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圆凌墨白

第6章 防她像防贼
秋圆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小子脸蛋涨得粉红,正气鼓鼓的盯着她。
“你不是21岁吗?我23,大你两岁,对我来说,你就是小孩。”
他幽怨地瞪了她一眼,“不许叫我小孩,我不小!”
又低声叽咕一声,“昨晚还夸我不小呢。”
秋圆:……
都怪她听力太强,他最后那句自言自语,她就不该听到!
千错万错,都是她昨晚喝醉的错!
削好了一盘苹果块,又洗好了一盘葡萄,送到茶几上。
“吃水果吧。”
凌墨白看了一眼水果,又看了一眼秋圆,傲娇地扭过去脸,“不爱吃廉价水果。”
秋圆暗地龇了龇牙,捏了颗葡萄自己吃了。
凌墨白脸色更难看了,冷冷说,“葡萄糖分高。”
秋圆不理他,继续吃。
“都这么圆了,还敢吃葡萄。”
秋圆瞬间举起小拳头,“臭小子!你三番五次说我胖,是可忍孰不可忍!姐105斤,哪里胖了?”
“好女不过百。”
“滚他祖奶奶的不过百!这种屁话都是腐朽臭男人说出来的!老娘非过百,姐姐就是微胖界的女神!”
凌墨白绝美的眼睛,定定地那么看着她,突然露出一抹羞涩,脸红了红。
秋圆不由自主问出声,“你、你那是什么表情?”
男孩子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挠了挠自己鼻梁,垂着长眸,
“就……重现你昨晚凌驾在上的气势了。”
秋圆:!!!
瞬间秒怂。
犹如被扎了孔的气球,直接瘪犊子。
“那个那个什么,咱能不能打个商量?”
凌墨白性感流线的喉结动了动,随意翻着自己手机,充耳不闻。
秋圆手指豆豆着,“能不能,以后不再提昨晚的事,嗯?”
他瞥了她一眼,她赶紧奉上一个讨好的假笑。
然后,他落下眼睫,继续翻手机,没表态。
秋圆更加卑微的语气,“好弟弟,行不行?”
男孩子终于轻轻启唇,“看你对我的态度。”
秋圆的笑,僵了僵。
不愧是大老板的崽子,骨子里就是个奸商。
就这么点小屁事,都不忘记谈判的利益争夺。
“哈哈,我对你的态度很好啊,我保证,以后对你毕恭毕敬,唯你马首是瞻!”
他眼睛看着手机,朱红的薄唇微微撅起,“哼,女人,口是心非。刚才还只顾自己吃独食。”
独食?
秋圆看了看苹果和葡萄,一头黑线。
刚才是你非说不吃廉价水果的!!!
赶紧把葡萄盘子端过去,人家幽幽来了句,“不吃,太甜。”
好吧,秋圆接着狗腿地端起苹果盘子,送过去。
“弟弟,请吃苹果。”
结果……这小子看着手机,缓缓张开了嘴。
秋圆呆了呆。
他这是什么意思?
等着被她投喂吗?
你大爷的!真把自己当祖宗了!
嚯嚯嚯,老娘三十米大刀呢!
用叉子叉了块苹果,毕恭毕敬地送到人家嘴边,那小子面无表情的……慢慢吃下去了。
然后,他又缓缓张开了嘴。
秋圆:……
忍了!
又叉了块苹果送进他嘴里,就这么着,一块一块又一块,所有苹果都被凌墨白吃掉了。
秋圆伺候主子伺候顺手了,想都没想,抽了一张纸巾,趴过去,给他擦了擦嘴。
他霍然抬眸,和她近距离对视,她僵住。
她刚要解释一下,就听到凌墨白用担忧的语气说:
“医生说了,一个月不能用。”
秋圆:!!!
几乎抓狂,有气无力说,“我真的没想对你怎么着,我没那么禽兽……”
凌墨白就那么看着她,一脸“你编你继续编”的表情。
一只手偏偏防备性地,往上提了提睡裤。
就特么的让人很想撞墙。
“我发誓!我今后再也不会碰你一下!我再招你,我秋姓倒着写!”
