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唐雪

第一章:你愿意娶我吗?(新书求围观!)
“嘤嘤嘤...”
朦胧间,李毅似乎听到了女孩的哭泣声,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吵闹声,一浪高过一浪。
费力的睁开眼,李毅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发懵!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医院的病房,而是昏暗狭窄的土坯房,空气中也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反倒是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
透过窗户纸,李毅看到外面围满了人,也隐约听到了这些人乱糟糟的声音:
“造孽呀,唐雪怎么和李家这个街溜子钻被窝了,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谁说不是呢?小唐马上就要回城了,这下可咋整?”
“这事儿要是传到大队,你说小唐会不会被拉出来游街?”
“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惜唐雪这个黄花大闺女了...”
钻被窝?
唐雪?
李毅的混乱的记忆有了一丝清醒,他转头向着墙角那个抽泣的身影!
虽然女孩子的身上围着一张薄被,小脑袋也扎在两腿间,但李毅依旧心神一震!
是她——唐雪,那个让他愧疚了一辈子的女人!
“啪!”
李毅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半边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疼!
这是真的?
自己竟然真的回到了四十年前?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李毅努力回想眼下的情况。
从外面的情况看,他应该是回到了和唐雪意外滚床单的第二天,并且被人堵在了炕上。
唐雪不是碾子山大队的人,她是三年前从老家秦省插队到这里的女知青。
由于和李毅的三姐李娜关系很好,所以唐雪经常来李家做客,也深得李家二老的喜爱。
就在几天前,唐雪接到县里发来的返城通知,即将结束在碾子山大队的插队生活。
为了欢送唐雪以及其他几个同样返城的知青,碾子山大队为她们举办了欢送会,在欢送会上不少人都喝多了,包括唐雪。
而为了照顾这个喝多了的闺蜜,李娜便将唐雪带回了自己家,并把她安置在了弟弟李毅的房间,毕竟弟弟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睡一晚上也没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李毅竟然大半夜的回家了,且也喝了不少酒。
就这样,李毅和唐雪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几个知青来李家找唐雪,准备收拾东西回城,结果将两人堵在了被窝里。
很快这事儿就惊动了李毅的父母以及村里的其他村民,大家伙此时都围在李毅的房间外看热闹!
木门外,碾子山大队的支书冯凯脸色阴沉的看着一旁蹲在地上的李山魁,语气愤怒地问道:“山魁,你们家怎么能做出这事儿,你让我怎么向县里交代?”
李山魁一言不发,只是猛抽手里的旱烟袋,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反倒是一旁的李母张月红不安的问道:“他大爷,你给想想办法啊,小毅他不会坐牢吧!”
冯凯沉声说道:“要是小唐要告你儿子的话,他肯定是要被判刑的!”
“妈妈呀,天塌了...我们就小毅这么一个儿子啊,他可不能坐牢啊...”
或许是不想听张月红的哭闹声,冯支书直接大声说道:“别吵吵了,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或许能救小毅!”
“什么办法?”
“让小毅和唐雪结婚,但前提是唐雪同意!”
听到这话,李父李母都沉默了!
先不说儿子不学无术没工作没文化,根本配不上唐雪,单单根据上面的政策,一旦知青在当地结婚了的话,就不能安排返城。
为了这事儿,这段时间县里民政局办理离婚的知青大有人在。
现在唐雪已经接到了回城的通知,现在要是结婚的话,她很可能会被取消返城的资格,恐怕是个人都不会同意的!
这时,李毅的三姐李娜站起身来说道:“我去问问小雪吧!”
“吱呀!”
土坯房的木门被人推开了,接着三姐李娜飒爽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
她先是愤怒的瞪了李毅一眼,然后冷声说道:“穿好衣服,滚一边去!”
李毅知道三姐在气头上,便没敢多说什么,急忙从炕上找到衣服,套在了身上,然后走向屋外。
刚打开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李毅的身上。
而刚才还在抽烟的李山魁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从旁边操起赶牲口的鞭子就朝着李毅冲了过来,而后鞭子就直直的抽在了李毅身上。
李毅对于前世的这通鞭子记忆犹新,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他逃了,而父亲为了追着打他摔断了一条胳膊。
所以,当看到鞭子抽到身上的时候,这一次他没准备躲!
