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泠夙墨子宸

第1章 血债血偿
嘀嗒--嘀嗒--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静得渗人,清冷的水声敲打着地面,像是生命倒计时的诅咒。
少女艰难的睁开眼睛,视线模模糊糊的环顾四周,良久才回神,原来自己已经被送回房间了。昨晚……
她只记得昨晚晚饭后去后花园散步,不知怎的又突然晕倒。从记事起这样的情景,每月都会上演一次。反反复复的,如今只能喝药勉强续命。哎,这腌臜的身体越来越不争气了。
凤心儿暗自懊恼,此时却听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
“表哥……”
身着华衣、温润如玉的男子,端着瓷碗,听到声音快走两步来到床边。
“心儿,你醒了。”
“表哥,我真是不中用,又给你添麻烦了,早知如此,当初……”
“哪能说这种话呢,我们是自家人。”林子轩一个手势制止了她要说的话,然后扶起她的身子靠在床头,“来,先喝药。”
他端着药碗坐在凤心儿的床边,动作轻柔地吹了吹碗中的汤药。
看着她慢慢把药吞下去,林子轩面露一丝欣慰。
“这才乖,你身体太虚弱了,得好生补补。”说完撇了撇她手腕处那微不可见一丝红痕,神情似乎有变,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把空药碗放在桌子上,林子轩帮她掖了掖被子:“听话,快躺下休息,不然觉醒血脉的时候会体力不支,再次晕倒怎么办?”
“表哥,我以后就不会再晕倒了吧?”
“当然不会,我们心儿会觉醒出最珍稀强大的血脉,即使没有,表哥也会永远护你周全,你什么都不必害怕。”
林子轩轻轻摩挲着那双柔若无骨的手,凤心儿踏实了许多,渐渐闭合双目,享受这短暂的宁静和温存。表哥是她坚持至今的支柱,她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了林子轩,自己还能不能走到今日。
眼看着容貌稚嫩的女子陷入沉睡中,林子轩缓缓起身,负手而立。
方才脸上的温润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心寒的厌恶,还有一丝明目张胆的狡黠。
随即凉凉一笑,转身离开,没有半分留恋。
走出房门,他立即吩咐左右:“密切监视屋内,有任何情况速速来报!”

“是!”

睡梦中,凤心儿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扔进火炉里烤一样。
她猛然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身体漂浮在半空中,身体周围光芒大震。尤其是自己的脊背,好热啊,好像要把身体撑爆了。
门外的侍卫神色紧张地看着屋里的光。
“你速速去禀报公子,我在此守候!”话音刚落,其中一名侍卫飞快跑去告诉林子轩。
过了一会,门外脚步声凌乱,突然门被大力推开,冲进来几个人。
凤心儿一眼看到了林子轩:“表哥!”接着背后的光芒更甚,痛苦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看到后面跟来的那几人,帝后和凤婉儿为什么会来?她心中微动,来不及细想缘由,就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只见少女微微弓起身子,努力的坚持着,满面痛苦的神情令她五官开始扭曲,豆大的汗珠自她额间滑落,不出片刻,便已是大汗淋漓。正在众人呆愣之际,只听“吧唧”一声,一枚晶莹剔透的兽蛋从凤心儿身上掉下。
帝后盯着那枚兽蛋,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竟然是千年一遇的凤凰血脉,那颗蛋竟然是凤凰蛋!这孽种真的是凤女!”
“婉儿,快,再晚一步,血脉就夺不回来了,现在是她最弱的时候!”
“子轩,帮我!”身着艳丽华美衣裙的少女手持短剑飞冲向了凤心儿。
说时迟那时快,短剑狠狠插入了凤心儿的脊椎骨。
一声惨叫,鲜血在空中飞溅,划出美丽的血花。
接着噗通一声,少女跌落地面。
看着被表哥抢走的兽蛋和凤婉儿手上从自己身上挖出的金红色的血脉,凤心儿不敢置信的看着几人。
“为什么?”
说这几个字,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呵,为什么?你可知我与婉儿有婚约?”林子轩冷笑着说,“那你知道聘礼是什么吗?”
