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唐雪

第十七章:提亲了(新书求围观!)
“砰!”
女宿舍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了,紧接着,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中,李娜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看到暗自垂泪的唐雪,李娜当即走了过去!
“小雪莫哭,让你久等了,小毅就在后面,等一下就过来了!”
听到李娜的话,唐雪绝望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光亮,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他...他真的会来吗?”
“当然来了,你都不知道那小子多在乎你,为了给你涨面子,那家伙拉着我去供销社好一通花钱,都把供销社的售货员给吓到了!”李娜笑着说道。
“你们来的这么晚是到城里买东西去了?”唐雪急忙问道。
“是,但搞到这么晚也不全是因为买东西!”
“那是因为什么?”
“我们在回来的时候救了一个昏迷的老伯,把他送到医院后,再回来就晚了!”
话音刚落,就听唐雪的闺蜜张欣瑶说道:“原来是因为救人,那确实是情有可原!”
“我就说嘛,肯定是有事儿耽搁了!”
“这是积福积德的好事儿,小雪你真有福气...”
听到李毅是因为救人所以才晚来了几个小时,唐雪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李娜见状,急忙再次说道:“小毅怕你担心,所以让我先过来和你说一下情况,他和我爹娘很快就会过来,小雪你还是准备一下吧!”
唐雪想到自己刚才又哭又笑的,肯定很难看。
急忙起身,然后在几个女知青的帮助下,快速洗脸,整理衣裳。
这边刚准备好,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同时还有交谈的嘈杂声。
唐雪作为今天当之无愧的主角,随即打开了门!
门外,李毅一家以及村里的族老、媒婆等人齐齐的站在那里,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样或几样东西。
今天的唐雪显然是特意打扮过的,简单的碎花衬衫,黑色长裤,半新的布鞋,却被她穿出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唐雪的脸上似乎抹了雪花膏,看起来白皙而又有光泽,还有股淡淡的香味。
但最吸引李毅的还是那双灵动中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仿佛只一眼就能将人的心神吸引住。
说实话,李毅真的被眼前的唐雪惊艳到了。
眼前的女孩子虽然没有名贵华丽的衣服,也不化浓妆,却惊艳了时光。
看着李毅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唐雪的脸色顿时红了,同时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还是媒婆有经验,当即上前说道:“唐知青,我们今天是代表李家向你提亲来了!你们虽然是自由恋爱,但是该走的程序李家一步也不会少!”
“下面,就让李家族老宣读婚书!”
李七爷是村里少有的读书人,且他的辈分也是村里最高的,这宣读婚书自然是请他老人家代劳了。
只见满头白发的李七爷手捧红色大纸写成的婚书,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微弱光芒,大声读道:“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话音刚落,张婆子便再次说道:“为迎娶唐知青过门,李家愿意出彩礼88元,米票、面票、油票各二斤!”
“此外还有棉布二尺,花布二尺,带花的搪瓷脸盆两个、暖水瓶两个、毛巾两条、香皂两块、牙膏两条、雪花膏两瓶、红糖两斤、大白兔奶糖两包...”
屋里屋外的一干男女知青听到媒婆的话,都惊呆了。
这彩礼实在是太多了吧,先不说88块钱的彩礼,单单李家送出的这些东西就价值不菲。
虽然没有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等大件儿,但依然能看得出李家对唐雪的重视。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等媒婆说完之后,李毅却再次说道:“这只是提亲时的礼物,我答应你,结婚前还会给你准备好三转一响,如果时间够的话,再给你起一座大房子!”
“嗡!”
李毅的话再一次惊呆了众人,虽然他们不太相信李家有那个财力,但是李毅敢当着这么多人许下这样的承诺,还是让人很佩服的。
唐雪也被李毅的话吓到了,当即说道:“那些就不必了,你要是想给我买那些东西的话,等结了婚再买也不迟!”
说真的,她真的有点担心李毅会为了买那些东西而折腾李山魁老两口!
李毅知道唐雪在想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动嘴皮子远不如实际行动来的有说服力。
见唐雪没有啥意见,张婆子便大声说道:“那这个亲就算是结下了,等看好日子,你们就可以结婚了,祝你们夫妻恩爱,永结同心,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众人也当即向李毅和唐雪道喜,直说的唐雪满脸羞红!
而李毅则是立即拿出准备好的糖和烟,给周围的人散去,让大家一同沾沾喜气。
这次提亲虽然一波三折,但是结果还是好的。
折腾到晚上十点钟,众人总算是各回各家了。
李毅也没有在知青点多待,毕竟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他。
......
