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朵苍凉泽

第1章 重生归来(修)
昏暗潮湿的水牢中,闷热的空气伴随着腐肉的气味充斥在每一个角落,一个蜷缩的身影被一条手臂粗的铁链捆绑着脖子,如狗一般拴在水中。
因为身体长期泡在水中,已经发胀发臭发烂引来了无数蛇虫鼠蚁的啃食。
湿发下一张被烫伤的脸显得尤为狰狞,正怨恨的瞪着岸上纠缠成一团的两个身影。
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
可他们却侵占了外公留给她的遗产,利用一起车祸制造出了她死掉的假象,把她关在这暗无天日的水牢,日夜以折磨她为乐。
如今她就快要死了,可这两人还不打算放过她,用她最后一口气来举行变态的狂欢。
“子敬哥哥,蓝朵这么瞪着人家,人家好害怕啊!”
姚淳静穿上衣服,瑟缩在苍子敬怀里,嘴里虽然说着害怕的话,但眼神却异常嫉妒的看着蓝朵的眼睛。
即便是毁了容,这双眼睛也璀璨的像天上的星辰,让她很不舒服。
苍子敬抱着姚淳静柔声安慰,笑道:“不要害怕,我帮你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谢谢子敬哥哥。”姚淳静开心的在苍子敬脸上亲了一口,怜悯的道:“但是蓝朵看不见就太可怜了,所以你就只挖掉她一只眼睛吧!”
蓝朵要是瞎了,她春风得意给谁看,那不是少了很多乐趣吗?
苍子敬走向水池,一把拽住蓝朵的湿发。
蓝朵想要挣扎,但腐烂的身体却用不出一丝的力气,只能张着被割掉舌头的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像是在咒骂。
“贱人,给我老实点。”
苍子敬一巴掌打在蓝朵脸上,手指无情的戳瞎了她的一只眼睛。
蚀骨的痛让蓝朵想要尖叫,却又倔强的咬紧了牙关。
她越是痛苦,他们就越是兴奋。
她又怎么可能随了他们的愿?
“蓝朵,你可真是块硬骨头,戳瞎了眼睛连喊都不喊一声,我真是佩服你呢!”
“就是不知道你在知道了你外公的真正死因后,还能不能这么硬气呢?”
姚淳静如愿在蓝朵眼中看到了疑惑,随即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蓝大小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外公是心脏病突发死的吧?要知道,他的心脏可好得很呢!”
什么意思?
蓝朵恐惧了。
她有预感,姚淳静说出的话会把她推入无尽的深渊。
“还记得你每天端给蓝老爷子的那碗药吗?我在里面加了一种慢性毒药,长期服用会让心脏衰竭而死……”
“所以,杀死蓝老爷子的真凶,其实……是你。”
姚淳静的话让蓝朵彻底陷入了绝望,她不敢置信的嘶吼了起来,血泪滑落脸颊滴入池中弥漫开来。
把她宠入骨髓,为她受尽委屈的外公竟然是她亲手杀死的?
当初外公执意不让她嫁给苍子敬,她为此没少跟外公吵架,甚至不惜以自残来胁迫外公,伤透了外公的心。
可即便如此,外公在临死前还在为她着想,让她防着点苍子敬。
但她却没当一回事儿,在外公死后一个月就嫁给了苍子敬,并且把遗产全部过户到了苍子敬名下。
落得如今的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她认了。
可外公有什么错呢?
他们为什么连外公都不放过?
苍子敬看出了蓝朵的疑惑,冷嗤:“要怪就怪那个死老头太聪明,看穿了我只是在利用你来得到蓝家的钱,死活不答应我跟你的婚事,就是后面答应了,也是对我横眉竖眼,威胁我不准辜负你。真是不识好歹,死有余辜。”
呵!
不识好歹?死有余辜吗?
