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圆凌墨白

第11章 安君羡病了
好半晌,那边懒洋洋地回过来一句话:【营养均衡即可,要有水果,加一瓶高钙牛奶。】
秋圆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手指敲着桌面,心里疯狂吐槽。
她从公司巴巴地开车去江大,就为了给他送个饭?她时间就这么不值钱?
油费都比饭钱贵了!
小兔崽子,他就是为了折腾她,看来那个香艳的夜晚留给他的印象很不好,让他恨上了她。
不过话说回来,她都把人家给弄伤了……
那个地方对男人来说应该挺敏感的,都拉抻上了,估计挺疼的,这事搁谁也不算什么美好的回忆。
怪只怪她昏了头,怎么就喝醉了将人家小奶狗给糟蹋了!
哦不,凌墨白那家伙除了长得脸很奶,其他都很狼,狼狗。
她又不能回家做饭,翻了翻手机,找了家轻食餐,觉得挺符合凌墨白的要求,营养全面,到时候再点一份水果,买一瓶牛奶就齐活了。
最主要的是,价格也不贵。
放下这一茬,秋圆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她属于那种不急不躁,但是做事情非常细致的人,一项项过滤得很细,果然发现了两处错误。
就连旁边的工作狂陈童都禁不住夸赞道,“别说,论起来细心,就属你秋圆了。以后你就做收底工作就行,特别适合你。”
秋圆清浅地笑了下,并没有反驳。
当她傻呢?让她光处理收底工作,毛功劳都没有,成绩都是她陈童的,一旦出现什么纰漏,陈童就可以轻飘飘一句话“哦是秋圆没有检查出来的”就将责任都糊在她头上。
她是不争不抢,没有什么名利心,比较佛系,可不代表她是吃闷亏的人。
过了一会儿,秋圆不声不响地将陈童丢过来的文件放到陈童桌子上,淡笑地说,“我是菜鸟,需要多锻炼才行,为了不拖累你,就不和你合作做事情了。”
陈童的脸僵了下,默默将她的文件收起来。
没想到,她一个工作六七年的老油条,竟然吃了小秋圆一个软钉子。
眼瞅着快要十一点了,秋圆赶紧给凌墨白点了餐,想着等一会儿餐送到,她就开车给那小子送去。
内线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
“喂?我是秘书室秋圆。”
“圆圆,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电话传来男人温柔磁性的嗓音,是安君羡。秋圆公事公办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回道,“好的,我立刻过去,安总。”
挂了电话,她顺手拿了个工作日志,起身向安君羡的办公室走去。
陈童悄悄瞄了一眼秋圆的背影,扯了扯嘴角,低头继续工作。
“师哥,你找我?”
走进安君羡的总经理办公室,关上门,看到屋里只有安君羡一个人,秋圆立刻就放松了,圆圆的小脸上绽放出甜甜的笑容。
天真烂漫的样子,像个孩子一般纯真简单。
安君羡向她招了招手,“来,给你试试这个。”
说着,拿出来一管药膏。
秋圆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
“我专门问了医生,这药祛除痘痘效果很好,你试试。”
秋圆眼睛一亮,她正发愁额头上冒出来的这颗大痘痘,之前还想着挤出来,可又怕疼,还怕越挤疙瘩越大越红。
连忙从安君羡手里拿过来药膏,发现上面连个标签都没有,于是几分诧异,“咦?这药没名字啊?”
安君羡声线温柔,“怎么,你还怕我害你啊?放心吧,这是我们家私人医生调配的药膏,外面买不到,效果很好的。”
安君羡家的私人医生……那不就是凌家的医生?
凌家可是大豪门,能给他们家当医生的水平肯定不会差。
秋圆欢愉不已,又有点不好意思,“师哥,我就一个小疙瘩,也不至于动用你家的私人医生。”
“那医生每年拿着我家高额的薪资,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赶紧涂上吧。”
“嗯嗯!”
