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沐姜堰

第11章 家被洗劫一空
姜堰压根没想到,有点小钱的颜沐竟然带他来吃街边摊。
本来还介意卫生问题,不过看着做菜的人一个个十分讲究卫生,烧出来的菜既干净又色香味俱全,看着很有食欲。
两个人本就是同龄人,坐在一起吃点烤串炒龙虾烧螺蛳,很快就聊得热火朝天,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姜堰也没想到,这小地方的摊子食物,这么好吃。
颜沐瞅着都快吃完了的菜盘子,脸上陡升一股子骄傲。
“这家味道是不是很好吃?”
“嗯,确实不错!”姜堰吃完嘴里的东西,看着颜沐瞅自己的眼神仿佛带着小钩子,想到颜沐之前说的话,好奇起来。
“你说你在学校经常能看见有我的报纸,那你在哪所学校就读啊?”
颜沐面色一窘,想到自己刚刚高考失利,若是在学霸男神面前说自己是复读生,应该会很丢人吧?
不过颜沐也不擅长撒谎,十分坦荡的回答。
“我准备在望城二中复读,今年高考成绩不太理想。”
“这样啊,我今年正好升高三,咱俩算是一个年级的了。”姜堰点点头,又问:“那你有理想的大学了吗?”
颜沐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我要考京市的人民大学。”
姜堰的笑意直达眼底。
“一般人都想考华清京大,你怎么想到考人民大学的?听说那学校的录取分数线不低,而且对口专业水平录取人数每年都不多,尤其是对皖省这边的招生人数有限制。”
颜沐直勾勾的盯着姜堰,满脸自信:“因为那个学校有我想要去奔赴的人,所以我一定会努力考上。”
姜堰笑了笑,原来是为爱发光啊!
小女生的梦想,果然都很简单。
“那就祝你梦想成真,加油!”
颜沐点了点头,两个人吃完后颜沐要结账,却发现姜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结完账了。
颜沐嘟囔着小嘴,有点失落。
“姜堰,明明说好我请的!”
姜堰邪邪一笑,许是熟悉了,没了先前的客气疏离,说话也随性起来,“小爷我从不吃女孩子的软饭,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颜沐有些气馁。
嘤嘤嘤,想要在男神面前壕一把都没机会。
好难过!
好伤心!
不过转念一想,日后有了更多搭讪的机会。
颜沐又笑了起来,“那下次一定换我请,你可不能再偷偷买单了!”
姜堰但笑不语。
两个人朝着路边走去,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边。
姜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全无,看向颜沐。
“今天很开心,谢谢你颜沐,等回头我将一些学习笔记整理出来寄给你,祝你明年考上你想要去的大学。”
颜沐一怔,“怎么这么急着就要走了啊?”
“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一步!”姜堰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快步离开。
他刚走,路边停着的轿车也缓缓跟上。
颜沐看着这一幕,心底生出疑惑。
这车上的人,是男神的家里人?
不过她也不太清楚姜堰家里的具体情况,只知道他家条件很好,在京市跺一跺脚都是能让人颤一颤的家世。
姜堰走远了一些,在街头的时候沉着脸上了车,扬长而去。
颜沐这才收回目光,对于姜堰匆忙离去有些不舍。
不过很快就开心起来,毕竟她和男神已经互留了联系方式。
前世错过的一切,这一世她都会努力争取,哪怕……只是和男神做好朋友也好!
等她回到酒店,妈妈和清清正在吃着零食看电视剧《西游记》,看的津津有味,压根都不关心她为啥这么晚回来!
母子三人在庆市又住了一宿,上大市场买了点东西,然后就坐大巴车回了望城县。
等回到家的时候,母子三人都傻眼了。
屋里的东西都快搬空了,两个房间门半敞开着,屋里的床和柜子也没了,除了那些衣服书本什么的没拿走。
厨房里更是乱七八糟,油盐酱醋搬空,连挂在阳台上的那两块腌肉都没了踪影。
这……说是被偷也不像啊!
更像是被洗劫一空!
