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圆凌墨白

第1章 她酒后太意外了
阳光照进房间,屋内一片凌乱。
睁眼,有点宿醉的头疼。
总觉着哪里不得劲,好像是身上不得劲。
待伸手触到一片起伏的温热,秋圆才猛然清醒过来。
转脸看床上,她被那入目的一片玉白,惊着了眼。
我去!
这春梦够真实的啊?
不对,好像不是梦!
昨晚在酒吧喝多后,她好像强行抱住了一个绝美的男孩子,还扬言要买下人家的初……夜!
秋圆狠狠捂住了脸。
忍不住骂自己:你个没出息的颜控色女!
“醒了?”
突然的一道沙哑声音,吓了秋圆一跳,转脸看去,侧卧着的男孩子刚刚醒来。
一张脸,英俊逼人,美得过分,比影星都迷人。
秋圆暗暗佩服自己,果然,自己的眼光还是极好的,即便喝醉了,仍旧能从人堆里,挑出来个最惊艳的……男公关。
呜呜,她怎么就一时没勒紧裤腰带,招惹了个鸭呢?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病。
“帅哥醒了,昨晚……嗯,表现还可以。”
就算再慌乱,她也不能显得没见过世面。
男孩子白皙的手挡在额前,冷笑,“仅仅是可以?”
秋圆瞬间被人家一抹冷笑给闪了下眼,更唾弃自己的没出息。
昨晚的画面,断断续续闪出来,秋圆暗暗脸一红,干咳一声,装作有经验的老顾客,斟酌地评价着,“比较满意,五星好评。”
“呵……”
他嫌弃地冷笑,“你肯定满意,第一次都那么野。”
轰……
秋圆脑子一蒙,小脸涨红。
她忘记她是第一次了,刚才还装什么老油条,好丢脸。
看着这个男孩子年纪不大,应该比她小,说话怎么这么噎人。
秋圆找了找,终于从地上捡起来自己的手机,“多少钱, 我转你。”
男孩子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你才是卖的!”
说着,掀开被子起来,身高将近一米九,腿长一米八,肩宽腰窄。
他扫她一眼,赶紧用手护住,“看什么,不许看!”
秋圆赶紧扭过去脸,又羞又囧。
他不穿,他还不让别人看了?
男孩子抡着长腿,不急不躁地去了洗澡间,边走边丢下一句,
“一晚上了,还没看够!”
门一关上,秋圆马上用手往脸上扇风。
他刚才说什么,他不是卖的?
完了,她竟然强扑了良家少年,罪过啊罪过。
万一没成年,她会不会被请去局子里喝茶?
一会儿,男孩子洗完澡,腰间裹着浴巾走出来。
小小窄窄的脸上,滴着发丝的水珠,肤白唇红,满满的少年感。
只是,一双眼睛又冷又傲,攻气十足。
秋圆抢先问:“弟弟,你多大了?”
他阴阳怪气,“怎么,怕了?”
“到底多大了?”
“成年了。”
“哦,那还好,那还好。”
秋圆趁着刚才那会,已经穿好了衣服,皮笑肉不笑地搓着手,
“弟弟,昨晚吧,是个意外,不好意思啊,如果你需要我负责……”
她可以忍痛给他点钱,但是别想狮子大开口。
男孩嫌弃地打量了她一眼,冷冷道,“我不喜欢老女人。”
秋圆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里。
她23岁,就成老女人了?
好吧,他不需要负责,那就最好不过了。
“那行吧,这样最好不过,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再见!”
秋圆站起来准备出去,突然反应过来,“咦,这是我家,该走的也是你啊。”
禁不住暗暗骂自己蠢货,干嘛把人带到自己家,以后他赖上她可怎么办。
男孩子默然穿衣服,秋圆看着他充满青春力量的脊背,多看了几眼,就听到他凶巴巴地说:
“不许看!”
秋圆:……
做都做了,看几眼怎么了?
这臭小子脾气真差,还特么超级自恋。
等到他穿好衣服,腿长胳膊长地站在屋里,秋圆觉得所有光芒都被他吸走了,她的屋子也被衬得矮小逼仄了。
他没急着走,似乎有点烦躁,拧着眉头,“不舒服。”
“啊?什么?”
