关起来。
保镖们听见话,立刻来抓林茵。
她狼狈躲闪,可根本躲不开。
这里是VIP病房区,而且这是陆家的私人医院,没人敢多管闲事。
“小小呢?我要见小小!妈,帮帮我,求求你了!”林茵奋力嘶喊,祈求地看向林母。
她要是被关起来,就见不到小小了!
但林母却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对柔儿不怀好意,你跟小野种都活该!”
林茵对上她满是恨意的眼神,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疼。
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丈夫偏袒林柔,她的亲生母亲也这般护着别人的女儿?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林茵被关到一个病房里,被人监视着,跑都跑不出去。
左耳一直嗡鸣,她一开始还以为等会儿就好了,可过了好久才发现,左耳好像听不见了……
陆秦对她,向来都是狠的。
晚上,林柔来病房里见她。
她抱怨道:“那个小野种随你,拿她个肾而已,闹腾得好像要她的命一样。还是秦哥哥跟她说,她不乖乖听话,你就要遭罪,她才乖乖躺到病床上。”
林柔看向林茵,弯眸一笑,“我又不用换肾,小野种的肾啊,被我喂狗了!”
闻言,林茵眼底血丝遍布。
那也是陆秦的女儿啊,他怎么能跟林柔这么对她?
“林柔,你怎么不去死?!”
林茵恨死了林柔,冲过去想要打她。
可病房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陆秦冲了进来,一脚踹开了林茵。
林茵摔倒在地上,肚子上一阵疼痛,有殷红的血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来。
“柔儿,你怎么样?”陆秦抱着林柔,满目担忧。
林柔窝在他怀里,抽噎道:“我没事,可是姐姐流血了!”
陆秦却连看都不想看林茵,怕他控制不住杀了她,“她贱命一条,没那么容易死。”
他们离开,很快把门重新锁上,没人理会倒在地上的林茵。
林茵躺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能坐起来。她呆呆地用手抹了把腿间的血,想要堵,却根本堵不住,血液源源不断地往外流。
她爬到门边,想要喊救命,可身体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林茵在病房里。
医生道:“你流产了,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休养。”
林茵愣了一下。
流产?
她什么时候怀孕的?
林茵摸着小腹,心中苦涩。
她连自己都护不住,更别说孩子,没了也好。她心里这般安慰自己,可仍旧觉得胸腔里空荡荡一片,难受得厉害。
“她流产了?”
陆秦走了进来,冷冷道。
医生明显怕他,低头小声道:“是的,陆少。”
林茵看着这个自己爱了十年的男人,还以为他会因此感到难过:
就算他不爱她,可孩子是无辜的!
然而,陆秦却讥讽道:“柔儿说你怀了江逸尘的孩子,她刚想让人用羊水穿刺做下DNA鉴定,你就流产了……我要是没去那间病房,你是不是还想把流产赖到柔儿头上?”
林茵自觉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可听到他竟这么说她,心口仍一阵针扎似的疼。
她压抑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怎么用这种事诬陷林柔?而且我跟学长清清白白,只是朋友,你……”
哗啦!
一叠照片扔到了林茵脸上,照片划破了她的脸,散落在地上。
照片上,是她跟江逸尘在外面的各种亲密照片,甚至还有他们的床照。
第3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林茵看到那些照片,睫毛颤了颤,大声道:“这些都是P图!”
她从未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还敢狡辩!”
陆秦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阴沉沉道:“你的维生素早就被我换成了避孕药,每次事后,我都会让你喝。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
他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技术拙劣的骗子。
林茵下巴被捏得生疼,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格外陌生。
她愣了一下,苦笑道:“你就这么讨厌我?”
要是他不说,她都不知道他一直在骗她吃避孕药。
陆秦看着她流泪,莫名觉得不舒服,他毫不犹豫道:“有自知之明就好!”
