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唐雪

第三十一章:牛病了
今天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爆,三百多份儿凉皮外加两百多个白皮饼不到两个小时就全部一售而空,保守估计能入账七八十块钱!
收摊儿后,李毅将地上的垃圾清理掉之后,便赶着骡子车向着村里走去!
而就在李毅离开后,许洪来到了他刚才摆摊的地方,然后与几个在树荫凉下乘凉的保卫科的大爷们套起了近乎。
刚才李毅在那里摆摊儿的时候,许洪一直躲在暗处盯着。
他发现李毅卖的正是他们秦省最常见的凉皮,还有那白皮饼也是他在家经常吃的,要是有点肉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要不是摆摊的人是李毅的话,他都忍不住出去来上一份了。
尽管躲的比较远,看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许洪能感觉的出来李毅的生意很好,毕竟那乌央乌央的人群做不了假!
顿时,许洪觉得自己是破解了李毅发财的秘密了!
在得知李毅是靠私自摆摊儿卖凉皮发的财,许洪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能不能干了这营生?
说实话,他真的是穷怕了!
在这地方待了五年的时间,除了人头粮外,最多的一年也就领到43块钱!
那可是一年的现金收入啊,平均到每个月连四块钱都不到!
如果有赚钱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但是很快他就悲哀的发现,自己虽然是秦省人,但是却不会做凉皮!
那玩意儿许洪见他妈妈曾做过,但是他自己却只是有个大概的印象,却没有实际操刀做过。
许洪知道,凉皮这吃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不对,味道可能就是千差万别。
所以,他只能忿忿不平的断了这个念想!
既然自己不能做这营生,那许洪接下来生出的想法就是,老子不能做你也别想做!
想到眼下的政策,许洪非常确定李毅这种行为属于投机倒把,注定是要被严厉打击的。
一旦被逮住了,先不说关不关起来判刑,最起码这买卖是做不成了。
而且许洪认为这事儿和唐雪也脱不了干系,他决定连唐雪也一起举报。
毕竟在他看来,李毅这种连县城都没有出去过的土包子怎么可能会做凉皮,那可是他们秦省的特产美食,肯定是唐雪给他做好,然后由李毅负责销售的。
不得不说,嫉妒真的让人面目全非!
不过许洪人品虽然不咋地,但是做事却非常的细心。
既然决定要举报李毅和唐雪,那他就必须拿出真凭实据,还要一下子将李毅锤死,最好是人赃俱获!
所以,他决定先好好了解一下李毅的轨迹,他是天天来这里摆摊儿呢还是偶尔来一次!
如果是天天来,那就好说了,直接让公安或者是工商部门来抓人就行了。
如果不是的话,那他就必须确定李毅经常摆摊儿的地方有哪些,好直接将人抓个正着。
经过与糖厂看门的保安大爷套近乎后,许洪终于得知李毅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这里摆摊儿,这下他的心里有底了。
随后,他也不去邮局了,直接回知青点!
他要写举报信!
........
对此一无所知的李毅正沉浸在即将建房的喜悦中,他赶着骡子车回到村儿之后,将车上的物资卸到屋里,又给大红骡子添了点草料后,便骑着自行车直奔大队部!
当李毅提着酒走进大队部后,才被告知冯支书到地里了!
问清楚是在小河湾后,李毅骑着自行车便赶了过去!
等到了地头,远远地就看到一大帮人围在一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走近了一看,发现是有头牛卧在地上,不时抽搐几下,似乎病的不轻!
而冯凯以及几个生产队的队长全都在,大家伙围着这头牛,一脸的沉闷。
“老冯,该咋办,你拿个主意吧!”大队长张同福语气低沉的说道。
冯凯也是有些犹豫不定,猛吸了几口旱烟之后说道:“这牛怕是不成了,不行的话就给上一刀吧!”
听到这话,李毅有些明白了,这是在商量要不要杀这头病牛!
这也是村里的惯例,一旦有大牲口病重的话就要考虑要不要杀了。
先甭管病了的牲口能不能吃,这年头大家伙大多都在饿肚子,还管那些。
更重要的是,趁着牲口还没死,现在给一刀的话,可以放放血,肉还能卖钱。
如果不杀的话,等死了再弄的话,血就流不出来了,肉也就坏了!
张同福有些心疼地说道:“咱队上一共也就11头牛,而且这头肚子里还有小牛犊了,杀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虽说不是,但是不杀的话等它死了损失就更大了!”
“哎,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你说这好好的牛咋会突然就不行了呢...”
就在社员们你一言我一语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的时候,李毅悄然走到这头牛身边,仔细查看起了它的状况。
只见这头牛浑身虚弱,起卧不安,不时还会倒地滚转,身体也不断的在抽搐。
想到昨晚上下的那场雷阵雨,李毅心里有了计较。
“冯叔、张叔,这牛暂时不用杀!”李毅突然大声说道。
听到李毅的声音后,冯凯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毅娃子,你刚才这话是啥意思?”
李毅当即说道:“这牛的病看起来虽然严重,但是却不致命,治疗一下就好了!”
前世的李毅也养过一段时间的牛,虽然算不上专业的兽医,但是一般常见的病他还是能辨别的出来的。
这头牛得的病叫冷痛,实际上就是牛出汗后被雨浇淋而受寒冷刺激时极易引发痉挛性腹痛,这种病的表现就是现在这头牛这样。
而且还会伴随排粪次数增多,不断排松散、水样粪便,肠音增强,大、小肠音高朗,连续不断等情况,严重时牛肌肉震颤,倒地不起,头颈伸直,呻吟。
“毅娃子,这可不带瞎说的,你也知道一头牛的价钱,这要是耽误了队里的损失可不小!”张同福沉声说道。
“张叔,放心吧,这牛你交给我治,保管你药到病除!”李毅自信的说道。
冯凯当即问道:“你真有把握?”
“有!”
.........

第三十二章:给牛治病(求订阅!)
不等冯凯说话,就有社员不乐意了,纷纷开口表示质疑:
“支书,你还真打算让这小子治啊,这不是胡闹吗?”
“就是,没听说毅娃子会给牛瞧病啊,这要是治死了咋办?”
“谁说不是,这场合哪是出风头的地方,真的是不知轻重!”
“现在杀了的话还能收回点肉钱,真要是等死了的话,那可就全完了......”
听到众人不信任的声音,李毅淡淡地说道:“我说有把握就是有把握,你们要是这么说那我就不管了,反正牛死了和我也没啥关系!”
说着,李毅便退到了人群后面!
他刚才也是好意,没想到这些人说话这么难听!
咋地,难道还要他立下军令状再给这牛治病,他又不是圣母婊!
冯凯皱了皱眉头,大声说道:“都别吵吵了!”
待众人安静下来后,他对着李毅说道:“毅娃子,你老实和叔说,有几成把握把这牛治好?”
“要是有药的话,九成吧!”李毅道。
他对冯凯还是很尊重的,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比较温和,不像刚才那么冲!
“好,叔信你,治吧!”冯凯拍板道。
李毅也不含糊,这种常见病的处理方式也不难。
西医治疗以解痉镇痛和清肠制酵为原则,可用30%安乃近注射液40毫升,一次肌肉注射。
或用硫酸阿托品注射液30毫克,一次皮下注射,同时用温水深部灌肠。
颠茄酊30毫升,加温水3000毫升,一次灌服。
中药治疗也很有效,只需要荜澄茄90克,小茴香30克,青皮30克,木香30克,川椒20克,茵陈60克,白芍60克,酒大黄30克,甘草15克。
用法的话也简单,煎汤去渣,候温一次灌服。
生产队没有西医,但是却有个赤脚医生,他那里的中药还算齐全。
当下李毅亲自跑了一趟梁大夫家,花了五毛钱将所需的药全部配齐,而后就用他家的煎药炉子将药煎出来。
反正是给牲口用,也不必在乎汤汁多少,所以不一会儿就煎好了。
过滤药渣后,李毅提着药汁重新回到小河湾。
此时社员们听说李毅要给牛治病,都赶了过来看热闹,现场围满了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啥大事儿了。
李毅过来的时候,在人群里还看到了唐雪以及三姐李娜!