李家!
昏暗的煤油灯下,东子、石头以及强子等人或是坐在小板凳上,或是坐在小马扎上,或是干脆就坐在地上,一帮半大孩子将李家挤的满满的。
这些孩子都是李毅叫回来的,一方面是他要将今天卖蘑菇的钱分给他们,另一方面则是要安排一下明天的任务。
李毅从兜里掏出一叠零钱,然后说道:“昨天大家采的蘑菇不少,所以每人可以分五块钱,东子你把钱给兄弟们发下去!”
“行!”
有了昨天的经验,东子没有犹豫,接过钱便一一发了下去。
分完钱,李毅再次说道:“咱们两天采了小两百斤蘑菇,再加上今天这一百多斤,恐怕后面林子里的蘑菇也不多了,所以我分配一下任务,确保蘑菇的供应量!”
“毅哥,你说咋办,兄弟们都听你的!”东子当即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明天你们全部到西山那片林子里采,但采的不仅仅是蘑菇,碰到野生的木耳、白银耳、寸蘑菇、金针菇、白玉菇也全部采了!”李毅道。
“毅哥,黑木耳也能卖钱吗?”石头道。
“能,那玩意儿比蘑菇还值钱!”李毅回答道。
“真的吗,今天我还在后山看到一棵大枯木,上面到处都是黑木耳,全摘下来少说也有十几斤,要这样的话,我明天去把它连窝端了!”石头惊喜的说道。
“真要弄回来了,后天多给你分点钱!”
“谢谢毅哥!”
李毅再次说道:“另外村子里要是还有孩子想要跟着你们采蘑菇的话,那就一并带上吧,但记住了,太小的不能要,咱们得保证他们的安全!”
“明白,毅哥!”
“嗯,先把框子里的蘑菇处理一下杂质再回去,我明天打早就走,没时间弄!”李毅叮嘱道。
“好嘞!”
.........

第十八章:你有血光之灾(新书求围观)
第二天一大早,李毅就起来忙碌了。
不同于前几天一切全都靠李毅自己干,在得知摆摊儿卖凉皮确实可以赚钱后,李山魁就让李娜专门在家帮衬李毅。
对此李毅自然是乐见其成!
说实话,就生产队三分钱一个工分儿,李毅还真看不上。
毕竟像三姐这样的女孩子,辛辛苦苦一整天,到手的也不过七八个工分,核算下来也就两毛多钱。
没看错,就是两毛钱!
这还是好年景,碰到那种颗粒无收的灾年,一天下来连两毛钱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知青们挤破脑袋想要回城,而乡下的姑娘宁愿找个锉一点的男人,也要嫁到城里的原因。
而有了李娜的帮忙,李毅不到九点钟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而后,他赶着骡子车,再次前往县城。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带李娜,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眼下虽然已经是八零年了,但是上面对于私有经济以及工商业的态度还没有彻底的明确下来。
就比如说大名鼎鼎的“傻瓜瓜子”,就因为卖瓜子儿,被抓抓放放折腾了好几次。
因此现在摆摊儿还是有风险的,一个不慎就会被判个投机倒把!
李毅自己不怕,也有应对之策,但是他却不想让李娜跟着他冒险。
见自家小弟死活不愿意带自己摆摊儿,李娜心里着实有些生气,但是却也没办法。
自家弟弟的脾气她是知道的,那绝对是惯坏了的大少爷,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无奈之下,李娜只能前往知青点,帮着那个混小子看着点弟媳妇。
李娜可是知道,不管是知青点还是村里那些没结婚的小青年,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唐雪。
而且一些人就喜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借着之前的事情在背后嚼舌头,自己可得把人给看好了,既不能让人挖了墙角,又不能让人把唐雪给欺负了。
县城.国营饭店!
李毅过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刘景山站在饭店门口,东张西望的似乎在等人!
看到李毅熟悉的红骡车,刘景山急忙迎了过来!
“哈哈哈,李毅兄弟你可算是来了!”
李毅有些惊讶地说道:“刘哥你在这里不会是在等我吧?”
