檐淮忱珞柒

第1章 魔族少主
神界。
神隐宗,玄雾殿。
如海雾灵云翻涌,仙桃树恣意汲取周遭灵气,成了精的桃花瓣儿上下起舞,追逐徜徉。
忽然,殿里传来一声女子低惊,花瓣精灵们纷纷噤了声。
“什么?让我去修真界?”
珞柒霎时站起身,眸色惊诧,看向坐在上首的自家师尊——神界苍尘神君。
苍尘身侧的正云尊者和空羽尊者听到这个消息亦是满脸意外。
“掌门师兄。”正云尊者将手里慢悠悠摇着的扇子一收,脸上笑眯眯素来不着调的神色也微微敛起。
偏头看向主位上不动如山的苍尘神君,不赞同道:
“师兄,咱们神隐宗是没人了吗?你让宗门里神龄最小的小柒儿去修真界那种穷乡僻壤的破地方?”
正云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嫌弃,似乎对修真界有什么深仇大恨。
向来因正云混不吝的性子而和他不对付的空羽尊者,这次难得没有开怼他,也对苍尘道:
“是啊,掌门师兄,你如果是想让小柒出去历练,完全可以另择风水宝地,真没必要把我宝贝师侄扔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被轮番“劝阻”的苍尘,听着自家师弟师妹对修真界的评价,嘴角狠狠抽搐两下。
那修真界好歹也是下界三千世界中灵气最浓郁、渡天劫修成散仙最多的一方小世界,怎么到了他们嘴里,倒成了垃圾场。
站在殿中央,默默揣摩自家师尊意图的珞柒,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言难尽地抬头看着苍尘道:
“师尊,您就算嫌弃我平日不好好修炼,看我不顺眼,也没必要把我流放到下界吧?”
这下苍尘是真坐不住了,抖着白胡子气呼呼地瞪着珞柒。
“什么流放!身为本君唯一的亲传弟子,为师流放谁也不会流放你。”
珞柒:“……”
二长老正云:“……”
三长老空羽:“……”
苍尘也懒得多说,抬袖在半空轻轻一挥,几人前方灵气轻微波动,紧接着一枚带着古朴气息的流光绛堒镜凭空而现。
镜中白光闪动,很快凝聚出一幅画面。
一男子手握长枪,率领一众部下,直捣仙盟各派,如同串丸子一样,修为高强的众仙在他手里连一招都招架不住,被长枪直穿胸肺,一击毙命。
那男子戴金色面具,看不清面容与神情,但露在外面的薄唇微抿,浑身杀戾之气尽显,如入无人之境,直冲仙门重地。
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浩荡飘渺的仙界,瞬时成了炼狱。
哪怕经历了无数次大战的正云和空羽,看到镜面中场景,也忍不住皱起眉。
“师兄,”正云神色凝重,“这人……”
苍尘目光自镜中收回,看了珞柒一眼,叹息道:
“这是百年后的仙界。”
“百年?”空羽诧异道:“怎么可能?世间若出一位扰乱六界的魔头,少说也得千年,现在六界安定,怎么可能百年后出现这么一番炼狱景象?”
苍尘重新坐在上首,对几人道:
“此人乃下界魔族次子,但命格特殊,生来非妖非魔,性情乖戾难测,有颠覆祸乱世间之力。”
珞柒、正云三人视线不由得再次落在绛堒镜面中那墨袍男子身上。
只听得苍尘又道:
“我也是这两天才卜算出百年后六界莫名出现的这场灭世浩劫,本想利用绛堒镜的力量,直接将其击杀,却不想这人命格太怪,连绛堒镜也伤不了其分毫。”
“无奈之下,我只能折中,派人亲自去修真界一趟。”
珞柒明白了苍尘的意思,问道:“那师尊的意思是,让徒儿提前去杀了这魔头?”
闻言,苍尘眼底快速掠过了一丝异样,看着珞柒,语气浸出几分意味深长。
“徒儿若是有如此本事,能在这魔头羽翼丰满之前,提前杀了他,自然是最好。”
珞柒:“……”
总感觉她的师尊又在内涵她不好好修炼。
看着绛堒镜中墨袍男子出手狠决的模样,再听着掌门师兄的话,正云当场阻止。
“不行!师兄,这魔头太难对付,小柒儿的修为在神隐宗里又不是最强的,这样贸然前去,太危险了!”
