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雯雯时景言

第一章
渝城,盛苏炎热。
华顿酒店,包厢内。
今天是渝城艺术学院的同学聚会,席间氛围十分热闹。
“雯雯!三年不见,大家都要不认识你了!”
“就是!你先自罚三十杯!”
被众人调笑的苏雯雯也不恼,嘴角蕴着笑意:“这么久不见,就想着怎么整我?”
说完,她视线扫视一周,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苏雯雯心中涌上复杂情绪,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失落。
三年前,她从大学开始交往的男友时景言不告而别。
于是在这三年里,她和这些大学同学断了所有的交集。
她独自一人度过了许多难熬的夜晚,也度过那些被迫停滞的时间。
“哎,”一道男声打断了众人的嬉笑,“今天我还给大家请了神秘嘉宾,都慢点吃!”
聚会的焦点迅速的被转移,众人纷纷猜测着神秘嘉宾的身份。
就在这时,包厢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声响。
紧接着,一道低沉男声响起:“来晚了,不好意思。”
苏雯雯猛然一怔。
她僵在了原地,周遭空气一瞬安静。
方才那个卖关子的男生出声:“时景言!怎么样,惊不惊喜?”
回答他的却只有众人的死寂。
在座谁不知道苏雯雯与时景言的往事。
顷刻间,苏雯雯便整理好情绪抬眸:“刚刚说我迟到要罚酒的别区别对待啊,他也要罚!”
她话音落地,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见席间恢复了气氛,她强压下雷鸣心跳。
直至时景言在她对面坐下,他如被雕刻般的轮廓才闯进视线。
三年不见,时景言的身上多了份成熟魅力,举手投足间是依旧那副漫不经心的散漫。
……
趁着无人在意,苏雯雯起身离去。
她快步走向洗手间,面上的相安无事再也无法维持。
苏雯雯垂下头,掬一捧冷水浇在了脸上强迫自己冷静。
下一秒,水声忽然戛然而止。
苏雯雯一愣,直起了身子,抬眸那瞬就看见时景言倚在墙边。
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熟悉的玩味。
她脸上还挂着水珠,眼睫颤动。
时景言侵略性极强的深邃双眸扫过苏雯雯的全身:“这么久不见,你就这副表情?”
闻声,苏雯雯骤然回神,佯作无事:“成年人的不告而别就是结束,我再有表情也不太好。”
时隔三年,再听见这个声音,再见到这个人。
苏雯雯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是什么表情。
时景言勾唇一笑,语调戏谑:“所以你选择了用这幅……”
“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表情面对我?”
二人之间的距离被骤然拉近,苏雯雯身子一僵。
那熟悉的檀香味萦绕鼻腔。
刹那,苏雯雯那颗早就不再跳动的心脏被时景言撕裂开伤口,鲜血汩汩流出。
她后撤小步,声音发颤:“这么久不见,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
从认识时景言开始,他就是这样。
他是渝城人尽皆知的大少爷,是时家的独子。
如果需要,那也是世界来配合他做出改变。
时景言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是,不过三年不见,你明显见老。”
说完,时景言转身就走。
苏雯雯紧攥着手心,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再也无法压抑住这三年来的委屈!
她倏然出声:“三年前,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闻声,时景言头也不回,声音冰冷。
“因为我玩腻了,怕甩不掉你。”
第二章
霎时,苏雯雯宛如置身冰窟。
她回想起三年前,时景言失踪的前一天还很正常。
所以苏雯雯一直以为时景言是迫不得已。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就算结束了但至少他们真的相爱过。
可现在时景言轻描淡写的将自己三年来努力构建的平静摧毁。
苏雯雯颤了颤唇瓣,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时景言忽然转过身,挑了挑眉:“怎么,难道你对我还旧情难忘?”
闻声,苏雯雯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却看时景言骤然上前——
四目相对的那刹,时景言吻了上来。
她僵在原地,柔软唇瓣相抵,熟悉的记忆一瞬侵占脑海。
终于,她反应过来后撤几步,慌乱的从吻中逃离:“你干什么?!”
