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云初顾津唯

第一章 在酒吧离里被抓到了
“舞动起来!”在酒吧里,沈云初坐在卡座上,激情的左右摇摆,全然不顾及旁边正极力压制着自己冲出去的闺蜜。
秦媛第二十次抓住了跃跃欲试想要混进舞池也来一场辣舞的丫头,强硬的把她拽回了沙发上,“沈云初,你忘了你是公众人物吗?”
沈云初喝的有些醉了,她在娱乐圈也有一两年了,是混迹各大影视剧组的路人甲乙丙丁,偶尔也会去综艺节目里友情客串背景板,她也知道这个圈子不干净,但有趣啊。
她最喜欢的就是搜集各种黑料,各种吃瓜,她的电脑里储存着长达几百G影视圈里各类名人的黑历史,时不时还会翻出来瞧一瞧,继续深度吃瓜。
真是有趣的让她每一天都过得相当精彩。
今天,她更高兴了,第一次凭实力拿下了女三号,在小王告诉她剧组已经定下她的时候,她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上微博四处炫耀了。
她沈云初如今可不是一无是处的女N号花瓶了。
她从今天起,有了新身份,女三号!
想想就激动。
秦媛扶额,“就一个女三号,你至于吗?”
“那是一般的女三号吗?《青云》啊,《青云》可是今年投资最大的IP,还有影帝影后共同出演,你知道我废了多大劲儿才拿到这个女三号吗?”沈云初说的激动,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
秦媛啧啧嘴,“你等着,我明天就去投资,立刻让你做女一号。”
沈云初瞥了她一眼,继续倒满酒,“我说过了我闯娱乐圈,不需要任何资本扶持,我得凭自己本事。”
“对对对,你自己闯,你可有本事了,只是姐妹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好像结婚了啊,你这么肆无忌惮的混酒吧,你就不怕顾家那个性冷淡找上门?”
沈云初一口闷掉半杯酒,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突然,她一把将略显得有些碍眼的丫头给往旁边拨了拨。
秦媛疑惑她这是要干什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这新晋女三号拿着酒杯晃晃悠悠的出了卡座。
就这一眼,秦媛看出了她的目的,急忙提醒道:“云初你冷静点,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妇,你忘了你嫁给顾津唯了?”
突然响起来的重音乐完全掩盖了秦媛的呐喊声。
“你说什么?这声音太大,我听不清!哪里有帅哥,走,撩他!”沈云初压根就没有听见后面在闹腾什么,笑嘻嘻的走到了隔壁卡座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个人,他好像特别寂寞的样子,正自斟自酌着。
沈家辉煌了几代人,是B市土生土长的书香门第,拥有着富可敌国的珠宝品牌,沈家从老一辈开始就是儿子,偏是沈云初这一代终于生了她这么一个女娃娃。
可想而知沈家上上下下对她有多么的宠爱,哪怕是沈家公主要天上的星星月亮,沈家人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就给她摘下来。
沈云初是大家闺秀,出落的水灵,是京城那群太子党里最矜贵的公主,自然眼高于顶,能被她看中的人,那必然是万里挑一的优秀。
眼下,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在这嘈杂的酒吧里,有一种格格不入的高贵气质,就像是宝玉放进了玻璃堆里,怎么看怎么醒目。
顾津唯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不经意的抬眸,他的眼神很冷,须臾间又变得莫名起来,好像是在打量她。
“这位先生就你一个人?”沈云初倒是毫不见外,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
刚刚距离远,她没有看清男人的五官,只觉得这人气质好,一看就是出身豪门,和周围那群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二傻们相比,真是富贵逼人。
而现在近距离接触下,她觉得有些眼熟,难道这也是圈内人?
不过他长得这么帅气,如果是圈内人,她不可能只是有些眼熟?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沈云初毕竟是参与过几十部狗血网剧的炮灰演员,霸道总裁开场惯用的搭讪方式,她完全得心应手。
顾津唯还是沉默着,仿佛是在故意吊她的胃口。
这小妖精,还挺有心机的。
“好巧,我也是一个人,要不我们喝一杯?”沈云初举起酒杯。
秦媛:我特么是空气吗?你丫的睁眼说瞎话时,能不能回头瞧瞧?