“嘶!”
刺骨的疼痛让李毅浑身一阵颤抖,但是他却没有躲,也没有跑,而是直接跪在了老父亲面前!
气头上的李山魁没有因为儿子的这一跪而消气,手里的鞭子噼里啪啦的抽到李毅的身上。
很快李毅身上的衣服就被抽出了几道口子,而他的后背上也多了七八道血痕。
这时张月红也回过神来了,急忙冲上前阻拦李山魁,一边哭喊道:“你个死老头子,你想打死我儿子吗...呜呜呜...”
“你给老子闪开,就是你个老娘们把他给惯得,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现在给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真想他被拉上刑场吃花生米吗?”李山魁怒声说道。
而就在这边吵闹的时候,李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然后大声吼道:“都别吵了!”
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都将目光盯到了李娜身上!
李娜没有搭理其他人,而是对着李毅说道:“你进去,小雪有话对你说!”
李毅从满是泥土的地上站起来,强忍着后背上的疼痛,转身走向了土坯屋。
进屋后,李毅看到唐雪已经将衣服穿好了,但是神情依旧悲伤萧索,看着让人心疼。
“对不起!”
唐雪没有回应李毅的道歉,而是用嘶哑的声音说道:“你愿意娶我吗?”
再一次听到这句话,李毅的内心激动而又复杂,一时间竟然失神了!

第二章:我愿意!(新书求围观!)
前世,唐雪也是这样问他的!
只不过当时他的回答是不愿意,因为李毅一直暗恋邻村的村花王雪梅,一心想娶王雪梅的他根本看不上唐雪。
尽管唐雪各方面的条件都远超那个村花,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再或者是学识方面,都可以轻松碾压对方,然而瞎眼的李毅就是觉得王雪梅好看。
也正是因为李毅这样无情的回答,彻底的伤到了唐雪,所以前世身心俱疲的唐雪带着满腔的悲愤离开了碾子山村,返回了邻省的家。
只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月后噩耗传来,唐雪死了!
自杀,而且一尸两命!
原来唐雪回去后第二个月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那个时候未婚先孕绝对是一件不被世俗容忍的事情,父母的责骂,邻居们的指指点点,最终击垮了唐雪。
于是乎,在一个冰冷夜晚她用一把剪刀结束了自己年仅19岁的生命!
消息传来,李家所有人都陷入了悲愤和懊悔之中。
李毅的三姐李娜因为心怀愧疚,又出于对弟弟李毅的痛恨,直接离开家,此后四十年再没有回家,只是每年给家里的二老寄一笔钱回来。
父亲李山魁因为没有教育好儿子,间接害死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心情郁闷,终于在唐雪去世三年后郁郁而终!
李毅也因为这事儿无法在乡里立足,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讨生活。
虽然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成为了资产百亿的富豪,但是却对女人产生了阴影,终身未婚,也没有儿女,还要每天承受悔恨的折磨。
可以说,因为自己的那个冷酷无情地决定害了唐雪,而唐雪的死也让李家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前世的时候,李毅多少次回想起唐雪问他的这个问题,每一次他都后悔到心痛!
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做出不一样的回答!
唐雪这边一直在等待李毅的回答,但是看到他久久没有说话,顿时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绝望。
她强忍着下身的不适,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走去,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混蛋了!
这时,李毅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一把将唐雪拉到了怀里,然后坚定地说道:“我愿意娶你!”
唐雪怔了怔神,然后颤抖的问道:“你真的愿意?”
“真的!”
“呜呜呜...”
听到李毅肯定的回答,唐雪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痛哭起来!
虽然李毅已经同意娶她了,但是唐雪依旧接受不了自己稀里糊涂失身的现实。
而且,她现在已经接到了返城的通知,一旦她和李毅结婚,必然会失去回城的资格。
想到将要一辈子待在这个穷山沟沟里,唐雪忍不住悲从心来!
听到唐雪的哭泣声,李娜第一个冲到了屋里,直接对着李毅就是一阵爆锤,同时怒吼道:“你个王八犊子,怎么又把小雪弄哭了,是不是你还想着王家那个小妮子不愿意娶小雪?”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娶小雪的话,以后就不要认我这个姐!”