凤心儿僵硬地摇头。
“就是你的凤凰血脉和兽蛋啊,我的好妹妹。”凤婉儿得意得狂笑不止。
“表哥……为什么……你明明对我那么好,我是如此地相信你!”地上的人儿几乎没有了气息。
林子轩一脸狰狞:“凤心儿,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对你好是因为我需要你的血来养身,当年自你出世,国师便预测你是凤女,你的血可以养身提气,而我们林家当初没落,为了振兴家族,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把你接过来养着。”
“你以为你每个月晕倒是因为身体缘故吗?不,是我每月都要从你身上取两碗血。一碗给了婉儿,一碗给了我自己。”
凤心儿眉心狠跳:“怪不得……你身上灵力越来越浓厚……”
“心儿,怪只怪你自己,别怪表哥,也别怪爹!”
“婉儿子轩,别跟她废话了,母后把你送回宫中密室,里面为你准备好了药池。这血脉和兽蛋只能是你的。”
说完帝后抽出一把特制短剑快速闪到凤心儿身边,对准凤心儿的心脏狠狠刺了进去。
噗嗤!
少女惊恐,只听闷哼一声,浑身血污颤抖两下后,再也倒地不醒。
帝后嫌弃的甩了甩袖子,快速往旁边一闪:“来人,把这个贱人扔下后山!让猛兽饿狼分食她的尸体!”
侍卫抬着凤心儿,快步走到后山。
不知道为何,今天的后山不似以往鸟兽齐聚,山崖处更是阴风阵阵,透着一股瘆人的气息。
侍卫哆哆嗦嗦走到山崖边上,心惊胆战看着阴森森的崖底,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用力,凤心儿就被扔下了悬崖。
就在她被扔山崖的那一刻,突然空中一道炸雷响过,一抹红光射下。
接着响起一道幽灵般的声音。
“若有来世,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两名侍卫吓得飞也似的逃跑了,口中还不住地胡言乱语。
“不关我们的事啊,不关我们的事啊!”
“阿弥陀佛,千万不要找我们啊……”
乌云滚滚,天色剧变。

第2章 重生成为小可爱的主人
红光包裹在了凤心儿毫无气息的躯体之上,使其下降速度减慢,最后慢慢落到崖底。
灵泉山某处,一绝世美男慵懒的眨了眨眼睛,奇怪,刚才好似感应到什么东西一样,现在又没有了?
咂咂嘴,只当是幻觉,瞬间又闭上了眼睛。
“老大,怎么一团火在动啊?”
崖底一巡逻小队从凤心儿不远处经过。
红色从凤心儿的身上缓缓散去,那名老大走进定睛一看,“啪”打了那人——不对,是那幽灵,一个响亮的脑瓜崩。
“胡说,那明明是一个人!”
“我们这里可是好几百年都不见人影了啊。”
“是啊,老大。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被喊老大的魔族队长点点头。
几人跑过去。
“嘿,老大,竟还是个女娃娃!不过好像受伤了。”
“把她抬回医圣洞吧。”
“咦,她手里还握着一颗青色的蛋呢,也不知道烤一下好不好吃?”
啪!又被打了脑袋一下。
“哎呀,老大,怎么又打我啊?”
“吃货,就知道吃,肥死你啊!”
“小心,千万别把这女娃娃碰坏喽!”那老大骂骂咧咧的,又夹杂着对少女的一丝关心。
几人七手八脚的把凤心儿抬到了医圣洞。
“有何事惊扰我?”一道灵力屏障阻碍了几人进入洞中。
“咳咳,那个九娘,有个女娃娃受伤了,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您看给诊治一下呗……”
这个老大还没说完,一抹红色身影以诡异的速度闪到了少女身边。
众魔族倒吸一口冷气,九娘一边看凤心儿,一边边点头。
“如何啊?”被叫老大的魔族队长着急的问。
“她死了!我怎么救?”