秋圆转悠着正要寻找镜子,药膏被安君羡拿走,他俯身在她跟前,柔声说,“别动,我给你涂上。”
“不用不用,我自己涂就好。”
“跟我还客气什么,别乱动,小心药膏涂错地方。”
秋圆没敢动,忽闪着长睫毛,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很认真很专注地将药膏涂在她的额头上。动作特别轻柔。
“好了,医生说涂上很快就会见效。”
秋圆点点头,“谢谢师哥!那我回去工作了。”
安君羡将药膏放在秋圆手里,顺口问着,“中午吃什么?”
“额,还没想好呢,可能叫个外卖吧。”
安君羡微微皱眉,“总吃外卖不好,太油腻,你这疙瘩需要饮食清淡些,不如我们一起去楼下吃粤菜。”
秋圆很喜欢楼下粤菜馆的汤,瞬间就心动了,刚要答应,突然想到自己还要去给凌墨白那个小祖宗送饭,只能遗憾地摇摇头。
“算了,我都点好餐了,改天再说吧。”
安君羡也没强求,点点头。
“那我走了。”
秋圆走到门口,刚要拉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异样的声音,她转身去看,发现安君羡一手捂着肚子,整个人弯着腰靠在桌子上,脸色都变白了。
“师哥,你怎么了?”
秋圆吓了一跳,赶紧跑回去,守在安君羡身边,有点不知道从何下手。
安君羡冷汗涔涔,苦笑着摇摇头,“没事,大概是胆囊炎犯了。”
“这回疼得这么厉害?”
安君羡疼得都不能说话了,闭着眼睛,紧紧抿着薄唇,在努力克制着铺天盖地的疼痛。
秋圆吓坏了,“要不打120吧?”
安君羡摆手,断断续续地说,“你开车,我们去医院挂个吊水。”
秋圆想了下,明白了他的顾虑。
救护车一到,一定会引起同事们的轰动,再一看总经理被抬走了,出于八卦的心态,估计短时间都没心思工作了。
“你还能坚持吗?”
“……可以。”
“你身份证呢?”看病需要。
“都在钱包里。”
“那行,我去拿我的包,咱们在地下停车场汇合。”
“好。”
秋圆马不停蹄地回到自己工位,装作若无其事地收拾了下东西,对着陈童交代了句,“我跟着安总去开会了。”
陈童点点头。

第12章 有人给他送爱心午餐
这期间,安君羡勉强装作没事人一样,挪到了他的专用电梯,一进电梯里,整个人就难忍地靠在了角落里,疼得俊脸都皱在了一起。
秋圆开着安君羡的车,将安君羡火速送到了就近的医院,挂了急诊,走了绿色通道,通过检查确定是胆囊炎,很快就挂上了吊水。
秋圆又是交费又是找医生的,忙得脚不沾地。
护士看着安静躺在病床上的英俊男子,笑着说,“你女朋友对你可真好,我看她交费都是带跑的。”
安君羡愣了下,接着露出一抹浅笑,“是,她确实很好。”
秋圆就像个小太阳,对朋友真诚又热情,尤其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能温暖人心。
秋圆来回穿梭得一头细汗,还没忘记买了个杯子,给安君羡接了一杯热水。
重重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一边擦汗,一边碎碎念,“师哥,人家医生可说了啊,你这胆囊炎纯粹就是你饮食不规律造成的,我看你早饭都有按时吃啊,怎么说你饮食不规律?”
安君羡张了张嘴,长睫垂下,声音低低的,“原来经常没空吃早饭。”
原来,就是秋圆来公司以前。
那时候他忙于工作,一早起来径直来到公司,根本没空吃早饭。
后来秋圆来了公司,他出于照顾小师妹的角度,总要帮她带早饭,也就跟着她一起吃了早饭。
可病根终究是落下了。
最近几年的胆囊绞痛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秋圆翻阅着他的检查结果,口气很认真,“医生还说了,让你平时少吃油腻的,还要经常观察胆囊的情况,半年检查一次。”
安君羡恍若没听到一般,怔怔地看着秋圆发呆。
秋圆猛地瞪了他一眼,“喂,听到没有?”