时景言咧嘴笑了笑,双手插兜:“算补上给你的吻别,又或者算作见面礼。”
“毕竟你看上去好像还很喜欢我。”
男人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让苏雯雯一瞬坠入深渊。
原来自己对他的思念是这样可笑!
她抬眸,时景言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聚会结束。
回到家,苏雯雯看着一片漆黑的客厅心悸不已。
脑海之中反复播放着方才发生的那个吻,和只会出现在梦中的时景言的脸。
三年过去,苏雯雯不得不承认,自己依旧爱着他!
一夜无梦。
……
翌日,航司集团。
苏雯雯抱着手中的简历,跟在经理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这是渝城最大的外贸集团,旗下子公司无数,财力不可小觑,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来。
“大家安静一下,”经理的声音浑厚,“这是新来的实习生,苏雯雯。”
话落,经理随意的安排好了工位,转身离去。
苏雯雯看着周遭陌生的同事,正准备打开电脑,手机铃声却忽然响起。
她立即接起,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走廊上一片寂静,苏雯雯这才开口:“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苏父的声音:“什么怎么了?!我看你……”
话还没说完,苏雯雯便径直挂断了电话。
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没有再和家里人有过联系。
想到这,她深吸了一口气。
许久,苏雯雯才重新走进办公室,却迎面撞上了主管。
主管蹙了蹙眉:“上班怎么还出去接电话?”
“不好意思,”苏雯雯尴尬的赔笑,“我……”
主管不耐打断:“行了行了,我们公司最近谈了个大客户,现在人已经上电梯了,你去接一下。”
苏雯雯闻声立即点头,朝着电梯口走去。
眼看着电梯屏幕上的数字跳动上升,“叮”的一声,电梯门开。
苏雯雯抬眸那瞬却怔在了原地。
眼前一身灰色高定西装的英俊男人,赫然是时景言!
二人四目相对,时景言视线落在苏雯雯的工牌上,挑了挑眉:“带我进去吧。”
苏雯雯这才回过神,按下了心中涌动的涩意与加速的心跳。
她领着时景言往前走去:“是,时总,这边请。”
直至走到了公司门口,苏雯雯回眸看去,却呼吸一窒。
方才没有注意,现在她才看见时景言身旁站着一个柔媚的女人。
二人挽着手臂站在一起,模样十分登对。
苏雯雯呆愣的站着不动,时景言顺着她的视线朝着自己身边瞥了一眼,随即勾唇一笑。
他悠悠开口:“刚刚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白玥。”
第三章
霎时,苏雯雯僵在原地。
恰好这时,经理走了出来:“时总,这边!这边请!”
他看了一眼苏雯雯,蹙了蹙眉。
可转身对着时景言又立即换上热情笑容,带着他走进了会议室。
苏雯雯怔愣半晌,待回过神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
脑海中出现了方才时景言和别的女人挽着手的画面,心中涩意翻涌。
时景言……原来已经有女朋友了。
苏雯雯阵阵失神,不知过去多久,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
经理满脸赔笑追在了时景言的身后:“时总!时总,有话好商量!”
时景言的脚步却没有任何的停留。
他无意之间视线扫过了苏雯雯的工位,骤然一停。
时景言站在苏雯雯眼前,眸中涌上阵阵玩味:“李经理,这个合同非要我让三个点也不是不可以。”
苏雯雯一怔,抬眸那瞬,时景言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我希望和我对接的小组成员,是苏雯雯。”
李经理闻言,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转:“时总,这……苏雯雯就是一个小职员……”
话没说完,他像是想到什么,神色谄媚:“行行行,一切都听时总的!”
苏雯雯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再次被时景言打断:“那李经理,我现在要求苏雯雯跟我走,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李经理连忙将坐着的苏雯雯推搡着拽起来,“小苏,快去!”
苏雯雯僵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时景言深邃双眸,苦涩蔓延。
她不明白,他又想要干什么?
办公室里的人纷纷看着这边,目光之中有羡慕也有同情,而更多的是嫉妒。
苏雯雯不过是一个连实习期都没有过拿着底薪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和时景言并肩?
