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英江沐辰

第11章
江沐承接过那张纸,看着上面‘离婚申请书’几个大字没说话。
半响,他冷冷问:“妈,为什么离婚申请书上有我的签名?”
江母神情一僵,有些不自然的道:“妈是想着你回来就可以去领离婚证,才给你代签的。”
“反正你不是早就想和她离婚,等过完年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不就行了!”
江沐承眼神深邃的看了江母一会儿,看得江母笑容僵硬,但他最终没说什么,反而看向郑父。
“您请回吧,郑婉婉做牢是罪有应得,我不会签谅解书,也没资格代表陈秀英签。”
郑父还要再求,江沐承却直接拿起车钥匙,越过郑父就要出门。
江母急忙叫住他:“马上要吃年夜饭了,你这是要去哪?!”
江沐承淡淡道:“我得去找她问清楚。”
说完,他直接离开,留下的江母顿时满心慌乱。
……
陈家村。
从城里开车到陈家村最快也要4小时,江沐辰赶在10点才到陈家。
他只在接亲那天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陈家是个只有三家土坯房的小院,江沐承的车一在家门口停下,陈家大哥陈东立刻警觉的开门查看。
见是江沐辰,脸色立刻难看至极:“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江沐承缓缓道:“我想和陈秀英聊一聊。”
“都离婚了,你们还有什么可聊的?”陈东紧紧攥着手,脸上满是悔恨。
“俺知道,你一直埋怨我带着村里人上门去逼你娶秀英,可秀英怀孕的事村里都知道了,要是你不娶她,你让她今后怎么见人!”5
江沐承沉默着,当初那么让他愤怒的场景,现在想来,他竟莫名多了一丝愧疚。
陈东说着已经红了眼:“都是俺的错,当初我就不该逼着大妹嫁给你!”
“她每次放假回村提起你都是那么快乐,俺还以为你们结婚后她肯定能过得好……”
江沐承喉结动了动,一向淡然的心绪此刻无比杂乱,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心疼。
“大哥。”他第一次叫了这个称呼,“求您让我见见秀英,我有很多话想和她说。”
陈东看着江沐承诚恳的面容,沉默半响,摇了摇头。
江沐承还要再恳求,就听他说:“秀英前几天就走了,她个性倔,不肯再留在这个伤心地。”
“你也不用问我她去哪儿了,我也不会说。”
陈东一向老实的脸上满是坚硬的拒绝:“你走吧,你是城里的少爷,和我们村里姑娘没有以后的。”
江沐承看向陈东身后的土坯房,只有堂屋亮着灯,两个小孩的身影倒映在窗口。
没有另一个他想看见的身影。
“我还会再来的。”江沐承说完这句,终究低着头离开了。
陈东关上门回到里屋,迟疑地看向床上躺着的面色苍白的陈秀英:“大妹,你真不去见见他吗?”
陈秀英摇摇头:“哥,我不该再和他有任何牵扯。”
纠缠了两世的孽缘,她已经下定决心狠狠剪断,所以,她决不能再见江沐承。
只因她害怕,再见到他,她便会动摇。
“哥,等出了年,我就去四川。”
等陈东离开,陈秀英用力的攥着被子闭上眼,眼泪将枕头浸湿,直到睡着,而握着被子的手还是紧紧的。
……
6年后。
1999年夏季,四川汇炉第一届国际展销会。
陈秀英身穿黑西装,扎着高马尾,踩着高跟鞋快速的向展销会场走去。
努力跟上她的助理神色焦急:“老板,隔壁展台把我们的户外电源拿走了不肯还,现在我们的人在和他们对峙。”
6年前,陈秀英来到四川,找到因为国营饭店倒闭而回乡的李伟成。
两人合作开了一家私营火锅店“德牧”,在陈秀英的计划下,这几年越做越大,已经在四川的各个城市开了连锁店。
可这并不够,陈秀英想要在其他的省份也能看到她的独特火锅店,而这次的展销会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陈秀英目光变得冰冷:“你去买新的电源,我亲自去跟他们理论。”
两人冲到“德牧”展台,两边气势剑拔弩张。
陈秀英听到隔壁展台的人在叫嚣:“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那是我们向负责人重新要了一个。”
“是吗?那不然我们一起去向负责人求证好了。”陈秀英走上前,员工们自发给她让出了一条路。
“虽然只是件小事,但是这关系到这个展会的公正性,我想负责人肯定能给我一个解释。”
她根本不想在这里和这些人争论,第一届国际展销会的性质决定了负责人绝不会容许有人故意搅事。
隔壁展台的人一瞬退缩,正想服软,人群外传来一个威严冷淡的声音。
“她说的没错,展会的公正性是最重要的。”
人群自发分散,露出来人的样貌。
西装革履,面容成熟俊美,正是这次展会的负责人——江沐承。

第12章
看到江沐承的那一瞬间,陈秀英是很惊讶的,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主动伸手:“江总,你好。”
为了这次的展销会她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当她知道江沐承是负责人的时候,她是惊讶的。
但她不可能因为6年前的一段感情就放弃这么一个推销自己品牌的大好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那么快就遇到了他。
江沐承定定注视着眼前的女人。
6年过去,她瘦了很多,也变漂亮了很多,那本就精致的五官在淡妆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精致
“江总。”
员工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陈总,久仰。”
江沐承看到她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顿时微皱眉。
他伸手,握住陈秀英细腻的手,但是很快,她就收回了手。
江沐承的手微顿,微握拳收回了手。
事情很快解决,隔壁展台的人立刻还回了电源,并且不住道歉。
陈秀英淡淡接受了,她不是不计较,只是她一向喜欢用实力打脸。
若是隔壁展台的人走了,她的火锅大获全胜的模样岂不是没人欣赏?
