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221203190729.jpg

第一章 尾巴碰不得?
“你的经纪人把你送给了我,我劝你乖乖听话,好好服侍我,否则,我绝对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混下不去!”
知窈脑袋晕晕乎乎,眼前是那个男人不住摇晃着,露出满嘴黄牙的重影。
她吓得一个激灵,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跑……跑!她必须逃离这里!人类真是太可怕了!
刹那间,知窈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推开了那个伸手想要解开她衣服的猥琐男人,想要冲出去。
她的脑袋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贱人!你敢跑?信不信我让你彻底滚出这个圈子……”
那个男人抬手就想抓住知窈,知窈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咬在了那个男人的手上。
“啊——”
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知窈抓住了这个机会,冲了出去。
只是……她越跑,那药效便越发的发作了起来。
“阿娘……”知窈的眼前越来越模糊。
她感觉自己那不听话的耳朵和尾巴又冒了出来。
朦胧间,知窈倒在了地上,“阿娘,窈窈知道错了……窈窈好想阿娘,阿娘……”
昏迷前,知窈并不如何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鞋。
一双男式皮鞋。
终究……还是逃不掉了吗?
一双玉白般修长的手,轻轻抚过了知窈的脑袋。她浑身燥热异常,唯有那双手,似是上好的冰玉,透着丝丝寒冷凉意,拂过她身体的每一处,都让她觉得异常舒适。
“哪来的小狐狸?”
……
当裴迟曜带着知窈回到房间的时候,彻底震惊了他的经纪人孙哥。
“我的天!阿曜!你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毛都过敏吗?还不赶紧把它扔出去!”
孙哥见状就要上前来抢夺裴迟曜手里的那只狐狸,生怕裴迟曜因为过敏而影响了明天的行程。
谁知,裴迟曜只是抬眼轻轻瞥了孙哥一眼,孙哥瞬间便僵硬在了原地。
这眼神,孙哥再熟悉不过了。
裴迟曜就是个狼崽子,别看他顶着一副绝美到人畜无害的脸,但只要触碰到他在意的东西,那么他顷刻间就能扑上来把你撕碎!
孙哥抖了抖身子,再也不敢伸手了。
裴迟曜挠了挠知窈的下巴,神色里充满了兴味,“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它不过敏。”
手中的这只小狐狸,只有裴迟曜巴掌那么大,白白净净,绒毛蓬松,手感上是一等一的上好,摸起来爱不释手。
看到它的第一眼,裴迟曜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奇怪的占有欲。
“去,给我买点狐狸吃的用的回来,一日三餐好好伺候着,以后它就是你第二个祖宗。”
孙哥欲哭无泪,但只能照办。
没办法,谁让他的第一个祖宗是裴迟曜呢?
……
第二天,知窈是被人弄醒的。
她感觉有一双手正不住的摆弄着她的身体,抚摸过她的脸颊、下巴、脖颈。
一下,又一下。
轻轻柔柔,带着酥麻。
直到……落在了她毛茸茸的肚皮上,又绕着她的尾巴尖不住的打转。
知窈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嗷呜”一声,一口咬住了那人的手。
小家伙抖了抖耳朵,尖锐的牙齿还没来得及咬下去,就被人掰着下巴,松开了嘴。
“嗷呜!”小家伙疼的泪水涟涟,然而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却在此刻又轻轻的拍了拍知窈的小狐狸脑袋。
“真是个不听话的小东西。”裴迟曜轻笑一声,“尾巴碰不得?哪来这么大气性?”
等看清眼前人的容貌之后,知窈才终于回过了神。
对了!她昨夜好像被人捡了!还是个长得超级好看的大帅哥!
那双手像是撸猫一般,在知窈的脑袋和下巴上轻轻的剐蹭揉捏,手法极好,知窈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好……好舒服!
她甚至发出了小猫咪一般的呼噜声,脑袋情不自禁的蹭着那只手。
可谁料,那只手却突然一转,直直的摸向了知窈的尾巴!
“唔!”刹那间,狐狸眼睛瞪得大大的,知窈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唔唔唔唔!”不许碰她的尾巴!!!
女孩子的尾巴怎么可以随便摸!不知道小狐狸的尾巴最敏感了吗!
