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暖霍北城

第11章 我也是身不由己
“苏暖!”
电话那头传来暴躁的怒吼声。
苏暖连忙把手机拿远了一些,她有些心虚的揉了揉发麻的耳朵。
“苏暖,你今天要是再不来圣帝酒吧,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大飞,你别生气,我今天晚上铁定过去!”苏暖一边说话一边往马路边走,“算了,我现在就过去。这几天我嗓子不舒服,你给我准备点润喉糖,对了,再给我买一杯香暖味的奶茶,好几天没喝了,特别馋。”
“苏暖你大爷!”电话那头的人破口大骂,“旷工两天还好意思让我给你买吃的,脸真大!”
“大飞,别生气嘛,我也是身不由己。”苏暖好声好气的哄着。
前天晚上,她喝了苏玉涵递过来的一杯水就晕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现在都搞不清楚。
昨天晚上,被南译绍和苏玉涵羞辱,她一时想不开淋了雨,哪还记得唱歌这回事啊?
她是圣地酒吧的驻唱歌手,大飞是鼓手,还有贝斯手、键盘手一大票人。
她无故旷工,这帮人就被晾着了。
也不怪大飞那么生气。
苏暖赶到圣帝酒吧的时候,刚好撞见大飞走进来。
大飞全名段大飞,酒吧的人都喊他的小名,大飞。
他一米七八的个子,拎着两大杯奶茶进来,胳肢窝下还夹着一盒润喉糖,看起来有些滑稽。
苏暖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段大飞吓了一大跳:“苏暖,我都没骂你,你还敢吓我?”
“一个大老爷们,还怕吓?”苏暖将他手上的奶茶拿过来,选了一杯香暖味的戳开,一边喝,一边坏笑道,“另外一杯咖啡,是不是给安夏的……啧啧,都主动给安夏买奶茶了,你们俩是不是……”
安夏是酒吧里的键盘手,也是他们这个乐队的。
苏暖将两个大拇指弯着对在一起,暧昧的眨眼。
段大飞偷偷看了一眼在角落里看谱子的安夏,恨不得捂住苏暖的破嘴:“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这时,角落里的安夏放下谱子走了过来。
她清清瘦瘦的,长得很高,模样十分漂亮,她蹙眉看着苏暖:“怎么连着两天没来?”
所有人都知道,苏暖最爱的就是唱歌,她可以旷课,但绝对不会轻易旷工。
苏暖笑眯眯的捏安夏的脸:“哎呀,我旷工两天可不就是为了给你和大飞制造机会么?这不我一来,就看到大飞给你买奶茶……啧啧,什么时候办婚礼我给你们包个大红包。”
苏暖说话没个正经,看起来不像有事的样子,安夏白了她一眼就继续去看谱子。
饶是安夏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这两天她最好的朋友苏暖,被家里人下药逼着嫁人了……
而苏暖这些年早已习惯所有事情一个人扛,即便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也不可能去找谁倾诉。
只要来了圣帝酒吧,拿着话筒开始唱歌,好像所有的烦恼就自动消失了一样。
夜幕渐渐降临。
酒吧的客人越来越多。
人不多的时候,酒吧就放着震耳的音响,人多起来,苏暖就被老板叫起来上台去唱歌。
她的声音灵动极了,像是山涧滴落的清泉,又像是森林里婉转的百灵鸟。
苏暖长相娇美,歌声更是甜美,她一开嗓,酒吧客人的目光就都被吸引了过来。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这首歌快到尾声的时候,她忽然看到酒吧的老板引着一大帮人走了进来。
领头的那个男人,穿着浅蓝色的印花西装,整个人带着一股邪气。
苏暖不是第一次见这个人了,他是江老太太最小的儿子,叫江子石。
江子石是宁城出名的花花公子,常年混迹在酒吧歌厅,每次来圣帝喝酒都是呼朋引伴。
苏暖对这样的公子哥向来没什么好感,继续唱歌。
然而——
她却在江子石的身后,看到了一只小鹌鹑。
那家伙,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把脸垂到衣领子里去。
不是霍北城,还能有谁?