依她看,不识好歹,死有余辜的是这两个人渣才对。
蓝朵怨恨的想着,突然回光返照般生出一股蛮力来,快速抓住了苍子敬的脚踝,猛地把他拖进了水里。
“啊!呜呜……放……放手…咕咕咕……救……”
蓝朵把苍子敬的头压进水里,任凭他如何挣扎也无用。
即便是死,她也要拉个人陪葬。
如果有来世,她定要护外公周全,让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
……
玫瑰庄园。
晨曦的暖阳透过落地窗照射了进来,如新生的光洒落在坐在梳妆台前的少女身上,隐隐泛着晶莹的微光。
只是静静的坐着,少女已经美得让人窒息。
那如墨的长发高高的束了起来,钻石打造的皇冠高贵典雅的戴在头顶,流苏耳环自然的垂落而下,承托得冷白纤细的脖颈更加妖冶。
线条精致的下颚线,复古的红唇魅惑诱人,高挺的翘鼻,紧闭的双眸弯出月牙的弧度,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扇形的阴影,透着神秘的气息。
突然,她猛然睁开了琥珀色的双瞳,一束骇人的凶光射出,在看清楚了镜中的景象后,又泛起了层层疑惑。
她不是在杀死了苍子敬后,也被站在岸边的姚淳静杀死了吗?
蓝朵看着镜中绝美的脸蛋,这是她没有被毁容之前的面容,陡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回了跟苍子敬订婚的这一天。
现在外公还活着,她也还没有嫁给苍子敬,一切都还为时不晚。
蓝朵诡异的笑了,阴森森的恐怖。
老天爷既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就必定要实现诺言,把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赶尽杀绝。
蓝朵看一眼时间,距离订婚宴还有一个小时。
呵!
订婚宴吗?
那就让这场宴会成为她复仇的开始吧!
大厅,宾客云集。
苍子敬身为陵城首富,自然是把全城大大小小的宾客都请了过来。
蓝朵冷眼看着盛况空前的订婚宴,无声的笑了。
要是苍子敬知道他即将因为丑闻而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会不会后悔请了这么多人来呢?
蓝朵正准备下楼,却意外在宾客中发现了一抹强势,挺拔,俊美的身影。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世的宾客中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啊!
蓝朵疑惑,但却并未多想。
也许是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

不过,这个人的出现让她的复仇有了更大的乐趣……

作者有话说:
新书羸弱,请多多支持!本书绝对甜宠,无虐!男强女强,放心入坑。简介中的马甲会慢慢掉,大家不要着急。萌宝会在后面情节加入,绝对的神助攻!

第2章 男主登场(修)
他。
苍凉泽。
苍子敬的小叔。
苍家最年轻的掌权人,权势滔天,财力雄厚。
传闻他手段狠辣,年仅十八岁就以铁血手腕接管了华夏集团,无人敢发出任何质疑。
曾亲手把贪污的伯伯送入了监狱,可谓六亲不认。
如今更是在二十八岁的年纪让华夏集团成为了华国第一大集团,五大古世家之首,风头一时无两。
蓝朵看得出神,突然,一双骇人的双瞳突然直直的闯了进来,带着强大的压迫感,让人望而生畏。
这是一双如墨般漆黑的冷瞳,透着阴鸷的恨意,仿佛要把蓝朵抽筋拔骨。
蓝朵疑惑的往四周看去,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奇怪,这苍凉泽怎么这么看着她,好像她掘了他家祖坟一样。
蓝朵正想着,身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蓝朵,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姚淳静温柔的笑着,很好的掩饰掉了眼底的嫉妒。
即便她刻意打扮了一番,想要艳压蓝朵,可在看到蓝朵时还是不自觉的生出了一股自卑来,让她非常恼火。
蓝朵转眸,琥珀色的眼瞳恨意涌动间冷意侵袭。
她的好闺蜜总是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好似风一吹就会倒,惹人怜惜。
上一世她就是被姚淳静这幅纯善的外表欺骗,错把贪狼当白兔,最终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上一世,她没能杀了姚淳静,这一世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蓝朵很好的收起了眼中的恨意,漫不经心:“走吧!订婚宴开始了。”
姚淳静看着蓝朵走下楼梯的身影,疑惑的皱紧了眉头。
她刚才分明看到了蓝朵眼中的爆戻,可转眸再看时,却又消失了。
难道是她看错了吗?