“那可不,我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刘景山笑着说道。
“有啥事儿刘哥你吩咐就行了,哪用得着你这个国营饭店的大经理在这里等我!”李毅有点受宠若惊的问道。
“不瞒李毅兄弟你,这两天市里的一位大领导在咱青山县视察,每天吃饭都在咱国营饭店,在吃了你送来的蘑菇后,那位领导很满意,希望咱们国营饭店能定时给市里的国营饭店供应一批蘑菇!”刘景山道。
李毅知道,刘景山这是来和自己要货来了。
毕竟这几天自己给他也就供应了小两百斤蘑菇,县里的国营饭店自己都不一定够用,哪还有多余的货给市里提供。
“您这是想让我多送点蘑菇过来?”李毅笑着问道。
“是这个意思,不知道李毅兄弟能不能...”
刘景山话音未落,李毅便直接说道:“刘哥,你也知道,蘑菇这玩意儿属于野生的菌类,产量不固定,我确实做不到定时定量的供应!”
听到这话,刘景山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然而李毅这时却话音一转,再次说道:“刘哥,虽然野生蘑菇的量保证不了,但是我们可以优先供应市里面,咱自己使用一些替代产品,不知道可以吗?”
“咦,这话怎么说?”刘景山急忙问道。
“刘哥,山里面除了野生的松树菌和喇叭菌,还有寸蘑菇、茶树菇、白玉菇、猴头菇等等,此外还有野生的木耳、白银耳等其它山货,这些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接着李毅继续说道:“我可以让村里人多采点这种山货,以后松树菌和喇叭菌刘哥你优先送往市里,咱县里就用其它菌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刘景山想了想说道:“这确实是个办法,但是我这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刘哥,没啥好担心的,回头我给你研究几个新菜品,保证你这国营饭店的业绩杠杠的!”李毅自信的说道。
“那行,就按照你这个办法做,以后你也将其它山货送一些过来!”
“没问题!”
说完,两人随即将李毅带来的三大箩筐蘑菇称重算钱。
187斤,一共131块钱!
拿着钱走出国营饭店的时候,李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飘了。
虽然前世他身价几百亿,但是在李毅看来,百亿的身价都没有这区区百十块钱有成就。
不在于钱多钱少,而是他现在挣了钱有人与他一同分享喜悦!
而前世的他却只能独自一人,孤零零的看着银行账户里的数字不断地增长,麻木而又空洞!
当李毅从饭店里出来,正准备前往糖厂摆摊的时候,却没防着一个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由于对方的速度很快,李毅一个没注意,直接被他撞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有急事儿!”
对方态度倒是挺好,一边将李毅扶起来,一边道歉。
李毅看对方身上穿着橄榄绿,还戴着大檐帽,显然是一个警察。
想到对方可能是真有急事儿,李毅当即说道:“我没事儿,同志你要是有急事儿就忙你的去吧!”
“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就在对方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毅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急忙说道:“等一下!”
“同志,你还有什么事儿?”
李毅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看,确认就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之后,当即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一元硬币。
然后走到这个警察面前,直接将硬币放到他的上衣口袋里,同时说道:“同志,这个你拿着!”
“同志...老乡...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李毅笑了笑说道:“这个钱不是给你用的,而是用来救你命的!”
“救我命?”警察同志显然不明白李毅说的是啥意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期有血光之灾,这个硬币你就装在这个兜里不要拿出来,关键时候能救你命!”
看到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自己,李毅再次说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个硬币你先拿着,你要是侥幸活了下来,回头再给我也不迟!”
说完,李毅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只留下对方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第十九章:买自行车(新书求围观)
离开国营饭店后,李毅的心情有些压抑!
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刚才那个警察应该叫王安国,是县里的刑警队长。
而不出意外的话,就在这几天,他会在一次逮捕嫌犯的行动中牺牲。
前世李毅亲眼目睹了那次追捕行动,逃犯是一个流窜作案多省的悍匪,手里有枪。
由于没有预料到对方手中有致命武器,再加上低估了对方的警觉性,所以刑警队在追捕嫌犯的时候出现了重大失误,让其逃到了闹市区。
而在追捕的过程中,王安国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的,就在他快要追上嫌犯的时候,对方开枪了。
王安国胸口当场中枪,随后壮烈牺牲。
那一天李毅进城办事儿,亲眼目睹了王安国牺牲的全过程。
这一世,再次见到这位英勇的人民卫士,李毅真的不想他像上辈子那样因为一个垃圾的歹徒献出生命。
但这种事情李毅也没办法和他明说,所以只能提醒他一下,顺便将那枚硬币放到他受伤的位置。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希望可以改变他的命运!
同时李毅也在做个试验,他想看看自己在这个时空贸然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会不会对这个时空产生重大的影响。
毕竟自己已经在尝试改变唐雪的命运了,以后也必将要改变她自杀的结局。
所以,在此之前,李毅必须要搞清楚,自己的这些动作会不会引发其它无法预料的灾难!