这个小傻子,跑到酒吧来干什么?
因为光顾着看霍北城,苏暖的气息有些不稳,段大飞不满的重重敲了一下鼓面。
苏暖这才回过神来,拿着话筒继续唱歌。
但她的眼神却一眨不眨的落在霍北城的身上,她倒是要看看这家伙来酒吧是干啥来的。
苏暖除了天生一口好嗓子,听力也非常不错。
她能比别人听得远,也能比别人听得清楚。
即使是在酒吧这么嘈杂的环境里,她都能清楚的听到江子石在说什么。
江子石还没有三十岁,看起来十分年轻,和霍北城坐在一个桌上,就像是同辈的人。
“三叔……”霍北城低垂着脑袋,“我不会喝酒,能不能先回去啊……”
“北城,你再怎么说都是霍家的种,可不能这么孬!”江子石拿起一个十几公分高的高脚杯,让旁边的服务员倒了一满杯酒,递到霍北城的面前,“你喊我一声叔,所以我得带着你干大事,免得以后你回了霍家被人欺负。喝,快喝了!”
霍北城一副委屈的想哭的样子,他哆哆嗦嗦的把酒接过来捧在手里,却又不敢喝。
江子石旁边的一群人全都哄笑起来。
“江三少,你这是带了个小傻子过来给我们助兴啊,有趣有趣!”
“小傻子,江三少亲自跟你倒酒,还不快喝了,难不成让我们灌?”
“服务员,再上两打烈酒上来,今儿我要看看一个傻小子喝醉了酒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江子石靠着椅子背,点了一支雪茄,有些不耐烦道:“北城,这都是我们江家生意上的叔叔伯伯,你不喝酒他们就生气,一生气就不跟我们江家合作。我们江家养了你好几年,要你喝一口酒有什么好为难的?”
江子石自然不会强灌霍北城,毕竟他妈江老太太那儿不好交代。
所以他只能诱哄霍北城主动喝酒,到时候如果喝醉了喝进医院了,他妈也怪不到他头上。
“我喝……”
霍北城捧着酒,递到了唇边,一双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
台上的苏暖看了,肺都快气炸了。
她天天混迹在酒吧,一眼就看出那是圣帝最烈的酒,一般人连半杯都承受不了的。
这么一大杯下去,霍北城肯定得进医院洗胃。
江子石这个混蛋,很明显就是带霍北城来酒吧被人羞辱的……
苏暖歌也唱不下去了,扔了话筒就往那边走。

第12章 谁能把我喝趴下
苏暖走得很快,但还是慢了一步,那杯酒被霍北城喝下去了一大半。
她猛地伸手抢了过来。
“姐姐……”
霍北城抬头,两只眸子雾蒙蒙的,既有泪意,也有醉意。
苏暖看的心疼极了。
这么多年,霍北城在江家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她安抚的揉了揉霍北城柔软的黑发,转头立马换了一副神情,笑盈盈的看着桌边的众人。
因为在台上唱歌,所以她穿的是一件小礼服,亮片从胸口点缀到臀部,亮晶晶的,十分勾人。
桌边的好几个人就坐不住了,还吹起了口哨。
“哟,这不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小美女么,这衣服真够风骚的!”
“来,坐在哥哥这边,陪哥哥喝几杯,喝高兴了,哥哥就给你包场!”
苏暖拿着霍北城刚刚喝过的酒杯,浅浅一笑:“喝酒是应该的,但是呢,我还这么小,喊你们哥哥不合适,就跟小北北一样,喊叔叔伯伯怎么样?三叔,你觉得呢?”
苏暖的话,让酒桌边的几个人都懵了一下。
江子石虽然爱玩爱闹,但脑子是聪明的,他见面前这女孩明显和霍北城是认识的,而且还跟着霍北城喊他三叔,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
他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眼神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苏暖:“你就是这小子新娶进门的媳妇?”
