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麦芽顾爱国

第1章 悲惨的身世
十一月刚过,天空便飘起了鹅毛大雪,只一夜间,天地间仿若只剩下一种颜色,厚实的积雪都能没过人的膝盖。
待雪停后,谷麦芽拿着铲子站在自家的门口,她朝门外张望了下,发现离他们家最近的一户人家也正在铲雪。
谷麦芽叹了口气,认命地将铲子插在雪地上,使劲搓了几下手后握杆,一脚踩在铲子上,双手一用力将铲子提了起来,把雪铲进了木桶里。
要是在上辈子能够见到这么大的雪,谷麦芽都能激动得直扑在雪地上打滚,可在她每天天还没亮时就得起来铲雪,冻得双手都成萝卜后,她对雪的喜爱也慢慢褪去了。
没错,谷麦芽活了两辈子。
上辈子的她不是孤儿胜似孤儿。
她的亲生父母重男轻女,一心拼男孩。在连生了两个女孩后又怀孕了,当时夫妻俩怕又再生个女儿,便偷偷去黑诊所做检查,一查又是个女孩,夫妻俩不带犹豫地选择了引产,哪成想流出来的是个成型的男婴,这无异于把他们夫妻二人的心给剜了,差点就掀翻了黑诊所。
谷麦芽的母亲谷母好不容易养好身子又怀了一胎,这一次他们也不敢再去黑诊所了,只能自己琢磨着是男是女。
按照老一辈人传授的经验,“肚子尖尖是男孩,肚子圆圆是女孩”,又有着“爱吃酸是儿子,爱吃辣是女儿”的说法,她这孕肚肚子尖尖,再加之她在孕期爱吃酸,夫妻俩都认定了这一胎一定是男孩。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待谷麦芽出生后,夫妻俩是一看到她又是个丫头片子,心里就窝火。在谷麦芽满月后就将她丢到村里的尼姑庵。
村里的尼姑庵在建国前就存在了。
几十年前,正是人口管控很严的时候,每对夫妻只能生一个孩子,可农村的思想就是一定要生儿子,没有生出儿子就一直生,直到生出儿子为止。
越来越多的女孩和身有残疾的男孩被扔在庵里时,镇政府就把这个尼姑庵设立为孤儿院。
在尼姑庵里的孩子原本应该被赋予了“党”姓,但村里人不乐意。
在一些老辈人的眼里,既然尼姑庵在他们村子里,里面的孩子也应该跟着村里的人姓谷,而那些尼姑庵“孤儿”多半是村里人丢弃的,流着村里人的血脉,更应该姓谷。
尼姑庵所在的村是大村,除了嫁进来的女人,其他人全是姓谷。孤儿院刚成立没多久,几个耄耋老人带头一闹,政府人员也不敢强制让尼姑庵里的孤儿姓党,只好随了他们的意,所有尼姑庵里的孩子都姓谷。
恰好谷麦芽被丢到尼姑庵的那天,村里有几个善心的老人做了一簸箕的麦芽糖送到了孤儿院,谷麦芽因此得名了这么个名。
谷母也是易孕体质,谷麦芽刚被扔到尼姑庵没多久,她就再一次怀孕了,七个月后又生下了一个女孩。
按理说这又是一个女儿,应该不受她父母待见。但这个小女孩是在谷母哺乳期怀上的,又是早产,虽然和谷麦芽同一年出生,但两人所受的待遇截然不同。
年头出生的谷麦芽被抛弃了,年尾出生的妹妹因为体弱多病,谷父谷母也没那么狠心,就把她养在身边。
体弱的孩子一般会更受父母的关注和疼爱,再加之生了小女儿后不出一年,谷母又怀孕了,这次终于生了一个男孩。
在谷父谷母眼里,这个儿子是小女儿所招来的,因此在所有儿女中,谷父谷母最疼爱的是小女儿和儿子。
谷麦芽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谷家的孩子。村里是没什么秘密可言的。
谷麦芽出生后没多久谷家就没见过这个孩子,反而尼姑庵里又多了个女孩,村里人心里都明亮着,面上不说,私底下嘀咕的可不少。但村里人抛弃女儿的人家也不少,大家也没觉得奇怪。
在很小的时候,村里人遇到她,有时候会逗她两句,让她去认亲生父母,回家吃香的喝辣的去!
小孩子一般也不懂事村里人话里的善意、恶意还是随口花花两句,在得知自己有亲生父母的时候,她还真私底下去偷看过谷父谷母和姐妹弟弟。
可惜谷父谷母不会认她,也不会和她有交流,每次看到她都假装有事离开。
小孩子不明白谷父谷母的躲避,还是后来尼姑庵里的师太看着谷麦芽天天兴高采烈地出门,垂头丧气地回来才发觉此事,就让谷麦芽不要再去找谷父谷母。
谷麦芽不懂师太为什么要阻止她,但她也确实不再凑到谷父谷母跟前,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时会偷偷难过掉眼泪。
平静的生活直到她要上高一时才被打破。
那阵子他们村开始流传,她们村的部分土地和房屋被征收要拆迁了。谷麦芽的父母、姐妹弟弟有望一跃成为拆迁户。谷家人听说拆迁补偿标准,除了算房屋和土地面积外,还算户口人数。
拆迁安置流言一出来,村里的人都行动了,不是加盖房子,就是外嫁女拖儿带女的把户口迁到娘家,而谷父谷母也找上了谷麦芽,要让她把户口迁到谷家。
谷麦芽早就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看清了所谓的父母、姐妹和弟弟是什么人了,她才懒得搭理谷家的人。
可谷麦芽不想搭理谷家人,谷父谷母却不会放过谷麦芽——多一个户口就可以多几十万,谷父谷母怎么能让送进嘴里的肥肉被人给叼走了呢!
