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221130180609.jpg

第一章
所有人都说娱乐圈清冷女神阮疏在倒贴傅氏集团总裁傅嗣珩;

他和别的女人逛街,她买单;

他和别的女人烛光晚餐,她亲自下厨;

他和别的女人传绯闻,她花重金压热搜;

可所有人都不知道,她重生了!

上一世她错爱渣男,是傅嗣珩为她报仇,为她放弃了一切,为了她一生未娶;

所以她坚信,这一世他仍旧会爱她!

当她被仇人设计在郊区醒来的时候,她一点也不害怕。

"姓傅的,阮疏在我手里,不想她死,现在立刻来南郊仓库。"
阮疏期待的望着手机。

她相信,傅嗣珩一定会来救她的!

可谁知,沉默几秒后,电话那端却只传来苏凝的一句:"嗣珩,开会了。"

下一刻,电话就被挂断。

宋煜见电话挂断,愤怒的举起手机摔向地面,瞬间四分五裂。

随后,他举着刀向阮疏走来。

阮疏看着他狰狞的模样,惧怕无比,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宋煜,不管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不信的话,我马上就给你转两千万证明。"

闻言,宋煜眼里闪过一抹贪婪,将手机拿给她。

阮疏在手机上一顿操作完,宋煜一把抢回手机,看着到手的两千万,不由得有些激动。

阮疏见状,抄起一旁的棍子毫不犹豫砸向宋煜的
头。
然后不再管他,趁机跑了出去。

仓库外面正好有一辆车,阮疏连忙开着车离开。

逃离现场,第一时间去警察局报了案,

两个小时后,阮疏在警察的陪同下,再次回到了南郊仓库。

她看着宋煜被押入警车。
这一刻,阮疏如释重负。

前世的事情有个了结了,自己再也不会有那样悲惨的下场。

此时此刻,她只想见傅嗣珩!天色渐晚。
傅氏许多人已经下班。

只有总裁办公室里亮着一盏灯。

阮疏刚想推门而入。

这时,门缝里竟传来苏凝的声音:"一天都没见到阮疏,你就不担心今天的绑架是真的?"

阮疏脚步一顿,忽听傅嗣珩嗓音冷淡传来:“谁会绑架她。"

阮疏一怔,一瞬间,心好像被人攥住,一扯一扯,疼得几乎窒息。

原来他根本丝毫不在意她。

阮疏神情有些恍惚,疲惫的身子有些支撑不住,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椅子。

“刺--”

声音惊扰了里面的人。

傅嗣珩打开门就看了阮疏站在门外。

阮疏对上他的视线,强忍着泪意,忽地扬起一抹笑,说不上的悲凉:"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你们了。”

傅嗣珩上前,这才看清阮疏多么狼狈,灰头土脸,脸高高肿起。

他不禁蹙眉,刚要开口。

就见阮疏苦笑:"原来一直是我自作多情。"

她上前,在傅嗣珩不解的目光中,将他手上的红绳解下来。

傅嗣珩手上少了束缚,心底好像莫名空了一块。

阮疏眼角带泪,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凄凉。

"我不会再缠着你了,希望你和她幸福。"

说完,她将红绳像丢垃圾一样丢掉,带着决绝转身离开。

这一次,阮疏再也不会缠着傅嗣珩了!