姚淳静凝重的想着,总觉得今天的蓝朵好似有些不一样了。
可至于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当蓝朵一袭白纱晚礼服出现在楼梯口时,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精致的妆容,冷白的肌肤竟比白纱还要白上几分,在灯光下仿佛能够看到透明的毛细血管,如同瓷娃娃般让人想要捧在手中小心的呵护。
即便是一袭红裙的姚淳静站在身后也沦为了可有可无的背景板。
一时间,满堂惊呼。
“早就听说这蓝家小姐长得漂亮,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倾国倾城。”
“之前听别人夸她长得美,我还当是开玩笑,没想到本人比传闻还要漂亮啊!”
“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了。”
“何止是美,气质更加出众啊!”
“难怪蓝老把他这外孙女藏的这么好,从未带出来过,要换了是我,我也舍不得让她出去啊!”
“真是便宜了苍家那小子了啊!”
“要是娶她的人是我该多好。”
“妈妈,这个姐姐好漂亮,我长大了也想娶她。”
姚淳静听着众人的议论,发狂的嫉妒,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把蓝朵的脸烧毁。
在看到苍子敬也对蓝朵露出了惊艳的目光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嫉妒,快走两步踩上了蓝朵的裙摆。
她要让蓝朵在大庭广众下出丑。
但她的脚才刚刚踩上去,蓝朵却好似不经意的拉起了裙摆,导致她脚底踩空,重心不稳的往前扑。
只听一声惨叫,姚淳静狠狠的滚下了楼梯。
“啊——”
蓝朵漂亮的樱唇微不可察的上扬,又很快收回。
上一世,姚淳静就是故意踩了她的裙摆,害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在众人面前出尽了洋相,成为了上流社会的笑柄。
外公也因为她受伤,难过了很久,命人把楼梯拆了,装上了电梯。
而她却蠢到在狗男女的教唆下,认为外公也在嘲笑她,渐渐跟外公疏远,伤透了外公的心。
……
姚淳静狼狈的躺在地上,听着周围低声的嘲笑,怨恨的抬头看去,正好看到蓝朵一闪而逝的嘲讽。
“……”蓝朵是故意的?
高雅的水晶鞋停在姚淳静跟前,倒映着她狼狈的样子。
蓝朵伸出手,温柔的拉起姚淳静,柔声询问:“没摔伤吧?”
她樱唇带笑,琥珀色的眼瞳满是关心,看在众人眼中就是个善良的天使。
可姚淳静却因为蓝朵的问话吓得花容失色。
“小心点,在我杀你之前,别把自己给摔死了。”
这是蓝朵拉她起来时,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发出的警告。
蓝朵是疯了吗?
姚淳静看着蓝朵绝美的背影,那嚣张,狂傲,不可一世的气质让她感到威胁。
但她转而一想,又释然了。
威胁又如何?
等把蓝宏岩毒死了,拿到了蓝家的家产,蓝朵还不是任她拿捏吗?
台上,苍子敬见蓝朵走来,笑着上前,伸手想要去拉蓝朵。
蓝朵眼眸微眯,不着痕迹的躲了开来,越过苍子敬,径直走到台中。
手落空,让苍子敬的脸色稍许尴尬,眸底闪过不悦的神色,又很快笑着走到蓝朵身边。
“蓝朵,你今天真美。”
苍子敬痴迷的看着蓝朵,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副为蓝朵深深着迷的样子。
但蓝朵却并未忽略掉苍子敬眼中的贪婪。
上一世,她就是被苍子敬这幅深情的模样所骗,以为他是真心实意的爱自己,最终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
这一世,她早已经看穿了苍子敬的狼子野心,只觉得他这幅神情,恶心的很。
蓝朵斜了苍子敬一眼,但笑不语。
苍子敬再次吃了蓝朵的闭门羹,心里虽不爽,但却并未表现出来,用眼神示意司仪开始订婚流程。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等一下。”
司仪才刚刚开口,一个老当益壮的声音突然响起,冷呵一声:“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话落,全场哗然。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拄着拐杖站起来的蓝宏岩,蓝家家主,蓝朵的外公。
蓝宏岩当众悔婚,让苍家觉得很丢面子,怒声质问:“蓝老,您是在故意给我们难堪吗?”