“我说,我不舒服。”
秋圆有点懵逼,“哪里不舒服?”
他狠厉地扫过来一眼,“你说呢?”
“啊……哦……那里啊……”
秋圆尴尬地敷衍着,目光禁不住往人家腰带下面绕了一圈,“喝多了,兴许力道没控制住,不好意思啊。”
他背过身去,冷哼,“你也知道?”
秋圆脸一僵,脸上有点挂不住。
她特么也是第一次,她喝醉了发酒疯她能怎么办。
“回去好好休息,要不买点药抹抹?”
“不行!”
“啊?那这样,我给你伤损费,五百行不?”
他垂着长眸,声音几分郁闷,“去医院。”
秋圆苦脸,她今天还要上班,她不想迟到啊。
“我给你一千块,你自己去医院看,行不行?”
不自觉就用上了哄小孩子的语气。
可人家不买账,冷飕飕地盯着她,
“我这样,是谁干的?提了裤子就想不认账?”
“可我有事……”
“陪、我、去、医、院!!”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像是一只马上要炸毛的猫崽子,吓得秋圆缩缩脖子,没敢再反驳,乖乖拎着包,和他走出了家门。
开着她的车,载着弟弟一路驶去就近的医院,一路上,她偷偷瞄了他几眼,他都看着窗外。
整个人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气。
好吧,还是个脾气硬冷的。
到了医院,一米九的男生递过来他的身份证,脸色很臭。
“去,挂号。”
“哎,好嘞。”
秋圆排队挂号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靠了,那小子命令她就跟大爷一样。
低头看了看身份证。
凌墨白,21岁。
哦,还好,成年人,比她小两岁,应该还在上大学。
挂了个男科,等到他们时,秋圆干笑着,
“那什么,你自己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冷飕飕瞪过来一眼,“我这样谁弄的?”
秋圆顿时社死,悄悄打量周边一堆病人,干咳一声,低着头走进了诊室。
中年男医生看了他们俩一眼,问:
“哪里不好?”
秋圆顿时脸一热,低下眼看鞋子。
觉得好丢脸啊。
男孩子也有点窘迫,“那里疼。”

第2章 平生第一次这么丢脸
听到她咳嗽,他冷冷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秋圆慌得一批,“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男医生见怪不怪,“怎么导致的?”
秋圆唯恐这小子再说出什么虎狼之词,抢着说:“打架,打架。”
医生:“嗯?”
凌墨白几分委屈还有几分烦躁地说,“她用力过猛。”
医生:“嗯?!”
男医生意外地抬眼看了秋圆一眼,秋圆脸一热,赶紧低下头。
“行,去里面检查一下。”
两人进去里面,拉上了帘子,秋圆连忙深呼吸,擦擦冷汗。
麻蛋,活到这么大,第一次这么丢脸。
巨丢脸!
一会儿,检查完了,医生和凌墨白坐回来。
医生边写边问,“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有点拉抻伤,外用点药。”
秋圆干笑着点头,就听到医生接着说,“注意,一个月之内不要有性生活。”
这可轮不到她点头了,他生不生活,又不关她的事。
中年医生看着秋圆,语重心长地说:
“年轻人啊,玩起来也要有个度,不要那么激烈,要学会爱惜你男朋友。”
秋圆:……
脸皮已经掉在地上了。
从门诊走出来,秋圆很自觉地跑去拿药,拿了药回来,将药交给凌墨白。
“每天睡前涂一次,连涂一个月,一月后来复诊。”
凌墨白接过去药,一句话没有,转身向外走。
秋圆默默跟在他身后,正盘算着怎么快刀斩乱麻地拜拜,就听到前面男孩冷冷地说:
“去开车。”
“哦好……”
走了几步,秋圆才反应过来,返回来,抬头看着他,
“那什么,我还要去上班,要不就在这里再见吧。”
哈哈,再也不见喽。
他瘦高瘦高的,看着她的时候,都是俯视。
“送我回学校。”
秋圆干笑,“打车也很方便的啊。”
他眯起眼睛,带起几分危险,“我伤的是男人最重要的部位,万一出个什么状况,你承担得起吗?昨晚要不是你……”
“行行行,别说了,我去开车。”
秋圆彻底败给他了,从停车场开车过来,木着脸看着他坐上副驾,也不笑了,
“哪个学校。”
“江大。”
秋圆愣了下,哦,她的母校。
哎,造孽啊,竟然扑倒了一个学弟。
一路畅通无阻,秋圆很快将汽车停在江大门口,假笑着说:
“同学,到了,拜拜。”
凌墨白看都没看她一眼,沉默着下车,缓缓走进了大学。
呼呼。
秋圆重重松了口气,狠狠拍了自己脑袋几下。
“我让你乱睡,让你犯贱!”