沈云初主动碰了碰对方的酒杯,虽说喝酒,两眼却是直勾勾看着对方。
顾津唯没有喝酒,而是若有所思的摇晃着酒杯。
那一脸忧郁的气质,沈云初觉得自己有些上头了。
平日里见惯了娱乐圈那些伪装出来的上流人士,如今再见眼前这男人,什么是璞玉,什么是塑料,一目了然。
这才是贵气,这才是气场。
我一言不发也能震慑全场!
“你不知道我是谁?”顾津唯眉眼轻抬,带着一种挑衅。
沈云初凑上前,单手托腮,笑意盎然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你是我心上人。”
秦媛听得惊心动魄,这丫头绝对是喝多了,她压根就不记得自己有个还没有见过面的丈夫!
沈云初挑了挑眉,“有兴趣再喝一杯吗?”
顾津唯放下酒杯,并不打算再喝一口的样子,随后身子往后一靠,双手交叉放在腹前,目光更是带有攻击性的看着对方。
沈云初就是喜欢这种你爱我可是我不爱你,你越想得到我,我就越要和你保持距离的若即若离感。
她好像一见钟情了啊。

第二章 你是不是忘了你结婚了
“沈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你上周已经结婚了这件事?”
顾津唯的声音很轻,在这闹哄哄的酒吧里就像是一滴水融进了江河中,没有惊起一点波浪。
但沈云初却是如雷轰顶,慌乱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她望着眼前这个忽远忽近的男人,脑子里那根被她刻意断掉的弦一点一点的连接上了。
“我就说你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
没错,就是上周五,她结婚了!
沈云初是真想把自己结婚这个事实忘得一干二净,毕竟那场婚礼在她23岁的人生里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整个华国最有钱有势的两大家族联姻,这新闻效果,当天就引爆了全国。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结婚当天新郎跑了?!
是的,他就是跑了,一通电话m国那边出了事,必须他亲自到场。所以他毫不犹豫拍拍屁股就跑了。
到这份上,婚礼应该取消了吧。
沈云初打死自己都不敢相信,婚礼不仅没有取消,还准时举行。
只是新郎在屏幕里,新娘在屏幕外,现场热热闹闹齐声恭贺他们新婚大喜。
不知情的人怕得以为这是葬礼吧,一堆人对着屏幕上的照片又是敬酒又是致词的。
沈云初差点撂摊子走人,只是在家人的威逼利诱下,她不得不忍了这口气。
毕竟她同意结婚条件之一:谁也不能再干预她的工作,允许她继续留在娱乐圈。
虽然目前依旧是个十八线糊咖,但她相信凭她那精湛的演技一定能征服全球大奖。
不就是换个地方睡觉吗?
她允了!
不就是结婚至今没见过自己丈夫吗?
她忍了!
然后呢?那个消失了整整一周的丈夫,现在就这么血淋淋的出现在面前。
而且还亲身经历了她自以为很成熟的勾搭技术。
顾津唯面无表情的把差点就红杏出墙的新夫人给一路拉扯回了他们所谓的新家。
“松开松开!”沈云初被拽的疼,忍无可忍的将男人推开,如果不是看在他这在长得还可以的份上,真的是早就大小姐脾气爆了给他一耳刮子了。
她又不是故意忘记自己结婚的事实。
“我现在应该叫你顾太太还是沈小姐呢?”顾津唯走到冰箱前,倒了一杯冰水,一口气灌了自己好几口。
他脚不沾地的在国外忙碌了七天,一结束工作就立刻回国来见他这位素未谋面的妻子。
然而,她好像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有了丈夫有了家,正兴高采烈的在酒吧里花天酒地,还顺带来撩了他一把。
很好,真不愧是沈家倾尽三代人养出来的千金闺秀,优秀的让他瞠目结舌。
“咳咳。”沈云初掩嘴咳了咳,“我不习惯住这里,我先回家了。”
“你母亲今早就把你的行李全部打包过来了。”顾津唯指了指楼上,“正在我们的新房里放着,你可以清点一下多了还是少了。”
“不是,我们、我们还是先冷静一下,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有些不理智。”
“嗯,然后呢?”