谷父谷母见谷麦芽铁了心的不想把户口迁回到谷家,就天天的到学校闹,撒泼打滚无所不用其极,闹得她在学校里没法上课,连同学们的学习都受到了影响。
老师、同学们早就对谷父谷母有意见了,除了对他们夫妻俩的行为谴责外,又不能做其他事!
学校里的保安要是敢拦着他们,这夫妻俩不仅在学校闹,还能跑到领导、老师家里去闹!
学校报了警也没用!和钱比起来,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而这对夫妻俩更绝的是,竟然把电视台的记者都给招了过来。
而这个电视台刚好为了收视率,曲解事实真相,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谷麦芽!
谷麦芽那阵子被逼的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学校领导、老师也迫于压力,让谷麦芽好好和谷父谷母谈谈,实在不行就依了谷父谷母。
谷麦芽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害得同学们上课都受到了影响,只能同意了谷父谷母的要求,把户口又迁到了谷家。
不过她依旧住在了尼姑庵里,对于谷家,她是没怎么回去!
而在谷麦芽把户口迁到谷家后的几个月,拆迁的文件正式发放下来了。
而拆迁之事不是一蹴而就的,直到谷麦芽上了大二,谷父谷母才拿到拆迁补偿款和安置房。
这笔钱有多少,谷麦芽是没资格知道和看到的,谷家的安置房有八套,谷父谷母打算给小女儿一套及一百万,两个大女儿,一人给三十万,其余的他们夫妻两想全留给儿子。至于谷麦芽,不是在他们身边养大的,感情没多少,连之前为了让她将户口迁回谷家时承诺要给她一套房的事也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谷麦芽对于谷父谷母是一点期待都没有,知道自己没有房子,她早就够猜出来了!
不过她可不会让谷父谷母好过,毕竟她翅膀硬了,比高中时更加豁得出去!

第2章 穿越
安置房下来后,谷麦芽没见到谷父谷母履行承诺,话里话外都是她弟弟是谷家的根,谷家的一切都应该留给弟弟,做姐姐的不要跟弟弟抢。
谷麦芽听到这些话,心里冷哼了一声,她就要看看谷父谷母养了那么个废物儿子,最后会是什么下场!
不过谷麦芽也没有把谷家的报应全部寄托在她那个废物弟弟身上。
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高中的时候谷父谷母为了让她迁户口,闹得她差点儿就崩溃了,现在谷家得了钱,就想过安生日子?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不想让谷家人好过的谷麦芽,放假回谷家后就开始争拆迁款和安置房。
她每到放假时就回谷家,不是不小心把谷家的厨房炸了,就是不小心把谷家的电器给摔了,隔三差五就让谷家人破一次财!
谷父谷母不是不给她钱和房子吗?她没钱没房,只能在放假的时候来谷家生活一段时间,顺便好好孝顺孝顺谷父谷母!
她从大二一直孝顺到大四,虽然谷父谷母每每被谷麦芽气疯了,但他们也没办法把谷麦芽赶走!
以前谷麦芽是高中生,为了能在学校顺利念完书就忍了!现在,她是大学生了,学校离谷家又远,她不忍了!
至于谷父谷母为什么以前能够撒泼打滚对付谷麦芽,现在却不行了!那是谷家人自认自个儿已经是有钱人了,不干之前那种丢人的事了!
再者,谷父谷母要真想闹?可以,谷麦芽也闹,她也可以去请电视台的人过来,她每次放假都回家帮着干活、孝顺父母,谷父谷母要不满意,那就让电视机前的人好好说道说道!
谷父谷母气得没法儿,他们没想到谷麦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最最重要的是,谷家的宝贝儿子已经长大了,过几年就要结婚了,万一谷麦芽把电视台的人请了过来,影响了自家儿子的婚事那就糟了!
对于谷麦芽这块滚刀肉,谷父谷母无奈极了,最终谷母扔了一块玉佩打发她,还美名其曰是将谷家的传家宝送给了她!
这块玉佩是一片叶子状,玉质一般,一点也不剔透,灰蒙蒙的,杂质很多,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块假玉。
当然这玉佩也不是谷家的传家宝,是有一年谷奶奶下田锄地铲到的,随手扔进抽屉里的,因为拆迁,谷母收拾房子的时候在角落里找到的,谷父想着是他老娘的东西就留着了。
那天谷母见到谷麦芽再次到他们新家来,甩了好一阵脸色也不见她要离开,只能去抽屉里随便找样东西打发她,这块玉佩就这样到了谷麦芽手上。
谷麦芽也是乖觉,既然送给她了,她当然要带着玉佩经常出现在谷父谷母新家,亲戚邻里来做客遇见了,就向他们展示谷父谷母多么大方,送给了一块玉佩,气得谷父谷母越发不待见谷麦芽!
