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苍傲秦缈

第11章、求宠,还敢摆脸色
眼看李莞乐要把她的匕首抢过去,秦缈却见一道明黄的身影急匆而来。
竟是皇上!
秦缈心下一狠,要杀李莞乐是不能了。
她反手将匕首扎入了自己的肩头上。
鲜血瞬间飙溅在李莞乐的脸上,秦缈脸色惨白,身形摇晃趔趄向后退,满是恐惧冲李莞乐喊道,“这里是皇宫,我身为宫里人,我的命只有皇上能处置,你,你敢越矩杀我……”
李莞乐也是有点蒙了,明明就是她自己反把匕首扎向自己的。
但,她自己想死,那她就去死吧。
李莞乐哼声道,“不过是洗恭桶的贱婢,你死了也没人知道!”
“皇上国事繁忙,还会追查你个贱婢死因?”
一步上前,李莞乐就要把她肩上的匕首给拔下来。
现在还不能让她死。
得让她把刺绣设计图和绣法交给她。
她不愿意,她有的是法子让她愿意。
李莞乐的手刚碰到匕首柄,一道力量猛地将她踹了出去。
“啊……”李莞乐仿佛骨头都碎了,重重砸在地上,痛苦惨叫。
秦缈整个人也朝着身后跌下去。
强有力的手揽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拽入怀中,打横抱起。
俊美儒雅的一张脸此刻冷若寒霜,连带秦缈都感觉一阵寒意。
谢君砚低头看她,视线落在她被鲜血染红的肩头上,一贯伪装多情含笑的声音透着怒意,“她伤的你。”
秦缈没想谢君砚还会抱着她,但此时不倒打一耙,更待何时?
她满是虚弱痛苦道,“是,是她……皇,皇上救,救我。”
“李莞乐逼我要我设计的绣图,我,不愿意,她就想杀我……”
看到皇上的那一刻,李莞乐恐惧不已。
然而听到秦缈说的这番话,顿时肺都气炸了,对谢君砚的恐惧都忘了,立刻拔高声音辩驳道,“皇上,我,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先动的手,我只是防卫而已!”
“匕首还是她的,她自己往自己身上扎刀,皇上……”
“呃……”秦缈痛苦的闷哼一声,眼眶发红,强忍痛苦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
“来人,将她带下去,凌迟。”
侍卫立刻上前压制住她。
“皇,皇上,冤枉啊,奴婢没杀她,是她自己往自己身上扎刀的,不是我……”李莞乐挣扎的喊冤。
突然李莞乐想通了,她装的!
“苗晴,是你,是你想陷害我的……”
“你是认为朕耳聋,没听到你对她说的那些要挟的话?”谢君砚慢淡的一句话像是冷水一般泼在了李莞乐的头上。
狡辩?还有什么好狡辩?
李莞乐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
她真没想到皇上会护着她,她可是被皇上罚来清洗恭桶的贱婢!
皇上怎么可能,可能会护她!
早知道她打死也不会在针对秦缈了。
可惜没有早知道!
她不想凌迟死!
李莞乐满眼怨恨的盯着秦缈,“我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她用力的一头嗑在地上,昏死过去。
“皇上……”侍卫没能来得及阻止,有些惊慌的看着谢君砚。
小黑上前探了一下鼻息,“皇上,还有气。”
谢君砚低头看着秦缈,声音不冷不淡,“送去太医院,将她救活!若是救不活,就让诊治的太医一起给她陪葬。”
救活在凌迟!
狠!
同时对视谢君砚双眸的秦缈心里猛地一颤。
心里感到无比不安。
不知道谢君砚知道她的算计,他会怎么残忍折磨她?
