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浩霆年初一

第一章 躲不开的男人

“谁也不许给老子打麻药,年初一呢!给老子滚过来。”

犹如困兽般暴戾的声音响起,年初一差点跌坐在地上。

一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逃开,这个可恶的男人怎么又出现了?

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他是故意不让她结婚吧?

心里涌起愤怒,她推开围在手术台前的护士,第一次大声骂他:“陆浩霆,你不要再纠缠我,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下一刻,她惊愕的张大嘴,手术台上的男人裸着上身,肌肉贲张的胸~口被鲜血染红,焦黑的弹孔还在不断的往外冒血,护士用纱布死死的按住,很快纱布就被鲜血浸透。

陆浩霆一把推开护士,那双始终含着坏笑的邪魅双眼,正痛苦的看着她,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年初一定定的看着那冒血的弹孔,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紧紧攥住,无法呼吸,无法说话。

他受伤了,位置还那么危险?

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被她愤恨的擦去,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让自己受伤?

他不是狂妄吗?子弹见到他都得绕路走?怎么中弹了?

骗子.....

“马上组织抢救,打麻药,输血。”

年初一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发号命令,她要救他,她一定能救他。

“初一,过来。”

陆浩霆看到年初一眼底的泪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沾满鲜血的手对着她招了招,只是这一个简单动作,他做的都异常辛苦。

那双邪魅幽深的双眼,炙热的看着她,像是有火焰从他眼中喷出,又像是一块巨大的吸铁石,让年初一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不要嫁给别人。”

陆浩霆紧握住年初一的小手,低声命令,语气还是那么霸道,但那双漆黑的瞳孔中,第一次浮现出害怕,他怕失去她?

年初一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卢青松脸色铁青,对着护士们怒吼。

“都看什么呢?准备手术,麻药师,打麻药,给他带上氧气罩,别让他再说话。”

“闭嘴,出去。”

陆浩霆眼中泛起狠戾,对着卢青松厉喝,周身散发的狂暴气息,朝着卢青松压过去。

手术室里一片尴尬,院长忙指挥护士和麻醉师,打算强制给陆浩霆打麻药。

“给老子走开。”

陆浩霆固执的赶走护士和麻醉师,邪妄的双眼期待的看着年初一,霸道的命令她“说你爱我。”

===第二章 下辈子,老子还来找你。===

年初一讨厌他的霸道,他的自以为是,到这个时候,他还来逼她?猛地抽回手,冷声命令。

“你需要马上手术。”

陆浩霆眼中的火焰一点点消失,他痛苦的望着心爱的女人,见她最后一面执念支撑着他,此刻这唯一的支撑没了?

陆浩霆仰头倒在手术台上,年初一看到他眼中的绝望愣住了,心口一阵剧痛,似被人用钝刀子一下下割着,陌生的感觉令她忍不住蹙眉。

她咬牙忽视,亲自拿过氧气罩给他戴上,柔声安慰:“我能救你。”

陆浩霆一把扯下氧气罩,猛地坐起来,紧抓着年初一的双手,将一枚染满鲜血的军功章放进她手心握牢,盯着她含泪的水眸,霸道的喊出。

“年初一,我爱你.....下辈子,老子还来找你。”

“噗。”

陆浩霆耗尽所有力气吼完,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栽倒在年初一怀里。

他的眼睛还在深情的望着她,紧握着她的手还那么有力,可心脏检测器却变成一条直线。

“嘀嘀嘀......”

这是每个医生都不想听到的声音。

“陆营.长牺牲了。”

“记录死亡时间,一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点二十分......”

耳边是喧闹的声音,院长在宣布陆浩霆的死亡时间,年初一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拼尽全力大喊“不,他还没死,马上抢救,我能救活他。”

“陆浩霆,你不许死,你不许死......”