知窈弓着身子,整只狐狸僵硬到了极点。
可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她明明想要挣扎的……为什么……为什么尾巴尖却控制不住的缠绕上了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呜呜呜……怎么这么会摸?也太舒服了。
看着刚刚那只满眼写着戒备的小狐狸倒在了被子上一副任他撸的模样,裴迟曜笑出了声,“真有这么舒服?”
知窈甚至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她抬起前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太……太丢人啦!
“哟,还知道害羞呢?”裴迟曜眸中笑意更甚,“你听得懂我说话是不是?”
知窈连忙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这件事可不能被人发现呀!阿娘说了,狐狸就要有狐狸的样子!要是被人发现,她听得懂人话,可能会被抓进那个可怕的实验室进行研究的!
想到这里,毛茸茸的小狐狸脑袋摇的越发厉害了。
耳尖也垂了下来,一副害怕到了极致的样子,“唔~”
这不打自招的样子更是逗得裴迟曜低低发笑。
知窈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她暴露了!!!
她真傻,真的!
正当知窈不知所措之际,下一秒,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紧接着,孙哥便走了进来,“阿曜,今天要进组了,你让我准备的狐狸吃食玩意儿也都安排好了。”
孙哥碎碎念着,“不过这狐狸……我上网查过,狐狸不同于阿猫阿狗,不好养啊!都说狐狸野性难驯,而且……而且指不定还有狐臭呢……”
孙哥小声的嘟囔着。
他这话一出,知窈瞬间便炸毛了!
狐臭!
你才有狐臭!你全家都有狐臭!
她冲着孙哥龇牙咧嘴,还抬了抬自己的小爪子闻了闻,哼!哪里有狐臭!她可是香香狐!
裴迟曜见状,更是笑的不可开怀,“孙哥,我家小狐狸,可是听得懂人话的。”
“走了,起床吃早饭了。”

第二章 夺去了她的清白,她不干净了呜呜呜
裴迟曜一把抱起了知窈,直到紧贴着裴迟曜灼热的、光裸着的胸膛,知窈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件事。
那那那……那就是!裴迟曜没穿衣服啊!
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发烫,脑袋也晕晕乎乎的。
长这么大,她就没有接触过男人好吗?还是……还是没穿衣服的、这么好看的男人。
她不干净了呜呜呜……
幸好毛厚,看不出来她通红的脸。
裴迟曜将知窈放在了地上。
知窈立刻摇摇晃晃了起来,整个狐狸晕乎着找不着北了。
满心满眼都是男色。
她痴痴地盯着裴迟曜的八块腹肌,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好好看……好白,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斯哈斯哈!
裴迟曜抬手对着知窈的脑袋就是一扣,“看不出来,还是个小色狐狸,难不成是只母狐狸?”
他刚刚洗漱完,俯身捉住了知窈,掀开她的尾巴就要看。
知窈哪里能让人看她那么隐私的地方,龇牙咧嘴,露出了极尽凶狠的神色试图吓退裴迟曜,“唔唔唔!”她是女孩子!男女授受不亲啊!你不要过来啊!
可裴迟曜怎么可能害怕知窈呢?
眼看着自己真的要“清白不保”,知窈想都没想,伸出爪子就挠向了裴迟曜。
但是知窈快,裴迟曜就比她更快。
他一把握住了知窈的小爪子,掀开了知窈的尾巴,“还真是只小母狐狸。”
孙哥见状也凑过来想看,“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阿曜你还会分这个啊!”
“滚。”
孙哥甚至都还没碰到小狐狸的一根毛,就被裴迟曜一把躲开了。
得。
看着裴迟曜那冰冷的眼神,孙哥瞬间懂了。
这是他的私有物,其他人碰都别想碰,哪怕是一根毛。
孙哥讪讪的收回了手,看向了裴迟曜说道:“阿曜啊,不是我说,你要养就养,我也不反对了,但是你是不是先得带她去医院看看?万一这小母狐狸身上有什么病呢?那可就不好了。”
孙哥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知窈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裴迟曜抬手,戳了戳小狐狸软乎乎的耳朵,知窈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眯了眯眼,察觉到了小狐狸的不对劲。
“去医院!”
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裴迟曜已经把知窈的性子摸透了。
这是一只听得懂人话且锱铢必较的小狐狸,刚才孙哥说她有病,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殊不知,此时此刻的知窈,整个狐狸脑袋里只有五个大字——她,不,干,净,了。、
等到车子开到宠物医院门口,当裴迟曜踏进宠物医院的那一刻,知窈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看着这个面前一片白茫茫,鼻息间充满了消毒水的地方,心里不知为何害怕到了极点,尤其是当那些人要将她放进那些仪器检查的那瞬间,知窈的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
她骤然暴起,看向裴迟曜的目光里充满了失望。
“唔唔唔!!!”骗子!!大骗子!!