“顾先生,我们的婚姻只是形式上的,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公众人物,刚起步的新星之秀,不能曝光我结婚的消息。”
“所以呢?”
沈云初知道他听得懂,只是非得让自己说而已。
她也不含蓄,直言不讳道:“我们这关系,顶多只算是在一个本子上的邻居而已,所以以后还是你走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如何?”
顾津唯放下水杯,轻声一笑。
沈云初心跳如鼓,他这好端端的笑什么?还笑的这么邪狞,好像自己刚刚那番话在他眼里是儿戏是胡言乱语一样。
“沈小姐,我尊重你的职业,但是也请你尊重我,我们是夫妻了,我不喜欢我的妻子把我当成……一只鸭,调戏一下就跑了。”
“……”
“我不会打扰你工作,但是我父亲这边要求我们三年抱两。”
“……”
“当然了,我也不喜欢强人所难,但如果我们明显的分居,我无法交差,不愿意生孩子和努力了却生不出来孩子,是有差别的,沈小姐明白吗?”
“……”
“我们可以互不干涉,但在两家人眼里,我们是正常夫妻,懂吗?”
沈云初就算再笨也明白他的言外之意,这是假夫妻的意思啊。
“我不会喜欢你,在我眼里也只有事业,跟你结婚无非就是为了和沈氏的进一步合作,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利用。”
“……”
“好了,顾太太喝多了,该上楼休息了,你的房间在二楼左转第二间,别走错了,否则我会当你愿意跟我三年抱两。”
沈云初头也不回的窜上了二楼,“啪”的一声关上门,最后不放心,还确认自己是不是锁了门。
顾津唯还站在客厅里,听着楼上“噼里啪啦”的动静,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
正如刚刚所言,顾沈两家联姻,他没有意见,只是他的妻子,似乎和传闻中有些出入啊,都说沈家小姐乖巧懂事,温和谦虚。
看来,都是假象啊。
沈云初疲惫的瘫软在床上,浑身无力。
叮的一声,一条消息弹出:
秦媛:姐妹儿,还活着吗?
沈云初:明年的今天记得为我烧点纸,姐这辈子没穷过,不想到了下面却过得捉襟见肘。
秦媛:新婚之夜,我是不是不方便打扰?
沈云初:没事,你来的不早不晚,毕竟这位顾先生看来身体不行,已经虚了。
秦媛:……
秦媛:你早点休息,别太累了,过两天就要进组了,明年的最佳新人一定是你。

第三章 角色被抢了
沈云初打开微博,突然有感而发:
姐累了。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表示着她的身心俱疲。
微博发出去不到一分钟,黑粉也是如期而至。
【你努力过吗,你就累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不是连续进组通告满天飞,你这个月有通告吗?】
【楼上的你可能误会她说的累是哪种累了,毕竟金主爸爸们可最喜欢这张脸啊。】
【难道小道消息的对的,你抢了薛园园的女三号?】
【这是把金主爸爸们哄好了,总算给你一个剧本了,可真是了不起啊。】
沈云初放下手机,娱乐圈有一种红叫黑红,但也有一种黑叫黢黑。
她大概就是这剑走偏锋的一类,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自己的艺术感,所谓的艺术感就是她的每场戏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以至于她在剧组里各种闹腾都被刻意剪上网。
然后,她就成功的被黑的体无完肤。
不过,沈云初也不是吃素的,谁骂她,她也不直接骂回去,就阴阳怪气跟你讲道理,讲着讲着黑粉自闭了,然后她又成功的吸引了更多的黑粉。
得,你们骂吧,姐马上就要成为最佳新人了,等我进组,等影片上映,姐就是你们高攀不起的下一位影后。
清晨,阳光明媚。
“叮铃铃……”手机铃声闹腾不已。
沈云初稀里糊涂的按下接听,“我说了早上不要——”
“姐出事了。”
沈云初一个激灵坐起身,脑子里还有点懵,她慢慢的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助理电话。
小王委屈的都快哭了,“姐,那个薛园园太恶心了,她把你的女三号给抢了。”
沈云初有很重的起床气,毕竟扰人清梦可是重罪啊。
但是现在她来不及生气,翻身跳下床,“你说谁把我心心念念的女三号给抢了?”