叶红放下手里的行李包,迅速冲进房间,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她想到自己藏首饰的暗格,打开一看还好,结婚时的金戒指还有一条金项链都还在。
颜清则跑回自己房间,看见自己最爱的小熊娃娃没有了,哇的一声就哭了。
颜沐在家里四处打量了一眼,心烦意乱的走到对门门口敲了三下。
“张大妈,你在家吗?”
话音才落,屋门被人拉开,张大妈一看是颜沐叶红回来了,叹息一声。
“你们可算回来了呦,再不回来这房子都要被你们奶霸占了。”
果然是那老虞婆!
颜沐眸色冷了冷。
张大妈说了一下这几天的事情,又道:“对了,你奶奶高血压被气病了,现在在县中医院住院呢,你爸爸说要是你们回来了,就上中医院去找他。”
颜沐回过神,礼貌道谢:“多谢张大妈,就不叨扰你了。”
张大妈叹息一声,“没事,都是邻居这有啥谢的,快去安抚安抚你妈妈吧。”
颜沐应了一声,转身回了家。
“真是造孽哦,摊上这么个婆家!”张大妈摇头叹息的关上了屋门。
颜沐走进房间,看见叶红蹲在那发蒙很是心疼,心里越发厌恶老虞婆那一帮人,爸爸怎么就摊上那么一家子的亲人?
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抱住了妈妈,以为叶红难过的说不出话了,柔声安抚。
“妈妈别伤心难过,你还有我和清清呢,还是那句话你要和爸爸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我和清清肯定跟着你!”
离婚这件事情,叶红想都不敢想。
更何况颜军除了愚孝一些,对她们娘几个挺好的。
再说了,离婚的女人怎么养大两个孩子?
连孩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她印象十分深刻,就是颜沐初中有个玩得很好的同学,小丫头活泼机灵人见人爱,父母闹离婚后被同学们笑话排挤,被家里人辱骂,小姑娘变得阴沉消极看着十分恐怖,没多久就辍学打工去了。
颜沐当时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而再的抱着她要她保证,千万不许和爸爸离婚!
现如今女儿虽然大了,可儿子还小,才六岁。
不到万不得已,叶红绝对不会往这一步上走。

第12章 门口偷听
她整理了一下情绪,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闺女。
“你这孩子,跟谁学的张嘴离婚闭嘴离婚,下次再听见你说,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颜沐无奈一笑。
她知道,妈妈的心坎又过去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冲动的真想把中大奖的事情告诉妈妈,这样的话,妈妈是不是就不会顾虑离婚养不起她和弟弟的事了?
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委屈自己了?
叶红站起身,看着满目苍夷的屋子,道:“全都给他们搬回乡下我还挺开心的,反正这些家具样式很老,搬进来我就不喜欢,这回正好能换一批新家具,按照我喜欢的方式布置!”
颜沐眨了眨眼睛,心想老妈这心态也太好了吧!
她立即站起身举双手同意:“是的是的,我房间那个漆红的大衣柜看着就老气横秋,妈妈,这次我要换成粉色的行不行?”
颜清也立即跑过来抱住叶红的腿,“妈妈,清清的小熊也脏了,可以买一个更大的吗!?”
叶红瞧着儿女没心肝的样子,豪爽答应。
“买,等钱不够了没钱咱们就赊账,让你爸去还!”
颜沐看着妈妈十分不正常的情绪,心里有些担忧。
这不会是被气疯了吧?
这真的是她小气抠搜,勤俭持家的妈妈说出来的话?
紧接着,叶红又道:“他颜军不是喜欢补贴他老娘大哥小弟那一家子吗?老娘从今天开始就败家,看他有几条胳膊几条腿去干活补贴,抢一次老娘买一次,买不起就拿他名义去赊账,看他还逞什么狗熊!”
颜沐肃然起敬,立即冲着叶红比大拇指。
“妈妈,不愧是你!”
前世的妈妈若是有现在一分半点的气魄,她家后面也不会那么惨!
可惜了!
不过妈妈不是软包子,这倒是个好苗头啊!