为了不让自己的紧张的情绪溢出,“皇上,我,我是不是也要死了。”说完,她两眼一闭,假装昏过去。
直到谢君砚把她抱回寝宫,太医将她肩上的匕首拔出来,她才忍不住闷哼一声,像是被痛醒,睁开双眼。
“皇上,苗晴姑娘醒了。”乔桑见秦缈醒了,松了一口气。
皇上这才走了过来。
他换上了一套黑色绣金边玄衣,透着矜贵儒雅的气质,但压迫感十足。
“醒了就好,要不然朕也就只能让人将你扔乱葬岗处理。”
秦缈,“……”
“把药给我,你们都出去。”
寝殿内就只剩下谢君砚和秦缈。
无形之间,气氛变得诡谲紧绷。
谢君砚手落在她肩头的血衣上,好看的眉微皱,不知是厌恶肮脏的血迹,还是因为她受伤烦心。
手轻轻一撕,她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碎,露出旖旎风光。
秦缈下意识想捂,一只手牵动受伤的肩,“嘶……”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泪水在眼眶打转。
原本止住血的伤口又开始冒血。
“你什么地方朕没看,现在捂,来得及吗?”谢君砚语气冷讽,“朕还不至于对你这般饥不择食。”
秦缈,“……”
“皇上,奴婢可以自己处理伤。”
“呵。”谢君砚摁住她要起来的身子冷笑,“你的小伎俩别以为朕不知。”
“方才还疼的要死,怎么现在有力气给自己疗伤?”
狗皇帝!秦缈在心里骂。
知道利用他,他怎么不杀了她啊?
呵,还不是图她的身子?
也不知是悲还是得喜。
“皇上是一国之君,奴婢怎敢让您帮我上药。”秦缈挣扎着要起身。
匕首虽插在她的肩上,但她避开要害,只是出了血,算不得严重,不会造成后遗伤。
谢君砚忽视她这句话。
“别在乱动。”他话语带着压迫一手摁住她伤口止血,迅速的在她的伤口上撒上金创药,替她包扎伤口。
下手动作轻柔,连带着眉宇都温柔起来,一时之间令秦缈有些的恍惚,似乎他真的对自己温柔的好。
这念头也就一瞬间而已。
她宁愿相信一条狗对她好,她也不会相信他会真心对她好。
心情说不出的复杂,还有些酸涩。
她侧过头,不在去看他。
谢君砚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眸色深晦,“你不是一直想爬朕龙床,获得恩宠,活命吗?你现在摆什么脸给朕看?”
他将秦缈的头扳正,凝视着她。
他眼里的波涛是秦缈看不懂的,但她能够感觉,他在生气。
“皇上,奴婢冤啊,我哪里敢给皇上摆脸……”就算她内心再恨他,她也不能惹怒他,她抬起没受伤的手落在他的脖颈上,眼神满是痴迷。
“皇上不嫌弃奴婢就好。”
“皇上想要我怎么样都可以的……”
她附耳在他的耳边,低哑的嗓音满带蛊惑。
谢君砚一手掐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吻了上去。

第12章、我想要的东西,你给
下一秒,外头传来了小黑的通禀声,“皇上,云嫔小主求见。”
脸上闪过一丝不愉快,但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儒雅风度翩翩的姿态。
“这场等会在进行。”他拇指冰凉的指腹在她略显苍白的唇上划过,满带暧昧。
随后他让乔桑进来照顾他,整理了衣裳,衣冠楚楚的走出寝殿的屏风外。
小黑将云金枝带了进来。
云金枝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谁的身影。
她在路上听宫女非议,皇上抱着一个宫女就回寝宫去了!
想皇上是什么样的人?他就算千百般的对她们后宫的女人温柔体贴,可也不会在大白天抱着她们温存。
怎么可能会抱着一个宫女回宫?
就连他最疼宠的病秧子皇后,生病也没这个待遇。
见寝宫就只有皇上,她稍微松一口气。
这几天,怎么总有阿猫阿狗的贱奴胆大包天勾引皇上,她可得让皇后好好的整治一番才是。
“皇上……”云金枝旋即跪在地上,满腹可怜委屈的看着谢君砚。
“不是让你禁足吗?是将朕的话当耳旁风?”谢君砚随手抽了一本奏折翻阅,连头也没抬起看她。
“皇上,金枝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回吧。”
云金枝跪着走到谢君砚的身边,一只手扯着他的衣袍,哀求道,“你都不知道这两天,臣妾过的有多难过,其他嫔妃落井下石欺负臣妾就算了。
甚至宫女都欺负我,她们偷皇上送给臣妾的玉露膏!”