忙碌的时候,陈秀英感受到有一道视线一直在她身上,但是她却不敢抬头去看,她怕沉在心底的情绪一涌而上。
江沐承并没有去打扰她。
他知道,陈秀英现在是有将近百家火锅店的创始人,应该过得很好……7
视线一消失,陈秀英强撑的镇定瞬间垮掉,她眼里是藏不住的忧伤。
几日后,展销会结束。
陈秀英一大早就到总店,查看对火锅店感兴趣的投资商规划书。
近午时分,助理敲门进来:“老板,楼下有人找你。”
“谁呀?”
陈秀英走下楼,就看到一身休闲装的江沐承。
陈秀英愣住,缓缓向他走近:“你怎么来了?”
江沐承环顾四周,这里的装修风格很舒服,灯光是暖色调,即使现在是夏季,在里面也不会觉得热。
他淡淡说:“我来尝尝这里最受欢迎的火锅。”
看他平静的样子,陈秀英看了他一眼才让人上锅上菜。
江沐承很快就尝到了美食,夸赞道:“味道果然美味。”
得到肯定,陈秀英满是骄傲的说:“很肯定的。”
江沐承想起前两天陈秀英在展销会上的演讲:“你是计划要去外省开店?”
陈秀英不免惊讶他竟然听了演讲:“对。”
她的眼神中透着坚定,在江沐承心里的形象彻底改变。
江沐承低头吃着菜,漫不经心的问:“你计划在哪个城市开?”
陈秀英一顿:“上海。”
江沐承眼里闪过一丝惊奇,笑着说:“我公司总部就在上海,你有需要就找我。”
闻言,陈秀英瞳孔微缩,转移视线:“谢谢。”
听着满是疏远的话语,江沐承脸上的笑容也收起来。
当初提离婚的是她,如今避着也是她,他就这么让陈秀英讨厌吗?
陈秀英看着脸越来越黑的江沐承,不知道哪里惹了他,本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更是不敢说话。
江沐承正要去结账时,陈秀英拉住他:“我请你的。”
他本想说“不用”,说不口的却是:“下次我请你。”
陈秀英顿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助理兴高采烈的跑到她身边:“裕兴集团采购了我们的计划书,刚刚打电话来,说要和我们谈合作。”
话音刚落,陈秀英并笑了出来,周围的员工也欢呼了起来。
裕兴投资有限公司是来这里的最大最好的投资公司,找他们合作的数不胜数,可他们却很挑,而且很注重信誉。
江沐承由衷的为她感到开心:“恭喜。”
陈秀英转头,笑着对他:“谢谢。”
江沐承的眼睛照着陈秀英那清丽白腻的脸庞,她嘴角漾出好看的弧度,灯光照射在她明彻的眼睛之中。
陈秀英一直在对接合作的事情,三天后,助理拿着报纸急匆匆的跑过来:“不好了,老板。”
陈秀英拿过报纸,头条上显目的大字“川味德牧火锅里菜里头竟然有死蟑螂”。

第13章
陈秀英一愣,快速冷静下来,报纸上还覆盖着一张有蟑螂的图片,而背景也是他们独特的桌子图片。
她当初为了加一些特色,将所有的桌子都贴了一些动物的图片,墙上也是写有名人名事,出了火锅吸引顾客还有就是独特的装修风格。
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标志。
陈秀英将报纸放在旁边:“去找到这个顾客,带上礼去抱歉,然后再侧面的打探一下事实。”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顾客肯定会找服务员,可她并没有收到这个消息,所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别人故意的。
出了这种事情,裕兴投资有限公司说不定可能会反悔,只能在他们得知消息之前就把事情解决。
这是一场与速度的竞争。
助理的电话打进来:“老板,找到人了,可是他不招。”
陈秀英冷着脸:“用钱砸,无论如何都要找出破绽。”
她刚挂掉电话,又进来一个电话。
“陈老板,报纸上的那个消息是怎么回事?”