再拯救一下愚孝老爸,让他擦亮眼睛看清自家人都是什么德行,那就再完美不过!
但,她好不容易阻止了爸爸借那三千块钱,万一妈妈这边把爸爸逼急了,爸爸干其他事弄钱又出事了咋办?
颜沐眼珠子骨碌转悠,决定还是要花式洗脑爸爸拯救他。
至于医院那边的事情,颜沐看向叶红如实相告。
“妈,刚才我问了对门的张大妈,她说奶奶做主让大伯母搬空了咱家的东西,还说奶奶在中医院住院,爸爸留下话说若是我们回来赶紧去医院,我想着奶奶那人那么难缠,你还是带着清清收拾家里吧,我去医院就成。”
叶红自然是不想去医院看那老虞婆。
她想了一下,又看着女儿,有些舍不得。
“乖女儿,你奶奶那么难缠,前两天你又顶撞了她,这会子去她不得生吞活剥了你,还是你带着弟弟在家里吧,我去一趟!”
没有办法,这个日子要过下去,就只能和丈夫妥协。
但愿她妥协了,会让丈夫心里增添几分愧疚。
颜沐立即跑到房门口拦住叶红,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
“妈,我已经长大了,再说了我是爸爸的女儿,他平日里最疼我,到时候看我被奶奶责罚,正好也让他看看奶奶是怎么虐待他的孩子,没准爸爸的心就向着咱们这个小家了呢!”
“这……”叶红还有些犹豫。
颜沐咧嘴一笑,“妈,你就带着清清去赊家具吧,记住,用我爸的名去赊啊,不然咱们家晚上都没床睡了,我也不会干这些活啊!”
叶红只得同意。
“好吧好吧,记住了不要和你奶奶顶嘴,不然她又要找借口发难,吃亏的还是你。”
颜沐点头答应,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将合同和证书藏在天花板上面,才背着书包离开家。
去中医院的路上,她看着对面一抹熟悉的身影钻进对面楼里,再一看上面的招牌:大富翁娱乐城!
颜沐微眯眼眸,心想大伯怎么进了娱乐城?
她猛然想起,前世好像十月份的时候,有一天半夜奶奶带着大伯上门要五万块钱,说是大伯喝酒误事打了人,要赔钱给人家,不然就要被别人家起诉去坐牢枪毙!
大伯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实在没有办法,爸爸只能去找了老板借钱,欠的钱多了,矿场老板让爸爸去哪,爸爸就去哪,根本不敢有怨言。
后来家里那种情况,奶奶和大伯翻脸不认那个账。
前世她还小,压根不懂这些,只知道奶奶和大伯做的太过分了。
现在想想,岂止是过分,简直是畜生行径!
大富翁地下娱乐城是望城县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游戏厅,里面还能打台球和玩牌,但大部分人去那都是为了赌钱。
颜沐回想过来,觉得打人哪里需要赔那么多钱,一定是大伯赌钱赌输了,欠娱乐城老板的钱!
好巧不巧,娱乐城老板赵大坤她认识,还特别熟。。
前世家出了事,她和妈妈摆摊的时候没少被人欺负,后来她们找人打听认识了赵大坤,给赵大坤上交保护费,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有时候来收钱的时候,她家小摊忙,赵大坤和小弟还会主动帮忙,得知她家情况贫穷后,便再也没有收过保护费,还经常会让小弟们过来溜达,名义上是吃饭照顾生意,背地里是保护着他们家小摊。
赵大坤行为刷新了颜沐对小混混的定义。
至少赵大坤是个有血性,仗义,敢作敢当讲规矩的人,可能是被生活逼迫没办法走上这条不归路。
只是可惜这样的人在后来的扫黑除恶中被当作典型判处了死刑。
本来没有那么重的罪责,但因为上头有想保住的人,就把所有罪都推到了赵大坤的身上。
赵大坤一辈子无儿无女,因为当混混经常进局子,父亲被他的混账行为气死,母亲不堪受辱跳了井,赵大坤的弟弟妹妹更是视他为耻辱。
可整个老赵家,不是赵大坤刀尖舔血的挣钱,又哪来的钱盖楼房,供着弟弟妹妹读完大学过正常日子。
所以在家庭亲人的事情上,颜沐对赵大坤产生了很浓的怜悯之情。
连最后执行死刑的时候,见家属一面都是她去送了赵大坤最后一程。
能够重活一世,颜沐想尽可能的不留遗憾。
不过现在,她还不太合适去找赵大坤。
颜沐收回目光,打算调查清楚,到时候将证据甩给爸爸,看奶奶和大伯还张口胡说骗爸爸吗?

