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暖霍北城

第6章 我不是你的老婆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老婆!”
苏暖睁大眼睛瞪着霍北城,将自己的立场摆的特别鲜明。
这年代,一夜情什么的太常见了,总不能因为意外睡了一觉就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搭进去吧?
“姐姐,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没关系,咱们慢慢来。”霍北城乖顺的笑了笑,然后拉起苏暖的手往楼上走,“姐姐,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去睡觉觉。”
“谁要跟你去睡觉觉!”苏暖甩开他的手,严厉的盯着他,“我再问你一次,昨天晚上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你最好老老实实仔仔细细的告诉我,否则——”
否则怎样,她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
一个智商不高的小傻子,她又能把他怎么样?
况且这家伙背靠着首富江家,她就算想动他,也得掂量一下……
霍北城眨巴着眼睛:“奶奶说给我娶媳妇,姐姐就是我娶回来的媳妇啊。奶奶还说娶了媳妇之后,每天就有人陪我睡觉了。姐姐,他们都说我傻,所以没有人肯嫁给我。姐姐愿意嫁过来,说明姐姐不嫌弃我,对不对……”
他期盼的望着苏暖,眼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这孩子,到底是被多少人嫌弃过啊……
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她以后绝对不会再说他傻了。
苏暖心口一软,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点头道:“小北北这么可爱,姐姐怎么会嫌弃你?走,上楼睡觉,姐姐给你讲故事。”
把这家伙哄睡了,她再想办法打车回去吧……苏暖有些头疼的想。
“姐姐,你太好了!”
霍北城的眸子豁然变亮,他抬手就捧住了苏暖的脸。
“吧唧——”
他的唇突然印在了苏暖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苏暖猝不及防,呆了一下。
“咳咳——”半晌她才反应过来,一把将霍北城给推开,神色微恼。
“姐姐,你不喜欢么?”霍北城有些局促的低下头,小脸微红,“每次小彻亲奶奶的时候,奶奶都特别高兴,我以为你也喜欢……要是姐姐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敢情这家伙是把她当成像奶奶一样的长辈了?
她到底是该高兴呢,还是该生气呢?
苏暖抬手擦掉了脸颊上的口水,干巴巴的转移话题:“上楼,讲故事。”
“哦。”
霍北城两条手臂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侧边,老老实实的跟着苏暖往卧室里走。
苏暖在书架上翻了翻,却发现架子上都是些深奥的名著,居然一本故事书都没有。
她只得作罢,绞尽脑汁的瞎编故事。
“从前啊,有三只猪兄弟,它们分家后开始建房子,猪老大建了一幢木头房子……”
苏暖靠着床头靠,轻声的讲着故事。
霍北城躺在床上,乖乖的闭着眼睛听着。
昏黄的灯光照下来,房间内暖幽幽的一片。
苏暖讲着讲着,声音就慢慢的变小了,巨大的困意袭来,她的脑袋就像小鸡啄米似的一点点的低下来,然后靠在了枕头上。
而她身侧的那双眼睛,却睁开了,略带探究的看着她的睡颜。
第二天。
苏暖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
她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就这样睡在了霍北城那个家伙的床上。
昨天晚上她明明准备讲完故事后再回家的,为什么就这么睡了?
苏暖正懊恼着,楼下的吵闹声越来越大。
她蹬蹬蹬的下楼,推开别墅的门,就看到庭院里多了一个孩子。
“霍傻子,你吃我家的穿我家的,还让我奶奶给你娶媳妇,你怎么这么窝囊!”
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孩子站在别墅院子的一块大石头上,两手插着腰嚣张的喊着话。
“我跟你说,这幢别墅是我们江家的,你没有资格住,赶紧给我滚出去!”
那孩子说着,就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蹦到了霍北城的面前。
他比霍北城矮了几十公分,气势却足了很多。
他抬起手,猛地一推。
霍北城本就怕的不行,被他这么一推,整个人就往后退了几步。
他的脚后跟绊到一块景观石,然后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真没用!”那孩子捂着肚子狂笑起来,脸上全是恶作剧得逞后的得意,“霍傻子,如果你想在我家的别墅里继续住,那就像狗一样从我的裤裆下面爬过去,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让奶奶把你赶出去!”
霍北城瘫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
苏暖气的肺都要炸了。
她认出来了,这孩子上过报纸,似乎是江家第三代唯一的孙子江彻,金贵的很。
只是一个才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恶毒的心思,肯定都是家里的大人教的!