凌墨白看着手机,慢悠悠说,“但愿吧,但愿你的理性能战胜你的兽性。”
秋圆抓了抓五指,就很纳闷。
她一个一米六的娃娃脸的小不点女生,怎么就被这小子幻化成了个……女野兽。
这真是,流年不利啊流年不利。
两人在客厅里相顾无言,各自看着自己手机,磨蹭了又一会儿。
“我睡哪里?”
“次卧。等着,我先给你换一套床单被罩。”
等到秋圆换完一套床单被罩,忙得鼻尖都是汗,那小子二话不说,进屋就关上了门。
大老板怎么生出来个这么古怪的儿子。
又冷,又怪,又毒。
特么的不招人待见。
“啊!”
屋里突然传出来一声惨叫,秋圆吓得一个激灵,迅速跑进了次卧。
“怎么了,怎么了?”
进屋就愣住了。
那小子正在……上药!
他迅速侧转过身,气得耳朵都红了,“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秋圆快速眨巴着眼睛,“我、我听到你惨叫,不是担心你吗?”
“出去啊!”
“哦哦哦,好的。”
秋圆一边尴尬地向外走,一边顺口溜了一句,“需要帮忙就吱声。”
里面传来男孩子懊恼的声音,“你休想!才不需要!”
关上门的秋圆,长吐一口气,眨巴着眼睛,禁不住回想刚才的惊鸿一瞥。
靠了,难怪人家不让叫他小孩。
“秋圆圆啊秋圆圆,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你思想长毛了啊!打住打住!”
秋圆轻拍着自己脸,躲到沙发上玩手机去了。
这才发现忽略了一条微信,是安君羡发来的,都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安全到家了吗?】
秋圆暗暗不好意思,赶紧给他回过去,
【手机静音了,才看到,早就到家了。】
对方立刻显示输入状态,接着发过来消息,
【那就好。晚上别熬夜,早点睡。明天早饭吃什么,我顺便给你带一份。】
秋圆露出一抹微笑。
不愧是她的好哥们,好师哥,像个可心的暖宝宝。
【随意吧,我不挑食。】
对方很快回过来,
【怎么不挑,不吃肉松,不吃抹茶。】
安君羡这家伙就是细心。
【谢谢师哥,晚安。】
【晚安】
甜丝丝放下手机,觉得后脑勺凉嗖嗖的,一转脸,看到凌墨白阴着脸,扶着门框,站在次卧门口,正幽幽地盯着她。
那副怨念的眼神,好像她刚刚掘了他家祖坟一样。

第7章 她的形象彻底废了
“咦,你怎么出来了?涂完药了?”
话出口,秋圆立刻就后悔了。
麻蛋,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就是个猪脑子。
果然,凌墨白又恼又羞,“你刚才是故意闯进来的吧?”
“才不是!我可以发誓!”
“誓言就是谎言。”
他怨愤地低声说,“偷看我身子。”
秋圆被噎得脸红脖子粗,一急之下,脱口而出,
“做都做过了,玩也玩过了,我有必要再偷偷看吗?不就长那样,好像就你自己有似的。老娘想看,需要看你的吗,直接去看我男朋友安君羡的不就行了。”
“你!不知羞耻!渣女!女海王!”
凌墨白气得不轻,直接进屋,重重关上了门。
整个屋子似乎都晃了几晃。
硬气话说完的秋圆,整个人都泄了气,摸着发烫的脸颊,自己叽叽咕咕。
“秋圆圆,刚才好样的,就要这种气势。哎哟,刚才的话好丢人啊,能不能收回来啊。”
手机叮的一声响,秋圆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
短信?
打开一看,是凌墨白发来的:
【我会告诉小叔,你想看他那里。】
秋圆:!!!
“不要啊!”
如果让安君羡知道她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肯定会耻笑她的。
人家安君羡喜欢男孩子,她这个好闺蜜却试图扒了人家裤子,这脸面彻底丢尽了啊。
扒着手机,抖着手,快速发回去消息:
【好弟弟,姐姐错了,刚才都是姐姐乱放屁。】
面对凌墨白这种又狠又毒的家伙,她的尊严已经可以不用考虑了。
接着,微信发来一条新友申请,是凌墨白。
秋圆赶紧通过,率先发过去微信:
【咱俩闹着玩的话,千万不要外传啊!求你了,弟弟。】
接着,还发了个跪求大佬饶恕的表情包。
凌墨白缓缓发过来一条消息:
【口渴了】
秋圆马上奴才身份上线,回过去:
【弟弟请等着,温水马上送到!】
放下手机,麻利地倒了杯温水,敲了敲次卧的门,
“可以进来嘛?”