“哦,听到了。”
小护士走过来恰好听到他们的对话,难得见到如此英俊的男人,偏偏露出这般乖巧温柔的模样,忍不住插嘴道,“别凶你男朋友了,他脾气多好啊。”
秋圆也没当回事,毕竟她和安君羡本来就在扮演假情侣,于是开玩笑道,“不凶他记不住啊,这么孱弱的男朋友,过年跟我回老家时,我爸妈肯定觉着他是个病秧子。”
安君羡被逗笑了,眸光深深,“哪里就是病秧子了,这只是个小病而已,我可是一直有健身的。”
江大校园里。
下课了,同学们都纷纷走出教室,孟久泽走到凌墨白桌子边,耍酷的一撩头发。
“走着,吃饭去了。”
凌墨白没动弹,单手支着下巴,沉静地仍旧看着书。
孟久泽将他自认为完美的脸凑近了过去,盯着凌墨白,“我说,别看了,该去吃饭了,老子都要饿瘪了。”
凌墨白缓缓放下书,语气清冷,“不去。”
“嗯?为什么不去?”
孟久泽又撩了下头发,“你要不去食堂,那本少爷可就成了江大最受瞩目的美男子了。”
他也是犯贱,非要和冷酷孤傲的凌墨白当哥们,偏偏姓凌的太过于英俊,将他的颜值都盖了过去,每当他们俩走在校园里,所有女孩子都对着凌墨白发花痴。
就让孟久泽产生了一种怀疑,要么他是空气,要么他是坨屎。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凌墨白嫌弃地将孟久泽搁在他肩头的手挥下去,好像他是灰尘一般,丝毫不领情地说,“不需要。”
孟久泽震惊地瞪大眼睛,“嘿,什么情况?你很异常啊!”
凌墨白默然不语,已经站起来向外面走,孟久泽屁颠屁颠跟在他身侧,喋喋不休地说着,
“好好的你为什么不去吃饭?还不用我带饭?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给你送爱心午餐?”
“嗯。”
“或者是……慢着,你说什么?”
孟久泽的絮叨纯粹是常规絮叨,他就没指望凌墨白能给他回应,可万万没想到,寡言寡语的凌墨白能突然回给他一个“嗯”字,直接惊得他原地跳起来。
“卧槽!你刚才说什么?我耳朵有点幻听了。”
“嗯。”
孟久泽的瞳孔放大几圈,“爱心午餐?”
“嗯。”
“卧槽,卧槽!你终于不拒绝了?”
凌墨白自从上大学那一天起,就被评为江大第一校草,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每天都有女孩子向他表白,给他送礼物,送水送饭送点心什么的,不要太司空见惯。
结果凌墨白这家伙冷心冷情,一律都冷飕飕回出去一个字:滚!
伤了一大批一大批女孩子的芳心啊!
两人走到教学楼下,凌墨白走到一棵树下,先用纸巾擦了擦,才坐在石台上,目光幽幽地投向大门口的方向。
孟久泽好奇心太重了,像是二哈一般,躁动地围着凌墨白转圈子。
“想不到有一天,你凌大少也有被芳心俘获的这一天!不知道这位女神是哪个?”
这时候,一个女孩子端着粉红色的饭盒走过来,脸上一片羞红,双眸满是情意绵绵。孟久泽立刻抖擞精神,露出“原来是这个”的神情,还非常友善地对着女孩子笑了下。
“凌学长,这是我……”
凌墨白眼皮都没抬,冷冷道,“滚!”
“我……”
“滚!”
女孩子死死咬着下唇,努力憋着,还是没憋住,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转身就跑了。
孟久泽大张着嘴巴,一副遭雷劈的样子,“不、不是她啊?”
心里却禁不住吐槽,果然还是你凌墨白,跟以前一样不是个东西!
对人家女孩子就没点怜惜之心,连个委婉拒绝都不懂。
孟久泽干脆也不去吃饭了,就守着凌墨白,他非要看看,凌墨白等着的女孩是哪个!
