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沐姜堰

第6章 惊出一身冷汗
“你这丫头,干啥咋咋呼呼的?”
颜沐在车上四处张望了一眼,好奇问道:“妈,姜堰呢?”
叶红脸色一沉,立即抬手拍了颜沐一下。
“你这死丫头,咋跟你妈一样,看见好看的男人就走不动道呢?我告诉你可不许这样啊,想当年你妈我就是一时眼瞎,摊上你爸这么个大孝子,可坑苦了老娘。”
颜沐看见妈妈误会,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解释。
脑中灵光一闪,找了个借口。
“妈,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女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骗的!”颜沐还没说完。
叶红便笑了起来,“你这孩子,妈都看在眼里,就别解释了,快下车吧,再耽误下去天都黑了!”
“妈,真不是那样!”
颜沐急着辩解,灵动的眼珠子骨碌直转,想到一点,解释道:“是因为我在报纸上见过他,他学习成绩特别好,是三好学生青年代表呢!”
叶红对成绩好的学生没有丝毫抵抗力,嗔怪一句,“你这孩子咋不早说,早说的话下午让你们好好探讨一下学习啊,对了,他哪个学校的?”
“额……就是京市华清大学附属高中的学生,不过他在物理和数学竞赛中多次获奖,我们学校青年报上经常有他呢!所以我这不是提前和学神认识一下嘛,想向他讨教讨教学习方法来着,谁知道你误会了。”
这一点颜沐真没有说谎。
姜堰看着不学无术,纨绔不羁,但却是个学神般的存在。
别人认真听讲四十五分钟,还不如姜堰听课五分钟有用,并且姜堰从小到大一直是别人家口中的学霸孩子。
长相好,家世好,成绩优秀还不是个书呆子。
前世,她暗恋姜堰的时候,没少搜集情报。
试图了解姜堰是怎样的一个人,却没承想变成现在打消妈妈防备的理由。
嗐!
爱女之心切,她也没得说!
叶红一脸可惜的模样,“那可真是错过了,我告诉你,下次遇见这种学习好的,你就厚着脸皮上去请教人家,到底是用了啥好方法考得那么好,今天这是怪妈妈,日后你说清楚了妈妈就不防范着了。”
话落叶红摸了摸鼻子嘀咕一句,“我还以为那孩子长得油头粉面的是个骗子呢!”
颜清在一旁催促起来。
“妈妈,姐姐,我们快下车吧,司机叔叔一会要发火啦!”
母女俩回过神,赶紧拎着一个行李包下了车。
颜沐心中感叹,就这么和男神擦肩而过。
不过也不要紧,今年复读她好好努力,还会考上前世的那所大学。
到时候她会变得更好更优秀的去见男神!
下了车,出了汽车站。
看着车水马龙的市里,门口全是小饭馆和旅馆的人在拉客。
叶红牵着两个孩子,让颜沐提溜着包,顺着人流离开汽车站。
有个热心肠的大妈迎上前来,“小妹啊,带着孩子来庆市玩还是找人啊?”
