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夜寒甜汐

第1-8章 我还……我还没够
墨夜寒手伸来,抬起她的下巴:“我可以忍,等我认为你准备好,你就别想再逃。”
她:“……” 咬~唇。
少年再低头亲下去,轻轻的啄,温柔的吻,如羽毛掠过甜汐的心尖,让她的心忍不住颤栗。
……
晚上,依旧是墨夜寒送甜汐回家,两人上了公交车。
“我要坐在你怀里。”甜汐站在最后一排道。
墨夜寒喉结滚动,结结巴巴道:“不……好。”
“就要坐。”甜汐嘟着嘴唇,雪白小脸也气鼓鼓,粉嫩粉嫩,让墨夜寒想把命都给她。
他微微点头,坐下靠近窗户的位置,拍了拍腿。
甜汐瞬间展开笑颜,小心翼翼坐在他大腿上,接着又往他怀里挤了挤,还好,晚上的公交车没什么人,也没人会回头看这对小情侣。
甜汐窝在墨夜寒怀里,吹着夏夜的晚风,幸福的想哭,好开心,原来和墨夜寒在一起谈恋爱,远比想象的更美好。
她仰起头,趁他不注意,亲吻了他的下巴,就轻轻的啄一下,少年的身子就颤抖的厉害,她发觉了,感觉很好玩,再亲一下,他的反应依旧很大。
她悄声说:“墨夜寒,你好像有点敏感。”
墨夜寒眼角微红,发出似有似无的嗯。
“你怎么会那么敏感?”她很好奇。
“因为……你。”少年结结巴巴解释:“所以不要闹了。”
甜汐发出悦耳的笑声,轻声附耳:“原来你是因为我呀……”
原来你是因为我,才那么敏感呀,这话已足够击溃墨夜寒,让他丢盔弃甲。
更何况她还靠那么近,甜美的气息将她完全包裹,他似再也无法忍耐,失去了引以自豪的自控,吻上她的嘴唇,轻轻的吻,温柔的吻,生怕会吓到她。
一吻结束。
甜汐轻喘:“我们今天吻了好几次,会不会腻啊?”
“我不会,你会吗?”墨夜寒认真的问。怕她会腻, 他都不敢过多的亲吻她。
“我也不会,就是怕你会。”甜汐轻轻叹息。
墨夜寒急迫的解释:“我,我怎么可能会,我还……我还没吻够。”
“你怎么说话又结巴了?”甜汐惊奇的问。
她记得,墨夜寒说话从来不结巴,怎么现在说话总是结巴。
墨夜寒叹息:“在你面前我很紧张。”
患得患失。
拥有她,却怕失去她。
这种感觉很煎熬。
该怎么拥有她,才不怕失去?!
甜汐拉过他的手,抚在自己脸上,她嗯了一声:“我也是,总是太过紧张和急迫。”不知道该怎么爱他,疼他才好。
墨夜寒似被她的话感动到了,眼底泛起红润,低声说:“原来小公主也跟我一样。”
他好餍足。
就算她是骗他。
他也甘之如饮。
两人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非要彼此靠近才可以听见,说着说着,忍不住贴贴……
走下公交车。
没走两步,甜汐就要墨夜寒抱着自己:“我不想走路,你抱我。”
不用找任何理由,就想直接吩咐墨夜寒。
墨夜寒像是被砸中彩蛋,颤抖着问:“万一被你家人看到怎么办?”
“看到正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甜汐笑着说。
墨夜寒看她那么坦荡,抑郁的心瞬间明朗,一把抱起她,嘴角勾起妖孽的笑:“甜汐真可爱。”
“只是可爱吗?”甜汐轻声道:“其实,我还可以妖里妖气,你会喜欢吗?”
墨夜寒喉结滚动:“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不会单单喜欢我乖乖女的形象?”甜汐还不确定的问。
“不。”墨夜寒淡淡道。
“好吧,明天给你个惊喜。”甜汐甜甜说。
墨夜寒眼神灼热:“我等你。”
到了别墅门口。
把她放下。
甜汐不舍得他离开,投入他怀里,又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才走进别墅。
大哥叫道:“哎呦,小妹好忙啊,又去谈恋爱了?”
二哥眼巴巴走来:“小妹,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墨夜寒那小子了吧?”
甜汐点头:“当然,等大学毕业,我就嫁给他。”
蹬蹬上楼。
走进卧房,紧张颤抖的把墨夜寒的白色衬衫拿出来, 平铺在床上,整个人缓缓躺上去,感觉自己还在他的怀抱里,好温柔,好舒服。
她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墨夜寒。
墨夜寒正在赶往打工的路上,打开手机,看到这张照片,他的身子猛颤,头晕晕的回给她两个字:“晚安。”
甜汐在收到这两个字,甜甜的抱着手机睡去!