“老子不饿,老子肚子没有咕噜响,老子不想吃东西!”
孟久泽捂着饿瘪的肚子,饿得两眼无光,虚弱地问,“你小子不会坑我的吧,根本就没有什么爱心午餐是不是?你经饿,我经不住啊!”
凌墨白眸光暗了暗,低头给秋圆发了个微信。
【到哪里了?】
消息发出后,他就一直盯着对话框,好久好久,足足过去三分钟,都没等来回信。
凌墨白的脸色阴沉下来,打电话过去。
响了好久,那边才接听。

第13章 今天是不是有些幼稚
电话那端声音有点嘈杂,乱七八糟的。
凌墨白首先拧了下眉宇。
而秋圆刚刚去叫护士来换针,看都没看谁的来电,直接就接通了。
“喂?哪位?”
眼睛还下意识盯着吊水看。
电话那边沉寂了几秒钟,秋圆以为对方听不到她的声音,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喂,哪位啊?”
似乎先听到一声不悦的喘息声,耳畔才传来男人清雅而低沉的声音。
“你到哪了?”
“什么?”
秋圆先是懵逼了,这时候急诊室又来了个重病号,前呼后拥的,秋圆连忙给人家让出过道,拿着手机追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
啪!
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虽然看不到,可秋圆第六感觉着,对方肯定是生气了。
她这才看了看手机来电,竟然是凌墨白。
果然,只有这个别扭小子才会这么难伺候,还挂电话……
慢着,她好像忘了件什么事。
什么事来着?
妈呀!
她忘了给他送饭了!!!
完完完!
凌墨白本来就恨着她呢,现在她又放了他鸽子,他还不恨意滔天了?
“怎么了,有事?”
安君羡轻声问。
“没事,我去回个电话啊。”
秋圆可不敢让安君羡知道她和凌墨白的事,安抚地对着安君羡笑了下,接着走出了病房。
哆哆嗦嗦给凌墨白回过去电话,心里慌得要命,想好了,接通后第一句话就道歉。
要诚恳的道歉,没脸没皮的道歉。
结果,对方拒绝接听!
“我擦!这小子果真生气了!”
再打,还是拒绝接听。
秋圆本来还有点过意不去,被拒绝几回后,愧意消散几分,反而恼火起来。
凌墨白什么狗脾气啊,就算生气了,也先接听电话啊,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行吗,非闹这种别扭。
打了第五次,凌墨白终于接听了。
秋圆唯恐他再挂断,直接不带喘气地吼起来,“你干嘛总是不接电话?就算我忘了给你送饭,你也要给人解释的机会吧?你这样幼不幼稚……”
啪!
那小子再次挂断了电话。
“我……你……啊啊啊,气死我了!怎么不让人说完话?”
秋圆原地跳脚,差点气得把手机摔了。
算了,他不想听,她也不勉强解释了。他也成年了,又不是小孩子,她才不要惯着他。
现在想来,那个晚上,就算是她主动的,可依着凌墨白那个身高,那个体魄,如果他坚决不同意,她不信真能将他强要了。
这么一想,就连他们俩的这个一夜乌龙,也没原来那么愧疚了。
不过秋圆做事情素来有始有终,还是给凌墨白发了条微信。
【你小叔突然生病,我送他来医院,错过了送饭。】
发过去之后,也不再搭理这件事,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就进去陪着病号去了。
江大校园里。
孟久泽眼睁睁看着凌墨白的脸色一寸寸寒凉下去,竟然诡异的觉着,凌墨白周边两米内温度都骤降二十度。
光是看着他的侧颜,都觉得冻得慌。
孟久泽虽然二,但不傻,此刻用仅有的几分机智,保持了沉默。
结果,这还不是最寒冷。
当凌墨白接听了电话之后,眼瞅着脸色又寒了几分,孟久泽被吓得摩挲着自己胳膊,狠狠抖了抖身子。
凌墨白这小子果然冷酷无情,说冷,冷得让人心惊胆寒的。
再然后,等到凌墨白看完一条微信消息后,不仅脸色更暗沉了,就连眼神都充满了浓烈的杀气。
孟久泽双股战战,非常后悔饿着肚子在这里相陪,不知道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树下,凌墨白犹如石像,保持一个姿势,久久未动。
在孟久泽以为他石化了的时候,凌墨白终于微微动了,他侧脸,扫了孟久泽一眼,问道:
“我刚才行为幼稚吗?”