“是呀三叔。”苏暖甜甜的笑着,“今天早上奶奶还跟我说,让小北北跟着三叔多学学怎么做生意,我怎么都没想到三叔竟然带小北北来酒吧学喝酒……”
这话就是暗示霍北城有江老太太罩着,让江子石别乱来。
但江子石岂是那么容易被威胁到的,他嚣张跋扈了快三十年,就算是江老太太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他翘起腿,冷冷盯着苏暖,轻笑一声:“不来酒吧,怎么会知道原来北城的新媳妇竟然是个酒吧风尘女?看来这一次我妈看走了眼……”
这是反将一军。
旁边的几个男人见江子石根本就没将这个侄媳妇放在眼底,言语间又放肆起来。
“长这么漂亮却嫁给一个傻子,实在是太可惜了,啧啧……”
“小美女,嫁给一个傻子没前途的,不如考虑一下跟着哥哥我?当然,你想叫我叔叔也是可以的,只要你喜欢,叫爸爸都行!”
苏暖的眸光变冷了一些,她冷冷一笑:“想让我叫爸爸,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她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旁早就担忧望着这边的段大飞,连忙冒充服务员点头哈腰的跑过来了。
“去,把圣帝酒吧最烈的酒上上来,就这种,有多少上多少!”
苏暖说着,还给段大飞使了一个眼色。
段大飞和苏暖认识快十年,一看她的眼神就懂了,连忙去准备酒水。
苏暖笑眯眯的看着桌边的四五个男人:“谁能把我喝趴下,我就喊谁爸爸,喊爷爷都行!”
一个瘦瘦弱弱的小丫头而已,看着就没什么酒量,几个男人都有些摩拳擦掌。
醉意上来了的霍北城浑身都难受的不行,他揪住苏暖的袖子,小声焦急道:“姐姐,别喝……我想吐……好难受……”
苏暖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让他舒服一些。
“但是——”随即,她又开口了,“如果我把你们喝趴下了呢?”
“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咱们就别说了行么?”一个男人轻蔑的说道。
“那可不行。”苏暖低眉笑,“你们也看到了,我是酒吧乐队的主唱,我每天晚上在酒吧闻到的酒气都比你们喝的酒多,你们一群人合起来都未必喝得过我。”
这语气,猖狂又嚣张。
但从来没有谁会这么直言不讳的夸自己酒量好,尤其是在这个当口,于是几个男人都以为苏暖是在吹牛。
“哈哈哈,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酒量到底有多少!”一个男人色眯眯的笑起来,“如果你喝赢了,那我就喊你姑奶奶,再附加免费按摩,行不行!”
苏暖扭头看向江子石:“三叔,如果我喝赢了,我可不希望再看到你带人欺负小北北,行不?”
她用的是商量的语气,算是十分给江子石面子了。
江子石却是轻嗤一声:“喝赢了再说。”
段大飞带着服务员将酒水一杯一杯的往桌子上端,每一杯都是满满当当。
苏暖举起一杯酒道:“我喝一杯,你们五个人喝一杯,我先倒下就我输,你们五个人全倒完了就算你们输。”
一个女人喝一杯,五个大男人共喝一杯。
这话要是传出去了,他们一群人怎么在圈子里混?
几个男人都不同意这个规则,但苏暖却已经率先将一杯酒灌进了嘴巴里,一滴都没漏出来。
一杯酒下肚,她的眼神变都没变,声音也十分清明:“该你们了!”
要知道,这可是酒吧最烈的酒,就算是他们这些经常来酒吧的男人,都不一定能撑过两杯。
可这个女人,喝下一整杯却面不改色,像没事人似的……
几个男人都有些怂了,但江子石是谁,谁怂他江三少都不会怂……
他抓起一杯酒,就往下灌,他喝的又快又急,却不小心呛到了,咳嗽个不停,一杯酒却还剩大半。
他旁边的一个男人只好接过酒杯喝起来。
苏暖喝到第五杯的时候,胃部才有一些灼烧感,但面前的五个男人都已经栽倒了。
“大飞,让人把他们送回去,尤其是江子石,送到江家主宅去,让江老太太看看她的宝贝小儿子每天在外面干些什么……”苏暖说了一句,然后接过段大飞递过来的醒酒汤喝了下去,这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一些。
段大飞担忧的看着她:“要不是我给你偷偷换了酒,你现在肯定得进医院洗胃,没事拼什么酒啊你……”
“哎呀大飞,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苏暖笑嘻嘻的,一点都没有喝醉了的样子。
段大飞看着她这样子有些头疼:“我说苏暖,这可都是宁城的大人物,把这群人给惹到了,看你以后怎么在圣帝安安静静的唱歌……”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先走了!”