第13章 别装了,我都听见了
她慢悠悠地走去县中医院,在门口花了几毛钱买了一份别人处理不要的果篮,走向住院大楼。
杨淑桂是个难伺候的老太太,稍一打听就知道她住在哪间病房。
三楼最里间的双人病房里,这已经是颜军能给弄到最好的病房了,就这杨淑桂还不满意,直嚷嚷着颜军是个不孝子,让她和别人挤着住一间屋。
这几天的折腾,又气跑了老婆孩子,颜军早就苦不堪言,趁着三妹颜梅过来探望老娘,他找了个打水的借口溜出病房透气去了。
病房里,隔壁床的人是个植物人,跟死了一样。
杨淑桂看着就闹心,嫌晦气。
她冲着三女儿颜梅抱怨,“你二哥真是越来越不顶用了,竟然给老娘安排在这么个晦气的病房,一想到旁边躺着个活死人,我晚上睡觉都不安生!”
颜梅许是习惯了老娘的抱怨,而且也认为家里把最好的机会给了二哥去矿场工作,那他发达了,理所应当承担家里的一切。
对于二哥,颜梅还是偏向一些,觉得都是叶红在背后捣鬼。
“我觉得二哥倒是个好的,都是二嫂管得严,卡钱卡的死,他也是没办法!”
一提起叶红,杨淑桂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丧门星,真不知道老二是吃了什么迷魂药,非要娶她进门,养了一双儿女也都是小畜生。
前几天你二哥钱都弄来了,硬生生被她抢走,然后不知道去哪潇洒去了,我告诉你,这次我非要让他离婚,将那丧门星和一双小畜生踢出家门,让她们瞧瞧老娘的厉害!”
“对,二嫂不就是仗着二哥喜欢她,所以这么卡着钱,不愿意和咱们亲近嘛,离了婚看她能找什么样的,到时候你再给二哥娶个听话的媳妇,保准二哥乐呵的就把钱上交给你了。”
杨淑桂面露愁容,“当下还是要你二哥赶紧去弄钱,他说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了,东西也被搬空了,又预支不到钱,可你大哥用钱在即,虎子也要娶媳妇,你说娘该咋闹你二哥能搞钱过来呢?”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个招已经用了,这两天二哥除了哭穷就是哭穷,依我看妈你就以断绝关系为由,吓唬二哥,看他怕不怕?”
颜梅绞尽脑汁的想着出了个主意。
颜沐拎着处理果篮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颜梅和杨淑桂在盘算着要钱的事。
她顿时黑了脸。
该死的老虞婆和三姑,咋不出门被车撞死?
颜军刚透气完,打了一壶热水准备回病房。
看见病房门口有一抹熟悉身影,他快步走上前想确认一下,被颜沐看见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又指了指病房里面。
颜军一怔,自然领会女儿的意思。
半掩着的房门里传来杨淑桂母女的算计声。
“二哥平日里最孝顺你了,用断绝关系相逼,他肯定就范!”
杨淑桂觉得不妥,“万一真的逼急了你二哥,咱们还怎么从他那弄钱,我得认真想一想,逼一逼他,又要让他不反感才行。”
颜梅却提醒一句,“妈,我觉得逼二哥也不是办法,钱不都在二嫂那嘛,咱们可以让大哥大嫂去一趟二嫂娘家闹事,就说二嫂把钱都给娘家用了,逼得家里揭不开锅了,看到时候二嫂给不给钱,除非他们老叶家别想要脸了!”
