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芜乔喻初

第1章 重回一九九零
省城,和平电影院。
一场电影刚刚结束放映,观众们都在激烈的讨论着剧情,宋芜却双目失神的望着白色幕布发呆。
这是哪?
她不是病发,倒在手术室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充满复古气息的电影院?
“姐姐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是被谁勾去了魂?”
软糯的调笑声在耳边响起,宋芜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一张少女面孔映入眼帘。
少女约么十五六岁的年纪,眉眼间充斥着天真无辜的气息,看起来甚是娇俏。
但鼻翼两侧高高隆起的颧骨,却让少女的面相平白多出了几分尖酸刻薄的味道。
竟然是宋嫒!
宋芜的面孔不禁扭曲起来。
这个女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她午夜梦回时,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人。
可宋嫒不是九四年就和徐家一起搬到B市去了吗,怎么会和她一起坐在这看电影?
茫然环顾四周,这场景,在她的记忆中,好似出现过。
那是十四年前,和平电影院建成首映,宋嫒不知在哪里弄来了票,非要邀请她一起来这看电影。
也是在这,她认识了那个人。
为了他一句白首不相离,宋家大小姐弃了锦衣玉食,毁了锦绣婚约,只盼和他双宿双飞。
可结果呢?
所谓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可笑的骗局。
她的妹妹宋嫒暗地里勾搭上了她的未婚夫,两人珠胎暗结,怕东窗事发,就想了个阴损的招数。
他们找了个小有名气的演员,欺她年幼,骗她感情,诱她私奔。
堂堂S市的宋家大小姐,就这样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的名声污了,徐家自然不可能娶她。
为了保全徐宋两家的脸面,宋嫒及其“懂事”,主动提出,要代姐嫁入徐家。
本该被千夫所指的渣男贱女,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若仅仅如此也算她宋芜活该,谁让她识人不清呢?
可那二人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不该动她母亲!!
想到自小疼爱自己的母亲,被他们害的惨死的模样,宋芜的心中掀起了滔天的恨意。
不论这里是梦境或是幻觉,她都要杀了这个歹毒的女人!
电影院建的本就不大,放映室的座位也都是紧挨着的。
宋嫒为了说话,特意将头探到了宋芜的耳边。
也因此将脆弱纤细的颈项,暴露在了宋芜的眼前。
宋芜抬手抚上宋嫒颈间的肌肤,在宋嫒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的力道骤然加剧。
宋嫒的面色,因为呼吸困难而变的青紫。
看着仇人在自己手下挣扎着求生的样子,宋芜的心中不禁泛起报复的快慰。
“有小偷,快抓小偷啊——”
放映室里突然响起女人焦急的呼喊声。
紧接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从后排跃起,快速向门口的方向逃窜。
坐在门边的宋芜没防备,被人撞到了肩膀。
她吃痛之下,手上也不禁失了力道。
宋嫒也就此侥幸逃离了她的掌心,连滚带爬的向门外跑去。
宋芜此刻呆立于原地,和这满室的慌乱相比,她整个人显的格格不入。
垂在身侧的手掌轻轻抿动,指腹上似乎还残留着宋嫒的体温。
今天的梦境,有些过于真实了。
被撞过的肩后,也传来一阵阵的钝痛,她的皮肤一向娇嫩,不用看都知道,那处一定是淤青了。
可是,不都说梦里不能感到疼痛吗?
所以,或许……大概……可能……
她此刻,并非在梦中?!
宋芜的眸子,越来越亮。
她想,她是真的重回到九零年了!