孟久泽一个激灵,觉着这是道送命题,干咽了口吐沫,干笑着说,“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凌墨白眼神一暗,“那不用说了。”
然后就是继续沉寂,凌墨白垂着眸子,死死盯着手机页面看。
孟久泽太想凑过去看看这家伙到底看的什么了,可是他不敢,他还是比较惜命的。
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地劝说道,“要不……咱去吃饭吧?”
“……”
“咱都是火力旺的男子汉,扛不住饿啊。”
“……”
“其实吧,你以前是最理智、最冷静、最成熟的那一个……”
凌墨白霍然抬眸,眼神锋利冷漠,“这么说,我今天的行为确实幼稚了?”
孟久泽半张着嘴,缓缓点头,两条腿已经做好了迅速逃跑的准备。
“有、有点吧。”
凌墨白蹭得站了起来,一米九的清俊身姿带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孟久泽吓得差点开跑,结果下一秒就看到凌墨白向着外面走去。
“喂,你干嘛去?”
他怎么往学校门口方向去了?
凌墨白挺拔笔直的背影透着寒气,理都没理他。
“你是出去吃饭吗?门口也没什么好吃的啊。”
刚要跟过去,凌墨白就仿佛背后长眼睛了,冷冷抛过来几个字。
“别跟来!”
安君羡打完吊水,胆绞痛缓解了很多,还是有点不舒服,他本来还想去公司上班,被秋圆劝住了。
“师哥啊,这都下午三点多了,还回公司做什么?你不在公司盯着,公司照转不误。行了,你就爱惜点自己身体,回家歇着吧。”
安君羡想了下,听话地点了下头,柔声笑着说,“倒被你管得死死的,好,听你的,回家。”
秋圆这几天搀扶凌墨白都搀扶习惯了,下意识想要过去扶着安君羡,可发现安君羡一点儿也不矫情,沉稳地走出急诊室,秋圆一边跟上去,一边禁不住心里叹息。
果然,也就凌墨白那小子才会那么矫情,那么娇贵,那么幺蛾子!
秋圆开车,将安君羡送回家,安君羡住在高档小区的一个大平层。
安君羡打开门,秋圆跟在他身后念叨着,“医生说可以吃点瘦肉粥,我这就给你做。”
突然发现安君羡定住了步伐,秋圆后知后觉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客厅方向。
赫然看到凌墨白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第14章 小婶婶该惩罚
秋圆太过于震惊,以为见到了鬼,下意识就冒出来一句“我去”。
安君羡先是转头看了看门锁,再次看向凌墨白,狐疑地问:“你怎么进来的?”
凌墨白冷嗤一声,“解密这种密码锁,不要太简单。”
秋圆嘴巴快过脑子,脱口而出,“你不在学校上学,跑这里来做什么?”
果然,此话一出,语气里的太过熟稔引起了安君羡的注意,秋圆赶紧找补,
“就,好像你是在上学吧?”
安君羡没再多想,换了鞋,走到沙发前坐下,“墨白,你是不是有事?遇到困难了?”
此刻的安君羡,语气关切,深具长辈的样子。
凌墨白似有还无地先扫了秋圆一眼,看得秋圆心底咯噔一声,果然下一秒,就听到凌墨白用十分可怜的语气,淡淡地说道,
“胃疼。”
安君羡惊讶地说,“以前你没胃病啊,怎么突然胃疼了,我让私人医生过来一趟。”
凌墨白伸手阻止,“大概是饿的。”
“饿的?你没按时吃饭?”