“九娘啊,你看我们这地儿,几百年都不见一个人影,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娇俏的女娃娃,身上还带着一枚青色的蛋,看着非常好吃的样子。知道您爱吃蛋,我们哥几个就把这女娃娃抬过来了。您看这就是缘分,人人都夸赞你医术精湛,有起死回生之能,不如你就救救她,说不定这枚蛋就送你吃了呢?”
九娘:这女孩脸上都是血,你是从哪看出来她娇俏了?
九娘眉头轻蹙,这姑娘明明已经死了,但是却透着一股子生的气息,体内好似有股特别精纯的灵力在涌动。
“嗯,把她抬进我的洞里吧。”
“哎,好嘞,就知道九娘最好啦!”
得到允许,众人把凤心儿抬进了洞中,被放在了洞里的石床上,旁边还有几个幽灵在她身边围绕。
“得想办法先把那短剑拔出来,老八,你去医仙那里拿几颗保命并且止血的丹药,要快。”
原来这名魔族老大在幽灵之境排名老八,索性就叫老八了。
话音刚落,老八就把丹药取回交给了九娘。
九娘拿起那枚黑色丹药,运转功力,调动起灵力把丹药化进凤心儿的身体里。随着灵力一点点进入少女的身体,九娘手上一用力,把凤心儿心口的短剑拔出。
只见少女闷哼一声,体内灵力翻涌,眼睛慢慢睁开。
因为有医仙的保命止血丹再加上九娘输入的灵力,凤心儿心脏位置出血并不多。
“九娘好厉害,女娃娃醒来了!”一群幽灵和几个魔族家伙在那里高兴地又蹦又跳,手舞足蹈。
九娘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也有一丝疑惑,这么多年,难道自己的医术又精进了不少?
凤心儿:……
被吵的微微皱眉,她能说自己是痛醒的吗?
但是自己不是死了吗?难道没死成吗?她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在九娘身上,还是因为面前这位前辈救了自己?
看出凤心儿的疑惑,九娘伸手搭在她的脉搏之上,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果然如此,你应该是觉醒了炼体,才保住了你这条小命,否则单靠我一人之力是救不了你的。”
“炼体?”
“是的,普通的外伤已经伤害不到你了,你应该是被人夺了灵根后又被人刺了一剑吧。本来应该是死透了,刚才听老八说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围着一团红光,应该是那时候觉醒的炼体。”
“不过你的体质确实少见。女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凤心…”少女突然顿住,前世的名字不要也罢,反正也不是爹娘取的,那是表哥帮忙给取的,想起表哥她胸中一痛,瞬间脸色冷冽。“对不起,我好像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姓凤。”
凤心儿:既然重生,就和前世恩断义绝。
“不记得了?看你气质清冷,不如就叫凤泠夙如何?”九娘秀眉微蹙。
凤泠夙:这名字倒是不错。
“多谢前辈赐名!”
“对了,前辈,这里是哪里?”凤心儿气息虚弱的问。
还没等众人回答,空气中传来一阵“咔嚓!”声。
空气突然安静。
妈呀,不会是刚才灵力太强,把刚才那枚蛋震碎了吧?他们还想尝尝味道好不好吃呢!
众人齐齐凑过去,好奇地盯着桌子上那枚蛋。
不一会儿,一个头上长角的小脑袋破壳而出。
随即,身上的蛋壳也脱落,露出肉乎乎的青色小身体。
小东西扭了扭身体,伸了伸懒腰,迈着萌萌的步子,朝着凤泠夙走过去。拿起她纤细白嫩的手指。
啊呜。
小嘴巴一咬,凤泠夙手指上流出血珠,一阵金光闪过,血珠很快进入小东西的体内。接着嘴巴一张,“主人,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不要丢下我哦。”
凤泠夙看着这软乎乎,萌萌哒的小东西,用手轻轻的碰了它一下,“你这么软软糯糯,这么可爱,不如叫你肉肉如何?”