苏暖挥了挥手,扯着醉倒在一旁的霍北城往外拖。
段大飞不由疑惑的挠了挠脑袋,刚刚苏暖好像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才突然冲到这一桌来的……
这个男人跟苏暖到底是什么关系?

第13章 姐姐快给我洗澡澡
苏暖打了一辆车,拖着霍北城回到了他的大别墅。
别墅静悄悄的,一盏灯都没开,站在门口抬头看,就像鬼屋似的。
这家伙,每天晚上就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宅子里睡觉么?
苏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艰难的扶着霍北城往二楼的主卧室走。
“姐姐……”
霍北城刚沾到床上,一双手就拉住了苏暖的袖子,他紧闭着的眸子睁开了一小道缝。
“姐姐,别扔下我,我害怕……”
这么大的宅子不害怕才怪……
苏暖叹了一口气,弯腰替他脱鞋,柔声道:“以后你三叔再叫你出去,别去了知道吗?”
“姐姐,三叔说有好玩的……”霍北城含含糊糊的说着话,“他还说有好吃的,要带我出去见世面……姐姐,是不是我学会了抽烟喝酒,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骂我小傻子了?”
这话听着就让人觉得可怜兮兮的。
苏暖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她轻拍着霍北城的后背,像哄孩子似的,轻声道:“小北北,你最聪明了,怎么会傻呢?以后谁再喊你小傻子,你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教训他……”
“姐姐,你对我真好……”
霍北城说着,就翻了一个身,遒劲的手臂揽住了苏暖的腰身。
霍北城的智商相当于五六岁的孩子,但他的力气却比成年男人的力气还要大。
被他这么揽着,苏暖的呼吸都有些不顺了。
她推了两下推不开,轻声哄道:“小北北,把手松开,姐姐打水给你洗脸,不然睡觉不舒服……”
霍北城十分听话的把手松开了,闭着眼睛在床上拱啊拱。
他无意识的呢喃道:“朱婶,我今天喝了酒,身上好臭……我要洗澡澡……”
朱婶?
苏暖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应该是照顾霍北城起居的人吧,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住在一起。
不过,要把霍北城这么一个大男人扛到浴室去给他洗澡,难度系数太高了。
算了,还是打盆水随便给他擦一擦吧。
苏暖起身去浴室打水,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霍北城这家伙正在脱衣服。
他闭着眼胡乱的扯,浑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四角短裤。
“姐姐,衣服好臭……”
他继续扯着最后一件衣服,鼻子皱着,一脸嫌弃。
“姐姐快给我洗脸洗手,还要洗屁屁洗臭脚……”
“……”苏暖真是想吐血。
这家伙在面对江子石的时候,又弱又怂。
可偏偏使唤起她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以后绝对不能惯着他!
