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栀陆北川

第一章
星城,御园小区。
池栀拖着行李走到熟悉的房门前,心脏在胸口里砰砰作响。
三年,她终于通过考核期调回总部,可以结束和陆北川的异地恋了!
据她所知,陆北川今天没有训练,应该在家。
池栀深吸一口气,按开了密码锁。
推开门,闻到诱人的饭菜香味,她扔下行李就朝厨房跑去,想从背后给陆北川一个拥抱。
然而下一瞬,她整个人就狠狠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个陌生女孩正在厨房里忙碌,身上还系着自己奖励给陆北川的围裙。
池栀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她身后倏地响起:“池栀?你怎么回来了?”
闻声,池栀僵硬地转过头。
就见不远处的陆北川神情微倦,而他的身上——
竟穿着和女孩同款的情侣睡衣!
仿佛一颗雷在脑子里炸开,池栀连声音都在发颤:“这是……怎么回事?”
陆北川仿佛在这一刻才想起苏语漾的存在,脸色顿时一僵。
想也不想的,他拉起池栀就往外走:“你先回家,我晚点跟你解释。”
但池栀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分毫未动。
她定定望向陆北川,唇色苍白:“我回家,她留下……那我算什么?”
陆北川眉头紧蹙,张了张唇,却没作出解释。
而此时,厨房门被拉开:“北川,可以吃饭……”
话音戛然而止。
苏语漾看着池栀,神情怔楞:“这位是?”
池栀没说话,而是看向陆北川,等着他的回答。
但男人眸光一沉,直接干净利落地开口:“一个朋友。”
这一刻,池栀仿佛听见心脏碎裂的声音。
她失去所有力气,任由陆北川把她拉走送上计程车。
看着窗外一瞬即过的风景,池栀脑中走马观花般浮现出往事。
大三暑假,她和驴友去爬山,却不幸遇上山洪。足足被困了三天。
奄奄一息时,陆北川如天降神明般将她救出。
从那天起,池栀便紧紧跟随着他的步伐。
直到考上救援队,两人终于确定情侣关系。
因为爱,所以就算异地三年,池栀也甘之如饴。
却不想会变成现在这般局面!
一小时后,蔚蓝救援队总部。
池栀在报完道之后,副队长龚越泽便带着她去看宿舍。
待安顿好一切,龚越泽便要离开。
见状,始终犹豫的池栀终是开口喊出他:“副队,请问你知不知道……陆北川和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我没想过纠缠……只是想弄个明白。”
陆北川和池栀的恋情队里人都知道。
龚越泽看着她低落的模样,微蹙了下眉,随即在微博上找出一条视频。
“你自己看吧。”
池栀攥着手心上前。
便见画面里,苏语漾摇摇欲坠地站在大桥护栏上,眼中带泪地喊:“我不下来!除非……除非你做我男朋友!”
而在她不远处的陆北川,在听到这句话后,回答得丝毫没有犹豫。
“好。”
话落,苏语漾霎时扬起笑,随后用力扑进了男人怀中。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池栀。
多么似曾相识的故事,只是主人公换成了陆北川和别人。
见女孩失魂落魄,龚越泽面露不忍,劝慰道:“事情已经发生,如果不能改变,就学会接受。”
池栀并没回应,只是轻轻点头,将眼底的苦涩全都藏了起来。
次日上午,陆北川终于出现在救援队。
池栀与他在训练场上遇见,一时间,双双无言。
沉默了片刻,池栀才终于开口:“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她眼中还带着最后一丝希冀。
然而下一秒,只听陆北川嗓音冷沉——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第二章
话音落下,池栀狠狠怔住,下意识出声问:“为什么?”
但刚问完,还不等陆北川回答,她就别过眼自嘲地笑了笑。
“算了,别说了。”
那个出现在他家里的苏语漾,足以说明一切。
见她这幅模样,陆北川眉心微蹙:“池栀……”
但池栀并没给他机会说完,直接就转身离开。
因为她怕。
她已经输掉了陆北川,不能连最后一点自尊都丢下……
之后的整个下午,为了脱离痛苦的情绪,池栀拼命地把自己投入到训练里。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回想起昨天看见的那一幕。
心脏猛然一疼,池栀一个失神没抓稳,整个人笔直跌下单杠!