在所有人惊愕的注视下,年初一疯了一样给陆浩霆做心脏复苏,她不知疲惫的按压他健硕的胸膛,眼泪模糊了双眼,晶莹的泪珠一滴滴的落在陆浩霆身上,和他身上的血混在一起流下来。

“陆浩霆,你想听我爱你,我说,我马上说,我爱你,我爱你......快点醒过来,你给我快点醒过来。”

年初一哭喊着,该死的男人,你不是很壮吗?你不是说这世上没有人能打倒你,那就快点起来。

你想听的,我说了,你为什么还要吓唬我?

你个坏蛋,坏蛋......

“没用的,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有死。”

年初一撕心裂肺的哭喊,不肯放弃的按压陆浩霆的胸膛,低头给他做人工呼吸。

他的唇好凉,像是冬天的冰雪,她不甘心让它凉下去,却发现她已经无能为力,不论她怎么用自己的唇去暖它,都无法阻止它继续凉下去。

年初一吻在陆浩霆的唇上,无力的哭泣,泪水流到他脸上缓缓滚落,划过一道绝望的弧线。

手术室里的所有人都无所适从的看着疯狂的年初一,卢青松面色铁青,用力的握紧拳头。

这是对他最大的耻辱,他的新娘,在大婚之日,嘴里喊着爱别的男人,还当着他和同事的面,狂吻那个男人的尸体。

他咬牙喊出她的名字“年初一。”

年初一猛地直起身,对着护士和助手大声命令:“马上组织手术,快,输血,电击,都干什么呢?快点。”

年初一满脸泪水,眼圈赤红,雪白的脸颊上沾染着陆浩霆的血,看起来像是疯了一样。

院长吞了口唾沫,上前安慰她:“年医生,陆营.长已经牺牲了,请节哀。”

“不......他没有死。”

年初一尖声打断院长,却在下一秒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陆浩霆死了,陆浩霆死了......

年初一眼前都是血色,仰头倒在地上。

“年医生?医生?”

喧杂的喊叫像是从远方传来,带着空谷的回音无限放大.....

===第三章 你竟然喜欢他?===

“陆浩霆,陆浩霆,你不要死,不要死.....”

年初一猛地坐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做恶梦了,这个噩梦太逼真了,陆浩霆满身是血的死在她怀里......

年初一还沉浸在那个噩梦中无法自拔,脸上凉丝丝的,她虚弱的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哭了?

年初一长吐一口气,心还似刀割般痛,让她无法忍受,凝脂玉一样白的手捂着心口环顾四周。

洁白的墙壁,绿色的墙围,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的轻轻舞动,窗台上摆着两盆月季花,床头柜上的鱼缸中,是她养了许久的锦鲤。

这是她在战前医院的宿舍?抬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白色铁茶缸,她好渴!像是离了水的鱼,嗓子都要冒烟了。

“年初一,你这个贱人。”

年初一探手去拿缸子,宿舍的门被人撞开,穿着绿色衣服的女人像旋风一样冲到年初一的床前。

年初一愕然看着站在自己床前的继姐年墨兰,她为什么骂自己?

“啪。”

年墨兰冲到床边,毫无预警的扬起手对着年初一脸上狠狠扇下去,传出一声脆响。

“年初一,我恨透了你,没有你,陆浩霆不会死,你这个杀人凶手,装晕就能赎罪吗?贱人。”

年墨兰咬牙切齿的骂着,秀丽的小脸因为怨毒变得狰狞可怕。

“陆浩霆?”

年初一捂着脸,痛苦的闭上眼,眼泪似断线珍珠一样流下来,陆浩霆真的死了?那不是噩梦?

她如同被万箭穿心,心口剧痛难忍。

他死了,陆浩霆死了?那个狂妄的男人死了?

不是噩梦吗?怎么成真的了?

“睁开你的狗眼,你以为装死就完了吗?收起你装模作样的眼泪吧!我看了恶心,年初一,你这种女人一定会下地狱,永不超生。”

年墨兰血红的嘴唇不停的张和,用最恶毒的话诅咒年初一,用力摇晃她单薄的身体。

年初一被年墨兰摇的头昏脑胀,猛地推开她,虚弱的按在床铺上,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怀疑的望向疯狂的年墨兰。

“陆浩霆死了,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因为我爱他,我从见到他第一天开始就爱上他,可他的眼里只有你这贱人,凭什么?我这么美,这么温柔,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却对你这个自卑懦弱,冷冰冰,没有感情的女人情有独钟?凭什么?凭什么?”