梦里。
阮疏身处墓园,天空下着小雨,一片肃冷。
她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克制而又隐忍。
他不顾雨淋湿了他的全身,在墓碑前驻足了许久。
良久,弯着腰,声音嘶哑:“疏疏,我来晚了。”
而那墓碑上的照片,赫然是她的模样!
她一闭眼,又感觉自己身处病房。
她看到已是耄耋的男人躺在床上,手里紧握着她的照片,慢慢闭上了双眼。
至死,他的身旁再也没有她人,孤独终老……
睡梦中,阮疏眼角不禁落下一滴泪,没入枕头。
她缓缓醒来,从床上坐起。
她恍惚地攥紧被子,又梦到前世的事了。
上辈子她将一颗真心错付于季景,却被他和亲妹妹阮柔联手害死。
可在死后却化为一缕孤魂。
看着青梅竹马的傅嗣珩为她报仇,将两人抓进监牢!
为了她,一生未娶……
阮疏心中还残留着梦里的悲痛。
前世傅嗣珩早早继承家业,行事风格狠辣。
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冷脸,散发出迫人的威压。
久而久之,阮疏便有些害怕他,渐渐疏远了。
没想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竟对她情深根种已久。
“嗡嗡……”
忽然,阮疏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她拿起接过,对面经纪人李仪的声音传来:“疏疏,不好了,上次定下的‘US’代言被通知临时换人了!”
闻言,阮疏愣了下。
这个代言是傅嗣珩亲自定下的。
临时换人,不是他的风格。
阮疏紧抿着唇,轻声道:“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说完,她挂断电话。
想到傅嗣珩,阮疏垂下眼眸,她重生一个月了。
这段时间,想方设法的想跟傅嗣珩距离变得更近。
但她做的一切,傅嗣珩全都不为所动。
她很是挫败。
难道前世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吗?
阮疏起床洗漱,就进了厨房。
和往常一样,进厨房做早餐,给傅嗣珩带去。
傅氏集团。
总裁办的人都认识阮疏,她一路长驱直入来到总裁办公室。
“嗣珩哥!”
阮疏推开门就见到坐在办公椅上,压迫感十足的男人,西装革履,轮廓分明。
面对这样的傅嗣珩,阮疏心中微微酸涩。
都是因为她,前世他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想到这,阮疏垂下眼睑,将手上的便当递上桌:“嗣珩哥,你胃不好,吃点东西吧。”
谁料,傅嗣珩冷淡地说:“拿走,我不需要。”
满室静寂。
只能听到傅嗣珩翻阅文件的声音。
阮疏托着腮看着他:“嗣珩哥,‘US’的代言……”
话音没落,就被傅嗣珩打断:“你不适合。”
阮疏纤细的手指抚过自己的锁骨:“怎么不合适?‘US’是高奢珠宝代言,我代过那么多珠宝。”
傅嗣珩掀眸凝着她,嗓音冰冷:“阮疏,我从未对你承诺过什么。”
阮疏看着他冰冷的模样,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尽。
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
一道女声从门口传来:“嗣珩,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阮疏一愣,就见到原本还一脸冷漠的傅嗣珩神色柔和,应了一声。
“嗯。”
就起身出去,临走前还丢下一句:“不要随意进出我的办公室。”
阮疏愣在原地。
眼睁睁看着傅嗣珩出去,和外面等着的一个身穿西装,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女人汇合。
女人帮他披上外套,一起往外走。
一举一动,十分默契。
外面的员工正八卦着——
“苏凝真不愧是总裁的女朋友,两个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阮小姐最近总来找傅总,两家还是世交,我还以为她们是一对。”
“阮疏不过是个花瓶,找女朋友肯定要找苏总这样有能力的。”
阮疏听着她们的议论,不可置信。
傅嗣珩现在竟然有女朋友了?!
第二章
阮疏知道苏凝此人。
苏凝是她们圈子里有名的女强人。
在世家千金们还只知道虚度光阴时,她就考入了哥伦比亚大学,进入自家企业实习,和傅嗣珩有得一拼。
她前世隐约听说苏凝三十好几未婚,好像在等一个人。
难道她等的那人就是傅嗣珩?!
阮疏反应过来,心微微泛着酸楚。
傅嗣珩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
苏凝和傅嗣珩,朝夕相处了五年……