“她们都欺负臣妾到这种地步了,皇上,您要给我做主啊。”
谢君砚这才懒懒的掀起眼皮看她,似乎心软了,语气温柔,“哪个宫女胆大包天,连你的东西都敢盗!”
“是尚服局的宫女,叫,什么李莞乐!”云金枝立马将自己调查出来的结果禀报,“可臣妾让人去将她找来,可没找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偷了臣妾的东西就逃走了!”
毕竟这玉露膏珍贵,拿出去换银子,足够她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生活了。
沉默了片秒后,谢君砚才开口,“嗯,朕知此贱婢手脚不干净偷了你的东西,已经令人拿下。”
“本是想处置完她在告诉你。”
“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朕便让小黑带你去见她,此贱婢还是交由你处置吧。”
“皇,皇上你都知道啊。”这可是把云金枝感动坏了。
原来皇上一直都关心她的,就宫女偷她的东西他都放在心上!
皇上果然除了皇后娘娘,就是最宠爱她的。
张贵妃这个贱人今早还来挑衅她,等着她翻身要她好看!
“嗯。”谢君砚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你做了错事,朕不能不罚你,要给你长点教训,回去好好的闭门思过,别在闹事,要不然朕怎么在其他嫔妃面前护你。”
“皇上对臣妾真好,臣妾一定谨记。”
屏风后面的龙床躺着的秦缈把他们的对话那叫听的一清二楚。
谢君砚说起施恩的谎来真是一套又一套,就这么一句话,相信他的云金枝怕心里都开心的起飞了吧。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她想笑,想上一世,也有把他的话当真过……
只是下场,她刻骨铭心!
见皇上是爱她护她的,云金枝装着胆子还是试探的问了一句,“皇上,臣妾听宫女太监们议论,今天您抱着一个宫女回寝宫了?”
谢君砚没直接回复她,“朕还有公事要处理,等忙完,朕在去看你。”
“小黑,带云嫔回去。”
“喏。”小黑上前,一脸笑意恭敬,“云嫔小主请回吧。”
没有得到回应,云金枝心里不高兴,不过也不敢闹。
她可不能让皇上厌弃她。
“那,皇上臣妾回去了,过些天,您忙完了,可一定得来看臣妾啊。”她委屈着一张脸,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臣妾等你哦。”
“嗯。”带着多情的笑点点头。
云金枝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眨眼间,谢君砚脸上的笑便消失无踪。
他站起身,重新来到秦缈的身边。
“皇上,苗晴姑娘说饿了,奴婢去给她准备一点吃的。”
谢君砚抬手挥了挥,“去。”
“喏。”乔桑赶紧离开。
见他一直没说话,反而盯着她,秦缈感到毛骨悚然,苍白的脸勉强的扬起笑,“皇上,怎这般看奴家?奴家会害羞。”
“会吗?”谢君砚笑着,“放浪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羞耻,嗯?”
他的指尖将垂落在她胸前的发丝勾起,“你爬朕龙床,狐媚朕的事怕是瞒不住了……”
秦缈,“……”
这狗皇帝故意的!
他要不抱她,她也不可能会被后宫的嫔妃知道,她抱谢君砚大腿,成为众矢之的。
现在怎么办?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再者,她爬上谢君砚的床一次,境况也不会好。
“皇上……”秦缈眼眶泛红,柔弱娇怜,“求您想个法子救救奴婢吧,奴婢不想死,还想要伺候皇上……”
也顾不上肩头的疼痛,秦缈使出浑身解数,使劲点火。
谢君砚推开她。
“皇上。”
他站起来,居高的凝视她片秒,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你身上的血会沾在朕身上,脏。”
秦缈,“……”狗!
你有多干净!
她都这样了,他还矜持住,她还真有点挫败。
也有点心慌。
如果这样做不能留住谢君砚,她还怎么得到他信任。
“朕想要一个荷包,你做给朕。”
“啊?”秦缈脑子一时没转过弯,谢君砚这话说的太跳跃了。
“给你三天时间。”
也不管秦缈有没有反应过来,谢君砚道,“即刻起,封苗晴美人,即日起搬到储秀宫居住。”
秦缈眼里都是诧异。
“怎么,朕赐你美人,你还觉得分位低?”
