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御容知暮

第一章 她重生了
深渊里生长的玫瑰是邪恶的,腐败的。
农历四月十二,南江大学。
正处于夏季的日子。
炎热的气息犹如将人烤在了火架上,枝桠藏匿着蝉鸣声,一缕凉意拂过,已是灼灼烈日的美好。
郁葱密麻的枝叶之下,躺着一个双手搁在脑后的清隽男人。
男人身姿颀长,一只长腿微微曲着。
透过缝隙的光影落在他轮廓侧脸上,线条流畅落拓。
随着男人微皱眉头的浮动,露出了正脸,五官立体精致,犹如勾画出来的人物,眉眼间带着桀骜不驯。
他的睫毛弯而密,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那双淡黑的桃花眸,强烈的光晕使他闭了闭眼。
兜里的手机直直振动,抄手掏出,顾御懒懒的瞥过那串数字,修长白皙的手指往绿色指标划过。
话筒里一道杀猪般惨叫的声线,“哥,你怎么还没到!那群老头快把我宰了!”
昨晚通宵让男人精神不是很好。
顾御按了按额头,薄薄的眼皮耸拉下,语气散漫,“惹祸的时候没想到这一层?”
他挂断了电话,熄屏。
男人单手撑着软草坪,脚一蹬。
笔直站了起来,捞过深色外套,手扯着塔在肩处,另一只手抄着兜里,迈开脚步。
从校门口出来后,顾御经过学校拐角的巷子侧,停了下来。
长腿弯曲,鞋尖抵着地面,靠在墙上,修长的指缝间一抹猩红,烟雾弥漫延至俊脸,若隐若现的精致。
耳畔传来几道声音,打破了属于一个人的宁静。
起初他并未在意,直到那道软绵柔弱的嗓音敲打入耳。
骨节分明的手不经意的抖动几分,掩盖猩红的烟灰随风落地。
巷子的墙角处,一个穿着浓妆艳抹的女生将一个人渐渐逼近,眼神不善。
“你知不知道你招惹的是谁的男人?铁了心跟我作对是吧?”
困在一处的女生微卷的长发垂落在腰际,微垂着脑袋,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双眸,低低说道,“他不是你的。”
“他早晚都会是我的男人,而你是个什么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装什么清纯,要是浑身被ba个干净,想必很多人想看吧。”
说话那人眼底划过一丝狠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尖锐刺耳的嗓音直指容知暮。
容知暮垂眸,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远处跟随的两个男人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些许不明意味的邪笑,搓了搓手。
“萧姐,我们就挺想看的。”
容知暮忽然抬头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会遭报应?”
她的嗓音轻柔的哭腔夹杂着点点恐惧。
“谁让你敢招惹老娘的男人,得把你这层皮扒下,好好欣赏才行啊。”
余萧萧抬起下巴,涂着的红唇一扯,神情不屑,“稍微长得漂亮点的麻雀就想着攀高枝,也不看自己配不配。”
她翻了个白眼,下巴朝不远处的人微扬了扬。
有人扯住了容知暮的胳膊,有人拿出了手机准备拍下来。
“操,你谁啊。”
随着一声痛苦的尖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往瞬间往后看。
容知暮微聚力的力道松懈,眼眸一动,一同往那望去。
源头是那抹猩红印在了一个女生的头发边缘,堆积的发尾燃卷,缩起一团导致缺少了一块。
猩红无意碰到了单薄的衣服,一个浅浅的口子破了。
众人侧目,映出他完美的骨相轮廓,携带着倾斜照射进来的缕缕光线,柔和似光,刺眼的很。
他的瞳孔极黑,眼尾斜长一瞥,面冷如玉,冷光划过薄唇上那抹寡凉的弧度,“很吵,知不知道?”
“你、你是什么人!”
有人打量着男人的打扮,知道他来头不小,扯了扯旁边的人。
让他别乱说话,随后上前挤出一点点笑。
“不好意思,您是?”