大妈一头卷发,穿着很是时髦,笑着说话的时候两个酒窝格外明显。
只不过颜沐太清楚了,这些个接站的人,都是骗子。
前世,她高考过后考上了好大学,爸妈给了五十块奖励她。
她开心坏了,和好朋友李红英还有班上其他几个关系好的一块来庆市玩,出了汽车站被一个热心的大妈给领到了离这里不远的巷子。
六个人开了两个三人间,花了两百块钱,还是那种脏乱差的老破小酒店,房间里除了三张床就什么都没有了,连电视机都没有,唯有进门处放着方便面火腿肠等小零食。
旅馆的人也没告诉他们,那些是要花钱的,标签贴在零食盒子的底下,她们玩完回旅馆里把零食吃完,第二天退房走的时候,竟然跟她们收了八十块钱。
六个人全部家当加在一起也就剩五十块钱了,压根不够给旅馆的,最后没办法。
李红英联系了家里,家里人又找了在庆市里工作的人来解救了他们,并且告诫他们日后汽车站火车站附近的小旅店和饭馆都不要去,全是坑人的地方。
价格特别贵不说,还没有好的服务。
基本上来一个宰一个,宰到没钱了才放走。
这种能在车站混住的人,谁家背后没个人的,再说了经济刚开始腾飞,各种店开起来收费都不一样,就算叫来了警察,店家一番解释,也只能让客人规规矩矩给钱。
等警察走后,客人离开店,那些店家还会找人将投诉报警的客人打一顿。
简直是吃了哑巴亏还叫屈不得,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
颜沐对那件事印象十分深刻,往后的日子她一直都觉得庆市的人都是诈骗犯,很久都没有改观。
叶红也不知道去哪,这会子来个人问话,停下脚步刚要回话,被颜沐拽了一下。
“妈妈,小舅不是说了在车站不要和别人搭话吗?他说会到汽车站出口对面接我们的呀!”颜沐一边说话,一边冲着叶红眨了眨眼睛。
叶红搞不懂女儿在搞什么幺蛾子,但是看她神色,以为女儿发现什么猫腻了。
在家看电视的时候也说了,在车站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以免碰到人贩子。
她下意识的牵紧了儿子和女儿的手,快步离去。
热心肠的大妈立即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又回了出站口等下一波客人。
一直离车站许远,叶红这才停下脚步,听颜沐说了车站拉客的人,都是宰客的骗子。
“沐沐,你咋知道他们是骗子的啊?”
颜沐将前世自己发生的事情,说成是在报纸上看见的告诉了叶红。
吓得叶红惊出一身冷汗,但她也是第一次来市里,寻常家里有什么事都是颜军过来市区,她有些不知所措。
“那不找他们住店,咱去哪里啊?”
颜沐笑着指着不远处的一栋高楼,“咱们去电视台那边吧,听说雁湖就在电视台附近,还有庆市游乐园也在那边,咱们既然来玩的,肯定要找一个最方便的地方呀!”
叶红看着高的快耸入云间的电视台大楼,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还是我女儿聪明!”
母子三人走到路边,颜沐本来想打车的,但一看旁边的公交站牌上的有一辆车直达庆市电视台,便拉着颜沐和弟弟一块等公交。
颜沐热的汗流浃背,哪里能忍受挤公交的苦。
前世她真是挤的够够的了,看颜清也热的厉害,冲着叶红撒娇。
“妈妈,咱们打车去吧,我和清清好热啊,而且还特别饿,饿的我都快晕倒了!”

第7章 街头偶遇小舅舅
叶红扭头瞧着儿女脸颊通红,尤其是颜沐撒娇起来,她再想到钱都是女儿挣得,便狠狠心,奢侈一回。
走出公交站台伸手拦了一辆红的士,直奔电视台。
电视台附近就是庆市最大的销金窟,还有庆市最有名五星级的金樽大酒店。
颜沐也没住过,但是她听同学说过,那里的普通房间一晚上都要好几百块钱,若是住好一点的总统套房都要上千,都抵得上一个农户一年的收成了。
颜沐是真的想去体验一下金樽大酒店,但是只给妈妈拿了五百块钱,依妈妈的性子,肯定不会去金樽大酒店里奢侈消费。
颜沐忽然感受到了有钱花不了的滋味。
真难受呀!
难怪前世那些人爱炫富,有钱藏着不敢花简直造孽!
不过金樽酒店旁边还有不少正规的招待所,叶红领着一双儿女挑选了一个还算干净又正规的招待所,一晚上十块钱,还给送两瓶矿泉水。
眼瞅着一张大团结递出去了,叶红的心都在滴血。
心想这出来玩真费钱!
十块钱能买五斤五花肉了呢!
但转念一想,这钱是给儿女花的,总比便宜了乡下那些穷亲戚强。
第一天出门直奔庆市游乐园,母子几人回来的时候在招待所门口吃了馄饨就回房间休息了。
接下来颜沐买了一份地图,带着妈妈和弟弟去游览了庆市最大的观赏湖,爬了雁山。
等第三天的时候,叶红和颜清累得实在爬不起床。
颜沐趁着妈妈他们玩不动了,找了个借口打算出门。
叶红不太放心,立即爬起身。
“你一个小丫头咋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随便乱跑,你等着,妈穿好衣服带你和清清一起去。”
颜沐无奈笑道:“妈,我不是乱跑,我有个认识的杂志社编辑就在庆市,他家好像就在附近,离得不远,我去买点东西看望一下编辑就回来。”
叶红一听是认识的编辑,她是真的想爬起来陪女儿一起啊!