“肉肉,这名字我喜欢,谢谢主人。”
“你刚才?是在跟我缔结契约吗?”凤泠夙心中有些疑惑。
前世自己虽然从未见过别人跟灵兽等缔结契约,但是也是别人讲过。
“是的主人!主人你别看我现在小,但是只要主人变强,肉肉也会变强,到时候肉肉会保护主人的。而且肉肉会很快长大的哦。”
“你是灵兽吗?”凤泠夙轻轻把它放在自己的手心。
“主人,人家可是上古神兽呢。”小家伙很神气的掐着腰说。
“啊,就你还上古神兽?是不是吹牛呢啊?”众魔族、幽灵说。
只有九娘眼睛一眯,神情若有所思。
“主人,他们说我吹牛。”肉肉委屈巴巴。
“好啦,不管你是不是神兽,我都会保护你的,放心吧。”凤泠夙的声音虚弱却宠溺的笑道。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凤姑娘刚醒,就让姑娘好好休息一下吧。”
人都散去之后,凤泠夙实在是太累了,抱着肉肉沉沉睡去。
梦中,有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花园里开心的玩耍,一个少年走进女孩的视线。少年虽然只比女孩大几岁,但是已经是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了。
“表哥,来啊,来陪我玩啊!嘻嘻!”
“心儿,小心脚下,别磕到了。”话音刚落,不知道哪里飞来一颗石子,小女孩恰巧踩到,一下滑到,晕了过去。
躺在石床上的少女不安的梦呓,额头上渗出滴滴汗珠。
肉肉好像有所感应一般,为了不让主人更加痛苦,它用爪子轻轻一点凤泠夙的额头,金光闪过,凤泠夙不再梦呓。

第3章 永远陪着主人
凤泠夙缓缓睁开眼睛,意识渐渐回拢。
原来,原来自己那么蠢,自己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表哥算计还不自知,还以为表哥对自己最好。
前世的自己如此懦弱渺小,人人都欺负她,就算是府里的下人也不待见她,不给好脸色。就只有表哥,日日扮演着好人角色,当着她的面训斥下人,会亲自做好吃的饭菜给自己。
最后却联合帝后和凤婉儿一起害死她。
难道他们家族的利益真的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吗。
或许是吧,玄武大陆以武为尊,人人16岁生辰那日觉醒自己的血脉。如若家族中人在灵力血脉上的造诣资质平平的话,那么就会被别的家族看不起,会被别的家族欺负。
墨色眼眸中目光逐渐冷冽,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害她的人。她要把自己的血脉和兽蛋抢回来。当年害死母亲的凶手,她也会找出来,为母亲报仇!
小青虫感受着周围温度下降,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嗖的跳到主人身上,寻求温暖。
“主人,不要烦心,肉肉会永远陪着主人的。”小东西萌萌哒声音在耳边响起。
凤泠夙坐起身,轻轻抚摸着小青虫的身体,“好,我会保护好你的。”
“你醒了。”九娘端着一碗药走近床边。
“把这碗药喝了,你的伤口就不会那么痛了。”
“谢谢前辈!”
要想抢回自己的东西,必须自身变强大,那么首先要把自己的伤养好。她一口气把苦涩的药水喝下。
惊讶于她的乖巧,九娘挑了挑眉。
轻轻把药碗放到桌子上,用袖子轻轻拭去唇角的药渍,抬头看向九娘,“前辈,我这身体什么时候可以修炼?”
九娘:……
这丫头,刚从死神边缘过来,就想着修炼了?还要不要命了?
“这么着急修炼?就算你要报仇,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就算你现在能修炼,也很容易走火入魔。女娃娃,我劝你还是莫要心急!”
凤泠夙微微皱眉,思考一会,也微微点头。
“前辈,我会好好把身体休养好,然后再好好修炼,到时候还请前辈赐教!”她目光坚定。
“九娘,九娘……那个小丫头怎么样啦?”
喝完药继续休息的时候,突然洞里闯进来一位白胡子老头,穿着破旧的衣服,红光满面,让人看了就想亲近,不像九娘这么冷傲。
九娘微微皱眉,“死老头,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唉唉唉,你这老婆子好没道理,昨日让人去我那里取丹药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
老头说完转身,从自己衣兜里拿出几粒丹药,伸手递给一旁的凤泠夙。
“呐,小姑娘,这些是补气养血的丹药,现在不能吃太猛的药,先把你的身体调理好,然后再做其他打算。”老头一脸笑意。
凤泠夙一脸受宠若惊,“前辈,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如今,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能够救醒她,已经是大恩了。如今这又是为什么?