余萧萧在看清来人后,脸色骤然一变。
她僵着身子,语气变得轻和,连忙出声,“顾少,您怎么在这?”
顾少?
这两个字的重量足以让其他人的目光纷纷变了变。
顾御抬了下眼皮,似乎在打量她。
“我是萧萧,前两天在薛少的局上见过的。”
她自我介绍,微抿着笑意,撩了撩头发。
顾御眯了眯眼,挑了下眉。
“是吗?”
余萧萧刚要点头,听见他说。
“不认识。”
“我不想挪地,懂?”
余萧萧脸色白了白。
“不小心打扰到您了,实在不好意思。”
她哪敢对上顾御,除非不想活了。
“我我们这就走。”
余萧萧还想拉上容知暮。
结果男人一个懒懒的睨眼。
她额头冒出点点冷汗,暗暗的瞪了眼角落里低着头的女生。
心想,反正她要是惹恼了顾御,可不会只是单纯的挨揍了。
这样一想,余萧萧勉强好受多了。
角落边缘的容知暮攥紧了泛白的手指,听着他熟悉到骨子里的声线。
等周围脚步声渐渐远去。
她慢慢抬眼,怔怔的望着男人。
瞳孔里倒映着他的绝颜,脸上有的不是庆幸,而是一种绝望的憎恨。
那身干净的白衬衫勾勒男人的平角直线,黑裤包裹着修长的腿,宽肩窄腰,身姿挺拔,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两颗,敞开些引人遐想的画面,单手抄在裤兜里。
容知暮明目而张胆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眼里带着某种可笑的讽刺夹杂着恨意。
就在三天前,她回来了。
重生回到她遇见这个男人之前。
一个富家公子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图个新鲜的期限。
以前有人跟她说过,可她不信。
而事实证明,容知暮就是他玩腻了就丢的玩具。
或许,在往后的人生里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看了眼她。
掠过那张精致清纯的脸蛋,微微停留在几秒。
又落在满是复杂交织的漂亮眸子里。
顾御皱了皱眉,转身就要走。
“等等。”
背后急促软塌的声音,顾御脚步顿住。
容知暮抿了抿唇,压下心底的怨恨,撩了撩落在耳边的碎发,一股子无害的模样,违心开口,“谢谢你救了我。”

第2章 抛弃她的滋味
学校附近的咖啡厅。
容知暮带着黑色的口罩,上面尾部画着团小小的兔子,干净利落的绑着个马尾。
浅青色的吊带,露出了犹如黑天鹅般优美的颈椎曲线,连接着直角肩,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短裙露出了笔直白皙的细腿。
容知暮端着的盘子往着桌上一放,坐在静静等着她的清俊男生对面。
“她昨天去堵你了,没什么事吧?”
陈白澈褐色的眼瞳透着眼前少女的身姿。
陈白澈长相出众,在学校被不少女生追求。
他闲烦,干脆找了个人挡桃花。
两人在一次户外认识,算是挺不错的关系。
容知暮浅浅微笑微笑,“有事你现在应该是见不到我的。”
她指尖转了下手机,屏幕亮起。
“还没转账?”
陈白澈:“……”
“不是,我这都还没说两句呢?”
容知暮含着一丝嫌弃,仿佛他是有什么个大病。
“有这废话的功夫赶紧把那事给解决了,我可不想整日里被你那桃花堵着跑,把钱给我,待会我要上课了。”
说完后,忽然蹙眉,瞪着他,语气凝重,“你该不会给不起吧?”
“谁说我给不起的。”
成功激起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
陈白澈面对她质疑的目光当即就炸了,立马给她发了个大红包过去,顺便凑了个整。
“不就是想关心你一下你,你……”
后面的话容知暮懒得听,眼眸透亮的盯着屏幕,手指一碰,收了那红包。
起身离开。
————
几个模样清俊的男人从会所里出来,搂着女人,相当于压马路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容知暮盯着中间的男人,他身旁没有女人的踪影。
她垂下眸子,将出租车钱付了。
刚下车,豆大的雨滴忽然砸在脸上,紧接着密集垂落而下。
“走了。”
顾御嗯了声,目送人上车,转身的时候被人撞了下。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有没有撞到哪里?”