谷麦芽也不介意,只要能膈应到谷父谷母她就高兴了。
大四时,谷麦芽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又要写论文做答辩,又要找工作实习,她已经很久没去见谷家人了。
那一天谷父谷母打电话给她,说庵堂里的师太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谷麦芽心里一咯噔,她虽然不信任谷父谷母,但对师太的事却非常上心,他们这些住在庵堂里的人如果没有师太们的照顾,早就死了。
她急匆匆给师太打电话,师太不否认自己摔倒的事,却极力劝阻谷麦芽安心在学校里上课。
谷麦芽哪有心思再待在学校啊,她急匆匆地坐车赶到了庵堂时,谷父谷母和村里的一些人也在庵堂里。
谷麦芽心下奇怪,怎么这么多人来到了这里,一打听她才知道原来庵堂之前没有被划分到拆迁范围内,现在村里又有一部分拆迁,庵堂正处在这个范围内,有些人觉得庵堂既然是村里的,之后的拆迁款应该分到每家每户,为了这件事村里他们就和师太吵起来了,把师太给推摔了!
谷麦芽一气之下,一边和他们对骂一边报警。
等他们一伙人从派出所出来后,谷父谷母却要把谷麦芽拉回谷家,谷麦芽懒得理他们直接回到庵堂。
哪知道这俩人直接跟着人去了庵堂。
在谷麦芽和师太说完话后,他们就把谷麦芽拉到一边,告诉她已经为她订婚了!
原来这才是谷父谷母以师太受伤的缘由给她打电话啊!
谷麦芽面无表情地听着谷父谷母诉苦。
原来谷家的宝贝疙瘩谷家宝真真是块烂泥,不是网恋被骗了几百万,就是痴迷女主播天天真金白银地打赏又花了几百万。
网上的花费还不算,他在现实里也是不消停,赌博、买豪车,每个月都换新女友,又是给女朋友买包包、请吃饭、送零花钱、给足了分手费,再多的钱也不够他造的。
而这次他更过分,竟然在网上交往了一个女友,不出三月就和人家奔现,也没看女友的年纪有多大,就和她好得蜜里调油,没过多久,他女朋友就怀孕了!
人家当父母的可不乐意自家的白菜被猪白拱了,要求赔偿金钱,否则就报警告谷家宝!
谷父谷母到了这时是真怕了,要是让小姑娘的家人报警,那真是一告一个准。
夫妻俩看着哭丧着脸的谷家宝,想骂的话也舍不得没说出口!
他们舍不得自己的宝贝蛋被警察抓走,当然只得花钱摆平。
可是小姑娘的家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狮子大开口,一下就要几百万。
谷父谷母不乐意掏出那么多钱,要真掏了,家里的存款就都没了。
而他们家现在也过得较为奢侈,真让他们过回以前省吃俭用的日子,他们还适应不了。
他们既不想花存款,又不愿卖房,也就在这时,谷父谷母想到了之前邻里间的唠嗑,有个拆迁户和他老婆离婚后想再找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这不,他们就想到了谷麦芽。
虽然那男的年纪大了点,也就四十出头,家里两个儿子比谷麦芽小了那么三四岁,但架不住他家有钱啊,彩礼肯定会给得很足。
他们心里还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谷麦芽好,丫头片子出来后能找到什么好工作,一个月也就小几千,还不如嫁去那男的家,以后再生个儿子,后半辈子就稳了!
谷麦芽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看吧看吧,这就是谷家宠出来的宝贝疙瘩!
但她心里也有点窃喜,她万万没想到谷家才成为暴发户不到两年就被谷家宝这个败家子掏空了家底,报应来得这么快,简直大快人心!
如果这事没有牵扯到她的话,谷麦芽都能够放鞭炮庆祝!
谷麦芽不屑地看向了谷父谷母,而就是这个眼神刺痛了谷父谷母。
在谷父谷母眼里,谷麦芽就是个活生生的白眼狼,家里现在出事了,她不想着帮忙,反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真是反了天了!要不是那个男人想要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当老婆,他们夫妻二人都恨不得马上打死她!
夫妻两个一生气,理智全无,立即扑在谷麦芽身上,就对着谷麦芽拳打脚踢,一不小心竟然把人打晕了。
谷麦芽之前去谷家时都带着一把菜刀,但她这次急匆匆赶来是为了师太的事,身上根本就没带武器,这不倒了大霉了!
谷父谷母一见谷麦芽倒下了,害怕她出事,未来女婿没了,彩礼跑了,赶紧将她送进附近的小诊所。
谷麦芽醒来后缓了好一会儿,又打电话报警了!
警察很快就出警,对于一天报两次警的谷麦芽他们还是有印象的。但了解到他们是父女关系、母女关系后,也只是口头上教育了几句谷父、谷母。
父母打子女、丈夫(妻子)打妻子(丈夫)这种事真的不好管,警察也是以批评教育为主!
谷麦芽知道这样的结果时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竖起了中指!