怀着这种忐忑的心情,李毅来到了糖厂!
一如既往地,这里围满了想吃凉皮的工人们。
收拾好心情,李毅开始了今天的摆摊儿。
下午一点半,最后一份儿凉皮卖完了,李毅当即收摊儿,然后直奔县城的供销社进货。
其实按照李毅的想法,自己卖完蘑菇就应该到供销社进货,这样摆完摊儿就能直接回村儿了。
但是很可惜,他虽然不缺钱,但是却缺粮票。
没有粮票的话,面粉的价格就要高三分之一左右,就按50斤面计算的话,就要多花三块钱左右。
所以,他必须每天等摆完摊,收回粮票才能去供销社。
尽管这样来回奔波实在是有点累,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再次来到供销社外,李毅正打算进去,突然看到对面有人向他招手。
仔细一看,竟然是那天遇到的那个票贩小哥!
将骡子车拴好后,李毅大步走了过去。
“有事儿?”
小哥左右看了看,然后说道:“哥,你让我打听的工业券我打听到了,有一张自行车票还有一台缝纫机,你要哪样?”
李毅眼睛顿时一亮,急忙说道:“都要了!”
“都...都要了?”
“嗯,都要了,你说多少钱吧!”李毅肯定的说道。
“自行车票十块钱,缝纫机票八块钱,你看行吗?”票贩小哥小心翼翼的说道。
“行!”
说着,李毅从兜里掏出两张大团结就递了过去。
这小哥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事儿了,当即接过钱,仔细检查了一番后,便从内衣兜里掏出两张用手绢包好的票据,然后又给李毅找了两块钱。
李毅也看了看票,没发现有啥问题后,再次说道:“我还想要一张手表票和一张收音机票,能搞到吗?”
“手表问题不大,但是收音机票不好弄...得加钱!”
操,这转折搞的李毅有点猝不及防,这让他想到了前世的那位“加钱居士”。
“十年鲜肉无人知,一朝加钱天下知!”
这小子难道也是重生者?
但是看这小子躲在这里倒腾这些票据,就知道不大可能。
毕竟真正的重生者,哪有人会来干这个,随便整点小生意都能赚的盆满钵满,何至于冒那个险!
“钱不是问题,搞到票就到这里找我,我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李毅道。
“行,给我两天的时间!”
........
手里有票,还有钱,李毅当即决定先搞一个大件儿回去。
随即,他直接走进了供销社!
今天是星期日,供销社里的人有点多,李毅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轮到了他。
售货员也是老熟人了,看到李毅后,当即笑着问道:“同志,你咋天天来供销社,今天又要买啥?”
“哈哈哈,给单位采购米面,可不得天天来!”
接着李毅再次说道:“老样子,白面给我来60斤,盐来二斤,醋和酱油各来五斤...”
将这些物资都采购齐全之后,李毅再次对着售货员问道:“同志,你们这里有自行车吗?”
“有,昨天刚刚送来三辆,怎么,你要买?”
“嗯,想买,就是不知道钱拿的够不够!”李毅道。
“28的175元,26的165元!”售货员回答道。
李毅盘算了一下,卖蘑菇挣了131,卖凉皮本金和利润差不多收回65块钱,来的时候自己还带了10块钱的零钱。
抛掉刚才采购物资花出去的18块钱,买自行车票和缝纫机票的20块,以及给王安国的那个一块钱的硬币,自己还剩下167块钱。
买二八大杠是差了点,但是买26寸的女式自行车却足够了。
想到自己买自行车主要也是给唐雪骑,当即便对着售货员说道:“那给我来一辆26寸的吧!”
售货员一脸惊讶地说道:“你还真买啊!”
这年头虽说买自行车不比前几年那么稀奇了,拥有自行车的风光也比不上前几年了。
但眼下依旧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一般都是要凭票购买的。
可是一个村镇的票很有限,所以比较稀有,因此在青山县这个偏远小县城买自行车还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更为重要的是,李毅似乎都没有考虑就决定买了,那架势就和买大白菜一样。
其实售货员哪里知道,站在她面前的可是一个从几十年后回来的金融大鳄,经过他的手成交价值百亿的生意就有几百次。
区区一辆一百多元的自行车,他会犹豫吗?
“钱正好够,就买了!”李毅淡淡地说道。
“那好吧,你先交钱,然后我带你去挑车子!”售货员道。
“行!”
........