容知暮后退两步,眼神含着歉意,连忙道歉。
顾御抬手拍了拍被碰过的地方。
面露不悦,眼眸落在穿着碎花裙的女人身上。
她脸上有些薄红,气喘,大概是躲雨躲得急,乌黑的长发被雨淋的有些湿意,方领露出深陷锁骨,微湿的裙子线条将她身体曲线露的凹凸有致。
靠的近时,顾御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与她整个人模样重叠的栀子花香。
容知暮见他迟迟不语,歉意又夹杂着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顾御回过神。
容知暮点了点头,往里站了些,小声嘀咕,“这雨真大。”
顾御不动声色的瞥了她一眼。
她就站在那里,模样清纯又有点可爱。
容知暮手机响了,她看了下天空,又低着头看信息。
顾御有些好笑。
欲擒故纵?装的可真像。
司机撑着伞过来,朝男人微微颔首,“顾少。”
顾御迈开步伐,弯腰上车。
他往方才站的地方看了眼,先前在他身后侧边躲雨的女生已经不在了。
顾御哑然。
他原以为那人应该抓住这次机会。
车子开动几分钟。
“停下。”
司机快速的踩了个刹车。
顾御幽深的视线落在路边的‘落鸡汤’上。
容知暮跑的过快不小心崴到了脚,往边侧倾斜。
雨势虽小了点,累积起来足以让人浑身湿透。
容知暮狼狈的嘶了一声,想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忽然,眼前出现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
头顶上撑一把透明的伞,雨滴没有落在她身上。
容知暮微微仰头,与男人垂下来的目光相对视。
容知暮微微愣住,咬唇轻声,“你说了没撞伤的,不能反悔。”
她的嗓音不嗲,听起来更多的是柔软撒娇。
让人恨不得狠狠的揉弄一顿。
顾御笑了声,伸手,“起来。”
见她迟疑的模样,顾御补充,“不用你赔。”
容知暮顿了几秒,搭上了男人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借助着他的力度,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男人手掌传来源源不断的温度。
微微的颤栗藏在容知暮的骨子里。
“谢谢。”
女人合身的裙子紧贴在雪白的肌肤上,白碎花裙几乎能看出里面的黑色罩子,由于她的微喘,轻轻浮动,惹人遐想。
那双眼眸,湿漉漉的,睫毛站着些许的雨珠,羸弱又无辜。
顾御眸色微深,感受着她手心的柔软,“去哪,我送你。”
“不用,谢谢。”
容知暮摇头。
顾御勾起弧度,眉眼肆意,“你这个样子落单,会很危险。”
容知暮内心腹语:难道跟你在一起就很安全?
她睫毛颤了颤。
顾御见她垂头,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手指微挑她下巴,“我对你,没兴趣。”
“你要是想继续当个落鸡汤,我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顾御脚步一转,作势要走。
容知暮纠结着眉头,选择忍着痛疼,脚步一瘸一拐的跟上他,上了车。
顾御扔给她一个干净的毛巾。
容知暮再次道了谢。
“去哪?”
容知暮软软的说道:“南江A大。”
顾御余光打量,那张毫无瑕疵的脸上没有一点胭脂水粉的踪影,清纯精致。
因为擦拭的动作,小脸微微仰起,露出漂亮的天鹅颈。
顾御眉眼敛了敛,喉结不自觉滚动一下。
察觉自己的失态,他挪开了视线,想将空调调低点,又想到车上的人。
“还在上学?”
容知暮点头,“嗯。”
心里吐槽:你他妈那天又不是没在学校见过我?