不过李毅却没有过去打招呼,给牛治病要紧!
来到病牛旁边,李毅当即喊了两个青壮,一人控制牛头,一人将灌药用的牛角筒插到牛嘴里。
这大黄牛现在身体抱恙,实在是没力气挣扎,只能任凭这几个大男人折腾它。
李毅也不管它是不是孕牛,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直接将两大碗浓稠的药汁灌到病牛的嘴里。
担心药汁被吐出来,李毅还贴心的上下合了合牛嘴,顺便捋了捋牛脖子。
在确定病牛将所有的药汁都喝了下去,他这才让人把牛放开!
看到药顺利灌了下去,冯凯拿着旱烟锅走到李毅面前,开口问道:“毅娃子,这真能行?”
“行不行我说了不算,得看它!”
说着,李毅指了指地上正大口喘气的孕牛!
“嗯,希望它能挺过去!”冯凯叹了口气说道。
“您老这是对我没信心啊?”李毅笑着问道。
“你小子又不是兽医,你让我哪来的信心!”冯凯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您老还让我治它,就不怕我把它给治死了?”李毅无语的说道。
“死马当活马医呗,那咋整!”
“给一刀不就完了嘛!”
冯凯叹了口气说道:“我舍不得!”
随后,他起身看了看四周的社员们,然后说道:“今天这牛是我让毅娃子治的,治死了责任算我的,这牛值多少钱我赔!”
大队长张同福急忙说道:“老冯,你这又是何苦呢!”
冯支书抬手制止了他的话,继续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头牛今年已经22岁了,他是我28岁那年从县里亲自拉回来的。”
“记得那时候它还是一头不到八个月的小牛犊,是我一天天把它喂大的,一直到我当上大队的会计、副队长、队长,我还一直喂着它。”
“这牛啊就是猫猫狗狗一样,养着养着就有感情了,我真的不忍心它在队上干了一辈子,然后被我们一刀给杀了,我不忍心啊...”
说到这里,冯支书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老支书说的很煽情,众人都沉默了,不少女知青甚至于都开始偷偷抹眼泪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看苦情剧呢!
李毅实在是受不了这场面,上前拍了拍老支书说道:“冯叔,您老行了,又不是没救了,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
众人被李毅这么一说,都忍不住笑了!
“你小子真是讨打...”
李毅笑了笑说道:“您老放心吧,这牛实际上就是淋雨受凉了,只不过它岁数大了还有小牛犊,所以更加的脆弱而已,你看它现在的情况不是就有所好转了吗!”
围观的社员们闻言纷纷看向地面上的病牛,发现刚才还满地打滚的牛安静了许多,而且也不像之前那样喘的那么厉害了。
“咦,你还别说好像真好了不少!”
“不打滚了也不喘了,毅娃子还真有点门道!”
“没想到毅娃子平时没个正形,关键的时候还真能行!”
“谁说不是,你说咱村是不是要出个兽医了......”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这事儿的时候,一旁的唐雪有些惊讶的对着李娜问道:“他...他还会给牛看病?”
李娜也是一脸的懵逼,摇了摇头说道:“以前没听说过啊!”
“那这...”
“你也别问我了,我那弟弟路子野得很!就拿那个凉皮来说,我都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但那手艺就是好,你都不知道他那个小摊子有多火爆...”
唐雪耳朵里听着李娜说着话,眼睛却不时飘向场中主角一样的李毅。
越看她越觉得这个男人浑身充满了谜团,村里人都说他不学无术,但从她对他的了解,完全不是那样的。
他会做凉皮,会烙饼子,还会卖山货挣钱,现在连兽医的活儿都能干了,这样的人怎么能算不学无术呢!
还有人说他流里流气的没个正形,但是唐雪却发现他也就是嘴里喜欢口花花,实际上骨子里却颇有正气。
先不说他路上见义勇为救人,单单他们已经订婚这么长时间了,他都没有对她有过什么过分的要求,这一条显然也不成立。
而且唐雪不知道怎么的,感觉现在的李毅似乎挺好看的,而且颇有气质。
人虽然还是那个人,穿着打扮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不一样,特有魅力!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不由的痴了!

第三十三章:村东头的黑石头地(求订阅!)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那头刚才还满地打滚奄奄一息的病牛竟然能站起来了,这让众人对李毅更是刮目相看了!
李毅上前检查了一番,然后对着冯凯说道:“冯叔,这牛没事儿了,不过这几天要避免着凉!”
“行,我让生产队那边晚上把它单独关到不漏雨的棚子里!”冯凯道。
“嗯,另外喂草的时候不要就喂青草!”
“这是为啥呀,再说了,这季节不喂青草喂啥呀?”
李毅当即说道:“夏天的青草幼嫩多水,牛吃的太多的话,容易发生腹泻等病!”
“这头老黄牛刚刚受凉,要是再喂太多的青草的话,那就是雪上加霜,最好在它的草料中掺些质量较高的干青草饲喂,或者是弄些豆饼、麦麸之类的谷物也行。”
其实最好是喂点玉米面或者是整粒玉米,但是想到很多人家现在都是吃糠噎菜的,哪有那么多粮食喂牛。
所以这话李毅压根儿就没说,免得讨人嫌!
“毅娃子懂的真多,这事儿我会安顿给牛倌儿的!”
随后,冯凯又对着其他社员喊道:“行了,都散了吧,一个个的都不回家了吗!”
看到没有热闹看了,众人纷纷散去,很快现场就没剩下几个人了。
冯凯看到李毅还没有离开,疑惑的问道:“你姐和你媳妇儿都走了,你咋没走?”
李毅笑了笑说道:“我找冯叔您有正事儿,事儿没办完回去干嘛!”
“我说你小子没事儿过来干嘛,合着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啥事儿!”
“请您批块地...”
“啥,批地,你小子要干啥,我一个破支书可没那个权力!”不等李毅说完,冯凯就炸毛了。
村里的地可都是有数的,即便是一块小小的自留地那都能打破头,他可不敢开这个头!
“您老误会了,我是想盖房子,毕竟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没个住的地方哪能行!”李毅道。
“盖房子,你说的是宅基地?”
“嗯,宅基地!”
冯凯顿时松了口气,批宅基地这事儿还真就归村里管,他批了也没人敢说啥。
“村儿里就这么大,你想要的那头的,但是咱可说好了,不能超过三分地!”
李毅算了算,一亩地大约有666平米,三分地那就是将近200平!
而三间砖瓦房差不多是90平米,还能剩下一百多平米的小院儿!
不过想想他家老屋单单一个菜园子就够两百平米,李毅觉得有些小了,当即说道:“冯叔,三分地盖完房子也剩不下多大点儿了,以后我还想在院子里种点果树和蔬菜啥的也没地方,您多给批点呗!”
说着,李毅将车把上的两瓶酒递了过去!
他也不怕别人说他行贿,村里这年头找支书、大队长办事儿,谁不都这样。
冯凯白了他一眼说道:“村东头那块黑石头地这些年长啥都不行,前段时间和你张叔商量了,以后不种了,你要不嫌弃就自己划一块吧!”