第二十章:紧急命令(新书求围观)
县公安局.会议室!
就在李毅拉着崭新的自行车,兴冲冲的往家里赶的时候,此时县公安局里,正在召开一场重要的紧急会议。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凝重,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主位上,局长同志语气严肃的说道:“同志们,刚刚接到上级发来的紧急命令,已经确定流窜多省的悍匪周宝山进入到了我省,其很可能是通过我省逃亡境外,而我们青山县是其必经之路!”
“所以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秘密布控,尽早将案犯抓拿归案,诸位有信心吗?”
“有有有!!!”
众人齐声说道,声音震天。
“好,不愧是我的兵,气势上不能输!”
接着局长同志再次说道:“根据局里研究决定,立即成立专案组,由刑警队长王安国担任组长,在全县进行秘密排查,绝不能让案犯从我们青山县溜走!”
“是!”
“安国同志,你身上的担子很重,请务必不要辜负党和人民对你的重托!”局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请领导放心,只要案犯敢出现在我们青山县,我一定将他抓捕归案!”
“嗯,下面我们谈谈如何具体布控...”
.......
局里发生的事情李毅并不知道,此时的他正一脸高兴往村里走!
回到村儿,他将车上的各种物资搬到屋里,又将脏了的竹筒、筷子全部放到水盆里泡着,等一会儿洗干净,明天再用。
接着又给骡子饮水添草,做完这些后,周扬便锁上门,然后骑着车子赶往大队部。
来到大队部的时候,看到村支书冯凯正坐在房檐下抽着烟!
“冯叔,和您打听个事儿成吗?”
冯凯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事儿等一下再说,你先老实交代,这车子是哪里来的?”
李毅知道这老汉在担心啥,当即说道:“当然是买的了,难不成还是偷来的吗?”
“买的?你小子给我好好说,这车子可不便宜啊!”冯凯沉声问道。
“是不便宜,165块钱呢!”
接着,李毅指了指上面的车漆说道:“冯叔,这车是我下午才从县城买回来的,你看着车子的漆都是新的,票也在,你看看!”
说着,李毅将购买自行车的票据递了过来。
冯凯也读过几年书,自然也识字,当即接过来看了起来。
当看到真的是购买凭证后,顿时有些惊讶地说道:“还真是你小子买的,你家有这么多钱?”
“呵呵,家里确实没这么多钱,但是我能赚啊!”
“你赚的?你小子可别为了钱做犯法的事儿,在村子里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给你们压一压,出了村儿可真管不了你们啊!”
李毅笑了笑说道:“这事儿我明白,实话和您说也没什么,这钱是我卖蘑菇挣的!”
“蘑菇?城里还有人买这?”
“嗯,我找到收购那玩意儿的门路了,这不天天让东子、石头他们上山采蘑菇,他们也跟着赚了不少钱!”
“这事儿我知道,昨天强子妈说这两天强子一共给家里拿回去7块钱,说是你给的,问我能不能拿,我正想问你这事儿呢!”
强子是冯支书的孙子,今年15岁,刚初中毕业。
“叔,钱是干净的,拿着没毛病!”李毅当即说道。
“那行,对了,你打算向我打听啥事儿呢?”冯凯猛抽了几口旱烟,然后问道。
“也没啥,就是向您打听一下知青们在哪里干活儿?”
“烂井洼浇地呢!”
“行,那您忙,我先去看看我媳妇儿!”
说完,李毅蹬着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看到李毅远去的背影,冯凯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年轻好啊,有了什么好东西,就想着先和自己的婆娘显摆!
而且他也发现了,山魁家的这个混小子自从订下亲事后是真的变了,而且变好了。
话说李毅这边,骑着车子来到冯支书所说的烂井洼后,果然看到不少男男女女在那里忙碌着。
人群里,他一眼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倩影!
田地里,唐雪正拿着铁锹在浇地。
今年入夏以来就没怎么下雨,眼下地里的庄稼旱的不行,所以大队长就号召全村的社员和知青们开始引河水浇地。
由于缺乏引水设施,所以男人们负责将河水引到灌溉渠,而女人们则是负责田间地头的浇水工作。
忙碌间,突然有人指着远处说道:“咦,你们看那是谁,竟然骑着车?”
一干妇女同志们纷纷抬头,看向远方。
“我怎么看着好像是李家的那个混小子,你们看是不是啊?”
“娜丫头,你看看是不是你弟弟小毅?”
“不是吧,李家好像也没有自行车吧...”