陈秀英一愣,没有想到投资商那么快就知道这个消息。
她冷静的解释:“这个消息是别人诬陷我们店的,我已经去找那个散播消息的人了。”5
电话传来疑惑的声音:“这个消息是假的?”
陈秀英攥紧电话:“是的。”
电话那头传来议论的声音,陈秀英心一紧。
没过多久议论声停止:“陈老板,我们约个时间再继续聊。”
电话被挂断,陈秀英的心里很没有把握。
这个时候她被人告知江沐承过来找她了。
陈秀英皱眉,现在事情一大推,她现在没有心情再应付江沐承,正要让人拒绝,江沐承直接闯了进来。
他那文质彬彬的样子,很难想到会做出闯进办公室的事。
江沐承坐在她对面,陈秀英才回过神来。
江沐承皱着眉:“我看到报纸了。”
他一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肯定这件事是假的,做这件事的目的肯定是不想让她顺利的拿到投资。
陈秀英垂下眼,他应该也会和其他人一样相信这个消息吧。
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我来的时候已经打电话给了投资商,让他们多给你一点时间,之后再做打算。”
陈秀英抬眼,心里震惊着,但是表情却是镇定:“谢谢。”
重要的事情说完,江沐承才想起刚刚的冒失:“抱歉,没有得到你的同意就闯了进来。”
明明用着温柔的话了出来,陈秀英却察觉到无尽的疏远。
陈秀英扯扯嘴角:“没事。”
江沐承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之前都是陈秀英说个不停,他偶尔的应答。
他现在才体会到陈秀英之前的感受,感受到了她之前的委屈。
陈秀英下逐客令:“我送你下去吧。”
江沐承一愣,停留了一会走了下去。
走到门店的门口时,一个拿着盒饭的人和他擦肩而过。
“李老板又来给咱们老板送爱心餐了。”
员工的声音让江沐承脚步一顿。
一道羡慕的声音:“听说他们马上就要订婚了。”

第14章
江沐承怔住,僵硬的转过身。
他们靠的很近,而本是苦着张脸的陈秀英也挂上了笑容,她双手抱着盒饭,一脸娇羞的看着那个男人。
江沐承感觉他心里莫名的不爽,可却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江沐承冷着张脸离开。
门口的员工打个寒颤,明明是夏天怎么还觉得冷呢。
陈秀英回到办公室,李伟成紧跟其后。
当初来川省时,在火车上遇到了李伟成,正好目的地都一样,而他听说了计划之后,十分认可,于是两个人的打拼之路就开始了。
一个研究火锅的配方,一个主营店子的开张和发展。
李伟成关上门:“知道你现在着急,肯定不会顾着你的肚子,所以我亲自下厨监督你吃饭。”
这几年,陈秀英的胃都快被李伟成养刁了。
陈秀英打开盒饭,全是她喜欢的菜,香味飘出来,食欲瞬间被勾起。
李伟成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嘴角就没有下来过。
李伟成看她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这件事不要太担心了。”
陈秀英闻言,瞬间泄了气:“我担心的是投资商还会不会和我们合作。”8
李伟成知道陈秀英微这次去上海开分店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安慰她道:“放心,这家不行,还有其他的投资商。”
陈秀英不甘心:“这个可是最好的投资商。”
李伟成揉了揉她的头。
就在此时,电话响起,陈秀英连忙接通,助理的声音传来:“他招供了,我拿到了证据。”
陈秀英松了口气:“你现在去报社,把证据公布出来,要发最早的。”
“好。”
李伟成见陈秀英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吗,怎么还皱着眉。”
他伸手去抚平陈秀英皱起高高的眉,却被她避开。
陈秀英并没有注意到李伟成的动作,正好去拿桌上的文件。
根据她之前的调查,继续合作的可能性并不高:“但愿吧。”
翌日。
陈秀英焦急的在办公室等待投资商的电话,越晚来电越危险。
“滴滴滴”
陈秀英连忙走到电话面前,深呼吸调整情绪才接电话。
“陈老板,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要提前终止了,很抱歉。”
陈秀英心里一紧,冷静的说:“为什么?我们之前明明聊的很愉快。”
电话那头停顿一会,一句“抱歉”后就将电话挂掉。