从警察局出来后,谷麦芽心里想着等她要回校之前再去一趟谷家,最好把谷家的所有家电、厨房什么的都给毁了。
不过她得先回去看望师太,她担心师太没人照顾。
在她终于要回校之前,想着去他们这个小县城最近两年内新开的亿达广场买点东西留给师太吃,顺道也买把菜刀去谷家问候一下谷父谷母。
她在亿达逛了大半个时辰,买了一些吃食后想再多逛逛,竟然遇到了谷父谷母,而在他们旁边还站着谷家宝,这渣滓竟然还有脸在一旁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咒骂谷麦芽。
谷麦芽看见他们头也不回地要转身离开,他们三人,自己才一人,手上又没武器,万一起冲突了吃亏的是自己。
这时谷家宝也看见了谷麦芽,他连忙喊了旁边的工作人员把谷麦芽拦住。
“你们要是敢拦着我的话,我就向你们领导投诉或者报警了!”谷麦芽看着这群助纣为虐的人很是生气。
“还投诉!还报警!老子就是这个商场的老板!”谷家宝阴测测地看着谷麦芽。
而谷麦芽却被谷家宝的话一惊,这个商场竟然和谷家宝有关系?谷家人还真是把她瞒得死死的!
还真没错,这个广场跟谷家宝有关系!
前两年谷家和几个拆迁户亲戚被人一忽悠,几十户人一起入股了一家比照着亿达广场而建了这个商城。
这两年实体店不好做,商城都快支撑不下去了。为了让更多的人到商城,众位股东最近在忙着举办优惠活动,以期吸引消费者。
谷家父母和谷家宝也在这里瞎指挥着,他们三人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遇上谷麦芽。
因为谷麦芽不愿嫁人换彩礼,谷家宝现在最恨的就是她!
一见到谷麦芽来到了这里,谷家宝立刻叫人拦住了她,自己则立马迎了上去,挥起拳头向谷麦芽砸去。
虽然他被掏空了身体,人很虚,但他毕竟是个男子,再加上又有谷父谷母怕儿子吃亏,连忙上前去帮忙,谷麦芽根本就招架不住,没一会儿就蜷缩在地。
谷父谷母和谷家宝当时打得太上头了,没注意到谷麦芽的情况,待他们三人停下来时,谷麦芽早已面目全非,血流满地,气息全无。
谷麦芽再次有意识时,是在七十年代的医院里!
她,谷麦芽,21世纪的当代女大学生,成了一名出生在五六十年代的奶奶辈。
谷麦芽这辈子的父亲叫谷红军,母亲叫李翠花,夫妻俩都是钢铁厂的正式工人,谷红军还混成了生产主任。
夫妻俩生了五个孩子,大儿子谷志成20岁,被夫妻俩安排进了钢铁厂当工人,目前正在相看。
大女儿谷麦香19岁,她读高中时就和纺织厂工会主席的小儿子处对象,等她一毕业,就托了对象的关系进了纺织厂当工人,过段时间就要成亲了。
二女儿就是谷麦芽,18岁,十岁之前一直扔在乡下,十岁时才被接回了谷家,是谷家最不受待见的存在。
小儿子谷志远、小女儿谷麦芯是对双胞胎,15岁,现在还在上中学。谷志远是谷父谷母的掌中宝心肝肉,连带着谷麦芯在他们夫妻俩心中的地位也是稍逊于谷志成。
谷麦芽穿越过来几天也就摸清了自己在谷家的处境。

第3章 原身过往
小姑娘在外的形象就是个小可怜,爹不疼娘不爱的,兄弟姐妹又排挤的,街坊邻里十分同情她。
但是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就是这个小可怜狠起心来差点把谷家所有人都给吓得吃不好睡不着,差点疯魔了!
要说起来,谷家人和谷麦芽关系不好还是有因由的。
李翠花在生谷麦芽的时候遇上了难产大出血,差点一尸两命。
自谷麦芽出生后,李翠花就恨不得掐死她,再加上当时大儿子谷志成、大女儿谷麦香年纪还小,正是需要家里人照顾,李翠花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几个孩子,心力交瘁,工作中都出了好几次差错。
李翠花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等谷麦芽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收拾好东西,把她扔给了乡下的谷奶奶。
谷奶奶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一个人拉扯着谷红军长大。而谷红军也争气,一路考上了大学,分配到了钢铁厂当了工人,成为一名城里人,并娶了城里的姑娘生了几个孩子。
可惜谷奶奶和李翠花婆媳俩天生不对付,谷奶奶原本要进城跟着儿子享福的,只不过两婆媳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没几天就爆发了好几场大战,谷奶奶一气之下就从城里回来了,继续待在乡下生活。
这次李翠花把谷麦芽扔到乡下让她带,她当然不乐意,要带她也乐意带孙子,所以对着这个在她跟前的孙女也没什么好脸色。
直到谷麦芽三岁时,谷奶奶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还是小小的谷麦芽去喊人把她救了回来,谷奶奶才真心实意地疼爱起了谷麦芽。
谷奶奶在谷麦芽十岁的时候身体就不行了,想着把孩子送回到她父母身边。
她也担心孙女自小没在父母身边长大受了冷落,就告诉她凡事要忍,眼里要有活,嘴巴要甜,当然受了委屈还是要说出来的,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你受了委屈。
在谷奶奶去世后,谷麦芽就回到了父母身边。
一开始她确实按照谷奶奶所言,能忍则忍,家里的活抢着干,可是谷麦芽本身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女儿,又在乡下待了十年,对谷家人而言,她就是一个陌生人。
父母隔三差五不分青红皂白地责骂她、鞭打她,兄弟姐妹各个排挤她,辱骂她,邻居们说起她来都是唏嘘得很,多可怜的娃啊!
