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朵苍凉泽

第11章 嘤嘤嘤,你欺负我(修)
苍凉泽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如墨的黑瞳冷得吓人,怒火在眼底熊熊燃烧,仿佛要把蓝朵烧成灰烬。
突然,苍凉泽粗暴的吻了上去,像是惩罚。
蓝朵眼眸微眯,也不甘示弱的张嘴,狠狠的咬去。
苍凉泽吃痛,怒瞪向蓝朵。
这该死的女人太狠了。
苍凉泽如墨的黑瞳冷冷的看着蓝朵挑衅的目光,不仅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越吻越深。
即便是痛,他也绝对不会放开她。
蓝朵哪里想到苍凉泽还会继续,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被苍凉泽乘势而入。
淡淡的血腥味袭来,翻搅着,弥漫了整个口腔,激起了无边的血性。
蓝朵气急,双手抵住苍凉泽的胸膛,想要把他推开。
可她越是推,苍凉泽就越是吻得疯狂。
突然,苍凉泽顺势一顶。
蓝朵不自觉的惊呼出声,含糊不清的大骂:“苍凉泽,你就是个变态疯子。”
“四年前,在你抛弃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苍凉泽状似癫狂。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蓝朵的否认彻底激怒了苍凉泽,他沉声:“那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的认识认识我。”
阴鸷的目光下,苍凉泽暴躁的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捆绑住了蓝朵不安分的双手,撕碎了她的上衣,埋首而下。
炙热的吻细碎的落下,一双大手贴着她细嫩的肌肤游移,熟练的解开了她背后的扣子。
一阵冰凉袭来,让蓝朵又羞又恼。
“啊!苍凉泽,你个混蛋,闭上眼睛,不准看。”蓝朵想要伸手去挡,但双手被绑着,让她无能为力。
虽然他们已经坦诚相见过,但蓝朵还是很羞。
苍凉泽的目光火热,声音沙哑:“你哪里,我没看过?”
“你不要脸。”
苍凉泽无视蓝朵的怒火,沉声:“我不仅早就看光了你……我还亲吻过你这里。”
他轻吻蓝朵的锁骨。
麻麻痒痒的触感让蓝朵不自觉的颤栗。
“翠花,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苍凉泽很满意蓝朵的反应。
蓝朵果然还是爱着他的。
想到此,苍凉泽看向蓝朵的目光柔情似水。
“我诚实你个鬼。”
蓝朵恼羞成怒的想要抬脚踹向苍凉泽,但苍凉泽却早有防备,顺势抓住了蓝朵踹来的小腿,夹上了他的劲腰。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了吗?”苍凉泽邪肆的笑,放浪轻浮,雅痞霸道。
蓝朵更羞了。
“苍凉泽,你个流氓,色胚,无赖,人渣,下三滥的杂碎……”
蓝朵骂着骂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一想到苍凉泽恐怖的战斗力,蓝朵有些怂了。
要再来五个小时,她的小命不用要了。
苍凉泽看着蓝朵晶莹剔透的泪水,心疼不已,没来由的生出了浓浓的罪恶感。
他慌乱的为蓝朵抹去泪珠,柔声安慰:“别哭。”
即便他的女孩抛弃了他,可他还是舍不得见她伤心难过。
“嘤嘤嘤,你欺负我。”
蓝朵见示弱有用,哭得更凶了。
原来这男人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
苍凉泽见蓝朵越哭越伤心,都快要内疚死了。
他即便再不舍,还是从蓝朵的身上起来,把她抱进怀里小心呵护。
“好了,别哭了。”
“把我的手解开,好痛哦~”蓝朵噙着带泪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苍凉泽。
手被解开,蓝朵赶忙拉过被子把裸露的肌肤盖住,偷偷的在被子下扣上了胸衣扣子。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死寂般的沉默让房中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在蓝朵的委屈面前,苍凉泽感觉自己像一个罪人。
他本来是想要好好疼惜蓝朵的,怎么就控制不住的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了呢?
就在苍凉泽自责慌神之际,蓝朵抓准时机,猛得飞起一脚踹飞了苍凉泽,正中他的软弱点。
苍凉泽哪里会想到蓝朵的示弱只是为了降低他的警觉性,以至于被蓝朵踢了个正着,从床上滚了下去,痛得蜷缩成一团。
蓝朵并没有要就此放过苍凉泽的意思,快速从床头柜中拿出防身用的电击棒,毫不留情的电了上去。
麻痛的感觉袭上全身,让苍凉泽瘫倒在地,无力爬起。
他如墨的双瞳杀意涌动的瞪着蓝朵,真恨不得跳起来把蓝朵的脖子扭断。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算计他?