就在她要摔在地上时,一双有力的臂弯稳稳接住了她。
是龚越泽。
“谢谢副队……”
池栀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过谢,便想自己站稳。
一落脚,脚踝处却传来钻心的疼痛。
龚越泽眼疾手快地再次扶住她:“别逞强,我送你去上药。”
也不给池栀拒绝的机会,他就打横抱起她朝医务室走去。
池栀倏然悬空,下意识就看向一旁的陆北川。
可别说关心,男人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就仿佛……他们只是普通的队友而已。
池栀失落地收回目光,将喉间涌上的苦涩也慢慢竭力压下。
之后的几天,池栀被停了训练,专心休息。
等到脚伤好后,她才归队。
这天午饭时,池栀一个人走进食堂。
刚打好饭,一转身,食堂座位竟都坐满了。
只有陆北川独自坐一桌。
也不能就这样离开,池栀只好硬着头皮在他的斜对方坐下。
而后便一直低着头默默吃饭。
她吃得很急,满心都想赶紧离开。
一道声音却忽然从外面传来:“陆队长,你家属又来送饭了!”
池栀一怔,下意识抬眸。
便见苏语漾施施然走来,手上还拎着一个饭盒。
怪不得陆北川没有打饭……
餐盘里的饭菜倏然没了味,池栀骤然攥紧手,想要起身离开。
可还没来得及动作,苏语漾已经走近。
“北川,是不是等久了?”
听着她柔柔的声音,池栀心头一颤,迅速低下头。
她不会做饭,之前都是陆北川负责下厨。
他选择苏语漾,应该也是希望自己能被照顾吧……
正出神,却忽听苏语漾娇声道:“多吃点鱼,你需要补充体力。”
池栀顿时愣住。
陆北川……是不吃海鲜的。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阻拦,只见陆北川笑着夹起块鱼肉放进嘴里,而后温柔道。
“不错,很鲜。”
池栀狠狠一震,心里像是堵了块大石头,难受得喘不过气。
他就这么喜欢苏语漾,喜欢到连自己厌恶的东西都能接受?!
再不能待下去一刻,池栀仓促着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食堂。
不料,才走到食堂门口,广播里突然传来命令。
“一队二队集合换装备,安元隧道塌了!”
没有一点犹豫,池栀就转身去换装备。
跟着队伍赶到现场时,已是半小时后。
在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的帮助下,救援队很快找到一车被困人员。
隐约听见一阵似有若无的婴儿啼哭声,池栀拿起对讲机:“报告,发现被困人员!”
陆北川很快带着队员来支援。
为减少二次坍塌的概率,一行人只能徒手去搬石块。
终于……汽车的天窗露了出来!
队员用逃生锤砸开了玻璃,一位母亲忙焦急地把自己的孩子送出。
池栀接过孩子,转身就要去到安全地带。
可就在这时,一阵细碎的落石声倏然响起。
陆北川下意识转过头,就见一块巨石从遍布裂痕的山壁上方松动——
直直朝着池栀所处的位置砸去!
第三章
听着雷鸣般的落石声,池栀下意识紧闭双眼,将孩子牢牢护在怀中。
但意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来袭。
池栀怔楞回头,只见龚越泽用后背挡住碎石,此时脸色都透着异样的苍白。
却还勉强扯出抹笑去关心:“你怎么样?”
“我没事,倒是副队你……”池栀摇头,随即慌忙地去检查他的伤势
万幸,只是左肩脱臼。
她松了口气,正还想说些什么。
这时,陆北川脸色冷寂地走来。
他漠然地看着两人,语气带着斥责:“你们还要抱到什么时候?身为救援队成员,连这点分寸都没有?!”
池栀心头一窒。
她刚才差点就死了,可陆北川非但没有丝毫关心,反而无情苛责!
他就这么讨厌自己?
池栀竭力压下喉间涌上的苦涩,抱着孩子走去了另一边。
见状,陆北川脸色一沉。
但终究再没开口。
片刻后,池栀追上被救出来的孩子母亲。
还没开口,女人先一步出声恳求:“同志,我是单亲妈妈,没人帮忙照顾孩子,你能不能……先把团团带回救援队,我出院了就来接他。”
池栀怔住:“可我不会照顾孩子……”
女人一把拉住她的手,眼眶通红:“拜托你了,请你跟上级请示一下,这孩子的父亲……是潘浩。”
潘浩……几个月前牺牲的救援队队友!
再不忍心拒绝,池栀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请示完救援队总指挥,她便带着孩子,跟受伤的龚越泽先回了救援队。
晚上九点,救援工作结束。
听见救援车归来的声音,一直担心陆北川的池栀急忙跑出。
她赶上前,想去抓男人的衣袖:“北川,你有没有……”受伤。
然而陆北川看都没看她,直接侧身避开,然后——与她擦肩而过!
池栀狠狠僵在原地,心脏好像被刀生生割开,痛不欲绝!