趁着凌墨白没有回来纠缠她,赶紧踩了油门,逃之夭夭。
来到公司,都快十点了,虽然迟到了,但是没人注意到她。
秋圆在天下集团公司业务部的秘书室,因为是大公司,秘书室足足有三十几个秘书。
而她,则是个刚上班一年的很不起眼的小虾米。
她是学中文的,干个秘书也算对口。
反正她也很佛系,又比较懒惰,没什么企图心,用老师的话说,就是活得特别没有攻击性。
就像是墙根下晒太阳的猫儿,能有口食儿吃,她能躺一天。
坐旁边的陈童看了她一眼,“怎么,昨晚没睡好?”
秋圆打了个哈欠,随便点点头。
应该是,模糊的记着,昨晚那小子精力挺旺盛的,貌似闹腾很晚。
“和男人打了一夜野战?”
秋圆的哈欠僵住,“瞎、瞎说什么,哪有。”
陈童拿起文件站起来,“那是过敏了?”
指了指她的脖子。
秋圆心底咯噔一声,有种不祥的预感,赶紧从抽屉里找出来镜子,凑过去看脖子。
靠了!
臭小子!
下嘴这么狠!
她平时经常不化妆,早上走的又匆忙,根本就没仔细看自己。
雪白的脖子上,足足有三个吻痕!
特喵的!
臭弟弟!
报复!这肯定是他的报复!
就算昨晚是她扑了他,强了他,他也不至于这么黑心,这让她怎么见人啊。
还好自己在公司不被人注意,找了半天,好容易翻出来一条丝巾,缠吧缠吧系在了脖子上,挡住了犯罪证据。
工作很清闲,秋圆没忍住,赶紧给闺蜜梁莹雪发微信。
【臭宝,昨晚我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梁崽子:【切,看把你能的,有本事睡个男人来。】
【不愧是我最铁的姐妹,一猜就中。】
梁崽子:【我靠!真的假的?不是你的春梦吧?】
【目测一米九,腰瘦腿长,长得特别帅,建模脸。】
梁崽子:【啊啊啊,不会是碰见个婚外找刺激的大叔吧?】
【你错了,是弟弟,比我小两岁,咱们同校学弟!】
梁崽子:【啊啊啊,好香艳的夜晚,有没有视频,就你俩进行时的那种?】
秋圆满脸无语,啪啪打字。
【老子昨晚喝醉了,过程细节都忘了,啥都没留下。】
梁崽子:【下回约哪天?我提前给你按个摄像头,我要欣赏香艳大片,吼吼吼。】
【别想了,弟弟不敢动,还是个脾气很臭的,没有下次,一次就玩完。】
梁崽子:【你这个没胆子的,没出息的!】
秋圆看了看手机背景的图片,叹息一声。
【你忘了,我不喜欢小的,我的梦想是大叔。】
陈童敲了敲桌子,吓得秋圆赶紧关闭了聊天窗口。
“总经理让你去他办公室。”
秋圆假笑道,“好的,谢谢啊。”
拿了个工作备忘录,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请进二字,开门进去。
“安总,你找我。”
“叫师哥。”
老板桌那边的年轻男人抬头,俊美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就咱俩,就不要客套了。”
“哦,师哥,你找我有事啊?”