正云顿了顿,又道:“师兄,我之前在修真界待过很多年,对修真界也最熟悉,我的修为在神界也难逢敌手,这次让我去吧。”
苍尘不接正云的话,只定定看着珞柒:
“小柒的修为虽然在神隐宗不是最强的,但却是神隐宗年轻一辈中最出众的。”
正云和空羽一听这话,心里一咯噔,两人对视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苍尘抬手制止。
“小柒在年轻一辈中修为高,应变能力也最强,再加上柒儿多年没有出宗门历练,这次是个机会。”
说罢,苍尘又特意问了句珞柒的意见。
“徒儿,你意下如何?”
珞柒:“……”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如何?
珞柒抿了下唇,上前一步,问苍尘:“那我去了修真界,只需要找机会杀了这魔头吗?”
苍尘看着半空中的绛堒镜,捋了捋三指长的白胡子,“对,杀或者……也可以想办法将他带到神界。”
“神界寒涧渊可净化一切妖魔邪气,这人命格特殊,若真诛杀不了,也可用寒涧渊灵水净化他身上的戾气。”苍尘解释道。
听着这话,空羽拧眉道:
“可是师兄,从修真界将人带到神界,必须跨过天堑……”
提到天堑,正云也是满脸担忧。
而苍尘却对珞柒和蔼笑道:“我徒儿这么聪明,一定有自己的办法,对吧?”
珞柒:“……?”
在玄雾殿出来后,憋了很久的伴生神兽小白一个腿蹬跳到珞柒怀里。
毛绒绒的雪白一只小团子,后腿轻轻踩着珞柒手臂,前爪搭在珞柒衣襟上,焦急道:
“主人,那苍尘老头儿这次葫芦里又卖什么药?他说你有办法,主人,面对那种能将整个仙界夷为平地的魔头,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毛团子气得身上的软毛都快炸起来了。
珞柒正想帮它顺一下毛,把它从怀里提溜出去。
还未有动作,一只修长如玉的手蓦然伸了过来。
——————————————————
作者有话说:
隔壁新书已经上架,点击作者‘轻卿辞’三个字,或者搜索书名《强制娇宠!被闪婚老公亲到腿软》即可阅读。
书名:《强制娇宠!被闪婚老公亲到腿软》
简介: 圈里人都知道,被奉为“人间仙子”的苏宛辞被傅景洲娇养了八年。
人人都道他们好事将近,然而一夜之间,傅景洲残忍折断了苏宛辞所有羽翼。
他以为他从此能彻底掌控她,将她变成掌中的金丝雀,终生占有。
却不想,她转身就和傅景洲唯一忌惮的百年望族继承人陆屿结了婚。
——
众人都说陆屿怎么可能会要傅景洲养了八年的女人,不过是贪她美色,尝尝滋味,玩腻了就一脚踹开。
——
直到一段仅有几秒的视频转爆热搜——
视频中,矜贵清隽的男人将小姑娘箍在怀里,亲得她眼尾泛红,喑哑又危险的嗓音抵着她唇角,一字一顿:
“晚晚刚才说什么?离婚?”
他怀里的小姑娘被磨得双腿发软,清凌的眸泛着细碎的光,红唇细细发颤:“不…不离。”
喜欢的小仙女加个书架支持一下叭~

第2章 亲自去修真界
精准地揪住毛团子后脖颈上的皮毛,直接将它拎了出来。
小家伙一时失去了着力点,在半空张牙舞爪,呲着牙,恨不得咬死身后这个揪它的人!