之前她还说江家人大方,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他一个智商才五六岁的人,到底是怎样在江家这种豪门大户的勾心斗角里面生存下来的啊?
苏暖又气愤又心疼,大步走过去,一把将霍北城从地上拽了起来。
“姐姐……”霍北城期期艾艾的喊了一声。
苏暖大手一挥,将他护在身后,然后冷冷的盯着面前的江彻:“你刚刚是说,想让霍北城从你的裤裆底下爬过去?”
“你就是我奶奶给霍傻子娶回来的媳妇?”江彻歪着头看着苏暖,见她柔柔弱弱的,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于是气焰更加嚣张,“你是霍傻子的老婆,所以你也得从我裤裆底下爬过去,快点!”
“好啊。”
苏暖笑眯眯的盯着他,一步一步朝江彻走去。
江彻得意极了,将两条腿张开,嚣张的看着苏暖。
“姐姐,别……”霍北城拉住她,小声道,“小彻就喜欢这样玩,奶奶不会赶我们走的……”
苏暖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安心。
她嘴角勾着一抹坏笑,突然加快脚步,猝不及防的拎住了江彻的后领子。
江彻万万没想到苏暖居然敢对他动手,他被拎着,两条腿在空中胡乱的蹬。
“喂,你放我下来!”
他气急败坏的怒吼。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对我动手,我要让人废了你!”
才八岁的孩子,戾气十足,张牙舞爪的就朝苏暖扑过来。

第7章 江家金贵的孙子
“那你又知不知道我是谁?”
苏暖提着江彻的衣领子,讥诮的勾起唇,冷冷的盯着他。
江彻一愣,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么回话。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过,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种话。
这种嚣张到了极点的言论,一向都是他的口头禅……
“我可是你奶奶辛辛苦苦给小北北找的媳妇儿。”苏暖笑眯眯的,“你也知道,小北北这样的情况很难找到媳妇,要是你把我给气走了,你说你的奶奶会不会罚你?”
果不其然,江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张。
苏暖满意的眯了眯眼。
看来,江老太太还是没有苛待霍北城的,否则这小子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苏暖的心里更加有底了。
她抬起另一只手,拉住了江彻的裤子。
她坏坏一笑:“小子,你说让我从你的裤裆底下爬过去,这话我可不喜欢听。你是江家金贵的孙子,我又不敢打你,那就……”
她猛地用力一扯,江彻的裤子就被她脱了下来,外裤和里裤连着一起被扯下来了。
她提起来一甩,将裤子扔到了院子的游泳池里,仅仅瞬间,裤子就沉到了池底。
“坏女人,你这个坏女人,赔我裤子!”
江彻再怎么嚣张跋扈,都只是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冷不丁被人脱光露出屁股,他羞臊的不行,他护着自己的胯部,两条腿在苏暖的身上狂踢。
苏暖提着他的领子挪远了一点,冷笑道:“再踢我一下,小心我把你的腿也卸下来扔到泳池里去!”
江彻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
明明看起来一个毫无攻击力的女人,却把他欺负的死死的。
江彻嘴巴一张,呜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他的哭声特别大,像炸雷似的,苏暖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吵聋了。
她连忙松了手。
“咚——”
一声巨响。
被她提起拎着的江彻就这样被松开,屁股狠狠的摔在了青石板上,一声闷响。
那哭声,愈发的惨绝人寰。
苏暖咽了咽口水,她敢对天发誓,最后那一下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正纠结着要不要把江彻那小子拉起来时,她的眼睛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给覆住了。
“姐姐,别看……”
是霍北城软塌塌的声音。
“看了会长针眼的!”
他把她的眼睛捂得死紧。
“……”苏暖简直要醉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而已,她看都看完了,现在捂眼睛还有用么?
她抬手,将霍北城的手扒拉开,正要说什么时,别墅门口突然涌进来了一大群人,团团朝哭的正起劲的江彻围过去。
“小少爷,您怎么了,哪儿疼哪儿不舒服,怎么哭成这样?”
“小少爷,您的裤子呢,怎么光着屁股坐在地上,快站起来!”