“对,到时候叶红不给,就让你二哥施压,没准还真能让他们俩离婚,离婚的女人日子难过,叶红要是不要孩子,就把他们俩卖掉,颜沐那贱丫头大了能值点钱,颜清还小但是个小子,肯定也有人家要,到时候你二哥赚钱再上交给老娘……”
杨淑桂说着说着自己得意的笑了。
颜沐冷着脸色看向颜军。
颜军也没想到,赤红着双眸不敢置信。
他不在的时候,老娘和妹妹就是这么算计自己媳妇吗?
竟然还要卖掉自己的一双儿女?
刹那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爸,这回你听见了,我的好奶奶,好姑姑,到底是怎么对我和妈,还有弟弟的!”
话音落下,颜沐用力推开病房门,怒气冲冲地看着她们。
“你们这两个恶毒老妇女,竟然想逼我爸妈离婚,还想卖掉我和弟弟换钱,我看你们是想钱想疯了。”
若不是爸爸还在,她真想将果篮子里的烂水果砸向奶奶和三姑。
真是太坏了!
杨淑桂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颜梅立即端着长辈的身份训斥起来,“颜沐你这死丫头,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呵?长辈?”颜沐冷笑着讽刺,“哪家的长辈天天想撺掇着孩子离婚,卖掉孙子孙女?你们也配当长辈?”
颜梅话语一噎,不知如何反驳。
“你不想认也得认!”杨淑桂阴沉着脸色呵斥一句,冲着女儿喊道:“梅子,你赶紧给老娘抓住这小贱胚子,老娘今天非要给她点教训尝尝!”
颜梅一听,立即冲过来就要抓颜沐。
颜沐压根不闪躲,就等着颜梅动手。
颜梅的脸上闪过一抹狠色,刚要下手却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拦住了。
“你别多管闲……”颜梅刚扭头过要叱骂,一瞧见黑沉着脸色走进来的颜军,顿时心虚的吞回到了嘴边的话,似乎没想到二哥回来的这么快。
她眼珠子一转,立即哭丧着脸告状。
“二哥你回来的正好,你快看看你养的好女儿都干了啥事,她竟然骂我跟妈,妈本来就身体欠佳,这一受气还怎么好起来啊?”
病床上的杨淑桂瞧见二儿子回来,立即躺下装病,哀嚎起来:“哎呦~我的胸口好疼啊,脑袋也晕,难受死了呦……”
颜军刚才可是亲耳听见老娘和三妹是如何算计的,看着他们演戏,他的心里更加难受,还不知道以前有多少次相信了他们,亏待了妻儿?
这几日气得老娘住院的愧疚,顿时散去。
颜军满脸愤懑,抬眸看向她们,“别装了,刚才我都听见了!”
母女俩神色一怔,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解释。
还是颜梅脑回路转得快,迅速解释一句:“二哥,你也不能怪咱妈啊,你看妈住院这几天,二嫂都不知道去哪了,也不过来看望,妈心里憋了气忍不住说了几句气话而已,你咋还能较真呢?”
颜军眸中存疑。
气话吗?
他怎么觉得是由心而生的呢?
颜沐在一旁瞧着三姑巧舌如簧,心中冷笑,漠然地问。
“你们搅和的我爸妈都要闹离婚了,带着我和弟弟回了娘家,也没人通知住院的事,我妈不知道没来不是很正常?
哦,合着只能你们问我家借钱,不借钱就是不孝顺了?
那奶奶,我问问你,为啥大伯家盖房给虎子哥娶媳妇,就找我爹借钱呢?三姑小叔还有小姑家条件也不差吧,你怎么不找他们家借?”

第14章 愚孝爸爸开窍了
杨淑桂脸色涨得通红,狡辩道:“你三姑小叔还有小姑家啥日子你不知道,几个兄弟就你爸最能挣钱,他又是老二,不找他借钱找谁借?”
颜梅附和一句,“就是,当初家里把最挣钱的活让给你爸,你爸发达了理所应当要拉扯我们几兄妹啊,倒是你,小小年纪目无尊卑,你跟谁发脾气呢?”