阮疏收拾好心情离开办公楼,却迎面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色的卫衣,一头褐色短发,身材修长。
这人正是那个害死她的渣男——季景!
阮疏站在原地,紧盯着他,目光冰冷。
这时,季景也看到了她,和她打招呼:“疏疏!”
他走过来,在阮疏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要抱她:“我在山上拍戏,一个月没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好想你。”
这番故作深情的模样,直叫阮疏犯恶心。
前世的她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竟然会相信这拙劣的甜言蜜语。
阮疏冷着脸,将他推开:“我们已经分手了!”
前世一切的悲剧,就是从和他在一起开始。
这一次,她会让他付出代价。
季景愣了愣,开始哄她:“这一个月,我忽略你了,抱歉……”
阮疏心底冷笑。
她从前就信了他话。
后来才知道,他和阮柔在山上浓情蜜意。
阮疏冷笑出声:“你过得很滋润吧?”
季景一愣,一瞬间闪过一抹心虚。
阮疏直接撂下一句警告:“以前是我眼瞎,才会喜欢你,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她没管季景的反应,径直离开。
两人都没注意到,一阵白光闪过。
而草丛里,记者蹲在草丛里,兴奋的打电话:“我拍到第一手八卦,阮疏的恋情……”
次日。
阮疏和往常一样去找傅嗣珩。
却被助理告知:“对不起阮小姐,总裁跟苏总飞去澳门谈项目去了。”
阮疏怔了怔。
脑海中不由地回想起傅嗣珩跟苏凝两人默契的一幕,心里不是滋味。
她只能等着傅嗣珩回来。
又忍不住想,在澳门孤男寡女,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她当天晚上就订了机票,飞去澳门。
想给傅嗣珩一个惊喜。
金铭酒店。
阮疏刚下车,远远就看到一对般配的男女一同走进酒店。
正是傅嗣珩和苏凝!
阮疏喊了一声:“嗣珩……”
可前面那两人好像没听到一样,没入了大门,站在那里等电梯。
阮疏跟上去,只听苏凝的声音响起:“阮疏那么喜欢你,一直追着你,你们又是青梅竹马,怎么不从了她?”
阮疏脚步一顿,没有上前。
她屏住呼吸,想听他的回答。
下一秒,傅嗣珩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不喜欢她!”
第三章
这一刻,阮疏只觉得周围一切都失去了声音。
心像是被刺了一剑。
心底泛着酸意,她飞快地转身跑了出去。
“叮!”
电梯到了。
傅嗣珩上了电梯,转身。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眼前似乎掠过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皱着眉。
身旁的苏凝随口一问:“嗣珩,怎么了?”
傅嗣珩冷声回一句:“没什么。”
回到房间,傅嗣珩手机响了,是助理打过来的:“傅总,今天阮小姐来问过你的行踪,我告诉她了。”
傅嗣珩拧紧眉毛:“没有下次。”
对面助理静若寒蝉,连忙说:“是。”
挂断电话,傅嗣珩周身寒气蔓延。
阮疏居然跑到擅自跑到澳门来。
澳门酒吧。
灯火摇曳,人声鼎沸。
阮疏坐在吧台边,喝着闷酒。
难道这么多年的情分都是她的错觉吗?
她对他的追求,不仅仅是因为前世,更是喜欢上了他。
可傅嗣珩说,他不喜欢她。
她难道还要纠缠他吗?
自以为是的报恩,就是恩将仇报了……
想到这,她握着酒杯的手渐渐收紧。
这时,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凑上前:“小姐姐一个人喝酒多寂寞,跟我们哥几个一块喝呗?”
阮疏冷声拒绝:“没兴趣。”
男人恼羞成怒,直接粗暴的拽住她的手腕,想要将她拉走。
阮疏剧烈反抗,呵斥:“你干什么!?”
男人更感兴趣,两人纠缠起来。
周围人群怕惹上麻烦,无一人上前。
阮疏挣扎不过,就要被拖走。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插了进来,将两人拉开。
阮疏抬头就见到一个宽厚的背影。
她一眼认出是傅嗣珩。
她被他护在身后,只听他冷声说:“滚!”
对面那人见傅嗣珩气势不凡,心底的恐惧从脚底油然而生。
不敢再惹事,连忙跑了。
原地就剩下阮疏与傅嗣珩两人。
傅嗣珩垂眸打量着阮疏,黑眸深邃:“你在做什么?”
阮疏站直了身体望着他,醉醺醺地开口:“不用你管!”
傅嗣珩拽住她的手,厉声道:“回家。”
阮疏醉眼朦胧,望着傅嗣珩冷峻的面容,忽然感到有些委屈:“你就知道教训我。”
闻言,傅嗣珩的神色变得更冷。
阮疏固执的坐回椅子上:“我不回去。”
话音刚落,却双脚离地。