她拧了毛巾去给霍北城擦脸,擦脖子,擦手,擦肚子,然后洗脚……
“姐姐,小屁屁还没洗……”
霍北城光着身体在床上拱来拱去,大有把屁股送到苏暖面前来的架势。
苏暖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这只是一个智商在五六岁的孩子而已,只是一个孩子……
她闭着眼,将拧干的毛巾在那个部位胡乱擦了一下,生怕霍北城这个家伙再提要求,她连忙端着水就跑到了浴室。
把霍北城收拾干净后,苏暖思考了一秒钟,就决定先住在这儿。
邓蕾和苏玉涵这对母女,她看到就烦的不行,实在是不想正面跟她们撞上。
而且她已经跟霍北城领了结婚证,住在她法定丈夫的房子里,她完全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苏暖随便洗了一个澡,就跑到隔壁次卧去睡了。
然而,整整一夜,她都觉得睡得非常不安稳,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喘不过气来。
这一晚她也喝了不少酒,脑袋沉沉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也就没管。
可是,她的鼻尖却越来越痒,痒的她想打喷嚏。
“阿嚏——”
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出来,苏暖的睡意也全没了。
她一睁眼,就发现天竟然已经亮透了,太阳都照进了卧室,暖洋洋的一片。
而霍北城这个家伙,居然趴在她的床前,手里拿着一根羽毛,笑嘻嘻的看着她。
“居然敢挠我痒痒,胆子肥了啊!”苏暖从床上跳起来就去抢他手里的羽毛。
“姐姐,你是一只小懒猪,都早上十点了还在睡。”
霍北城冲她做了个鬼脸,躲到了另外一边。
“要不是为了把你从你三叔手上捞出来,你以为我会宿醉睡过头啊!”苏暖气呼呼的看着他,“我再跟你说一遍,以后不准跟你三叔出去,当然,大叔二叔也不行,江彻那小子也别理他!”
“姐姐,我知道酒吧不是好地方,我听你的话。”霍北城缓缓朝她移过来,握住她的手,“那姐姐,你以后也能不能别去了,好多男人都色眯眯的看着你……”
“哟,你还懂色眯眯这个词呀?”苏暖都笑了,“放心,姐姐在酒吧混迹三四年,什么牛鬼蛇神都奈何不了我!”
“可是……”霍北城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好可是的。”苏暖打断他的话,伸手掐他的脸,“唱歌是我的梦想,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法改变,知道吗?”
霍北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只幽黑的眸子深深地看着她。
苏暖这才注意到,她居然被霍北城压在了身下。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将她紧紧包裹。
她不得不承认,如果霍北城是个智商正常的男人,一定会被无数女人追捧。
他眉如剑锋,眸如星辰,如果他的孩子能继承到他的颜值,一定会是个特别漂亮的宝宝……
想到这里,苏暖的脸颊不由一红,她居然想到孩子的事上去了,难不成她就这么想跟这个家伙生孩子?
不过……她眸子一眯,也未尝不可。
想拿到母亲留下来的遗产,就必须怀孕生子。
和自己的合法丈夫生孩子,没什么好丢人的。
据说,霍北城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几年前经历了一场意外,伤到了脑子。
也就是说,他的弱智不是先天的,不会遗传给下一代。
如果孩子能继承到他的样貌,和她的聪明才智,那该有多逆天!
苏暖月牙般的眼睛突然透出亮光。
霍北城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伸手拂了拂她有些凌乱的刘海:“姐姐,你真美……”
“小北北,你也很帅!”苏暖毫不吝惜的夸奖他。
听到赞扬,霍北城的脸颊就红了,连耳尖都红透透的,一副很害羞的样子。
苏暖勾起唇露出坏笑,抬手勾起他的下巴,低声道:“你奶奶有告诉你怎么洞房,那有没有跟你说……怎么生孩子?”
她的话音一落,霍北城的脸颊瞬间爆红,像一只煮熟了的虾子。
这家伙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居然还会害羞……
看来,她再也不能把霍北城当成小孩子看待了……
“姐姐!”
霍北城的小脸红通通的,忽然就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然后身体一歪,就缩到墙角,他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整个人不停地往被子里面拱。
跟一条毛毛虫似的。
“……”苏暖不由满头黑线。
至于这么害羞么……
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第14章 你不认识他么
——暖暖,带着霍少爷回家。
短信是苏建章发的。
对于苏建章的话,苏暖基本上不会拒绝,正好她也想回家把东西搬过来。
苏暖和霍北城刚从车上下来,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她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噤音的手势,示意霍北城安静点,先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再行动。
霍北城乖乖的点头,一脸贼兮兮的猫着腰,蹲在门口柱子的后面。
“我之前跟朋友去酒吧的时候,就看到苏暖这丫头穿的清清凉凉站在台上唱歌,当时我就觉得有伤风化,大哥你那时候也不说管管这丫头,不然也不会被嫁给一个傻子!”
