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茵历南衍

第1章
云扬机场。
“通报:塔台林茵多次请假,轻视岗位职责,给予警告处分!”
林茵被航司通报处分了,还是她男朋友厉南衍亲自下达的文件。
休息室内。
厉南衍作为机长,正在做起飞前的准备。
见林茵进来,他微微蹙眉:“有事?”
林茵点了点头:“关于通报的事……”
“你多次请假是事实,需要我调行政记录给你看?”
厉南衍厉声打断了她的话,语气里的不耐戳的林茵心尖刺痛。
他不知道,她请假是因为弟弟得了很严重的病,现在还在医院治疗。
父母早逝,能照顾弟弟的就只有自己。
出神间,厉南衍的声音再次响起:“林茵,你既然选择了做塔台指挥员,就该明白你身上担负的是整架飞机以及全机上百条人命。”
“不管什么原因,现在,此刻,你都不该出现在这儿!”
说完,他拿着黑色大衣径直越过林茵离开,连眼神都没分给她半点。
门板重重的拍在墙上,发出震耳的声响。
林茵身子跟着一抖,喉咙里不可抑制的漫起苦涩。
她只是想给他一个解释,他们三年前于机场相识,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对塔台的敬畏与尊重!
但不可否认,厉南衍是对的。
至少此刻,飞机起飞前,她都应该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林茵调整好情绪,转身去往塔台。
“塔台,南岭5352准备就绪,请求起飞。”
耳麦内,厉南衍的声音一点点传入她的耳中。
林茵盯着屏幕上的相关数据,缓缓发布指令:“塔台收到,02跑道,允许起飞。”
“收到。”
随着厉南衍声音落下,飞机缓缓上升。
林茵抬起头看着透明的穹顶,南岭5352的机身擦着白云飞过,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直到第二天中午,厉南衍才返航。
而等林茵忙完手里的工作,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她匆忙去休息室找厉南衍,却被告知,他已经离开。
回家的路上,林茵脑海里满是昨天那场几乎是男人单方面的斥责。
她知道两人之间有误会,也想把一切都解释清楚。
抱着这个想法,林茵开门走进去,却看到厉南衍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正准备出门。
她下意识的脱口问:“你去哪?”
厉南衍神色淡漠:“航司聚餐。”
林茵愣了下,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就看到公司群里的消息。
眼见着厉南衍已经朝外走去,她也急忙跟上。
车上,气氛安静到尴尬。
林茵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片刻后,打破了沉默。
“阿衍,等聚餐结束,我们聊聊好吗?”
“嗯。”厉南衍态度依旧淡漠。
但他肯定的回答,还是让林茵的心安稳了下来。
三十分钟后,绿野会所。
厉南衍和林茵刚进入包厢。
同塔台的好姐妹李冉就凑了过来:“茵茵,你可算来了!你不知道我刚刚在停车场遇到个和你长相,风格都特别像的女生,差点认错!”
林茵不以为意,毕竟李冉性格大大咧咧的,认错自己也不是第一回了。很正常。
李冉见状还想再说什么。
包厢的门却被推开。
林茵跟着众人转头看去,正对上门口的那抹倩影。
与此同时,李冉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我刚刚遇到的那个就是她!茵茵,是不是和你特别像?!”
林茵没说话,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只见女人的视线在包厢内巡视了一圈,定格在厉南衍身上。
紧接着她走到男人身前,俯身吻上他唇:“好久不见,我亲爱的……男朋友。”
第2章
一句话,让林茵愣在了原地!
而厉南衍只是轻轻推开了面前的女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媛顺势圈住他的胳膊:“刚回来,我可是为了你千里迢迢赶回来的,感不感动?”
亲昵的话语刺痛了林茵,似有无数蚂蚁在啃噬心脏。
她忍不住看向厉南衍,等着他的反应。
可男人却径直拉着宋媛的手走了出去。
林茵被丢下了,厉南衍当着众人的面,丢下她和别的女人离开?
周围人看来的目光有嘲笑,有讥讽……如潮水般深深席卷着,几乎要将她溺毙。
李冉充满担忧地小声的在耳边响起:“茵茵,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那女的谁啊?”