这话一出,外面看热闹的村民以及知青们也都不干了,纷纷出声讨伐李毅:
“这小子也忒不是个东西吧,小雪愿意嫁那是他们李家祖坟冒青烟了,他还不愿意了!”
“谁说不是,真为小雪感到不值,咋就便宜了这个小王八蛋了!”
“这小子就是个混不吝...”
李毅忍不住一阵苦笑,急忙对着三姐说道:“我愿意娶唐雪!”
说到这里,李毅大步走到门外,然后对着门口看热闹的村民以及知青点的男女们大声说道:“各位叔伯,昨天因为醉酒,做了错事,这事儿我李毅承认,也愿意负责。”
“我在这里表个态,我不但愿意娶唐雪为妻,而且还会用最高的聘礼以及八抬大轿娶她进门,说到做到!”
村支书冯凯第一个表态,他大声说道:“好,这才像个男人,那我也代表大队表个态,如果你们结婚了,就给你家多分一个人的地!”
这时,人群中一个头上扎着两根麻花辫的女知青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娶我们小雪?”
李毅认得这个女人,她叫张欣瑶,是唐雪很好的朋友。
当下,李毅想了想说道:“结婚是神圣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让小雪受委屈,所以我们家要好好准备一下,然后风风光光的娶小雪进门!”
“多长时间,给个准话?”
“一个月吧,一个月后我们摆酒娶亲,宴请大家!”
“既然小雪已经同意了,那我们就等你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你敢反悔,即便是小雪不追究,我们也要到县里告你去!”张欣瑶道。
“嗯!”
见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冯支书当即说道:“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
众人见没热闹可看了,随即也就散了!
.......
看热闹的人虽然走了,但是李家的气氛依旧凝重!
出了这种事情,不仅仅唐雪丢了名节,李家的脸面也都丢光了!
而且李家本身就子女多,家里穷的连口粮都不够,而结婚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去哪里挣那么多钱呢!
当众人散去,李山魁直接将家里所有人都叫到了屋里,商量给李毅举办婚礼的事情。
低矮昏暗的屋子里,李山魁蹲坐在灶台旁,张月红则是和李娜一左一右护着两眼通红的唐雪,只有李毅跨在炕沿上。
“说说吧,这个婚你打算怎么结?”李山魁看着儿子说道。
李毅看了看神色憔悴的唐雪,然后说道:“先听小雪的意见吧!”
李娜也开口说道:“对,先听听小雪的意见!”
唐雪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一旁的张月红急忙说道:“小雪,你有啥要求就直接说出来,大娘尽量满足你!”
唐雪稍稍迟疑了一番,然后咬着嘴唇说道:“结婚的事儿我不想通知我爸妈...”
“这哪行,结婚哪有不通知父母的?”张月红急忙说道。
“我...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嫁出去!”
“但...但这种事情又能瞒多长时间,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接到了返城的通知了吗,你父母那边肯定也接到了,这事儿你瞒不过去啊!”
“大娘,我会写信告诉他们,县里临时有变动,我回城的时间推迟到了明年!能瞒多长时间就瞒多长时间吧!”
看到母亲还准备说些什么,李毅当即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这事儿就听小雪的!”
接着李毅对着唐雪说道:“你对彩礼什么的有什么要求?”
“你们家的情况我也知道,彩礼就不要了,只要把你住的那个屋收拾出来就行了...”
唐雪的话音未落,就听李山魁和李毅同时说道:“不行!”
李山魁抽了两口旱烟说道:“娃,这事儿本身就是我们家小毅对不住你,你愿意嫁到我们李家,那是我们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怎么能让你这样委屈的嫁进来呢!”
“这事儿我做主了,88块钱的彩礼,一块手表,3身新衣服,铺盖也全部要新的!”
李毅则是说道:“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别人有的你也必须有,别人没有的我也尽量让你有!总而言之,我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门,绝不会让人背后说你闲话的!”