这语气俨然是实施,已经给她莫大恩宠。
虽说才人是后宫妃嫔最低位,可这也宣誓了,她是皇上的女人。
后宫的妃嫔也就不可能随便的找理由就弄死她。
起码她犯错还是得先让皇上评判生死。
所以美人和宫女的位置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第13章、倒是一个懂眼色的
“多谢皇上,奴婢会把皇上对我的好谨记在心的,奴婢一定不给皇上惹事。”
“皇上您真好,您就是我心里的神。”
秦缈眼含感动的泪光,一脸笑容,十足的爱慕。
谢君砚不以为意,她知道她在演,不过演技不错。
“倒是个懂事的。”
秦缈搬到了储秀宫,乔桑成了她身边的婢女。
歇了一天,秦缈去尚服局的住处搬东西,原本和她同为同僚的王明月等人纷纷上前恭贺。
“苗晴,你真的当了娘娘了,太好了,恭喜你啊,我就说嘛,皇上宠幸你,你肯定会当娘娘的!”
除了王明月这心思单纯的,十分替她开心。
至于其他人,除了恭维,便想攀关系巴结。
也有因为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心里忐忑不安,生怕秦缈会打击报复她。
“苗晴,你伤好点了吗?你知道吗,李莞乐偷了云嫔娘娘的玉露膏,被云嫔娘娘活生生的扒了一层皮,泡在盐水里,痛不欲生的死了……”
“李莞乐之前一直仗势欺人,以为有李司衣撑腰,可以随便欺负人,她手脚不干净,又那么歹毒,还想谋杀你,真是死了活该。”
之前和李莞乐最要好的两个宫女如今在秦缈面前诋毁起来,这嘴脸那是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
秦缈已经知道这事了,她看向身边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乔桑,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李莞乐死了,乔桑就在也不会死了吧。
“小主怎这般看奴婢?”乔桑被看的疑惑,粗糙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脏了?
秦缈摇摇头。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秦缈能少一个敌人自然不会树更多敌人,“你们都是我在皇宫里最为熟悉的朋友,以后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的。”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秦缈看了一眼乔桑。
乔桑给她们每个人分了一锭碎银当红包。
受到秦缈恩惠,这些人心里自然开心,恶意也彻底消失。
乔桑个头高大,智商算不得高,但四肢发达。
她一个人就把秦缈在尚服局里的东西全部都拎起来。
一边走,乔桑一遍对秦缈问道,“李莞乐抢了我的玉露膏,怎么还会偷云嫔娘娘的玉露膏呢?”
她想不明白李莞乐为什么要找死。
秦缈淡笑着,然后将从李莞乐住处和云金枝调换的玉露膏给了乔桑,“因为我从李莞乐哪里要回了玉露膏,她可能另起了贼心吧。”
“小主你也太厉害了吧!你怎么从她手里把东西要回来的?”
“仙人自有妙计。”
乔桑对她满眼崇拜,只不过,这玉露膏本来就是给她的。
“你受伤了,这药能够很好的活血祛疤消肿,还能养颜美容呢,你拿着用吧。”乔桑有点紧张的编了个谎,“这是皇上不要的,然,然后就被我捡来了。”
“哦,原来这样。”
见秦缈没怀疑她暗暗松口气,“你别嫌弃啊。”
“怎么会。”
这玉露膏只有胤皇朝那边才有,的确是珍贵。
“可这么贵重的,我不能收。”
“你怎么不能收,你现在可是美人!”
见秦缈执意要把玉露膏还给她,乔桑又说不过她,急的道,“你要是不收,那我就不当你的婢子了!”
“好,我收了!”秦缈无奈的笑着接受,她会给她弄更适合她的美颜膏。
两人往储秀宫方向走,突然一个宫女拦住了秦缈。
“苗美人是吧,我们家娘娘说要见你。”宫女满是不将她放在眼里,傲气的命令。
秦缈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张贵妃身边的宫女。
来者不善。
秦缈想躲,“我正搬东西呢,明日定然上门拜访娘娘。”
“不过是封了个美人,我家娘娘见你,你还敢摆谱不成?”