“啧。”来人揪着它晃了晃,语调懒散低缓,漫不经心地评价道:
“师妹,这小东西脾气越来越差了,不适合养,非常该扔。”
听到这话,毛团子气得嚎出了狗叫。
正想快速扭过身,狠狠咬凌烨一口。
却不想,凌烨淡淡瞥了它一眼,手一扬,小家伙直接以一条优美的抛物线,落到了百米开外的一棵桃花树树杈子上。
脖子正好卡在树叉子缝隙中,四条小肥腿扑腾扑腾乱蹬,嗷嗷怒叫着。
看着这一幕,珞柒简直不忍直视。
凌烨靠在身后的一头瑞兽雕像上,抱臂看着珞柒。
“二师兄。”珞柒对着凌烨道。
神隐宗全宗门上下,亲传弟子共有三个。
苍尘身为神隐宗掌门,只有珞柒一名徒儿。
正云尊者乃苍尘的二师弟、宗门的二长老,有凌烨和清泫两名徒弟。
珞柒入宗门最晚,便按照入门时间先后,排名最小。
凌烨静静打量了一会儿珞柒,才缓缓开口:
“听说掌门让你去修真界?”
“嗯。”
珞柒情绪并不是很高,凌烨也能理解,这位小师妹宅惯了,千年来几乎从未离开过宗门。
她性子也沉静,日复一日过着一样的生活,看着一样的景色,竟也不觉得腻和无聊。
若是换了其他人,怕早就受不了了。
凌烨低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直起身,拿出一条红玉石手链,亲自戴在了珞柒手腕上。
女子腕骨纤细白皙,戴上这串晶莹剔透的红玉石链,更显的肤白胜雪,甚是养眼。
凌烨满意地勾了勾唇。
抬手揉了揉珞柒发顶,“别担心,一切有师兄在。”
*
此时。
玄雾殿里。
正云和空羽二人还在与苍尘据理力争,不同意让珞柒孤身一人去修真界。
苍尘被他们两个吵得头疼,只能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我没说让我宝贝徒儿一个人去。”
正云:“?”
空羽:“?”
“我打算再选一个人稍后跟着去修真界,此次事件牵连甚广,时间又紧迫,容不得丝毫差错。”
正云和空羽一听这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苍尘操控着绛堒镜中的画面,当看到仙界尽数覆灭后,在云山之巅凭一己之力和墨袍男子对战的人时,猛地一拍脑门。
“坏了,把这位给忘了。”
说着,苍尘连忙向珞柒传音。
正云和空羽目光落到了镜面中那玄衣男子身上。
那人满身正气,气质矜贵,一招一式张弛有度。
虽然修为不及对方,但凭着过硬的底子和灵活的招式,一时之间竟和那位魔族少主分不出高下。
这时,珞柒和凌烨二人也到了玄雾殿。
“师尊,怎么了?”珞柒问。
“小柒,这次你去修真界,还有一个任务。”
苍尘指了指绛堒镜:“此人名叫苏木,是那方小世界中的气运之子,天赋卓卓,乃千年难遇的人才。”
珞柒和凌烨都看向了镜面。
“小柒,你多找机会提拔提拔苏木,让他尽快渡劫成功。”
心中麻了个X的珞柒:“……!”
她能拒绝吗?


两天后。修真界和凡间交界处的一片森林中。
一人一兽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直直砸向了地面。
在即将和黄土大地亲密拥抱之前,珞柒快速调动体内的神力,在自己和小白的周围施了一道防护罩。
防止自己和小团子在还未见到魔族少主前,便因公殉职,变成一滩肉饼。
珞柒早有心理准备,调转身形,稳稳落在了地上。
可被风吹的凌乱的小白,瞬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地,直直地一头扎进了草丛里,啃了一嘴草根。
更甚至,它还维持着这种啃草的姿势,由于惯性,狠狠向前平移了三四米。
最后,像倒插萝卜一样,一头将自己埋进了土里。
珞柒:“?!!”
完全没预料到这小家伙如此废物的珞柒,看着地上那长长的一条被压平的草痕印儿,眼角疯狂跳动。
快步走过去,捏着向天翘的一截尾巴尖,将这小东西在土里拔了起来。
原本白白软软的小团子,现在脸上全是土和草屑,蓬软的皮毛被草汁碾成一搓一搓的,青青绿绿的,和那地上的草丛儿堪称同色。
珞柒按耐住将它丢出去的冲动,生无可恋地移开眼,随手给它扔了一个净身术。
“小白,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是个神兽!”
怎么现在能蠢成这样?
难怪每次二师兄见了它,都要将它扔出去。
就这样子,别说神兽了,家养宠物都比它聪明。
“呜哇!”毛团吐出嘴里的草,幽怨地盯着珞柒,语气幽幽地揭穿她:
“主人,我是你的伴生神兽,我们心灵相通,你在想什么,我都能感知到!”