听到李毅的话,唐雪心里稍稍有些触动。
之所以要李毅娶她,完全是因为她已经失身于李毅,除了嫁给李毅她没有别的可能。
但是李毅是什么人她却知道的清清楚楚,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吃喝嫖赌,坑蒙拐骗,虽说没有什么大恶,但是一身的臭毛病。
就连李娜这个亲姐姐,提到他也是一脸的嫌弃。
所以她真的没有想到李毅会说出这样掷地有声的话,一时间心里是五味杂陈,复杂的很!

第三章:李毅的愿望清单(新书求围观!)
商量完结婚的事情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李山魁夫妇惦记着地里的豆子,将李娜留下照顾唐雪后,老两口就匆匆到地里干活去了。
而唐雪待在李家总感觉有些别扭,但她又不好意思回知青点,担心别人说她不检点。
无奈之下,李娜只好陪着她到后山散散心!
很快,家里就只剩下李毅一个人了,此时的他才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回屋找了一张纸和半截铅笔,李毅来到了院子里的大柳树下。
将纸摊在大碾盘上,拿着笔思索了一会之后,李毅的眼神缓缓变得坚定,而后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十分钟之后,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清单’,李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清单上面的内容非常简单:
第一条:全力筹备婚礼,风风光光迎娶唐雪过门,让她真心地接纳自己。
第二条:赚钱盖房,改善家庭生活条件!
第三条:帮助唐雪考上重点大学!
第四条:挽救大姐的性命,避免悲剧发生!
第五条:带父亲体检……
缓缓放下手中的笔,将这张写满字迹的纸撕成碎片,扬到半空中。
看着碎纸屑如雪花一样随风飘散,李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尽管眼下生活贫困,物资匮乏,但他的内心却是愉悦的。
而不像前世,虽然他资产数都数不清,却穷的只剩下了钱,临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那种寂寞和孤独比贫穷更加的可怕。
既然老天爷重新给了他选择的机会,那么他一定将这一世过的开开心心,不留遗憾!
至于眼下嘛,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搞钱!
结婚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但是钱始终是个大问题。
这年代结婚也讲究排场,尽管不需要房子车子,也不需要车队和婚庆公司什么的,但彩礼之类的却少不了。
唐雪的彩礼只要了88块钱,听起来虽然不多。
但是现在一个产业工人一个月也有二十七八块钱,88块钱相当于一个产业工人不吃不喝三个月的工资。
农村的话,也许一年下来都攒不下这么多钱。
此外,家里有条件的还要为新娘子置办三转一响,即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
尽管从后世人的眼光来看的话,这些都是普通物件,可是在眼下这个时代,它确实是普通老百姓都想拥有的最高配置的家庭物品了。
同时,“三转一响”不仅仅是这个时代老百姓所能拥有的最高财富,也是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标准之一。
如果哪个家庭能拿出“三转一响”,媒婆都会把他家的门槛踩坏了。
唐雪本身就是城里人,嫁给李毅这个农村娃本就是下嫁,为此还要放弃返城的资格,且莫名其妙的失了身子,所以这场婚姻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
想要堵住村里人的悠悠众口,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场婚礼办得风风光光,让所有人看到,唐雪嫁到李家并不是迫不得已,而是她的眼光好。
她嫁到李家也不是放弃城市优渥的生活到农村吃苦,而是来享福了。
所以,父亲李山魁虽然只答应给唐雪置办一块手表,但是李毅却下定决心要将三转一响全部置办齐了。
当然了,能被当成家庭财富的物件儿都是价值不菲,就拿自行车来说,一辆至少120元,而且还是凭票购买,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上。
想要将这三转一响全都置办齐了,至少400元,如果要大品牌的,五百元都不一定能置办下来。
再加上彩礼以及置办酒席的钱,保守估计需要七八百元。
但家里的情况李毅却清楚,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穷!