林茵望着那扇还在摇晃的门,苦涩开口:“我……不知道。”
后面李冉又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不断望向那扇门,坐立难安。
许久之后,厉南衍还是没有回来。
林茵等不下去,和李冉说了声,便起身离去。
出了包厢,她顺着走廊一直往前走,找寻到了厉南衍的身影。
月光下。
厉南衍和那个女人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有说有笑。
这一幕,再一次刺痛了林茵的心。
越走近他们,恐慌和不安的情绪就在她心底慢慢放大。
突然,宋媛视线扫过来,恰好看到了林茵。
她眼底闪过一抹嫉妒,随后对厉南衍柔声说:“南衍,你比我清楚,你和林茵在一起只是因为她和我相像。”
“她根本就是我的替身。”
宋媛语气笃定,如一把刀狠狠插进林茵心里。
更让她脸色发白的,是厉南衍的沉默。
这一刻,林茵再无法待下去,转身逃跑。
直到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才无力的停下,蹲下身抱住自己。
夜风呼啸吹着,冷的人直打颤。
电话突然响起,林茵拿出手机,是厉南衍发来的微信:“你人去哪儿了?”
她呆呆地看着,冻僵的手指悬空在屏幕上,犹豫再三,也打不出一个字。
此时此刻,林茵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厉南衍,却又无处可去。
最后只能随便扯了一个慌:“机场同事和我换了班,晚上不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回完这句话,她按灭手机,去往了机场。
乘坐电梯上了塔台。
林茵透过透明的穹顶,望着一片漆黑的天空,陷入了回忆。
大学毕业后她就来到了云阳机场,也在这里,她遇到了厉南衍。
那天阳光明媚,身穿机长制服的厉南衍带领着机组人员登机飞行。
恰逢有人叫他,回眸间,男人逆光而站,肩上的机长肩章反射着光。
也就是这一眼,她爱上了他,至此三年的视线里,每一处都是他。
那么美好的初遇,怎么就走到今天这般呢?
林茵想不明白,突然,身后响起道脚步声。
紧接着,厉南衍的声音响起:“这就是你说的换班?林茵,你什么时候变得嘴里没有一句真话!”
又是一样的责骂与斥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厉南衍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句,就给自己下了审判!
一直压抑的情绪被鼓动着翻涌。
林茵忍不住反问:“那你呢,你就没有骗过我吗?今天那个亲你的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闻言,厉南衍面色一变。
随后只是轻描淡写的开口:“宋媛是我邻居家一起长大的妹妹,你别胡搅蛮缠。”
林茵指尖紧攥到发白,他还在骗她!
她再也忍受不了,红着眼嘶声戳穿:“是!妹妹!拿我当替身的妹妹!”
第3章
厉南衍愣了下:“你都听见了?”
塔台四周的射灯打过来,刺得林茵眼尾发红。
刚刚的喊声似乎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我不该听见吗?”
厉南衍报以沉默,片刻后沉声重复:“我说了只是妹妹,你爱信不信。”
扔下这话,他转身离开。
林茵站在原地看着厉南衍冷漠的背影,他又一次把她丢下了。
……
这之后,厉南衍就再没联系过她。
林茵也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工作上,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不去胡思乱想。
12月5日,天晴。
玻璃窗外,厉南衍驾驶的南岭5352架飞机正在缓缓升空。
林茵瞧着,有些失神。
“塔台,南岭5352接到通知,机上有受伤小孩需立即下机进行治疗,请将飞机拖回。”
耳机里厉南衍的声音响起,林茵倏然回神:“塔台收到!”
回复完,她请示主任后得到允许后,开始下达指令。
“南岭5352,地面风45度,6米每秒,05跑道,允许拖回廊桥,二次开门。”
舷窗外,繁星满天。
计划起飞时间已过,林茵看着厉南衍驾驶的南岭5352重新落回机场。
一分钟后,两名医生抬着担架将那名受伤的小孩送上了救护车。
厉南衍也驾驶着南航5352再一次开启航程。
听着耳麦里男人清冽的声音,林茵第一次在工作时,没忍住自己的私心。
“南岭5352,祝平安顺利。”
说出这句话,林茵呼吸都慢了半拍。
随后就听到厉南衍的话:“收到,谢谢。”
虽然疏离,却是他们冷战以来唯一的破冰对话。
林茵轻轻摘下耳麦,同事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在机场工作这么久,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已经滑行的飞机,为了送乘客又回来的。”
闻言,林茵下意识的说出了刚和厉南衍在一起时,他对自己说的话。
“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立下的所有规矩,在生命面前都会无条件让路!”