“进。”
秋圆推门而入,凌墨白靠在床头玩手机,被子盖在腰间。
小脸一点点,窄窄秀气的下巴,玉白的皮肤,眼睛狭长明亮,偏偏眼睫毛又密还长。
鼻梁高挺,勾勒出他完美冷酷的脸部线条。
唇形很适合接吻那种,自然红,看着糯糯的,很是好吃的样子。
“咳咳!”
凌墨白假咳两声,将看呆的秋圆惊醒过来。
真该死,她竟然看人家的脸看痴了,自己太丢人了。
送过去杯子,“弟弟,喝水,温度正好。”
凌墨白接过去水杯,喝了几口。
秋圆搓着手,讨好地干笑道:
“那什么,刚才的话,千万别讲给安君羡,我胡说八道的,我错了。”
他凉凉看了看她,“哪里错了?”
秋圆眨巴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努力想着,
“不该……不该说去看男朋友的……”
凌墨白也不吭声,径直拿起手机,秋圆瞥见联系人小叔字样时,吓得一下子扑过去,抓住他的手。
“别发,别发!”
“起来!”他皱眉。
“我求你了,别发!”
“你压到我了。”
“啊?”秋圆愣了下,“压哪里了?啊!不是压到你受伤的地方了吧?”
赶紧站直了,掀起被子,“要不要紧?会不会压废了?”
凌墨白一手按住被子,阴着脸,“不是那里。”
秋圆傻在原地。
该死,她一个不小心,竟然又把自己变成了个很饥渴的女野兽。
呜呜,不能活了。
太特么糟心了。
秋圆干咳一声,双手合十,
“求求你了,墨白弟弟,别给你小叔发消息,别发别发。”
他冷着俊脸,“错哪里了?”
秋圆认命了,垂头丧气地说,“你说错哪里了,我就错哪里了。好不啦。”
凌墨白接着拿起手机,吓得秋圆结结巴巴地说,“哎呀,我刚才说了什么,我忘了嘛。”
他嫌弃地白了她一眼,“鱼脑子。”
“帅弟弟,要不你给提醒一下?”
凌墨白傲娇地看向别处,低声叽咕,
“不许看我。”
凌墨白长睫毛微微颤着,虽然脸耳通红,仍旧努力冷着俊脸,“你出去。”
秋圆巴不得赶紧逃离,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就要关门时,似乎听到男孩子懊恼地自言自语:
“老女人是真欲。”
秋圆:!!!
嘭的用力给他关上门,气恼地对着空气挥舞小拳头。
老娘不老,不老!
也不欲!
昨晚完全就是个阴差阳错。
洗完澡,躲进自己的小床上,秋圆几乎泪奔。
给梁莹雪发过去消息:
【宝宝好受伤,需要爱的抱抱。】
梁崽子:【滚!老娘现在没空,正在撩一个超欲的小哥哥。】
秋圆用被子盖住脸,深深叹息一声。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有没有!
闹钟将秋圆叫醒了,她关了手机闹钟,挠着头发,打着哈欠,一边胡乱挠着痒痒,眼睛半睁半闭地进了洗手间。
进去直接贴在了一个人的后背上,秋圆吓得仿佛见了鬼。
“啊啊,谁啊!”
困意瞬间消失,愣了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家里多了一个人。
而此刻,人家男孩子正背对着她,站在马桶前。
“哎呀,你怎么不锁门。”
“出、去!”
秋圆赶紧从洗手间出来,懊恼地将头发抓得更乱了。
还不习惯家里突然多出来个人,这乌龙闹得一出又一出的。真该死,估计那小子又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怎么办,她在凌墨白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属于最不堪的那种了。
等到凌墨白出来,用一双幽怨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好像她刚才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秋圆小声解释着,“我睡迷糊了,忘了家里还有你……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可以发誓!”