“姐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陈姐那边说薛园园接了这个角色,现在已经在公司签合同了。”
沈云初拿起外套就往楼下冲,“给我等着,我马上过去。”
顾津唯难得的假期,刚泡好咖啡就听见楼梯间传来叮叮咚咚的脚步声,刚侧头一看,那丫头已经以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的无影无踪了。
说好了互不干涉,他不会过多的询问她这么心急火燎是去哪里,继续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
陈姐算是星城娱乐公司里的老一辈经纪人,手底下握着十几个艺人,这十几人她分的很细,有正当火的,有预备火的,也有炮灰的。
就比如现在她面前这位云初,来她手里已经有一年了,她承认第一眼时就觉得这女娃娃肯定能火,凭这张脸,就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资质。
可是她低估了这新人的作死能力,隔壁公司影帝出个轨,她第一时间点个赞,再隔壁那个新秀不满公司解除合约,她同样是第一时间点个赞。
反正各种各样的黑料下面,都有她矫健的身影,反正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第一时间冲到吃瓜前线。
点个赞!
点他妈的赞!
陈姐头疼,很头疼,她要求云初上交账号,这丫头却以侵犯隐私驳回要求,然后继续点赞。
沈云初看着面前这位年近四十但明显处于更年期状态的经纪人,就算心里再厌恶,也得保持职业微笑,她道:“剧组那边通知是我出演蛇妖。”
“嗯,但还没有签订合同,不是吗?”陈姐敷衍的回答了一句。
“那也只是最后一步了,我试镜通过了,导演组也很满意我的表现,甚至我都定妆了,明天就进组了,现在——”
“我说了没有签合同之前,任何事都会有变故。”
“陈姐,你们这是明抢啊。”
陈姐倒被她给整乐了,“云初,你来公司也不短了,一年也学会规矩了,你该知道公司为什么会突然换角色。”
“我有没有规矩,陈姐不清楚吗?”沈云初冷笑一声。
陈姐听着这话脸色骤然一沉,加重语气道:“你别来我这里闹,这是公司的决定,薛园园比你听话,比你懂规矩,至少她不会跟我对着干,公司下个季度也会着重培养她!”
“看来这干爹文话挺有用的。”
陈姐拍桌而起,“云初,你最好别再胡说八道,你别忘了,你还有五年的经纪约,我随时都可以断了你的所有资源。”
“我偏要闹呢?”沈云初从小被宠坏了,早就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一个小小经纪人也配跟她对着干!
陈姐将手里的文件狠狠的摔在桌上,“你是翅膀硬了是吧,不服从公司安排,我完全可以封杀你。”
“我出了这道门就发微博,贵公司可真是了不起。”
“你敢!”
“我怎么不敢!”
陈姐是知道她的脾气,她完全可以仗着自己糊,所以毫无底线的作死,但是她这一闹,说不定真会影响到薛园园。
沈云初轻笑,“这破公司,我也待够了,我现在就去解约,不用你们费心费力的封杀。”
陈姐瞪着她,这丫头进入公司时,可是声称要养那苦命的弟弟妹妹们,身无分文,毫无出路,被逼无奈才投身娱乐圈。
“现在钱没有赚到几分,还敢有底气说解约?真是可笑,你赚的那点钱连零头都赔不起!”
“赔不赔得起用不着你管,反正这被抢走的角色,我也不稀罕再抢回来,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回收站,被垃圾玷污的东西,脏。”
“你——”陈姐被气的脸都青了,抬起手颤巍巍的指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好,你最好立刻去解约,否则,我不会再给你任何资源,你就等着被公司封杀吧!”
沈云初潇洒转过身,压根就没有把她这个经纪人放在眼里。

第四章 加戏改戏,为她量身定做
门外,一群人围观着,大概都被里面噼里啪啦的吵闹声吓了一跳,谁也不知道陈姐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竟然连封杀都说出来了?
沈云初倒是潇洒的走了出来,丝毫没有受里面半分影响似的。
本小姐今天就是来解约的,凭你一个破公司,迟早收购你!
小王听着这动静,忙不迭的跑过去,“姐,出什么事了?”
沈云初直截了当的问,“我解约的话要赔多少钱?”