村东头的黑石头地?
李毅顿时想起来了,那块地位于村子的最东头,地下不到半米的地方就是大量的灰褐色的石头,偶尔也有一些黑色石头。
由于石头多,且难以留住雨水,所以种啥都没收成,这几年生产队逐渐就将那里给荒废了。
但是李毅却知道,那可是块宝地啊!
现在村民们不知道,那块石头地下面全都是矿石,而且还是较为珍贵的钼矿。
几年后勘探队就在那块地下勘探出了精钼矿,随后国家在这里建了一个钼矿开采基地。
而当时那块地被村里的一个外来户买下来开了家养猪场,当时拆迁补偿的时候直接给了50万!
八几年的50万是啥概念,就购买力而言,相当于后世的几千万甚至于上亿。
现在这几个亿就摆在李毅面前,他能放弃吗?
看到李毅一脸沉默的样子,冯凯叹了口气说道:“村里的好位置人都瞅着呢,三分地已经是极限了,而你要实在是嫌弃村东头的那块地的话...”
不等冯凯说完,反应过来的李毅急忙说道:“不嫌弃...不嫌弃,咱就说定了,就要那块地!”
这下轮到冯凯沉默了,那块地大是大,但是真心不长东西啊!
“你可要想好了,村里申请宅基地的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是选了黑石头地那就不能后悔了!”
“不后悔...不后悔,谁后悔谁是孙子!”李毅急忙说道。
那可是未来价值好几个亿的宝地啊,现在白给的谁会后悔!
“毅娃子,那块地的情况我可给你说明白了,大是大,但是基本上是种啥都卵求不成,你确定要那块地!”冯凯再三确认道。
“对,就那块地了,不过您可要给我批大点!”
“你要多大?”
“五亩!”
“滚,谁家宅基地能有这么大,最多给你一亩地!”
“冯叔,一亩才多大啊,而且现在家家户户都有自留地,我家也得有吧!”
接着李毅继续说道:“而且那块地产量那么低,那不得多划点!”
冯凯想了想,觉得李毅说的也有道理,当即说道:“那块地差不多有十几亩,我做主给你三亩,半亩宅基地,剩下的二亩半是自留地!”
三亩虽然还是小了点,但是李毅却知足了,当即说道:“行,那谢谢冯叔了!”
说完,李毅就要离开!
“等一下!”
“冯叔您还有事儿?”李毅急忙问道。
“把酒拿回去!”
“看您说的,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拿回去的道理,再说了,这可是我爹让我给您拿的,我要是拿回去他还不打断我的腿?”李毅笑着说道。
“哼,他要是知道我把黑石头地给了你,我都担心他会到我家打断我的腿!”
说完,冯凯手提着旱烟锅,头也不回的向着村里走去!
看着老汉一脸无奈而又有些决绝的身影,李毅咋觉得有些悲壮呢!
不过想到老爹那火爆脾气,自己回去可得和他好好说,不然的话他真的可能去找老汉的麻烦!
想到这里,李毅当即骑着自行车向着村里飞奔而去!

第三十四章:说服父亲(求订阅!)
李山魁回到家的时候,李毅刚刚将东子他们送走。
看到柜上两瓶上好的高粱酒,李山魁皱着眉头问道:“你今天没去找你冯叔?”
“去了,地也批了!”李毅回答道。
“那你没给人送酒?”
“送了,人没要,还说...”
“还说啥?”
“冯叔还说怕你打断他的腿!”
“你小子就能胡咧咧,人给你批地我为啥要找人家的麻烦,就因为两瓶酒吗?”李山魁白了儿子一眼说道。
“酒是小事儿,主要是冯叔将村东头那片地批给我了!”
“村东头还有宅基地吗,我怎么不知道?”李山魁疑惑地说道。
“有,就是那块黑石头地!”
听到李毅的话,李山魁抽烟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然后沉声说道:“你说的是那块啥都不能种的地?”
“嗯,就是那块地!”
“那块地咋能要,要了后房前屋后啥都不能种,不行,我去找他去,这不是欺负人吗?”
看到暴脾气的老爹又要暴走了,李毅当即上前拦住他说道:“爹...爹...消消气,这事儿不怪冯叔!”
“他是支书,不怪他怪谁?”
“怪我,是我强烈要求冯叔将那块地批给我的!”李毅如实说道。
“你,还强烈要求?”李山魁指着李毅,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
“是,就是我强烈要求人冯叔将那块地批给我的,不批也不行!”
“我...你个败家子儿,你要那不毛之地干啥...”
看着老爹的暴脾气又上来了,李毅急忙说道:“爹...我的亲爹唉,你能不能听我说两句,我这样做也是有理由的!”
“有屁的理由,老子看你就是猪油蒙心了...”
这时李娜刚好从知青点回来,远远地就听到老爹的吼骂声,当即进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李山魁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对于三女儿还是很好的,当即说道:“老三,这个败家子竟然向你冯叔要了村东头那块黑石头地当宅基地,这不是胡闹吗!”
她看了一眼李毅,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那块黑石头地的情况村里人都知道,李娜不相信自家小弟不清楚。
更何况以冯叔和老爹的关系,就算是小弟不知道,他也会说明白的。
“小毅,跟三姐说,你是咋想的?”
看到三姐在身边,李毅就知道老爹的脾气应该能稍稍控制一点,自己也有机会狡辩...解释一下!
“爹,黑石头地的情况我知道,除了不能种东西外,其它的并不妨事儿!”李毅道。
“这不能种东西就已经够闹心的了,你还想咋地?”李山魁道。
“爹,你知道冯叔给我批了多大一块地吗?”
“多大?”
“足足三亩地!”
李山魁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是不小,但是连个土豆子都种不出来,再大又能有啥用!”
“用处可大了!”
接着李毅继续说道:“爹,我求着冯叔把那块地批给我,主要是因为那块地足够大,我打算以后在那里搞个养殖场,没地方不行啊!”
“养...养殖场,你要养啥?”
李山魁被儿子天马行空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这年头虽然上面对社员们自家养殖牲畜的事情不怎么管了,不像前几年一家只让养三只鸡,猪牛羊马骡子毛驴都不让养。
但也仅仅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真的放开限制。
偷偷摸摸养些鸡,再养上一口猪,就已经让人心惊胆战的了,儿子竟然还想大张旗鼓的整养殖场,这不是明摆着给人抓小辫子吗!
“爹,我知道您老在担心啥,但是现在的政策变了!”
随后李毅再次说道:“现在皖省那边包产到户已经实施两年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在一些省份作为试点开始实施了,到时候能不能吃饱就要看我们自己了!”
“那你更应该要一点好地啊,到时候也能多打点粮食!”李山魁道。
“爹,从地里刨吃的确实饿不死,但是也发不了财!凭你儿子的挣钱能力,您还觉得我以后会为了口粮去种地吗?”
听到儿子的话,李山魁沉默了。
要是之前李毅和他说这话的话,他肯定会操起鞋底狠狠抽他一顿的。
但是自从上次他和李娜帮着出了一趟摊儿之后,李山魁就被震撼到了。
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儿子卖山货外带摆摊儿卖凉皮,就足足赚了正式工半年的工资。
要是换成他们这些挖二垄的老农民的话,两年都不一定能挣到那么多钱。
所以李毅说他以后不会为了口粮而去种地的话,李山魁是相信的。
看到老爹似乎有被自己说服的趋势,李毅继续说道:“爹,我要那块黑石头地除了因为我要盖大房子外,等以后政策允许了,我就在那里建一个养殖场,这是为以后的规划做准备,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李娜看了看李毅,然后说道:“干养殖场能赚钱吗?”