林茵每次都尝试着解释,希望他能相信她,觉得他只是被林柔给欺骗了。可是这一次,她却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了。
她垂眸,轻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不信她,她说什么也没用。
陆秦讨厌她每次犯了错还狡辩,可她这会儿默认,却让他觉得更加心烦意燥。
他松开她,嫌恶道:“小小手术感染,现在在ICU,快死了。我断了她的治疗,这是对你的惩罚。你应该庆幸,你的肾对柔儿还有用,不然我不会让你过得这么舒坦!”
林茵听此,脸上血色一瞬间消失殆尽。
“你说什么?小小她为什么会感染,你……啊!”
她拽住陆秦的衣袖,却被他毫不留情甩开。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凉声道:“你作恶多端,反噬到了你的孩子身上,这是你应有的报应!”
说罢,他大步离开了病房。
林茵踉跄着跑出去,到处问小小现在在哪儿。
因为没人缴费,小小已经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病房内。
林茵进去后,就见小小在病床上躺着,小脸因高烧一片涨红,整个人已经意识不清醒了。
“小小……小小……”
林茵走过去,抱住小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她想说“小小别怕,妈咪在”,可说不出口。
她啊,根本护不住自己的女儿,才会眼睁睁看她躺在这里。
泪水掉落在小小脸上,她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妈咪别哭!我听爹地的话做手术,他以后不会再欺……欺负你了……”小小抬起手,想要给她擦眼泪,可手没有力气,很快垂落在病床上。
“嗯,谢谢小小,小小真乖。你坚持一下,妈咪现在就带你去看病,很快就会好了!”
林茵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可她硬撑着没有倒下去。
她走出去,却正巧听到两个护士在楼梯间里说悄悄话——
“故意摘那个孩子的肾,还在她的身体里留纱布,会死人的吧?”
“怕什么,林小姐交代的,出什么事也是她担着!”
林茵气愤不已,想要录音,然后把录音拿给陆秦,让他看清楚林柔的真面目。可她身体不舒服,咳嗽了一声,那俩人一溜烟跑了。
现在也不是去追究这些的时候,重要的是救小小。
林茵强压着怒火,去找医生、护士,让他们把小小重新转到ICU,但是被拒绝了。
这里是陆家的医院,陆秦亲自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为林茵跟小小治疗。
小小年龄小,被摘了肾又感染,经不起路上的折腾和耽搁。
林茵给陆秦打电话,他不接,她跑去林柔病房找人。
小小已经昏迷了,而陆秦坐在林柔的病房,正在为她剥葡萄。
林茵压住满心酸涩和恨意,哑声道:“陆秦,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跟林柔都冲着我来!小小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能这么对她啊!”
“亲生女儿?”
陆秦嘲弄道:“若是我的女儿,为什么跟我不亲近,却每天喊江逸尘爹地?林茵,你真当我傻吗?”
小小出生以后,陆家那边嫌弃她是女孩,不待见她。
陆秦则因为讨厌林茵,连带着不喜欢小小。
所有人都知道,陆秦喜欢的另有其人。小孩子们听家长们说闲话,在学校嘲笑小小是没爹的孩子。
小小因为被孩子们嘲讽,那段时间险些抑郁,还去看了儿童心理医生。
林茵也因为这件事,找陆秦谈过话。
可他认为她在利用孩子争宠,根本不理会她。她跟江逸尘是好友,后来便求助了他。
没想到这件事在陆秦口中,却这般不堪!
林茵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人扔在地上践踏,却不得不忍着屈辱解释。
“小小真是你的女儿,你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不要等于事无补了再后悔!”
第4章 我是不是要死了
闻言,陆秦眸光闪了下,有些迟疑。
难道小小真是他的女儿?
林柔含着他的手指吃下葡萄,体贴道:“秦哥哥,就算孩子不是亲生的,好歹你也养了四年了,肯定有感情。她就是咬了我一下,不疼的。而且姐姐就算诚心害我,我这不是命大,好好的吗?你就放过她们吧。”
陆秦一直喜欢的是她,可此时被她碰了下手指,却觉得格外不舒服。
他拿开手指,“她们伤了你,就该付出代价!”