“今天我们苍家家主也来了,您未免也太不把我们苍家放在眼里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小心谨慎的偷眼看向阴鸷恐怖的苍凉泽。

而苍凉泽愤怒,怨恨的瞪着蓝朵。

作者有话说:
解释一下:男主跟女主已经生了一个儿子。但女主记忆断层,自己却不知道,所以忘记男主了女主虽然不记得了,但架不住男主死皮赖脸的缠着,所以两人还是甜的,不慌萌宝自带病娇属性,麻麻好,他就好萌宝:谁敢欺负麻麻,我就要他狗命

第3章 她是我的女人(修)
蓝朵沉眸。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蓝朵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被苍凉泽杀了多少次了。
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
简直莫名其妙。
苍凉泽面无表情,瞳孔无温,双手抱胸的翘着腿,即便只是静静地坐着,依然给人强大的压迫感,眸中似有若无的寒意,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苍凉泽此时心情很差。
大家都以为苍凉泽是在怒蓝宏岩。
虽然苍子敬只是苍家一个远房,但苍凉泽会出现在这场订婚宴上,已经足以证明他对苍子敬的看重。
此时蓝宏岩突然悔婚,无疑是在打苍凉泽的脸。
以苍凉泽狠辣的手段绝对会让蓝家散尽家财,在华国没有容身之所。
不由得,众人看向蓝宏岩的目光带上了幸灾乐祸。
蓝宏岩并未因此露出任何慌乱,转身面向苍凉泽,沉声问:“苍家小子,我要悔婚,你有意见吗?”
蓝宏岩对苍凉泽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得多大的权势才敢这么称呼苍凉泽啊?
众人越发觉得蓝宏岩的身份背景不简单了,眼神不由得带上了敬意。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苍凉泽咬牙冷声:“没意见。”
这更让众人诧异。
苍凉泽竟然不帮自家人,站到了蓝宏岩一边?
苍凉泽抬头,炙热的目光如火一般烧向蓝朵,霸道宣布:“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这话一出,连同蓝朵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他们的脑子出了问题出现了幻听。
传闻苍凉泽不近女色,所有试图接近他的女人都下场凄惨。
可现在苍凉泽却亲口说蓝朵是他的女人?
小叔当众抢侄子的未婚妻这种狗血的剧情竟然在现实中发生了?
这未免也太玄幻了吧?
蓝朵蹙眉,看着苍凉泽阴鸷冷冽的黑瞳,她总觉得有一种被凶兽盯上的感觉。
这种被当成猎物的感觉让她感到危险,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这个男人真是邪门的很。
“蓝朵,这是怎么回事?”苍子敬低声质问,想要发怒却又怕惹恼了苍凉泽。
“你还敢质问我家朵?”蓝宏岩怒斥,举起拐杖就往苍子敬身上砸去。
苍子敬哪里会想到蓝宏岩一言不合就动手,以至于来不及躲开,被拐杖砸中了额头,瞬间红肿了一片。
“唉?蓝老,您怎么还打人啊?”
“蓝老爷子,我们敬重您是长辈,对您处处忍让,但却并不代表您能够不讲道理的为所欲为啊!”