奈何双腿就跟快断了一样,再三问道:“沐沐呀,你一个人出门确定没事吗?”
“没事,我去去就回,很快的,你和清清在酒店里休息就好,等下午忙完我们就买票回家。”
颜沐知道妈妈心里系着家里的一切,哪怕和爸爸吵架,也一刻不停的担心爸爸在家有没有吃好喝好,有没有去借钱接济奶奶和大伯他们。
叶红应了一声,颜沐立即开溜,生怕妈妈突然反悔。
那样她可就白来庆市一趟了!
其实这一趟来,带妈妈和弟弟玩是其次,买地皮才是要紧事。
她记得前世有个姓赵的大老板只花了二十万就买下了很大的一块地皮准备扩张建厂。
但九二年十月份开始全国经济腾飞,庆市的规划版图变动,直接将庆市火车站的位置定在了市西郊,而买地皮的赵老板,啥也没干就获得百万赔偿金。
不得不说,这便宜捡大发了!
颜沐记得那人是九二年下半年买的,现在才暑假,那一块地皮应该还在原主人手上,她直接打车去了西郊那块地。
此时的西郊,还是个城中村,周围都是开发的厂子。
她一路上想着要不要自己出面,毕竟现在的她还是个十八岁的姑娘,太过年轻拿出一大笔钱,会不会招来横祸?
犹记得,前世那个卖地皮的老板是因为欠债破产才卖的地,没多久就跳楼自杀了。
所以买地的赵老板捡了个大便宜,还没人找茬,人人羡慕死了。
颜沐脑瓜子一转,找个中介帮自己出面买地皮就好了呀!
她在西郊的城中村转悠,看见一家支起来的中介店,店面还挺阔气,便戴上帽子走了进去。
“有人吗?”
空荡荡的店里,只有几个桌椅,看起来很像皮包公司。
颜沐站在门口,打算再没人答应,她就换一家。
“有人有人!”
店后面的院子传来叫喊声,只见一个年轻人穿着宽大的西服,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你是找工作还是找房……沐沐!”
颜沐也很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小舅!”
年轻人正是颜沐的亲小舅,叶红最小的弟弟叶士祖。
因为两个人相差不了几岁,所以她和小舅的关系最好了,不过前世的时候,小舅不甘心在农村种地,偷跑去了城市挣钱发大财,后来娶了小舅妈生了个孩子,没多久就出事走了。
那时候颜沐在京市上大学不知道具体缘由,还伤心了很久,再后来家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折磨的她渐渐也就忘记了还有小舅这么一个亲人。
二舅三舅也是很好的人,只不过都是农村种地的,也只能尽微薄之力帮他们家。
可即便那样,也比奶奶大伯那一家子黑心肝的强多了!
这一世,她有钱了,而且一切都还没发生,那她一定尽可能的帮助小舅舅,不让他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叶士祖也不敢置信的看着颜沐,立即上前拉着她走出了店。
“你这丫头,怎么一个人跑庆市来了?是不是高考没考好,和你爸妈吵架离家出走了?”
颜沐顿时哭笑不得,摇头回答,“没有。”
“那你咋跑来市里了?你爸妈没跟着来吗?”
颜沐眼珠子骨碌一转,顿时计上心头,拉着叶士祖走到一旁。
“小舅,这次我和妈妈弟弟一块来的,我奶奶上家里闹事,爸爸听奶奶的话,气得妈妈准备回姥姥家,但我想着去姥姥家还要让姥姥担惊受怕,不如来庆市玩一趟,散散心呢,就带着他们过来了。”
叶士祖闻言,气得冷哼,“你爸那个软耳根子,指定又被你奶忽悠着给钱了吧!”