俩人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又听到洞外传来好多脚步声,不一会进来好几个魔族的人。其中有昨日救她过来的人,还有听到救了一个女娃娃过来看热闹的人。
“女娃娃,我们给你带好吃的来了,你快尝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他们一个个都带了吃的,摆放在石桌子上,琳琅满目,花样繁多。
“你们这是?”凤泠夙吞了吞口水,还别说,看到这些吃的,她还真饿了。
他们一个个都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们这个地方好几百年都没有人影了,昨日见到你这小丫头,觉得是缘分,以前可能有人欺负你,但是你放心啦,在这里,我们宠着你。”
“对,你放心了,在我们这虽然比不上你之前的锦衣玉食,但是养你一个女娃娃是没问题的!”
“是啊,是啊,我们幽灵之境,五百年前因一次大战,而被人封印,我们也许久没出去过了,昨日你从天上掉下来,想必定是我们的福星,能帮我们打开封印也说不定呢!”
众人七嘴八舌,个个都很喜欢她的到来。
没想到自己前世遭人嫌弃,重生后却成了幽灵之境的小宝贝。
“那你们可以教我修炼吗?”凤泠夙一脸期待。
众人听到这句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丫头不是觉醒炼体了吗?竟然不会修炼?这可是一万个人里面都不一定能有一个人能觉醒的炼体啊!她到底知不知道?
“来来来,先吃点东西,想必你也饿了!”不知道谁提醒了一句。
凤泠夙还没来得及继续问,烤鸡,鱼,肉,统统给她递到了面前。
这时候也顾不得想其他的,凤泠夙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别说,味道还不错。
众人看她吃的又香又甜,不禁都高兴的笑了。
吃饱喝足后,凤泠夙把自己好好的清洗了一遍,换上了干爽的衣服,这才觉得身上舒服许多。
看着这幽灵之境,虽然被封印,这里的人不能出去,但是这里的风景美如画,就像世外桃源一样。

这里没有争权夺势,这里的人更像是一家人。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这天,医仙老头盯着面前身着火红衣裙如妖孽一般的少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相信,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凤泠夙已经突破了五重炼体。
炼体分先天和后天,而先天的更为强悍,毫无疑问,她是先天觉醒的炼体。而她的灵力已经修炼到了涅槃高阶,这简直是神速。
五洲大陆以武为尊,以灵力薄厚程度论阶层,分为四个阶段:聚灵、涅槃、圣灵、灵境,每个阶段又分为三个阶层:初阶、中阶、高阶,最后的灵境与前面不同,分为灵境高阶、灵境大乘、灵境圆满。
依稀记得,修炼这么神速的,好似除了眼前这姑娘,就只有他了。
这几天凤泠夙在为出幽灵之境准备着,她要去夺回自己的血脉和兽蛋。她很早就已经感应到自己的兽蛋的气息了,她感受到凤婉儿对它不好,它需要她。

第4章 火火出世
凤泠夙被扔下悬崖一个月后。
万灵国皇宫。
灵力充沛的密室中,灵力波纹一圈一圈的涌动,在灵力的中心地带有一条金红色的血脉被养在其中。
这段时间无论帝后用什么方法秘术,都无法将这凤凰血脉与婉儿融为一体。
在密室的软榻上,一枚金红色的蛋发着悠悠的蛋黄色的光。
“母后,我为什么还不能把这枚蛋孵化出来啊?”凤婉儿看着床上的那金红色的蛋,快急哭了。
如果这枚蛋再孵化不出来,那么她就是一个笑话。
毕竟凤婉儿当初觉醒血脉,对众人说的是凤凰血脉,就是天命凤女。如今一个兽蛋都没孵化,还不让全国上下笑掉大牙吗?