前些年家里人多,还要供孩子们上学,基本上没有存下什么钱。
这几年随着李毅的大姐和二姐出嫁,家里的情况稍稍好了些,但是摊上李毅这么个败家子儿,也没攒下多少钱。
所以想要依靠家里人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显然是不大可能了,一切还得靠他自己。
这也是李毅为什么将婚礼定在一个月以后的原因了,他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将这三转一响以及唐雪的彩礼全部置办齐了。
赚钱的事儿李毅不愁,毕竟他有上辈子的记忆,想要赚钱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就比如说,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村子后面的靠山崖下面埋着一个将军墓,里面陪葬了大量的金银珠宝。
只要他悄悄把古墓打开,将里面的陪葬品拿出一部分变卖,瞬间就能暴富。
但是李毅并不想这么做,重生一世,他想凭借自己的双手干干净净的赚钱,他希望花在家人身上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
只是如何能在一个月内赚到七八百块钱,这确实需要仔细斟酌一番!
.......
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父母在地里干活,显然没办法回来做饭,三姐则是在陪唐雪,所以李毅决定亲自下厨,为家里人做顿午饭。
回到屋里,仔细找了找,发现家里存放米粮的大缸里只有半缸白面,其它的啥都没有。
不要说是肉食了,就连农村最常见的鸡蛋都没有!
李毅知道,家里的鸡蛋肯定又让母亲拿到供销社换生活用品了。
看着眼前“搜刮”出来的食材,李毅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他做饭的手艺不错,但那都是建立在丰盛的食材以及齐全的调味品的基础上的。
单单就给他半缸白面,还真把他整不会了!
知道这个年代物资匮乏,但是匮乏到这个程度还真的是出乎李毅的预料。
好歹也已经是八十年代了,沿海地区早已经开放了,咋还这么穷!
要不蒸一笼馒头,熬一锅粥算了,平时母亲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想想今天中午唐雪应该会在他家里吃饭,这可是自家媳妇儿确定关系后在他家吃的第一顿饭,可不能随便凑合。
况且现在是夏天,大中午的吃馒头喝热粥,想想就没胃口。
突然,李毅想到了一样用面粉就能做的美食——凉皮!
炎热的夏天很容易让人失去胃口,这对吃货们来说无异于折磨。
对此,全国各地都不乏应对之策,而北方人给出的答案就是凉皮。
凉皮的凉,决定了它与炎热的夏季有斩不断的缘分。
高温酷暑之下,还有什么比酸辣的凉皮更开胃呢?
想到这里,李毅不再犹豫,随即行动起来!

第四章:财富密码(新书求围观!)
凉皮的做法还是比较复杂的,不过这难不倒李毅。
前世的时候,他曾长时间呆在关中地区,不但喜欢上了这种食物,而且还专门向当地的老师傅学过一段时间。
不过当他看完家里的白面后,再次傻眼了。
制作凉皮需要的是中筋面粉,但是家里的面粉则是老式工艺磨出来的,里面除了面粉外,还有不少麦麸和杂质。
有这些东西在,面粉的利用率不高不说,做出的凉皮也不够筋道。
当下,李毅找出家里的细萝子,然后从缸里挖出两大碗粗面粉进行过滤!
过滤后,面粉里面的麦麸以及大一点的颗粒都被过滤了出来,留下的便是可以制作凉皮的中筋面粉了。
随后按照面粉与水2:1的比例加水和面,揉成面团,静置醒面。
做凉皮的关键是洗面,就是把醒好的面团放在水里洗,目的是洗出面筋和面浆。
这个过程很费时也很费力,足足耗费了李毅半个小时。
做好这些之后,将面筋蒸发半小时以上,并对面浆过滤后静置,分层后,撇去上层清水。
紧接着李毅找出家里的铁质大茶盘,刷油,倒入面浆,然后上锅蒸,凉皮5分钟出锅,面筋则是10分钟出锅。
很快,面皮就出锅了!
将面皮切成长条,撕下一截放入嘴里,滑溜Q弹,还有一股淡淡的麦香味儿,一个字——爽!