凌墨白狭长清澈的眸子微微眯起来,瞄了秋圆一眼,一字一句道,“被某个没良心的放了鸽子,错过了饭点……”
“没良心”的秋圆身子狠狠一抖,紧张得心跳都快了,唯恐凌墨白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急匆匆地说着,“那什么,师哥,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
不等安君羡反应,凌墨白抢先了强势道,“小婶婶,你不是说要做瘦肉粥吗?”
一句小婶婶,惊着了秋圆,却取悦了安君羡。
于是安君羡转眸看向秋圆,温柔地笑着说,“圆圆,墨白也不是外人,你不用害羞的。正好墨白也没吃饭,就劳烦你做一顿瘦肉粥了。”
秋圆瘪着嘴,苦笑着点着头,逃进了厨房。
她哪里是害羞,她分明是心慌。
好死不死的,凌墨白突然造访这里,分明是来秋后算账的。
因为心慌意乱,注意力不集中,秋圆切葱的时候,差点切到了手指。
“哎哟哟,好险好险。”
突然,后背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没等秋圆明白过来,那人已经伸过来两只手,分别握住了她的手。
娇小的她,完全被人搂在了怀里一般。
凌墨白微微俯身,喉结滚动几下,薄唇贴在秋圆耳畔低沉地说道:
“小婶婶刀功不太好吧?”
热气洒在她的耳廓,他磁性的嗓音似乎带着颤动,秋圆瞬间就心跳加快了。
不行不行,她和凌墨白这种暧昧的姿势,她会觉得很惶恐。
“你、你起来,离我远点。”
凌墨白反而更贴紧几分,拿着她的手,握住刀,操控着她去切葱,一边缓缓地说着,
“你见到我,似乎有点慌张?”
秋圆输人不输阵,嘴硬地说,“哪里有,我为什么要慌张。”
“哦,是吗?”
凌墨白冷冷一笑,“那让我小叔知道我们俩曾有的负距离,应该没关系吧?”
秋圆瞬间矮了三分,无奈地嘀咕,“你就不能换个招数?总用这个威胁人,你烦不烦?”
凌墨白的薄唇几乎贴在秋圆的脸颊上,“我小叔比我重要?嗯?为了他,可以放我鸽子?”
“人家是病号……”
“我不是病号吗?我伤的部位难道不是更严重?他病和你无关,可我的伤,是你弄的!”
秋圆无言以对。
安君羡竟然还说凌墨白寡言少语,这么能说,句句都杀人诛心,这叫寡言少语?
“我道歉,行了吧?你快点起开!”
男孩子冷哼一声,“道歉?想得简单!”
“你起开啊!别黏黏糊糊的,万一被……”
客厅传来安君羡的声音,“墨白?你在哪里呢?”
听着脚步声正往厨房这边来。
秋圆瞬间慌乱无比,扭着腰,试图甩开身后的男人,“你快点起开啊!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安君羡的声音又传过来,“墨白?”
距离厨房没几米远了。
凌墨白先朝着秋圆耳朵吹了口气,危险地低声说,“惩罚。”
秋圆都快急哭了,胡乱应着,“好好好,惩罚,罚吧。快起开!”
凌墨白扬声回道,“我在厨房。”
安君羡已经即将走到厨房,凌墨白率先离开秋圆,退后了两米,倚靠在了墙上,一副看人家做饭的架势。
下一秒,安君羡就出现在了厨房里,看了看凌墨白,又看了看背对着切葱的秋圆,诧异地问,
“你不是不喜欢进厨房吗?怎么来这里?”
凌墨白眼皮一垂,“替你监督一下小婶婶做饭手艺。”
说着,懒散地走了出去。
秋圆整个脊背都紧绷着,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等到凌墨白出去后,她才缓缓松了口气,这点微妙的变化,没有逃开安君羡的洞察力。
“圆圆,你是不是在墨白跟前有点拘束?”