叶士祖从小基本上都是大姐叶红带大的,所以与姐姐关系格外亲厚,不过姐姐不找他们,他们也不好去颜家闹事。
叶红又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可叶士祖三兄弟都清楚,大姐没少在婆家受气。
但那能怎么办?
姐夫颜军哪哪都好,除了有点愚孝,再说孩子都大了,总不能离婚吧?
颜沐长叹一口气,“是啊,所以我想着让他们分开冷静几天,等回头再慢慢劝说我爸,让他擦亮眼睛看清楚那些亲戚多坏。”
“这倒是,一来二去看的丑恶嘴脸多了,你爸估计就清醒了。”叶士祖点点头,好奇看向她,“你说跟你妈妈他们一块来的,他们人呢?”
颜沐看着小舅逐渐被她引导歪了,笑着眯起了眼睛,活像是一只小狐狸。
反正她过来就是想寻摸个靠谱的中介,如今遇到小舅舅,那让小舅舅出面岂不是更靠谱?说不定还能帮小舅舅赚点提成。
“他们在酒店里,我说出来找编辑,但实际上是想看看这边的地皮。”
叶士祖狐疑的盯着她,“看地皮?”
颜沐凑上前小声在叶士祖耳边呢喃一句,惊得叶士祖大喊一声。
“啥?二十万块钱?”

第8章 这么便宜?
她赶紧捂住叶士祖的嘴巴。
“小舅你别喊,再喊满世界都知道了!”
叶士祖还是迟迟不能接受,外甥女写书卖了版权,竟然挣了二十万?
那不就等于他外甥女现在抵二十个万元户啊?
啧啧啧,不愧是他叶士祖的外甥女,就是厉害!
颜沐贱兮兮地神情看向他,摇晃着他的胳膊。
“小舅,这件事情我只告诉你了啊,连我爸妈都不知道,你也知道我爸啥德行,我妈又心软,真告诉他们,要不了多久可能就被奶奶大伯母他们搞去了。
所以我就没告诉他们,正好来这边玩看新闻介绍,说这边卖地皮呢,我想着钱在手里还不如换成产业,总比生锈好呀。”
叶士祖的脑回路和颜沐一模一样的,姐姐心肠软,姐夫是个大孝子,把钱给他们不就是给那帮子吸血鬼亲戚送吗?
他搭在外甥女肩膀上连声夸赞,“好样的,不愧是我外甥女,你有钱的事除了我谁也别说,悄悄闷声发大财就行。”
话落,他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颜沐,“你这死丫头,一个人去买地皮被人骗了咋办?咋不想着找你小舅我帮你出面呢,难道还怕小舅坑你呀?”
颜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再说你一声不吭的跑到庆市来了,我就是想找你也找不到啊!”
叶士祖心想也是,他就是在家种地种不下去,才偷跑出来在这附近干中介。
家里那边还不知道他上哪了呢!
没想到能在这里误打误撞的碰见,叶士祖感叹几声,看向颜沐,“那你现在有看好的地皮吗?”
颜沐勾唇一笑,点了点头。
叶士祖宠溺的伸手点了颜沐额头一下,“你这丫头主意真大,在这等一下,我和老板打声招呼陪你一起去!”
“好嘞!”颜沐笑得格外灿烂。
不一会,舅甥俩便走到了那块地皮前面,正好叶士祖他们店里老板说了这个事,他知道这块地皮目前的主人是谁住在何处,两个人当即拦着一辆三蹦子直奔目的地。
地皮主人住在庆市丽景花园,十分高档的富人小区。
舅甥俩到了丽景花园门口,付完车费,就往小区里走。
“哎哎哎,你们找谁啊?”
门口的保安大叔拦住了舅甥俩的去路。
叶士祖笑眯眯的报出了地皮老板的名字,保安好奇问道:“你们是他什么人啊?最近可不少人找他呢?”
“就是老家亲戚,这不是听说他日子不好过,就来找他了嘛!”叶士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十分会来事的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根递给保安。
保安一看见烟,脸上露出笑容,亲自领着颜沐他们走到了地皮主人家的别墅门口,“这就是张老板家了,你们忙吧,我回去继续看大门了!”