凌墨白背对着她,只回给她一道不屑的冷哼声。
快速收拾好自己,秋圆换好衣服,走到客厅,“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没早饭?”
秋圆:……
“祖宗,时间来不及了,要不你在学校买点吃?”
凌墨白幽怨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来,那道颀长的一米九身高,几乎快触到她餐厅的吊灯。
他缓缓张开双臂,“扶我。”

第8章 再次被他拿捏了
“怎么又要扶?昨晚不是不疼了吗?”
“暂时不疼。刚才……”
他略烦地扭过去脸,咬着唇,“刚才你一吓,又疼了。”
秋圆:!!!
几百遍卧槽从天空飞过。
小矮子费力扶着大男孩,挪进了电梯,又慢吞吞扶着他走到车跟前。
仿佛一个世纪都过去了。
秋圆开着车,凌墨白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如水的美眸看着外面的景色。
他不说话的时候,真心很漂亮。
就像是精雕细刻的洋娃娃,五官无一瑕疵。
尤其那双眼睛,看你的时候,又纯又妖,还带着不容侵犯的几分邪魅狠戾,就特么很招人。
千万别张嘴说话!
太毒,太毒了!
“停下!”
秋圆吓了一跳,赶紧踩了刹车,停在路边,诧异地看着他,
“怎么了?”
凌墨白努了努嘴,“去那家买早餐。”
秋圆:……
确实是个祖宗!
也不敢反对,默然下车,跑进早餐铺,买了份早餐,递给了凌墨白。
他将那杯豆浆放在杯架上,“记住,我不喝豆浆。”
“好好好,记住了。”
回答完,秋圆才反应过来,她凭什么要记住,以后他们俩又不会再有交集了。
汽车开进了大学校园,径直停在了教学楼下,凌墨白慢慢下了车。
站在车边,似乎有点疼的样子,皱着眉头,嘶嘶吸了口气。
虽然这小子看着有点可怜,可秋圆还是如释重负地龇牙笑道,“拜拜!”
乐滋滋地开车就走了,毫无停留。
她没看见的是,在她离开后,凌墨白和一个同学快速跑去了远一点的教学楼。
跑步的姿势……还挺帅的。
来到公司,秋圆被安经理叫去办公室“训话”,高兴地吃饱喝足,一脸餍足地揉着小肚子从里面出来。
安君羡真是太贤惠了,买的早餐丰盛多样,还都是她爱吃的。
当着他的面,她刚才撑得打了好几个饱嗝儿,逗得他直乐。
十点多,跟着安君羡去合作方公司开了个会,然后跟着一起吃了顿不错的日料,安君羡一边聊天,一边很优雅地给她布菜。
秋圆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根本不需要说话,只需要闷头吃东西就好了。
后果就是,她再次吃撑了。
下了班,秋圆的小肚子还有点圆,一想到晚上和梁莹雪约好了逛街买衣服,就有点后悔自己太贪吃。
试衣服的时候,这小肚腩也太丢脸了。
“圆圆,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地库里,安君羡几步赶上秋圆,眉眼含笑。
“哦,和闺蜜约好了,去逛街,周末不是要见你家长吗,需要买套像样点的衣裳。”
安君羡眼睛一亮,“我晚上正好也没安排,不如我一起去吧。”
“男人不是都讨厌逛商场吗?”
“也有例外啊,比如我,陪你逛商场就不讨厌。走吧,顺便请你的朋友吃饭。”
来到和梁莹雪约定的商场,那丫头见到安君羡,瞬间两眼放绿光。
“天哪,安学长!能见到传闻中活的校草,我真是好荣幸啊。”
安君羡和秋圆挨着站,显得他挺拔修长,他拍了拍秋圆的肩膀,
“陪圆圆看看衣裳,没打扰你们俩的约会吧。”
梁莹雪和安君羡是那种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都是源于秋圆。但是他们俩平时没有联系,也不熟。
梁莹雪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狂野,装得很温柔,
“呵呵,有安学长在,逛街才有趣嘛。”
“想吃什么,我请客。”
“耶!”梁莹雪欢呼一声,接着觉得自己显得太野了,赶紧收敛,“那就谢谢安学长了。”
安君羡看了看周围,点头问秋圆,“圆圆,那边有你爱吃的烤肉和火锅,你想吃哪个?”