秋圆也不作假了,大咧咧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还捡了颗桌子上的巧克力吃了。
安君羡人美脾气好,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瓶AD钙奶,丢给秋圆。
“你爱喝的。”
“嘿嘿,谢谢师哥,师哥真好。”
秋圆接过去牛奶,打开了喝。
“圆圆,这个周末我家里有家宴,我父亲想要见你,你看你能不能……”
秋圆用力点头,“能!我能!我太能了!我跟你回去参加家宴!”
安君羡抽了纸巾,站起来,走到秋圆跟前,弯腰给她擦了擦嘴角,动作轻柔又细致。
“那就谢谢我的女朋友了。”

第3章 他竟然是集团太子爷
秋圆满不在乎,“师哥,你又见外了,这叫互帮互助啊。你别忘了,今年过年,你这个男朋友是要跟着我回家过年的!我奶奶就等着见见你了。”
安君羡眯起眼睛,笑得温柔又好看,轻轻点着头。
“不用每次都提醒这事,我既然答应你了,一定会做到。”
秋圆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来时,给梁莹雪发了条消息。
【江湖救急!周末陪师哥回家见家长,穿什么衣服好呢?】
对方迅速回了消息。
梁崽子:【你这假女友也够拼的,明晚去逛街,陪你选衣服。】
秋圆满意地收起手机。
安君羡是大她三届的同校师哥,她上大一时,人家刚上大四。
安君羡不喜欢女生,秋圆的单恋去了国外,两人就渐渐混成了好闺蜜。
秋圆大学毕业,安君羡向她抛来橄榄枝,没什么上进心的秋圆就坡下驴,懒洋洋成了安君羡庞大秘书室里面的一个小秘书。
为了应付双方家长的逼婚,两人成了互帮互助的盟友,假扮对方情侣。
午饭后,秋圆正要去休息间倒杯咖啡喝,突然看到一道挺拔清逸的身影,特么的眼熟!
秋圆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用力眨巴两下眼睛,再去看,果然看到了不该在这里见到的人。
卧槽!
凌墨白!
她昨晚扑倒的那个狼崽子!
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那小子竟然找到她公司来了。
要让同事们知道,她把一个学生弟弟给荼毒了,显得她多饥渴,多迫切!
秋圆三步并作两步,拽着男孩子的胳膊,硬扯到了楼梯道里。
“你、你怎么来了?”
明明比他大两岁,偏偏比他矮一大截,需要抬着头看他,气势上明显不足。
凌墨白俊脸冷着,高挺的鼻梁,显得他气质冷峻,一看就不好惹。
“这是你家?”
秋圆有点着急,“你跟踪我了?”
凌墨白突然横过来一条胳膊,撑在墙壁上,吓得秋圆紧靠在墙上,他低头看着她,这个姿势,将她挤压在他和墙壁之间。
就,很有压迫感。
“姐姐,没睡醒就去补觉,别乱说梦话。”
“那、那你怎么会来我公司?不是跟踪我是什么?”
“嗤!”他冷笑,保持那个壁咚她的姿势,“麻烦照照镜子再说话。”
秋圆气得脸都涨红了,“我、我怎么了,我挺好看的!”
输人不输阵,哼。
凌墨白面无表情,“我对又矮又胖的姐姐,没兴趣。”
又矮又胖?!
这是说她?
秋圆瞬间几乎气昏过去。
是,她是不算太高,一米六零,可也不算很矮啊。
至于胖……她是有那么一点点肥嘟嘟,不过,105斤只属于微胖好不啦!
算了,不气不气,气也打不过人家。
这个狼崽子一看就是个脾气不好的,跟他叫什么劲。
“那正好,我对年纪小的、脾气臭的也没兴趣。你可以走了。”
他狭长的眸子冷冷地眯起来,“不走。”
秋圆又急又怕,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恳求意味,
“哎呀,昨晚的事情不是过去了吗?你怎么还揪着不放?你说吧,你想要什么补偿?说个数!喂,我警告你哦,狮子大开口就甭想了,我没多少钱。适可而止。”
他冷冷盯着她,嫌弃地用手指戳到她额头上,
“我的第一次,你买不起。”
秋圆眼睛一亮,“你也是第一次啊,哈哈,平衡了,彼此彼此。”
突然,冒出来一道声音,
“秋圆,你在这里做什么?”
