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傅北辰

第1章
 
“小哥哥,你你手疼不疼,要糖糖帮你解开绳子吗?”
糖糖看着他被捆的紧紧的,贴心问道。
“不需要。”傅北辰冷漠的别开眼睛,眼底一股隐藏不住的淡淡戾气。
“噢。”糖糖眨眨眼睛,小哥哥不愿意,她也不强人所难啦。
糖糖弯下身子,拍拍地上的土,直接在少年跟前坐下。
“你干什么?”傅北辰皱眉看着跟前的小丫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没被他吓走,这个小丫头看着白白软软,一碰就会嚎啕大哭的样子,居然还能这样淡定。
“嗯?什么干什么呀?”糖糖仰起脸望着他,认真道,“我在陪你呀,小哥哥你不是很害怕吗?”
糖糖都闻到啦,小哥哥身上有咸咸的恐惧的味道!
“谁害怕了?”傅北辰微怔,脸颊不自觉微微发热。
“嘻嘻,”糖糖捂住嘴巴,圆溜溜的大眼睛笑眯眯的望着他,“小哥哥放心,糖糖不会告诉别人哒!”
傅北辰:“……”
“糖糖会在这里陪着你哒!我们一起等警察叔叔来救我们!”
说完白白软软的小手啪唧一下搭在傅北辰冰冷的手臂上,像是在给他力量一般握住他。
傅北辰浑身一僵,自从懂事以后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接近他,他身子不由自主微微僵硬起来。
糖糖却浑然不觉,只觉得他的手好冰,“哥哥,你是不是很冷呀,你的手好冰噢!”
糖糖同情的看着他,索性两只双手都搭在他身上,小身子靠近他,给他取暖,“糖糖给你呼呼,小哥哥不怕冷噢。”
“你……”傅北辰脸颊不自觉发红,皱眉看着跟前贴的那么近的小丫头,语气冷冰冰别扭道,“你起来!”
“为什么呀?”糖糖看见他脸颊红彤彤的,呀一下笑了,“我知道了,小哥哥是觉得羞羞?”
以前在大丛林的时候树爷爷说过,人类害羞的时候会脸红。

第2章
傅北辰抿着唇,别过脸,“不是,你起来,我要挣开绳子,我们自己去警察局。”
他原本是觉得被绑就被绑算了,哪怕这些人要撕票也无所谓,但突然冒出来这个小丫头,要是跟他在这荒郊野外呆一晚上,出事他倒是无所谓,但是她……
“小哥哥想松开绳子啦?”糖糖吭哧两下从他身上站起来,“糖糖帮你!”
傅北辰看她一眼,胳膊小小、腿也小小,才到他大腿的身高,“不用。”他冷冷道。
说完自己慢慢挪动着椅子一点一点往后面靠,那里有一块石头,可以磨开绳子。
“好吧!”小哥哥不想,糖糖也不勉强哒!
糖糖退后几步,给小哥哥让开距离。
傅北辰椅子一点点挪过去,身子往后一倒,绑着他手臂的绳子正好落在后面位置。
糖糖站在一边,看着小哥哥一点一点艰难的磨着绳子。
小哥哥好像很辛苦噢,糖糖抿了抿唇,迈着小短腿往前走了两步,轻轻拉住小哥哥背后的绳子,抬手一扯,啪唧一下粗麻绳一下子断了。
身子明显一松,傅北辰身子微僵,缓慢的转过身看着糖糖,嗓音冷冰冰的,“你弄断的?”
糖糖举着断了的绳子,冲他甜甜一笑,乖巧的点头,“嗯嗯!”
傅北辰:“…………”