苍家父母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为苍子敬出头。
“我打他怎么了?他欺骗我家朵的感情,我打他都是轻的。”蓝宏岩横眉竖眼。
“蓝老,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您这样污蔑我家子敬可就有点太过分了。”
“蓝老爷子,您之前就不同意蓝朵嫁给我家子敬,但他们两个小辈是真心相爱的,您胡扯出这么个理由来拆散他们,就不怕伤了您跟蓝朵的感情吗?”
苍子敬适时表态:“外公,我对蓝朵是真心的,请您相信我。”
“我相信你个大头鬼,你当老头子是这么好骗的吗?”蓝宏岩爆呵,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交给佣人,“去把这个投屏出来给所有人看看。”
没一会儿,大屏幕上出现了苍子敬的身影。
无边界游池中,苍子敬正抱着一个女人在水中嬉戏热吻,时而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
虽然女人一直是背对着摄像头的,让人看不见她的面容。
但从女人的发型和体型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并不是蓝朵。
而视频录像的时间显示是昨天,坐实了苍子敬出轨的事实。
在视频出现的瞬间,姚淳静面色难看的悄悄退了出去。
“快,快,快关掉。”苍子敬怒声,呵斥向宾客:“都不准拍,谁要是敢把这个视频,和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我要谁好看。”
然后他慌乱的想要去拉蓝朵的手,却被蓝朵甩开。
“蓝朵,你听我解释,不要相信你的眼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都是被逼的,是那个女人先勾引的我。”
只要蓝朵原谅了他,其他人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是吗?”蓝朵幽幽的开口,瞳色骤冷,“但这不是你出轨的理由。”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嘈杂的大厅响起。
瞬间,大厅死寂。
众人不仅不同情苍子敬,还一副十分解气的样子,恨不得蓝朵再甩上几巴掌才好。
苍子敬被蓝朵打懵,脸颊火辣辣的痛,愤怒:“蓝朵,你敢打我?”
蓝朵不语,一脚踹出。
“唔!!!”
苍子敬闷哼出声,条件反射的夹紧了双腿倒在地上,身体因为疼痛而抽搐不止。
人群中响起了倒抽冷气的声音,伴随着几声欢呼。
“渣男,活该!”
“太飒了。”
“对待渣男就应该这么狠,让他断子绝孙。”
“这蓝家小姐真是够泼辣的,我喜欢。”
苍凉泽:“让这个说话的人消失。”
……
“蓝朵,你是想毁了我家子敬吗?你们蓝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们苍家跟你们蓝家没完。”
“哎哟~我要打死你个贱女人。”
苍子敬被打,苍家父母大闹。
蓝宏岩强势命令保安,不留情面的把苍家众人丢了出去。
宾客们也识趣的纷纷离开。
蓝宏岩乏了,回房休息。
蓝朵也回了房,洗去一身疲惫。
刚刚重生回来,就经历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她太阳穴凸凸的疼,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不久,一个身影悄然而入,静静的站在浴缸前,冷冷的看着熟睡的蓝朵。
睡梦中,蓝朵仿佛飘荡在海中,水波荡漾,上下沉浮。
突然,一双大手抚上她的肌肤。
一股危险的气息突然扑面而来,吓得蓝朵猛然睁开双眼。
多年的囚禁让她条件反射的缠住来人的手肘,另外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拉,连带着她的身体跟着一百八十度的旋转,压在了来人身上。

第4章 接吻要闭上眼睛(修)
这时,她才看清楚来人的长相。
宽额,剑眉,丹凤眼,如刀刻的五官,像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美得毫无瑕疵。
薄唇紧抿,薄情寡性。
眉宇间带着浑然天成的霸气,阴鸷的冷眸透着杀伐果断,仿佛他就是与生俱来的王者。
此时,他被蓝朵压在水中,湿透的衬衣下,线条优美的胸肌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湿漉漉的发微微卷曲着耷拉在额前,挡住了凌厉的眉眼,少了几分阴冷,反而看上去奶凶奶凶的可爱。
他如墨的黑瞳诧异中带着阴冷,应该是没有想到会被蓝朵制伏,暗觉恼怒。
怎么是苍凉泽?