“婉儿,别着急,等会传巫医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母后,巫医这个月都来了十次了,还是一无所获,我觉得巫医说的也不一定对。”
突然帝后脑子里灵光一闪,当初凤心儿那贱种出生的时候,国师曾经说过她是凤女,也许国师知道些什么。
宫人马不停蹄的到乡下去请国师,国师见到宫人的那一刻,心中已有答案,终究是逃不过啊。
几日后,国师姗姗来迟,恭恭敬敬的对帝后行了礼。
“帝后,敢问叫臣来有何要事啊?”国师假装疑惑。
“国师啊,本宫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打扰你在乡下的清闲日子,你可不要怪我呀!”
“帝后说哪里的话,老臣定当竭尽所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哼,那就好,那你说说,婉儿这兽蛋为何还孵化不出?”
“咔嚓!”
正当众人还在讨论之际,突然,一阵刺眼的光芒照射在了金红色的兽蛋上面。紧接着一阵蛋壳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凤凰血脉灵力的每日照射下,兽蛋还是要破壳而出了。
“母后,兽蛋是不是要破壳了。”凤婉儿惊喜的盯着软榻上的兽蛋。
“看来是的!”
蛋壳破开,露出一个火红色的小脑袋。紧接着小家伙摇头晃脑的身体全部从蛋壳里出来。
“火凤?”帝后眼睛一亮。
幸好,幸好这枚蛋落到了婉儿手中。否则……
否则那贱种就会拥有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火凤了。
果然不愧是凤女啊。
“你是主人吗?”火凤盯着凤婉儿兴奋的叫。
“是啊,我是你的主人。”凤婉儿兴奋地靠近火凤。
她轻轻的靠近这火凤,边靠近,边说,“听话,宝贝儿,本公主爱你。”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女子,火凤没感觉到一丝主人的气息。
“你这浑身火红,不如叫你火火如何呢?”凤婉儿贪婪地看着火凤。
火凤:火火?这名字不错哎。
“不,你不是主人,火火要去找主人,火火要去找主人。”说着扑腾着翅膀,就想朝外面跑去。
“你那主人早就死了,还是乖乖听我话吧!”
“拦住它,快!”凤婉儿着急的大喊。
凤婉儿飞身而起,随之伸手,一条银鞭子出现在手中。
银光一闪,鞭子抽向了正在逃窜的火凤。
小家伙紧张的一闪,鞭子抽掉了它一些羽毛。刚刚出世的火火有点脆弱,它狼狈地四处逃窜。
“主人,快来救火火,快来救火火!火火要被抽死了!”
远在幽灵之境的凤泠夙,浑身一震,好似身上的血脉被人猛然揪住一样,心中一痛,难道是自己那颗蛋被人虐待了?
被抽了好几鞭子的火凤,狼狈的趴在地上,它才刚出世,就被这样虐待。
虽然它是上古神兽,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想跑,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凤婉儿甩着鞭子,眼看着这力度就要把火凤抽死的架势。
看着凤婉儿快速逼近,火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婉儿,别抽了,你要抽死它吗?它才刚出世,留着它还有用。”帝后闪身到火凤身旁,手快速抓住了银鞭,及时制止了凤婉儿。
“现如今,你只要让它听你的话就行了。”帝后沉声说。
如何让它听自己的话,那就是与这畜生缔结契约了。
如今火凤能力还不够,不能阻止凤婉儿这一行为。眼睁睁的看着凤婉儿的一滴血化入自己的身体。
火凤:主人,火火不是自愿的,你要原谅火火啊。
火凤眼中湿润。
几天过后,火凤伤势见好。
“不愧是火凤,才三天,伤势已经痊愈了。”看着在自己身边的火凤,凤婉儿没好气的说。
自己伤势好了,作为自己的主人,不应该高兴吗。为什么她如此生气?