秋圆一个激灵,看到安君羡正诧异地看着她,赶紧推开凌墨白,尴尬地解释着,
“哦,就说几句话。”
安君羡看向凌墨白,秋圆唯恐那小子乱说话,赶紧抢着说,
“他是我表弟,老家的。”
凌墨白冷嗤一声。
秋圆吓得暗中扭了他腰一下,没扭动,他腰又紧又硬。
安君羡惊讶不已,“表弟?”
秋圆用力点头,“对对,我表弟!刚从老家过来,看看我,说几句话,我就让他走啊。”
安君羡哭笑不得,“圆圆,你确定他是你表弟?”
秋圆脸一僵,下意识觉得有点不祥之感。
果然,下一秒。
“小叔。”
她身后的凌墨白懒洋洋叫了一声。
秋圆目瞪口呆,“小叔?安君羡,有没有搞错?”
安君羡叹息一声,“圆圆,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我随母姓?”
秋圆嗓子发干,“所以呢?”
“墨白是我侄子,亲侄子。”
秋圆:!!!
老天爷,不是吧,这不是玩她呢吗?
“这、这个凌墨白是……”
安君羡点头,“咱们的大老板,就是墨白的父亲。”
秋圆嘴巴张老大。
所以,她一个不小心,睡了太子爷?
秋圆僵硬着脖子,抬脸看了看凌墨白。
凌墨白仍旧满脸的厌世冷漠。
安君羡继续介绍说,“墨白啊,这就是我的女朋友秋圆,你未来的小婶婶。”
凌墨白这下有了反应,阴阳怪气地说:
“哦,你好呀,小……婶婶?”
秋圆生生被骇得浑身抖了抖。
这真是……已是悬崖百丈冰。
他那语气,是真冷啊。
“咦这位小婶婶,我看你有点眼熟啊。”
秋圆吓得声音都飘忽了,“哈哈,是吗?我、我大众脸。”
他不急不躁地说,“你很像,在夜店里把男人扑倒的那个……”
“我没有!不是我!”
秋圆惊慌地看了看安君羡,暗中又狠狠瞪了一眼凌墨白,
“我、我从不去夜店那种地方,嘿嘿。”
笑得她自己都觉得好心虚。
凌墨白看都不看他,昂着下巴走过去。
秋圆慌乱中,只看到了他性感的喉结。
“小叔,”凌墨白一副嫌弃的语气,“你挑女朋友的眼光,不怎么样啊。”
秋圆:!!!
安君羡有一米八五,还是比凌墨白矮一些,轻笑着说:
“各花入各眼。我就觉得圆圆挺好的。”
“又矮又胖,小短腿,好哪里了。”
凌墨白说完,从楼梯道走了出去。
秋圆气得几乎暴起,“臭小子,我哪里……”
“圆圆不生气哈。”
安君羡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道,“他是小孩子,正是叛逆期,甭理他。圆圆最好了,胖瘦正好,不要为了别人的话胡乱减肥啊。对身体不好。”
秋圆满足地点点头,“你这个侄子,说话真难听。”
“他性子很冷很孤僻,今天说的话,算是很多了。”
秋圆:……
凌墨白的话,少吗?
冷,确实是。
可说他孤僻……
他在她跟前,噎人的话,一句连一句啊,一点儿也不话少!

第4章 阴阳怪气的小婶婶
总经理办公室里。
凌墨白瘫在沙发上。
长胳膊长腿的,肆意伸放着。
一张俊脸沉沉的,很冷漠。
安君羡进来之后,脸上的笑容霍然消失,看向凌墨白,语气严肃又认真,
“墨白,你认识圆圆。”
凌墨白抬眸,“见过。”
安君羡扯了扯领带,“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后不许你对她不尊重。”
凌墨白垂眸看着自己手指,没吭声。
安君羡提高声音,“听到没有!”