话落,两个太监从宫女的身后上前一步,大有她不去,就架着她去。
躲是躲不了。
“我跟你去。”随后她对乔桑道,“你先帮我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吧。”
“这怎么行?奴婢陪小主去!”她看得出来,秦缈要是去见那几个娘娘,肯定会有危险的。
“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经过秦缈几番劝说,乔桑才拿着她的东西先回去储秀宫。
宫女撇了她一眼冷哼,带着秦缈去了御花园。
御花园,几个身穿华贵裙裳的女子聚在凉亭下聊天。
“云金枝被皇上禁足了还作妖,整日的趾高气扬,她那么有本事,怎么不去皇后娘娘哪里蹦达!”显然是被云金枝针对过的,对她是气的牙痒痒。
“要不是云金枝父兄势力庞大,皇上那会让她这么的胡作非为,也就皇后是他的底线了。”
“后宫不得议论国事,你们不要命?”
张贵妃都能气死,原本是她好好伺候皇上的,结果皇上说她出汗臭,嫌弃她,还把云金枝叫来伺候。
云金枝明晃晃的给她打了一个耳光,娇嗲的嗓音都尖锐起来,“怎奈皇后是个病美人,晨昏定省有时都免了,还指望她能对付云金枝?”
“也是,再说,咱们皇后娘娘那么的心慈温柔,哪里是云金枝的对手。”
众人抑着一口气,心思各异。
皇上是爱皇后的,她们顶多也就是让皇上喜欢罢了,感情是不一样的。
她们也是心里嫉妒皇后啊,可是皇后脾气还真是挺好的,对她们也都蛮好,最重要的是,她身子不好,这就让皇上有时间多找她们。
周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开口,“这叫个人怎么那么的慢,我真好奇,这个宫女怎的这般厉害,让皇上罚她去清洗恭桶后又将她封为美人,这得多美啊?”
要不是因为秦缈坏了云金枝的好事,还让皇上处置了云金枝,让她爽了一把,她们早就上门去会秦缈了。
但也没把她放心上,可谁知道,听闻皇上抱着这个宫女回他寝宫不说,还封了她美人,这就让她们感到危机了。
若是能让她顺从她们倒也还好,若是不能,那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娘娘,苗美人带来了。”宫女回到了张贵妃的身边。
同一时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缈身上。

第14章、皇上抱的是一条狗
还是一身清浅的宫女服,不过衣摆绣了一朵紫色睡莲,栩栩如生,多添了几丝清灵。
一张脸平淡无奇,可那一双黑白分明媚眼流波的双眼,让她立体起来,特点深刻,令人记忆犹新。
秦缈心里淡定,脸上却表现害怕卑怯,垂头紧张道,“苗晴见过诸位娘娘……”
周兰宜噗嗤一声笑出来,“美人?哈哈,皇上怎么会封她为美人。”
“就她这哪里美了呀?也不知道皇上是不是调皮,故意在羞辱她……”
张贵妃见过一次秦缈,想到之前她打扰她和皇上,心里就不痛快,不过还是装着样子道,“哎呀,周嫔你就别取笑她了,你看把她害怕的。”
“我现在是不担心了,就凭她,哪里能和张贵妃的容貌比啊,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皇上也只是施舍她一个分位罢了。”另外一个婕妤踩高捧低道。
毕竟美人这分位是最低的。
可见皇上也没把她放心上。
若真是宠爱,怎么也得封个嫔吧。
是个有心机的,能让皇上破例封她个宫女当美人。
句句讥辱落在耳中,秦缈内心毫无波澜。
换做以前,她受不了,定气哭和她们争论一番。
但现在,这算的了什么,被羞辱两句少不了一块肉。
在自己还没半分实力能够和她们对抗,她只能忍!
秦缈甚至也跟着吹捧她们起来,“娘娘们貌美如花,我不过就是个婢女,比不得娘娘们的高贵,我会安分守己的,绝对不会和娘娘们争宠。”
这话倒说的让她们顺心。
张贵妃冷眼打量着乖巧守己的秦缈,“听说你也是被人陷害才无意爬上皇上龙床的?”