夺去了她的清白,现在竟然还要把她送到实验室研究!!!他比昨晚的那个丑男人还要坏!
阿娘说得对!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裴迟曜看出了知窈的紧张,抬手想要揉揉她的脑袋安抚她,可是……
知窈抬抓就是锋利的一爪子,直接将裴迟曜的手背给挠出了血。
殷红色的血珠瞬间沁在了裴迟曜的手背上,他肤色极白似雪,此情此景,竟还生出了一种无端的美感。
孙哥见状大惊,“我的天!阿曜你没事吧!我都说了让你别来,这小畜生……”
“住口!”裴迟曜出声狠狠的呵斥了孙哥。
他丝毫不顾忌自己手上的伤口,就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依旧伸出手,想要去触碰知窈。
知窈龇牙咧嘴,丝毫没有手软,又是一爪子。
可这一次,裴迟曜却更是连躲都没躲,“乖,别怕,只是做个检查好吗?”
他垂眸,轻言细语的安抚着怀中的小狐狸。
知窈呆呆的看着裴迟曜。
他都不生气的吗?
她猛地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抓伤过一个人类。
那个人,狠狠的将她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还好,她不是一般的狐狸,没死。
只是养了许久的伤。
从此,知窈再也不敢离开阿娘了。
直到……
裴迟曜清冷的嗓音将知窈从思绪中唤醒,“乖,不怕了。”
他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知窈,耳边是他清冷如碎冰碰壁般的嗓音,知窈那颗恐惧的心,终于被安抚了。
他……好像阿娘啊。
小狐狸的眼眶逐渐湿润了。
“我陪着你,好吗?”
在裴迟曜的陪伴下,知窈做完了全套检查。
结果很好,非常健康。一点病都没有。
孙哥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颤颤巍巍的看着裴迟曜说道:“阿曜,你手上的伤,是不是也得去处理一下?还有,保险起见,打个狂犬疫苗吧。”
可裴迟曜却只是起身,冷冷的说道:“用不着。”
他将小狐狸抱得紧紧地,看着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的小狐狸,裴迟曜的眸中盛满了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至于手背上的那道伤痕。
裴迟曜微微勾唇,“既然盖了章,那你一辈子都别想逃开我了。”
打从看到知窈的第一眼,裴迟曜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奇怪的熟悉感和占有欲。
仿佛他们不是第一次遇见。
这种感觉很奇怪,可裴迟曜却并不抗拒,甚至喜欢的紧。
一路上,知窈都躲在裴迟曜的怀里睡觉。
裴迟曜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好闻的不得了,比香香的肉都要好闻,她伴着这样的香味,做了一个又一个美梦。
直到……一个熟悉的嗓音,瞬间将知窈从睡梦中吓醒了。
“导演,知窈那个丫头啊,前些日子出了车祸……您看,我们家小仪怎么样?又听话又懂事,盘条亮顺的,今年A大表演系第一名!我觉得她比知窈那个死丫头更适合这个角色!”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
知窈猛地睁开了眼睛,
果不其然,那道胖胖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是不会忘记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这个可恶的女人!

第三章 那我让她滚,好不好?
知窈在很久之前就可以变成人了。
只是那个时候,她一个人在这里,什么都不懂。
是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告诉知窈,她长得很漂亮,问她有没有兴趣当大明星。
知窈不知道什么叫明星,只是这个女人给了她很好吃的面包和糖果,知窈就乖乖跟着她走了。
可是知窈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想把她卖了!
裴迟曜敏锐的察觉到了怀中小狐狸的不对劲,刚才还趴在他怀里安然睡着的小东西,此时此刻,前脚扒拉在了车窗上,一双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外面,身子僵硬的弓着,软软的小白毛此时此刻炸开,让她像个小海胆似的。
“怎么了?”裴迟曜低低的开口,试图安抚小狐狸。
知窈这才回过了神。
她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唔唔唔!”外面有个超级超级坏的女人!
小家伙不满的哼哼唧唧,语调抑扬顿挫,就跟骂人似的。
前排开车的孙哥突然回过了头,“我怎么感觉这只狐狸在骂人啊?”