陈秀英愣了一下,并立马拿上桌上的车钥匙和文件跑出店门。
这个投资对她很重要,她不可能被一个小小的舆论而错失这个机会。
陈秀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他们所在的酒店,刚好遇到他们进酒店,她急忙跑过去。
陈秀英走到投资人的旁边:“王总你好,昨天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那是别人诬陷我们的名誉,你们也不能见声誉有些受到影响而放弃那么好的机会。”
可投资的负责人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只是一句淡淡“抱歉,我们不和声誉有影响的食品店合作”
陈秀英还想努力,却被酒店的门童拦在外面。
她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却没有从酒店离开,只要他们出来,她还可以继续争取机会。
一个小时后,陈秀英口袋中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迟疑一会才接通。
那边的话让她愣在了原地。

第15章
“陈老板,原来你和江总认识。”
陈秀英一愣,那明显是投资负责人的声音,可是这和江沐承有什么关系。
就在此时,负责人说:“陈老板你上来吧,我们谈谈合作。”
陈秀英怔住,反应过来后,连忙走进酒店,门童也没有在拦着她,想必是打了招呼。
找到房间号,陈秀英敲门,看到的不是投资商的人,而是江沐承。
陈秀英怔住,疑惑一秒,立即整理好情绪。
江沐承看到陈秀英脸上没有任何的意外,微微侧身:“进来吧。”
陈秀英走进去,才看到投资商的人。
负责人和蔼看着陈秀英:“陈老板,坐。”
“刚刚江总说他愿意做担保,那我们也不好在推托,所以我们一致决定和你合作。”
陈秀英这才明白刚刚负责人为什么要说和江沐承认识。
她立即将包里的合同拿出来,放在负责人面前:“这是我做的合同,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可以修改。”
负责人微愣,没有想到连合同都拿过来了。
江沐承见此,嘴角微微勾起。
经过商定,重新打印了两份合同,双方都签好字。
“陈老板合作愉快。”
陈秀英和负责人微握手:“合作愉快。”
她和江沐承走出房间。
如果没有江沐承这一举动,她这个合作估计是泡汤了。
陈秀英勾起最完美的笑容:“江总,谢谢你,我请你吃个饭吧。”
江沐承看着她那职业的笑容,和上次对那个男人笑的完全不一样,不自觉手并紧握着。
他移开视线:“好啊。”
陈秀英带江沐承来到一家西餐厅:“这家的牛排做的很好吃。”
江沐承注意到她说到牛排的时候眼睛时发着光的:“喜欢吃牛排?”
陈秀英轻轻的点点头。
闻言,江沐承语气淡淡,但仔细听却能感觉到一丝期待:“我知道有家牛排做的很好吃的店子,改天带你去。”
陈秀英却摇摇头:“我觉得做的最好吃的是我家的厨子。”
江沐承一愣,微皱眉:“你们不是做火锅的吗?”
陈秀英低头看着菜单,笑着说:“他是我的合伙人,也研究火锅配方,他做饭做的很好吃,我的嘴都被养刁了。”
在江沐承眼里,说起那个男人时竟然是一脸娇羞的样子,心里像是有东西堵着。
陈秀英抬眼:“改天让你也尝尝。”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小了,只因看到江沐承那微微蹙起的眉。
陈秀英眼神一暗,或许他根本就看不上这些东西。
服务员将牛排端了上来,陈秀英快速调整情绪。
江沐承快速的切到牛排,打算和陈秀英的换一下,抬头却发现陈秀英已经切好了。
江沐承一怔,这几年来,她变化了好多。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切着牛排,但速度慢了下来,而陈秀英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陈秀英不自然的吃着江沐承切好的牛排,感觉和之前的味道都不一样,似乎更美味了些。
他们刚走出餐厅,迎面就来了一辆车,后座下来一个身穿件米色层叠长裙,带着贝雷帽的女人。
陈秀英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冲到江沐承的面前,抱住了他。
于雪的语气满是欢喜又有些责备:“沐承,吃牛排都不叫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