换句话说,现在的主人不是自己的主人,他们说自己主人死掉了,但是火火能感应到主人没死,主人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他们说主人死了,肯定是这些人害死主人的。
是的,一定是。
“走,我带你去见见子轩去。”凤婉儿一手扯着火凤,另外一只大手一挥,冲出自己的寝宫。
“啼!”火凤长叫一声,只见一抹火红色身影驮着凤婉儿飞向空中,往国公府飞去。
在万灵国帝都的臣民看到了火凤上面的公主,都纷纷跪拜。
“公主就是凤女,我们的万灵国会越来越昌盛的。”
“是的,凤女千年才出一位。我们万灵国是最厉害的!”
看着火凤飞过上空,民众纷纷议论。
飞至国公府内,火凤降落到国公府的后花园里。这里鸟语花香,处处充斥着春天的气息。
一温润如玉的男子步入花园,“婉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林子轩微笑着拿掉她头上的一朵落花。
火凤突然躁动起来,它突然感觉到了主人的气息。
对,就在那间屋里。它要去看看。
就在凤婉儿与林子轩没有反应的间隙,它纵身飞跃,冲进了以前凤心儿的闺房。
当林子轩与凤婉儿反应过来的时候,火凤已经冲进了屋子。
两人飞快的跑过去,看着火凤趴在地上哭泣。
“哇哇哇……主人啊,你死的好惨啊,火火好想你啊,主人你在哪里啊,火火想你。”一只大火凤在地上哭的眼泪直流,伤心的不行。
凤婉儿一愣神,猛然反应过来,伸手银鞭出现。
“该死的畜生,你与我缔结了契约,就是我的神兽,你竟然还想着你那该死的主人,她已经死了,死了你听懂了吗?”
话音刚落,银鞭子呼啸而来。
“啪!”
火凤还在哭,所以没有察觉,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鞭子。
“啊,你这个坏女人,你这个坏蛋,为什么打我,你还我主人。”
又一鞭子。几鞭子下去,火凤已经血肉模糊。
但是嘴里还在说“你这个坏女人!”
最后火凤被打的奄奄一息,可怜巴巴,“主人,你就是我的主人,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别打了。”
在医圣洞练习金针的凤泠夙,手一抖,银针掉落。
是自己的兽蛋在呼唤自己,它正在受虐待。
“宝贝,你再坚持一下,很快我就可以去救你了。一定坚持住!”
火凤好似有心灵感应一般,不再反抗,心中默念:“主人是你吗,我等你来救我。”
然后它“砰”一声晕了过去。

第5章 你是谁?
医仙洞,这几天凤泠夙一直在准备幽灵之境的东西。
“丫头啊,你这次出去可一定注意安全啊。”医仙老头不舍的叮嘱她。
说完还不忘给她塞了好些瓶丹药。凤泠夙统统把它们放到空间戒指里面。
知道她必须做这件事,幽灵之境的大小魔族,幽灵等都在为她担心,都纷纷贡献出自己的法宝,灵器。
看着面前一脸和蔼可亲的老者,凤泠夙满心感激。所以一直亲切的喊他爷爷。
“爷爷,这几个月您给我这么多提升灵力的丹药,还有各种法术秘籍,我还学到了您的医术,您就不要担心了,目前我的实力,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我的。”
说到这里,老头简直羞愧,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医术经验等等,这三个月都给这丫头学了个彻底,不得不令人叹服,这惊人的领悟力和天赋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一身红衣飘然而至,妖媚而冷傲。
“九娘前辈,您这是?”