年墨兰疯狂的厮打年初一,揪着她身上的衣服,眼珠血红的狂抽年初一不施粉黛,却依然令人惊艳的小脸。

“你竟然喜欢他?”

年初一被打的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响,但是听到了一个她从来不知道的秘密。

她的继姐竟然爱陆浩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从来没察觉到?

她总是在自己面前诋毁陆浩霆,说他是纨绔子弟,除了有一个好家世之外一无是处,让她离他远一点,不要给他机会纠~缠自己。

就因为年墨兰不断抹黑陆浩霆,自己才那么反感他,拼命躲开他。

“是,我爱他,深入骨髓的爱他,我可以为了他去死,你呢?你算个什么东西?珍惜过他吗?关心过他吗?凭什么他死心塌地的爱你,不肯让任何人救他,拼死要见你最后一面?”

===第四章 用死来惩罚她?===

年墨兰声音哽咽,眼泪顺着她漂亮的双眼流下,泛滥成灾,恨意在心里翻涌,狰狞的把年初一从床.上拽到地上,扯着她的头发厮打她。

年初一用力推开她,年墨兰的话让她震惊,原来陆浩霆是为自己死的?

心口剧痛难忍,她撕心裂肺的哭起来,他为什么那么傻?

为什么?

要用死来惩罚她?

坏蛋,你强硬的住进我心里,却又狠心离开,剜心之痛,我怎么能承受得了?

“贱人,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害人精,陆浩霆眼睛瞎了才会对你死心塌地,看不到我对他的爱?”

年墨兰还在疯狂的厮打她,年初一就像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被她拽过来拖过去。

“他怎么知道我结婚消息的?”

年初一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她猛地推开年墨兰,愤怒的瞪着她,声音幽冷的像是从地狱冰川中发出。

“是我告诉他的,我写信表达对他的爱,告诉他,你不爱他,嫁给了别人。”

年墨兰嘴角噙着苦笑,眼泪顺着她光洁的脸颊流下,失魂落魄的开口。

她太天真了,以为陆浩霆听到年初一的背叛,会生气愤怒之下,接受自己的爱。

可惜,他就算是死,心里,嘴里,喊的都是她年初一的名字。

年初一疯了一样站起来,抓着年墨兰的衣襟用力摇晃。

“是你害死陆浩霆的,是你......”

眼泪疯狂的涌出,怪不得陆浩霆会身负重伤,怪不得他不选择就近的战地医院,一定要来她所在的医院,点名要她做手术?

原来都是年墨兰搞的鬼?再也无法压下对年墨兰的恨意。

“你们母女都是魔鬼,是魔鬼。”

她尖利的喊叫着,瘦削的身体像是有无穷的力量,年墨兰面对疯了一样的年初一,心生畏惧。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拼命想挣开她的手,用力击打她的手臂,可年初一像鬼魅一样,年墨兰把她推开了,她又扑上来,疯了一样撕扯她。

“你害死了陆浩霆,是你害死他的。”

年初一眼前都是那个对着她痞痞勾唇的男人,他在对她笑,笑容邪魅张扬。

泪水迷糊了双眼,她渐渐没了力气,揪着年墨兰的衣襟嚎啕大哭。

“疯子。”

年墨兰的头发让年初一扯的乱糟糟的,头皮撕裂一般疼,漂亮的裙子也被年初一撕坏。

年墨兰粗暴推开浑身无力的年初一,捂着火.辣辣的脸,痛恨的诅咒她。

“你活该一辈子痛苦,死了也见不到陆浩霆,和你那个贱妈一样该死,想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求我就告诉你。”