裴迟曜没说话。
他抬眸看向了车窗外,除了导演,就是一个身材臃肿肥胖的女人。
莫非……小东西认识他们?
车停下,车门被拉开,裴迟曜快步下了车。
他刚一下车,就吸引了片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裴影帝来了!”
导演搓了搓手,飞快的围了上来,“裴影帝,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住处,您可以让你的助理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有的话随时和我们说,我这边也可以帮您安排。或者,要不要我先带您在这里转一圈。”
这声音……怎么也有点耳熟呢?
知窈一抬头,就愣住了!
这个导演,不就是之前坏女人带她来见的那个吗?!
当时这个导演也可凶了!态度十分的不耐烦,差点就把她们赶走了,还好后来她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折服了他!这才留了下来。
没想到……他在裴迟曜面前,竟然这么点头哈腰的?
知窈这才重新打量起了裴迟曜。
裴迟曜是什么来头?
小狐狸抬起小脑袋,望着裴迟曜。
只一眼,小狐狸就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好帅……
好好看……
好香……
狐狐好喜欢QAQ。
当下,知窈这个小脑袋里也想不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因为她整只狐都被裴迟曜给迷得找不着北了。
裴迟曜并没有搭理导演,垂眸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却不料,入手的触感却是一片湿濡,又见她一双金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痴迷。
真是活久见,他竟然能从一只狐狸的眼睛里看到“痴迷”?
他弹了弹知窈的脑袋,说道:“出息。”
竟然能看他看到流口水。
导演这才注意到裴迟曜怀里还抱着一团小小的东西。
待他看清是个狐狸之后,吓了一跳,“这这这……”
导演刚要开口,就被孙哥拉了过去教育了一番。
紧接着,知窈就接收到了导演惊疑不定的目光。
只是,裴迟曜已经抱着知窈坐了下来。
今天只是进组,并不进行拍摄。
知窈在裴迟曜的怀里昏昏欲睡的,四月的天气刚刚好,日头照在她身上暖洋洋的,小狐狸瞬间就想睡个回笼觉了。
“真是个懒狐狸,不是才醒?”裴迟曜的声音在小狐狸耳边响起,然而,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知窈越听越困,仿佛是摇篮曲一般。
直到……
“好可爱的小狐狸啊!我能摸摸吗?”
这声音瞬间就将半梦半醒的知窈从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那个女人。
是她?!
陆仪?!
就是她!在她的杯子里下了药!差点把她送到那个丑男人的床上去!
知窈心中的厌恶瞬间到达了顶点!
而裴迟曜,却连眼皮子都没撩一下。
陆仪有点尴尬,但是还是继续说道:“好巧呢,这一次我在剧里演的也是一只小狐狸呢!没想到裴影帝您也有一只小狐狸,真可爱啊。”
陆仪自顾自的说着,见裴迟曜没有任何反应,还以为他是默认了,伸出手就想去摸知窈。
知窈立刻“嗷呜”一声,躲开了陆仪的手,一下子就蹿上了裴迟曜的肩头,凶狠的朝着陆仪龇牙咧嘴。
陆仪顿时就有些尴尬了,“小狐狸,我没有恶意的。”
刹那间,她便楚楚可怜的看向了裴迟曜,那模样,仿佛小狐狸不给她摸,就好像是罪大恶极了似的。
“还不快滚。”裴迟曜终于开口了。
只是,37度的薄唇里,吐出的却是这样冰冷的话语。
陆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唔唔唔唔!”知窈不住的在裴迟曜的耳边控诉着陆仪曾经对她犯下的种种恶行!也不管裴迟曜听不听得懂!
总而言之,她越骂越欢!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呜呜呜!喵!”她气的连猫语都出来了!
许是这里的动静太大了,终于惊动了导演和孙哥。
还有那个胖女人。
胖女人吓坏了,连忙把陆仪扯到了自己的身后,“你干什么!那可是裴迟曜,也是你能随便搭话的对象?”
陆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顾忌到这里有太多人,愤愤的住嘴了。
就是因为是裴迟曜,所以,她才要搭话啊!