“你若去夺回你那血脉和兽蛋,少不了最重要的一味草药那就是九魂草。此草只长在灵泉山上。只有它才能帮你把血脉很好的与你再次融合。”
“因灵泉山上温差极大,所以才适宜它的生长,而且还有一修为极高的灵兽守护九魂草。今日我送你一魔兽,或许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说完,袖子一甩,在地上出现一红色小蛇,吐着信子,三角形的脑袋,灵活的转动着。
“此蛇为赤焰蛇,我教给你法决,你就可以控制它。”
说完嘴唇微动,几句咒语飘进凤泠夙的耳中。而地上的小蛇也瑟缩的缩成一团。
她把小蛇放入空间中,就让这漂亮小蛇乖乖呆着吧。
“前辈,多谢这几个月对我的照顾,泠夙感激不尽。”凤泠夙抱拳躬身。
“跟我们还客气什么,我们只希望你安安全全的拿到自己的东西,不要被他人欺负了去。毕竟是我们幽灵之境养的女娃娃。我们不宠你,谁宠你呢。”
凤泠夙眼角湿润,在幽灵之境的这几个月,时间虽不长,但是却得到了大家的关心和爱。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充其量是个陌生人,或许他们把打开幽灵之境的封印寄托给了她。但是他们对她的好,是不掺假的。
比起前世的种种,她在幽灵之境的这三个月过的真的是好太多了。
所有的东西准备齐全以后,凤泠夙又休整了三天,就准备出发去灵泉山了。
远远的看着众人,一身红衣的凤泠夙转身,挥了挥手,大步朝前走去。她的身后还跟了只萌萌哒神兽。
如今肉肉可是长高了些,如同三岁小孩子那么高。
“主人,你说的那个万灵国好不好玩啊。有没有和肉肉一样可爱的神兽呀。”肉肉跟在凤泠夙身边问。
“应该有吧!”她想到了自己的兽蛋,估计也应该跟肉肉一样可爱。想到此,凤泠夙心中一痛。
那可是自己的兽蛋,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如今它在凤婉儿手里,被折磨了两个月,现在都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这是凤泠夙重生后第一次出幽灵之境,自己首先要面对的是万灵国,五洲大陆还有其他四国:天煞国、朱魅国、天武国、天泉国,前方面临的是无穷无尽未知的风险。
想到此,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肉肉,我们快点,不然天黑之前我们赶不到灵泉山了。”话音刚落,“嗖”的一声,肉肉变成小小的一团跳到了凤泠夙肩膀上面。
“好嘞,主人,我们全速前进!”萌萌哒声音响起。以为它要发威了,结果是跳到凤泠夙身上,让凤泠夙带它跑。
凤泠夙:……
凤泠夙使用九天飞行术,只见一抹红色一闪而过。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抹红色在灵泉山脚下停住。
山脚下,山花烂漫,一点也看不出来山顶的白雪皑皑,寒风刺骨。
走到一处山路旁,咦?竟然有结界。
凤泠夙心中疑惑,这样的山脚下为何会有结界?
难道是为了阻隔世人去采那九魂草?
管他结界,还是高人,这九魂草,她凤泠夙势在必得。
但是如何打开这结界呢?这九娘前辈也没告诉自己啊。
不过既然前辈没告诉自己,那想必自己可以搞定的。
想到此,她运转灵力,一股强大的灵力自体内轰然朝着那结界袭去。
“轰!”一声巨响。结界竟然纹丝未动。
这股灵力使用了自己五成的功力。凤泠夙不信邪。
紧接着又一股强大的灵力向着结界攻去。
结果还是一声巨响,纹丝未动。
这次凤泠夙用了八成功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拳头上也渗出了丝丝鲜血。
“小丫头,用蛮力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时候,空灵而邪魅的声音响起。
凤泠夙心下一惊,是谁?这山上竟然有人?
“用蛮力解决不了,那该如何是好?”凤泠夙有些泄气的耷拉着脑袋嘟囔道。
突然,她灵光一闪,难道会有什么机关?
她着急忙慌的跑过去结界旁,到处翻找石头杂草。看是否机关隐藏在石头杂草里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找到一处机关。
“前辈?是这个机关吗?”她也不知道为何,就信任了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一个人。
“哎!”远处悠悠一叹。
难道不是?凤泠夙不信邪。不管不顾的转动机关,结果结界还是纹丝未动。
怎么办?难道这九魂草采不到了?这复仇的第一步都完成不了,谈何复仇。
她气急败坏的用拳头砸向结界,声嘶力竭的喊道,“为什么?”
拳头都砸出了血,流的手臂上都是。
一刻钟过后,凤泠夙砸不动了,身子慢慢滑向地面。
一股刺眼的光芒在她面前炸开,结界缓缓打开,一抹白色身影飘然而至。
轻轻把少女扶起。
凤泠夙懵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神仙都不如。她看呆了。
嘴唇无意识吐出三个字,“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