“知道了。”
凌墨白慵懒地应着,垂着的长眸里,暗沉阴冷。
回到工作位,秋圆快速将手头的工作忙活完,立刻给闺蜜发消息。
【我完了,我完了!】
梁崽子:【咩?】
【我想做时光机回到昨晚,把自己打死!我睡的那个学弟,竟然是我们老板的儿子!】
梁崽子:【??电视剧桥段啊?】
【真的!我们集团董事长唯一的继承人!我捅了凌家的窝!睡了太子爷的第一次!】
梁崽子:【阿门,安息吧。我会给你准备骨灰盒的。】
秋圆抓着头发,脑子里过去几百个“肿么办”,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微信传来消息,翻开一看,是安君羡发来的。
【圆圆,晚饭一起吃,嗯?】
估计师哥是想聊一下周末去见他父母需要注意的事项,提前两人串串口供之类的。
【好的。】
下班之后,来到地库,秋圆来到安君羡汽车边,笑眯眯摆摆手,副驾驶车窗落下,露出凌墨白那张绝美冷漠的脸。
仍旧面无表情,目中无人的拽样子。
我擦!
秋圆的笑容,瞬间凝固。
安君羡从驾驶座下来,“圆圆,上车吧。”
“他、他……我……”
凌墨白如果去,她还是别去了。
“哦,墨白和我们一起吃饭,走吧。”
“可是……”
安君羡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算了,没事,那什么,我开自己车吧。”
“好。”
安君羡浅浅一笑,“我发你餐厅位置。”
开着自己的车,一路上秋圆都心神不宁的。
想到要和凌墨白一起吃饭,就觉得那将是她的修罗场。
“秋圆圆!你这个蠢货!你说你昨天,去什么夜店,喝什么酒!”
真想狠狠扇自己脸,还有点不舍得。
这世上,有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啊啊啊啊!
来到餐厅里,秋圆微微紧张地挨着安君羡,坐在了凌墨白的对面。
凌墨白玩着手机,淡淡道:
“餐厅里温度高。”
安君羡:“是啊。”
“带着丝巾不热吗?小婶婶。”
秋圆心头一跳。
安君羡看过来,体贴地说,“这个天气,怎么系上丝巾了?”
“就……哈哈……”
“解下来吧,吃饭时候会热的。”
秋圆吓得用手护住丝巾,慌张地说,“不热,不热!我这几天……咳咳,有点受凉。”
安君羡没有多想,推过来点餐本,凑近了她,柔声问,“想吃什么?”
秋圆本身是个嘴馋的小吃货,正要去点餐,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冷嗤声。
搅得她心头大乱,抬眼扫了一眼对面的凌墨白,他正低头看着手机,并没有看她,只不过,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指,纤长白皙的手指正无声地缓缓敲着桌面。
仿佛,一下下敲在秋圆的心头上。
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秋圆觉得有点窒息。
推开点餐本,丧丧地说,“随便吧,我不挑食。”
安君羡点头,“好,那我就点几样你爱吃的。”
凌墨白突然出声,“小婶婶爱吃什么?小叔真知道吗?”
安君羡淡笑着,“知道,圆圆的喜好我都清楚。”
凌墨白看着手机,笃定地来了一句,“她爱吃肉!”
秋圆:“咳咳咳!”
心跳都快窒息了,救命!
安君羡想了下,“确实爱吃肉,也爱吃辣,也喜欢吃甜。对不对,圆圆?”
一声圆圆,从安君羡齿间柔柔的呢喃出来,带着说不尽的宠爱。
只不过,此刻的秋圆没有察觉到,她地注意力都在凌墨白那里,只觉得心惊肉跳,心很慌。
真怕凌墨白那个狼崽子再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胡乱对着安君羡干笑了一下,两手紧张地抠着。
一顿饭吃得七上八下的,连最爱吃的菜都没吃出什么味来,秋圆郁闷到不行。
吃完饭出来,安君羡看向凌墨白,问:
“回学校吗?我送你。”
“不用。”
安君羡也没强求,点点头,看向秋圆,温柔交代着:
“圆圆路上开车别急,注意安全。到了家给我消息。”
“哦好。”
三个人分开,秋圆犹如逃命一般,逃到她车上,开着车就急吼吼往家逃。
哦不,往家赶。
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秋圆随意接通,“喂,哪位?”
“回来。”
秋圆一愣,“你找谁啊?”
“找你。小婶婶,倒回来。”
秋圆:!!!
凌墨白!