“是。”
“倒是让你捡了个便宜了,那谁害的你的啊?”
“尚服局的绣娘李莞乐。”
“哦,就是那个被云金枝剥皮死的贱婢啊。”爱好八卦的周兰宜惊疑了一句,紧跟着好笑,“她也的确该死呢,在宫里耍手段,手脚还这般不干不净。”
张贵妃可没心思关心个婢女,她又问,“前日,听闻皇上抱了一个宫女回寝宫,是你吧?”
这怎么好承认,反正宫女瞧见,她们这些娘娘也没瞧见,承认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死。
“当时我的确在场,但皇上抱的不是我。”
“那是谁?”周兰宜等人几乎下意识异口同声问。
“一条狗。”
“什么?”
张贵妃不相信道,“皇宫哪儿来的狗!”
“这,我不知道,贵妃娘娘还是去问问皇上……”
可看秦缈这老神在在,看不出撒谎
张贵妃等人互相看一眼。
“既然你现在已经被封为美人了,那咱们以后是姐妹,得相互照应。”张贵妃朝着身边的婢女使了一个眼色。
婢女立刻端上茶到秦缈面前。
“喝了这杯茶,我们以后就互相关照了。”张贵妃端起身边的茶水先喝一口。
其他人也跟着。
“苗美人,还不喝了这茶……”宫女将茶杯又往她面前递了递。
不喝,肯定会找其他缘由刁难,喝,怕有毒。
秦缈沉了沉心,最后还是伸手去端这杯茶,可手还没碰到茶杯,宫女便将茶杯的水往她手里一洒,同时将茶杯打落在地上。
滚烫的茶水瞬间把她的手烫红,伴随着茶杯砸落碎裂在地上。
“好大的胆子!娘娘好意请你喝茶,你竟然将茶打了!敬酒不吃吃罚酒!”
还不等秦缈反应过来,宫女一巴掌便是甩在了她的脸上。
秦缈身形趔趄,差点栽倒。
在宫女另外一巴掌欲要落下来,秦缈红着眼,眼神凌厉的瞪着她,“你敢在动手试试!”
巧莲心下咯噔,心生惧色,一时手中的动作止滞住。
其他妃嫔表情淡然,只是看好戏。
谁不知道张贵妃心思阴险,表面对人客客气气的,背地里还不知道会怎么处心积虑的找事呢。
眼下,是给秦缈一个下马威。
“苗美人好大的气性。”张贵妃端着茶放下,不急不慢的说道,“你真以为皇上封你为美人,你就能得到恩宠,一步升天了吗?”
“贱婢终究是贱婢。”
“你不领情,便跪下来,把地上的茶水舔干净,你就可以回去了。”
这是赤果果的羞辱刁难!
就算她在没骨气,她也不可能做!
“张贵妃,你不要欺人太甚。”秦缈冷冷道,“会有报应的!”
“你说什么?”
“张贵妃,她说你会有报应。”另外一个妃嫔不嫌事大的多嘴。
张贵妃脸上的娇气阴沉着,“本宫倒是想看,欺负你会有什么报应!”
“来人,让她把地上的茶水舔了。”
秦缈转身想逃。
下一刻,两个太监就各自抓住了她的胳膊。
巧莲一脚踹在秦缈的膝盖窝上,秦缈痛的屈膝,紧跟着两太监就将她摁在了地上。
秦缈的头发被巧莲揪住,用力的将她头往地上摁。
她用尽全力挣扎着,可又哪里是三个人的对手呢?
何况她肩膀还受伤了,这么一挣扎,伤口被撕裂,肩头的衣料染上红色。
疼痛抽搐般席卷而来,她的脸往地上越贴越近,那破碎的瓷片也近在咫尺……
她没有一刻比此时更想要学武的。
只恨当初自己总以为有家人庇护,她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有这么个下场。
就在这危险之际,一道肥胖的身影,裹挟着十足中气的声音吼道,“你,你们欺负人!”