然而,陆仪不知道的却是……裴迟曜的脾气,是圈子里一等一的臭。
他是少年影帝,娱乐圈的天才,也是裴家大少爷,手握全国经济命脉,权势滔天。
他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随心所欲惯了。
唯我独尊,就是裴迟曜身上最大的标签。
“叽叽喳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只笨鸟。”裴迟曜一把将在他肩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小狐狸抓了下来。
虽然动作看起来粗暴,可只有裴迟曜和知窈知道,他其实半分力都没用。
“你很讨厌她?”裴迟曜挑了挑眉,来了兴致。
一只狐狸,怎么会有讨厌的人?
有点意思。
他抬眸,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陆仪。
裴迟曜的鼻息尽数洒在了知窈的耳朵旁,嗓音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让陆仪心惊胆战到了极点,“那我让她滚,好不好?”

第四章 她舔!她舔还不行吗
小狐狸只觉得耳朵痒痒的,不受控制的弹了弹。
她想点头,但是又想到了阿娘的话。
这里这么多人,她可不能表现出来自己听得懂人话。
“唔!”为了让裴迟曜明白自己的意思,知窈还是非常非常小声的叫了一声。
闻言,裴迟曜立即打了个响指。
他甚至不需要开口,孙哥便会意了,“导演,你看着办吧。”
陆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她甚至连那只狐狸毛都没碰到半分!
就因为一只狐狸?!一只人话都听不懂的狐狸?
“导演,你可不能这样啊!我们家小仪可什么都没做!”胖女人也立刻忿忿不平的说道。
导演突然间有些难办了起来。
要知道,这个角色他物色了很久的女演员,都没人能演出来小狐狸初入人世那种的茫然与好奇天真之感。
上次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可是今早那个女孩的经纪人就来跟他说,那个女孩出了车祸,演不了了。
给他塞了陆仪。
虽然陆仪演的一般般吧,但是开机在即,他实在是等不起了。
要是现在换人,他上哪找去?
导演瞬间有点焦头烂额了起来,他强忍着心中对于裴迟曜的恐惧说道:“裴影帝,是她做错了什么吗?新人初来乍到,您是前辈多多担待。我这就让她给你道歉!”
导演拼命的给胖女人使眼色。
胖女人拉着陆仪就要来给裴迟曜道歉。
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裴迟曜就笑了。
那笑容,带着一点点的不屑与嘲讽。
“没有为什么。”
“因为我家小狐狸,不喜欢。”
此话一出,众人瞠目结舌。
竟然……只是因为一只狐狸。
孙哥继续施压道:“导演,你也不想这部剧拍不下去吧?”
他冷森森的声音,瞬间就提醒了导演。
导演立刻恍然大悟。
他在做什么?!他竟然差点为了一个新人,得罪了裴迟曜!
他连忙转身,对陆仪说:“你演技太差,不是我要找的人,赶紧走!”
陆仪晴天霹雳!
可是胖女人到底知道事情的轻重,骂骂咧咧的拖着陆仪离开了。
小狐狸这才满意的翘起了尾巴,“叽里咕噜叽里咕噜!”裴迟曜!你好厉害!
“唔唔唔唔!”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坏女人!
“唔唔唔唔唔唔唔!”她看过剧本!这个角色和男主可是有很多吻戏的!她才不要裴迟曜亲那个坏女人!
知窈不笨,看着剧组这么多人对裴迟曜毕恭毕敬的,她马上就猜到了裴迟曜演的肯定是男主角!
当时胖女人带她来这里的第一天,她就听工作人员讨论过了,说男主这一次是一个什么影帝演的!
现在想来,肯定就是裴迟曜啦!
毕竟,他们都叫他裴影帝嘛!
小狐狸甩着尾巴,拼命的绕着裴迟曜打转。
“就这么开心?”裴迟曜伸手挠着知窈的下巴。
知窈拼命点头,开心过后,她又有点低落了。
其实,她真的很想演那个角色……
那个角色,和以前的自己,很像很像……也有阿爹阿娘。
但是现在的自己……
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小狐狸一阵难过。
她是不是,再也变不成人了?
在剧组露了个脸之后,裴迟曜就回到了剧组给他安排的房间。
酒店顶楼,这一层都是裴迟曜休息的地方。
小狐狸的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
刚才还很不开心的知窈,现在正在裴迟曜那张超大尺寸的软床上蹦的正欢。
好好玩!
“叮叮!”突然一阵声音,打断了小狐狸正在撒欢的动作。
她连忙循着声音,跳了下去。
飞快的蹦跶到了裴迟曜的大腿上,“哇呜!”
裴迟曜开了个罐头,递到了知窈的面前,“刚才不开心,是不是因为饿了?”