接下来的时间,李毅将剩下的面浆全都整了出来,一共做出11张面皮。
凉皮味道美不美,一方面是看面皮做的好不好,另一方面则是看汤料调的好不好。
凉皮本身并无味道,它提供的是口感。其他味觉和视觉享受,要靠调料和配菜。
李毅在厨房找了半天,只找到了陈醋和盐,其它的啥也没有找到。
单靠陈醋和盐显然不能满足李毅的要求,好在他看到墙上挂了不少干辣椒,当下李毅将辣椒取下捣碎,然后做了一份油泼辣子。
辣椒油对于凉皮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好的油泼辣子,红润鲜亮,细嗅香气扑鼻醇厚。
一碗凉皮摆在面前,能否赏心悦目,让食客食欲大动,全靠辣椒油。
做好这些外,李毅来到院里的菜园子,挑了几样时令鲜蔬,洗干净充当配菜。
很快,一盆色香味俱全的关中凉皮就完成了。
单吃凉皮显然不行,想想关中有名的三秦套餐除了凉皮外,还有肉夹馍和冰峰汽水。
汽水这玩意儿是个奢侈品,是没办法搞到了,肉夹馍的肉也没有,但是馍可以啊!
关中的馍在李毅的家乡叫饼,当下李毅再次和面烙饼!
相比于做凉皮,烙饼就简单多了,不一会儿,十几个巴掌大小的白皮饼就做好了。
李毅这边刚刚将最后一个白皮饼出锅,就听到院子里的大黄狗突然叫了起来,抬头一看发现是三姐与唐雪回来了。
话说李娜带着唐雪在山上转了一圈,对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闺蜜好一顿开导和安慰,还替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不断地道歉,总算是让唐雪不再像之前那样伤心了。
看看日头已经到了正午,估摸着父母也快要从地里回来了,她才带着唐雪回家,准备给父母做午饭。
但是刚踏入院门就察觉不对了,远远地就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飘来,让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小雪,你闻到了没有,好香啊!”
唐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像是烙饼的油香味儿,好像还夹杂着些什么!”
“是不是我妈回来了,她可能担心你这个儿媳妇受委屈,所以早早地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李娜道。
听到“儿媳妇”这三个字,唐雪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十八九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她也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穿上火红的嫁衣,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
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如意郎君会是李毅这样的。
想到这里,唐雪的眼泪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但是生性倔强的她硬是忍了下来,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一旁的李娜也察觉了唐雪的异常,心里再次将那个混蛋弟弟骂了一遍后,当即转移话题道:“小雪,别想太多了,咱还是进屋看看我妈给咱做了啥好吃的吧!”
然而,当两人进屋之后,却惊讶的发现母亲并不在屋里,围着灶台忙碌的赫然是李毅!
当看到炕桌上放着的几大碗奇怪的面条以及那盘表皮微黄的白皮饼,两人更是瞪大了眼睛。
李毅是什么样的人,她们都清楚。
李家虽然是小门小户,但是李毅却是李山魁夫妇老来得子,宠的很!
再加上他上面还有三个姐姐,即便是家里条件不好,但从小李毅都没有受过啥苦。
即使是前几年大集体的时候,李毅都不用下地挣工分,家务什么的就更不用做了。
从小到大,李毅甚至于连一双袜子都没有洗过!
至于下厨做饭这种事情,以前都是大姐李梅的事情,大姐出嫁后就交给了二姐李兰,二姐嫁人后现在交给了三姐李娜,李毅每天要做的就是按时回家吃饭,仅此而已。
“小毅...这些都是你做的?”李娜惊讶的问道。
李毅笑了笑说道:“呵呵,尝尝我的手艺!”
李娜拉着唐雪的手,来到炕桌前仔细看了看,然后说道:“小毅,你做的这是啥东西啊,看着挺好看的,闻着也挺香,就是不知道好吃不好吃!”
没等李毅回答,唐雪就小声说道:“这好像是我们那的凉皮!”
李毅随即说道:“是凉皮!”
正说着,院子里响起一阵铃铛声,接着就看到李山魁夫妇赶着骡子车进了院子。
李山魁熟练地卸车、饮牲口、喂草,而张月红则是将锄头放好,进屋洗手,准备帮忙做饭。
当她看到炕桌上的凉皮和白皮饼子后,当即对着李娜说道:“娜娜,你怎么不把那块腌猪肉拿出来炒了给小雪补身体?”
李娜急忙说道:“妈,今天的饭可不是我做的...”
“你这孩子,小雪还没嫁进咱们家,你怎么就让人下堂做饭了...”