叶士祖摆了摆手,看着保安走后,舅甥俩又瞧着院子里一片狼藉,屋门半掩着,像是刚被人洗劫过一遍。
两个人面露警惕,朝着院子里走去,推开屋门迎面扑来一股刺鼻的酒味。
地上到处都是酒瓶子,白的啤的还有洋酒全都有,一个都不落。
看着沙发上躺着的中年男子,脸色黯然,胡茬遍布,十分颓废,应该就是这家里的主人了。
叶士祖走上前喊了一声,“请问是张衡张老板吗?”
沙发上的人缓缓抬眸,眯着眼睛试图看清楚来人的长相。
但喝的酒太多,他有些认不清楚,有气无力问道:“你们是谁?又是来讨债的吗?”
“不是讨债的,我们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西郊那块地皮的事情!”
叶士祖笑嘻嘻的回话,他娘可是说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去哪都笑呵呵的肯定不会挨打。
颜沐也打量着张衡,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前世这张衡好像就是欠债跳楼自杀,她还以为多大年纪呢,这么年轻着实有些可惜。
叶士祖已经和张衡聊上来了。
“张老板,我记得你西郊有一块地占地两千亩,打算出手是吧?”
“你打算买?”
“有这个意向!”叶士祖看了一眼颜沐,话没说死。
张衡这几天确实到处找人出手那块西郊的地。
但是因为离市中心太远,又在西郊那穷疙瘩,所以没人买。
就算有人想买也想压价格,给的价他都不满意。
张衡思虑片刻,问道:“你们打算出多少钱买地?”
叶士祖闻言一笑,“张老板你的地,自然是你开价啊!我一个买地的出价不合适。”
舅甥俩来时的路上就已经商议好了,先听老板开价,能还价就还,还不了也就只能二十万买了。
主要是前世,颜沐知道那个姓赵的就是二十万买的地,还压了价格。
所以她最多也只打算花二十万,可不会主动当冤大头。
张衡打量着叶士祖和颜沐半晌,瞧着他们的穿着也不像是特别有钱的人,中规中矩的报了一个数。
“你们诚心要,最低十五万拿走!”
颜沐很是惊奇,前世的新闻上那个姓赵的大老板,明明砍价交流了很久,花二十万买走的火车站那块地皮!
怎么这一世就变成十五万了?
叶士祖也有些惊讶,前两天上店里不是报三十万的吗?
张衡看着舅甥俩脸上一惊一乍的,心底直犯嘀咕。
难道是他报价贵了,吓到了人家。
他轻咳一声,又补充一句,“你们要是今天就能给我现钱,我还能给你们便宜一万块钱。”
毕竟那块地,是他媳妇两万块钱从家里亲戚手上接过来的,过去了五年,两万块钱变十四万也不亏。
其实,张衡自己还是很看好那块地的,之前饭局听小道消息说开发区的位置会往西郊扩张。
但现在工厂倒闭,他一下子欠债太多,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处理资产变现,安顿好妻儿他也可以去见早死的爹娘了。
想到这,张衡的眼神都蒙上了一层黯然。
颜沐没想到张衡这么爽快,轻轻推搡了一下小舅叶士祖,表示可以买了。
叶士祖干了一两个月的中介了,自然也明白,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
他点点头,“好,十四万就十四万,咱们今天就可以去过户。”
张衡看向舅甥俩,“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洗漱换身衣裳。”

第9章 被人堵巷子了
他起身往楼上走去。
颜沐打量着这个几乎快被搬空的别墅,又觉得对张衡的印象还不错,这样一个人不该那么惨淡的死去。
想到这次她占了张衡一个大便宜,颜沐打算一会劝劝他。
欠债怕什么,只要努力还钱就好了,没必要为了一点债放弃生命。
舅甥俩坐着张衡的车子先去了一趟银行,取完钱后又去了一趟市政大楼变更过户。
张衡在市政有熟人,找了个人帮忙,仅仅半个钟头,土地证书上面的所属人就变成了颜沐。
叶士祖开心坏了,他的外甥女如今是有地皮的人,日后发达了怎么着也不会亏待了他这个小舅舅呀!