珞柒:“……”
无语凝噎的某主人,正想换个话题,还不待她开口,手里的毛团子便踩在她手心里,绷着小身板,狐假虎威地对着天空大骂。
“都怪苍尘那不负责任的臭老头儿!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这方小世界会完全压制我们的修为!这种办事不靠谱的人,居然还能在神界第一宗门的掌门之位上坐万年!”
说到这个,珞柒也正了神色。
进入这个小世界的第一感觉就是奇怪。
从踏进这方世界的领域开始,她就感觉到似乎有种力量在吸取她身上的修为。
最后那力量察觉她身上的修为无法被吸走,直接一不做二不休将她的修为给压制了。
不,或许说封印会更准确。
她现在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只有体内仅存的一些神息和血脉中存储的神力。
与此同时。
神界,神隐宗。
玄雾殿里,正满眼无奈地看着自家师弟和师妹为了争去修真界的唯一名额而吵得面红耳赤时,苍尘忽然狠狠打了个喷嚏。
他心念一动,掌心灵气凝聚,召出了绛堒镜。
画面刚一成型,某知不知天高地厚的神兽的怒骂声就响彻了整个玄雾殿大堂。
一时间,整个大堂静得出奇,只余某只兽“豪言壮语”的回音。

第3章 就是你放走了我的灵妖(相见)
苍尘气得脸色都变了,当时就放出话等这只肥团子回来,非得再把它扔到九幽谷历练几年!
正云和空羽也不吵了,几人围在绛堒镜周围,观察珞柒现在所处的位置。
确定珞柒暂时没有危险后,凌烨问道:
“掌门师伯,为何那里会完全限制修为?”
苍尘:“为了维护六界安定和平,上界的仙与神来到低等界域,确实会被限制修为。”
并且修为越高,限制的越多,但一般不会被完全限制。
看着绛堒镜中,珞柒一次次尝试汇聚周围灵气,却又一次次失败。
苍尘眉头越皱越紧。
但为了宽慰大家,他佯装不以为意道:
“确实有一些小世界比较另类,为了避免外来者的侵袭,会将异界者的修为完全限制。大家不必担心,这只是暂时的。”
话虽这么说,但正云几人眼底的忧色丝毫未减少。
这种情况属实第一次遇见,又涉及到珞柒,尤其珞柒的身份特殊,他们不得不谨慎留意。
想到珞柒的身世,空羽就忍不住抱怨:
“师兄,我还是觉得你这个决定太草率,万一小柒在下界出点什么事,谁能担起这个责任?”
“我就小柒这么一个徒儿,你觉得我就舍得让她去吗?”苍尘反问道。
空羽:“……”
苍尘:“她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你我拦不住,倒不如顺应天意。再说了,咱们几个老东西从现在开始,就寸步不离地守在这里,时时刻刻注意着小柒那边的情况,本神就不信了,倾尽我神隐宗上下,还护不住我小徒儿!”
凌烨抬眸注视着镜面中的珞柒,深邃眸色微敛。
倏然间,正云漫不经心摇着的扇柄打了个旋,自绛堒镜转到了大殿门口方向。
凌烨秒懂自家师尊的意思,找了个借口先出去了。
而珞柒这边,正和毛团寻找魔族的路。
毛团外形似猫非猫,晃着尾巴迈着跳脱的小步伐往前走,时不时地扭头瞅一眼珞柒,看她是不是还跟在自己身后。
那神情,不像是去找魔族少主做任务的,倒像是珞柒带着她出来游玩。
猝然间,前方不远处闪过了一抹白色影子,转瞬间就彻底消失不见,仿若那白影只是错觉。
珞柒意识到应当是有人设下了结界。
正要提醒这小家伙别多生事端,却见它冲着斜前方“嗖”地一下蹿了过去!
就在小白接触结界的那一刹那,绛堒镜面中忽然光芒大盛,在半空中飞速旋转。
苍尘凝神控制镜芒,却因体内旧伤未愈,牵动心脉,导致被绛堒镜中的神力反噬,口吐鲜血。
“师兄!”