亏得他刚才还对她心软,觉得是自己太过分了。
这个女人就应该被吊起来狠狠的折磨,才能让她明白玩弄他的下场。
蓝朵居高临下的看着瘫软在地的苍凉泽,琥珀色的眼瞳冷意侵袭,微微上扬的嘴角嗜血的冷笑着,哪里还有刚才的软弱。
她踢了两脚动弹不得的苍凉泽,冷哼一声:“苍先生,我之前跟您说过的吧?要是再敢碰我,我就不是只踹您一脚那么简单了。”
说着,蓝朵无视苍凉泽喷火的双瞳,抓起掉在地上的皮带。
“呛”的一声。
皮带狠狠的抽打在地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您说,被皮带抽一百下,会不会皮开肉绽呢?”
“……”
苍凉泽一言不发的眯起了危险的眼瞳,像是在说‘你敢抽我一下,你就死定了’。
“呵!”蓝朵轻笑,嚣张狂狷,桀骜不驯,不可一世
她扬手,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蓝朵露出了享受的笑。
“……”苍凉泽瞪直了眼。
这该死的女人真的敢抽他?
四年没见,这女人越发胆大了。
蓝朵仿佛还不解气,一皮带一皮带的往下抽,直把苍凉泽抽得昏死过去才罢手。
蓝朵深深叹了一口气,利落的把头发扎了个马尾,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新的上衣穿上。
她打开门。
一个身影猝不及防的跌了进来。
莫君词看向蓝朵似笑非笑的神情,又看向满身是伤,昏死过去的苍凉泽,只觉得头皮发麻。
“呵呵!老大,我只是路过,路过而已,绝对没有偷听。”
他尴尬的笑,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真的”,生怕蓝朵不相信。
“把他丢去对面房间,然后你就可以滚了。”
蓝朵晚饭时才知道,苍凉泽是蓝宏岩请来玫瑰庄园的客人,就住在她对面的房间。

第12章 佣人也敢欺负她(修)
“好的。”莫君词迫不及待的扛起苍凉泽,逃命似的冲进了对面房间。
“啧啧啧,兄弟,哥敬你是条汉子,老大那么凶残的女人,你都敢招惹。”莫君词看着苍凉泽满身的淤青,狼狈的样子让他心惊。
老大竟然没把人弄死?
想当年某个组织的首脑因为追求老大被拒,恼羞成怒的想要霸王硬上弓。
结果老大把那人送进了国际监狱,还把人家组织给一锅端了。
从此以后,道上无人再敢追求老大。
这么多年了,老大一直单着,可把他们这群小弟给急坏了。
现在终于又出现了一个不怕死的男人,而且老大还对他手下留情了,感觉老大有机会推销出去啊!
“兄弟,你可要撑到最后啊!”
莫君词说着,突然感觉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就在莫君词绞尽脑汁之时,他突然从苍凉泽破掉的上衣看到了它腰上一道狰狞的疤痕。
像是被子弹洞穿的痕迹。
难道他是……
不可能吧?
他怎么会在这里?
莫君词想要撩起苍凉泽的衣服仔细确认,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苍凉泽的衣角时,一双苍白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莫君词想也不想,惊慌失措的甩了开来,慌不择路的跳窗,逃了。
他惊恐的样子就仿佛被鬼抓了一样。
直到逃出了很远,在确定苍凉泽并没有追上来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平复下内心的激荡,露出了玩味的笑。
没错的。
刚才那么强大的气场绝对是那个人的。
老大竟然惹上了他?
那个让他想起都会心生恐惧的魔鬼。
他现在无比期待老大跟他谈恋爱,一定会非常有趣吧?