谷麦芽忍啊忍的,终于在她小学毕业时忍不住了!
李翠花竟然不让她去上初中了,想让她待在家里好好干活,过个几年还找个人家嫁了!
谷麦芽不乐意,可家里都是谷红军和李翠花做主,他们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改变。
但她不会坐以待毙,她天天天还没亮时就开始干活,一边干活一边想法子自救,没想到让自己一下子魔怔了。
那年暑假,她每到了晚上时都睡不着,眼睛睁得大大的,待家里人睡着后她就坐在院子里磨菜刀,磨得“铮铮”直响。
好几天晚上谷家人被吵醒了,气得直骂,可谷麦芽不为所动,依旧磨着菜刀。
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她拿着那把锋利无比的菜刀闯进了谷志远的房间,站在他床头对着他咧嘴直笑。
而睡梦中的谷志远似有察觉,睁开了眼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劈下,一下子照亮了天幕,那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了屋,刚好把谷麦芽那阴森森的笑容照得清晰无比,连她手上举着的菜刀都折射出了光亮。
“啊——”谷志远一声尖叫,把全家人都给吵醒了。
等大家涌进了谷志远的房间,看见谷麦芽拿着一把菜刀一下一下地砍着谷志远的枕头,而谷志远则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泪流满面,全家人的脚底都冒起了一股寒意。
第二天谷麦芽极力否认自己磨菜刀、砍枕头的事,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清楚。
不过她也笑着说自己从小一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就会梦游,也不知道谷家人说的情况是不是自己又犯了夜游症。
全家人被她这言论吓死了,谷红军和李翠花商量着把这丫头给绑了,省得她再发疯或者是把她送走,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哪知道好巧不巧又被谷麦芽听到了!
她回屋里去换了件自己最破旧的一套衣服,直接跑到大门外跪着,磕着头哭得撕心裂肺,口口声声说着,为了哥哥娶媳妇的彩礼她可以不读书,也可以马上嫁人,就是不要不认她。
谷麦芽这一番举动可把邻居们给招来了,有热心的邻居还把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给找来了,赶紧救救可怜的孩子吧!
谷红军和李翠花气得差点吐血!怎么就攀扯到大儿子身上了,哪有什么结婚、彩礼的事!
两人有嘴说不清,邻居们纷纷帮着谷麦芽指责起了夫妻俩,谷麦芽则伤心地哭“晕”了!
谷红军和李翠花连连向街道办事处的人员保证,一定不会让孩子辍学,也不会让她这么早结婚!
等把人一送走,夫妻俩把谷麦芽架进了屋里后,谷麦芽立马醒了,还若无其事地朝他们笑着说:“我可喜欢哥哥和弟弟了,等哪天晚上有空的时候我去找他们好好聊聊!”
一家子整个暑假都被谷麦芽折磨得快疯了!
李翠花还生了一场病,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精神病患者,再联想到谷麦芽平时安静老实的模样,可一旦受刺激就会做出很多超乎寻常的事,她都快昏厥了。
她回家后和谷红军商量了一番,两人越说越觉得谷麦芽的脑子真的有大病,可他们也不敢声张,家里有个疯子那是十分丢脸的事,以后还会影响两个儿子的婚姻。
李翠花和谷红军谷害怕谷麦芽的事暴露了,就一直关注着谷麦芽,这一关注就让他们发现了谷麦芽这人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非常安静的,即使她被一家子大骂时都唯唯诺诺的,不敢有任何反抗。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吃饭吃得好好时,或者是睡觉睡得好好时,谷麦芽突然跳了起来,穿着一件又破又小的衣服往周围几个邻居面前晃悠着,或者大半夜跑到门口去哭,他们夫妻俩虐待谷麦芽的流言又起了。
为了平息流言,他们一家子只能尽量安抚着谷麦,可这样的日子,谷家除了谷麦芽外,大家都过得很憋屈,他们也不知道谷麦芽什么时候发疯,她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谷家人日子一憋屈,又忍不住照常对谷麦芽打骂,而多数的情况下,谷麦芽都在默默忍受!
时间一久,谷家人也就放开了,平时该怎么大骂谷麦芽就怎么打骂,但等谷麦芽再发疯的时候,他们就立即像鹌鹑似的,不敢在她发疯的时候这个时期打骂她。
谷麦芽发疯的时期是很恐怖的,不是在磨菜刀,就是要在屋里点火,要么就不知从哪里拣来一盆毒蘑菇,煮了给大伙吃,一吃完各个脑子里都是小人在跳舞。
谷家人被送到医院抢救后还不能说谷麦芽是故意的,这丫头对自己更是狠,吃得比谁都多,还怎么说她是故意要害人的!
