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年年顾深之

1

我穿着精致的婚纱,正坐在休息室里等候着订婚仪式的开始。

只是我没有等来领我去订婚大厅的人,却等来了我那脸色差到极致的闺蜜。

「怎么了?」

我眉梢微微一跳,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闺蜜看着我,沉默了半晌,咬牙切齿的对我说。

「早就说了让你和林杰分手,你不听,现在订婚仪式人家都要被白月光拐跑了!」

我沉默了足足有五秒钟。

「肖云?」

「除了她还会有谁?」

闺蜜冷笑了一声,睨了眼正巧出现在门口的,我的未婚夫,林杰。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大情种,在跟女朋友的订婚仪式上,就因为白月光在电话里假惺惺的哭诉了两声,就心都飞了。」

林杰被这样一内涵,脸色也不好看。

「云云她割腕了,现在情况不太好,需要我过去看看。」

「看看?看什么看?你一不是肖云亲人,二不是她男朋友,看望她哪里轮得到你?」

闺蜜讥笑一声,走进来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不过就是心里还念着人家,一边要订婚,一边还跟担心前女友的身体情况,啧啧啧,林先生这个大情种可真是让人敬佩。」

林杰被讥讽得脸色黑沉,也不再搭理闺蜜,而是将视线移向了我。

「年年,我知道今天是我们的订婚仪式,要不是……我是真的不想去,但是现在人命关天,年年,我希望你能懂事一点。」

我微微挑了下眉,扫了眼面前,跟我恋爱了半年的男友,忽然就笑了。

「嗯,好,我懂事,你去吧。」

「木年年!」

闺蜜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自己的订婚仪式让准未婚夫去看望别的女人?木年年,你是打算自己下辈子都被人嘲笑吗????」

我站起身,反手搂过闺蜜,手直接捏住闺蜜的脸颊,强迫她闭嘴。

「快去吧,万一去晚了,可能伤口都愈合了。」

我十分贴心的说道。

林杰顿了顿,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没有细想,转身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闺蜜气急,直接挣开了我的手,瞪大了眼睛,刚想开口骂我,我就笑吟吟的开了口。

「今天的订婚仪式呢,肯定是要继续下去的。」

「人都没了,你上哪里去举行仪式?跟鬼吗?」

我竖起手指轻轻的摇了摇,神秘一笑。

「谁说订婚仪式一定要跟林杰?」

闺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我。

我一笑,走出门,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朝着订婚大厅走去。

既然准未婚夫不配合,那我也不介意换一个新郎。

2

探出一点点头,环视着大厅。

吉时临近,宾客已经坐得差不多了。

从左边扫到右边,又从前边望到后边。

啧啧啧𝓜𝒜𝓛𝓘,就一个能拿的出手地都没有。

偏偏我最帅的男G密还不接电话,真是急死我了。

应急也不能丢了脸面,这是我的底线。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我爸竟然拉着一个人朝主宾席走来。

「顾老弟真是给我木某人面子啊,刚下飞机就来了……」

老爸笑嘻嘻地,对着那个俊秀的男人一顿介绍。

那家伙叫顾深之。

今天的他依旧衣着考究,笑意在他那张帅到令人发指的脸上平添一丝神秘。

困顿在那一刻,完美解答。

知根知底,还拿得出手。

除了老爸的忘年交顾深之,还有第二个合适的人吗?

冲到我的化妆台前,掏出手机就开始一顿翻找。

终于,我找到了顾深之的电话。

正准备拨过去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

我知道那是他的私人号,只不过上次拨打还是在我留学的时候。

顾深之跟我爸是棋友,早年还一起参加过业余的大赛。

他跟我老爸棋逢对手,一起闯入了最后的决赛。

比赛的结果以我老爸输得心悦诚服,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彼时的顾深之才十九岁,自此跟我四十三岁的老爸成了忘年交。

虽说这家伙只大我八岁,我爸还是非要我尊称人家一声「顾叔叔」。

「顾叔叔」现年三十有四,有钱、有颜、有身材、有名望。

除了一个好老婆,他简直人生赢家。

茶余饭后,偶尔老爸也会翻翻朋友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介绍给他亲爱的「顾老弟」。

哈哈,这不巧了吗!