她无法再忍受这样的氛围,只能硬着头皮小声开口:“是,时总。”
话落,苏雯雯跟着时景言走出了公司。
公司楼下。
时景言松开挽着白玥的手,语调慵懒:“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白玥闻声一愣,抬眸看了一眼苏雯雯,眸中闪过一丝嫉恨。
但最终她也并未多说,听话转身上了一辆出租车。
做完这一切,时景言带着苏雯雯走上自己的车。
车内空间狭窄逼仄,沉寂空气几乎叫苏雯雯无法呼吸。
良久,她颤了颤眼睫:“时景言,你想做什么?”
苏雯雯垂眸,攥紧了自己的手心,声音很轻:“我们这么久不见,你也说过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只是玩玩,为什么还要让我和你走?”
闻声,时景言瞥了一眼她,声音之中尽是嘲弄:“我做事不需要有为什么。”
苏雯雯紧攥着手心,快要掐出血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三年来的思念在现在变得如此可笑。
难道先前的恩爱与回忆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幻想吗?
不知不觉之中,苏雯雯红了眼眶,那些堆积的话涌上喉间:“这三年……”
“苏雯雯。”
时景言却低声打断了她的话。
他偏头看了一眼苏雯雯,修长的手指钳住了她下巴:“出来打工了,很缺钱?”
苏雯雯看着眼前男人深邃的眉眼,心尖一颤,痛入骨髓。
半晌,她才从齿缝挤出一个字:“是。”
时景言眸色一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说完,他松开了苏雯雯,随意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手,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做完这一切,时景言看着苏雯雯,声音冷沉:“缺钱啊,那好办。”
“伺候我,一次十万。”
第四章
苏雯雯大脑一片轰鸣。
时景言在说什么?
她环顾四周,只觉得这逼仄空间叫自己头昏脑涨。
见苏雯雯不说话,时景言冷冷抬眸:“怎么,嫌钱少?”
她鼻头一酸,强压下心中的苦涩:“时景言,你把我当成什么?”
闻声,时景言像是想到了什么,眸色一沉。
她有脸问自己这种话?!
“玩具,”时景言哂笑一声,“一个唯利是图,但可以废物利用的玩具。”
尖锐的话语落在了苏雯雯的耳侧,几乎划破她的耳膜。
苏雯雯眼眶瞬红,双眸泪光潋滟:“所以……你当初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好玩是吗?那现在呢?”
“现在为什么还要这样羞辱我?”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凭什么……你凭什么说走就走!”
“时景言,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话音落地,时景言嘴角扯出了一抹残忍笑意:“腿长在我身上,想走难道需要你同意?”
讥讽的话语惹得苏雯雯呼吸一窒,喉咙的苦涩瞬间蔓延全身。
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我之前……构想过无数次我们重逢的场景,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像现在这样。”
“时景言,我是喜欢你,但我也有我的自尊。”
苏雯雯声音嘶哑,才刚刚说完,却只听“咔哒”清脆声响——
时景言将车门锁上了!
她猛然抬眸,便对上了时景言的深邃眉眼!
他解开了安全带,俯身靠近。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车内回荡:“我想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拒绝。”
话落,时景言的手揽住了苏雯雯的腰,欺身而上!
苏雯雯一瞬忘记了呼吸。
男人的动作却没有三年前的缠绵悱恻与温柔绵延,有的只是发泄。
苏雯雯阖了阖眸,泪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冲撞滑落。
直至结束,二人皆是一言不发。
苏雯雯看着从始至终都冷漠至极的时景言,心中麻木至极。
她张了张唇瓣,声音很轻:“你这样做,你女朋友知道吗?”
时景言饕足的笑了笑:“女朋友?你是说吃饭的女朋友,还是看月亮的女朋友,又或者是睡觉的女朋友?”
刹那,苏雯雯的心脏被摔的粉碎。
她声音发颤:“也是,时总的事我无权过问。”
话落,她正要下车,男人低沉的声音却从背后响起:“等会。”
苏雯雯动作一顿。
“我不喜欢赊账,把钱结给你。”
……瑪俪
夜色寂寥。
苏雯雯漫步在无人街道,双目失神。
她看着那条到账短信,心脏仿佛被双大手紧攥,无法呼吸。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抬眸望去,眼前的别墅灯火通明,装潢华丽。
苏雯雯径直走上前,抬手推开了大门。
客厅内苏父闻声抬眸,待反应过来后立即起身走到了玄关处!