不过还有点手续需要叶士祖单独去跑一下,那样他才能拿到佣金。
颜沐和张衡坐在过道的木椅上,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颜沐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开口劝说。
“张叔叔,你看着比我爸爸好像还年轻一些,正是人生最好的拼搏年华,欠点债务好好拼搏,很快就能还清的!”
张衡十分讶异,侧目看着颜沐。
“你怎么会这么说?”
颜沐一想,张衡自杀的事还没发生,她轻咳一声,解释道:“我就是看你在家酗酒,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觉得太可惜了。”
张衡微垂眼眸,连一个小丫头都看出他生无可恋了吗?
“张叔叔,我觉得你有这个时间酗酒,在家里消沉堕落,还不如好好的规划一下债务,去和债主们商讨还款方案,然后用卖地卖房的钱重新东山再起,失败不可怕,就怕失败后一蹶不振,没了方向才可怕呀!”
张衡一怔,苦笑了一声,“小丫头,你知道我欠多少吗?”
颜沐摇了摇头。
“两百万,整整两百万,我变卖了所有家产才将将还了一半,剩下的一百万还不知道从哪去弄呢……”
张衡说着,十分惆怅的叹息一声。
颜沐却一点也不惊讶,看着张衡。
“就一百万债务而已,你这么年轻,还这点钱还不容易吗?”
她并非救世主,只是觉得欠钱而已,在现在这个年头可能确实是个天文数字,但在后世,不过是九牛一毛,还没有头部主播带货一天赚得多。
张衡如今三十多岁,只要好好活着,再过三十年肯定能还清这些债。
为了一百万就放弃生命,着实可惜。
张衡缓缓抬起眼皮,黯然的眸中露出一抹芒光。
因为这是他出事到现在为止,第一个有人这样的劝慰他。
还是一个陌生的小姑娘!
连个小姑娘都觉得,一百万的债务而已,有什么可消沉堕落的?
张衡忽然想到妻子那憎恨的眼神,恶毒的话语,让他立马去死,别拖累她和孩子。
妻子娘家人避之不及的态度,以及昔日里的狐朋狗友都敬而远之,躲他如瘟神。
有钱时,啥话都好说。
没钱时,你就是个屁。
连厂子里对他毕恭毕敬的主任和小秘都可以踩他一脚,冲他吐痰。
在经过树倒猢狲散的悲惨境遇后,张衡崩溃了,他没想到自己活的这么失败,如妻子所说还不如死了算了,省得拖累他们。
可颜沐的话,对于张衡而言,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一个大男人顿时捧着脸泣不成声。
颜沐坐在一旁,尴尬的跺脚。
这……这咋哭了呢?
她说错话了?
颜沐从兜里掏出几张纸,尽量不打扰一个中年失意的男人崩溃,然后将纸巾递给了他。
张衡缓缓抬眸,接过纸巾,哭着哭着忽然笑了起来,然后擦干了所有的泪水。
仿佛一瞬间,又恢复了活力。
那双饱经沧桑的眼里重新绽放出精明的光芒。
“小姑娘,多谢你一语惊醒梦中人,你说的对,我确实不该自甘堕落,应该要越挫越勇才是!”
颜沐看着张衡状态好了起来,笑着提醒,“没关系没关系,毕竟我小舅刚从你手上买了地,万一刚买地你就寻死了,别人觉得那块地晦气咋办?”
颜沐内心:我这样说,他应该会好受一些了吧?
张衡:……我谢谢你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颜沐的话确实点醒了他。
他才三十多岁,一切还可以重来!
既然以前能挣下百万身家,日后肯定也能!
现在就这么安排好后事死了,多可惜?
毕竟生命不会重来,可钱还能挣回来。
仅此一事,他还看清了身边的所有人,日后会更谨慎行事,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叶士祖拿着证书和合同走过来,就瞧见张衡眼睛红红的,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颜沐。
颜沐微微摇头,示意他别多问了,旋即站起身看向他,“张叔叔,我们就先走了,你也要加油呀!”