话落,颜梅瞪向颜军,“二哥,你还不管管,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闺女欺负咱妈是不是?”
颜军紧咬着腮畔,看向颜沐,冷静开口,“沐沐,你先出去等着,我马上出来!”
颜沐有些恼火的看着颜军,“不,我就不走,刚才你明明听见了奶奶他们的算计,爸,你难道真的要放弃我和妈妈清清吗?”
杨淑桂也急头白脸的直嚷嚷,“老二,赶紧给老娘抽她几个大嘴巴子,真是让叶红那丧门星养废了,咱老颜家啥时候出过这种不孝子孙啊?”
颜沐红着眼眶,委屈的看着颜军。
颜军深呼吸一口气后,扭头看向杨淑桂。
“妈,我不能打沐沐,她虽然顶撞了你,但是有些话说的很对,另外我现在没钱,找遍所有人也就借了二百块钱,你要是再逼我给大哥想法子弄五千块钱的房钱,我就真要妻离子散了,难道你真忍心看着儿子人到中年,家破人亡吗?”
颜沐十分诧异。
没想到爸爸竟然能说出这个话!
这还是印象中以来,爸爸头一次反抗奶奶。
她心里窃喜。
杨淑桂却气得不轻,扯着嗓子吼道:“你这个孽子,你家破人亡咋啦,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大侄子打光棍是吗?”
颜沐冷笑道:“我堂哥有爹有妈,自己爹妈都不操心他打不打光棍,却来质问我爸,逼得我爸爸离婚都要弄到钱,奶奶你可真有意思,我有时候都怀疑,我爸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为什么你对大伯三姑小叔小姑好,唯独对我爸除了索取,啥也不给?”
杨淑桂十分镇定的怒吼,“放你娘的狗屁!你爸不是我生的还能是谁生的,你这个小贱蹄子给我闭嘴,再敢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巴!”
此刻,颜军也回过味来。
是啊,大哥大嫂这么多年地也不种,活也不干,如今都分家过日子了,大侄子颜虎打不打光棍,关他什么事呢?
他亲老娘,可都要逼得他妻离子散了,也要弄这个钱,就为了给侄子盖屋娶媳妇,压根不关心他的死活。
到头来,受委屈的除了他,还有自己的妻儿。
颜军看向杨淑桂和颜梅,将兜里的二百多块钱全部掏出来放到床头。
“我就这么点,妈你要的话就拿去,不要的话我也没办法,总之我不会和叶红离婚,更不会不要沐沐和清清,他们是我的媳妇和孩子,身为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小家都顾不上,那我更没精力顾你们了。”
话落,颜军转身拉着颜沐就要走。
颜梅赶紧上前阻拦,“二哥,你就这么把妈丢在医院不管了吗?虎子结婚的事你也不管?”
颜军紧咬着腮畔,面若寒冰,“我自己家都要没了,还怎么管他们?再说妈也不是只有我一个儿子,她要继续住院,你们几个人伺候照顾她就是了!”
杨淑桂坐在病床上,扯着嗓子叫喊。
“颜军,你这个孽子,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病房,就别认我这个妈,我杨淑桂从此也没有你这么个不孝子儿子!”
颜沐生怕爸爸心软,扭头看向她。
“这么多年,整个家里全是我爸在忙前忙后,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我爸这样的大孝子,就因为这一次没顺了你的意,他就是不孝子了?奶奶你的心好狠啊!”
颜军再也不犹豫,拉着颜沐就走了。
杨淑桂气结,看着一向听话不敢忤逆自己的二儿子真走了,顿时拿起床头的开水壶朝着门口扔去。
只可惜,啥也没砸到,还损失了一个热水壶。
她只能冲着颜梅发脾气,颜梅也有些搞不懂了。
二哥这次咋啦?
他怎么不听妈的话了?