年墨兰带着恨意,手下力气用的大,虚弱的年初一被她推到床头柜上,柜上放的金鱼缸掉落在她头上碎裂,一只红色的锦鲤在地上来回翻跳,垂死挣扎。

年墨兰害怕了,惊恐的倒退着看着满脸是血的年初一,她雪白的脖颈处扎着一块玻璃碎片,鲜红的血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

“是你自己摔的,不关我的事儿。”

年墨兰丢下一句,转身仓皇的跑出年初一宿舍。

年初一躺在血泊中,不去管脖子处喷涌的血,费力的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金色的军功章,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绝美的笑容,用力握紧那枚军功章,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处。

弥留时,看到陆浩霆迈着大步从金光中朝她走来,嘴角挂着招牌似的邪魅笑容,对着她张开双臂。

===第五章 美救英雄===

年初一微笑朝他走去,陆浩霆却消失不见,年初一闭上眼睛,一滴泪珠在她眼角滚落。

“陆浩霆,如果能重生,我一定会告诉你,我爱你。”

陆浩霆是为她而死,直到死亡的最后一秒,他都在等待她说我爱你。

年初一紧握着军功章,在弥留之际,突然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

“主人,我带你去找他。”

.......

“来呀,小太爷皱下眉,就不姓陆。”张扬的声音中透着嚣张,狂妄,有几分耳熟,好像是在记忆深处,被刻在心底的声音?

年初一费力睁开眼,四处找寻声音的主人。

“哥几个,别怕他,这小子忒狂,今天好好的收拾他,让他跪地求饶,从我胯~下钻过,妈~的,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对,打死他,一个人还敢这么狂?”

“丫的,太能装,打死这孙子。”

乱七糟的骂声此起彼伏,年初一突然发现这场景似曾相识,人死了,会在望乡台回顾一生,她兴奋的朝声音响起处看过去。

不远处的墙角,站着一个少年。

是他......

缠了她年的陆浩霆......

陆浩霆穿着红背心,斜背着军.用挎包,利落的短发似钢丝般根根立,和她记忆中一模一样。

此时他一手拎着一块板砖,背靠着墙,狂妄的睥睨围着他的一群混混,即便是被人包围了,他嚣张的气势也不曾减弱半分.

痞痞的勾着薄唇,伸出舌~头舔去嘴角的一丝血迹,样子说不出的邪魅。

他的右眼青了一片,背心被撕碎挂在身上,脸上,身上沾满土渍,看着狼狈,却不影响他帅气逼人的容貌。

陆浩霆嚣张的抛玩着手中的板砖,幽冷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小混混,和他比起来,对面那几头蒜伤的更重,基本上都被打的鼻青脸肿,这会儿都拎着家伙,嘴里叫嚣着,却没有人敢先动手。

陆浩霆歪着脑袋,手中的板砖指着为首的混混,邪妄叫骂。

“来呀,小太爷等着你们呢!怎么?怕了?跪下喊爷爷,小太爷就饶了你们。”

狂的————-欠揍

年初一望着陆浩霆年轻的脸庞,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这是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在和人打群架,而她大喊警.察来了,救了他。

这一年,她十五岁,他十岁。

那以后的年时间,他一直纠~缠她......

“哥几个,揍死丫的,太他么狂了。”

为首的混混被陆浩霆的嚣张气坏了,举着手里的棍子率先冲过去。

陆浩霆拎着板砖毫无惧色的迎战,对方人多,他被堵在胡同中,面对群殴全无惧意,终因寡不敌众被打倒。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年初一看到陆浩霆被打倒,心中一紧,她边喊边冲向他,也顾不得自己是在望乡台上,眼前的可能只是幻觉。

“警.察,快跑。”

为首的混混听到喊声,又狠狠的打了陆浩霆两棍子,对着手下嚷一句,带头朝胡同里跑去。

“丫的,有能耐你别跑,小太爷打死你。”

陆浩霆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是血,嘴里骂着,眼神狠戾,手中的板砖用力丢出,朝着混混落跑的背影狠狠砸过去。

用力太猛,陆浩霆大头朝下的栽倒,被匆匆赶来的年初一扶住。

“陆浩霆,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