“能!”
李毅说的斩钉截铁,他可是知道,随着私有制经济被认可,整个国家的经济将会走上快车道。
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将会由现在的仰视西方,变成俯瞰全球。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老百姓对肉食的需求将会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养殖行业大部分时间都是可以赚钱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赞成小毅的决定!”李娜道。
李山魁有些懵了,我问你的意见了吗,你赞成有啥用!
但是他也不得不认真的思考儿子刚才说的话,要是儿子安安心心做个农民的话,能有几分可以耕种的肥地确实不错。
然而儿子的志向显然不是想做个老实巴交且苦哈哈的农民,那给他整来东北的黑土地都没啥用!
如此一来,那块黑石头地反倒是对他更有用些!
想到这里,李山魁只能叹了口气说道:“该说的老子已经说了,希望你小子以后不要后悔!”
“不后悔,肯定不后悔!”李毅笑着说道。
“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准备什么时候动工!”李山魁再次问道。
李毅想了想说道:“爹,越快越好!毕竟我们要建的是里软外硬(里面是土坯,外面包砖),需要提前脱土坯的,从脱到晒干能用至少一个星期!”
“加上准备其它材料,还要雇木工瓦工师傅,晚了可不赶趟啊!”
李山魁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明天就去找人,正好这段时间农活不太忙,应该比较容易雇到人!”
“嗯,这事儿就交给爹了!”
随后李毅将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六百多块钱全都交给了李山魁,让他拿去建房子。
而李山魁也没有客气,直接将钱收了起来!
........

第三十五章:突发大案(求订阅!)
县城.公安局会议室!
李毅在家里为宅基地和建房子的事情和老爹斗智斗勇的时候,县公安局的会议室里却烟雾弥漫,王安国脸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听取这案情通报!
待李副队长将案件的基本情况通报完之后,王安国沉声说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短短五天的时间内,县城以及周边的乡镇公社共有9起孩子失踪事件,现在案件经过发酵之后,已经引起了周边群众的大范围恐慌!”
“现在很多老百姓去地里的时候都不敢将孩子留在家里,甚至于都不敢留给老人看管,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老百姓正常的生产生活了!”
“所以县里面要求我们限期破案,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得挨板子!”
李副队长也开口说道:“同志们,现在不仅仅是县里,这起案子也引起了市里的高度重视。如果我们不能给老百姓一个交代的话,后果很严重啊!”
这时,一个老公安当即起身说道:“队长,我们经过梳理发现,现在接到的9起报案都集中在最近几天。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拐走这么多孩子,显然不是一个人所为,所以我们判断是团伙作案!”
“而且这几天我们为了抓捕周宝山,对过往行人都会进行严格的盘查,尤其是对于那些外地人,查的更严。所以人贩子大概率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离开,因此我们推断那些孩子还在咱们县里,没有被送出去!”
“老耿不愧是老刑警了,分析的很有道理,接着说!”王安国当即说道。
“队长,现在我们首先要确定的是那帮拐子到底有多少人,他们藏在什么地方,同时还要搞清楚全县丢了孩子的到底有多少人!”老耿沉声说道。
“你是怀疑丢了孩子的人家不止这9家?”
“嗯,队长你也知道,有些地方因为交通不便或者是父母还在寻找孩子等等原因,现在并没有选择报警!”
“以县局的名义立即通知下面的各个派出所,让他们一个村一个村的核实,看看到底有多少户人家丢了孩子,要他们在明天下午前将准确的数据报上来!”王安国下令道。
“是!”
随后王国安再次说道:“孩子丢失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影响可以说是灾难性的,所以我们即便是排除千难万险,也必须将孩子找回来,立即以刑警队的名义向上级申请,就说周宝山还有同伙没有落网,请求延长封锁盘查的时间。”
“另外,派出精干力量,在警犬的配合下在县城以及周边公社、农村容易藏人的地方进行搜查,务必要将这帮胆大妄为的拐子一网打尽,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是!”
.......
散会后,王安国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凌晨一点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今天又回不了家了!
他现在几乎将单位当成了家,而真正的家更像是宾馆,偶尔才回去一趟。
为此,妻子和女儿对他意见很大。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干的就是公安的活儿,不着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时,李副队长端着一碗挂面走了过来,说道:“知道你晚饭又没吃,吃点吧,我可是专门让厨房给你卧了两个鸡蛋!”
王安国也不客气,直接端过大海碗吃了起来。
只是当他看到碗里的蘑菇丁之后,突然想到了李毅,同时想到的还有他上午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乌鸦嘴!”
王安国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话,直接将李副队长给整懵了!
“啥乌鸦嘴?”
王安国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当即笑了笑说道:“也没啥,就是上午有个有趣的家伙和我了一些特别的话,没想到直接应验了!”
李副队长也是一个好奇心颇重的人,忍不住问道:“啥特别的话了?”
“那个家伙和我说县里很快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件事儿很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前程!没想到仅仅一个白天的时间,这话就真的应验了!”王安国叹了口气说道。
“可能是凑巧了吧,难不成那人还能掐会算不成!”李副队长笑着说道。
“你还别不相信,那家伙或许真有这本事!”
“你相信?”
“我信!”王安国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没有半点犹豫。
“你真信?”
这下轮到李副队长懵逼了,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搭档是啥出身,他平时最恨那些神棍了,怎么会突然信上这个了。
这时王安国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变了形的一元硬币,硬币上面还卡着一枚同样变了形的弹头,其中一部分弹头已经射穿硬币,就像是镶嵌到了上面一样。
“这块硬币就是那个人给我的!”
“???”
“而在他给我这枚硬币前说过类似的话,当时他的原话是看我印堂发黑,近日将会有血光之灾,这枚硬币可以救我性命!”
接着王安国再次说道:“并且,这枚硬币是他亲自塞到我的上衣口袋里的!”
听到王安国的话,李副队长整个人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那个人会不会...”
王安国知道他想说什么,当即肯定的说道:“不会,他之前并不认识我,也不是体制里的人,而且事后也没有来找我,是我亲自去找的他!”
“那你查过对方的底细吗?”
“还没来得及调查,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对我应该没有图谋!”
“我怎么就不太相信呢,这也太...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我刚开始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经历了生死之后,我信了!”
随后王安国突然放下了筷子,然后说道:“老李,你知道吗,那天当看到周宝山扣动扳机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那家伙是一个当过兵的悍匪,射击水平在他们师那是一等一的,这么近的距离,基本上没有打不准的可能。而他在那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手下留情,所以枪响的那一刻我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子弹却正好打在了这枚硬币上,就在那个位置,左右稍微偏离一公分我都得死!”
李副队长沉默了,尽管他的内心依旧不是很相信真有人能算出一个人的生死,但是却无法反驳好兄弟的话。
这时,王安国突然再次开口了:“我有预感,这次孩子失踪的案子应该不会很顺利!”
“啥意思?”
“因为那个人和我说了,可能会影响我的仕途,说明他预测这起案件不会那么容易破获的。”
“你这是不相信兄弟们的能力吗,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县局几十号经验丰富的刑警还比不上一个神棍?”
“不是不相信,只是预感这玩意儿你也知道的!”
随后王安国话音一转,再次说道:“不过对方也说了,如果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可以去找他!”
“哼,我还就不相信了,我们县局这么多人还能用得到他帮忙破案子!”
王安国则是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也希望用不到他,不然的话...”
“不然咋了?”
“不然这人情可就欠大了,而且不仅仅是我,还包括我们整个县局!”
李副队长:“#¥%……&*”
........

第三十六章:压力山大的专案组(求订阅!)