他看着苏雯雯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故作严肃的神情有一丝松动:“不是硬气的很吗?谁欺负你了?”
苏雯雯闻声,无力的摇了摇头。
没人欺负她,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见状,苏父声音浑厚:“你个死丫头,这些年倔的一通电话也不给家里打,我看你诚心想要气死我!”
苏雯雯看着父亲发红眼眶,心头一热:“没有,爸。”
苏父冷哼一声,眼中流露些许疼惜:“那你怎么来自家公司实习也不和我说一声?!”
“你是航司集团的大小姐,没人能让你受委屈!”
第五章
闻声,苏雯雯垂下了头。
许久,她才扯出一抹无力的笑:“爸,我累了,想要休息。”
苏父立即让开了身子:“去吧,赶紧去睡觉。”
苏雯雯点了点头,声音很轻:“我不想太张扬,你别暴露我身份。”
见状,苏父叹了口气:“知道了,你这孩子。”
看着宝贝女儿的背影,苏父心中大石落地。
航司集团在整个渝城声势浩大,身为千金的她联姻更是不可避免的。
那年苏雯雯抗拒这样只为利益的婚姻,和苏父大吵一架之后夺门而去。
这一走就是整整五年。
苏雯雯上了楼,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鼻头发酸。
至少……她还有家人。
翌日,航司集团。
苏雯雯刚走进办公室,同事的议论声便在耳边响起。
“听说了吗?总裁千金在我们部门隐姓埋名做实习生!”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微服出巡这套啊?”
她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在工位上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份文件夹“砰”的一声被甩在了她的面前!
苏雯雯抬眸看去,就对上了时景言的双眸。
他一身黑色西装,额前碎发被梳上去三分,深邃眼底透着似笑非笑。
苏雯雯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时景言屈指敲了敲桌面:“早上好。”
他视线在办公室内扫视一圈,提高了音量:“这次的合作时氏集团诚意十足,所以希望大家也能好好配合我完成市场背调,合作愉快。”
苏雯雯望着男人成熟稳重的模样,一瞬有些失神。
整整三年不见,时景言显然成长不少。
他依旧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孩子气的纨绔,但更是时氏集团的接班人!
时景言嘴角勾起抹玩味笑意:“刚刚听你们说集团千金在你们部门实习?”
苏雯雯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的家庭背景,也包括时景言。
这时,一道娇嫩女声响起:“时总,既然是合作,就不要打听集团的事了。”
闻声,众人纷纷看了过去。
眼前的女人一身白裙,乌黑长发披在肩上。
“丁渺然?我就说她家底雄厚!她刚出来实习,但背的包我都买不起!”
“敢这么和时总说话,不会她就是千金吧?!”
“肯定是!”
众人的窃窃私语一字不落的进了苏雯雯的耳中。
苏雯雯蹙了蹙眉,心中莫名涌上阵不对劲。
时景言挑眉一笑:“那我就等着你们明早的市调报告了。”
话落,他转身离去。
苏雯雯垂眸,逼迫着自己不去想昨天的事。
一上午很快过去。
……
午后。
苏雯雯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将自己整理好的东西发给了丁渺然,偏头看了过去:“我负责的部分做完了,接下来的你加油,累死我了……”
可丁渺然神色倨傲的看向她:“你帮我把市场背调的数据统计弄完吧。”
“为什么?”苏雯雯一愣,“这不是让我们一起做的吗?”
话音落地,办公室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上午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了丁渺然就是集团千金。
苏雯雯不过一个实习生,居然敢这样顶撞?
闻言只是浅浅一笑,眸中带着讥讽:“因为我有事啊。”
攥了攥手心,强忍不耐:“那我一个人做完了你做什么?”
“她要和我去约会。”
一道低沉男声忽然从二人身后传来。
时景言噙着抹嘲弄笑意,上前几步:“你有什么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