顾御将折叠好的外套递给她。
容知暮眼里泛出疑惑,就见他视线往下。
她也随着男人的视线看到胸口的风景。
容知暮脸蹭一下就红透了,犹如一颗桃子般。
她快速的拿着他的外套挡住胸前。
顾御眼尾扬了扬,“大几了。”
容知暮诚实的答,“大三。”
“什么专业?”
“新闻系。”
顾御嗯了声,表示知道了,似乎是察觉容知暮的紧张,轻笑的阖眸。
在他闭眼后,容知暮悄然的看了他一眼。
放在膝盖的手紧紧攥着皮肉。
她要让顾御真正的爱上她,尝一尝被抛弃的滋味。

第3章 人哪有游戏重要
经过药店的时候,顾御让司机下去买了消肿的药。
容知暮垂头,看了眼发红的脚踝。
没有拒绝,接过司机给的药膏,“谢谢,多少钱,我转你。”
顾御睁开眼,低低斜视了眼。
他要是没记错,容知暮方才抗拒他的出现是因为怕赔钱。
司机原本没要,但在容知暮的强制下,还是收了。
最主要是推脱中碰到了容知暮的手,偷窥到了后座那男人略有些不悦的脸色。
容知暮穿的是白色帆布鞋,跟今天的裙子是搭配的,因为雨水和泥土的侵蚀,脏兮兮的。
她松了松鞋后跟,将半只脚露出来。
顾御注意到她脚踝的肿红,皱了皱眉。
容知暮手指纤细,指甲粉嫩简洁,摸着药膏的动作既轻又慢,仔细听偶尔能听到属于女人的吸气声。
顾御看了眼手机,静不下心来,就直勾勾盯着她的动作看。
车子在校门口停下。
外面雨还没停,容知暮推车门的手一顿,真心实意的朝他露出笑意。
“谢谢。”
推开车门,正准备要走。
顾御挑眉,“你今天已经道了五次谢,平常也这样?”
容知暮侧目,少许发丝落在她的白皙侧脸上。
容知暮睁着她那双清透的乌瞳眨了眨,“没有,因为你帮了我,所以想谢谢你。”
顾御盯着她看了几秒,“把伞给她。”
容知暮还没开口,就被顾御堵了回去,“不用谢。”
容知暮抬眼,无害的眼眸晃了晃,“那等外套洗干净了我再一并还吧。”
顾御像是终于等到了她的心思,嘴角勾着一抹凉意。
“不——”需要。
他刚出口一个字,就看见容知暮往驾驶位探头,“司机叔叔,可以加个您微信吗?”
轻快的嗓音环绕,顾御面色微僵,露出惊疑。
容知暮要到了司机的微信,便下车了,余光瞥到男人那张平静的俊脸变化,垂下的眼眸划过异样。
顾御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半秒后收回惊诧的视线。
容知暮回了宿舍。
舍友何雨看到她走路的姿势,上去搀扶着她。
“知暮,你脚怎么了?”
“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
容知暮将伞挂在边上。
奚竹雨注意到她身上的外套,眼里充满了八卦兴奋的光。
“知暮,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男士外套!”
“你竟然背着我们找男人!究竟是哪个混小子把我们这么漂亮的校花拐走了,是不是陈白澈,你该不会真的在跟他谈恋爱吧。”
面临着舍友的重叠追问,容知暮笑了笑。
“没有,只是遇到个好心人。”
两个舍友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好心人’这三个字从容知暮的嘴里出来加重了意思。
躺在上铺的一个女生不屑的呸了声,“装什么,没有招惹陈白澈人家正牌女友会去找你麻烦?”