“小少爷,到底是谁欺负您了,赶紧说一句话啊……”
看到救兵来了,江彻总算是把眼泪憋回去了,他抽抽噎噎的开始告状:“霍傻子娶回来的这个坏女人,她把我提起来恐吓我,说要砍掉我的腿!她把我的裤子给脱了,扔到游泳池!你们快带我去见奶奶,我要让奶奶把这两个人赶出去!呜呜呜,我的屁股好痛……”
“小少爷,别哭了,我们先带您回主宅上药……”
一个中年女人抱着江彻慢慢往外走。
留下来的一个女人则严厉的看着苏暖和霍北城:“霍少爷,霍少奶奶,我们家少爷在你们这儿受了委屈,老太太少不得要多问几句,既然你们现在没事,那就跟我去主屋见老太太吧。”
霍少奶奶……
这个称呼,让苏暖嘴角直抽。
不过,她的心里也多了一丝疑虑。
江家这样的豪门大户,断然不会使那种下作的手段把她送到霍北城的床上去。
可那一夜过后。
霍北城总是老婆老婆的叫她。
江彻这小子也一直说她是霍北城的媳妇。
现在这江家的仆人也尊称她一声霍少奶奶。
还有,她恍然记得,苏玉涵好像也说过她已经嫁给了霍北城的事……
难不成,她在梦里跟霍北城这小子结婚了?
真是够玄幻的。
苏暖扯了扯嘴角。
“姐姐,别害怕……”
她的手突然被握住。
霍北城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奶奶是个好人,从来没有打过我,姐姐你别怕。”
没有打过他就算是个好人?
难不成他经常被人打,就像刚刚江彻那样?
苏暖的心又有些软了。
霍北城的别墅就在江家主宅的后面,出了门穿过一条林荫道,就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花台。
上面种满了各色的奇异花卉,江太太就坐在花台上的亭子里,怀里抱着大哭不止的江彻。
“奶奶,那个坏女人把我提起来甩在地上,我的屁股都被摔成两半了。”
江彻委委屈屈的告着状,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话
“奶奶,爹地妈咪都没有动过我一根汗毛,那个坏女人居然敢那样对我。”
“由此可见,她根本就没把我们江家放在眼底!”
“一定要把她赶出去,不准她住在我们江家的别墅!”
苏暖和霍北城走上台阶,慢慢走进花台。
江彻一下子从江老太太的膝盖上跳起来,气的吼道:“奶奶,就是这个坏女人,她欺负我!”
他嚣张的扬起下巴睨着苏暖,冷哼一声。
只要奶奶发话,霍傻子和坏女人肯定得卷铺盖滚出门!
等他们离了江家,他就找一群人把这个坏女人揍一顿……
霍北城感觉到了危机,他拽紧苏暖的手,将她护在了身后。
“奶奶,不关姐姐的事,小彻的裤子是我脱的!”
他的声音,分明有些发抖。他握着苏暖的那只手,也渗出了汗。
苏暖感觉到了霍北城的紧张和害怕,可他却还固执的站在她的身前护着她。
江老太太七十岁出头,保养的极好,她养尊处优的坐在主位上,不苟言笑的脸上满是严肃。
饶是苏暖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见了,心里都有些没底,更别说霍北城了。
但这事情是她惹的,断然没有让别人背黑锅的道理。
苏暖将站在前面的霍北城推开,让自己暴露在了江老太太的面前。
“你就是苏家的那个闺女?”江老太太的声音沉沉的,不怒自威,“照规矩,昨天早晨你就该来见我,今儿若不是小彻过去,是不是还打算躲着不过来?”

第8章 霍家亲自选的妻子
江老太太问什么,苏暖根本就没听见,她一门心思想着该怎么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她低垂着头,拼命的眨着眼睛,挤弄了几下,一大串眼泪硬生生被她挤了出来。
她吸着鼻子,柔弱的哀泣,一步步靠近江老太太,半蹲在地上,伏在了江老太太的膝盖上。
“奶奶,小彻要北北滚出别墅,还让北北学狗叫。我只是想拉一下小彻,让他别欺负北北,没想到却把他的裤子给扯掉了。”
“小彻要去游泳池里找裤子,他说那条裤子是他最喜欢的,非要去找。泳池的水两米深,他要是掉进去,肯定就淹死了。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小彻淹死,所以就提住了他的领子。”
“但我的力气太小了,没提稳,所以才不小心把他摔在了地上。”
“奶奶,我错了,您罚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苏暖声泪俱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一旁的江彻简直惊呆了。
他以前为了逃脱责罚,就是这么糊弄奶奶的。
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比他更能糊弄的人,当着他的面就敢倒打一耙。
江彻怎么能容忍有人往他身上泼脏水,他急忙拽住江老太太的手臂:“奶奶,这个坏女人乱说,我根本就没有让霍傻子……哦不,是霍哥哥,我根本就没有让他学狗叫,这个坏女人陷害我!”