“老大,小弟帮不了您了,您只能自求多福了。”
莫君词说着,决定回去开一瓶82年的拉菲庆祝一下。
……
翌日,十点。
蓝宏岩外出钓鱼去了,蓝朵难得睡到自然醒才起床。
洗漱完后,她走出房间见苍凉泽的房门还关着。
她没有要主动挑事的意思,直接去了一楼餐厅。
佣人见她下来,纷纷投来了责怪的目光,又移开,假装没有看见她,继续忙着手里的活。
蓝朵没大在意。
厨房中,刘婶正在准备午饭的食材。
见蓝朵过来,她虽不情愿,还是把热在锅中的早餐端了上来。
包子油条豆浆小米粥。
蓝朵刷着手机,端起豆浆送入口中。
咸到发苦的味道让蓝朵皱起了眉头,优雅的把豆浆吐了回去。
她眼眸微转,发现好几双眼睛正悄悄的注视着这边,见她把豆浆吐了回去,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
蓝朵不动声色,抓起一个包子撕开两半。
原本纯肉的馅料中,几个毛毛虫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里面,流着绿色的液体。
蓝朵眸色微暗,冷声:“刘婶,麻烦把家里的佣人都叫过来。”
很快,佣人到齐。
这时,刘婶才发现餐桌上的食物不对,立马解释:“蓝朵小姐,这虫子不是我包进去的。”
“我知道。”
蓝朵并没有怀疑刘婶。
虽然刘婶不喜欢她,但却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性格,做不出把毛毛虫抱进包子中的恶心事。
“说吧,是谁在我的早餐里动的手脚?”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承认。
“敢做不敢当吗?”蓝朵敲击着桌面,发出扣扣的声音,扣人心弦,“我给你们一个举报的机会。”
佣人们:“……”
他们根本就没把蓝朵放在眼里。
在他们眼中,蓝朵不过就是一个恃宠而骄的千金大小姐罢了。
只要他们没人承认,蓝朵能拿他们怎么样?
面对佣人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蓝朵突然笑了。
那低沉的笑声不张狂,但却莫名的让人心慌。
“既然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举报,那我就当你们每一个人都参与了这件事情。”
蓝朵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难不成还想惩罚他们每一个人啊?
“你们被开除了。”蓝朵轻声宣判,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这一下,佣人们真的慌了。
“蓝朵小姐,您没有资格开除我们。”有人勇敢的站了出来。
“对,我们是老爷聘请的,只有老爷可以开除我们。”
“我们不走。”
好几个佣人跳了出来,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好似他们才是这座庄园的主人。
蓝朵冷笑。
“哦?是吗?我没有资格吗?你们可别忘了外公最宠爱的外孙女是谁。我要是让外公开除你们,你们觉得外公会不答应吗?”
不需要实践,佣人们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可是他们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蓝朵小姐,您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好人啊!”
“就是啊!我们又没做错事,你凭什么开除我们啊?”
“要是淳静小姐在,肯定不会这么草率的。”
姚淳静?
看来这些人是来给姚淳静出气的啊!
上一世,姚淳静就是收买了家里的佣人,才导致了外公一死,她就成为了玫瑰庄园实际上的主人。
除了刘婶,其他佣人都没把蓝朵放在眼里,随意欺负。
重生回来,她本不打算这么快就处理了这些佣人,生怕外公起疑。
可现在看来,这些佣人是留不得了。
蓝朵慵懒的靠向椅背,抬眸:“正好,姚淳静这两天也要搬走,你们既然这么喜欢她,听她的话,那就跟着她一起走吧!想必你们的淳静小姐肯定不忍心看你们失业,会让你们继续当她的好衷仆的。”
“……”
蓝朵见他们不走,冷笑:“还是说,你们要我报警把你们都赶走?”
佣人们还想争辩两句,可看着蓝朵拿起了手机作势要报警,吓得一个两个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就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一个低沉如琴的男声响起:“等一下。”
众人转头看去。
楼梯口,苍凉泽一身黑色西装,单手扣着衣袖的扣子,不苟言笑的脸上阴鸷冷酷,只是静静的站着,就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蓝朵皱眉。
这人是来帮佣人为难她的吗?
“苍先生,您来的正好,蓝朵小姐冤枉我们,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苍凉泽没有抬眸,冷冷的声音让人害怕。
“吃掉。”

第13章 渣的清新脱俗(修)
刚说话的人疑惑:“什么?”
“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吃掉。”苍凉泽冷冷的看了过来,如墨的黑瞳不容置疑。
他的女人,只有他能欺负。
“……”那人慌得快哭了,“苍先生,这包子里面有虫,不能吃的啊!”
苍凉泽阴鸷不语。
突然,一个男人从楼梯后走了出来,快速来到餐桌前,抓起包子塞进了那人嘴里。
他的动作很快,很利落干净,像是常年习武的样子。
蓝朵心惊。
这人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她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还是说,这个人本来就一直跟在苍凉泽身边,类似影子的存在?