刘秋扬见她沉默了下,越发的张狂。
“真是狐媚子,一天不勾男人会死啊。”
奚竹雨皱眉,“秋扬,你说这话就过分了。”
宿舍总共四个人,容知暮跟刘秋扬不合适从开学就有的事情。
抬头不见低头见,谁都互不搭理。
最开始的矛盾是论坛选校花开始的,后来又因为刘秋扬的男神喜欢容知暮。
她便逐渐找容知暮的茬。
而容知暮向来对她无视,爱搭不理。
这回容知暮却弯了弯唇,不怒反笑。
她无奈的嘟了嘟唇,“不是我勾搭,是他们看上我要主动追求,仔细想想,就算随便逮一个谈恋爱,也总比能当你爹的长辈要强。”
语气妥妥有种清新的味道。
刘秋扬脸色一变,“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她是怎么知道的?
“噢,难不成昨天送你下车的人是你爸?那上个月呢,还有半年前那个六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他好宠你,还亲了你呢,啊,真是不好意思,大概是我心思狭隘了呢,有这么多父亲疼,真令人羡慕。”
她惊恐捂着嘴巴,眼神含着些许的歉意。
怎么恶心人,算是让她整明白了。
另外两个舍友看刘秋扬的眼神瞬间就不对劲了。
“她胡说的,我没有!”
刘秋扬内心一阵慌乱,她冲着浴室的方向大叫。
“容知暮,你给我出来解释清楚!”
谁知对方压根没搭理她,气的她踹了两脚门。
回头看两个舍友,她们正彼此分享着手机里最新的专辑。
刘秋扬气愤的跑了出去。
奚竹雨看了眼,“没有这么急做什么。”
何雨耸耸肩,“狗急跳墙呗。”
容知暮从浴室出来,换了身衣服,爬上了床。
微信里,躺着一条刚通过的微信好友。
容知暮翻阅了两眼,里面都是些新闻内容的转发。
她在十岁那年,父母离异,她弟弟跟着父亲,而容知暮跟的是母亲。
母亲精神常年不太好,父亲给容知暮的抚养费刚开始给几年,后来就直接断了。
整个家只剩下容知暮支撑,自小贫穷的容知暮懂这世界的生存之道,暗暗下定决心要从泥沙污秽中脱颖而出,她懂得如何玩转人心,攀附权贵,明哲保身。
这样的她,却被顾御算计了。
让她相信,在这世上还仅存着那么点温暖,心甘情愿褪去了刺人的皮。
后来,又让她坠入无尽的深渊,狠狠践踏,
容知暮醒来,脑海里的暗潮褪去,惊了一身的冷汗。
她紧紧攥紧拳头,指甲陷进了肉里,方才感觉到活着。
她将外套送去干洗店,养了几天脚上的伤。
猫咖馆。
几个男生齐聚一堂,玩着游戏。
“上。”
“操!法师是个傻逼吧。”
“蹲他妈的草丛!”
沈深被气的不行,直接想砸手机,他视线瞥过门口。
看到进来的两人,顿了顿。
顾森洲踢了踢他,“待泉水里生崽?”
沈深已经消了气,下巴朝不远处的卡座扬了扬。
“那有个美女,快看,这身段,脸蛋绝美啊。”
顾森洲抬头抽空看了眼,顿了顿。
“那好像是我们校花。”
沈深起身,“那真是巧了,我去认识认识。”
“在小龙那,先别管人了,哪有游戏重要。”
顾森洲眼疾手快的拉住他。

第4章 勾起了点点兴致
“这破游戏没一点兴趣。”
顾森洲拍了拍胸膛,“这把要是赢了,我来给你要微信,我们这位校花出了名的高不可攀,见过的男人比你吃的屎还多,你不一定能入她的眼。”
“你他妈臭小子欠扁是吧。”
沈深毫不留情的踹了他一脚。
顾御从楼上下来,姿态慵懒,挂断放在耳边的电话。
“别玩太久。”
顾森洲视线盯着手机随意应了声。
想起什么他叫住要走的男人,“哥,把你那辆新得的摩托车借我玩玩呗。”
那辆车是ICON Sheene改版定制,时速火力刺激性极强。
“不借。”
顾御没带犹豫的撂下两个字。
一脸幽怨的顾森洲:“……”
赢了。
沈深收起手机,“等等我。”
“知暮,这只猫撸的手感好好。”