他不是已经离开玫瑰庄园了吗?
蓝朵疑惑。
“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落,苍凉泽突然挣脱开了蓝朵的钳制,猛然一个反压,水花四溅中,居高临下的骑在了蓝朵腰间。
“嘘!”
他俯身,苍劲有力的手指抵上了蓝朵的樱唇,微微下压感受唇瓣的柔软。
湿热的气息喷吐上耳垂,麻麻痒痒的感觉让蓝朵不舒服的想要躲开,却被一只大掌扼住了喉咙,逼迫她紧贴上他的脸。
危险的气息包裹上来,让蓝朵不敢反抗。
她有预感,只要她敢挣扎,苍凉泽会发狂的杀了她。
她倒不是害怕苍凉泽,而是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惊扰了外公。
上一世,外公为她操碎了心。
这一世她只想做外公的乖孙女,不再让外公担心了。
“蓝朵?”苍凉泽突然出声。
蓝朵疑惑:“嗯?”
“呵!”苍凉泽突然低笑,继而嘲讽的问:“你到底是叫蓝朵,还是叫张翠花?”
张翠花?
谁?
蓝朵被问懵了。
苍凉泽把头埋入她的发间,深吸了一口气,嗅着她的芳香。
在蓝朵即将发火之际,他又快速起身。
“跟翠花的味道一样。”
他似自言自语,如墨的黑瞳直视向蓝朵,勾起一缕垂在蓝朵肩头的湿发。
“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落寞的感伤,像极了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狗,让蓝朵想要发火又于心不忍。
“苍先生,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叫张翠花的人,更加从没见过你……”
“翠花,四年没见,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绝情。
而他,发了疯的找了她四年,想她想到发狂。
可这小没良心的却要跟别人订婚,还敢假装不认识他?
蓝朵见苍凉泽根本就没在听自己说话,郁闷的抬高了音量:“你真的认错人了,今天是我跟你的第一次见……唔……”面。
蓝朵的话被一个吻堵在了嘴里。
呼吸跟着一滞,大脑随之空白,软软湿湿的热从唇上传来,像棉花糖带着香香甜甜的味道。
这是蓝朵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男人亲吻。
即便是跟苍子敬交往,两人也只是牵了一两次手而已,从未有过任何逾越的行为。
突然,唇上传来火辣的痛感。
苍凉泽仿佛在惩罚蓝朵走神一般轻轻咬上她的唇瓣,沉声:“翠花,接吻要闭上眼睛,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我教你祖宗十八代啊!
蓝朵回过神来,愤怒的扬手打上苍凉泽,嘴里怒斥:“流氓。”
“啪!”
苍凉泽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俊美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瞬间,小小的浴室冷意纵横。
蓝朵在打下的瞬间就后悔了。
她看着苍凉泽因为愤怒而充血的眼球,那慎人的杀意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她生出了一种唤醒了一头恶魔的恐惧感。
下一秒,脖子上的大手突然收紧,窒息的感觉让蓝朵感到了死神的降临。
她挣扎着想要去拉开苍凉泽的手。
但她越是挣扎,苍凉泽的手劲就越大。
“张翠花,四年不见,你还想跟我玩什么把戏?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任你愚弄吗?”
四年前,他把一颗真心交给了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却突然不告而别。
天知道这四年来,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逼迫自己忘记她。
可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陷入到思念她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呵!翠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让你永远都休想再从我身边逃走?”
苍凉泽病态的笑,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蓝朵一点都不怀疑苍凉泽话语中的真实性,在水中扑腾的挣扎着。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神经病。
她好不容易重生一回,可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蓝朵强忍着窒息的痛苦,冲着苍凉泽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轻轻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先松开。
在蓝朵快要昏厥之时,苍凉泽松开了手,把因为突然呼吸到新鲜空气而剧烈咳嗽的蓝朵揽进了怀里,宠溺的轻轻拍着她的背,为她顺气。
他虽然恨蓝朵把他抛弃,可又舍不得伤害她。
这种矛盾的心理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让他痛苦万分。
“翠花,你终于肯认我了吗?”