那她还怎么趁机弄个一千块钱,改善一下家里条件,她还想换个缝纫机,再给两孩子买点肉和荔枝吃呢。
颜军走的并不快,拽着颜沐到了医院门口,才停下脚步。
从小到大,他还是头一次这样顶撞杨淑桂,心里五味杂陈。
颜沐见证了爸爸的第一次反抗,心里很是欣慰。
愚孝爸爸,果然有拯救空间。
只要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倒像是前世那样心灰意冷,再也不认他们。
不过她也明白,得多说点大道理洗脑爸爸。
才能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颜军情绪不高,有些走神。
颜沐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安慰着他。
“爸,别难过了,奶奶他们压根就不在意你,真正关心疼你的人是妈妈,是我和清清,如果我们都过不好了,那你这么努力挣钱的意义在哪里?
难道是给奶奶要去接济大伯,三姑,小叔和小姑他们吗?”
颜军一脸愧疚的望着女儿。
颜沐趁热打铁。
“爸,只有咱们这个小家和谐,才能照顾大家,是不是?再说了,你还不是长子,大伯才是,反而要叫你挣钱拉扯这一大家子的人,谁家这样啊?
咱们家有钱还好,关键是没钱,奶奶让你借钱都要去帮,可借来的钱谁还呢?不还是你辛苦挣钱还么。
奶奶他们但凡有一丝丝辛苦体谅你的付出我也不会这么对他们,偏偏这么多年,你为了颜家付出那么多,却换来奶奶一句不孝孽子,窦娥都受不起这种冤枉!”
一句话,引得颜军无奈笑了。
“你这孩子,记住了,奶奶她再怎么不好,也是你长辈,日后可不许做出今天这种举动了啊!”
颜沐哦了一声。
颜军甩了甩头,“先不想这个事,等你奶气劲消了就好了,对了,你妈回家了吗?这几天你们去哪里了?”

第15章 回村讨家具
“去庆市玩了一趟!”颜沐解释一句,又怕爸爸多想,解释一句,“我之前给杂志社寄稿子,结算了五六百块钱,我就交给妈妈求她带我和清清去玩的!”
颜军并没有责怪叶红乱花钱,点了点头,顺着话说:“是该去散散心……你说啥?你写稿子赚了五六百块钱?”
颜军诧异地盯着女儿,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宝贝闺女还能赚钱?
颜沐看着老爸那反应,心想这反射弧有点慢啊!
“嗯,也就赚了五六百,不过日后写得好,还有上升空间!”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不过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或许回头有空真可以再给杂志社投投稿。
万一爸妈追查起文章来,岂不是要露馅了。
颜军的脸上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笑得很开心。
“不愧是我闺女,就是比别人家孩子厉害,不过你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写作什么的先放一放,等上了大学有的是时间写!”
颜沐点点头。
颜军忽然想到家里的状况,斜睨了一眼颜沐。
“你妈她回家,有什么反应吗?”
颜沐白了一眼自家老爸。
“妈回来一看见家里都被搬空了,差点原地爆炸!”
颜军讪讪的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他都能想到妻子回家时发火的模样,无奈叹息一声,“这都是你大伯母趁着我在医院照顾你奶奶,她跑去敲开门搬空了东西。”
颜沐冷言讥讽,“咱们又不是欠大伯母家的,而且他们是来咱家借钱,没有钱借难道就该给他们把东西偷走吗?”
之前颜军没想明白,现在听着女儿说的话,想想也是。
他只是没钱借而已,凭啥子被这么对待?
他又不是欠老大家的钱不还!
如此,他决定先不回家了,看向颜沐。
“闺女,陪爸去趟乡下,把东西拉回来,不然你妈肯定要跟我干仗!”