不知多久,她才浑浑噩噩地转身回了宿舍。
一夜难眠。
深夜,池栀被孩子嘹亮的啼哭声惊醒。
她手忙脚乱地去哄,却到底无济于事。
慌乱下,池栀去了队长宿舍找陆北川求助。
累了一天被吵醒,陆北川面上肉眼可见的疲惫与烦躁:“既然应付不来,为什么要自找麻烦?”
池栀垂下眼,抿了抿唇,正想把团团的情况告知。
这时,陆北川的手机却响起。
男人接起电话,寂静中清晰地响起苏语漾的声音:“北川,我害怕,你能讲个故事哄我睡觉吗?”
“好。”
陆北川温声答应,随后便直接大步走向露台。
池栀僵硬地站在原地,望着男人他打电话时温柔的神情,眼眶瞬时泛酸。
身后忽然传来龚越泽的声音:“走吧,我帮你。”
“谢谢。”池栀低声应着,将舌尖的苦压下。
转身离开,陆北川温柔的叙述声越来越远,她的心脏也仿佛缺失一块。
次日。
晚饭后,池栀带着团团在操场上消食。
路灯下,一对身影被拉得老长,二人甜蜜依偎正在各种自拍。
侧眸望去,竟是陆北川和苏语漾!
池栀的心脏霎时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
在一起三年,她和陆北川没有一张合照,理由是他不喜欢拍照。
原来……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不愿意迁就!
池栀红着眼,转身落荒而逃。
回到宿舍,池栀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但到底还是没忍住,自虐般颤抖着手打开了陆北川从前单调的朋友圈。
入目便是最中间的照片上,苏语漾右手无名指上戴着璀璨的求婚钻戒!
而九张合照之上的配文,只写着一句话——
“此生路远,只愿与漾漾共赴。”
第四章
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疼得池栀无法呼吸。
再往下看,队员们纷纷点了赞祝福。
池栀骤然咬住唇。
她在海城时联系不到陆北川时,就会找这些队员询问他的情况。
可现在再回头想想,池栀才发现,原来这段恋爱早就透出了异常。
她缠着都点开陆北川的微信,想要给自己一个答案。
【你当初为什么跟我在一起?】
然而消息发出后,却如石沉大海般再无回声。
寂静中,团团突然哭起来,池栀忙起身去冲奶粉。
水刚烧好,微信提示音就响起。
是陆北川的回复——【因为你很犟,怎么拒绝都不死心。】
池栀狠狠怔住。
自己的一腔孤勇,在他眼里竟是胡搅蛮缠!
她一时失神,没察觉开水已经溢出奶瓶。
指尖猛地一烫,池栀下意识松开水壶。
随着“咣当”一声闷响,满地狼藉。
看着眼前的混乱,池栀隐忍多日的情绪突然有了崩溃迹象。
为什么所有的事她都做不好?
恋爱的时候照顾不好陆北川,现在连照顾孩子都那么失职!
片刻,池栀竭力压下泪意,蹲下身去收拾,然后重新烧水冲奶粉。
团团在怀中逐渐睡着时,她起伏的情绪才缓缓平复。
下午两点,训练场多了辆婴儿车。
池栀正在做着训练,忽然听见一声啼哭,脚下一滑险些从平衡桥上摔下来。
幸好一只有力的臂膀将她扶住。
转头看去,只见陆北川面色冷沉。
他毫不客气地训斥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所以才会不停给自己和身边人添麻烦!”
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池栀的心狠狠一刺。
她双唇紧抿,咽下喉间的涩痛。
正要说话,又听陆北川再次漠声。
“这孩子晚上总哭,造成很大的影响,已经有人去找总指挥投诉了。”
池栀怔了怔,垂下眼帘:“对不起……”
“比起道歉,我更希望你尽快处理掉麻烦。”陆北川说着看向团团,眼中深意不言而喻。
“团团不是麻烦!”池栀下意识出声反驳。
陆北川眉心一凛,刚想说话。
这时,一名队员却径直穿过人群,走到了池栀面前。
他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向她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
队里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而这名队员红着眼,语气低沉:“这是潘浩的遗孤!如果有一天我牺牲了……也希望有人帮帮我的老婆孩子!”
话落,众人霎时齐齐看向池栀。
而陆北川也望向她,黑沉的眸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下一秒,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视野中。
“北川!”
苏语漾走上前,在看到被簇拥着的团团时,她眼眸瞬间一亮。
紧接着,她转头羞涩地看向陆北川:“北川……你喜欢孩子吗?”
旁边立刻有人调侃:“自己的孩子肯定喜欢,你俩都快结婚了,也该考虑孩子的问题了。”
“是啊,赶紧生一个!”