“没、没有啊。”
安君羡宠溺地摸了下秋圆的脑袋,“又说谎了。墨白是晚辈,你不必在意他,就算过几天见我的父母,也不需要紧张。你记住,你是最好的,做你自己就好。”
安君羡为人就是体贴温柔,这么会宽慰人,秋圆胡乱点着头,笑得几分傻气,“师哥,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着自己优秀得不得了呢。”
“本来就是啊。”
安君羡还想陪着秋圆在厨房忙活,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嘭的一声巨响,吓了他一跳,赶紧去客厅查看。
只见好好的一个纯金摆件摔在地板上,都摔变形了。
安君羡不解地看向凌墨白,凌墨白瘫在沙发上,嚣张地前伸着他两条大长腿,淡淡地说,
“不小心碰到了。”
安君羡嘴角抽了抽。
人家摆件搁在两米高的柜子上,他要多不小心,才能给弄下来。
安君羡觉察出不对劲了,“墨白,以前你都极少和人接触,最近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次数有点多。你怎么了?”
凌墨白语气冷淡,“不必管我。”
秋圆盛了三碗粥,三个人一人一碗。
吃完饭,秋圆收拾好碗筷,也不敢停留,“师哥,你休息吧,我就回去了。”
不料,凌墨白也站了起来,“小婶婶,不介意送我一程吧?”
秋圆脑袋嗡一声响,仓促看向凌墨白,发现那小子清美的长眸,隐藏着危险的光泽。

第15章 真废了就让她负全责
安君羡意外地挑了下眉毛,目光微闪地看向凌墨白,又缓缓看向发呆的秋圆。
看样子,秋圆是被凌墨白的提议给惊着了吧。
看上去,秋圆不太情愿的样子。
安君羡暗暗松了口气。
于是安君羡率先发话,“我给司机打电话,派车送你回学校。”
凌墨白也不反驳,突然皱起眉头,嘶嘶吸了两口气。
“哎呀,疼。”
秋圆对于他这副神态太熟悉了,他每次说关键部位疼的时候,都是这副娇贵的样子。
于是吓得心头猛然一跳。
安君羡问道,“是胃又疼了吗?”
凌墨白先扫了秋圆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不是胃,而是……”
秋圆眼皮乱跳,赶紧快速接话,“师哥,这不这样吧,我打车送他一趟吧,毕竟还上学,一个人不安全。”
说的凌墨白一个一米九的大个子,像个幼稚园小朋友一样,唯恐被坏人拐跑了。
凌墨白:“多谢小婶婶。”
安君羡想了下,“那你开我的车吧,明天正好开到公司去。”
秋圆其实想拒绝的,可唯恐再磨蹭下去,凌墨白会说出什么吓人的话,于是点点头。
“师哥,你早点休息,以后少熬夜。”
安君羡柔笑着点头,“知道了,都听你的。”
秋圆率先走出家门,凌墨白紧跟着缓缓走出来,像是有仇一样,两个人距离一米远。
等到进入到电梯,电梯门一关闭,秋圆率先狠狠松了口气。
接着她听到旁边的大男孩冷冷笑了声。
“第一个!”
秋圆抬眼看他,“你说什么?”
“你,是第一个敢放我鸽子的人!”
平缓的语气,秋圆愣是听出来几分咬牙切齿,她缩缩脖子,小声解释道,
“事有轻重缓急嘛,当时你小叔病来得那么急,身边信任的人就我一个,我当然要陪他去医院了。我就是忘了给你发个消息,说不能送饭了。这样你也不会一直等。”
说着说着,秋圆自己先觉出来不对味来了,她干什么一副做错事的语气,好像亏欠了这小子一般?本来给她送饭就不是她应该做的!
她又不是他妈,管得着送饭不送饭吗?
于是,秋圆小脖子一梗,鼓着小腮帮又来了气势,顺便还掐了个腰。
“你学校里有食堂,本来就不该让我送饭!”