好不容易等到今年谷麦芽不能再待在家里了,她得下乡去了,全家差点点炮齐欢送,可算是要把疯子送走了!
可前一段时间谷麦芽又发疯了,竟然直接从楼梯上滚下来。
但也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不幸,说她幸运,是因为摔下来后竟然没受什么大伤,只脑袋砸了个包,住了两天院就回家了。说她不幸吧,身体没有留下残疾,还是得下乡去!
这几天谷家人内心焦灼无比,就怕出院后的谷麦芽又突然发疯!
他们看着已经安静了好几天的谷麦芽,心里惴惴不安,可千万不要在下乡之前又发病整出新的事了。

第4章 下乡前夕
谷麦芽暂时没想到要整事,她发现自己在死后竟然突然在七十年代的医院里醒来,脑子懵懵地,还没完全接受原身的记忆,不敢随意发挥。
等她终于在穿越一个礼拜后完全接收了原身的记忆后,谷麦芽瑟瑟发抖,原身发疯的时候实在太猛了,她怕自己发挥不出原身的十分之一就被谷家人给宰了。
她从原身的记忆中了解到,原身在小学毕业那年开始性情大变不是什么其他缘由,而是她憋成一个疯子了,不,应该说她有精神分裂症!
平时谷家人怎么打骂、排挤她,她都默默忍受着,可等到她内心阴翳的情绪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时,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做出一些事来,除了拿菜刀、点火、煮毒蘑菇等,最可怕的一件事是她竟然要去挖谷奶奶的坟墓,还要把她的尸骨挖出来煮给谷家人吃,说谷奶奶最喜欢一家子团团圆圆了,只要吃了谷奶奶的骨头汤,一家子就会齐齐整整的。
谷红军和谷志成从谷奶奶的坟前拉着原身回家,好言相劝了一天都不能让原身恢复正常,还是谷红军当着原身的面打了李翠花一巴掌,原身才将此事作罢!
而这件事的起因则是谷家人回乡下祭拜谷奶奶时,李翠花忍不住和村里的几个人一起吐槽以前受过婆婆的欺压,还骂了谷奶奶“老虔婆”,这些话都一字不差地进了原身的耳朵里。
这事一出也就有了原身要去挖谷奶奶坟墓的事。
谷家人在经历了这些事后,虽然知道平时的原身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人,可他们也不知道原身什么时候会发疯,而且原身发疯的时候,太过吓人了,总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一家子在她发疯的时候过得心惊胆战。
好不容易原身符合下乡的要求,街道办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隔三差五地来家里做动员工作,她是不下乡也得下乡,谷家人心里都在偷着乐,可没想到原身竟然在下乡之前又发了一次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谷麦芽回想着原身的记忆,决定自己还是得下乡去。
她的性格和原身有些差别,怕和谷家人待久了会被发现,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谷麦芽的名字已经上了知青办下乡的名单,她不下乡是不行的了!
最最重要的是,谷麦芽害怕待在谷家她会变成一个精神病啊,她也不知道原身是不是完全消失了,万一还残留着意识,哪天受了刺激醒了过来那可就糟了!
“麦芽,今天又是你在扫雪啊!滋滋滋,你呀就是太老实了!”邻居的人看到谷麦芽就和她聊了句。
谷麦芽学着原身在外的模样,羞涩地点了点头,继续扫着雪。
其实她也是不想来扫雪的,可是每天天还没亮谷红军、李翠花起来了,他们一起来,就叫谷麦芽起来做饭。
没错,谷家人自原身十岁回来后就一直是原身做饭,在原身上了初中后,李翠花想自己做饭都不行,因为有好几次李翠花不让原身做饭时,原身都忍不住把锅碗瓢盆砸了!
李翠花可算是在做饭这件事上知道如何安抚原身,不敢抢着做饭!
做了两天饭后,谷麦芽就不想做了,赶紧跑出来扫雪,她实在是接受不了谷红军和李翠花两人站在她身旁睁着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动作,就怕她又煮了类似于毒蘑菇的东西。
谷麦芽扫完雪把手中的工具放在杂物间后,就进了堂屋,又一次面对着谷家其他人齐刷刷地盯着她看的场面,她又差点破功。
最近一段时间,原身情绪实在是太不稳定了,真的是将谷家人都吓怕了!
她面无表情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准备吃饭。
她一动筷子,其他人也才敢动。
谷麦芽再次感慨,原身气质这块拿捏得死死的。
“咳!”谷红军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后天麦芽就要坐火车下乡了,你们兄弟姐妹要好好相处,千万不要在最后关头出了什么篓子!”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们其他人不要惹她,赶紧把这瘟神顺当地送走才是大事!
谷志成几人忍住心中的窃喜,连连保证这几天一定会让谷麦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谷麦芽现在也想赶紧下乡去,她在谷家待得实在是太别扭了。
“爸,我下乡的东西准备了吗?”谷麦芽虽然要走,但她得做好准备,乡下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现在才1974年,离恢复高考还得有三年。
她至少要在乡下待三年!