虽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此时此刻,知窈是真的有点饿了。
她伸出软软的舌头,刚刚舔了一口那个罐头,知窈便瞬间吐了出来。
难吃!
太难吃了!
她才不要吃狐狸吃的!
小狐狸霸道的从裴迟曜的腿上跳到了桌上。
那里正放着一份盒饭,是剧组发给裴迟曜吃的。
她伸出小爪子,拍了拍盒饭的盖子,抬起下巴,看向了裴迟曜。
“你要吃这个?”
小狐狸高傲的扬了扬脑袋!
“唔唔唔!”她可是漂亮的狐狸精!才不吃那些幼年狐狐吃的口粮!
她要吃饭!要吃麻辣香锅!要吃鸭血粉丝!
可谁知,裴迟曜却把盒饭往旁边推了推,又拿出了一袋狐狐粮,“你不能吃人类的食物,我刚才问过宠物医生了。”
狐狐很生气!
知窈抬起爪子,又把盒饭推了回来!
“唔唔唔!”就要吃就要吃!
见裴迟曜不肯,知窈决定使出杀手锏!
开玩笑!她可是狐狸精!狐狸精最擅长什么?!
当然是撒娇卖乖啦!为了吃,她豁出去了!
知窈立刻一个翻身,露出了自己白白嫩嫩的肚皮,“叽里咕噜叽里咕噜!”裴迟曜,你最好啦!
她不住的摇晃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两只爪子死死的勾住了裴迟曜的衣袖,嘴巴里发出“唔唔唔”的可怜声。
“哟,还会撒娇?”裴迟曜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真那么想吃?”
知窈连忙点头!
她都快饿死了!
“继续。”
继续?知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都做到这份上了!她都如此的袒胸露乳了!裴迟曜竟然说继续?!
她伸出粉粉嫩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有点不知所措。
可这一幕,却彻底让裴迟曜黯了眸。
他将那根修长白净的手指,递到了知窈的唇边,“舔。”
知窈:“??”
才不要呢!这上面很多细菌的!她都说了,她不是真的狐狸崽子!
知窈立刻将自己的小舌头收了回去,死都不肯张嘴。
“既然如此,那这份饭,我就只能扔了。”反正他也从来不吃剧组的盒饭。
“唔!”
知窈急了知窈急了,慌忙一个翻身,后足用力,扑到了裴迟曜的怀里,阻止了他的动作!
她舔!她舔还不行吗!

第五章 露出软乎乎的肚皮,任由他蹂躏
好帅啊……
小狐狸前爪搭在裴迟曜的肩膀上,对着这张让她痴迷无比的脸,伸出了粉粉软软的小舌头。
“啵!”一个湿湿热热的,更像是吻的东西,落在了裴迟曜的脸颊上。
下一秒,狐狸脑袋上就又被轻轻的弹了一下。
“你倒是会占便宜。”
小狐狸两只爪子搭在一起,做出了拜拜的举动,“唔唔唔!”
求求你啦,她真的好想吃呀!
“咕噜噜”小狐狸一边可怜巴巴的发出叫声,一边肚子里也传来了一些声响。
她是真的很饿很饿。
“行了。”裴迟曜看了小狐狸一眼,“肚子露出来。”
知窈不太理解,但还是在裴迟曜的大腿上打了个滚,露出了自己软乎乎的肚皮,任由他蹂躏。
下一秒,一只大手便覆盖在了她软软白白的肚皮上,那极其细腻柔软的触感,让裴迟曜越发喜欢起了这只小狐狸。
知窈被揉的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不得不说,裴迟曜的手法真的太好了。
“小东西,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但你记住,以后你全身上下哪怕是一根毛,都只有我能碰。”裴迟曜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阴沉沉的,“我有洁癖,一旦脏了的东西,那不仅仅是不要这么简单。”
他会直接毁了这样东西。
身为一只狐狸,还是一只狐狸精,知窈对于危险的直觉要比寻常人或者是寻常的动物敏锐一百倍。
她慌忙点了点头,抬起两只肉爪拼命的做出了“拜拜”的举动。
太太太……太吓人了!
虽然裴迟曜长得这么好看,可是他刚才的眼神,实在是让她发憷!
知窈这举动彻底逗笑了裴迟曜。
仿佛刚才裴迟曜眸中的杀意只是知窈的错觉。
伴随着“砰”的一声,知窈骤然回过了神来。
什么!!!