李娜和唐雪听到女人们的讨论声,也都抬起头来,果然看到李毅骑着一辆小二六自行车飞奔而至。
唐雪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李娜,然后问道:“娜姐,你们家买自行车了?”
“昨天还没有,但是今天说不定!”李娜如实说道。
“啥意思?”唐雪不解的问道。
“你不知道,小毅现在可有本事了,他一天...”
原本李娜想将李毅一天能赚小一百块钱的事情告诉唐雪,但是看看周围全都是人,担心惹麻烦,当即停了下来。
“娜姐,他一天怎么了,咋地说了半句话不说了?”
李娜有心逗逗自己的这个闺蜜外加弟媳妇儿,当即笑眯眯的说道:“想知道?”
“嗯!”唐雪下意识的说道。
“小毅这不是来了,你亲自问他去!”
“娜姐,你太坏了!”唐雪红着脸说道。
她虽然对李毅的看法有了不小的改变,但是也只是停留在不抗拒、不讨厌的程度,真要让她和李毅面对面的交流,唐雪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更加的始料未及。
只见李毅将车子停到地头后,直接向着唐雪走了过去,而后在她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抢过了铁锹。
“媳妇儿,我来吧,你歇会儿!”
一声媳妇儿直接让唐雪白皙的俏脸瞬间变的通红,有心回一句谁是你媳妇儿,但突然想起昨晚上人家可是向她提亲了,叫媳妇儿似乎也没毛病。
愣怔了好一会儿,唐雪嘴里才蹦出几个字:“还没结婚呢!”
然而,李毅却似笑非笑的说道:“媳妇儿,你是不是怪我把典礼的时间安排的太晚了,你想早点嫁给我?”
唐雪:“*……%¥”
我有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我只是难为情了好不好?
看着唐雪呆萌的样子,李毅真想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好好香一香!
但是他知道这不行,先不说眼下这个时代能不能接受这么大胆的行为,单单眼前这个小白兔就受不了。
自己真要是这么做了,真的会吓坏她的。

第二十一章:李毅的情话(新书求围观!)
正说着,三姐李娜走了过来问道:“那辆车子是咋回事儿?”
“买的呗!”李毅理所当然的说道。
“真的是你买的,你搞到自行车票了?”李娜惊讶的问道。
“搞到了,花了10块钱!”
“嘶!这么贵?”
李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十块钱哩,够三百多工分儿了!
“也还好吧,这玩意儿不好弄,十块钱也值得!”李毅道。
“那你怎么买了一辆26寸的,咋不买28寸的呢?”李娜皱眉道。
“这车子是给我媳妇儿骑的,当然得买小的了!”
听到这话,一旁的唐雪惊呆了!
“给我买的?”
李毅笑了笑说道:“当然是给你买的了,我不是说过嘛,别人有的你也有!”
“不仅仅只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我都会给你买回来的,只要你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突如其来的情话瞬间让唐雪的心里变得暖暖的,她能从李毅的话里听出对她的好。
虽然他的名声确实不好,有人说他是二流子,也有人说他是败家子儿,反正没有几个人说他好的。
而他们之间的结合也不是因为爱情,更多的还是形势所迫,逼不得已。
但是,就在刚才,唐雪却从李毅的话里听到了真诚和爱慕,那种感觉很真实。
这让她有些欣喜,但更多的却是惶恐!
“你...”
唐雪知道自己的心,她的心里有青梅竹马的谭诚哥哥。
而她也听李娜说过,李毅似乎也一直喜欢着邻村的村花,所以唐雪对于这场婚姻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的期待。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如果只是当个熟悉的陌生人凑合着过,她觉得自己没问题的。
但是如果李毅真的喜欢上了她,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
一时间,唐雪整个人都沉默了!
李毅察觉到了唐雪的异样,有些亲昵的拍了拍她的头,温柔的说道:“不要有压力,顺其自然就行了!”
“他...他看出来了!”
唐雪心里狂震,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几分!
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毅的时候,下工的哨声响了起来。
唐雪慌乱的扛起铁锹,就准备回大队部交任务。
但她刚准备离开,就被李毅拉住了手。
“让三姐给你交任务和工具吧,你把车子骑回知青点!”
唐雪愣了愣神,当即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吧,这车子就是给你买的,你不骑回去谁骑回去?”李毅皱着眉头说道。
看到李毅眉头紧皱,唐雪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害怕,她急忙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知青点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上工连个人影儿都没有,自行车这么精贵的东西,放在哪里不安全!”
李毅想想,也觉得唐雪说的有道理!