紧跟着,那人就过来,将巧莲给拽扯开。
秦缈感觉头部顿时一松,她迅速握紧拳头,用尽全力狠狠砸在一个太监的脚趾上。
“哎呦。”太监疼的松开她,跳着喊疼。
张贵妃也没想到宝珍公主会在这里,还帮她。
这个又蠢又胖的傻子,捣什么蛋。
虽说谢玲玲是公主,但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傻子,对她也并不放在眼里。
“公主,她犯了错就要处罚,你别插手啊。”张贵妃立刻上前劝哄谢玲玲,一边对太监呵道,“还不赶紧的把公主带回去。”
“可她好可怜,你们别打她。”
谢玲玲感觉自己要是不帮她会死的。
玉哥哥说了,做人要善良。
她没多想将张贵妃撞开,要将秦缈给拽走。
秦缈现在就敢对她反抗,以后还了得?张贵妃说什么都不可能让她就这样离开,万一和皇上告状怎么办?
现场顿时乱的不行。
巧莲拽着谢玲玲的胳膊,其他妃嫔们也挡住她,叽叽喳喳的劝说她,让她先回去……
秦缈从地上挣扎起来也被太监拉扯着。
“嘭……”一声。
水花四溅。
谢玲玲脚下打滑,整个人翻过凉亭旁的围栏,直接掉落下人工湖里。

第15章、我问你相信我吗?
看着谢玲玲肥胖的身体在水里挣扎。
在场众人惊乱了。
“公主掉水里了,快点,快点去救人啊!”
这里没有人会游泳。
人工湖也挺大挺深的。
张贵妃都怕死了,冲着宫女太监大喊,“你们杵着做什么,还不下去救公主!”
“奴婢‘奴才’……不会游泳。”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
只见谢玲玲已经支持不住了,水没过她的头顶。
秦缈原本打算乘此机会就先跑了再说,可是谢玲玲为了帮她,掉入湖里命在旦夕,秦缈不敢多想,猛地也跳落下水,朝着谢玲玲游去。
刚好,三王爷出现,张贵妃似乎找到救星,冲着谢禹廷喊,“三王爷,公主被人推掉入湖里了,你快救他。”
谢禹廷刚好看到秦缈跳下水去救谢玲玲,他也没多想,迅速的脱下外袍,跳下湖帮谢玲玲。
秦缈游到她身边的时候,谢玲玲已经往水里沉了。
她拽住谢玲玲的胳膊,“公主我来救你了,你别动!”
谢玲玲怕的要死,求生欲自发,她哪里听得进去秦缈的话,依旧死命挣扎,秦缈反倒被她拽着往水里沉。
“咳咳,咳咳,救命,啊……”
“公主,不要动,咳咳……”
在秦缈感觉无力之际,谢禹廷一只手直接击打在了谢玲玲的后脖颈上,谢玲玲当即昏迷过去。
“你还好吗?”谢禹廷问。
“咳咳咳。”秦缈脸色惨白点点头。
“快上去。”
谢禹廷和秦缈一人拖着谢玲玲到最近的岸上。
“快去喊太医!”谢禹廷冲着张贵妃喊道。
秦缈此时探上谢玲玲的脉,莫得,眼神一暗。
旋即她双手交叠,放在谢玲玲的胸口前,迅速按压。
“你在干什么?”回过头,谢禹廷见此一幕惊问,甚至有些愤怒。
“她肺部进水,需要把水摁出来,否则危险!”
一旦肺炎,那可不好医治了。
谢禹廷深深的打量了她一眼。
什么时候她会治病救人了。
而且,现在的秦缈让他感觉有些不一样。
还不等谢禹廷问她话,谢玲玲一声猛的咳嗽,“咳,咳咳,一口水从她的口里吐出来。”
秦缈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的易容有点花了,快回去补上。”谢禹廷这时立刻提醒她。
因为张贵妃等人也已经过来了。
秦缈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不敢多想,秦缈迅速的起来,从另外一个方向跑了。
谢玲玲躺在自己寝宫的床上昏迷没醒。
“皇上不用担心,宝珍公主并无大碍,只是昏迷而已,过一会可能就醒了。”太医把脉完后道。
脸上一直都挂着淡然温柔笑意的谢君砚此时脸上十分阴沉。
谢玲玲是他的亲妹妹,他是他唯一的亲人。
她落水差点淹死,他怎能不生气!