秋圆扁嘴,“我一点儿也不饿,看你们吧。”
安君羡浅笑一丝,摸了摸秋圆的脑袋,“稍微吃一点,不能空肚子,对身体不好。那去吃火锅吧,莹雪可以吗?”
梁莹雪是个严控花痴,光看安君羡的那张脸,都够她填肚子了,猛地点头,
“可以可以,我很可以!”
三个人在火锅店落座,秋圆坐在一边,梁莹雪正准备和她挨着坐,没想到安君羡率先挨着秋圆坐了。
梁莹雪也没多想,坐在了他俩对面。
然后就眼睁睁看着,安君羡用他那修长白皙的手,一下下给秋圆夹菜,一面还能抽空应酬对面的自己两句。
秋圆试衣服的时候就抓狂了,“吃饭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劝着我点!烦死了!”
梁莹雪:“你吸吸气啊。”
“我吸了!”
“用力吸啊!”
“已经最用力了!”
梁莹雪摸了摸秋圆微凸的小肚子,龇牙笑,“该!让你贪吃贪喝的。”
安君羡笑着说,“哪里显肚子了?这条裙子挺漂亮的。”
秋圆对着镜子吐槽,“显得我身材五短,腰还粗,还有小肚子。”
安君羡走过去,站在秋圆身边,和她一起看着镜子,浅浅笑着,
“你怎么总放大细节,我看着挺好的,多好看。”
梁莹雪对着他俩拍了张照片,“别说,拍照片看,你们俩这样挺搭的,安学长说得对,不显胖。”
接着梁莹雪就把照片发给了秋圆,秋圆掰着手机左看右看,嘀咕着,
“我确实有够矮的。”
尤其是和安君羡站在一起,她就像个小孩子。
手机响了,秋圆看了一眼,瞬间拧起眉头。
是凌墨白!
左右看了看,趁着安君羡没在旁边,她紧张兮兮地接通了电话。
“喂?”
“你人呢?”
秋圆懵了几秒钟,“我在外面呢。”
“我问你人为什么没来学校接我。”
听他的语气,他还生气了。
“我!我为什么去接你?”
“早上不是说好了,晚上来接我吗?”
秋圆眨巴几下眼睛,“我哪有说过这话。”
“你说了。”
“我没有。”
“现在过来接我。”
“接你去哪儿?”
“你说呢?”
秋圆瞬间急了,“你还要去我家啊?不行!”
正在旁边看衣裳的梁莹雪抬头往这边看了看,吓得秋圆又压低声音,
“好好的,你就在学校呆着吧,不许去我家!”
那边停了几许,“我药落在你家了。”
秋圆:“……”
这个空隙,安君羡已经付了款,回来说,“接着去旁边逛逛?”
秋圆吓了一跳,极其小声说,“我求你了,祖宗,你就别去我家了。”
“哼,跟我小叔在一起?”男孩的声音带着几分冷彻,“我一天不涂药,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
“行行行,去接你,等着吧!”

第9章 新衣服很脆弱
扣了电话,听说衣服钱付了,秋圆赶紧说,
“师哥,多少钱,我转给你。”
“不用了,也没多少钱。”
“那不可以啊,多少钱,快说。”
“你的工资比我少多了,再说是陪我回家见父母,应该我买。”
“师哥……”
“再说我就生气了。”
“那行吧,谢谢师哥。”
安君羡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商场,“前面还有几家店,接着去看看吧。”
秋圆唯恐凌墨白等不及再出幺蛾子,摇摇头,
“不逛了,衣服也买了,走吧。”
梁莹雪意外地挑眉,“咦,不像你的作风啊,平时你和我逛街,遛我像是遛狗一样,鞋不磨破底你都不说走。”
秋圆干笑道,“师哥很少逛街,累了啊。”
安君羡:“我不累,偶尔逛一下,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秋圆胡乱说着,“不逛了,不逛了,我累了,走吧走吧。”
三个人各自分开,梁莹雪和他们方向不同,自己打车走了。
秋圆不敢迟疑,上了车就开始飚速度,直直冲向江大。
汽车停在江大门口,秋圆看到了路边蹲着的凌墨白。
他卫衣的帽子盖在头上,还戴着个口罩,秋圆都不明白,她怎么能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喂,上车吧。”
凌墨白缓缓抬头,幽怨地看着她,慢吞吞站起来,“怎么才来。”
秋圆习惯性地走过去,扛住他一条胳膊,“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商场逛街呢。”
“和我小叔。”
“嗯,还有个闺蜜。”
将他慢悠悠扶到副驾驶坐好,她准备发动汽车时,她才恍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刚才那样蹲着,能行吗?”