张衡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多谢你,小丫头!”
颜沐回以微笑,和叶士祖一起离开。
当走出市政大楼,叶士祖将所有资料递给颜沐。
颜沐瞧着合同和鲜绿的土地证书,美滋滋地开心起来!
年后她就能进账一百多万了,这笔买卖也太划算了!
果然还是钱生钱,才能迅速挣大钱。
靠人工挣钱,得挣到猴年马月去呀?
叶士祖也开心,今天这一单光是佣金他就提成了一千四百块钱,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看向颜沐。
“沐沐,小舅下午还有个客人要去看厂子,时间快来不及了,你自己回酒店找你妈他们能行吗?”
“能行,我们住的地方离这不远,小舅你确定不过去看看我妈和清清吗?”
叶士祖一听大姐的名字,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不了不了,我这次偷跑出来,家里都闹翻天了,要是被你妈妈逮住小舅哪还有这逍遥日子,总之你快回去吧,一定要保密啊,不许说见过我!”
颜沐笑着点头。
正好公交车来了,叶士祖急急忙忙的跑了。
等人上了公交车颜沐才想起来忘记给小舅钱了,她报了二十万,现在才花了十四万,明面上她手头还有六万块钱,准备给小舅钱让他做点啥呢!
嗐,下次见到小舅再说吧!
颜沐将东西揣进书包里,准备回去。
本想打车,但办事处离酒店不远,穿过对面的小巷子走几分钟就到了,她脚步轻快返回酒店。
小巷的另一头大马路就是酒店那条街道,这也是这几天出门溜达找吃的认识的路。
她刚走进巷子,突然冒出来两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颜沐心头一惊,刚想转身撒腿就跑,却见身后也冒出来两个人,看他们四个人的年纪不过十七八岁。
她心里有些发慌,没想到庆市市区里还能遇见抢劫的,她身上一共就五块钱,是叶红临走前塞给她用的,至于藏在包里的银行卡却存着五十多万,还有土地证书和合同。

第10章 又救了她一次
这几个小混混看见了不弄干净钱都誓不罢休。
钱不钱的还是其次,就怕这帮人要钱不要命……
重活一世,她还没带着全家走向财富自由,还没好好体验有钱人的生活,这么轻易的死了多可惜?
颜沐努力让自己镇定,防备的看着向她靠近的四个小混混,根本没废话,张开嘴就大喊大叫。
“救命啊!有人抢劫了啊!”
一个人连忙冲上前就要捂住颜沐的嘴巴,趁着这个间隙,颜沐使尽浑身的力气推开他就往巷子口跑。
那男人被撞到墙上痛得龇牙咧嘴。
“臭烂货,老子今天不光要抢你的钱,还要把你给办了,让你顶老子!”
四个人立即追上颜沐。
他们哥四个已经在政务办事处这盯好几天了,这小妞看着穿着平平,却能和张衡那样的大老板合作,那手头上肯定很有钱!
又孤身一人,他们岂会放过这块大肥肉。
颜沐压根跑不过他们,只能边跑边喊,可这巷子里又没人家住,就是一条很窄的巷子,就算有人冲进来,估计也会被四个混混吓跑。
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扑上前揪住了颜沐的头发用力一拽,疼得颜沐倒吸一口冷气,她咬着牙狠狠一脚踢回去,那人吃痛却不撒手,扬起手一巴掌就甩向颜沐。
颜沐害怕的下意识的闪躲,闭上了眼睛。
只不过没等到预料的疼痛,却等来了小混混的怒喝。
“臭小子,你赶紧给老子放手,不然连你一起揍!”
颜沐缓缓睁开眼,当看见握住混混手的人时,瞬间看呆住了眼。
不等她感叹命运的神奇时,姜堰一脚踹翻了要动手的小混混,扭头看向颜沐:“快跑!”
颜沐也没脑残的要走一起走,留在这里拖累姜堰,抱着东西撒腿就往巷子外面跑。
印象中不远处就有派出所,颜沐拿出两世为人以来最快的速度狂奔过去报警。
那四个混混看姜堰找死,冲上来就打成一团,其中一个人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水果刀,目露凶光。
“敢坏我们哥几个的好事,今天就要你死在这巷子里!”