第3章我不是她哥哥
县公安局里,
糖糖坐在凳子上翘着小腿,手里拿着警察叔叔给买的娃哈哈,歪着头打量着周围。
从院子里出来以后小哥哥就一路带着她来到这里了,到门口的时候小哥哥好像想丢下她,只让她一个人进去,糖糖不想离开小哥哥,他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而且糖糖很喜欢他身上的味道,下一直跟在小哥哥身边。
所以一直拉着他不让他走,然后他们就被屋里的警察叔叔带进来了。
“糖糖,”对面走过来一个女警察,在她跟前蹲下,温柔道,“糖糖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吗?”
糖糖眯着眼睛朝对面小姐姐笑了笑,甜甜道,“不知道,糖糖没有家呀。”
确实,她的家已经毁了,大丛林起了好大好大的火,树爷爷跟小伙伴们都被烧的七零八落,她也被火烤的好热好热,然后闭上眼睛,一醒过来就被送到了这个身体里。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没有家,糖糖只隐约的记得她好像是被人扔掉的,之后就一直住在垃圾堆附近。
这就不好办了……女警顿时为难起来。
其实他们也是刚才接到报案,说底下农村里有匪徒绑架了两个小孩杀人,结果过去什么也没看见,只看到两个歹徒的尸体,被废墟砸死了,屋里还有绳子的痕迹,但两个小孩人却不见了。
没想到回来不久就看见门口站着两个小孩,小男孩十一二岁穿着黑色羽绒服,小女孩五六岁穿着红色破烂的棉服,一看描述就是被绑的两个。
“哎,徐丽你进来看看。”里面的男警察叫了声。
“欸,来了,”徐丽摸摸糖糖的脑袋,“阿姨先进去,糖糖乖乖坐这里别动啊。”
“嗯嗯。”糖糖乖乖的点点头。
“怎么了?”徐丽推开门进去,审讯室门打开,糖糖从门缝看见小哥哥,他似乎很不开心,正臭着脸坐在椅子上,精致的小脸上一派冷淡。
“小朋友,你家在哪里啊?知道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吗?”徐丽蹲在地上温柔道。
傅北辰冷冷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薄唇紧抿着不说话。
他这次离家出走本来就不打算回去了,当然不会开口告诉他们他是谁。
“看吧,这小子,从醒过来开始,怎么问都不开口!”一边警察无奈的摇摇头,这年代日子越过越好了,小孩也都调皮的不行了。
“嘿,我去,小子,你要是再不说话我们就只能把你送到省城的孤儿院去了啊。”老张试图吓唬一下他,毕竟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胆子再大能大到哪里去。
闻声傅北辰懒懒抬眼,似是嘲讽似是不屑的看了眼跟前的人,继续闭上眼睛。
老张:“……”
徐丽不放弃继续问,“那小朋友,你跟阿姨说说,你和门外那个小妹妹是怎么回事啊?你认识她吗?”
依旧没搭话,但却懒懒的睁开眼睛,摇了摇头。
不,他才不认识那个小丫头呢。
“不认识?”徐丽皱了皱眉,开口,“那……”
“哥哥!”一道脆嫩的声音打断接下来的话,糖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糖糖?你怎么进来了?”徐丽回头看着怀里还抱着娃哈哈的小女孩。
糖糖笑眯眯的往前走,一把握住少年的手,“哥哥!你手不冰了耶,喝哇哈哈吗?好好喝!”糖糖伸手将自己手上的哇哈哈递过去。
傅北辰皱皱眉,别开脸,嫌弃道,“不喝。”或许是语气太过冰冷,他又干巴巴的补了句,“你自己喝。”
“噢。”糖糖乖乖的把娃哈哈拿回去,咬着吸管站在几个人跟前不走了。
一边警察注意到糖糖刚才的称呼,问傅北辰,“你是她哥哥?”
糖糖眨巴眨巴眼,白嫩嫩的小脸期待的望着傅北辰。
“不是。”傅北辰目光扫过跟前乱认亲的粉团子,谁是她哥哥了,他们明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糖糖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乌润的大眼睛顿时垂下来。
原来小哥哥不喜欢糖糖……
傅北辰看见小丫头显然失落的表情,心口微微一刺,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外面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傅先生?您怎么过来了?”

第4章霸总爹地来啦
傅承景站在大厅门口,冷硬英俊的脸上一派肃冷,目光锐利的扫过周围,落到屋内椅子上的少年身上。
“张局,麻烦了,屋里面那个,”傅承景声音顿了顿,冷声道,“是我儿子。”
“什么?”张局脸色微微一变,屋里那个被绑架差点撕票的,居然是南城首富傅承景的儿子?
傅承景点点头,脸上略有疲色,听说臭小子被绑架的事情之后他就马上推了公司的事情赶了过来。
“这真是!”张局略显尴尬,整个潮水县都是靠傅承景资助才有的今天,结果他家公子还差点在这里出事!
傅承景微微抬手,示意不必道歉,然后抬步往屋里走。
里面两个警察也听见外面的动静,识趣的准备出来。
傅北辰自从看见傅承景来了之后,马上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一边糖糖还什么都不知道,咬着吸管看着几个大人。
傅承景进屋,黑色皮鞋踩在县局的旧木地板上,每一步气势强大,地板都咯吱作响。
他看了看闭着眼睛装死的儿子,浓黑的眉微微一拧,下一刻却忽然感觉衣角一紧,一低头,一个刚过他膝盖没多少的脏兮兮的小粉团子正扯着他的衣角,滴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叔叔!”小粉团子声音脆生生的,“哇哈哈给你,你别吓哥哥!”
糖糖将手上喝了一半的哇哈哈递过去。
这个叔叔可真是太高了!
糖糖脖子都望的好酸,不过叔叔跟小哥哥一样好看呢!身上的气味也是那么好闻!
只是叔叔似乎很凶,小哥哥很怕叔叔,他一进来糖糖就闻到小哥哥身上咸咸的味道啦。
傅承景生平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胆大的小丫头,不由得微微蹙眉。
一边徐丽看见,立刻弯腰准备抱起糖糖出去,“走,糖糖,跟阿姨出去,让哥哥跟他爸爸说话。”
“叔叔你会揍小哥哥吗?”糖糖挣脱徐丽的怀抱,瞪着大眼睛望着傅承景。
傅承景略微抬眉,眸光扫过粉团子,又落到椅子上的傅北辰身上。
呵,这儿子出息了,离家出走一趟都有小丫头护着了。
傅北辰闻声终于睁开眼睛,看着糖糖脸颊微红,语气依旧拽的不行,“糖糖,你出去。”
“不要!”糖糖摇摇头,继续拽着傅承景的衣服,“叔叔,你别揍小哥哥,我把哇哈哈都给你!”
“糖糖,我们……”徐丽准备抱起糖糖离开。
傅承景示意不用,让她先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糖糖跟傅家父子。
傅承景这才垂眸看着小粉团子,又瞥了眼自己的儿子,嗓音冷冷的开口,“我要是非揍他不可呢?”
闻言,糖糖两条眉毛紧紧揪在一起,似乎很是为难的样子。
傅承景看着小丫头滑稽的表情,唇角不由得悄悄弯了弯。
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糖糖张开双手挡在傅北辰跟前,大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很凶狠的模样,奶声奶气道,“糖糖力气大!你要是敢揍小哥哥,我……我……我就咬你!”