低沉委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让蓝朵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趁着苍凉泽不注意,蓝朵猛然推开了苍凉泽,翻身出了浴缸。
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光着身子的。
那她岂不是被苍凉泽看光了?
蓝朵愣在了原地,羞涩的浑身泛起妖冶的红晕,白里透红,诱人品尝。
蓝朵只是愣了一秒,就再次被苍凉泽抓回了浴缸。
“翠花,你又骗我?”
苍凉泽的声音委屈极了,带着阴鸷的怒火,把蓝朵死死的禁锢在了怀里。
下一秒,他……
蓝朵痛呼,咬牙,气愤的掐住了苍凉泽的手臂。
指甲因为愤怒深深陷进了苍凉泽的肉里,鲜红的血浆流出,顺着手臂滑落浴缸,弥漫了开来。
苍凉泽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任由蓝朵撕扯打骂。
蓝朵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发狂。
……
五个小时之后。
苍凉泽看着因为脱力而昏睡过去的蓝朵……
他痴恋病态的亲吻着蓝朵,邪肆的笑,“翠花,不管你在耍什么花招,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第5章 认真搞事业的女人(修)
蓝朵醒来时,苍凉泽已经不知所踪。
要不是全身像被大卡车碾压过一样痛,她都要怀疑之前的浴缸大战是幻觉了。
蓝朵气得想杀人。
最好别让她再见到苍凉泽,否则定要让她断子绝孙。
蓝朵狠狠地洗了个澡,确定身上没有苍凉泽的味道后,才整理好,去花园找蓝宏岩。
蓝宏岩正在给玫瑰施肥,见蓝朵过来,很是惊讶。
蓝朵嫌脏,从不来花园。
更加不准刚刚种过花,满身是泥的蓝宏岩靠近她。
“外公,我帮你。”
蓝朵接过蓝宏岩手中的有机肥,学着蓝宏岩的样子,有模有样的给玫瑰施肥。
蓝朵反常的行为,可把蓝宏岩吓坏了。
“朵,别弄脏了你的手,还是让外公来吧!”
“外公,我想学种花。”
蓝朵嘻嘻一笑,突然提议。
蓝宏岩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唯一的爱好就是种玫瑰。
听说,这是外婆生前最喜欢的花。
“我可怜的朵啊!”
突然,蓝宏岩的眼眶红了。
他还以为蓝朵是因为苍子敬的出轨而伤心,所以性情大变。
“朵啊!为了那么个人渣难过,太不值得了。”
蓝朵知道蓝宏岩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着解释:
“外公,我不是在难过这个,我只是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经常惹您伤心,还因为一个人渣跟您吵架,实在太不孝顺了。”
蓝朵不顾蓝宏岩满身的泥土,亲昵的抱住他撒娇。
能够再次见到外公,是上天给她最大的恩赐。
蓝宏岩听着蓝朵的话,热泪盈眶。
“朵是外公的心肝宝贝,不管朵做什么,外公都会永远护着我家朵。”
“只要朵以后过得好,外公就心满意足了。”
蓝宏岩宠溺的说着,突然话锋一转,异常愤怒。
“幸好你今天及时发现了苍子敬那个狗东西就是个人渣,及时取消了订婚,不然……”
说着,蓝宏岩的声音再次带上了哽咽。
订婚宴开始之前,蓝朵突然找到他,给了他一个U盘,说完退婚。
这可把他激动坏了。
苍子敬狼子野心,根本就配不上他家朵。
倒是苍凉泽那小子还不错。
不枉费他特意把苍凉泽叫来了陵城,阻止了这场订婚。
“朵,那个渣男不要就不要了,外公肯定给你找一个举世无双的好老公,把你放在心心窝里疼的那种。”