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被他扛在了肩上。
阮疏只感觉酒吧的人视线齐刷刷望着她,她要没脸见人了。
她不老实的挣扎:“傅嗣珩你放开我!”
傅嗣珩没管她的反应,直接强硬的带着她离开。
阮疏被放到车的后座,就要起身:“我不想走。”
傅嗣珩一手压在她肩膀上,深邃的瞳孔紧盯着她,嗓音冷淡:“你想留下跟那种人在一起吗?”
阮疏心微微刺痛。
难道他就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吗?
她眼眶微红的看着他:“那你是用什么立场来管我?”
傅嗣珩冷着脸说:“我把你当妹妹。”
是朋友,是兄妹,却唯独不是恋人……
阮疏压下心底的酸涩,试探地问:“傅嗣珩,你是不是喜欢苏凝那种类型?”
傅嗣珩没有回话。
阮疏却以为他默认。
想起他那句言之凿凿的“不喜欢”,心渐渐沉下去。
傅嗣珩俯下身,去拉安全带,两人距离极近。
他身上那令人安心的雪松冷香一下扑进她的鼻尖。
阮疏忽然伸手环住他的脖颈,顺势将他压下。
四目相对,彼此气息交缠。
阮疏红唇轻启:“傅嗣珩,我真的好喜欢你。”
第四章
傅嗣珩面色不变,将阮疏的手掰开,嗓音森寒:“你喝醉了。”
被推开的阮疏只觉得头昏脑涨,皱眉靠在座椅上。
傅嗣珩关上后座的门,进了驾驶座,开车离开。
而后座的阮疏陷入了梦境。
现代化办公室。
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老板椅上,有些看不清面容。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苏凝冲到了男人面前:“联姻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拒绝?”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男人没有起伏的嗓音说:“没什么理由。”
苏凝声嘶力竭,早已没了平日的冷静:“她已经死了,难道我还比不过一个死人吗?”
阮疏看着眼前这一幕怔了下。
第二天早上,金铭酒店。
阮疏刚睁开眼,宿醉涌上头,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好像又做梦了,梦里什么也看不清。
只是直觉那个男人是傅嗣珩。
傅嗣珩和苏凝竟然有过婚约?
阮疏缓了一会,捂着头疼的脑袋坐起。
环顾四周,房间内静悄悄的。
她忽地瞥见床头上放着的醒酒药。
阮疏不用想都知道是傅嗣珩放那的。
她不由有些伤心。
他是关心她的。
可她前世瞎了眼,只觉得他凶恶,从来不用心去理解他的举动。
她吃了粒解酒药,而后准备去找傅嗣珩。
一打开门,就撞见刚从对面酒店房间出来的傅嗣珩。
他穿着昨天的西装,看起来有些疲惫。
四目相对,沉默蔓延开来。
阮疏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忍不住率先开口:“昨天晚上……”
傅嗣珩冷着脸打断:“以后少喝酒。”
阮疏的话僵在嘴角。
难道他就这么不想提起自己向他告白的事情吗?
难道他心里一点都不在意吗?
她就想知道一个答案而已。
就在这时,从傅嗣珩房间传来苏凝的声音:“嗣珩,怎么了?”
阮疏瞳孔微缩,抬头就看见苏凝穿着浴袍从傅嗣珩身后走出。
她一瞬间想到了许多,心像是被刀狠狠插过。
半晌,阮疏艰难开口:“你们昨晚……”
话音一落,苏凝挽住傅嗣珩的手,笑了笑:“昨晚太晚了,他就在这里睡下了。”
阮疏僵硬的转头,看着傅嗣珩,想听他的解释。
可傅嗣珩却只冷硬地说:“该回去了。”
说着,两人就转身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阮疏站在原地,不可置信。
他们难道在一起了?
……
头等舱,只有三人,十分清净。
阮疏坐在后排,看着傅嗣珩跟苏凝附耳密语。
心底泛酸。
她总算明白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和别人谈笑风生的痛苦和嫉妒的感觉。
与此同时,一则新闻飙升到热搜榜首:【小花阮疏与演员季景地下恋情曝光!】
配图是阮疏跟季景在傅氏大楼的亲密动图。
阮疏飞机一落地,打开手机。
“嗡嗡……”
消息一条条弹出来,手机几乎挤爆。
阮疏一惊,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粉丝和记者团团围住。
她和傅嗣珩被分开来。
“啪——”
手机掉在地上。
阮疏被围得水泄不通,迈不动步伐。
“请问你跟季景的恋情是真的吗?”
“你不是宣布你在追求傅总吗,请问你是脚踏两条船吗?”
“……”
闪光灯、记者的提问、机场的广播交织在一起,仿佛将刺破阮疏的耳膜。
“让一让!”阮疏大声喊,可她的话却被淹没。