这么说来,她昨晚抽打苍凉泽的时候,这个人也在场吗?
那他为什么不救苍凉泽?
蓝朵正疑惑着,苍凉泽转头看了过来。
如墨的黑瞳平静无波,仿佛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蓝朵摸摸鼻子,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被苍凉泽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竟没来由的心底发虚起来,好像要被看穿了一般。
苍凉泽看着蓝朵心虚的样子,眼底闪现片刻的宠溺。
佣人们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给吓到,恐惧又恶心的看着被塞了包子的人。
就在他们庆幸被塞包子的人不是他们时,苍凉泽阴冷强势的声音再次响起,让他们如坠冰窟。
“你们,把这些都吃了。”
一桌子的早餐,每一样都被加了不同的“佐料”,根本就不能吃啊!
可面对苍凉泽强大的威势,他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理。
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不明来历的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即便他们不吃,也会被硬塞。
最终他们被迫吃下了加料的早餐,灰头土脸的被赶出了玫瑰庄园。
蓝朵本以为苍凉泽会跟自己算昨晚的账,却不想在解决了佣人后,他就带着手下离开了。
整个过程连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蓝朵也不在意,跟刘婶说了一声不回家吃午饭,出了玫瑰庄园。
莫君词给她安排了一个演员的试镜。
今天天气很好,蓝朵选了一辆敞篷的法拉利。
车才开出玫瑰庄园,就迎面疾驰而来一辆车,挡住了蓝朵的去路。
车门打开,苍子敬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蓝朵,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即便你对我有再多的怨气,但你也不能把气都撒在淳静身上啊!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还逼她喝那么多中药,是想让她一尸两命吗?”
“你知不知道她在医院抢救了一晚,才勉强度过危险期?”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在为你说话,让我不要怪你,说你只是因为知道了我跟她的关系,所以才会那么折磨她的。”
“蓝朵,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嫉妒心这么强的女人,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走,你现在就跟我去医院给淳静道歉。”
苍子敬愤怒的谴责着,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就仿佛他出轨搞大了姚淳静的肚子是一件问心无愧的事情。
反而蓝朵刁难姚淳静,就成了无理取闹的妒妇。
姚淳静怀孕了?
蓝朵很是意外。
上一世可没有这出戏码啊!
难道又是因为她的重生而掀起的蝴蝶效应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就得重新制定除掉姚淳静的方案了。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一想到孩子,蓝朵神色黯然了下来。
她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孩子?
苍子敬见蓝朵露出了伤心的神情,还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移情别恋而难过,不由心软了下来。
“蓝朵,你也别怪我跟淳静发生关系,要怪就怪你一直都不给我碰。”
“我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是有正常的生理需求的,我需要发泄,需要释放,你明白吗?”
“如果你肯给我碰,我也不会去找淳静了。”
“现在淳静怀了我的孩子,我也不可能不负责,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心里爱的人只有你。”
“我不介意你在订婚宴上的胡闹,也可以说服我爸妈原谅你,让你还可以嫁给我,但你现在必须要先去给淳静道歉,安抚好她的情绪,让她能够安心养胎。”
苍子敬深情的说着,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仿佛他肯娶蓝朵,已经是最大的恩赐。
两世为人,两朵见过无数不要脸的人,但像苍子敬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一个能把出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的男人,简直渣出了天际。
蓝朵冷笑,墨镜下的双瞳嗜血鬼魅。
苍子敬:“你笑什么?”
“渣不是你的错,但这么渣还跑来我面前恶心我,那你就真是罪大恶极了。”蓝朵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
苍子敬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我有什么错?”
“麻烦你别侮辱了男人这个词。”
苍子敬被怼得哑口无言。
要不是看蓝朵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他会来受这鸟气?
“蓝朵,淳静都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可我却没有选择娶她,而是选择了娶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不稀罕。”
“你……”
蓝朵邪肆一笑,强势打断:“毕竟,我是要当你小婶婶的人。”
苍子敬先是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蓝朵的意思,等她反应过来后,嘲讽的笑了。
“蓝朵,我小叔昨天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啊?”
“全世界都知道我小叔厌恶女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所有企图接近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你竟然还妄想嫁给他?”