凌墨白应该是没明白她的话,不解地看着她。
秋圆略微有点尴尬地接着说,“就那个姿势,难道不会……挤到……就受伤的位置吗?”
他愣了下,然后就笑了。
笑得秋圆隐隐觉得更尴尬了。
“我又不是女生,又不用并拢腿。”
秋圆在脑子里想了一下他说的姿势,然后慢三拍地轰地一下红了脸。
真想一头撞死。
她就不该问他那个弱智的问题!
这一路上,秋圆觉着旁边的男生,好像一直都在偷偷笑她。
终于,快到家时,凌墨白冒出来一句,
“多谢你关心。”
秋圆:!!!
“我、我那是怕你留下后遗症,再赖上我!”
男孩子好看如水雾的眼眸里,瞬间黑了一层。
下了车,凌墨白像是大爷一样,杵在副驾驶门口,等着被秋圆扶。
秋圆先从后备箱提下来新买的衣服,那才过去扛着凌墨白的胳膊。
他扫了购物袋一眼,状似无意地问:
“这是什么?”
“哦,新买的衣服。”
秋圆没当回事,顺口解释,“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商场买衣服呢,这周末不是要去见你小叔的家长吗?哦,应该是你爷爷。”
凌墨白没吭声,似乎对这个话题没有丝毫兴趣,秋圆就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回到家里,秋圆先去洗澡了。
等到她换上家居服,吹干头发,走到客厅时,就看到新买的裙子被丢进了垃圾桶。
“衣服怎么去了垃圾桶?你给丢进去的?”
凌墨白看着手机,都没抬头,“嗯。”
“有病吧,人家新买的衣服……”
将新衣服提起来,秋圆傻了眼。
好好的裙子,竟然多了个大窟窿!
那窟窿再大点,她的脸都能钻过去了。
猛地瞪向凌墨白,“凌墨白!这是怎么回事?衣服怎么坏了!啊!”
凌墨白仍旧看着手机,完全不以为意,“哦,我本来想帮你把衣服挂上,没想到它这么脆弱,不小心一扯,就给扯坏了。”
秋圆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我信了你的邪!
这衣服又不是纸片做的,哪有他说的那么脆弱?
“凌墨白!你存心搞我是吧?”
凌墨白遽然抬眸,“搞你?那晚明明是你搞我。”
“我、我的意思是,你故意给我找茬,是不是?”
凌墨白继续看他的手机去了,淡淡地说,“大不了赔你一件。”
“不是,道理不是这么讲的,你如果不是故意,这衣服怎么能坏成这样?”
“两件。”
秋圆一懵,“什么两件?”
“赔你两件。”
秋圆捧着裙子对着镜子比量着,伤心欲绝,
“你懂什么!费了好大劲,才挑选了这么一条裙子,你知道我这样身材的,选件合适又好看的衣裳有多不容易吗?”
凌墨白扫了她一眼,点头,“嗯,矮胖。”
秋圆几乎跳起来,“什么矮胖,我这是微胖女神!一米六哪里就很矮了?这叫适中!”
“比我矮三十厘米。”
秋圆:……
被他气得面膜都不想敷了。
一边气哼哼刷着剧,一边问,“喂,你小子,为什么非住到我家来?”
凌墨白沉默了几许,“上药方便。”
“你在宿舍,躲在被窝里,一样可以上药啊。”
“男生宿舍没隐私,被他们发现了,颜面何存。”
说完,凌墨白去洗澡了。
秋圆后知后觉醒悟过来,“喂,臭小子,你不会打算在我这里住一个月吧,啊?”