颜沐听着恨不得要给迷途知返的老爸海豹式鼓掌庆祝一下。
她冲着颜军竖起大拇指,“爸,我敢肯定,这是当你女儿这么多年以来,看见你做得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虽然妈妈已经领着弟弟去赊新家具了,但那些旧家具,颜沐哪怕扔去卖废品,也不愿便宜了黑心大房。
颜军没想到自己在闺女心里的地位都这样愚了,下定决心要找回面子。
父女俩找了一个拖拉机,谈好了拉货的价格后,顶着炎炎烈日,轰轰隆隆的回了丰乐村。
此时的农村还都是砖瓦平房,大部分人家都是黄土坯房。
回村的路十分颠簸,颜沐乍一下坐着拖拉车颠簸回村,差点吐死在路上。
到了村里,已经下午三四点了。
颜家住在村子口,进村走个几百米就到了。
颜家以前的老房子如今已经盖成了砖瓦大院,在整个丰乐村都算是气派的。
院里三间瓦房给了杨淑桂一间,大伯大伯母一间屋子,另外一间屋子隔成两半给大伯家的两个孩子颜虎和颜芳住着。
院子一角是厨房,茅房在屋后面,她记得好像连这个院落的钱都是大伯跟爸爸借的,一借就是七八年,到现在都没还。
颜虎是老颜家晚辈里的头一个,今年二十岁了,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十五六岁的时候还因为和同学一起偷鸡摸狗被关进看守所待了半个月。
奶奶和大伯哭爷爷告奶奶的找爸爸花钱,把颜虎弄了出来。
颜芳比她小,今年十五岁,刚辍学不久,也在家里闲着呢。
真是一家子歪瓜裂枣,没一个好货。
拖拉机的轰鸣声,一下子吸引了不少村民围观。
有人认出坐在拖拉机上的人是颜军,纷纷上前跟他打招呼。
“颜军啊,有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啊,今天咋跑回家啦?”
“听说你在县里挣大钱了,有好事得想着我们这些父老乡亲啊!”
“颜军,这是你闺女颜沐吧?长得还真水灵!”
颜军一一回应了昔日的乡邻,领着颜沐下了拖拉机往院子走去。
院子里的颜杏瞧见颜军空手上门,嗖一下跑进屋去,连人都不喊。
足以可见,孩子都这样,大人更不会将爸爸当回事。
这该死的一家子,颜沐眸中迸射寒光,一定要加快爸爸擦亮眼睛,彻底看透这些吸血鬼亲戚断交。
颜沐佯装天真的问他,给爸爸上眼药。
“爸爸,为什么表妹看见你不打招呼就跑进屋子里吗?你不是教我和清清见到长辈要行礼吗?”
颜军脸色一沉,心想是啊!
每次回乡下,大哥家的两个孩子都没把他当回事,看见就和没看见一样,
若不是大人们慢待,两个孩子岂会这样?
他心底里那股子气更旺盛了。
“大嫂!”
颜军也不进屋,就站在院子里喊,喊了几声王金芬才皱着眉头不高兴的走出屋。
“鬼叫啥呢?你大嫂我还没死呢!”
王金芬还以为二弟是以前那个软弱可欺,随便使唤的颜军。
压根没注意到他的眼神有了变化。
颜军瞧着王金芬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仿佛是他欠了大房千八百块一样。
他皱着眉头开口,“大嫂,请将我家那些家具搬出来,我要带回去!”
王金芬一听,顿时尖叫起来。
“搬回去?老娘可是花了十块钱找了拖拉机辛辛苦苦搬回来的,凭啥让你搬回去,前两天妈可是做主说了,你借不出来钱,就让我搬家具回来先给虎子凑合用,好撑撑脸面,你咋出尔反尔啊?”
颜军还未开口,颜沐就已经冷嘲热讽起来。
“大伯母,你说这话真有意思,好像我家欠你们家多少钱,没钱还搬东西像抵债一样,别忘记了,是你们跟我爸爸借钱,借钱求人的姿态没有,倒是一副大爷的样子,怎么,我们家就该欠你们的是吗?”
一句话说的王金芬牙疼。
她怒目剜向颜沐。
心想这死丫头这两天怎么回事,变得这么牙尖嘴利的顶撞他。
颜军也回过味来,看向她。
“大嫂,我可没有答应让你搬东西,是你在医院说完趁着我不在家就搬空了东西,连个桌子都不给我们留,我们二房怎么生活?”
颜沐紧跟着附和。
“不问自取便是偷,大伯母你今天可以不还我们家东西,但我们出了这个门就立马去警察局报案丢失东西,到时候警方一查在你们家,什么后果你好好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