“欸这只,它的眼睛真好看。”
奚竹雨是喜欢动物爱好者,特别喜欢萌系的。
忍不住进来喝杯咖啡顺便蹭看。
容知暮点了咖啡之后,坐在一侧看书,偶尔回应一下奚竹雨。
奚竹雨抱着一只猫在怀里,恋恋不舍的揉了揉猫头。
“来这就放松放松啦。”
容知暮抿了下唇,“这样安静的环境正适合看书。”
奚竹雨歪着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
“救命啊,学霸,你内卷成这样让我们可怎么办。”
容知暮露出浅浅微笑,起身低声,“我去下洗手间。”
顾御经过听见一道娇软的嗓音,漫不经心往撩下眼皮,随后停下。
容知暮刚转身就差点撞上人,她踩中了那人昂贵的皮鞋。
“对不起对不起。”
顾御轻轻的哂笑,“上次撞了我,这次踩我鞋,出场的方式挺独特。”
她看清眼前的男人,瞳孔下意识的紧缩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眼他鞋上明显的印子,咬着唇角,眼神透着尴尬无措。
容知暮穿的去浅黄色碎花裙,裙摆随着动作荡漾,肩侧垂落的黑直头发。
“知暮,你们认识啊?”
奚竹雨看着这个帅哥眼睛发亮,不经意的咽了咽口水。
想让容知暮介绍一下。
容知暮摇头,“不,不认识。”
她回完抬眼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神情。
容知暮试探性的说道:“要不你脱下来,我帮你擦干净?”
她无辜的大眼睛倒映着一池透彻的春水。
男人薄唇微动,“不打算赔?”
容知暮语气真诚,“我恐怕赔不起。”
沈深看了一会,从起初的诧异变得别有意味。
“顾哥,别欺负人家小姑娘。”
顾御无故笑了声,径直向外走。
容知暮盯着他的背影,不知所措的咬了咬唇。
“小姑娘,你别管他,他就这样,加个微信?”
沈深边说边递出了扫码的界面。
一连串突然转变的话让容知暮微微错愕。
人都这样了,她总不能强硬拒绝。
加上了微信,沈深向她挑了挑眼。
还没说话,奚竹雨脸颊微红凑过来。
“我可以加个你微信吗?”
沈深没拒绝,笑着加上。
容知暮余光往在瞥去,那抹修长的身形已经不知所踪。
“我得告诉何雨,太帅了,啊啊啊!”
“跟见明星似的,你怎么也不早点告诉我见过这么好看的。”
“欸知暮,人呢?”
奚竹雨加上他微信后就开始在室友群里吹爆,说半天都没人回应的她抬眼。
只剩她一个人在这。
“去洗手间了吗?”
奚竹雨奇怪的嘀咕。
“等下。”
容知暮在门口叫住了沈深。
男人脚步停下,笑意吟吟的看向她,“怎么了?”
“你跟那位先生是很熟的朋友吧?”
容知暮语气夹杂着些许的肯定。
沈深眼眸微闪,笑意淡了些,“我可不会做红绳。”
牵引两人关系。
容知暮连忙摇头否认。
“不是,你误会了,是因为上次那位先生借了外套给我,我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不知道今天会遇见没带过来,我到时候能给你请你转交一下吗?”
容知暮发信息给司机,结果那个司机老婆生孩子辞职,早就请假回家了。
沈深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看了眼不远处的银白车子。
“你可以直接问他要联系方式?”
容知暮默了默。
她手指紧张的叩着手心,“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
“行吧。”
沈深打断了她的话。
这么好的机会,不要白不要,帮个人没什么损失。
不过首先他得确认一件事。
“顾哥,你对她是不是有意思?”
车上,沈深问出了口。
顾御敛眉,明知故问,“谁?”