姜堰眼角眉梢都挂着冷意,嘲讽一笑。
“那就看谁鹿死谁手!”
话音落下,姜堰飞快一脚踩在巷子的墙上,转身一个回旋踢踢得拿刀的那人口水横飞,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扑腾了起来没起来。
另外三个人一看见大哥被打趴下,互相对视一眼撒腿就想跑。
姜堰看见地上的碎砖头,捡起来一块扔了出去,又飞快助跑冲上前去,一把揪住另外两个人的衣领,用力互撞。
四个人都躺在地上,姜堰看着还不解气,捡起地上的半截板凳腿狠狠的砸在几个人腿上,让他们跑都没法跑。
杀猪般的惨叫声划破整个天空。
短短片刻,四个小混混躺在地上呜呼哀哉。
而姜堰就站在那,眼神满是不屑。
“姜堰!”
颜沐折身返回,看见姜堰完好无损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以姜堰的散打身手,这几个小混混也不是他对手。
紧跟在颜沐身后的是几个派出所民警,他们正闲着没事干呢,就听见一个小姑娘如旋风一般冲进来报警说有人抢劫。
他们二话不说赶紧出警,但来到巷子里,却看见一切都结束了。
四个小混混在这一片是混出了名堂的,看守所也没少进去,但都还未成年,所以每次都被教育拘留几天就放出来了。
这还是民警第一次看见他们这般惨的模样,心里暗爽。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民警们抓起了四个小混混,带着颜沐和姜堰去了派出所,做完笔录就放他们离开了,都没追究小混混们被打的浑身是伤,还正式表彰了一下姜堰学雷锋精神。
颜沐的心里满是激动,没想到男神还在庆市。
而且,男神又救了她一次!
上一世,是在巷子里被几个骗子敲诈,这一世被抢劫,她和男神真是好有缘分!
她整理好头发衣服,抱着包娇羞的跟在姜堰身旁,心跳的和打鼓一样,忍不住自嘲。
明明活了一世都好几十岁的人了,此刻却春心萌动,简直是要丢死人了。
姜堰看了一眼天色不早了,又看向身旁静悄悄跟着的颜沐。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省得路上又被人盯上。”
“我住的地方离这很近,不着急回去,你今天救了我的命,大恩无以为报,就……”
颜沐还没说完,就被姜堰急忙打断,生怕颜沐来句以身相许。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颜沐眨了眨眼睛,瞧着姜堰紧张起来,噗嗤一笑。
“你想什么呢,我就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
姜堰顿时笑了起来。
“吃饭可以,不过你不怕你妈妈看见啊?”
颜沐摇了摇头,“不怕啊,我跟我妈妈说了,你可是学神,我经常能在校园报上面看见你的消息,她还让我下次见到你一定要和你好好打听清楚是怎么学习的。”
姜堰倒是没想到,颜沐还在上学。
下午他在政务处等人时,看见颜沐带着两个男人过户土地证书,以为她已经工作了。
不过姜堰这个人从来不多嘴,自然也不会问颜沐买土地的事,更不会说他之前看到那掉地上的合同,就是颜沐自己的名字。
“还是不用了吧,我……”姜堰话没说完,肚子咕咕直叫了起来。
颜沐开心的嘴都咧到了耳后根,灿烂笑着拍了拍胸脯。
“你不用怕给我添麻烦,我现在也算有点小钱,你尽管开口,想吃啥吃啥,我买单!”
姜堰瞧着颜沐那神气的表情,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不由自主的回答,“好!”
颜沐点头,心里激动的要起飞。
要和男神吃饭了!
前世她囊中羞涩,男神帮她解决麻烦后她还没好好正式谢过人家。
这一世有了钱又被男神救了,她一定要请男神吃饭。
本想请男神吃金樽大酒店的牛排,但是仔细一想,男神这种养尊处优的人,肯定不缺山珍海味。
颜沐带着他七拐八绕走进了一条小巷,是庆市有名的小吃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