李翠花咬着牙从嘴里吐出了一串话:“给你准备了一床八斤的棉被,一个陶瓷脸盆,一张草席,一双布鞋,一双凉鞋,春季衣服两套,夏季衣服两套,冬季棉袄一套,一个陶瓷杯,一支牙刷,一支牙膏,两块肥皂,等你要出发之前再给你顺便路上的干粮。”
谷麦芽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够不够,她转头看了眼李翠花。
李翠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500元的安家费可落不到我头上,你下乡后自己找大队长去,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都是家里出的钱!”
“棉被、陶瓷脸盆、和几套衣服都是奶奶生前就给我攒好了的嫁妆,你说这次下乡你给我准备的值多少钱?”谷麦芽有原身的记忆,哪些东西是李翠花准备的她也一清二楚。
谷红军连连瞪向了李翠花,沉声道:“咱给麦芽多准备些钱,有什么缺的就在那边买,省得自己带过去受累!”
谷麦芽听到这话满意地点头了,她再次感谢原身留给谷家人的阴影!
等吃好了早饭,谷红军就拉李翠花进屋大骂了一顿:“那丫头就是个疯子!”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他压低了声音。
李红梅揪着胸口的衣服大哭:“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孽障,早知道我就溺死她了!”
“好了!哭什么哭,明知道她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发疯,你还说!她发起疯来两个男人都拦不住!”谷红军何尝不憋屈吗?可他们实在拿她没辙,她在外表现得很乖巧,在家里多半时候也是很文静懦弱的,可一旦她的情绪不受控制了,他们全家都得面临着她的威胁!
这种憋屈的日子眼见着就要结束了,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谷麦芽吃完饭后就出门去逛逛了,自然也不知道谷红军和李翠花两人之间的争执。
其实说起来,谷麦芽这个外来的灵魂是没有资格要拿谷家父母的钱的,但她就是看不惯谷家人的行为。
因为初来到陌生的时空,她出院后有些失眠,好几个晚上她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谷家其他人躲在谷红军他们房间里偷吃东西。
谷麦芽虽说不稀罕这个时期的食物,但她还是替原身难过,这个小姑娘一直都没有被家里人接纳过!
即使以前小姑娘还是个正常人时,她都是被区别对待的那一个!
这样的偷吃行为在原身来到谷家时是没有的,谷家人都是光明正大的让原身看着他们吃,也就是这三年来原身精神有问题,他们一家子才偷偷躲起来吃的。
谷麦芽想想,发现自己和原身的处境不是很类似的吗?都是被父母抛弃的那一个。
但她们两人后来都反抗了,不过是她丢了性命,重生到这个世界中,而原身则是精神分裂了,也在滚下楼梯后没有醒过来,也不知原身的灵魂去了哪里,会不会和她互换灵魂了?

第5章 李秀娥
谷麦芽自医院回谷家后就没出过门,今天这是第一次在这个时代逛街,切身穿行于这个时代的街道,努力地去了解这个时代的人和事。
她走在积雪皑皑的马路上,看着周边的风景,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几十年前。
现在的街道和几十年后的街道相差极大。
谷麦芽脚下的道路很窄,估计只能够容得下一辆汽车通行。
街道两旁的房子也多是一层楼高,房子的屋顶被白雪覆盖,墙面也是灰扑扑的,多半是泥土砖所盖成的,每个房子的墙角还连着几条乱七八糟的电线。而有些房子的墙面上写着一些标语:
“宁可前进一步死,不可后退半步生”
“党叫干啥就干啥,做一个齿轮与螺丝钉”
“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每一句标语都是时代的烙印,谷麦芽能够从这些文字中感受到这代人的激情澎湃。
除了房子与未来几十年相差极大,街道上的行人穿着也是质朴,每个人身上衣服的颜色也多是黑、青色,但他们的精神面貌却极佳,各个身上都有着一个积极向上的蓬勃劲儿。
谷麦芽在观察着周边的一切,而在这条街道上十字路口处的一栋房子里,也有一个小姑娘透过窗户在看着谷麦芽。
小姑娘在看到谷麦芽那张白净的小脸在冬雪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楚楚动人时,心里愈发不得劲儿。
她刚想关上窗户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自行车响铃声。
她转头一看,就见在另一条道路上一个男生疾驰着一辆自行车,意气风发地撅起屁股身体前倾着踩着脚踏板。
她一眼就看出了骑着自行车的人是她的后桌唐建德,县公安局局长最小的儿子。
小姑娘的一张脸瞬间涨红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眼见着唐建德就要转过弯,再骑过去就要遇见谷麦芽了,小姑娘才猛地惊醒,朝不远处的谷麦芽喊道:“谷麦芽,过来!这边!”
小姑娘还害怕谷麦芽谷麦芽不知道谁喊她,使劲儿挥舞着双手。
最近几天雪下得有点大,天寒地冻的,街道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所以谷麦芽在小姑娘喊她的时候就听见了。
她寻着声音望过去,就见一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人在朝她打招呼。
谷麦芽想了会儿,才想起来那栋房子是原身一个同学的家,那个同学好像叫李秀娥。
她往那人的方向走去,待来到那栋房子的门前,里面的人立马打开了门,一把将谷麦芽拉进了屋。
谷麦芽有点懵,她踉跄了两步才站稳,刚想甩开那人的手,李秀娥就开口道:“谷麦芽,毕业后好几个月了我都没怎么见过你,你干嘛去了?”