江老太太瞪了江彻一眼:“你先闭嘴,老实站边上,等会找你算账!”
“奶奶,你怎么能相信这个坏女人的话……”江彻委屈的瘪嘴。
以前都是他坑别人,今天却被人给坑了,他堂堂江家小少爷怎么可能会咽下这口气!
江彻恶狠狠地瞪了苏暖一眼,连一向被视为眼中钉的霍北城都被他给忽略了。
江老太太盯着趴在她膝盖上哭的正起劲的苏暖,眉头微不可查的跳了跳。
她活了快八十年,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只需要一眼,她就看出苏暖在演戏。
但自家孙子跋扈顽劣,是出了名的小魔星,肯定是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才有了这一出。
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江老太太根本就不想追究,她一双沧桑的眸子深深地看着苏暖。
这个丫头,是霍家亲自为霍北城选的妻子。
苏家是服装企业,在宁城上流阶层都排不上榜,一百个苏家都不可能比得上江家,更不可能比得上霍家。
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霍家为什么会挑这个丫头。
不过好在,这丫头是个知好歹的,懂得护着城儿。
江老太太淡淡的抿唇,开口道:“明天先带城儿回去见你的父母,再问问你父母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他们来江家坐一坐。”
“请我父母来江家?”苏暖有点懵,一时没跟上节奏,她长长的羽睫上还悬挂着泪珠,整个人都是懵懵懂懂的,一双澄澈的眸子眨啊眨,迷茫的盯着江老太太。
以前她爸爸苏建章为了做生意,三翻四次的找关系想和江家沾上关系,但这么多年,硬是连江家管事的人都没见着。
这么高高在上人人攀附的江家,居然屈尊要见她的家人?
难不成苏玉涵她们说她已经嫁给霍北城的事情是真的?
而江老太太也皱了皱眉,难不成那件事苏家还没有人跟这丫头说?
“姐姐,你是我老婆,你的父母是我的岳父岳母,所以奶奶才要见他们呀。”霍北城见欺负江彻的事情已经被揭过去,神情松懈了不少,他有些羞涩的笑着说道。
“还要我说几次,我不是你老婆!”
苏暖的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坏女人,你认命吧,你就是霍傻子的新媳妇!”江彻在旁边做着鬼脸说道,“你嫁到我们江家,我爸爸给你们江家一千万……坏女人,你再怎么欺负我,都改变不了你嫁了一个傻子的事实!”
“闭嘴!”江老太太冷眼瞪着江彻。
江彻被吓到了,乖乖的缩到一边。
“你们都下去。”江老太太威严的命令,“把小少爷也带下去。”
“是。”几个佣人连忙抱着犹不甘心的江彻退出了花台。
花厅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江老太太淡漠的道:“丫头,你现在已经是霍家的媳妇,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可能!”苏暖急切的打断了江老太太的话,“你们撺掇着给我下药,让我跟霍北城睡一觉,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心甘情愿嫁给他吗?我告诉你,不可能!还有,我爸爸是绝对不可能为了一千万把我卖给你们江家的!如果是邓蕾干的,那你就去找她的女儿苏玉涵,反正这件事跟我苏暖没有半毛钱关系!”
苏暖一口气说完,扭头就走。
她的眸光冷然果断,看也不看一旁可怜巴巴望着她的霍北城。
“丫头,如果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你以为我会乱说吗?”江老太太的声音在她身后不疾不徐的响起,“你和城儿的结婚证已经领了,一本寄到了城儿父母的手里,一本在你母亲的手中。你若是不信,可以回去问问你母亲。”
苏暖气的直咬牙。
凭江家的权势,确实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帮她把结婚证给领了。
可恶的是,昨天她回家的时候,邓蕾和苏玉涵却只字不提……
等等!
苏暖的眸子猛地睁大。
昨天她听到邓蕾和苏玉涵在打她母亲遗产的主意,难道——
想到这里,苏暖再也不想多问什么,抬脚就往外面跑,越跑越快。
“姐姐!”