又是一个忙碌的早晨!
由于家里准备建房子了,李毅也不能只做一个甩手掌柜的。
所以早晨他将面和好后,趁着醒发的时间,便去了一趟那块黑石头地。
等李毅赶过来的时候,发现老爹正在和冯叔等人在丈量土地,显然是在为接下来建房子的事情做准备。
看到李毅过来,众人都投来异样的眼神。
大队长张同福有些纳闷儿的问道:“毅娃子,你真打算在这里建房子,还把自留地弄到这里?”
李毅笑了笑说道:“张叔,这可是块风水宝地啊,我的眼光好吧!”
张同福也是个直性子,当即说道:“你这小子就能瞎胡闹,你是要盖房子又不是找墓地,要啥风水宝地?”
冯凯也皱着眉头说道:“房子盖在这里倒也没啥,但是你小子硬是把自留地也弄到这里,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然而李毅却哈哈大笑道:“冯叔、张叔,你们放心吧,谁要是敢在这事儿上笑话我,以后肯定会被打脸的!”
看到李毅态度坚定,冯凯只能对着一旁的李山魁说道:“山魁兄弟,你家毅娃子是铁了心要这块地了,你说咋办!”
李山魁已经知道李毅的想法了,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儿大不由娘,他想要这块大一点的地皮,那就随他吧!”
“那就量吧,量完了我好去公社递交申请,然后等批复就行了!”冯凯道。
“嗯,那麻烦老冯你了!”李山魁道。
在众人忙着丈量这块黑石头地的时候,李毅却一脸傻笑的站在地头上。
他已经在憧憬将来的美好生活了,等过些时候把瓦房盖起来,再好好装修一下。
墙要刮白,还要做个石膏吊顶,不要糊报纸的那种。
尤其是玻璃,一定要那种大块的,小的看着不舒服。
此外家里还要打一些实木家具,这个李毅已经想好了,得请隔壁村的赵老木匠上门来干。
那老汉人好不说,手上的木工活儿也是一绝,方圆十里八乡绝对的第一人。
弄好之后稍微晾晾就可以娶唐雪过门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唐雪肚子里已经有他的小崽崽了。
几个月后,这里将会迎来他李毅和唐雪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这里也将成为他和唐雪未来几年的爱巢。
每每想到这里,李毅心里的干劲儿就更足了!
丈量土地这事儿他帮不上忙,想到家里还有一摊子事儿等着他,所以李毅和老爹打了声招呼,就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里。
其实他还想到知青点找找唐雪,毕竟建房子也不是什么小事儿,而且房子建好后也不是他一个人住的,也得征求一下唐雪的意见。
不过李毅也知道,这个点儿唐雪肯定已经下地上工了,去了也见不到人。
他又不知道今天知青们在哪个地方干活儿,所以还是决定晚上再去吧!
回到家,李毅便开始制作今天的凉皮和白皮饼!
........
李毅一如既往地出摊儿挣钱,但是县局里的王安国等人却忙得焦头烂额的。
随着各个乡镇公社派出所排查情况的上报,他们发现最早丢孩子的并不是最早报案的县城那户人家,而是小井子公社的一家人,他们的孩子在六月一号的时候就已经丢了,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之所以一直拖着没有报警,一来是因为小井子公社距离县城有八十多公里,一来一回太费时间。
二来是那户人家所在的靠山村背后就是大片的原始森林,经常会有野狼和熊瞎子出没,所以那户人家还以为孩子是被狼叼走了,所以才没有选择报警。
此外,通过汇总各地的汇报,全线丢失孩子的数量达到了惊人的17人,远远高于他们之前的预估。
这么大的案子,王安国等人自然是不敢怠慢的,立即将相关情况上报到了县局,再由县局上报到了市局。
而市局那边也迅速做出指示,命令县局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破案,安抚老百姓的恐慌心理。
同时,市局也给他们设定了一个期限,最多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不能破案的话,包括局长副局长所有的领导都将受到处分。
市局的指示一下来,县局这边的领导也慌了!
这可是处分啊,轻一点的几年内不能提拔,重一点可就是乌纱帽不保了。
无奈之下,县局的领导只能给负责办案的王安国施压了!
县局局长亲自给刑警队的同志们开了一场会,命令他们克服一切困难,必须要在三天内查到那些拐子的住所,一周内必须将孩子们一个不少的救出来。
不然的话,上到队长下到普通警员,全都要受处分。
没办法,谁让上面也是这么给他们施压的。
上面压的紧,而王安国等人却发现案情越来越复杂了,他们现在对拐子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对方都藏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些拐子有没有将孩子们转移出去。
一周内破案,难度着实不小!
虽然有难度,但是王安国等人却没有讨价还价,毕竟事关十几个孩子的生死,甚至于事关十几个家庭的命运,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于是乎,在市县两局的高压之下,刑警队迅速成立了“6.15特大儿童失踪案专案调查组”,并且投放了大量的警力以及地方治安人员,在全县范围内进行摸查。
必须的找出那些拐子的藏身之地,也必须将孩子救出来的。
只是这么多人投入进去,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而随着这件事情的不断发酵,尤其是大量丢失孩子的家人父母去县局哭闹,全县的老百姓几乎都知道县里有拐子,且专门拐小孩儿。
更有甚者,传着传着就开始变得邪乎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拐和偷,到后来就变成了明抢。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仅仅是县城,各个乡镇公社都产生了莫大的恐慌。
这年头计划生育还没有实施,谁家里没有个三两个孩子,多一点的人家十来个的都有。
真要是被拐子给偷走了或者是抢走了,那可叫人杂活呢。
所以,不少地方的社员干脆也不去上工了,就在家里看着孩子。
随着这种事情越来越多,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各个生产队的农业生产了。
无奈之下,各个生产队长只能将情况一级一级上报。
而县里得知情况后,也在第一时间给县局以及专案组施压,务必要限期破案。
面对上上下下的巨大压力,专案组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时间,整个刑警队上下愁云惨淡,气氛极其的紧张压抑!

第三十七章:许洪的算计(求订阅!)
李毅今天的心情很好,从上午卖山货到中午卖凉皮,仅仅一天的时间他就入账600多块钱。
即便是除掉各种开销,今天一天的纯利润也能达到400元。
在这个私有制经济还在被讨论的时候,这样的收入那绝逼是惊人的,就连李毅自己都有点惊讶。
当然了,这主要是得益于这段时间负责采蘑菇的人手大幅度的增加。
原来给李毅采蘑菇的只有东子他们,每天最多也就一百多斤,要是遇到蘑菇盘的话,偶尔也能达到一百五六十斤。
但是现在村里只要是能跑的孩子就都来了,足足有小四十人。
人多了产量自然也就提高了,昨天晚上送到李毅家的山货就达到了八百多斤,价值近六百元。
虽然李毅也知道这种营生并不长久,但是已就让他高兴。
最起码他可以通过做这种小生意,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前赚到第一桶金。
只是李毅不知道的是,他的麻烦很快就来了!
许洪今天又请假了,理由是身体不舒服,需要到县里看医生。
张同福虽然不满他这种隔三差五请假的行为,但是想到眼下春耕刚刚结束不久,距离秋收还有一段时间,所以生产队的任务并不重。
所以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批了他的假!