“就刚刚踩你鞋那小姑娘,听你俩的谈话是之前还见过啊?有没有发生什么激情事件。”
沈深眼睛里泛着好奇的贼光。
顾御忽而笑了声,“你要真这么闲,我不介意给你找点事做。”
沈深被他这一笑弄的后背发凉。
他硬着头皮问道:“你就不想知道后来小姑娘追着我想干什么?”
顾御这才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
他自然是在车里看见了门口的那一幕。
沈深勾起唇角,“她让我把你上次借的外套转交给你。”
“我让她直接跟你说,她死活不肯,你是干了什么勾当,让人家避之不及。”
顾御磨了磨牙,眯着眼。
冷笑一声不吭“呵。”
她避之不及?分明是迫不及待。
欲擒故纵。
很好,成功勾起了那么一点儿兴致。
沈深认识他这么多年,好歹是了解他的。
本来存在的那么点小心思,烟消云散。
他可不会去动兄弟看上的女人。
女生寝室。
容知暮拿衣服时看见衣柜里整理好的男士外套。
她眼里的情绪冷淡几分,换了件浅色蛋黄的裙子,衬的她犹如一朵娇花般柔弱又鲜明。
下了课她往校门口走的路上遇到个男生放在前面,唯唯诺诺的凑上前,帅气的脸上有些许的害羞。
“我…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他身后不远处的几个男生吹嘘了一声,目光中的调侃意味十足。
“不好意思,我目前更注重学习。”
容知暮扬起唇角,柔柔一笑。
她侧开脚步,错过傻怔的男生。
“这儿。”
走了几步,有道声音不紧不慢的扬起。

第5章 还外套
容知暮下意识抬眼,看见在树底下的男人。
容知暮没动,眼里有些错愕。
“不是要还我外套?”
顾御见她不动,三两步走了过去,往后轻飘飘看了眼那几人。
容知暮咬了咬唇,不解的问道:“可是我约的是沈先生啊。”
顾御单手抄兜,扬了下眉。
“不觉得还给本人更有诚意?”
“好吧。”
容知暮无奈抿唇,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男人却没有接,盯了她几秒。
“走吧。”
容知暮微微蹙眉,嗓音娇软,语气轻慢,“我在这里给你就好了。”
“你不该请我吃顿饭,就算不报答,也得赔礼吧?”
容知暮顺着男人的视线往下看,落在他的鞋上。
他今天没有穿皮鞋,而是一双白净的运动鞋。
点到为止。
顾御抬脚,往车辆停的地方走去。
容知暮盯着他的背影,恨意渐渐爬上眼眸。
转眼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很识趣的上了副驾驶。
吃饭的地点自然是由对方来挑。
容知暮一路上低垂着眸子。
顾御开了一点窗,扬起的风卷起垂直的长发时不时晃动。
是他先出声,“本地人?”
容知暮摇摇头,嗓音娇软,“不是。”
顾御啧了声,“难怪。”
容知暮总感觉他在吊胃口。
直勾勾凝视着他。
“难怪什么。”
顾御踩下刹车,深黑的眸子倒映着女人清晰的脸庞。
“看着不像。”
……
顾御吃饭向来不会委屈了自己,来的是一家高档级别餐厅。
换作平时,容知暮恐怕早就慌了。
毕竟,这样的餐厅顶她两三个月的工资。
容知暮面色从容,在男人看过来的时候突然变得局促,勉强装出来的镇定。
她看着IPad上面的菜单。
香煎鹅肝配焦糖苹果,椰奶鱼咖喱,龙凤春卷,桃胶荠菜海鲜羹。
她选了四样递给服务生。
没注意到顾御多看了她一眼,神色微微怪异。
这几样是这里的特色。
容知暮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曾经带容知暮来过。
而且,容知暮并不喜欢鹅肝,可他喜欢,所以容知暮久而久之并不那么抗拒。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顾御微微颔首,“不用了。”
低沉悦耳的嗓音让服务生产生点点倾慕。
她出去时还不忘掠过两者的容颜,心里感慨。
果真什么锅配什么盖,二人般配至极。
像她这样漏风的盖子,就别痴心妄想了。
顾御探究的目光持续落在对坐的女人身上。
“你很熟悉这里?”