空羽和正云大惊,一左一右为苍尘输入灵力,助他减轻反噬。
而绛堒镜却彻底失去控制,镜芒散尽,镜面恢复手掌大小,悬落在苍尘手中。
正云劝道:“师兄,这绛堒镜是上古神器,所耗神力巨大,而你在上次大战中真元受损,神力无法长时间维持绛堒镜,最近别再强行动用绛堒镜了。”


另一边。
在小白和珞柒进入结界后,结界防护罩开始轻透破碎,最后上面的灵力散去,结界彻底消失。
而结界里面的景象也慢慢显露。
只见六七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年,衣服上暗纹流转,一看就价值不菲。
几人身后立着几头身高近乎两米的猛虎,眼睛泛着凶光,尖锐的獠牙露出,虎视眈眈地盯着珞柒和小白。
好像随时扑过来将她们撕碎。
小白长年呆在神隐宗,在珞柒身边撒娇卖萌,哪里碰上过这样的猛兽。
且不说那几个浑身杀气腾腾的少年,只这几匹恶虎,就让小白软毛炸成了刺猬!
甚至来不及去看那些猛虎面前的那几个黑衣少年,小家伙脚底抹油,一头扎进了珞柒怀里。
整只毛团子,跟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珞柒轻轻拍了拍它背,无声安抚。
而几名黑衣少年在看清珞柒面容的那一瞬间,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常年跟着少主游走妖魔两界,见的美女多不胜数,可没有哪一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位绝色。
仿若是被人精心描摹的玉雕,美得不可方物,更不似真人。
离珞柒最近的一名手里握着弯刀的少年,从短暂的惊诧中回神。
紧接着,他身上的杀意忽然变浓。
手里的弯刀映着冷光,刀尖粘稠的血液一滴滴落在地上的草叶里。
“哟,这么漂亮的小美人,真是可惜了,要不是你放走了我们追捕了大半个月的灵妖,哥几个肯定得留你一命,让你好好伺候伺候我们。”
这话一出,另外几人顿时哄笑起来,目光垂涎地看着面前的珞柒。
就在这时,一阵凌风从远处极速掠来。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人面前现身,来人五官异常俊美,但那双漆黑的眼眸却凌厉冰冷。
被他注视着时,仿佛被十天修罗盯上,随时丧命。
其余几人顿时止住笑声,对着这人毕恭毕敬道:“忱哥。”
珞柒不动声色地迎着这人阴戾的视线,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心里却已经将怀里的罪魁祸首骂了个狗血淋头。
小·罪魁祸首·白颤着声在识海中给珞柒传音:
【呜呜呜…主、主人,咱们快走吧,这个人太危险,我们干不过他,呜呜呜……】
珞柒:“……”
她能不知道吗!
问题是由于她们两个的忽然闯入,结界被破,放走了一只灵妖。
而且似乎还是他们捉了好久才捉到的灵妖,这个时候他们能放她们走才是放屁!
檐淮忱朝珞柒的方向走了两步,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整理着护腕。
深不见底的眸子淡淡朝珞柒瞥了一眼。
“就是你放走了我的灵妖?”
音质沉冷如冰,每一个音节仿佛都在寒冰中浸泡过,裹夹着令人胆颤的寒意。
伴随着他的靠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结了冰。
一抹久违的危险袭上心头。
珞柒定了定神,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无辜又包含歉意。
“这是个误会……”
檐淮忱将她的动作收入眼底,冰冷的唇角轻扯,五指成抓握状,直接将三米开外那只受伤没来得及逃走的小灵妖吸入掌心。
当着珞柒的面,动作狠决利落地徒手生剖了灵妖的妖丹!
珞柒:“!!!”

第4章 放走我的灵妖,你死,还是它死?
那灵妖连惨叫声都还没发出,就彻底断了气。
一滴殷红温热的血液溅到了珞柒眼角,那温度让珞柒身体微滞,方才尚未说完的话,蓦然卡在了喉咙里。
檐淮忱嘴角带着残忍的冷笑,冰戾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珞柒和她怀里抖成刺猬的白团子身上游移。
“放走了我的灵妖,是你死,还是它死?”