但是没有人能想得到,许洪请假并不是为了看医生,而是来看李毅的。
自从知道李毅悄悄在县城做小买卖的事情后,许洪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凉皮生意他做不了没关系,这不是还有蘑菇生意吗,那玩意儿没有啥含金量。
只要摸清了李毅的销货渠道的话,许洪自信凭他这个高中生也能干得了。
所以许洪今天早早地就来到县城附近守着李毅了,他没敢从村子里跟着,容易被人察觉。
当许洪看到李毅是将蘑菇送到国营饭店之后,顿时觉得自己终于摸清了李毅挣钱的核心秘密了。
兴奋之余,许洪在李毅走后,当即来到了国营饭店。
饭店里的工作人员看到有人进来,当即招呼道:“同志,我们这里十一点以后才会营业!”
许洪当即说道:“您好同志,我不是来吃饭的!”
话音刚落,就听工作人员皱眉道:“不吃饭你来国营饭店干嘛?”
与供销社的工作人员一样,国营饭店上到大厨下到服务员,那都是属于正式工,是拿着铁饭碗的那种。
所以,一定不要将眼下的饭店服务员和后世的服务员相提并论,人家说怼你就怼你了。
你不看就连供销社的墙上都用明文写着:“严禁辱骂殴打顾客”!
对于国营饭店工作人员的态度,许洪没有在意,而是急忙说道:“我是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收蘑菇吗?”
那个工作人员看了许洪一眼,然后说道:“收,当然收了!”
“那...那多少钱一斤/”
“这个要看品质,品质高一点的可以给到六七毛钱,品质一般的也就三四毛钱!”工作人员淡淡的说道。
听到一斤蘑菇可以卖到这么多钱,再想想村子后面的碾子山上尽是那玩意儿,许洪顿时好像看到好多小钱钱向他招手。
“谢谢你了同志,那我明天就给你们送一批过来!”许洪道。
“行!”
随后,许洪怀着激动地心情离开了国营饭店!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饭店仅仅几分钟,刘景山来到了前台,对着几个工作人员说道:“你们几个过来一下!”
待人到齐了之后,刘景山大声说道:“现在通知个事情,除了李毅兄弟外,以后再有人来卖山货一律不收了!”
“主任,为啥不收了?”有人惊讶地问道。
刘景山当即说道:“咱们饭店蘑菇的用量不是很大,往市里供应的也不是很多,以前李毅兄弟一天也就百十多斤也就算了,现在他一天能送好几百斤过来,足够咱们用的了,还收别人的干嘛?”
众人这才想到,今天那位可是足足送了八百多斤山货过来,单单蘑菇就有六百多斤。
况且蘑菇这玩意儿又不能长时间存放,要是当天卖不掉的话那就只能晒成干蘑菇了,收太多的话确实不好处理。
刘景山也没有在意这些人会咋想,通知完事情之后他便离开了。
而许洪还不知道,他的蘑菇生意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
.......
中午的时候,许洪又躲在糖厂远处的小树林里,忍受着烈日的毒晒以及蚊虫的叮咬,嫉妒的看着李毅含泪赚着大把的小钱钱。
在回去的路上,许洪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他可是看到今天往国营饭店送了一大车的山货,少说也有几百斤,按照饭店的那个工作人员所说,一斤六七毛钱,今天单单那些山货就能让那个二流子进账几百块钱。
而许洪可是知道,李毅给村子里的孩子们发的钱可不多,大孩子一天四五块钱,小孩子的话也就一两块钱。
奸商,妥妥的奸商啊!
自己啥也不用干,仅仅只是将孩子们采的山货往县城送一趟,就能进账几百块钱,这世上恐怕没有比这更容易赚的钱了。
还有那个凉皮生意,每天哗啦啦的几百人过来买,哪怕从每个人身上只赚五分钱,那也有好几十块钱啊!
而且以那个二流子奸商的本性,哪可能只赚五分钱。
显然,那个凉皮生意也很好。
更为重要的是,卖蘑菇那是季节性营生,产量也没有保证,天气一凉蘑菇也就没有了。
但是凉皮生意却不一样,完全可以常年做,这可是一只下金蛋的宝鸡啊!
很可惜,自己这个正宗的秦省人竟然不会做,你说气不气人!
所以许洪暗暗决定,李毅的蘑菇生意他要抢,凉皮生意他做不了,那就毁了他。
因此这一路上许洪都在盘算如何能将李毅的生意抢到手的同时,还能将他坑一把。
思来想去,许洪决定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去县里,把李毅投机倒把的事情给举报了。
这样一来,自己就能趁机抢了他的蘑菇生意。
许洪估摸着,投机倒把即便是不被判刑,至少也要关上三五个月。
即便到时候那个二流子最后出来了,也快秋天了,那个时候蘑菇也快下去了,自己挣得也差不多了,完美!
想到这里,许洪走路的速度也不由的轻快了许多!

第三十八章:要盖房子了(求订阅!)
李毅回到家,看到院门大开,里面还有不少人在走动,牛车马车更是进进出出,有的拉土有的拉水。
原来是父亲已经找来人帮着制作土坯了,从院子里全是正在晾晒的土坯来看,显然开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李毅将大红骡子拴好后,将车卸下,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回到了屋里。
而后李毅从屋里找出放糖的罐子,然后又提着一暖壶烧好的水以及一摞大海碗走了出来。
“各位叔叔伯伯都休息会,喝点糖水吧!”
随后,他便在屋檐下的石头碾盘上开始冲糖水。
尽管眼下已经八零年了,但是物资依旧是很匮乏的,白糖在供销社可以卖到1.2元一斤。
最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儿还是凭票购买,一家人一年也没有多少糖票,所以这玩意儿在社员们眼里还真的是好东西。
听到有糖水喝,一干帮忙的社员们都停了下来,纷纷过来领碗!
李毅也不吝啬,每个碗里都是两大勺子白糖,冲上滚烫的开水,那甜甜的味道,挠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趁着休息的这空档,汉子们聚在一起聊了起来!
“山魁哥,这日子过的真叫一个快,一眨眼毅娃子也要盖房娶媳妇儿了!”
“谁说不是,前几年还见那小子穿着个开裆裤满大街跑,现在也成大小伙了!”
“哈哈哈,毅娃子打小就淘,我家那片小果园没少让他霍霍!”
“你那算啥,前两年我家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李毅的糗事,听的李毅直犯尴尬。
但是他却一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毕竟人家可都没有冤枉他。
小时候的事儿暂且不说,自从上学之后他就是村里的孩子王,带着一帮小弟兄今天霍霍这家,明天霍霍那家。
可以这样说,村里只要是有“特产”的人家,就没有没被他霍霍过的。
近几年更是变本加厉,由小打小闹变成了偷鸡摸狗,这被人这么一提,他都不好意思在家里待了。
想到有事儿和唐雪说,李毅当即和李山魁说了声:“爹,我去一趟知青点,你们先忙!”
说完,李毅拿着给唐雪从县城买回来的东西,骑着自行车直奔知青点!
这几天属于农闲时节,队里的生产任务也比较简单,也就是打个猪草清理一下灌溉渠,所以大家伙儿下工的时间也比较早。
等李毅过来的时候,知青们大多数都已经回来了,正三三两两的在树荫凉下吹牛打屁。
眼下已经是八零年六月份了,有关系或者是有能力的知青大多数都回城了。
要么是家里人给找了工作,要么就是干脆直接考上了大学,留在这里的都是那种要么没关系要么没能力。
这帮人是所有知青里面最没希望的一批,只能慢慢熬时间,等待机会。
因此,在李毅眼中,这些人显得特别的颓废!
而这些人也看不上李毅,看着他骑着自行车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顿时有人酸溜溜的说道:“一个二流子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随即就有人附和道:“就是,土包子一个,一辆自行车就把他嘚瑟的不行了,德性!”
“大家伙儿和他计较啥,你们说许哥说的那事儿成不成,那蘑菇真的能卖钱吗?”