“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们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那个霍北城再弱智,也是江家的远房亲戚,暖暖嫁给他也不亏。咱们苏家搭上这根线,以后做生意也方便些,老苏,等会暖暖回来了千万别骂她。”
“就是,江家不是说了么,马上就会给苏氏注资一千万。有了这一千万,公司肯定会再迈上一个台阶。大哥,你养了暖暖二十年,她嫁出去为苏家做点共贡献也是应该的。”
门外的苏暖听了这些话,心中升起一股寒凉。
就是这些她天天喊叔叔婶婶的人,竟然在背后这么说她。
在他们的心目中,她居然还比不上一千万。
“姐姐……”霍北城猫着腰站在她身边,低声唤道,“他们等会要骂你吗?”
“没事。”苏暖摸了摸他的头,伸手敲门。
这是她的家,她无论什么时候进去都没敲过门,现在弄出点声音来,无非就是想让里面的一群人闭嘴。
敲门声一响,说话声果然没有了,门被家里的佣人打开。
苏暖牵紧霍北城的手,面色淡然的走进去。
而霍北城也站直了身体,身姿挺拔的站在她的身侧。
他穿着一身墨色的西装,一丝褶皱也没有。
他的手腕上带着一块手表,上面缀着的钻石发出一道寒光。
他紧紧抿着薄唇,削薄的侧脸仿佛一把利刃,让人莫名生出一股胆寒。
这样的霍北城,根本不会让人把他跟傻子联想在一块。
苏建章的目光扫向他们紧紧牵在一起的手上,冷声道:“暖暖,你不介绍一下?”
饶是苏建章再怎么精明,都不可能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们刚刚所说的小傻子。
苏暖一碰到苏建章威严的目光,自然而然就变得温软起来,她眨了眨眸子,轻声道:“爸爸,你不认识他么?”
难道我该认识他么……苏建章皱起了眉。
他盯着霍北城,发现这个小伙子浑身上下都穿着国外手工定制的名牌。
而他手腕上的那块手表,不出意外的话,价格可能在八位数以上。
宁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号人,而且看样子,和暖暖的关系还不错?
被苏建章用探究的眼神盯着,霍北城明显不自在起来,手心里浸出了一层汗。
他下意识的就想喊一声「姐姐」。
虽然和霍北城只相处了不到三天,但苏暖把他的脾性摸得透透的,她微不可查的捏了他一下。
意思就是让他别说话。
霍北城只好将那声「姐姐」憋了回去。
苏暖和霍北城的互动,被一旁的苏玉涵看在眼底。
她想不明白,苏暖明明都已经嫁给一个傻子了,为什么还能勾到这么气场强大的男人?
她咬着唇,搂紧南译绍的手臂,故意担忧道:“阿绍,姐姐刚结婚,她就算再不满她的丈夫,也不该公然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啊……”
南译绍听到她的话,看向苏暖的眸子里,厌恶更甚。
苏玉涵又扭头看向苏建章:“爸爸,江家是宁城首富,我们苏家招惹不起,要是被江家知道姐姐给姐夫戴绿帽子,那江家肯定不会再给苏氏注资的……”
听到苏玉涵这话,苏暖差点就笑出声来了。
她第一次见霍北城的时候,就是被他这副样子给镇住了。
她就不信这些人能猜到站在她身边的人,其实就是他们每个人都嫌弃不已的小傻子。
“暖暖,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建章板着脸,面露不满,“霍少爷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爸爸,你连霍少爷都没见过,怎么就能强迫我嫁给他换取一千万呢?”苏暖两眼一眨,眸子瞬间雾蒙蒙的,“万一那个霍少爷长得很丑很矮,那我这一辈子要怎么办?爸爸,在你的心目中,公司比我这个女儿更重要,是不是?”