霍北城也跟着跑出了花台,跟着她往外跑。但苏暖已经马不停蹄的打了一辆车,转瞬就消失在了大马路上。
霍北城站在马路边,遥望着那辆早就消失不见了的车。
“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个小丫头了吧?”
一个黑影突然站在了霍北城的身后,双手环胸盯着他,嘴角带着一抹邪邪的笑。
霍北城头都没回,冷冷的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他的声音无比清明,深沉低哑,透着一丝冷意。
就好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

第9章 可笑的结婚证
苏暖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看到邓蕾和苏玉涵母女两人从门口走出来。
而她们的手中,提着一个透明的文件袋。
一个红艳艳的小本本格外引人注目。
她像一阵风似的跑过去,猛然就将那个透明文件袋夺过来,倒着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抖出来。
“苏暖,你干什么?”苏玉涵怎么都没想到苏暖这个时候会回家,她看到那个红本子被倒出来,一下子就急了,她弯腰就去捡,却被苏暖抢先一步。
红本子上面,赫然是「结婚证」三个大字。
苏暖绷着脸,将结婚证翻开。
果不其然,上面贴着的是她和霍北城的照片,很明显就是用电脑合成的。
她留在家里的照片不多,结婚证上用的竟然还是她高中毕业照的登记照,看起来特别蠢。
苏暖冷笑着盯着邓蕾:“我什么时候领证结婚了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真他妈够可笑的!”
“那你跟野男人睡了总知道吧?”邓蕾轻哼一声,鄙夷道,“被一个傻子睡了,人家愿意负责娶你,是你走大运!苏暖,再怎么说,那个小傻子都背靠着江家,江家指缝里漏出来的钱都够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你只管享福去吧!”
邓蕾说完,暗暗的给苏玉涵使了个眼色。
苏玉涵偷偷的从苏暖的侧边跑过去,跳着就想把结婚证给夺过来。
苏暖的余光瞟向她,漫不经心的往后一退,苏玉涵扑了个空。
“虽然这结婚证不是我领的,但好歹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你抢什么抢?”
苏暖讥讽的笑起来,她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结婚证,作势要往旁边的水池里扔。
邓蕾一下子急了,叫起来:“不准扔!”
“扔了会怎样?”苏暖眨眨眼,眼底锋芒乍现,“我的结婚证,我偏要毁了,关你屁事!”
“苏暖!”苏玉涵气恼的直跺脚,“你不是不想嫁给那个小傻子吗,要是把结婚证毁了,以后你就算想离婚也离不成了!”
“哦,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苏暖轻飘飘的笑了笑,“真是我的好妹妹,还知道为我着想。”
苏玉涵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亲姐妹,我不为你着想为谁想?姐姐,你别一生气就把结婚证给撕了,来,我给你拿着,帮你保管。什么时候你想离婚了,我再把结婚证还给你。”
苏玉涵的手朝结婚证伸过来。
就在她的指尖快要触到结婚证的时候。
一道劲风袭来。
“啪——”
一声脆响。
苏暖扬起手,狠狠一耳光扇在了苏玉涵的脸上。
昨天苏玉涵的右脸挨了一巴掌,今天左脸又被打了,她痛的眼泪唰唰直流。
邓蕾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挨打,卷起袖子就要跟苏暖干架。
“让我来猜猜,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下药,把我送上霍北城的床……”
苏暖躲开邓蕾的攻击,勾着唇角缓缓地开口。
“江家许诺给你们一千万,所以你们把我给卖了,是这样吗?”
“还是说,你们拿了我的结婚证,其实是想侵占我母亲留下来的遗产?”
一说到遗产,邓蕾和苏玉涵的脸色猛然就变了。
果然是遗产。
苏暖的眸子变得锋利无比,像利刃似的射向那对母女。
她母亲虽然走的早,但是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具体数额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据说她母亲是曾经风光无限的慕家大小姐,就算是慕家财产的百分之一,都能抵得上十个苏家。
在她母亲留下的遗产面前,江家给的那一千万,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但是,拿到遗产的必要条件,就是她必须结婚。
所以,这对母女才联合江家,将她送到了霍北城的床上。
一方面,拿到江家承诺的一千万给苏建章,堵住她爸爸的嘴。
另一方面,暗戳戳的拿着她的结婚证去拿巨额遗产,神不知鬼不觉。
这算盘,打的真好!