不等母亲说完,李娜就急忙解释道:“也不是小雪做的,实话告诉你吧,这些都是你儿子做的!”
“小毅...这怎么可能...”
这时,李山魁也安顿好家里的大红骡子走了进来,听到张月红的话,当即问道:“说什么呢?”
“孩儿他爹,娜娜说这桌子上的饭是小毅做的!”
李山魁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也是愣住了,随后便皱着眉头说道:“你小子是不是从外面买回来的,以后莫要花这个冤枉钱?”
李毅笑了笑说道:“我的个亲爹啊,你先看看这是啥吃食再说话!”
接着李毅再次说道:“这叫凉皮,属于秦省特产,莫说我现在兜比脸还干净,就算是有钱,咱县里也没有卖的!”
“哼!”
李山魁一脸我信你才有鬼了的表情,只看得李毅一脸的尴尬!
自家儿子啥德行他还不知道,就算是给他一块肉都不一定能做熟,还能做出这么漂亮的吃食,除非太阳从西边上来。
张月红怕这爷俩又顶起牛来,急忙出来打圆场道:“行了,都别说了,赶紧尝尝这吃食好不好吃!”
而后,在张月红的招呼下,家里五口人全都上桌,然后每人端起一个搪瓷大碗,吃了起来。
火红的辣子充分打开味蕾,凉爽细滑的凉皮赶走暑气!
第一次吃凉皮,不管是李山魁夫妇还是李娜,都差点将舌头咽下去,太好吃了。
就算是家在秦省的唐雪,也觉得李毅做的这凉皮做的比许多老师傅都正宗,足足吃了一大碗。
“这么说这玩意儿真是你做的?”李山魁面带疑惑的问道。
“是我做的,味道咋样?”
“嗯,还行!”
看到老爹一脸心口不一的表情,李娜偏了偏嘴说道:“什么叫还行,这凉...凉皮实在是太好吃了,就我弟这手艺,就算是到县里摆摊也能养活自己了!”
李毅听到这话,脑海里灵光一闪,似乎找到了打开财富之门的密码。

第五章:万事俱备(新书求围观!)
吃完午饭,趁着歇息的空档,李山魁一边抽着旱烟袋一边问道:“小毅,爹问你,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也马上就要成家了,总不能一直在家里闲着,总要找些事儿干吧!”
不等李毅开口,一旁的李娜就嫌弃的说道:“他细皮嫩/肉的能干的了啥,下地做农活弯不下腰,去厂里没门路!”
唐雪下意识的看了看李毅,发现他确实如同李娜说的那样,皮肤细腻白皙,粉里透白,配上方脸阔眉,倒是挺好看的。
要不是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的话,一点都不输城里的年轻小伙。
但越是这样,唐雪心里越是悲哀!
长得好看顶啥用,又不能当饭吃!
这里可是农村啊,哪家的孩子不是家里的壮劳力,谁不是农活干到手软,谁的皮肤不是风吹日晒整的像个烤土豆,谁的手上不是布满老茧?
整个碾子山大队除了李毅外,恐怕再难找出这么细嫩的皮肤了。
想到自己以后要和这样一个手不能拿肩不能挑的货生活一辈子,唐雪忍不住就想掉眼泪!
要不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不想回城的话,真的想一走了之...
“爹,你觉得我到县城卖凉皮咋样?”李毅突然开口道。
话音刚落,就听李山魁脸色一变,声音陡增道:“你疯了,这可是投机倒把啊,被逮住了可是要坐牢的!”
听到坐牢两个字,张月红也急了,急忙说道:“儿啊,你可不能犯浑啊,咱实在不行就在家里种地,有我和你爹帮衬着,总不会让你和小雪饿肚子!”
李毅当即说道:“只不过摆个小摊儿卖点凉皮,算什么投机倒把?”
接着李毅再次说道:“爹,我前几天看报纸了,由于大批知青返城待业,为了解决这些人的生计,国家已经允许这些知青到街头“练摊”了。”
“而且,上面也说了,机倒把案件主要由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审查处理,只有情节严重和重大投机倒把案件需要侦察的,才会交由公安机关办理。就算咱卖凉皮被认定为投机倒把,定多就是被工商行政部门没收非法所得,绝对不会坐牢的!”