“暖暖,当然不是。”
苏建章立刻就否认了。
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向女儿解释江家给苏家注资一千万的事情。
这件事是邓蕾跟江家背着他谋划的,当一切已成定局时,邓蕾才跟他老实交代。
暖暖对邓蕾这个后妈的意见本来就很大,要是让暖暖知道,她被嫁给一个傻子是邓蕾暗中操控的,恐怕她会和苏家老死不相往来。
看着苏建章纠结的面容,苏暖不由冷笑了一下。
她被邓蕾如此算计,爸爸不仅不站在她这边,反而还替邓蕾遮掩。
她就知道,如果这些年她不装柔弱装怂假哭,肯定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她冷着一张脸,抿唇道:“爸爸,今天回来我就是收拾东西的,以后我就住在江家了。”
“姐姐,你还没解释这个男人是谁呢,总不能让他帮你把东西送到姐夫家吧?要是被江家人撞见了怎么办?”苏玉涵一副担忧的不行的样子。
这「姐姐」「姐夫」叫的还真顺口……
苏暖冷冷的笑了笑:“苏玉涵,以后别叫我姐姐,听着恶心!”
只有霍北城那声软软糯糯的「姐姐」,才会让她觉得熨烫妥帖……
“暖暖,你现在是江家的媳妇,可千万别跟野男人鬼混。”苏暖的二婶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男人长得好没用,关键是要有钱,你嫁的那个小傻子智商不行,但是有钱啊,你这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我有我妈留给我的遗产,有什么好愁的?”苏暖无辜的眨眼睛,“我不要苏家的钱,更不要江家的钱,我拿我妈留下的钱,想养多少个小白脸就养多少个,你们管得着吗?”
“暖暖,你怎么说话的?”
苏建章不由震怒起来。
在他的心目中,苏暖就是个柔弱听话的乖女儿,可这个乖女儿却把「养小白脸」这种话挂在嘴边。
“你妈妈留给你遗产,可不是让你乱来的!”

第15章 跟岳父好好聊一聊
慕青柠究竟留下了多少遗产,没有人知道。
但凭慕家的财力,至少是九位数起步。
苏家的每个人都觊觎那笔钱,但是,取遗产的人只能是苏暖,并且还有各种附加条件。
也只有邓蕾因为生了一个和苏暖模样差不多的女儿,才敢大着胆子让苏玉涵冒名顶替去拿遗产。
苏暖猛然提到遗产,众人才反应过来,只要苏暖结婚,就可以拿回那笔钱,而她现在已经结婚了。
于是每个人看向苏暖的目光,又变慈爱了许多……
只是他们却还不知道,不仅仅要结婚,还得怀孕把孩子生下来才行……
苏暖将他们的神情变幻收进眼底,面色更加冷然:“爸爸,你不是问他是谁吗,好,我告诉你,他就是霍北城,你们强行给我安排的丈夫!”
“怎么可能!”苏玉涵第一个惊呼出声,“霍北城不是个智障吗,怎么可能这么……”
后面那个帅字,她没有说出口,她可不想夸苏暖的男人长得帅。
“苏玉涵,是不是很后悔把我送到霍北城的床上去了?”苏暖讥诮的勾着唇,“如果早知道霍北城不是个傻子,又长得这么帅,是不是就你自己上了……”
苏玉涵气的直跺脚,拉着南译绍,一副委屈的样子:“阿绍,姐姐总这么欺负我!”
“苏暖,寄养在江家的霍少爷我见过,根本就不是长这样!”南译绍温润的脸上透着一丝嫌恶,“以前你对我百般纠缠,看在玉涵的面子上,我从来不跟你计较。但现在你这种行为无疑是打江家的脸,你以为江家会放过你?”