说罢,檐淮忱唇角微挑,好整以暇地看着珞柒,等着她的回答。
小白听到他这话,登时将自己整个身子都缩在了珞柒怀里,就连露在外面的一截尾巴尖,都藏了进去。
看着卯足了劲往自己衣袖里钻的某只坑主灵兽,珞柒:“……”
珞柒视线在这几人身上转了圈,注意到檐淮忱随手将剥出来的灵妖妖丹扔给了身后一个人。
那人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见此,珞柒心里有了个猜测。
她问面前的檐淮忱:“你们是要收集妖丹吗?”
保管灵妖妖丹的那少年叫听白,听着珞柒的话,走了过来。
“是又如何?莫非你有?”语气微讽。
珞柒不看他,只看着檐淮忱。
“误闯你们的结界,放走灵妖,实乃我们无心而为。”珞柒道:“作为弥补,我可以带你们找到那只逃走的灵妖。”
女子的声音清泠若水,面对七八个索要她命的黑衣少年,和后面发出阵阵狼嚎的黑虎,她面上没有任何慌乱,冷静地分析局势,就连语速都是不徐不缓。
镇定到她现在明明处于劣势,却仿佛一切的主动权都握在她手里。
檐淮忱本想一招杀了她的心思暂时歇下。
这些年来,任何人见了他都只会惶恐求饶,这还是第一个不怕他的。
呵,倒有点意思。
站在旁边的听白和一泽可不信这一套,还以为珞柒在耍什么诡计。
劝道:“忱哥,别说她一个没有丝毫灵力的弱女子了,那灵妖奸诈得很,我们这么多人,为了捉它,设了无数的阵法,追踪了整整大半个月,才将它困在这里。”
“现在这女人竟然说能重新捉到那只灵妖?”听白嗤笑,神色更是透着几分不耐烦。
“忱哥,依我看,她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一泽指着珞柒怀里的白糯米团子,对檐淮忱道:“忱哥,她抱着的那只也是灵兽,不如我们直接剥了它的灵丹,也算是弥补了我们的损失。”
檐淮忱不为所动,漆黑幽邃的墨眸紧锁着面前神色淡然的女子。
就在听白等人摸不准自家少主的心思、一头雾水时,檐淮忱忽然有了动作。
只见他指尖轻微一动,霎时,数枚风刃急速朝珞柒袭来。
女子冷眸微敛,这风刃竟然带着罡气,被它划到,依她现在毫无灵气的小身板,不死也得褪成皮。
珞柒本能地侧身一闪,同时调动体内神力,化成冰锥,对上了那几枚调转方向重新朝她攻来的风刃。
一个呼吸间,冰锥化成水雾,风刃消散无痕。
看到这一幕,檐淮忱似乎并没有多少意外。
而一泽和听白等人,却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刀剑,准备动手绑了珞柒。
却在这时,听到了他们少主冷凝的声音传来:“好,就依你所言。”
刀剑都已经对准珞柒的一泽和听白等人:“……??”
什么意思?
少主刚才都亲自动手了,难道不是要杀了这她吗?
怎么还就莫名其妙地答应了?
听到这句话,珞柒松了口气。
如果换了之前,就这么几个人,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但现在,她修为被封,和手无寸铁的凡人没什么两样。
这群人,以她现在的力量,根本打不赢。
识时务者为俊杰。
现在只能帮他们先将那只灵妖找到,然后顺利脱身,再去魔族,想办法把那什么劳什子魔族少主给宰了,然后回她的神界去。
珞柒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又听到檐淮忱慢条斯理地来了句:
“不过我只给你七天时间,如果七天后,我还拿不到那只灵妖妖丹——”
檐淮忱目光落在了珞柒怀里的小白身上,“这只蠢东西,就没命了。”
小白:“……!!”
嗷!!!呜!!!
他妈的!!
等这个小世界对它的灵力限制解除,它一定要亲口咬死他!