同事赞同的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但是起飞又迫降,再重新起航,这一串操作对于机长来说,是生理心理的双重考验。”
“还得是你家厉机长,就是帅!”
林茵与有荣焉,浅浅露出一抹微笑。
凌晨两点,林茵值班完回到家。
她躺在床上,脑海里都还是机场那一幕。
那架起飞又折回的飞机,还有机舱驾驶室里做下这个决定的厉南衍!
林茵拿过手机看着屏保上两人的合照,过往的那些甜蜜时光和连日来发生的种种争吵,在脑海内交互涌现……
搅得她脑中一团乱麻,竟有些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又是真的厉南衍!
明天还要工作,林茵干脆关掉手机,不再多想。
第二天中午,她刚踏入机场。
同班次的好友李冉就凑过来关心:“上次那个事,你和厉南衍聊过了吗?”
林茵知道她问的是宋媛。
她沉默很久后,还是决定相信厉南衍的解释:“南衍说只是他邻居家的一个妹妹。”
李冉眼里一片复杂,随后拿出手机给林茵看——
“即日起,宋媛正式加入云扬航空,主要负责厉南衍的航线塔台工作!”
公告上的内容如刺扎进眼里,林茵脸色骤然苍白。
李冉看在眼里,不免心疼:“茵茵,现在你还相信厉南衍那套说辞吗?”
林茵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许久,她才咽了咽喉咙,苦涩开口:“你先去塔台吧,我有点事。”
说完,就快步朝着厉南衍的休息室跑去。
刚要敲门,一道女声从门内传出:“阿衍,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婚约娶我啊?”
第4章
厉南衍和宋媛有婚约?!
林茵只觉得心口像破了个大洞,呼呼灌着冷风。
她再也听不下去,一把推开门——
林茵视线死死的定在厉南衍身上,声音里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
“你们……有婚约?”
厉南衍眉心紧皱,对宋媛说:“你先出去吧。”
宋媛有些不愿,但看了眼林茵后,笑着点头:“好,我在飞机上等你。”
便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轻轻关合。
厉南衍才重新看向林茵,开口回答:“小时候父母定的娃娃亲而已。”
是真的!
林茵神色一黯:“那为什么上次你不把这件事告诉我?”
“没必要。”
说这话时,厉南衍语气是那么淡漠。
林茵心里一冷,只觉得刚刚还在李冉面前替厉南衍解释的自己,可怜又可笑!
她一步一步来到厉南衍面前:“婚约没必要,宋媛空降负责你的所有航线也没必要。那你告诉我,什么是有必要的?”
厉南衍有些不虞:“那只是工作安排。”
林茵望着眼前的男人,从心底感觉到疲惫:“厉南衍,你觉得我们的恋人关系还有必要继续吗?”
厉南衍眼神一凛:“林茵,你又发什么疯?!”
分手。
这两个字在林茵喉咙里哽了又哽,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最终,她只能红着眼眶,狼狈逃离。
回到塔台,林茵将有关厉南衍所有航线的资料全部整理好交给李冉,让她帮忙对接。
然后便投入到其他航线的工作中。
一直到医院打来电话,提醒缴费。
林茵才想起最近发生了太多事,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看望过弟弟。
下班后,她直接赶去了市医院。
病床上,正在看书的林宇看到林茵,打趣道:“姐,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闻言,林茵有一丝愧疚:“对不起,姐姐最近太忙了。”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林宇笑着拉过林茵在病床旁坐下。
姐弟两个闲聊着,但多半是他说,林茵听着。
但即使如此,林宇还是发现了她的情绪不佳。
“姐,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林茵下意识否认,不想他担心。
林宇不信:“是不是因为你那个男朋友?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
他很早之前就知道姐姐谈了恋爱,可这么久,自己却没见过那个人一面……
林宇虽然不喜欢素未谋面的姐夫,但还是劝道:“姐,有误会就要马上解决,否则拖着拖着,感情就淡了。”
一句话,戳中了林茵心底的痛处。
有误会就要马上解决,可自己和厉南衍之间……不是误会。
她眼神黯了黯,但转瞬就扬起笑,跳开话题说起了别的。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
厉南衍正在书房查资料。
她站在门口,想了想弟弟说的话,决定还是要去找他把话说明白。
林茵定了定心神,敲门走进去。
听到响动,厉南衍抬头看来:“有事?”