容知暮愣了下,眨了眨眼。
“第一次来。”
顾御手指轻叩在桌沿,唇角勾着玩味。
刻意的指出,“你点的都是我通常过来点的。”
“这么巧。”
容知暮面露惊讶。
顾御没看出什么端倪,压下心底的疑心。
容知暮吃东西的动作很斯文。
她偶尔落在男人晃悠红酒的动作上。
他不耐烦了。
容知暮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余光又往前探了眼。
看到他盯着手机蹙眉的模样。
容知暮微微垂眸。
顾御起身,“接个电话。”
“你忙。”
容知暮看着他出去。
便将餐具放下,拿过一旁的纸巾擦拭着嘴角。
她沉沉的吐出一口气。
跟这个人待在一起,实在是有些窒息。
顾御接完电话,回到包间。
见她乖巧等待的模样,脸色缓了些。
“不吃了?”
容知暮点了点头。
“饱了。”
顾御笑了声,轻瞥,“食量这么小。”
他没什么心思,拿起放在椅子后边的外套。
“送你回学校。”
容知暮手指拂了拂耳侧的碎发。
连忙拒绝。
“不用麻烦了,我坐公交回去就可以。”
顾御没有搭话,径直的往外走。
容知暮抿唇,跟上,轻声,“我去买单。”
她去前台,被告知单已经买过了。
在意料之内。
以顾御的风度,从来不会让一个女人买单。
容知暮从餐厅出来。
看到门口停着的车辆,并未上车,而是走到车窗前敲了敲。
车窗降下,与顾御的视线交汇。
容知暮微微皱眉,“你怎么把单给买了,说好的我请你。”
“噢,忘记了,下次吧。”
顾御挑了下眉。
容知暮:“……”
她微微皱眉,“衣服已经还给你了。”
“你要是想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顾御唇角微微勾起,脸上似乎透着‘就知道你迫不及待跟我攀上关系’。
容知暮噎住。
她的意思分明是没有下次了好吗?
容知暮神情吃瘪,欲言又止的态度。
顾御眼里划过点点笑意。
“还不上来?”
容知暮摇了摇头,“谢谢,我坐公交回去就行。”
她侧身,往不远处的一个公交站台过去。
顾御眯了眯眼,却没有阻止。
他还不至于强迫人家坐车。
电话响起。
对方说了一些话,惹得顾御语气冷然。
“一点事都处理不好,公司不养废人,让他滚蛋。”
顾御将手机扔在一边,看到容知暮已经上了公交车。
他启动车子,往着相反的方向远去。
容知暮在男人彻底看不见的视线外,脊背渐渐放松。
她望着窗外的城市风景,唇角的微笑抿直。
到站后,她顺着路线去了地铁站。
回到学校已经八点十分。
容知暮回了宿舍,只有奚竹雨在。
她正在追综艺,眼神里的花痴遮都遮不住。
听见动静,她抬眼,“回来了。”
容知暮嗯了声。
“我给你看看我新的偶像,酷毙了。”
奚竹雨将平板递过去,屏幕上一张帅气的脸出现在容知暮眼前。
“是挺帅的。”
她点了点头,附和。
奚竹雨更兴奋了。
她坐回自己的床上,忽然想起什么。
“对了,我在群里看到个合适你的兼职,要不要去试试?”
容知暮坐在小书桌前。
“什么样的兼职?”
“数学家教,是我们学校一个管理学院老师的孩子。”
容知暮没有任何犹豫的摇摇头。
“不去了。”
奚竹雨疑惑,“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找兼职吗?”
容知暮一边开电脑,一边回答。
“我想去找个正规的工作点实习,积累些经验。”
“对噢,都大三了,是得瞅着点工作。”
奚竹雨感慨的思索了几秒,最终视线还是停留在综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