若是她苏暖再蠢一点,可不就让这对母女如愿了吗?
“贱丫头,既然你知道我们的打算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跟你遮遮掩掩!”邓蕾凶恶的咬着牙,“你一岁的时候,慕青柠就死了,我帮她一手把你带大,那份遗产就当是她给我的谢礼吧。”
“我呸!”苏暖厌恶的盯着她,“我一岁的时候,你把我扔在门口不管不顾,若不是邻居看到,我早就被拐走了!我三岁的时候,你故意把开水浇在我身上,我的后脖子上至今还有一块疤!我五岁的时候,你和爸爸吵架拿我出气,我被你关在门外,差点冷死!邓蕾,你有什么资格说是你一手把我带大的?我告诉你,我妈妈留下来的遗产,就算拿去喂狗,我都不会给你!”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居然做过这么多坏事儿。”邓蕾轻蔑的笑了一下。
以前苏暖年纪小,所以她虐待起来毫无心理障碍。
后来这丫头渐渐长大,鬼点子越来越多,所以她已经好久没对这丫头下过手了。
至于现在——
敢拦她的财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邓蕾冷冷一笑,拍了拍手。
苏家别墅后面,突然跑出来了两个黑衣男人。
“把这丫头给我抓起来,关到三楼书房!”
苏暖的眸子不由一眯。
邓蕾什么时候在家里养了两个保镖,为什么她不知道?
她这三脚猫功夫,对付邓蕾和苏玉涵没什么问题,但是想打过这两个男人,根本就不可能!
苏暖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然而,那两个男人的动作却比她快多了。
一个男的押住她的手臂,另一个男人将她手中的结婚证给夺走了。
“贱丫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邓蕾拿着结婚证在苏暖的脸颊上拍了拍,得意的牵着苏玉涵坐上了车。
而苏暖,则被关到了苏家三楼的书房里,门从外面锁住,还有两个男人守着。
她站在窗户口,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邓蕾和苏玉涵拿着她的结婚证,去律师事务所拿她母亲留下来的遗产了。
她的家,被邓蕾占了。
她的阿绍,被苏玉涵抢了。
她母亲的遗产,也要守不住了。
这是母亲去世前留给她最大的依仗,如果没有这份念想,她早就被邓蕾吃的渣滓都不剩……
可如今,她们连这都想拿走……
苏暖的下巴紧紧绷成一条直线。
她拿起手边的一个台灯,猛地朝窗户砸去。
在门外的保镖开锁进屋之前,她利落的爬上窗户,不顾一切的跳了下去。
楼下是草坪,从三楼摔下去,应该摔不死吧……
苏暖的身体急速下坠,她吓得闭紧了眼眸。

第10章 神秘人X先生
想象中的疼痛感没传来,她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里。
苏暖下意识的搂住了那人的脖子。
她缓缓的抬眼,就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就像是抱着天下最珍贵的宝贝。
苏暖看着男人深沉如古井的眸子,不由怔怔失神。
而男人的手,搭在她的腰间,灼热滚烫,连带着她的心都不由自主的砰砰直跳起来,好像下一秒就会跳出嗓子眼。
虽然看不到男人的脸,但单单只看这一双眼睛,她就敢笃定,这个男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而且他身上透出的冷冽气息,莫名让她熟悉,有种久违的安全感。
她盯着他,有些失神的问道:“你是谁?”
男人动作轻缓的将她放在地上,没有回答她的话。
苏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皱眉盯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苏家别墅楼下的人。
难不成,这也是邓蕾养在家里的保镖?
不对,如果是邓蕾的人,那就绝对不可能救她。
苏暖探究的看着男人,非常想把他脸上的面具给取下来。
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微不可查的后退了一步。
“你究竟是谁?”苏暖摸着下巴琢磨着,“为什么要救我?”
男人没说话,转身就想离开。
“难不成是个哑巴?”
苏暖眯着眸子,刚好看到男人披风的后背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字母,X。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暂时叫你X先生吧。”
她还想再说什么时,就见三楼的窗户口伸出了两个脑袋。
邓蕾找来的那两个保镖指着她,大声喊道:“站住,不准跑!”
“X先生,你救了我,日后必有重谢,现在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暖拔腿就狂奔,走了几十米远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于是又回头喊道:“X先生,我每天晚上都在圣帝酒吧唱歌,记得来找我!”