电话打了过去,我蹑手蹑脚地盯着大厅里坐着的男人。

顾深之望了一眼手机,眉头微微一皱。

完了,这家伙不是把我的号码删除了吧?

好在下一秒,他就接了电话。

「喂。」

「顾叔叔,您能来下后台的新娘更衣室吗?」

「有急事找我?」

要咋说人家是「叔叔」呢,一下子就猜中了。

「嗯,可急可急了。」

「好。」

挂断了电话后,我就瞧着顾深之起了身。

他并没有跟我爸打招呼,只是询问了服务生后,就朝着我这边的位置走了过来。

两声敲门还没落定,我就直接打开了门,一把给顾深之拉了进来。

闺蜜早就被我赶了出去,万一被拒绝我还能留点脸面。

「顾叔叔,求您帮个忙。」

「说。」

指着林杰的另一套备用礼服,我用着这辈子都没用过的好态度,蛊惑着顾深之。

「叔叔今天要是不着急走,就跟我订个婚吧。」

男人的眉毛微皱了一下,随后就反映了过来。

「是对方跑了,还是你后悔了?」

八年的盐和饭都不是白吃的,顾深之一下子就猜出了眼前局面的缘由。

眼前的一幕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幕。

那时候我还带点调皮,和小伙伴一起整蛊顾深之,结果反被他套路了。

小伙伴跟我「闹掰了」,我气得去找顾深之理论。

当年的他跟我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合作的基础是真诚,你们之间的猜忌大于信𝓜𝒜𝓛𝓘任才是闹掰的根本原因。」

于是我一五一十的说了林杰和肖云的事,顾深之听得很认真。

「现在的局面就是他也跑了,而我也后悔了。」

「你确定?」

重重的点头,我真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林杰那个奇葩爱谁要谁要,我木年年绝不后悔。

「就算我这辈子都不嫁了,我也不会嫁给他林杰的……」

嘴巴被轻轻捂住,顾深之一脸深不可测地笑着看我。

「好,我答应你。」

顾深之瞥了一眼林杰的礼服,将其从头到尾否定了一遍。

「这衣服材质太差、配色也难看,最重要的是袖子裤子太短了……我穿不了。」

重新打量了一眼顾深之,我这才发现他确实比林杰要高。

好吧,感谢肖云一闹,我的新郎不仅长岁数了,还长个儿了。

「小唐,把我车上的备用礼服拿来……对,就在刚才你跟我一起上楼的玫瑰厅,不去大厅了,我在新郎的更衣室等你。」

火速安排好了一切后,顾深之轻拍了我的肩。

「等下见,我的未婚妻小姐。」

3

要说人家大老板的助理就是不一般。

不仅一秒就接受了老板忽然要订婚的事实,还顺便当起了司仪。

有了全新的「司仪」,我的订婚宴也算顺利完成了。

因为闺蜜已经提前打了招呼,老爸和老妈上台的时候还算镇定。

至于林杰的父母家人,早一步离开了现场。

事后我才知道,林杰一接到肖云的电话,就已经准备安排父母离场了。

他自知理亏,又不想父母赔礼道歉,于是才想出了如此下策。

真正的怂货只有落跑的时候,才格外地快。

才卸下了麦克风,老爸就迫不及待地追问了起来。

「不是,顾老弟,今天这什么情况啊?」

老爸还是下意识地喊了顾深之,倒是老妈反应地够快。

她掐了老爸的后腰一下,小声地提醒。

「老木你怎么还叫人家老弟,差辈儿了……」

「我这,我这有点突然啊……」

面对我爸这一头雾水的模样,顾深之主动揽着我的肩,开始杜撰起我根本不晓得地故事。

他绘声绘色地讲着,我们「早已相爱,却又不敢倾诉,最后一刻幡然悔悟」的恋爱故事。

妈呀,听得我都差点信了。

顶级的画饼大法,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作为本市的「十大优秀青年」之首,要顾深之应付订婚宴这种小场面,简直易如反掌。

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他的主场。

零星两个纳闷的,也被老爸的美酒含糊过去了。

订婚宴圆满礼成。

回到更衣室里,紧张了半天的闺蜜也终于舒了一口气。

「林杰那个王八蛋,这一辈子就干了今天这一件人事儿。」

一边帮我解礼服,闺蜜一边忍不住地吐槽。

她说我这是失掉了一颗小芝麻,换回一火车皮的金西瓜。

噗嗤!