“估计能成,许洪不是说他已经找到销售的门路了吗,咱们下午采了那么多蘑菇,少说也能卖个几十块钱吧!”
“几十块钱啊,能有那么多吗?”
“呵呵,你们知道那个二流子给村里的那些泥猴子娃娃们一天多少工钱吗,说出来吓死你们,最高的能有五块钱!”
“我的个天神爷,一天五块钱,那一个月下来不就能有150块钱...”
......
李毅没有搭理这些人,他将车子直接来到了女知青的宿舍这边。
刚过来,就看到张欣瑶在外面洗衣服。
看到李毅后,张欣瑶当即对着屋里喊道:“小雪,你家男人来找你了!”
李毅听到张欣瑶直接叫自己是唐雪的男人,心里顿时一乐,这女人能处,是个讲究人。
屋里的唐雪正在收拾卫生,像她们这种知青,和村里的普通社员一样,每天一大早就赶着上工,中午一般也不会休息,只有晚上回来才有时间收拾一下卫生。
听到张欣瑶的话,唐雪就知道是李毅来了,当即从屋里走了出来。
果然看到李毅叉着个自行车在不远的地方站着,应该是在等她。
唐雪现在也认命了,自己丢了清白,虽然接到了回城的调令,但是她却不敢回家。
既然李毅愿意负责,而且他这段时间也确实学好了,自己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你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说完之后,唐雪当即回屋,换了件干净的衣服便出来了。
来到李毅面前后,唐雪看着他说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没去后山接那帮孩子去?”
唐雪也知道李毅这段时间带着村里的孩子们采山货,反正有李娜这些内部间谍在,李毅在唐雪面前基本上没有啥秘密,除非连李娜自己都不知道。
“不用接,有东子和石头他们几个带着,问题不大!”
随后李毅从车把上取下一个小网兜,然后递到唐雪面前说道:“这个给你!”
“凉鞋?”
透过网兜,唐雪看到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双塑料凉鞋,浅黄色的颜色,上面还有一些金属饰品,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嗯,今天在供销社看到的,觉得你穿着肯定好看,所以就买了!”
唐雪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
“你赚钱也不容易,以后不要这么浪费了!”
李毅笑了笑说道:“给自家媳妇儿买东西,哪能算是浪费呢!”
听到李毅一口一个媳妇儿,唐雪的脸色顿时变的通红,小声说道:“你小声点,还没结婚呢!”
“那不是迟早的事儿!”
随后李毅再次说道:“对了我今天过来还有件事儿和你商量,不,应该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啥...啥事儿?”
见李毅说的这么郑重,唐雪有点紧张的问道。
“家里打算盖新房子了,我想问问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对布局有啥要求?”李毅道。
“咦,怎么突然间要盖房子了呢?”唐雪惊讶的问道。
“这不是打算娶你过门了,担心用老房子给你做婚房有些委屈,所以就盖了!”
话音刚落,就听唐雪说道:“不委屈,这年头不都这样吗?”
“别人家咋样我不管,但是既然我有这个能力,那就不能委屈你!”李毅认真的说道。
唐雪的内心顿时一颤,小声说道:“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我说过会给你办一个盛大的婚礼,风风光光娶你过门的,我李毅说到做到!”
“嗯!谢谢你!”
“赶紧说说吧,你对房子有啥要求,我好回去规划一下?”李毅道。
“可不可以给我弄个洗澡的地方,你也知道我们女同志洗澡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没问题,我会设计一个洗澡房的!”
“另外厨房可不可以做的大一点!”
“嗯,大点好用!”
“差不多就这样吧!”
“行,我回去按照你的要求好好设计一下,这是咱们的第一套房子,必须的让你满意!”
随后李毅又和唐雪说了一小会儿话,直到天色快要黑了,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知青点!

第三十九章:宿舍夜话(求订阅!)
夜深人静.女知青宿舍!
土炕上,唐雪和只需要并排躺着,但都没有睡着。
突然张欣瑶爬起来说道:“小雪,你发现了没有,李毅好像变了!”
“变了吗?”
“嗯,变化还挺大的,以前他都是拽拽的,一点礼貌都没有。再看看现在,见谁都打招呼,而且...”
“而且什么?”唐雪当即问道。
“而且他现在对你似乎很上心!”
“有吗?”
“呵呵,小雪你可别和我说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先不说人家下聘礼的时候下了多大的血本儿,单单这段时间李毅给你送了多少东西,你心里就没点数吗?”张欣瑶笑着说道。
唐雪哪能感觉不到,相反她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女孩子,别人对她一点好她都能记好长时间,更不要说李毅将自己的内心情感如此直白的表达给她,她咋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唐雪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李毅,她的心里非常的复杂!
看到唐雪突然间的沉默,张欣瑶叹了口气说道:“小雪,你不会还在想着那个谭诚吧!”
张欣瑶知道唐雪心里一直有一个和她青梅竹马长大的大哥哥谭诚,也知道唐雪这些年一直在等他,只是张欣瑶对谭诚真的没有半点好感。
“不...不是...”
“小雪,咱们在一起也三四年了,你心里咋想的我还能不知道!”
接着张欣瑶再次说道:“不是我说你,你那个青梅竹马的谭哥哥未必就是良配。你想想,你插队这么多年来,他来看过你一次吗?”
“我们有写信的...”
“哼,是有通信,但是我好像听说他一共给你回了一封信吧!”
“这...”
“小雪,我知道你们一起长大,他之前也确实挺照顾你的!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他要么就是把你当妹妹看,要么就压根儿不喜欢你!”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因为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啥?”
“就比如说李毅,他知道咱们知青点的生活条件差,所以隔三差五给你送些好吃的。也知道咱们女孩子爱美,所以就给你买雪花膏、花裙裙以及凉鞋,虽然看似平常,但却实实在在把你放在了心里!”
听到张欣瑶的话,唐雪再次沉默了。
想到李毅这段时间的表现,她能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确实不只是迫不得已的负责,而是真的想要娶自己。
“欣瑶,你说得对,他确实变化挺大的,而且对我也确实很好,所以我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啥机会?”
“追求我的机会!”唐雪认真的说道。
“啥?姑娘,你们都快结婚了,还让人追求你,咋想的?”张欣瑶一脸惊讶的说道。
“这不是还没办酒席嘛,再说了,我以前说要嫁给他不过是没办法了而已,并没有想着和他好好过日子!”
“那现在呢,这是准备好好过日子了?”
“嗯,只要他的表现能让我满意的话,我以后会安安心心和他过日子,哪怕一辈子当个村妇也不后悔!”唐雪认真的说道。
张欣瑶笑了笑说道:“小雪,你能这样想我真的很高兴,咱们女人能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很不容易,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李毅!”
“我是担心他就三分钟热度!”唐雪有些忧心的说道。
“我看不像,他要是不喜欢你的话压根儿不需要这样!”
随后张欣瑶再次说道:“小雪,你应该知道李毅带着村里的那些孩子们采山货卖蘑菇的事情吧!”
“知道,娜姐和我说过!”
“你知道李毅一天给那些孩子多少钱吗?”
“不知道,我没问,怎么了?”
“我今天是和狗剩妈分到了一起,听她说狗剩跟着李毅已经采了5天蘑菇了,现在每天可以给家里拿2块钱回来!”
“2块钱,这么多?”
唐雪虽然也听李娜说过李毅这段时间没少挣钱,但是具体挣了多少她却没有问。
毕竟她现在还没有过门,问这些事情,难免会让人误会急着当家。
“狗剩妈说这还不是最多的,据说东子、石头以及强子那几个大孩子,李毅每天给他们五块钱!”