*
几人整装待毕,食指屈起,放在唇边吹出一声哨子,原本聚在十几米开外的六七只幽冥虎,忽然朝这边奔来。
刚给自己壮完胆,小心翼翼在珞柒怀里转了个身,畏畏缩缩探出一只毛茸茸小脑袋的小白,甫一睁开眼,便看到这虎蹄奔腾、草屑翻飞的场面——
那刚刚大起来的胆子,顿时如破了气的气球,迅速瘪了下去。
这次,小家伙不再往珞柒怀里缩了,直接一个闪身,躲进了珞柒从神隐宗顺手带来的芥子空间里。
“嗷嗷!”小白哼唧唧道:“主人,我现在帮不到您,为了避免给您惹麻烦,我还是自觉一点自己去芥子空间吧,主人,您万事以自己的安危为重。”
听着它这忧心忡忡、苦口婆心嘱咐的担心语气,珞柒简直气笑了。
现在这么一个烂摊子,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惹出来的。
捅了马蜂窝,它倒是拍拍屁股溜了,留她一个人给它收拾残局!
那几头血魔幽冥虎听到召唤,乖顺地来到了各自主人身边,甩着尾巴,一双双泛着凶兽凌光的猩红虎眸,紧紧盯着珞柒。
听白摸了摸自己这头幽冥虎的皮毛,看似好心、眼神却带着嘲谑恶意地对珞柒道:
“那灵妖早就生有灵智,可日行万里,姑娘不至于要走着带我们去捉灵妖吧?”
“要不姑娘将就将就,我们匀出一头幽冥虎给你?”
话音落,几个黑衣少年也跟着轻笑。
就连檐淮忱,也转眸看向了静静站在原地的珞柒。
这几人面容狂肆,语言举止亦是狂妄不羁,给人一种蔑视天地万物的狂妄之感。
珞柒目光淡淡在周围扫过,并未搭理他们。
下一瞬,她手腕轻轻一挥。
一片翠绿的叶子落入掌心。
那叶子在无形气流的托浮下,凌空飘悬。
紧接着,珞柒唇瓣轻动,似乎无声念着什么。
那小小的绿叶竟然开始变厚变大,直到最后变得如同一张圆形床榻般大小,珞柒才收了手。

第5章 找灵妖
看着面前凭空“长”出来的“大床”,听白几人眼神微骇。
这女子,不是凡人吗?
从头到脚一派温良无害,甚至周身连一丝一毫的灵力都没有,怎么会眨眼间能将一个破叶子变成这么厚的“圆床”?
让听白几人不能理解的是,珞柒竟然还在“床”上放了些灵雾。
那飘渺无实质的白雾中间,影影绰绰浮现着玫红的娇艳花瓣儿。
然后更让他们惊讶的还是后头。
只见珞柒伸手拍了拍亲手做出来的“床”,轻轻一跃,便稳稳站在了“叶床”中央。
那些灵雾裹着花瓣顺着女子裙摆翻飞,那一刹那,听白和一泽几人,仿佛看到了十重天上神女降临。
珞柒运转着体内神力,对几人道:
“我有自己的飞行器,便不劳烦几位了,友情提醒一句,跟紧点,跟丢了本姑娘可不会特意回来找你们。”
音落,珞柒脚下的“叶床”直接凌空飞了出去,转眼间掠至千里之外。
看着那半空中残留的灵蕴,檐淮忱眉眼微眯,眸色如泼墨般深邃浓稠。
早已飞行了数千里的珞柒,回头看了眼身后那几个不甚真切的幽冥虎影,红唇微挑,勾起了一个不含感情的弧度。
她手上捏了个诀,“叶床”上的花瓣铺了厚厚一层,还有不少伴随着“床”上下飞舞。
珞柒缓缓伸了个懒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了“叶床”上。
感知到主人体内神力大幅度波动的小白,连忙在芥子空间里跳了出来。
结果刚一睁眼,就看到它家‘宗门“第一懒”’的主人侧靠着身子,单手撑着额头,半阖着眼闭目养神。
在珞柒坐下后,那些花瓣自动绕着她盘旋,最后直接形成了遮人眼目的“花被”。
小白看得一愣一愣的。
好一会儿,才一言难尽地开口:
“主人,咱俩现在都没有灵气,您现在这‘床’,可都是耗费体内神力凝出来的,这操蛋的小世界修为压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除,咱这……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珞柒眼都没抬,语气很淡。
“虽然我们敌不过他们几个,但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弱小,欺软怕硬是每个世界都规避不了的。”
“只有让他们心存畏戒,那些人才不会趁我们疏于防范时,贸然对我们出手。”
她和小白修为受限,又寡不敌众,这几天要一起寻找灵妖,自然免不了同行。
若不给他们一些震慑,用不了七天,她和小白估计就成了他们的刀下魂。
听罢,明白其中原委的小白,晃着细细白白的小尾巴,小小的嘴一张,讨好道:“还是主人想得周到!”