小王两只手开始扒拉衣服,她姐很穷,她们都知道,她说过她不怕苦不怕累,就想给家里赚点生活费。
可是现在,没有通告,没有钱,还要给违约金,她姐该怎么办啊?
“十倍赔偿。”小王不敢说数字,怕吓到她。
沈云初捏了捏鼻梁,十倍是多少来着。
小王颤巍巍的伸出五根手指头,“五千万。”
沈云初沉默了,她五年青春就值五千万?
小王知道这个数字吓到她了,忙安慰,“姐,要不我们忍忍?陈姐气一阵子就忘记了。”
沈云初就不是一个可以忍气吞声的主,径直的出了公司。
小王一路紧赶慢赶的跟在她身后。
沈云初回了家,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的男人就上了楼。
顾津唯听见了脚步声,同样是连头都没带抬一下。
他们都很默契的保持着明面上的互不干涉。
“叮铃铃……”手机在桌上响起。
顾津唯按下接听。
“总裁,彭总这边确定了,还有一些更改,我已经发您邮箱,您看看如果没有问题,明天就可以和彭氏完成签约。”
顾津唯回了回头,沈云初不知道怎么又从楼上飘了下来,然后有气无力的翻找着冰箱,最后拿出一盒酸奶,咕噜咕噜喝了几口。
一大早没睡好,又被气了一路,她现在只觉得头重脚轻,浑身都疲惫。
顾津唯细细打量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从她的肢体动作,他读出了两个字:颓废。
没错,就是颓废。
不是她自己言之凿凿的说要独闯娱乐圈做一番大事业吗?
昨天去酒吧也是为了庆祝自己即将进组的好事。
怎么转眼间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浇灭了所有热情?
顾津唯皱了皱眉,“你调查一下《青云》剧组的所有演员名单,沈云初是否参与女三号。”
林助理愣了愣,怎么说着说着又到夫人身上了?
虽然心里有疑惑,但他还是马不停蹄的让人去处理。
须臾,一份完整的演员名单出现在信息里。
顾津唯从主演到配角一一查找了一下,没有她的名字。
他不懂娱乐圈的规则,但面前这份名单,他还是看的明白。
这是角色被抢了啊。
如果被沈家知道自家的宝贝公主心心念念的角色被人给换了,怕不只是一两人失业了。
“总裁,剧组那边已经官宣了。”林助理的声音再次响起。
微博:
《青云》一剑定乾坤,一梦惊西洲,青云上下携手而来,望各位看官指点一二:
@陈泓、@姜雪、@张廷然、@王一萌、@薛园园。
【啊啊,我家陈泓已经三年不拍电视剧了,爷青回,我圆梦了,有生之年终于有机会看到陈泓的大宗师了。】
【我以为又是营销号遛人,没想到官宣了,真的官宣了,陈泓和姜雪联手演绎,明年的影视剧有期待了。】
【果然是我家园园扮演蛇妖,我就说那个谁谁谁是在炒作吧,现在脸疼吗?】
【不用为谁隐姓,那人就是云初,那个娱乐圈第一花瓶,就是她差点抢走了园园的蛇妖。】
林助理关了网,心惊胆战的等待着老板下一步指示。
他猜不透自家总裁为什么会突然关注夫人的动向,毕竟他们结婚只是家族联姻,该说不说,他们完全就是各玩各的的关系啊。
难道老板是担心夫人混娱乐圈会带来负面影响?
不过现在瞧瞧影响确实是挺负面的。
顾津唯没有去关注网上的什么信息,他虽然并不想过多关注这位沈小姐的动静,但她现在身为顾太太,有这层身份加持,便容不得别人来欺负。
“联系《青云》剧组的投资商,以他们的名义要求加个角色。”
“……”林助理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都要开拍了,这还能加角色?
“除非她不演,否则谁也抢不走!”