谷麦芽听着她这自来熟的话皱了皱眉头,其实原身和同学的关系根本就不亲近。
原身从乡下回到父母身边时,已经十岁了,她刚回到这里时和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尤其是城里人都是讲普通话,而她在乡下都是讲的方言。
一开始原身根本就听不懂普通话,和同学也交流不来,等她学会了听、讲普通话后,又因她所说的普通话有口音,更是受到了同学的取笑,令原身在学校里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小学毕业后,在原身磨了几个月菜刀下,谷红军和李翠花不得不让她继续读两年的初中,心想着等这丫头初中毕业了,赶紧找个人家把她嫁出去了。
可等原身初中毕业了,她就天天盯着谷麦香了。
谷麦香可是读到高中毕业的,原身自然是要向姐姐看齐的。
可谷红军和李翠花哪乐意再花钱供原身再上高中,赶紧回家嫁人或者是下乡才是正理,但原身不为谷家人的意志所动,她明确地表示自己就要上高中。
如果不让她上高中,那也行,她就天天跟着谷麦香,谷麦香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谷红军和李翠花看着原身拿着一把剪刀,一刀又一刀戳着谷麦香的一件衣服时所说的话,心里直发寒,这丫头分明就是在威胁他们。
谷麦香都已经和纺织厂工会主席的小儿子处了对象了,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谷家可就亏大了,他们两个儿子也少了人帮衬了。
于是谷红军和李翠花就不得不妥协,把原身送到了高中,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多花钱来供原身上学,正好李翠花的一个亲戚在高中当后勤主任,就拖了关系把原身送进了高二毕业班,少念一年书,可是省了好几块钱了。
原身在高中只读了一年,她在学校又是个独来独往的人,对于班上的同学没怎么熟悉。
原身都不熟悉的人了,穿越过来后的谷麦芽更是对身边的人感到陌生。
“高中毕业后我就在家。”谷麦芽不知道李秀娥的目的,只简单地说了下情况。
当然他们两家离得不是很远,理应知道双方的情况,李秀娥怎么会不知道原身待业在家呢!
李秀娥当然知道谷麦芽没有工作,但是她听了谷麦芽的话后还是止不住地开心。
她把谷麦芽拉到了院子的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你没上班啊!没上班那你就得下乡了?什么时候乡下?”
谷麦芽也听出了她话里的幸灾乐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哦!谁说一定要下乡的,也可以结婚,结婚后就不用下乡了!”
谷麦芽说出这话,让李秀娥脸色一变,她急赤白脸地说道:“结婚!你要跟谁结婚?”
谷麦芽故意低着头不看她,李秀娥急得呼吸都不畅了,她拉下了裹着脸的围巾,把整张脸都暴露了出来。
谷麦芽刚好抬起头,正看到她暴露在外的那张脸。
李秀娥长得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丑,她有着一张大脸盘子,腮帮子十分突出,脸盘子上有着一双眯眯眼,鼻梁塌,山根低,更是酒糟鼻,除此之外,她更是大龅牙,几颗突出的大黄牙上黑斑点点。
谷麦芽猛地看到她这一张脸吓得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谷麦芽有点颜控,她喜欢看帅哥美女,只要长得好看的,她都会对人相对宽容些,除非那人真的是太不堪了。
李秀娥没有发现谷麦芽的抗拒,她猛地抓住谷麦芽的双手,唾沫横飞:“跟谁结婚?唐建德吗?”
说到唐建德,李秀娥更是激动。
谷麦芽之前故意说结婚的事,就是猜测李秀娥的心思,没想到这人还真是看中了唐建德。
谷麦芽一言难尽地看着李秀娥,不要说现在这个时期,就是在几十年后,大家都比较推崇门当户对的婚姻。
灰姑娘嫁入豪门的很少,即使嫁入豪门后也是受尽了委屈;城市女嫁给凤凰男的不少,可是更多的是凤凰男在飞黄腾达后就把妻子、岳家踢了,有些凤凰男更是让岳家家破人亡、人财两失。
人家唐建德是什么人,会看上李秀娥?
是她长得够特别?还是她家比唐家穷?
谷麦芽也不想让人家误会,直接说道:“我后天就要下乡了,不会结婚。”
李秀娥听到这话不禁笑了起来,她又把围巾拉上蒙住了自己的脸。
不过在看到谷麦芽的脸后,她又忍不住扭曲了一张脸。
李秀娥挺了挺自己的后背,抬起下巴,桀骜地说道:“也是,你也就是个下乡当知青的命,哪像我现在就在纺织厂里当工人!以后我结婚的对象也是城里人!”
谷麦芽抖了抖自己的身子,被李秀娥的自信打败了!
她可不想再跟李秀娥说话了,急匆匆地从她家出来。
谷麦芽怕自己再待着,李秀娥就要说到她和唐建德以后的儿子要叫什么名字了!
谷麦芽深切同情了唐建德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