李山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说道:“那也不行,你看看城里有谁敢这么做,一旦被抓住了那可就是典型啊!”
“爹,就像我三姐说的那样,我干农活受不了苦,进厂子没人要,你们能养我一时,还能养我一辈子吗?”
接着李毅再次说道:“凉皮在咱青山县绝对是个新鲜玩意儿,好吃不贵,成本还不高,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城里真不让摆摊儿,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所以我想试试!”
听到李毅的话,李山魁的表情有所松动,沉默良久终于开口道:“真不是投机倒把?”
“真不是!”李毅肯定的说道。
“那...那你就试试吧,如果人家真不让你卖,你就别卖了!”李山魁道。
“好嘞,我听您的!”
这时,一旁的李娜皱眉道:“你小子还真打算去卖这玩意儿,这能挣钱吗?”
“能不能挣钱我不知道,但是总不会亏钱!”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李毅心里却清楚得很,这个时候摆摊儿,躺着都能赚钱。
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是因为政策的原因,根本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摆地摊,所以也就没有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则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收入明显提高了。
而有了钱,消费自然就上来了,意味着有市场。
有市场还没有竞争对手,这要是还赚不到钱,那可真就没天理了。
不过李毅却不能和家里人明说,不然的话他们又以为他在吹牛皮,还是等赚了钱,用事实说话吧!
“亏不了就好,需要帮忙吗?”李娜再次问道。
虽然她并不相信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真的能靠卖凉皮挣钱,但这是李毅第一次提出要好好干营生,她还是想帮帮他,万一真成了呢!
李毅当即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这事儿我能搞定!”
“那行!”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唐雪突然说道:“叔,婶儿,等一下我想回知青点!”
李山魁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只能变成一个“嗯”字!
他有点担心这孩子回去受委屈,虽然事情刚刚过去半天,但整个大队都在谈论这事儿,李山魁他们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不少闲言碎语。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的不想让唐雪回知青点,就在他家住下得了。
但是这样的话更不好,还没有结婚就和人上了炕,又直接住进了男方家里,以后再想在村儿里抬起头可就难了。
李毅显然也想到了这些,所以他并没有挽留,而是对着三姐李娜说道:“姐,下午你陪小雪回去,这几天你就不要下地干活了,哪个要是敢嚼舌根,不要客气,怼回去就行了!”
李娜也有点担心唐雪的状态,当即点了点头说道:“行!”
唐雪听到这话,心里稍稍有些触动。
这家伙虽然浑了点,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还算有担当,还会做饭,对她也挺关心。
如果再有个正经的营生,这日子也不是不能凑合!
一时间,她不由得痴了!
.......
吃完饭,李山魁老两口只休息了半个小时不到,就顶着烈日下地干活了,但是却把骡子车留了下来,因为李毅要用。
下午两点半,李毅赶着骡子车,将唐雪和李娜送回了村委大院的知青点。
随后,他便赶着骡车前往后山。
既然准备摆摊儿卖凉皮,那就得准备些东西。
食材之类的家里就有,现在缺的是碗筷。
后世卖凉皮都是用塑料袋儿装,但是现在可没有地方给他整这些东西。
刚开始李毅准备用碗,但是看看家里那几个到处都是豁口的大碗,李毅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心去买几个碗,但他现在兜比脸都干净,且新碗的价格不便宜,且李毅需要的又比较多,所以这念头也就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思来想去,最后李毅想到了用竹筒代替碗!
竹筒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容器,而且这玩意儿到处都是,只要好好打磨一下,完全可以充当碗。
在竹林里捣鼓了两个小时,李毅装着半车粗大的竹子回到了家。
接下来便是制作竹筒的过程,用锯子将竹子锯成12厘米高低的竹筒,然后用锉进行打磨,直到里外全都变的光滑细腻。
这还没完,随后李毅又找来刻刀,在竹筒上雕刻起简单的花纹来。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李毅都在做相关的准备。
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50个竹筒以及六十多双竹筷,此外还过滤出十几斤的面粉,炸了小半盆油辣子。
经过一番准备,李毅的摆摊卖凉皮的事业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