说话的时候,张欣瑶语气里难掩羡慕之色。
要知道她们现在每天累死累活的也就能挣8到10个工分,每个工分核算下来也就3、4分钱,合下来一天也就几毛钱。
每天五块钱的收入对于她们来说,那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
“那以后我让他带着你一起挣钱!”唐雪道。
“小雪,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想跟着李毅挣钱,而是想提醒你,现在的李毅不是以前的李毅了。”
接着张欣瑶再次说道:“现在村里的那些人哪个不说李毅有本事,我听狗剩妈说,就连村里日子最好过的老李家都悄悄放出话来,想和李毅家结亲。”
“你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想着凑合过日子,我怕你哪天就把李毅给整丢了,到时候后悔了可就没地方哭了!”
唐雪显然也被张欣瑶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欣瑶,你说的老李家的姑娘,是不是那个叫李美琴的小姑娘?”
“对,那小姑娘你也见过,不但小模样长的好看,而且听说今年才17岁,还在城里读过书,并不比咱们这些知青差!”
“那...欣瑶...我该咋办?”
唐雪刚刚准备好给李毅一个机会,现在就听到这么一个消息,顿时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你不要着急,看得出李毅心里还是喜欢你的,只要你也稍稍回应人家一下,再加上你们已经订婚了,谁也抢不过你!”张欣瑶道。
“嗯,他要是敢变心,我就让娜姐揍他!”唐雪扬了扬小拳头说道。
“哈哈哈,对,听说李毅挺怕他三姐的!”
“那可不,我可是见过娜姐咋打李毅的,烧火棍直愣愣的往身上抽,他还不敢还手,老惨了!”唐雪笑着说道。
“那你可要抱住你那大姑姐的大腿,以后李毅要是敢欺负你,找娜姐抽他!”
“嗯!”
.......

第四十章:对不起,我们不收蘑菇了(求订)
次日凌晨四点,李毅便早早地起床制作凉皮了!
没办法,这几天家里要建房子,所以李毅只能早起一些,免得做凉皮的时候被人看到。
毕竟眼下确实是不允许摆摊儿的,而他这段时间着实是有些高调了,要是被人看到了,说不定有哪些心眼儿短的会背地里去公社举报他。
虽然说李毅并不怕这些,但终究是麻烦事儿,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七点多,当帮工的社员们来到李家的时候,李毅已经将凉皮以及白皮饼都做好了。
再加上这段时间山货的数量很多,所以众人根本不知道骡子车上除了蘑菇、木耳外,还有其他“违禁品”。
上午九点钟,李毅准时的出现在了国营饭店门口!
饭店里的工作人员早已经和李毅混熟了,看到大红骡车后,当即出来迎接。
他们可是知道,刘主任有多看重这个乡下来的年轻人。
一如既往地称重、结算,当李毅从国营饭店出来的时候,那一筐筐山货全都换成了“大团结”。
再次入账650元,李毅的心情非常的好。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成为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
当然了,李毅看重的并不是什么万元户,而是资本的原始积累。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李毅很清楚一些人明明有能力,也不缺乏机会,但为什么一辈子都只能朝九晚五的活成了社畜。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无法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没有这个启动资金,再好的想法,再强大的能力都没办法施展。
眼看着改革开放的大幕已经拉开,不出预料的话,今年温州地区就会进行私有制经济的试点改革,大批的个体工商户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
以此为契机,短短几年内,全国上下的经济都将迈入快车道。
从那个时候起,做生意比拼的再也不是谁的胆子大了,而是谁的资本雄厚,谁的眼光独到。
因此,李毅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此之前积累够相应的资本。
从国营饭店出来之后,李毅便直奔供销社而来。
这几天家里盖房子,不仅仅要给帮忙的人工钱,还要管饭。
毕竟是请人家来帮忙,工钱给的也不高,伙食上必须的过得去。
因此李毅决定采购一些豆腐、粉条之类的东西回去,总不能让人说他们老李家太小气。
十几个人在家里开伙,每天消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今天李毅采购的物资着实不少。
除了十来斤豆腐以及七八斤干粉条外,李毅还割了10斤肉,两大袋近百斤富强粉、一袋五十斤的大米,零零总总的装了小半车。
不过他并不在意,以他现在每天的赚钱速度,区区几十块钱还真算不上什么。
而就在李毅忙着在供销社大采购的时候,许洪骑着个自行车也来到了国营饭店。
昨天他回去之后,便叫来几个私交不错的知青,告诉他们自己找到了赚钱的门路。
得知许洪有门路将后山没人要的蘑菇卖到三毛钱一斤,这些知青们都高兴坏了,当即在交了任务之后,就直奔后山。
只是这几天村子附近各个山头上的蘑菇都被东子、石头他们给采完了,原本满地都是的蘑菇,现在却寥寥无几。
无奈之下,许洪等人只能前往大山深处寻找。
由于李毅坚决不让孩子们到山林深处,免得发生危险,所以还真让许洪等人找到了几个蘑菇盘。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许洪等人终于采了几箩筐。
想到这么多蘑菇少说也能卖个五六十块钱,就算是分给其他知青一部分,自己至少也能赚个二三十块钱,许洪激动的一晚上没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借了一辆自行车,用蛇皮口袋将蘑菇绑到后座上,直奔县城而来。
为了不让李毅知道是他在撬他的生意,许洪没有先一步来国营饭店,而是等李毅交完货之后,他才悄悄咪咪的来到饭店门口。
看到许洪推门进来,饭店的工作人员当即问道:“同志,我们这里不卖早点...”
许洪急忙说道:“同志你好,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给你们送蘑菇的!”
“送蘑菇?”
那个工作人员顿时明白了,这个人应该是来卖蘑菇的,想到昨天刘主任昨天的通知,他当即说道:“不好意思通知,我们这里现在不收蘑菇了!”
“不...不收了?”
许洪顿时有点懵了,急忙说道:“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不收了?”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领导的决定,我不清楚!”
“不对啊,我刚才还看到有人来卖蘑菇,凭什么他的你们收,我送来的你们就不要了,这不公平...”
“同志,收不收蘑菇,收谁的蘑菇是我们国营饭店自己的事情,请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工作人员也被许洪纠缠的有些生气了,说话的时候语气不由的有点生硬了。
此时,刘景山正好从办公室出来,听到这边的动静,当即过来查看情况。
“小李,发生什么事儿了?”
“主任,这位同志是来卖蘑菇的,我和他说咱们店里不收蘑菇了,他就不高兴了!”小李如实说道。
刘景山看了一眼许洪,然后说道:“是这样的同志,我们国营饭店体量不大,现在采购的蘑菇已经足够我们消耗的了,所以就不再对外收蘑菇了,你还是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你们怎么能这样,同样的蘑菇你们凭什么就收别人的,不收我的?”许洪心里气的不要不要的,说话的声音不由得大了很多。
刘景山想着这事儿不宜闹大,免得影响他们国营饭店的声誉,再加上可怜他采蘑菇不宜,当即问道:“你带了多少蘑菇,要是质量还过得去的话,今天的我们就收了,但仅此一回,下不为例!”
许洪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说只能卖一次,和自己想的还是有些出入的,但最起码将昨天采的这些卖掉了,自己也能给其他知青一个交代。
此外许洪心里也在盘算,只要除掉了那个二流子,没人给国营饭店送蘑菇了,到时候他们还能不要他送来的吗!
想到这里,许洪当即到外面的自行车上,将捆的紧紧的几个蛇皮口袋搬到了饭店里。
刘景山看到他竟然用蛇皮口袋装蘑菇,心里顿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