第5章父子冰释前嫌
话一出口,不止是傅北辰,就连傅承景本人都微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世界上敢这样威胁他傅承景的人,恐怕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足五岁的小丫头是第一个。
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保护了,傅北辰生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但……居然是个小丫头,他堂堂男子汉也是要面子的好吗?
“咳,糖糖,你让开。”傅北辰别扭道,“他……他不会揍我的。”
傅承景幽幽抬眸,看了儿子一眼,自从那个女人离开之后这个臭小子就一直跟他闹冷战,在他面前基本上不开口说话,动不动就像今天这样闹离家出走。
这回为了这个小丫头……
“真的吗?”糖糖退后两步,咬了咬手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大长腿叔叔,瓮声瓮气的道歉,“对不起叔叔……”
傅承景没说话,目光落向自己的儿子,冷声道,“闹够了?”
傅北辰抿着唇,从模样到表情简直跟他像从一个骨子里刻出来一样。
糖糖看看小哥哥,又看看大长腿叔叔,大眼睛迷惑极了。
过了两秒,忽然眼睛一亮,噢!她明白了!
“叔叔!”糖糖踮着脚想去够傅承景的手,但是奈何海拔太低根本够不着,小脸都发红了。
傅北辰皱眉看着她,“糖糖?”
糖糖回头冲她甜甜一笑,继续仰头看着傅承景,奶声奶气道,“叔叔,你把手给糖糖!”
傅承景扬了下眉,觉得小粉团子也是有意思,弯下腰直接将她抱起来,把手递给她。
糖糖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好高,黑眼睛惊喜的望着傅承景,然后抓着他的手往下够,“叔叔,你蹲下来好嘛?”
傅承景照做,抱着糖糖蹲下来。
“哥哥!”糖糖朝着傅北辰伸出手,“你也把手给糖糖!”
傅北辰猜到她要做什么,别过头,高冷道,“不要。”
糖糖撇嘴,小哥哥太不乖啦!
她直接一把抓过傅北辰的手。
“你!”傅北辰抬起眼睛,皱眉看着她。
“嘻嘻,”糖糖朝他甜甜一笑,傅北辰垂下头,没再挣扎。
糖糖一手抓着傅承景的手,一手抓住傅北辰的手,啪唧一下将两个人的手放在一起,软乎乎的小手放在他们两个人的手背上,不许拿下来。
父子两个人六年来第一次这样亲密,不由得都有些尴尬想挣扎,但被糖糖硬扣在一起,根本不能动。
“糖糖感受到长腿叔叔对小哥哥的爱了哟,暖呼呼的。”糖糖笑眯眯的看着父子两个人,“小哥哥对长腿叔叔的爱也是暖呼呼的呢!”
父子之间怎么会有隔夜仇,只是自从当年傅北辰知道他妈妈离开之后,一直以为是父亲把她逼走,这些年都无法释怀,两个人又都冷冷淡淡的性子,话少也不解释,所以才闹得今天这个地步。
经过糖糖这一出,两个人不免都有些心口有些微微撼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糖糖按着他们的手,父子俩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意。
糖糖看着长腿叔叔和小哥哥,感受到他们之间的交流,心里也暖呼呼的。
以前在大丛林的时候她跟隔壁的四叶草姐姐闹矛盾,树爷爷也是这样帮她们和好的。
看着跟前和睦的两父子,糖糖忽然间觉得胸口位置有点痛,眼睛也酸酸的。
她好想树爷爷,好想四叶草姐姐,想大丛林的小伙伴……
大火焚烧前,她们合力把糖糖送走了,让她找到七颗灵石,只有这样她才能回去,才能救下大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