第9章 墨夜寒的大佬身份
在她进入梦乡时,墨夜寒已经抵达酒吧。
他在高档酒吧找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工资很高,足以给妈妈看病,以及生活开支。
只是这个工作很辛苦,每晚都要从晚上十点钟做到凌晨三点钟,不过还好只要打这一分工,比之前一天打三份工时间多了不少,至少白天有时间跟小公主约会。
他换上服务生的制服,黑色衬衫,黑色长裤,他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九,挺拔英俊,阴郁阴冷,引来这里消费的富家女们的注意。
她们每次来,都指明让他来陪酒,但他每次都拒绝,他是服务生,不是陪酒模特。
他越是清高,越是有人砸钱要拿下他,可钱给的再高,他也没陪过任何人。
这更加引起注意,尤其是一个叫曼莉的富家女,她盯上他好久了,用尽办法勾引他,都诱不到他,就找人调查他,原来他是身家清白的大学生,还是学霸,第一名,难怪那么清高。
这晚曼莉在墨夜寒送完酒后,拉住他的手臂:“墨夜寒,别走,陪陪我。”
墨夜寒眼底都是阴鸷!
“我查了你,知晓你的名字,你的大学,没想到你是高材生,来这种地方上班,很缺钱吧?我可以养你,你开个价吧。”曼丽点燃一支烟,狠吸一口。眼前的男孩,干干净净,是夜场少有的纯净。
“我!你养不起。”他退出要走。
却见门口涌出四个黑衣保镖,将他团团围住:“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曼丽也站起来,妖媚道:“姐姐看上你了,今晚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事后,我会给你很多钱。”
墨夜寒冷笑:“我说了,你要不起我。”
下一刻,他就干净利索将围着自己的四个男人打的满地爬。
手上沾满鲜血,擦了擦,冷漠淡然,似早就习惯打架的日子。
曼丽被他冷冷打架的姿势给彻底迷住:“好厉害,不过姐姐也打听过了你很能打,所以姐姐带了很多人来,我倒要看看你体力有多好。”
她拍了拍手,紧接着又进来六个男人,再次将墨夜寒围住。
墨夜寒眼眸幽冷,人狠话不多,肆意挥打,但这六个人没那么好解决,耗费他不少力气,才解决。
看着倒地的六个保镖,他冷冷道:“够了吗?”
“姐姐说了,今晚我对你志在必得。”
曼丽哪里能放过这个体力爆炸的少年,那么能打。要是在床上,是不是也战斗力爆表。
她拍手又进来十个壮硕的男保镖。
本来可以容纳五十人的包厢,因为这十个人的出现,而变的狭小。
墨夜寒被围在其中,他喘息声加重,要是再继续打下去,自己绝对会被抓。
但事到如今,逃跑不是他的性格,他唯有硬扛。
可在打趴下四个人后,体力渐渐不支。
他喘息,手按在墙壁上,余下的人将他围住,一步步靠近……
不远处就是曼丽得逞的脸:“今晚,你就是我的了。”
墨夜寒眼角,脸上,嘴角都是伤痕,难道他要被玷污了吗?不要,不可以!
他拿出手机,艰难的拨打一个电话过去:“来救我。”
挂上电话的瞬间,他就被 保镖抓住,在曼丽的吩咐下,拖着他往地下停车场走去,沿途,酒吧的人没有敢阻止。
在上电梯的瞬间,一个修长的腿怼上电梯。
接着,一个高大冷酷的男人出现在电梯里,他大概四十多岁,英俊惑人,一身黑色昂贵西服,浑身上下都是矜贵。
电梯里的曼丽失声叫道:“墨爷!”
帝都墨封,首富,杀戮果断,残冷残血,只要惹上他,就必死无疑。
墨封垂眉看去墨夜寒,伸手将他从僵硬的保镖手里接下,低声说:“小家伙,你终于来求我了。”
曼丽吓的浑身发抖:“墨爷,他和您是什么关系?”
“你说呢?”墨封冷冷反问。
曼丽:“墨爷!墨夜寒!难道,难道,墨夜寒是您失踪多年的儿子?”
话落,她就吓扑通跪倒在地:“墨爷,我不知道他是您儿子,我错了,求墨爷再给我一次机会。”
墨封抱起墨夜寒,对身后的助理使了下眼色。
小李助理走来:“曼家的?敢染指我家少爷,等着破产吧。”
曼丽歇斯底里哀嚎:“ 不要,不要,墨爷,我不知道他是墨少爷啊。我要是知道他的身份,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
墨封把墨夜寒抱上黑色房车,正要让人驱车带他去医院,却见墨夜寒睁开眼,冷冷道:“我要走。”
刚才嗜血的墨封,立即讨好小心翼翼劝说:“儿子,你受伤了,要去医院才行。”
墨夜寒连看都不看他:“打开车门。”一字一顿。
“儿子,我知道你厌烦我,我可以不去医院,让你小李叔叔带你去,好不好?”叱咤帝都的墨爷,卑微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