陆秦冲林茵道:“滚出去。”
他看着她便觉得烦!
等她的肾换给柔儿,他就跟她离婚,让她滚得远远的,不许再出现在他面前!
林茵还想再为小小争取,“我……”
陆秦:“滚出去!”
他脸上的冷漠和嫌恶如此明显,清楚地告知林茵,她再如何低声下气请求也没有用。
他们多年夫妻,却连陌生人都不如。
他只会将她视作仇人,最恶毒的刽子手!
林茵深深看了陆秦一眼,转身去了小小的病房。
她有些吃力地抱起小小,下楼,打车去她工作的第一医院。
“孩子怎么感染的?怎么还缺了一个肾?”
同事接过孩子,听她说孩子的基础情况,震惊不已。
林茵不知该如何说,只是红着眼道:“尽全力救她,求求你们!”
同事二话没说,赶紧把孩子抱进去。孩子本就免疫力低,又被陆秦林柔百般折腾,还停了治疗。这会儿才转院到这边,已经晚了。
就算在ICU里待着,也活不了多久。
同事劝她,“你这样留着孩子,她也痛苦,不如还是放她去吧。”
林茵眼泪控制不住,她站在ICU里,看着全身带满了仪器的小小,喉咙一阵紧涩。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注视,小小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她似乎想说什么,但被氧气罩当着,听不见。
林茵走过去,努力控制情绪。
她摘下小小的氧气罩,轻声问道:“怎么了,小小?”
“小小不怕疼,小小不想死!”
小小声音很哑,也很低,眼神却很坚定,“小小要陪着妈咪,要是小小死了,就没人会爱妈咪,保护妈咪了……”
稚嫩的声音让林茵一下子泪崩,情绪一下子绷不住。
她抱着小小,数次哽咽说不出话,只是内心不断怨恨自己无能。
若不是她无能到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小小怎么会变成这样?
林茵坚定跟同事说继续治疗,失魂落魄走了出去。
手机铃响起,是陆秦打来的。
他是要问小小的病情吗?
四年……
别说是一个孩子,就算是只猫是只狗,都该养出来感情了。
小小不说,但林茵也知道,她一直都很渴望他的关心。
她犹豫过后,还是接通了电话。
谁知那边陆秦问都没问小小,而是命令道:“柔儿晕倒了,她需要换肾,你立刻过来!”
林茵每次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心灰意冷时,他总有办法再捅她一刀。
她一心只有孩子,这会儿才恍惚记起来,陆秦说她跟林柔的肾源才匹配。
林柔哪儿有什么病,不过是变着法子折腾她们母女罢了。
可这种荒唐话,陆秦却深信不疑!
“林柔病是假的,就算真的,我也恨不得她去死,绝不可能给她换肾!”林茵恨道。
陆秦声音愈发冷了,“都到这时候了,你竟然还敢给柔儿泼脏水,看来……”
林茵第一次主动挂了他的电话,他再次打来,她直接把他的号码拉黑了。
她手摸上小腹,眼睛看着ICU的位置,泪水不受控地往外涌。
陆秦不爱他们的孩子,她爱。
她已经不再想跟陆秦继续过日子了,只想女儿能度过这次的难关!
可是,事与愿违。
小小病情愈发严重,她疼得受不了,好多次大哭、疼得打滚。可一见到林茵,她脸上仍旧笑着,好像仍是当初那个无病无痛的乖巧女孩。
“小小,要是撑不住的话……”
林茵望着女儿苍白的脸,哽咽到说不出话。
小小睁着一双跟她格外相似的大眼睛,声音很小,“妈咪,我是不是要死了?”
第5章 她怎么这么无能
林茵看着小小,恨不得那些疼痛在自己身上,“对不起小小,都怪妈咪,对不起,是妈咪没保护好你!”
她怎么能这么无能!