阮疏目光紧锁住同样被记者围住的傅嗣珩,想追上去。
整个人却被记者推搡着,离傅嗣珩越来越远。
阮疏一个踉跄着,跌落在人群里。
在人群涌上来那一刻,只见到傅嗣珩小心地护住苏凝离开!
第五章
圣心医院vip病房。
一室宁静。
阮疏一身病号服,躺在床上。
“咔哒”一声,锁转动的声音传来。
阮疏期待的望去,却见经纪人李仪风风火火走了进来:“疏疏,你醒了,有没有事?”
之前机场发生了踩踏事故,她受了伤。
阮疏掩去眼底的失望,撑着从床上坐起:“没事,嘶——”。
她稍微动了下,浑身就像被车碾过似的。
李仪连忙过来帮忙扶了一把。
阮疏双手不由得攥紧被子,昏倒前的一幕浮现在脑海里。
在那种情况下,他……选择了护着苏凝离开。
她胸口一阵窒息。
李仪在她身后放好枕头,让她靠着后开口:“疏疏,网上热搜撤不下来,现在该怎么办?”
阮疏回神,冷冷吩咐下去:“那就如实相告,宣布我跟季景已经分手了。”
“并全面封杀季景!”
李仪怔愣,此刻的阮疏竟散发出以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这是她第一次动家中的势力,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收回思绪,李仪点头说:“行,你先好好休息,这件事我去解决。”
说完,转身离开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阮疏一人。
许久,病房门再度被人打开。
阮疏望去,先是一束百合映入眼帘,还没来得及欣喜,花束被拿下,露出了季景那张脸。
他露出一抹帅气的笑:“疏疏,我来看你了。”
阮疏脸色顿时沉下来:“你来干什么!?”
季景将花递给她:“疏疏,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会要封杀我?”
阮疏没有接,只冷冷看着她:“封杀你就封杀你,难道还要理由吗?”
季景的手僵在空中,掩去眼底的阴郁。
他俯身像以前那样抱住她,哄道:“疏疏,你听我说……”
阮疏受伤没力气,被抱了个满怀。
忽而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双漆黑的皮鞋。
她缓缓抬头,却对上傅嗣珩漆黑的视线。
四目相对,阮疏手足无措看向傅嗣珩:“嗣珩哥?!”
这时,季景也看到了傅嗣珩,松开阮疏,指着他质问:“疏疏,你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所以才要跟我分手?”
阮疏冷冷看着他:“你怎么能跟嗣珩哥比,他比你长得帅,比你家世显赫,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季景脸色青了青。
他还想再说什么,傅嗣珩却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冰冷启唇:“滚!”
季景知道傅嗣珩的身份,他招惹不得,只得憋屈离开。
很快,病房里只剩阮疏与傅嗣珩脸两人。
傅嗣珩走到阮疏面前,冷声讥讽:“阮疏,这就是你说的喜欢?”
阮疏心中瑟缩一下,忍着痛从床上爬起,小心翼翼地解释:“我跟他真的没什么,我喜欢的人是你,嗣珩哥你相信我。”
闻声,傅嗣珩冷冷看着她,眸中似有审视。
阮疏心猛地一颤。
他不信她。
阮疏不由想到机场那幕,问道:“那天在机场,我看到你护着苏凝离开,你好像对她很好。”
傅嗣珩一如既往寡淡的嗓音回答:“她是我的人。”
这句话,化作一柄利刃,插进了阮疏心口,鲜血淋漓。
苏凝是他的人。
而她,却在他的保护圈以外。
只听傅嗣珩冰冷的嗓音:“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好好休息。”
阮疏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好不甘心。
攥紧了背角,却依旧是不想放弃,朝他背影喊道:“嗣珩哥,我出院那天你能不能来接我?”
阮疏并没有得到回应。
可她想,就算不把她当自己人,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一定不会让她独自一人。
一周后,阮疏出院。
她独自坐在医院大厅,等着傅嗣珩来接。
然而就这样从天亮等到天黑,也没看到傅嗣珩的身影。
她只看着自己面前人来人往,自己却始终在原地。
她的心冷得彻骨。
这时,她抬头,竟然看到医院大厅播放的屏幕上出现傅嗣珩跟苏凝亲密无间的身影。
一时,刺痛了她的眼睛,眼前一片模糊。
只听苏凝微笑着说:“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和嗣珩的订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