竟然是凌墨白!
这小子怎么会有她的电话号码?
“你你你你有什么事?”
“我让你回来。”
“我都开上高架桥了,你说你什么事啊?”
对面静默了几秒钟,传来男孩子磁性低沉的声音:
“我,不舒服。”
“啊?”
秋圆大脑宕机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家伙所谓的不舒服,指的是哪里不舒服。
“回来接我。”
他命令道,语气里似乎带着几分撒娇。
秋圆才不想回去见他,或者说,这辈子她都不想再见到他。
“不舒服你去医院,打120,我又不是医生!”
“不管我?我打电话给小叔,告诉他……”
“哎哎哎!好商量,好商量。”
“回来。”
“好好好,回去接你,服了你了,小祖宗!”
秋圆几乎抓狂,无奈地掉头,又开回了餐厅门口。
凌墨白站在路灯下面,一米九的修长身材,像是模特一般。
一张脸冷艳逼人,引得过往的小姐姐们纷纷红着脸偷看。
秋圆将车停在他几米外,落下车玻璃,
“上车!”
凌墨白隔着几米的夜晚的空气,和她冷冷对视。
腿没动。
“疼。”
他叽咕出声,耳朵似乎有点红,目光看着旁边。
秋圆瞬间懵逼,接着脸就红了。
真该死,看着这么个冷酷美弟弟说疼的那一刻,她竟然有一种凌虐病娇的快感。
凌墨白有点烦躁,“扶我。”
秋圆无奈地吁口气,只能下车,来到凌墨白身边,搀扶住他的胳膊。

第5章 住进她家里
她扶着他,就特么觉得挺可笑。
他一米九,她一米六。
完全是兔子扶狮子的状态。
扶着走了才一步,凌墨白就皱着眉头,嘶嘶吸冷气。
秋圆忍不住怀疑地问,“有那么疼吗?”
深刻怀疑这小子在装,在耍她。
男孩子好看的长眸冷冷瞥了她一眼,当然,是俯视。
“那么关键的地方,你那么对我……”
秋圆赶紧打断他,“好好好,当我没说。”
“怎么,不耐烦?我这样是谁弄的?”
秋圆彻底败给他了,“凌少爷,我错了,能上车了吗?”
“认真扶好!”
说着,凌墨白长胳膊一捞,搂住了秋圆的肩膀,像是将她搂在怀里一样。
有个女孩子走过去,感慨着,“哎,好看的男人果然都被人先占下了。”
秋圆翻了翻白眼,心里说,好看有个屁用,这家伙是个又冷又毒的响尾蛇。
凌墨白将重量大都压给了秋圆,秋圆咬着牙,涨得小脸通红,两个人腻腻歪歪,好容易将这家伙扶到了副驾驶上。
秋圆累得快虚脱了,扶着膝盖大口喘气,禁不住嘀咕起来,
“你这么重,力气这么大,昨晚我怎么能把你扑倒的?”
凌墨白眸光暗了暗,冷嗤道: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是不是太饥渴的女人,都像你这样如狼似虎?”
秋圆小脸一僵,不再说话,上车开车。
就不该挑衅这小子,他嘴太毒,一句话就能毒翻她。
旁边坐着这个气场冷酷的臭弟弟,秋圆呼吸都有点紧张了。
“送你去哪儿?医院?还是学校?”
凌墨白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药我带了。”
“那就送你去学校。”
“学校大门距离宿舍太远。”
“我开车开到你宿舍楼下!”
“四楼没电梯,疼,爬不上去。”
秋圆:……
“所以,您老是怎么个意思?”
凌墨白似乎很烦躁地用手指掐了掐眉心,“去你家吧。”
“什么!!!”
秋圆惊得声音都走调了。
凌墨白睁开眼睛,一双幽冷的眸子看着秋圆,
“昨晚你强行带我去你家时,可是热情得很。”
秋圆瞬间矮一截,“祖宗,能不能别总提昨晚?”
“我第一次,就被你粗暴得伤成这样……”
“停!打住!去我家!行了吧,去我家!”
凌墨白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了。
秋圆一路上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
又气又怕又慌。
你说说,扑谁不好,怎么就偏偏扑了这么个冷酷毒舌又别扭的玩意儿!