要每天都面对这么个阴冷、毒舌的家伙……想想就害怕。
一会儿,凌墨白洗完澡,裹着小粉色浴巾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衬得那张棱角分明的五官,既妖艳,又邪魅,还透着股单纯。
秋圆一鼓作气准备讨伐他,转身恶狠狠瞪着他,结果看到这副美男出浴图,顿时愣住了。
心里有个小人在疯狂嘶吼:OMG!这是她可以免费看到的画面吗?
咕咚,秋圆听到自己咽了口没出息的口水。
她的小粉,在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子身上,显得很小很小。
凌墨白微微皱眉,似乎耳朵红了,扭过去脸,不悦地说,“看什么看!”
秋圆脸腮发烫,扭开脸,嘴硬地反驳,“谁让你不穿上睡衣的。”
“我喝水,温水。”
“哦。”
秋圆跳下沙发,走到餐边柜前,才反应过来,“喝水你自己过来倒啊,把我当老妈子啊。”
凌墨白小白牙轻轻压着朱红的下唇,很小声音叽咕了句什么。
秋圆:“什么?”
“我疼。”
秋圆吁了口气,“你洗澡之前,不是还没事吗?”
凌墨白单手扶着墙,似乎在暗暗吸气,看来是真疼了,“可能,热胀冷缩的缘故?”
秋圆:……
麻蛋!
她为什么要跟一个小屁孩,讨论该死的什么热胀冷缩!
倒了一杯温水,走过去,举给他。
是的,是举的。
因为,人家太高,而她,太矮。
“谢谢。”
难得这小子懂礼貌了,伸手去接过去水杯,还没喝,变故突发了!
他腰间围着的小粉,突然就滑落在地!

第10章 竟然上火了
秋圆:!!!
她真心没想看的,只是没法控制住自己的眼珠子而已。
头顶传来懊恼至极的声音,“闭上眼!”
秋圆这才赶紧闭上眼睛,这才察觉,自己脸蛋很热,心跳很快。
下一秒,凌墨白就逃回了次卧,用力关上了房门。
秋圆睁开眼,捡起来被抛弃的小粉,丢进洗衣机,按了快洗。
坐在沙发上,禁不住怔怔发愣。
这么近距离的看他……
想看不清楚都不可能。
啪啪!
秋圆用力拍打几下自己脸蛋,自语着,“秋圆圆!麻烦你立刻正经起来!人家是个小孩子,你这样对人家暗中评价,好吗?好吗?”
哎呀,还是禁不住赞叹道,果然,啥都是按比例来的,他那副身高,果然是……
为了不再胡思乱想,秋圆拿出手机,给梁莹雪发微信。
【宝儿,关于那啥……】
想了下,不妥不妥,这话题有点太惹火了,删除删除。
接着又编辑了一个。
【臭宝,就那什么,你知不知道……】
哎呀,这个话题也不好意思说啊,删除删除。
秋圆抓乱了自己头发,悲催的发现,今晚的视觉盛宴,对她的冲击力太大了,她竟然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分享这方面话题的人。
辗转反侧,好久才算睡着。
结果梦里就开启了香艳大片。
凌墨白那家伙穿着黑色紧身裤,拉着她的手放在他腰带处。
本就邪魅的一双眼,带着无尽的魅惑。
“姐姐,你帮我。”
她告诉梦里的自己:喂,冷静啊,要坚决抵制住美男诱惑!
结果,梦里的自己,毫无底线,竟然就鬼使神差地把人家凌墨白的腰带给扯掉了。
视线一个翻转,她被他压在下面。
唇红齿白,“姐姐,你想不想……”
绝对不可以!
秋圆猛然惊醒过来,睁开眼,却发现上方是凌墨白一双美目。
“啊!”
秋圆裹紧被子,梦境和现实都要混淆了。
凌墨白满脸嫌弃,“做春梦了?”
秋圆看了看手机时间,也该起床了,“放屁!才没有!”
“你叫我名字了。”
秋圆:!!!