蓝宏岩意有所指,但蓝朵却没有意会到。
她腼腆一笑:“外公,朵儿不想结婚,就想一直一直陪在外公身边,永远都不离开。”
她上一世被恋爱脑支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这一世她不再需要什么爱情,只想认认真真的搞事业。
上一世让她明白一个道理:
只有自身强大到了一个没人敢欺负的地步,才能更好的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外公就是她这一世的逆鳞,谁再胆敢做出伤害外公的事情,她定要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两人正说着,姚淳静端着一碗热腾腾的中药走了过来。
那张娇柔的脸上挂着和善纯良的笑,见蓝朵跟蓝宏岩聊的开心,眼中闪过一抹嫉妒,但又很快消失。
“蓝朵,外公该喝药了。”
蓝朵看着姚淳静手中的药碗,漂亮的桃花眼凶光乍现。
还不等蓝宏岩说话,蓝朵已经起身拦下了姚淳静的身影,从她手里抢过药碗。
“外公,这药有些凉了,我再去给您热一热。”
说完,她拉着姚淳静走远。
姚淳静的爷爷是蓝宏岩的管家,所以姚淳静在父母意外身亡后,就被接到了蓝家。
姚淳静虽然是管家的孙女,但却因为从小在蓝家长大,又跟蓝朵是闺蜜的关系,所以她也跟着蓝朵一样叫蓝宏岩外公,享受着蓝家小姐的待遇。
蓝宏岩从小看着姚淳静长大,早已经把姚淳静当成了半个孙女。
要是让蓝宏岩知道姚淳静竟然狼心狗肺的在他的药里下毒,肯定会非常的伤心难过。
所以蓝朵并不打算告诉外公真相,想要偷偷把姚淳静给解决了。
……
姚淳静疑惑:“蓝朵,这药是我刚刚煎出来的,还热着呢,不需要加热啊!”
她迫切的想要让蓝宏岩把药喝下。
蓝朵斜睨了姚淳静一眼,没有理会,端着药往厨房走去。
姚淳静被蓝朵冷冷的目光吓到,突然心虚了起来。
难道蓝朵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
这药一直是她亲手熬的,从未假借人手,蓝朵又怎么可能发现她在药里下了毒呢!
姚淳静追到厨房,见蓝朵想要把药倒掉,急的上前抢过药碗。
“蓝朵,这可是我为外公熬了两个小时才熬好的药,你就算跟外公有嫌隙,也不能倒掉啊!”
姚淳静弱弱的,委屈的样子好似受了蓝朵的欺负,让人心疼。
她天天给那个糟老头子熬药已经熬得够烦的了,要是蓝朵把药倒了,她还得浪费时间再熬一碗。
想想就更烦躁了。
客厅的佣人听见厨房的动静,看向蓝朵的目光充满了谴责。
蓝朵小姐又开始耍大小姐脾气了。
即便她跟老爷关系不好,也不能倒掉老爷的补药啊!
这不成心想让老爷快点死吗?
还是淳静小姐好,每天不辞辛苦的为老爷熬药,还为了修缮老爷跟蓝朵小姐的关系,假装出补药是蓝朵小姐熬的,把功劳都给了蓝朵小姐。
跟蓝朵小姐比起来,淳静小姐更像老爷的亲孙女。
姚淳静感觉到了佣人们赞许的目光,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蓝朵是蓝家的正牌小姐又怎么样?
在佣人们的心里,她才是蓝家真正意义上的小姐。
等糟老头子一死,蓝家的一切都会变成她的。
至于蓝朵?
只配给她提鞋。
……
“倒掉确实是可惜了。”
蓝朵无视佣人们的目光,琥珀色的眼瞳似笑非笑的看向姚淳静,冷意侵袭。
“既然这药是你辛辛苦苦熬的,那你就自己把药给喝了吧!也省得浪费了这么贵的补药。”
姚淳静为难:“这,这是外公的药,我怎么能喝呢?”
“我说你能喝,你就能喝。”蓝朵的声音不容置疑,冷声:“还是说,你要我把药灌进你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