蓝朵扬唇一笑,自信张扬。
“你可能搞错了一点,并不是我妄想嫁给你小叔,而是你小叔死皮赖脸的缠着我,非得求我嫁给他的。”
“蓝朵,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由不得你不信啊!我们都住在一起了。”
蓝朵故作娇羞,演的太认真,没有注意到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悄悄摇下了车窗玻璃,露出了苍凉泽过分俊美的侧脸。
苍子敬神色难看,“你们睡在一起了?”
“是啊!”
“你真下贱。”苍子敬觉得自己快要嫉妒疯了。
他跟蓝朵在一起这么久,连蓝朵的嘴都没碰过,却被他小叔给睡了?
“怎么?就许你搞大我闺蜜的肚子,不准我睡你小叔吗?”
她气也要把这渣男气死。

第14章 当你的小婶婶(修)
“蓝——朵——”苍子敬气得气血翻腾,咬牙切齿的怒吼:“你不要太过分了。”
“放肆,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蓝朵比他还要大声。
那不怒自威的气势,竟让苍子敬生出了几分畏惧。
这样的蓝朵让他陌生,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占有欲,让他更想要把蓝朵占为己有。
他的声音软了下来。
“蓝朵,我们不要闹了好不好?我跟淳静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不也跟我小叔睡了吗?我们也算是扯平了,不是吗?”
苍子敬无下限的言论让蓝朵恶心。
人要渣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么龌龊的话来?
如果杀人不犯法,她现在就会扭断苍子敬的脖子,省得他活着污染空气。
“蓝朵,我们和好吧!我还会对你跟从前一样好的。”苍子敬说着,就想要去拉蓝朵的手。
“呵!”蓝朵冷笑着躲了开来,“苍子敬,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你觉得我会放着苍家掌权人不要,跟你一个废物和好?”
苍子敬:“你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难听?”蓝朵摘下墨镜,眼里满是嘲讽,“说得更难听点,苍凉泽能让我当苍家主母,你呢?”
“我……”
“你个屁!你还得尊称我一声小婶婶,家主夫人。”
“你……”
蓝朵再次强势打断,戏谑的笑:“你现在叫我一声小婶婶,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狗命。”
苍子敬要被蓝朵给气疯了。
“蓝朵,你一定要这么闹吗?”苍子敬发狠,已经对蓝朵失去了耐心,“既然你要闹,那我就奉陪到底,你现在就立马跟我去给淳静道歉。”
苍子敬说着,拉开车门想要把蓝朵强行拽下车。
软的不行,他就来硬的。
蓝朵冷冷的看着伸来的爪子,已经做好了把这只手扭断的准备。
可就在苍子敬的手即将碰到蓝朵时,一只满是老茧的手,抢先一步遏制住了苍子敬的暴行。
“是谁他妈的多管闲事?”苍子敬怒瞪而去,却在看清楚来人时,吓得浑身一哆嗦。
苍一。
苍凉泽的随身保镖。
那意思是苍凉泽也来了?
苍子敬惶恐的往苍一身后看去,一个阴鸷恐怖的身影闯入了视线,吓得他冷汗直冒。
他恐惧着,连灵魂都跟着颤栗了起来。
“小……小叔……”
苍凉泽连看也没看苍子敬一眼,径直走到蓝朵跟前,伸手抚上蓝朵的头,轻轻揉乱了她的发。
那宠溺的目光,如冬日的暖阳,融化冰雪。
蓝朵想要躲开,但一想到自己刚才在苍子敬面前放的狠话,又忍住了。
苍凉泽的动作很轻柔,让蓝朵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正在被主人奖励的猫咪。
这家伙把她当宠物了吗?
蓝朵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拉下了苍凉泽的手,故作亲密的靠了上去,嗲哩嗲气的撒娇:“亲爱的,你家侄子说你配不上我,让我甩掉你,跟他复合呢~”
蓝朵说着,生怕苍凉泽会甩开自己,抓得紧紧的。
苍凉泽低头看向蓝朵,虽然知道她只是在利用自己,但还是宠溺的没有甩开。
苍子敬慌了。
“小叔,您别听她胡说,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苍子敬急着辩解。
蓝朵:“难道刚才提出要跟我和好的人不是你吗?”
苍子敬:“我……”
“你还说要娶我来着。”蓝朵无辜的说着,抬头看向苍凉泽,调皮的眨眨眼睛,“亲爱的,你家侄子要跟你抢女人耶!”