林茵抿了抿唇,开门见山:“你会履行和宋媛的婚约,娶她吗?”
厉南衍嗓音平淡:“不会。”
一刹那,林茵一直悬着的心落回了实地。
接下来的话,好像也有了出口的勇气。
她紧攥着汗湿的手心,再问:“那你会娶我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厉南衍眼里没有丝毫情绪。
就在林茵撑不下去,想要溃逃时——
厉南衍的声音在书房响起:“林茵,我们结婚吧。”
听到这句话,林茵整个人都愣住了。
厉南衍这是在向自己求婚?
喜悦和激动在心里慢慢流动,她眼眶微微湿润,刚想说:“好。”
厉南衍却提前开口:“前提是你辞去塔台的工作。”
第5章
这句话犹如一盆凉水,将林茵从头到脚淋得彻底,冷到彻骨!
她不敢相信:“你提结婚……就是为了让我辞职?”
厉南衍态度冰冷:“你最近种种幼稚的表现,都证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塔台工作者!”
“你被开除是早晚的事,我是在帮你做出正确选择。”
说完,男人起身离开,独留林茵一个人站在原地。
书桌上的台灯泛暖,越发衬得窗外夜色浓漆。
许久之后,林茵迈着僵硬的脚回了卧室。
床上,厉南衍早已闭眼睡熟。
她小心翼翼的躺到另一侧,借着月光描摹着男人分明的轮廓,鼻间却不住泛酸。
但最后,她只是翻身背对着厉南衍,将哭噎死死压在喉咙里,不敢漏声……
翌日。
林茵醒来时,身旁早已不见了厉南衍的身影。
她眼神微黯,但很快就打起精神去往机场。
塔台。
林茵将冰镇咖啡一口喝下去,冰凉的咖啡划过食道,过低的温度冻得她胸腔发凉。
她是塔台管制员,负责空中交通指挥,必须保证在岗的每一秒都清醒。
“滋!”
“塔台,南岭5352准备就绪,请求起飞!”
耳麦里传来厉南衍低沉清爽的声音,林茵这三年听了无数遍,下意识想回复。
对讲机内先一步传来另一道清脆的女声:“塔台收到!南岭5352准许起飞,祝飞行顺利!”
是宋媛。
林茵也是这时才反应过来,厉南衍的航线已经换人了,不再是她专属负责。
耳麦里,宋媛和厉南衍还在对话着。
她却无法再听下去,抬起僵硬的手关闭了这条航线连音……
转眼,到了下午交班时间。
林茵正要离开,宋媛却将她拦住:“有时间吗?聊聊?”
林茵没有拒绝。
塔台连廊上。
两人站在透明窗前,看着远处一架又一架飞机起起落落,奔赴各自的航程。
“我三年前出国,阿衍便找了你。我们俩的相像之处不用我说,你心知肚明。他不爱你这件事,你也清楚。”
宋媛的目光里满是同情:“林茵,和阿衍分手吧。这样对你,对他,对我都好。”
林茵明白她说这些,无非就是在告诉自己是她的替身。
这些天,她已经从各个方面窥见了这个事实。
林茵攥紧了手:“宋小姐,南衍说你只是他邻居家的一个妹妹。更何况他昨晚向我求了婚,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还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么无聊的事。”
她选择用昨晚不堪的那幕,来维持自己此刻的体面。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说的就是自己吧?
她自嘲着,不再去看脸色难看的宋媛,径直离开。
林茵漫无目的的在机场里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机场的一个花园。
这里是她与厉南衍的秘密基地,但他们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了。
林茵坐在台阶上,想了很多。
和厉南衍在一起的这些年,好像一直是自己在付出,先表白的是她,庆祝纪念日的是她……
厉南衍似乎永远都是在被动的接受。
黑幕降临,星空爬满了夜空。
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答案的问题却像有了决定。
她深爱着厉南衍,但塔台这份工作更是她喜欢并愿为之付出一生的职业,她不想放弃。
林茵拿出手机,给厉南衍发去了短信:“我不会辞职。”
发送成功的一瞬,一直梗在心里的大石好像消失了般。
她重重的呼了口气,起身打算回家。
结果没等迈开步子,手机却先一步响起。
是厉南衍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