她回过头来的那一刹那,就看到了她的盒饭被裴迟曜扔到了垃圾桶里。
她心心念念!甚至不惜装巧卖乖换来的盒饭!!
这一次,知窈是彻底绷不住了。
她猛地起身,跳到了桌子,龇牙咧嘴的看着裴迟曜!
“#¥……&**&……%@#%#@@!¥%”此处省略一万句狐语脏话。
小狐狸气的浑身上下的毛都竖了起来。
她越骂越起劲,然而那嗓子,却在看到孙哥端着整整齐齐的外卖盒子走进来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了。
裴迟曜打开了其中一个外卖盒子,递到了知窈面前。
知窈:“喵!”
刚才粗着嗓子的叫骂,彻底弱了下去。
她夹着嗓子,讨好的在裴迟曜面前打了个滚,埋头狂吃!
只这一口,知窈尾巴上的毛又彻底炸开!喉咙里再度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叫声,“唔唔唔!”
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死了!!!
她曾经短暂当人的那段时间里,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好吃好吃好吃!
孙哥看着知窈狼吞虎咽的样子,没忍住说道:“狐狸能吃人的食物?我记得那个宠物医生说过,这只狐狸好像也才几个月吧?肠胃娇嫩,你确定?”
裴迟曜看着知窈那没出息的样子,轻笑一声,嗓音带酥,“原来是只才几个月的幼崽。”
看在她年纪还小的份上,裴迟曜是不会和一个幼崽多加计较的。
刚才骂人的事情,就算了。
尤其是此时此刻,知窈吃的太认真,都没注意到,她的尾巴正一扫一扫的,恰好触碰到了裴迟曜拿筷子的手。
孙哥看着狐狸吃的满嘴流油的样子,忍不住“啧啧”两声,“还是你这只狐狸有口福,这家私厨菜馆的菜,其他人可都是排队大半年才能吃上一回的。”
但因为裴迟曜喜欢,他就直接收购了。
还在各大城市都开了分店,他去哪拍戏,就在哪里开一家。
专门为他服务。
知窈还不知道自己抱上了一个怎样的金大腿,等到一顿饭吃饱,她的肚子早就撑得圆滚滚的了。
小家伙仰着肚皮,倒在裴迟曜的大腿上舔爪子,眯着眼睛,好不惬意。
“对了。”孙哥突然出声说道:“早上那个陆仪不是被赶走了吗?所以缺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还没找到演员,我刚才听导演说,很有可能会找何凯婷来出演这个角色。”
何凯婷?
裴迟曜没什么反应,“随便。”
孙哥悄悄的打量着裴迟曜,“说起来,好像裴家有意和何家定亲吧?我看她十有八九会接下这个角色,毕竟她对你……”
“行了。”裴迟曜把筷子一扔,“谁演都和我没关系。”
全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裴迟曜从不拍亲密戏。他有洁癖。
他也从不接这类型的戏,说起来,这《狐妖传》还是第一部。
因为,他欠了制片人一个人情,不得不还。
知窈趴在裴迟曜的大腿上,金色的大眼睛流露出了一丝丝困惑。
孙哥小声的说道:“不过也只是可能,还没定呢!”
闻言,知窈猛地站了起来,“嗷呜嗷呜!”
她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让孙哥和裴迟曜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了她。
孙哥:“抽风了这是?”
裴迟曜也挑了挑眉。
知窈连忙抬起爪子,指了指孙哥,又指了指自己,拍了拍自己毛茸茸的胸脯,高傲的扬起了下巴。
她啊!
不是演狐狸吗!
现成的不就在这里吗!
她可想演那个角色了!
只可惜,狐狐语是一门十分高深莫测的语言,很少有人能够听懂。
孙哥思考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懂了!”
他猛地一拍大腿说道:“我明白了!她是身上痒,要我给她挠挠呢。”
知窈:“????”
“!@#¥……&*%¥#@!”你才身上痒!你全家都身上痒!
小狐狸彻底蔫吧了。
她都忘了。
她现在是狐狸,可能这辈子都变不成人了。
还拍戏呢……
她委屈的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一双金色的眼睛里写满了遗憾。
下一秒,一双大手就把她给托了起来。
紧接着,知窈就感觉到,似乎是裴迟曜把她给带回了房间。
一直到她的耳边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小狐狸才终于茫然的抬起了头。
知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