这话一出,苍子敬立马感到阵阵压迫感铺天盖地的从苍凉泽身上传来,阴冷蚀骨的气息袭上全身,让他有一种被死神凝视的恐惧。
“是吗?”幽冷的声音飘来。
苍凉泽如墨的黑瞳阴冷的看向苍子敬,只把他看得胆战心惊。
苍子敬疯狂摇头,“小叔,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苍子敬现在想要杀死蓝朵的念头都有了。
他要被蓝朵给害死了。
之前不管蓝朵如何说,他只当苍凉泽是玩玩蓝朵而已,根本不可能会娶蓝朵为妻。
可现在,他不确定了。
“你过来。”苍凉泽握着蓝朵的手不舍得松开,转眸命令苍子敬。
苍子敬虽然害怕,但还是恭敬的走上前,低着头,声音颤抖:“小,小叔,有,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话才落,苍凉泽突然单手拽住了苍子敬的衣领。
苍凉泽的手劲很大,正好勒住了苍子敬的脖子,让他喘息不上来。
苍子敬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抬起的手又胆怯的放下。
在苍凉泽面前,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记住!她是我的女人,以后再敢打她的主意,我废了你。”
“记,记住了。”
苍凉泽甩开苍子敬,冷声命令:“叫小婶婶。”
“咳咳……小,小婶婶。”苍子敬既不甘,又憋屈。
“大声点。”苍凉泽不满意。
他想让人这样称呼蓝朵已经想了很多年,今天终于实现了。
“小婶婶!”苍子敬憋屈的抬高了音量。
“再大声点。”
苍子敬闭眼大吼:“小婶婶——”
蓝朵:“……”
苍子敬灰头土脸的逃走,苍一也很识趣的隐退,不知道藏在了哪个疙瘩角。
现场只剩下了蓝朵和苍凉泽两个人。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
蓝朵尴尬的松开了苍凉泽的手,“谢谢你刚才帮我。”
苍凉泽失落的感受着手臂上渐渐散去的温度,上面还残留着蓝朵得气息。
要早知道蓝朵会松开,他刚才就应该让苍子敬一直站在这里的。
“用什么谢?”
苍凉泽突然的问题让蓝朵先是疑惑的愣住,然后才明白话中的意思。
“你想要什么?”蓝朵戴上墨镜,声音冷了下来。
她实在想不出以苍凉泽的权势和地位,什么答谢礼能够入得了他的眼。
苍凉泽靠在车旁,拿出一根烟点上,道:“以身相许。”
“……”
苍凉泽承诺:“我可以让你当苍家主母。”
“……”蓝朵诧异,却并未当真。
顶级豪门世家的主母哪里是这么随随便便说给就给的?
即便苍凉泽身为苍家的现任家主,恐怕也无权决定自己的婚姻吧?

第15章 试镜风波,五哥出场(修)
蓝朵想着,突然自嘲的笑。
苍凉泽能不能决定自己的婚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在这瞎操心个啥哦!
“你不相信我?”苍凉泽眼眸微眯。
蓝朵扬唇一笑:“苍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为什么?”
“因为……”蓝朵故意拉长了尾音,突然嘴角上扬,邪魅顽皮的看向苍凉泽,紧接着油门一踩,法拉利飞驰而出。
远远的,一句话被风吹了过来。
“我不想跟你结婚。”
苍凉泽看着疾驰而去的车影,深邃的眼瞳荡漾起了层层涟漪。
不想跟他结婚吗?
“翠花,除了我,谁还敢娶你?”
谁敢娶,他就灭了谁。
……
沧澜国际酒店。
《涅槃生》剧组试镜地点。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涅槃生》的男主风一星也来了。”
“是新晋影帝风一星吗?”
“就是那个又痞又帅,演技还好,家里还特有钱,不好好演戏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风一星。”
“蔡听露也来了。”
“她可是童星出道,又是当红小花,颜值,流量,演技一样不缺,肯定是稳稳的内定女主了。”
“我听说蔡听露正在追风一星,说不定就是因为风一星才来试镜的。不然就以她的咖位,多少剧本等着她选,哪还需要来试镜啊!”
角落,蓝朵身穿白色体恤,破洞牛仔裤,鸭舌帽的帽檐被压的很低,完全挡住了五官,让人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可即便是这样,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
身材好有什么用,连脸都不敢露,肯定是个丑逼。
蓝朵叼着棒棒糖,慵懒的靠着椅背,当听到风一星这个名字时,她粉唇微扬。
风一星,风家的人?