“妈咪别哭,告诉你个小秘密哦,小小下辈子还想做你的小宝贝……”
小小精力不济,说这些就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林茵看着她陷入昏睡,浑浑噩噩出了ICU。
同事提醒她去缴费,她去窗口前续费。被提醒余额不足时,她才发现不过一周而已,就已经掏空了她的积蓄。
林茵跟家里借钱,可她爸妈却都拒绝了。
当初明明是他们求她去替嫁,免得被陆家责怪,如今他们却反过来怪她。
林父:“当初柔儿要跟那个郑少在一起,你就该拼死拦住啊。她拿花瓶砸晕你,你晕倒之前,不会通知我跟你妈吗?”
林母:“霸占柔儿的位置就算了,生了个小野种,还不受宠。林家养你这么多年,有什么用?”
林茵不懂,他们真是她的亲生父母吗?
父亲还可以理解,他向来是偏袒林柔的。
可林柔的母亲是父亲情人,母亲为什么还是偏袒她?
林茵有时候甚至觉得,是不是她真得像他们说的那样恶毒,所以他们才会都这么讨厌她?
陆秦带着保镖过来时,就看到她一副失神的模样。
也说不清为什么,他心里突然刺了一下,有点疼。
陆秦压下这点微妙的感觉,走至她身前。
他冷硬道:“不用在我面前装可怜,装可怜也没用,现在就跟我去私立医院,柔儿已经准备好了!”
陆秦伸手去拉林茵,她却避开了,他脸顿时黑了下来。
“我不去!”小小如今有多难受,林茵现在就有多恨他。
陆秦看到她眼中的怨恨,那种说不上来的心烦意燥的感觉又来了。
她有什么资格怨恨他?
陆秦面无表情道:“不想救那个小野种了?现在乖乖去换肾,我可以继续为她支付医药费。”
林茵流产,最近又没休息好,身体很差。
而且私立医院那边,林柔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林茵很清楚,她这次过去,可能会比小小更惨。可想到女儿如今的模样,她愣了下,还是绝望点了头,“……好,我答应你。”
到私立医院后,陆秦就迫不及待把她赶去了病房。
林茵躺在转移床上,被推进手术室时,也说不清为什么,心口突然涌来一阵强烈的不安。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叫她心脏狂跳,手脚发凉,慌张不安到了极点,以至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陆秦,我有点不舒服,手术推迟一下可以吗?”林茵坐起身道。
陆秦厌恶地看向她,“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林茵深呼吸,“我身体确实不舒服。”
闻言,陆秦嗤笑一声,明显不信。
他冷眼睨着她,“手术推迟当然可以,不过那个小野种的救命钱,你也别想拿到了!”
林茵想说,那不是小野种,是他的亲生女儿。
可想到他曾经说的那些话,还有他如今的反应,她已经连重申一次的欲望都没有了。
她深深望了陆秦一眼,疲倦又苦涩地说道:“好,我现在就做手术,小小的医药费麻烦你一定及时交上!”
陆秦将她的反应收于眼底,心头那股烦躁愈发重了。
她就那么在乎那个小野种?
他连话都不想跟她说了,觉得恶心。
他们婚姻尚未结束,她就生下了江逸尘的女儿,把他当什么?
也就是她对柔儿还有点用,不然他不可能容忍她到现在!
“陆总,两位林小姐已经开始手术了,我现在去第一医院缴费吗?”特助小心翼翼问道。
陆秦想都没想,“等手术做完再去也不迟!”
听此,特助踌躇道:“可是医院那边说再不缴费,会把孩子从ICU里转出来。”
“这么担心林茵,怎么,你也跟江逸尘一样,跟她有不正当关系?”陆秦眼神已经冷了下来。
他不差那点医药费,可他想到要救那个小野种,就觉得憋屈。
她跟其他男人生的野种,为什么还要他来救?
特助吓出满头冷汗,矢口否认,再不敢为林茵母女多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