珞柒勾了勾唇,对它这狗腿的模样视而不见。
那双仿佛容纳了万千星辰的眸子微微睁开,白皙如玉指尖随手捻起了一片花瓣,看着前方,语调懒散道:
“既然都浪费这么多神力了,倒不如让自己舒服些。”
毕竟,她珞柒在神隐宗,乃至神界,都是出了名的 享·佛系·受 主义者。
小白回想主人在神隐宗时,天天咸鱼修炼,平均十天能有九天半的时间在摸鱼。
再低头回看主人现在的“叶床”,顿时觉得主人来了修真界后真的低调很多了……
不过提起神力,小白不得不问一句:
“主人,你现在还有多少神力?”
珞柒摊开手,那片花瓣于指尖旋绕两圈恋恋不舍离去。
“不多,”珞柒道:“目前虽然不能一敌八打败身后那些人,但足够化解必要的杀招和维持御行术。”
听到这里,小白振奋了些。
前爪拍着胸脯向珞柒保证:
“放心吧,主人,我一定尽快找到解除修为禁制的方法的!”
珞柒抬眸瞟了它一眼,语气不咸不淡:“你还是尽快抓到那只灵妖吧。早点找到魔族少主,完成任务,我们也好早些回去。”
小白羞愧地趴下了身子,蔫蔫地窝在了珞柒身侧,就连头顶素来张牙舞爪、不服管教的那撮呆毛,此刻都像是失了神采,软趴趴垂了下来。
就在这时,以檐淮忱为首的几个黑衣少年,骑着幽冥虎,赶上了她的速度。
见珞柒盯着幽冥虎看,左侧的一个少年,拍了拍身下的幽冥虎,解释了句:
“这是血魔幽冥虎,一步可跨数百米,上能凌空飞行,下能入水匍匐。”
珞柒对那少年点了点头。
血魔幽冥虎?
一听便不是凡间之物。
看这几人的身手打扮,也不像凡人。
只是他们周身没有任何妖魔之气,莫非……
是修仙者?
只是谁家修仙问道的人,会像他们几个这样乖张狂妄?
珞柒轻摇了下头,将脑海中这些无关紧要的思绪散去。
忽然,她眸子轻轻眯起,视线渐渐落到云层之下的断崖处。
右方的檐淮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只灵妖在下面?”
听白几人也严肃了几分,随时准备冲下去将灵妖围剿。
珞柒并未正面回答檐淮忱的问题,只道:“下面有灵妖的气息。”
檐淮忱打了个手势,几匹幽冥虎俯冲落地,眨眼间,便已停在了断崖边。
檐淮忱几人坐在幽冥虎上,打量着周围能让那只狡猾的灵妖的藏身之地。
珞柒在几人身后走来。
女子身着一袭霓裳月华束腰纱裙,如瀑长发随风轻扬,层层迭迭的纱幔裙摆上还携带着几丝飘渺灵气。
迎着断崖处的烈风,衣袂飘飘,如那九天神女,好似随时乘风而去。
檐淮忱几人身着黑衣黑发,气场乖戾张狂,和珞柒周身的柔和清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黑一白,一明一暗,在这断崖之上,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檐淮忱眸色深不见底,如这万丈深渊危险锋利。
檐淮忱只侧目扫了一眼珞柒,便只身跃入了深渊!
听白等人惊了一跳,“忱哥!危险!”
这断崖壁光滑潮湿,没有任何着力点,向下一眼看不到底,只能隐约看到层层诡谲黑雾。
听白旁边的另一个少年一泽气急,直接在珞柒周围扔下了一个寒冰阵法。
沉着声音怒道:“妖女!忱哥若有什么不测,我必让你陪葬!”
听白几人正要下去找檐淮忱,手上还没结完印,便见一道凌光从下面冲了上来。
光芒散去,见檐淮忱并未受伤,听白等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视线下移,看到檐淮忱手中被困的几只小灵妖,听白和一泽都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