心虚地将脸趴进被子里,“我、我那是让你赶紧走。”
凌墨白冷冷嗤笑一声,“是吗?可我清楚听到你说……想要,凌墨白。”
秋圆的心,咯噔一下,懊恼羞愧至极,恨不得狠狠打自己几巴掌。
板着小脸,装作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哦,那你没听完,我后面还有话呢,完整的句子是,想要凌墨白滚蛋!”
凌墨白幽幽地睃了她一眼,那视线,冷飕飕的,极具洞察力一般,仿佛将她看透了。
他手指缓缓戳到她额头上,指尖微凉,“谎话精。你上火了。”
说完,转身走进了客厅。
“嘶嘶。”
秋圆摸了摸自己额头,果然,那里拱出来一个疙瘩。
略微回想一下梦境里的香艳……难道说,她真的是上火了?
一番简单的梳洗,秋圆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扶着大少爷出门,熟门熟路地在半路买了早餐,塞给了凌墨白,然后开车将他送到教学楼下,像是小司机一样,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小心翼翼扶着大佬下车。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她随口说了句,转身要走,领子却被男孩子扯住,拎小鸡一样拎了回去,很伤形象。
好吧,她一直也没注意过自己的形象。
“我该上班去了。”
男孩子一米九的身高,俯瞰着矮小的一六零,俊脸冷酷,“收回刚才的话。”
“什么?”
秋圆有点懵地抬脸看着男孩子精致的脸,别说,他皮肤真好,白皙又细腻,像是小嫩豆腐。
凌墨白微微低头,热气扑在她的脸上,声音低沉,“小矮子,我不是小学生。”
他润红的薄唇就在她眼睛上面几公分,秋圆莫名脸一红,胡乱点点头,逃上了汽车,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该死!
刚才竟然被那小子给撩到了!
他嗓音真的好有磁性,充满禁欲的性感。
一边开车,秋圆一边用手往脸上忽闪风。
“秋圆圆!请你收起不该有的乱七八糟的念头!人家是个小孩子!你怎么能对着一棵幼苗胡思乱想?”
虽然,这棵幼苗已经被她压折了。
来到公司,照例开启她懒羊羊的工作模式。
旁边的同事陈童看了她一眼,“最近肝火旺盛啊?”
“啊?哦,哈哈。”
秋圆摸了摸额头的红疙瘩,不知道怎么回答,敷衍地打着马虎眼。
陈童一边快速往电脑里录入着资料,一边说着,“你这是阴阳失调了吧?”
“咳咳咳!”
秋圆被惊得连连咳嗽,干笑道,“哪里,哪里,就是天气干燥,上火了而已。”
桌前突然俯下来一道身影,“你阴阳失调了?”
秋圆抬眼,正和安君羡关切的目光对上,只见他穿着黑西裤白衬衣,袖口还随意挽上去几分,精英范儿十足。
陈童赶紧正襟危坐,眼皮都不抬,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秋圆咧唇一笑,“没有,开玩笑呢,这不是冒了个痘吗?”
安君羡看了下她额头的红疙瘩,眼神几分专注,柔声说,“没事,中午吃点清淡的。”
说完,将一份资料交给了秋圆,转身去了他的总裁办公室。
陈童霍然垮下去肩膀,狠狠松了口气,“安总好可怕啊。”
“可怕吗?”秋圆几分诧异,“我觉得他很好啊,性格好,还没有架子。”
陈童不敢苟同地撇撇嘴,“你个小菜鸟哪里知道,你是没见识过这位的冷酷严厉。”
秋圆一头雾水。
安君羡冷酷?严厉?
这说的能是他?
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秋圆打开手机一看,是凌墨白发过来的。
很简短的几个字,和他那个人一样,傲娇又高高在上。
【中午给我送饭。】
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的态度。
秋圆对着手机恶狠狠地龇了龇牙,心里说,还送饭?别扭的小屁孩,才不鸟你!
装作平和的语气回过去:【要工作,没时间。】
很快,那边就回过来一条消息:【那我让小叔派你来送饭。】
秋圆:!!!
死小子!就会捏人死穴。
一边将凌墨白骂了几百遍,一边狗腿子地回过去:【弟弟想吃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