队友簇拥中,陆北川虽没说话,却是笑意温柔地揽着苏语漾。
望见这幕,池栀只觉浑身冰冷。
她别开眼,将酸涩都压在舌底,落荒而逃般转身离开。
等她拿了尿不湿和奶瓶折返回来,婴儿车旁只剩苏语漾。。
池栀走近,正想去握婴儿车的把手。
却听苏语漾漫不经心的语气:“你的三年,还不如我的半年。”
话中明显的讥讽让池栀身形一滞。
她攥紧手,强撑着压住心底汹涌的情绪:“那祝福你了,希望你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话落,苏语漾眸光一沉,忽然就松开了把着婴儿车的手!
婴儿车急速滑向下坡,池栀脑中‘轰’一声炸开!
她本能地抬步去追,但还是来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先一步稳稳拦住婴儿车——
“北川……”
池栀松了口气,上前就要去看团团。
却被陆北川一把攥住手腕。
他冷冷地盯着他,语气里的寒意想要结冰:“池栀,不管你多难以接受语漾的出现,也不该用这个孩子的生命安全来抹黑她!”
第五章
池栀猛地怔住,心头蔓上阵阵苦涩与痛意:“什么意思?”
陆北川冷声开口:“我亲眼看见你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池栀,没想到你是这么伪善的一个人。”
仿佛被人当众抽了一巴掌,池栀五指紧紧攥成拳,已经不知怎么解释。
僵持间,龚越泽竟大步走来,将她护在身后。
“我证明池栀根本没碰那辆婴儿车。”
闻言,陆北川眉头一蹙起。
他正要说什么,却被梨花带雨的苏语漾拽住了袖摆:“北川,是我不该来这里给你添麻烦,还差点害了孩子……”
说完,她又委屈地看向龚越泽:“我想龚副队也是太关心池栀了,所以才会……北川,我怎么样都没关系的。”
龚越泽听得面色阴沉:“训练场有监控,到底是谁,看了就知道。”
他说着,上前就要去拉苏语漾。
陆北川直接拦住他的动作:“有必要吗?孩子是池栀带回来的,出了事就是她照顾不力!”
这样明显的偏袒,让池栀所有的委屈全都堵在喉咙。
他就没打算相信她!
看着陆北川温柔地护着苏语漾离开,池栀心头酸楚与泪意杂糅。
但她还是强忍住,感激地看向龚越泽:“副队,谢谢你。”
“还好你看见,否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料龚越泽却摊了摊手:“其实我没看见,但我觉得你不会做这种事。至于真相……你去调监控跟陆北川说清楚吧,我跟那边打过招呼了。”
闻言,池栀心头狠狠一震。
三年来,她和龚越泽的交集并不多,他却能无条件地信任她。
而陆北川……
池栀攥紧手,红着眼点点头。
下午六点。
池栀在食堂门口拦住陆北川,将监控视频凑到他眼前。
“你自己看看,推孩子的人到底是谁?”
然而陆北川却是皱着眉拂开她的手:“现在还讨论是谁重要吗?”
池栀顿住,眼里写满错愕。
重要吗?
是不是在陆北川心里,只要脏水没泼到苏语漾身上,她有多委屈都无所谓?
正失神,男人再次冷声开口:“池栀,我希望你想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来救援队?”
“如果你再这么感情用事,我会跟上面申请让你离开。”
这句话仿佛一把钝刀在缓缓割着池栀的心脏。
见他转身要走,她再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哑着嗓子问:“陆北川,你是不是觉得我永远都不会疼?”
话落,陆北川身形微滞,却没有回头。
就这样一点点消失在池栀的视线中。
……
一周后,团团的母亲出院了。
她来到救援队,亲切地去拉池栀,感谢的话像是说不完。
而看着团团母亲,池栀脑海中倏地就闪过陆北川的质问——
“你究竟是为什么来救援队?”
如果是一个月前的池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陆北川。”
但现在……
池栀回握住女人的手,神情坚定:“这是我的职责和使命,不必再感谢了。”
话音刚落,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是陆北川和龚越泽陪着总指挥来慰问家属。
话还没说上两句,团团忽然哭闹起来。
池栀立刻反应过来:“我带团团回去换尿布。”
可还没动作,龚越泽已经自然地抱起团团:“让我再帮小家伙换一次吧,就当是提前练习了。”
一听这话,团团母亲霎时凑近池栀,调侃地笑道:“池小姐和龚副队长也好事将近了?”
池栀愣了瞬,下意识摇头解释:“不,我和龚副队不是……”
然而话还没说完,陆北川倏然漠声打断她——
“龚副队是个好男人,配你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