“那这样吧,车子先放到我家,等咱俩结婚了你就每天骑着它上工!”
“行!”
“走,带你兜一圈!”李毅再次说道。
“啊,还是不要了吧...”
李毅知道她的性格温婉内向,等她主动答应,恐怕一辈子都别想拉近两人的感情。
他一把将唐雪的铁锹拿过来,然后扔给一旁的李娜,同时说道:“三姐,替我媳妇儿把任务交了,我先带她回去了!”
李娜:“*&……%¥”
.......
乡间的泥土路上,崭新的自行车上,李毅在前面蹬着骑,而唐雪则是搂着他的腰坐在后座上。
男的帅气,女的漂亮!
夕阳下,一车两人的身影被拉的长长的!
自行车超越了一个又一个下工的社员,每个人看到他们都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被乡亲们这样看着,原本就脸皮子极薄的唐雪早就是羞得满脸通红,根本就不敢抬头。
路很短,不一会儿就回到了知青点!
将唐雪送进去之后,李毅没有多待,只是叮嘱了她几句要注意身体,随后李毅便骑着车子赶往后山。
等李毅来到水库边儿上的时候,看到小兄弟们已经在这里集合完毕了。
而之前玩耍的堤坝上摆满了各种竹筐木桶,里面满满当当的全都是各种山货。
不过李毅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天这里的孩子们比之前要多一些,竟然多达十多个。
看着眼前几个十来岁的孩子,李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问道:“东子,他们几个是咋回事儿?”
东子急忙说道:“毅哥,大厅和英子他们这不是放假没事儿干吗,看到我们每天上山采蘑菇,所以也想跟着来赚几个零花钱。”
“我估摸着他们也经常上山玩儿,也能认的那种蘑菇能吃那种不能吃,所以就带着上来了!”
听完东子的解释,李毅严肃的表情终于稍稍缓和了一些。
略作思索,然后李毅开口道:“跟着采蘑菇没问题,钱我也会照给,但是只能假期做,开学后必须到学校上学,明白吗?”
几个小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纷纷表示没问题。
其实对于李毅而言,多几个人手也是好的,毕竟现在山货在城里是供不应求,有多少都不怕卖不了。
现在实在卖不了的话,还可以晒干冬天卖,更值钱。
但是李毅却清楚村里人的眼窝子有多浅,很多人都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李毅是担心这些孩子们的父母看到他们能赚钱后,为了眼前的丁点利益,剥夺了孩子们求学上进的权利。
那样的话,对于这些孩子们,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由于今天采摘的东西比较杂,既有各种食用菌菇,也有木耳、白银耳等,所以李毅亲自教孩子们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其实他的这些山货之所以能够被国营饭店看上,并不是说他们这里出产的山货品质有多好,而是因为李毅对这些山货进行了二次加工。
别看只是简单的清理泥沙杂质,顺便将那些太小的全都挑出来,但是效果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当这些经过初步精选,并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山货,按照顺序摆放在筐子里之后,颜值直接提升了好几倍。
不管是什么人看了,都觉得李毅的货品质就是要比其他人采的要高得多。
整理好这些山货之后,李毅让东子带人将东西全部抬回家。
随后他又将昨天采蘑菇的工钱发给了他们,每人五块钱,看着孩子们拿着钱兴高采烈的各自回家,李毅的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第二十二章:建房子的想法(新书求围观!)
第二天一大早,李毅就早早地起床了!
他先是给大红骡子拉出来饮了点水,又给它添了点草料。
这段时间天天让它拉着车往返县城,也确实挺辛苦的,必须得保证草料的供应。
随后,李毅才开始今天出摊儿的准备工作!
这几天气温更高了,正午的时候甚至于能达到恐怖的四十度。
也因此,喜欢吃凉皮的人也多了不少,每天两三百份儿根本就不够那些工人们造。
思之再三,李毅决定烙一些白皮饼,然后配上凉皮卖,效果肯定不错。
他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想到便干。
因此在制作完凉皮之后,李毅又烙了一百多个白皮饼,打算试试效果。
上午十点钟,骡子车再次来到了国营饭店。
当刘景山看到车上十多种处理好的山货后,顿时高兴地合不拢嘴了!
两人在确定了其它菌类的价格后,便开始称重和结算!
当李毅从国营饭店出来的时候,兜里便多了151块钱!