“你们是怎么照看宝珍公主的?”谢君砚看向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
“皇上恕罪……”太监宫女被他的龙威吓的瑟瑟发抖。
“宝珍公主说,要玩捉迷藏,我们一时没看住……”
还不等她们解释完,谢君砚便厉声道,“失职还有借口?将她们拉出去杖毙!”
“皇上饶命啊……”
侍卫将伺候谢玲玲的宫女拉出去。
“小黑,挑两个负责的照顾好铃儿。”
“喏。”
谢君砚走到殿外。
谢禹廷等人见皇上出来,脸上立刻都凝重起来。
扫了一眼在场的人,谢君砚坐到高位上,冷沉问,“铃儿怎么会落水?”
“皇上,公主没事吧?”张贵妃身上湿哒哒的,双眼泛红关心的问道。
“朕问,铃儿为什么会落水!”谢君砚怒火彰显,气氛顿时紧绷,他转而对谢禹廷道,“禹王你来说。”
具体情况谢禹廷也不知道,他实话实说,“臣只是看到公主掉下水,便是下去救人。”
“这的问张贵妃了。”
张贵妃满是后怕道,“皇上,都是臣妾不好,还请皇上处罚。”
说着,张贵妃跪下,其他的人也连忙跟着跪下。
见谢君砚等着她把话说清楚,张贵妃哽咽着道,“都怪臣妾,昨日听闻皇上封了一个宫女当美人,臣妾便将她唤来,想和她聊聊天,把关系相处好。
“可是谁知道,她仗着有皇上您喜欢,便,便嚣张跋扈,对我们完全不放在眼里……”
“是啊皇上,张贵妃好意端茶给她喝,可她不领情,还把茶杯给砸了,挑衅我们,说她有皇上护着,我们奈何不了她……”另外一个人接嘴道。
“她刚成为皇上新宠,得意也是正常,其他姐妹不高兴的指责了她几句……”张贵妃揉了揉红红的眼,继续道,“后来公主来了,以为我们在欺负她,然后就起了冲突。”
“可谁,谁知道,这苗美人把公主给推到湖里了,然后,她就逃了……”
“张贵妃说苗美人把公主推下湖的,可有证据?”谢禹廷插嘴,“当时本王可是看这苗美人在水里,是要救公主的。”
“王爷,您肯定是看错了,她把公主推下湖里,贵妃娘娘让人将她拿下,她是跳湖里,从湖里逃走的……”张贵妃身边的宫女巧莲立刻出声道。
“本王可是亲眼看到她帮着救人的。”
“王爷,苗美人把公主推下水,她还会救人吗?王爷难不成也是被苗美人迷惑了?”
其他妃嫔抱团跟着反对谢禹廷为苗晴说话。
“何况王爷赶来救公主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呢,王爷怎么就肯定苗美人落水是为了救公主。”
巧莲替主说话,“我家贵妃娘娘不会游泳,可也心急的跳下水去救公主,差点也丢了命呢。”
显然这话是说给皇上听的。
她们都是一伙的,只要打死不说出事实,她们根本不怕。
再说,三王爷还能为了一个贱婢和张贵妃对峙吗?
她们不知道谢禹廷和秦缈的关系,谢禹廷也不会任由她们陷害秦缈。
毕竟,秦缈是他的人,她还有用。
“本王和苗美人素不相识,本王还会替她无缘无故辩解,本王说的就是……”
谢禹廷话还没说完,谢君砚捏住桌边杯子旋即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杯子四裂飞溅,吓得张贵妃等人脸色有些发白,殿内鸦雀无声,众人内心慌慌。
“皇,皇上,息怒……”
谢君砚将视线落在谢禹廷身上,对侍卫道,“去把苗美人给朕带来!”
跪在谢君砚的面前,秦缈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已经换上干净的了,一张素脸唇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也羸弱如柳,风吹就会倒。
“朕同你说过什么!封你为美人,要你安分守己,你做出什么恶毒的事来!”谢君砚冷厉道,“你敢伤害玲儿!你想死是吗?”
“皇上,我没有推公主落湖,你相信我吗?”秦缈抬眼对视他,眼里带着倔强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