第五章 顾太太很漂亮
刚刚官宣还不到半个小时的剧组,忽然召开紧急会议。
《青云》这部电视剧是明年开春巨献,是联合了目前国内最著名的动作片导演王金国以及去年斩获F国最佳影片导演的李程,两名大导演共同指导,整个编剧组也是国内最豪华的阵容,组内人员几乎都是过往几年获得过最佳编剧的高质量人才。
关于选角,剧组耗费了整整两个月时间,从主演到配角,几乎都是导演组亲力亲为,最后反复讨论之后才确定了目前名单。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马上要开拍了,已经都官宣了,原本大家都在庆祝明天的开机仪式,结果一盆冷水把所有人的热情浇了个透心凉,毫无意外的打乱了所有节奏。
王金国头都大了,整个人焦虑不安的看着面前的编剧,觉得自己可能是听了一个笑话。
“王导、李导,现在秦氏那边要求必须要加个角色,而且分量不能低于女二号。”主编剧李梅梅捏着鼻梁,一夕之间好像苍老了十岁。
最大的投资商突然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把所有人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是胡闹!”王金国第一个反对。
“既然秦氏不愿意投资,立刻换一个投资商,及时止损,否则他们哪天来了兴致又让我改戏,拍戏不是闹着玩的。”李程也是毫不犹豫的反对。
“两位大导演你们可能是搞艺术的,不懂商圈的规则,凭《青云》现在的造势,只要传出招商,马上就有一批商人抢着入驻,可是只要传出秦氏撤资,没有人再敢冒险抢秦氏的饭碗了。”制片人周旋在两位导演面前,同样是一脸便秘模样。
王金国蹙眉,“所以你是让我们照着他们的吩咐做?要加戏就加戏,要加人就加人?”
“目前这形势,还是答应最好,否则明天可能无法举行开机仪式。”
整个会议室沉默了许久。
李梅梅站起身,“我知道了,我会连夜与编剧部商议怎么加戏。”
“还是梅梅姐有大局观。”制片人松了一口气。
“我想知道是谁加进来了?”李梅梅好奇一问。
制片人谨慎的压着声音,“云初。星城娱乐那个云初。”
所有人对这个名字不是特别了解,但能和秦氏扯上关系,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明白了这些规则。
会议室另一边,一名实习生推了推眼镜,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阴恻恻的露着一个狡黠的笑容。
“园园姐,你都听到了吧。”
薛园园停止了跑步,打开矿泉水灌了自己几口,等到过高的心率降下来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道:“那个云初我还真是低估了她的本事,竟然搭上了秦氏这条线。”
“要不我们捅上网?这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秦氏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十八线艺人甘愿往身上泼脏水,肯定会立刻和她划清界限。”
“先不着急,等到剧本出来的时候,那才是弄死她的铁证。”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开拍前加戏的,你刚刚没有看到导演和编剧那脸色,恨不得立刻去砍了云初那个女人。”
薛园园继续慢跑着,“先按兵不动,等她进组两天,导演那边饶不了她,等到大家都被耗完耐心之后,再把她强行加戏的筹码放出去,她这辈子就别想再进娱乐圈了。”
“还是园园姐这个办法好,我先去找好营销号和水军,咱们提前把剧本写好。”
薛园园摘下耳机,脸上满满都是嫌恶,她很讨厌这个云初,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觉得她对自己是个威胁,绝对不能给她翻身的机会。
“阿嚏。”沈云初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她睡了一觉,总算养好了早起的精神,简单洗漱一番,迷迷糊糊的下了楼。
顾津唯正坐在餐桌前一边吃着午餐一边处理着邮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不以为然的瞥了一眼那道身影。
沈云初拱了拱鼻子,往他面前凑了凑,“什么味道,这么香?”
顾津唯放下刀叉,“顾太太想尝尝?”
“这多不合适,但顾先生盛情邀请,我如果拒绝,那就更不合适了。”沈云初倒是毫不嫌弃,拿过他手边的刀叉,一叉子下去直接把剩下的一大块牛排叉进了嘴里。
不得不说顾津唯虽然看着跟个性无能似的体力不行,但吃食方面还是比一般普通百姓有眼光,这嫩牛排入口即化,回味香甜,甚至她还想来一口。
顾津唯面上表情很淡,让人不知喜怒,他道:“顾太太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沈云初坐在他对面,单手托在下巴上,笑意盎然的说着:“你对我笑一个,我心情就好了。”
“顾太太是在调戏我?”
“顾先生长得这么帅,让我忍不住的就想多看两眼。”
“顾太太不用妄自菲薄,你也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