抛掉给小兄弟们的劳务费,单凭卖山货李毅今天就赚了小一百块钱。
再加上卖凉皮也能挣个三四十块钱,照这样下去,最多一个星期他就能挣够一千块钱。
看来起房子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毕竟要是能在结婚前盖起新房子,那也是一件开心的事儿。
带着愉悦的心情,李毅赶着车前往糖厂!
.......
相对于李毅的好心情,此时县局里的王安国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美丽了。
会议室里,烟雾萦绕,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凝重!
“情况怎么样了,有周宝山线索吗?”王国安嗓音有些嘶哑的问道。
一旁的副大队长李永平当即说道:“周宝山的线索没有,倒是抓了一些小偷小摸以及投机倒把的人!”
说话的时候,李副队长疲惫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昨天开完会之后,他们刑警队就开始对通往边境口岸的车辆以及人员进行排查,同时撒出大量的人手在县城以及周边乡镇公社进行摸查。
一天一夜的时间,还真让他们抓获了不少小偷小摸、投机倒把的家伙,但是却依旧没有那个悍匪的身影。
“把他们都交给治安大队那些家伙,咱们的任务是搜捕周宝山!”王安国语气沉闷的说道。
“已经移交过去了!”
正说着,一个中年警察急匆匆的进来说道:“王队,刚刚接到市局打来的紧急电话,确定周宝山已经进入了我县。市局命令我们必须将其找出来,绳之以法!”
王安国当即站了起来,沉声说道:“能确定时间吗?”
“就在这一两天,因为前天市局接到群众举报,有疑似嫌犯的人出现在黄花梁附近!”
王安国对本地区的地形非常的了解,他想都没想便说道:“黄花梁位于我们青山县东南部,距离县城有差不多50公里,周宝山属于通缉犯,自然不敢坐车,他只能徒步。以他的脚力推断的话,他应该还在我县境内!”
话音刚落,就听李副队长沉声说道:“我们青山县有18个乡镇公社,还有大青山、苏木山、阿贵山等几座大山,想要从这些地方找一个人出来,其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啊!”
然而王安国却语气坚定的说道:“犯罪嫌疑人肯定在县城!”
“你怎么知道一定在县城,证据呢?”李副队长皱眉道。
“理由有两个,首先是嫌犯的目的是出逃境外,而从我们云山县出境就要走北部戈壁滩,那里全都是风沙戈壁,荒无人烟,所以他必须有所准备才行,空手进入戈壁滩,恐怕还没走到边境地区,他就喂了野狼了!”
接着王安国继续说道:“其次,嫌犯出境需要准备的物资中,食物和防身工具是必备的。而眼下能为他提供这些东西的地方不多,尤其是食物!”
话音刚落,就有人提出了质疑:“王队,食物应该比较容易获取吧,毕竟眼下地里到处都是庄稼和瓜果蔬菜!”
王安国当即说道:“眼下的季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村里的老百姓也没有余粮,周宝山想从他们手里得到足够的食物想来是不大可能了。”
“而瓜果蔬菜虽然容易获取,但是却没办法长时间存放,且不耐饿!所以,我断定他肯定会来县城准备好物资再出境的。”
听完王安国的分析,李副队长以及其他几个警察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们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公安了,自然知道长途旅行的话最好是带一些易保存高热量的食物,瓜果蔬菜显然不在此行列里。
“王队,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王安国想了想说道:“从现在开始,加大对通往北部乡镇道路的盘查工作,同时集中精力盯着供销社!对了,还有黑市也要派人盯着,发现可疑人员立即汇报!”
“盯着供销社和黑市干嘛?”
“嫌犯是因为抢劫杀人才会被通缉的,据说那家伙直接抢了当地信用社两万多块钱,也就是说他并不缺钱。”
接着王安国再次说道:“有钱又需要物资,那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到供销社购买!但是我判断他应该没有那么多的票据,所以需要到黑市兑换一些。”
“只要我们盯好这两个地方,那就一定能找到那小子!”
李副队长点了点头说道:“王队分析的很有道理,那就这么办,我带人去黑市盯着,老杨去供销社!”
王安国想了想说道:“让兄弟们都把枪带好了,嫌犯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匪,我们必须要小心点!”
“是!”
正说着,一个年轻人突然敲门说道:“王队,你的电话!”
“哪里的电话?”
“是县政府那边的,王书/记打电话过来说您的父亲今天出院,问您有时间去接一下吗?”
王安国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父亲前天在下乡的途中突发重病,然后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今天正好出院。
但是看现在的情况,自己也不可能到医院接他了。
“你给我哥说一声,就说我这里有个重要的案子,走不开,让他自己去接老爷子吧!”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