她没去德云社,真是老郭的损失。

4

从新娘的更衣室出来,我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顾深之。

他换了来时的那𝓜𝒜𝓛𝓘身西装,依旧帅得发光。

「咳咳,礼服我帮你去还了,你和你的未婚夫一起走吧!」

未婚夫三个字被闺蜜加了重音,她贼兮兮地笑着离开了。

其实一开始我真的没想找顾深之,要不是我的好G友电话占线,我也不至于现场抓人。

好在,今天只是订婚宴不是结婚宴。

只要时间一久,大家也就会慢慢忘了这事儿的。

到时候再找个不痛不痒的借口,说没缘分,一切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不过这些事儿还是得跟顾深之好好谈谈的,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临时抱佛脚了。

正准备开口,电话却忽然响了。

是陌生号码。

毫无防备地接听,对面立刻响起了林杰不可置信地咆哮声。

「木年年,你当婚姻是儿戏吗?」

「我都说了我是去救人,让你懂事点……你倒好,居然随便就换人!」

「还把我全家的电话都拉黑了,你可真有本事啊……」

他一连串的话喷了过来,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乱飞的吐沫星子。

我还没兴师问罪,他倒恶人先告状了。

本想拉黑删除互不干扰,他非要给脸不要脸。

行,今天我就一次性跟他说个清楚。

「首先,当婚姻是儿戏的人是你,在订婚宴现场跑路的人也是你!」

「其次你不是医生,你就是个眷恋前任的渣男。」

「最后……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我留你电话有必要吗?」

这口恶气真是憋死我了,可算一吐为快了。

「你在哪儿,你给我原地待着,我现在就去找你……」

显然,对方不想就这样草草结束。

电话被顾深之接了过来,他轻轻地揽住我的肩,示意我一切交给他。

「喂,你叫林杰吧?别跟我未婚妻大呼小叫的,有事跟我说。」

低音炮+强悍输出,真的好杀人啊。

电话那头的林杰似乎有点蒙住了,支支吾吾半天还是把电话挂了。

我则是一脸震惊。

若是我有顾深之半点气场,也不至于被林杰摆了一道。

不,我要是女版顾深之,我一定看不上林杰这个怂蛋!

5

回家的路上,我不争气地睡着了。

「额……你怎么不叫我呢?」

揉着惺忪地睡眼,我下意识地起身。

西装外套滑了下来,顾深之则一把抓起重新盖到了我的身上。

「不急的……你昨晚一定没休息好,我也想你能好好睡一会儿。」

体贴又不油腻,关怀地恰到好处。

这就是传说中成熟男人的魅力吗?

今天我终于感受到了。

都说帅得才叫叔,难看地都是你大爷。

像是顾深之这种帅到极致,又处事不惊地,简直就是「叔中极品」。

「今天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挠了挠头,我还在想着如何答谢对方。

木家的家风,从来都是知恩图报。

订婚礼一开始,我就在研究如何感谢人家了。

按理说,人家顾深之是大老板,不缺钱不缺名的。

现实就像我爸说的那样,他似乎就缺一场「真正𝓜𝒜𝓛𝓘的订婚宴」。

看来我也是时候要接下我爸的担子,继续给顾深之当「红娘」了。

顾深之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忽然靠近了我。

近在咫尺的气息袭来,在我还未感知清楚的时候,身上的安全带就被解开了。

心忽升又忽落,一股淡淡的木香在我的鼻腔轻饶了一圈。

「快回家吧,我们的时间长着呢。」

下车进了电梯,冷不丁地我瞥了一眼电梯墙。

妈呀,这猴屁股上的五官跟我自己的好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