苏暖越跑越快,坐上一辆车就没了踪影。
别墅下,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站着,如一尊雕塑。
律师事务所。
苏暖刚进去,就见邓蕾和苏玉涵垂头丧气的往外走,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男将她们送出来。
“苏夫人,遗嘱上就是这么写的,我们是没有办法更改的。”西装男满脸的无奈,“既然苏小姐已经结婚了,怀孕生子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等苏小姐生下孩子,带着孩子的出生证明来这儿,才可以拿到慕女士留下的遗产。”
邓蕾气的不行:“之前你们明明说只要苏暖结婚了就可以拿到遗产,怎么就改口了呢?”
“苏夫人,我们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西装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是您听错了吧,毕竟想生孩子就得先结婚,不然非婚生子也是拿不到遗产的……”
“你们这是在玩文字游戏!”邓蕾气的恨不得把律师事务所给拆了。
她费尽心思跟江家搭上线,才把苏暖那个贱丫头送到了一个傻子的床上。
一来,可以让苏暖永世不得翻身,毕竟嫁给一个傻子这辈子都完了。
二来,碍于江家的权势,苏建章也不会说什么,更没有那个胆子去退婚。
可现在,她精心谋划的一切,却成了死局。
她能不生气吗?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声轻笑。一扭头,就见苏暖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
苏暖笑的有多灿烂,邓蕾就有多恼火。
特意找了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看住这丫头,却还是让人逃出来了,这丫头果然一肚子坏水!
“邓蕾,你拿着我的结婚证去抢我妈留下来的遗产,你说要是被我爸知道了,他会怎么对你?”苏暖双手环胸,冷笑着说道,“我妈虽然去世了,但在我爸的心里的地位,是你这辈子都比不上的……”
“你给我住嘴!”
邓蕾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
她嫁给苏建章二十年,对苏家尽心尽力,可每次苏暖这个贱丫头提到慕青柠那个短命鬼时,苏建章就会露出一脸怀念怅然的神情。
如果慕青柠还活着,苏建章肯定立马把她扫地出门。
邓蕾气得要死,语言也愈发恶毒起来:“贱丫头,你妈那个短命鬼留下来的遗产,我拿定了!”
她扭头看向一直没说话的苏玉涵:“走,我们现在就去南家,把你跟阿绍的婚事定下来!”
苏玉涵和苏暖的长相有几分相似,而且又都是苏家的女儿。刚刚她让苏玉涵冒名去拿遗产,律师事务所的人完全就没怀疑什么。所以,只要苏玉涵生下孩子,那份遗产还是会属于她们。
只是得想个法子把苏建章给糊弄过去……
想通了这一点,邓蕾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苏暖坏笑着眨眼,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要使坏招的征兆,她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五岁那年在医院遇到的南译绍,但你们却不知道……那天我在医院里,不小心听到南译绍的主治医生说……”
她故意停顿了一下。
苏玉涵心口一紧,下意识就问:“说什么?”
“他说南译绍被人打坏了命根子,无法生育!”
苏暖憋着坏笑,一字一顿缓缓地说出口,她的神色伪装的无比认真,说的就像真的一样。
苏玉涵脸色一白,咬唇道:“你胡说,根本不可能!”
“这可是我亲耳听到的,看在你是我亲妹妹的份上,我才跟你分享这个秘密,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问你的阿绍呀。”苏暖漫不经心的捏着自己的指甲。
苏玉涵死死咬着唇,怒目瞪着苏暖。
这种事,她要怎么问阿绍,要是开口问了,不就是证明自己根本不是当年的那个女孩么?
苏暖盯着她恼怒的神色,轻笑道:“想拿到我妈留下来的遗产,就必须得有个孩子。可是怎么办呢,南译绍生不了孩子……哎呀,玉涵,是不是可纠结了?选遗产呢,还是选阿绍,真为难呢……”
“玉涵,别信她!”
邓蕾一看,就知道苏暖满肚子坏水,她拉着苏玉涵的手就往外走,决定不再搭理苏暖。
苏暖冷冷盯着母女俩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虽然她的话一听就会让人觉得是假的,但她不介意在苏玉涵的心里种下一根刺。
万一以后真怀不了孕,那可就好玩了……
苏暖抬脚正要离开时,她的手机突然在衣兜里响了起来。
一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她的脸色就骤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