被南译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苏暖表示十分不爽。
她轻哼道:“那可能是你南大少爷当初眼瞎吧。”
随后,她拍了拍霍北城的手,轻声道:“小北北,跟大家打个招呼。”
霍北城莫名紧张,越是紧张,面色就愈发紧绷,看起来气场也越来越强大。
他抿了抿薄唇,沉沉开口:“你们好,我是霍北城。”
短短一句话,简洁干练,一点都不软糯黏糊。
苏玉涵和邓蕾更加肯定,这根本就不是江家的那个傻小子。
然而——
下一秒。
霍北城扯住了苏暖的袖子,低下头在苏暖的耳边开始嘀咕。
“姐姐,他们一直盯着我看,我好紧张,什么时候走啊……”
他自以为声音很小,可在这寂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清晰。
那声音又小又轻,软绵绵的,还带着一点撒娇,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没有两样。
“……”众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
完全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气场如此强大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老苏,看来暖暖没有骗我们,这确实就是霍少爷呀。”邓蕾捂着嘴虚伪的笑起来,“哎呀暖暖,你也不早说,害的我们瞎猜。来来来,霍少爷赶紧进来坐。玉涵,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给你姐夫倒水。”
苏建章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打肿了,他干巴巴的笑了笑:“暖暖,刚刚是爸爸误会你了。”
苏暖本来是想,带着霍北城回来装个逼就走,让这些三姑六婆瞎猜去。
没想到,霍北城这家伙一声姐姐就将她给暴露了……
苏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脸扔在地上随便被别人踩?
她拉着霍北城的手就往楼上走:“爸爸,我们去收拾东西了。”
“霍少爷。”苏建章突然开口,“我们聊一聊。”
“没什么好聊的!”苏暖不耐烦的道。
“姐姐。”霍北城软软糯糯的声音突然响起,“奶奶交代过要我跟岳父好好说说话……”
霍北城都这么说了,苏暖也不好再阻止,轻声道:“多听多看少说话,知道吗?”
“嗯嗯。”霍北城拼命点头。
“去吧。”苏暖拍了拍他的手臂。
霍北城转身就走下台阶。
苏建章的神情虽然不算高兴,但好在也没有太多的轻视,苏暖遂放下了心,上楼去收拾东西。
“岳父。”
霍北城乖巧的喊了一声,手脚局促的放在身体两侧,看起来十分不安。
“坐。”苏建章淡淡的说了一声。
“姐夫,喝茶。”苏玉涵端着滚烫的绿茶过来,甜甜的将一杯茶水递过去。
她还以为苏暖嫁的那个傻子又丑又老又呆,没想到颜值竟然这么高,难怪苏暖被摆了一道也不回来哭闹讨说法……
苏玉涵轻哼一声,拿着茶杯的手故意抖了一下。
瞬间,满满一杯茶水朝霍北城的侧脸泼去。
滚烫的茶水,要是烫到了脸,可不就毁容了么,看苏暖以后对着这张脸恶不恶心……
就在苏玉涵得意之时,坐在椅子上的霍北城突然站了起来。
他的胳膊肘似乎无意间,撞到了茶杯。
于是对着他泼过来的茶水,立刻转了一个方向,朝苏玉涵的胸口洒去。
“啊——”
苏玉涵一阵惊呼,面容痛的扭曲起来。
“玉涵!”南译绍像一阵风似的过来,焦急无比,“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霍北城声音无比软绵,不住的道歉,“我给你擦一擦。”
苏玉涵被烫到的地方正是胸部,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傻子碰?
但也幸好是泼在了胸部,隔着好几层衣服,到底是没烫伤。
邓蕾连忙带着她去楼上换衣服。
南译绍盯着依然是一脸歉意的霍北城,眸光深了几许。
他总觉得,刚刚那一下,是霍北城故意的。
可霍北城是个傻子,又怎么可能故意把水泼在一个女人身上?
“霍少爷……”苏建章开口,想问问霍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他女儿都嫁过去了,可是他却对霍家一无所知,也不怪暖暖刚刚一脸失望的看着他。
“岳父,你叫我北城就可以了。”
霍北城局促的笑着,眼眸澄净如湖水。
谁都没注意到,客厅里的南译绍突然起身,抬步朝楼上走去。
而他去的地方,正是苏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