到了小区,停了车,又是小矮子竭力扶着大高个,一步一挪地进到电梯里。
秋圆用手忽闪着风,长吐气,“累死了。”
凌墨白幽幽来了一句,“昨晚那么生猛,也没见你累。”
秋圆:……
她一个字都不说了,行了吧?
臭弟弟这一句一个刀子的噎人,有完没完?
房门一开,凌墨白也不用人扶了,径自慢慢走进了客厅里,自来熟地歪在了沙发上。
秋圆就觉得肯定被这小子给耍了。
掐着腰,怒视着他,“喂!你!不是很疼吗?为什么自己都能走过来了?”
男孩子半眯着眼睛,“一直疼,还能活?怎么,不能再欺负我了,你很失望?”
“谁失望了,压根不稀罕!”
“不稀罕我会成这样?”
秋圆:……
竭力控制着暴怒的脾气,默默告诉自己,不能气,不能气,打不过他,也不敢打,暂时把他当空气。
打开冰箱,拿了瓶可乐灌了几口,就听到沙发上传来某人凉凉的声音。
“警告你,不许喝酒,免得再变成女野兽。”
秋圆死死咬着牙,小拳头攥得紧紧的。
凌墨白玩了会手机,懒洋洋说,“我要洗澡,没有换洗的衣服。”
秋圆努力平和地说,“可以今晚不洗澡。”
“不行,每天必须洗澡,你去买一次性内裤,再买睡衣。”
秋圆不敢再和他辩驳,唯恐再被他毒舌,认命地拿了钥匙和手机准备出门。
想到什么,顺口问道:
“内裤买什么尺码?”
凌墨白愣了下,脸似乎红了,懊恼地瞪了她一眼。
秋圆还没意识到,追问了一句,“倒是给句话啊,到底买多大尺码?”
男孩子生气地丢过来一个抱枕,“你明明知道。”
“我怎么就知道了?”
说完这话,对上凌墨白似恼似羞的目光,秋圆才霍然反应过来,啥也不说了,赶紧灰溜溜地逃出家门。
呜呜,好难啊!
她的人生,一夜之间,坠入了深渊。
先从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就着矿泉水吃下去。
买了瓶祛瘀紫的药膏,往脖子上涂了好多。
又从超市买了一次性内裤,选了个最大码,挑了一身男士睡衣,顺便给他买了个浴巾和男士拖鞋。
回到家里,发现客厅里空空如也。
一抹惊喜涌上心头。
哈哈,这小子走了!
“给我拖鞋!”
浴室里开了一道门缝,凌墨白独有的低沉磁性嗓音从里面钻出来。
秋圆拉着脸,将拖鞋递过去,不经意扫了里面一眼,只看到一抹凝白。
这小子皮肤特别好,很白。
“看什么!不许看!”
男孩子厌恶地凶了一声,迅速关上了门。
秋圆气得掐腰,“就一条小门缝,能看到什么?”
浴室门突然打开,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吓得秋圆猛然向后退了一步。
他腰间围着粉色的浴巾,将中间位置裹住。
头发的水滴,缓缓滑落几颗。
肩宽,腰细,劲瘦。
关键来了:有腹肌!
竟然还有性感的人鱼线!
秋圆一时间看呆了。
凌墨白不悦地伸手按住她脑袋,命令道,“转过去,不许看!”
秋圆转过身,嘀咕着,“谁要看了。是你非要出来,站在我眼前的。”
“我睡衣内裤呢?”
秋圆指了指地上的袋子,凌墨白拎起购物袋,走进了卧室里,关上了门。
秋圆后知后觉,叫道,“臭小子!你竟然用我的浴巾!”
她的小粉啊,被他沾染了。
昨晚喝醉了,和这小子的具体细节一概忘记了,当然连他的身材细节也不记得了。
说起来,昨晚上,她好像……应该不亏。
就是,招惹的麻烦,太头疼了。
凌墨白换上睡衣,走出来。
秋圆削着苹果,顺口问,“小孩,你吃什么?苹果,还是葡萄?”
凌墨白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不悦道,“叫谁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