她的亲哥哥?
没想到她才刚刚重生回来,这么快就要跟风家的人见面了吗?
蓝朵正想着,试镜门打开,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一连串念出了二十个人的名字。
其中就有蔡听露。
蔡听露优雅的走来,光鲜亮丽的外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哇!她好美啊!”
蔡听露坦然的接受着众人的称赞,十分享受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仿佛世界都在围着她转。
她仰着头,面带微笑,高高在上的穿过人群。
在经过蓝朵时,她不经意的多看了一眼。
蓝朵是最后一个走进试镜厅的人。
在进门的那一刻,她摘下了头顶的鸭舌帽。
一张精致到让人惊艳的侧脸映入了在场所有人眼中,只是轻瞟一眼,已是惊为天人。
身材这么好,还长得这么美,让不让人活了?
试镜厅内,一声声惊呼响起。
蔡听露顺着众人的目光,疑惑的转头看去。
当她看到蓝朵绝美的容颜时,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了嫉妒,敛眸收回了目光。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多少人仗着年轻貌美想要勇闯娱乐圈,到头来能红的又有几个?
想要红,光是美貌还不够,还需要过硬的实力,气运和人脉。
特别是像《涅槃生》这样的大女主剧,就更是需要演技来支撑人设,并不是单单靠美貌就能驾驭的。
蔡听露自认演技不俗。
女主,非他莫属。
众人在打量蓝朵的同时,蓝朵却在打量着风一星,目光散漫,从容淡定。
风一星。
24岁。
华国古老世家之一的风家家主第五子。
上一世,外公在断气之时说出了她的身世。
原来她是风家家主唯一的女儿。
因她出生时天地变色,风起云涌,树木枯萎,花草凋零,故而有算命先生说,她必活不过二十五岁。
事实上,她上一世确实没有活过二十五岁。
而让她躲过劫数的办法就是远离父母,二十五年不得相见。
依蓝朵看,那算命先生就是个江湖骗子,不然她上一世也不会是个短命鬼了。
这一世,她本打算处理了陵城的事情,就回风家。
却不想会在这里遇见风一星。
风一星没个正行的斜靠着椅背,嘴角轻佻的上扬,狂拽,痞帅。
他淡琥珀色的眼瞳打量着蓝朵,莫名生出一股亲切感来。
“你是叫蓝朵吧?”导演王瑞诚问。
姓蓝?
跟妈妈一个姓。
风一星若有所思。
蓝朵点头,“是的。”
“莫君词跟我说,你从来都没有演过戏,也不是圈内人,那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成为一个演员?你觉得你能够驾驭的了角色吗?如果没有实力,还是尽早离开,不要耽误了大家的时间。”王瑞诚问话犀利。
他最讨厌的就是靠关系走后门的演员。
要不是他欠莫君词一个人情,说什么也不会让蓝朵来试镜的。
导演不待见的态度,让众人看向蓝朵的目光带上了嫉妒的鄙夷。
一个连戏都没演过的人,懂什么叫驾驭角色啊?
蓝朵條然一笑,风华绝代:“王导,我有没有能力,您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那傲睨一世的神情,狂妄嚣张,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王瑞诚诧异,“那你就演一段吧!”
“王导,我可以跟她搭一段戏。”蔡听露主动请缨。
她要用演技碾压蓝朵,向所有人证明美貌在实力面前,一文不值。
王瑞诚同意了。
《涅槃生》的故事背景为架空古言大女主文,讲述的是永安年间,身为女主的晨曦郡主为了帮三太子夺得皇位,倾尽所有,最终却在三太子登基之日落得个惨死冷宫的下场。
之后重生回命运的转折点,扭转乾坤,手刃渣男,登顶女皇的故事。
倒是跟蓝朵的经历有些相似。
就是看了剧本,蓝朵才决定试镜这部戏的。
试戏片段选的是《涅槃生》的开头,皇贵妃在冷宫处死晨曦郡主的片段。
蔡听露选择了皇贵妃的角色,把晨曦郡主的戏份给了蓝朵。
用她的话说就是,让新人感受一下女主的魅力,有利于对演戏保持美好的憧憬。
看似很大度,却暗藏心机。
这场戏的高光时刻都在皇贵妃身上,晨曦郡主虽是主角,却跟配角没什么差别。
给蓝朵演个配角都是看得起她了。
她最多也就只能演个没有台词的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