凌墨白似笑非笑的,一双长眸明亮清澈,不仅没恼火,反而一副就等着她说这话的样子。
秋圆心里不由得有点打鼓。
果然,接着就听到男孩子讽刺地说,“昨晚你看了我,还压了我,疼痛又加重了。去食堂路远,会很疼。”
秋圆微张着红唇,呆怔了几秒钟,才慢慢明白了他所说的“看了、压了”什么意思,脸蛋轰的一下就涨红了,结结巴巴地辩解着,
“又、又不是我要看的,是你自己给我看的……”
“呵,说你欲还不承认,当时你眼珠子都要黏上去了。”
“才、才没有!你少冤枉人!至于你说压了,当时你说没压着。”
“如果我说压着了,你会趁机掀开被子查看。”
秋圆羞愤难当,“我才不会!又不是什么香饽饽,我才不稀罕!”
凌墨白突然欺身压过来,将秋圆挤在电梯角落里。
“需要帮你回忆一下那个狂野的夜晚吗?”
秋圆咬着嘴唇,都不敢抬眼直视近距离的男人,还好,这时候电梯门开了,秋圆猛地推开凌墨白,自己逃出了电梯。
身后传来男孩子慵懒的吩咐声,“又疼了,过来扶受害者。”
秋圆一头黑线。
麻蛋的受害者!
“你肯定是装的,你都能自己来你小叔家,刚才我看你也没事的。”
他说疼就疼,她也不能分辨真假,他那个部位又不能去查看。
凌墨白冷着俊脸,“我那在忍着。”
两人目光交汇,凌墨白居高临下,且满脸的理所当然。秋圆扛不住,不情不愿地挪过去,扶着他的胳膊,将他扶出来。
两人慢吞吞挪在地库里,其实距离安君羡的汽车很近,突然,一辆汽车疾驰而来,转弯的时候没有控制好速度,竟然偏斜着朝他们俩撞来。
凌墨白眸子紧了紧,反应敏捷,搂着秋圆往旁边汽车上一靠,他将她护在里头,就那么将她压在了汽车前盖上。那辆车险险地从他们旁边擦着驶过。
秋圆吓得心有余悸,吐了口气,叽咕着,“开这么快做什么,有病吧这人。”
说完,才发现她被凌墨白整个地压制在下面,他的侧脸微微贴着她的脸,在他轻轻抬起头的瞬间,他性感的薄唇距离她的唇,很近很近!
仿佛她稍微扭一下脸,就能亲到一样。
怦怦……
秋圆听到了自己凌乱的心跳声。
暗暗骂凌墨白这小子太魅惑,长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可以起来了。”
小声提醒着,她不敢乱动,毕竟,他们俩就像是贴锅饼一样,贴得太紧了,她真怕稍微一动,就能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曲线。
凌墨白微微拧眉,嗓子深处发出淡淡的喟叹,“碰到了……”
“啥?”秋圆一时间有点懵,没懂他说的话。
凌墨白不悦地转眸,近距离凝视着她,秋圆吓得大气不敢出,因为两人的脸、嘴离得太近了。
“碰到那了,更疼了。”
秋圆:!!!
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小子原来的伤还没好,再伤上加伤,那里还能好吗?
于是担忧地脱口而出,“不会废了吧?”
大老板的唯一继承人如果不能人事了……她小秋圆的脑袋岌岌可危啊!
这个责任太重大了,她承担不起。
想想就恐怖。
凌墨白嫌弃地扫了她一眼,“才几天就忍不住了?真欲!”
秋圆气得拔高声音,“你别把人想歪了,我只是单纯的担心你以后不能用。”
凌墨白冷冷睨了她一眼,“就算能用了,你这老女人也别想了。”
说着,他缓缓站直,不等秋圆反驳,接着又丢了个炸弹。
“万一真废了,你就给我负全责。”
秋圆撅着小嘴,脑袋嗡嗡直响,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负全责几个字。
这小子如果真的成了太监,凌家人还不得将她抽筋扒皮?
怎么负责?
赔钱吗?
凌家继承人的终生性福……他们凌家敢跟她要天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