第2章 轮到你了
从电影院出来,天上就乌云密布。
宋芜一路疾驰,终于赶在暴雨降临的前一刻,跑进了家门。
“阿芜回来了,怎么样电影好看吗?”
一楼的厨房里,她们家的帮佣周嫂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晚饭。
见到宋芜回来,周嫂还笑呵呵和她打招呼。
自从她离家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周嫂了。
客厅里,墙壁上悬挂的破旧日历本上显示着今天的日期。
一九九零年,八月十日。
宋芜眼睛渐渐湿润,含糊的应了一声,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
她双手抱膝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雨景发呆。
紧闭的玻璃窗上,影影卓卓的映出她的影子。
巴掌大的小脸颇为圆润,两颊和下巴上还带有些许的婴儿肥。
柳叶弯眉下,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略带迷茫,红润的嘴角天生微微上翘,未做表情,就自然流露出三分笑意来。
这是她,也是十六岁的宋芜。
宋芜走到窗边,想要打开窗子透透气,抬手却看见了自己格外细腻白皙的手指,半点都看不到她在国外磋磨出的那些粗糙老茧。
“阿芜,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和妈妈说一声?”
门外,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进房间。
不同于南方女人的娇小纤细,妇人的身材看起来更高挑粗壮一些。
听到这声音,宋芜本就不平静的心绪,再次翻涌起来。
她急忙循声望去,就见到年轻了许多的母亲,正活生生的伫立在门口,满面慈祥的笑望着自己。
宋芜鼻头眼眶酸的厉害,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生怕眼泪模糊了视线、母亲的身影就会消失。
宋芜手脚并用的爬下窗台,跌跌撞撞的奔向母亲。
直到彻底扑在母亲的怀里,确认了这并不是幻影,她才放任所有的情绪喷涌而出。
宋太太被扑的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一低头,就看见了哭成泪人的小姑娘。
从没见过女儿这个模样,宋太太心里咯噔一下。
“听周嫂说,电影院有小偷,我的小阿芜是不是被吓到了?”
宋伊哭的厉害,根本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丝毫不敢松开抱住母亲的手。
知道女儿不是被吓到,宋太太稍稍放心,一下下摩裟着女儿的背,心疼的轻声哄道:“那是谁惹我的小阿芜生气了?”
想起周嫂说女儿是一个人回来的,宋太太便试探着问道:“是不是子凡没去接你,你生气了?”
听到这个名字,宋芜的身体僵了一瞬。
宋太太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当下断定自己猜对了。
虽然心中恼怒徐家小子惹得女儿如此难过,但还是憋着一口气,违心着劝慰。
“你呀,别总是得理不饶人。你和子凡早晚都是一家人,是要过一辈子的,哪能三天两头的吵架?我们女人啊,在外面,到底是要给男人面子的……”
听着耳边细碎的唠叨声,宋芜的眼泪虽然依旧止不住,但哭声却是渐渐的小起来了。
她自然知道母亲是为她好,可只要一听到徐子凡的名字和自己放在一起,她就直犯恶心。
“可如果,徐子凡和宋伯豪一样,在外头养了女人、有了孩子呢?”
冷不丁的,宋芜哑着嗓子问出了这句话。
宋太太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实在是没想到女儿会说起这个。
宋伯豪是宋芜的父亲、宋太太的丈夫。
宋家两夫妻,是包办婚姻。
宋伯豪不喜欢宋太太,但又不敢违抗宋老爷子的命令,只能“被迫”娶了宋太太。
然而,在宋太太即将临盆之时,宋伯豪却又突然闹起了离婚。
理由是,他找到了所谓的“真爱”,扬言要反对包办婚姻,追求自由恋爱。
宋老爷子当然不答应,宋伯豪这次却不惧老爷子的威严,直接将真爱领进了宋家的大门。
两人在宋家旁若无人的自由恋爱,不仅把宋太太气的早产,还把宋老爷子气了个半死。
这场闹剧持续了大半年,最后还是宋伯豪赢了。
因为,宋老爷子因病去世了。
宋老爷子去世后,宋家再没人能压制宋伯豪,可这婚,终究还是没离成。
因为那真爱怀孕难产,撒手人寰,只给宋伯豪留下一个女儿,取名宋嫒,养在了宋老太太身边。
宋芜年少时不知道这些,还当宋嫒是自己的亲妹妹。
有时候宋太太对宋嫒态度冷淡,她还为其打抱不平。
每每想到那时,她就恨不得狠狠扇过去的自己两巴掌。
咬紧腮边软肉,直到口中弥漫起铁锈的味道,她才抑制住这股恨意。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宋嫒耍的团团转的傻白甜了,在国外的这十四年,那些大大小小的风雨她也不是白经历的。
这次,该轮到宋嫒和徐子凡他们付出代价了!

第3章 一份大礼
宋太太被女儿眼中狠厉吓到,缓过神来,就听见女儿声音飘渺的说道:“可如果徐子凡如宋伯豪一般,在外面养了女人孩子呢?”
这话中信息量太大。
宋太太颤抖着身体,喃喃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说的……是真是假?”
宋芜看宋太太一副喘不上气的样子,心下一慌。
生怕母亲被气坏,她连忙伸手放在母亲胸口,一边帮母亲顺气,一边急道:“娘,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是刚才的电影太精彩了,我被感动到了,这才没控制住情绪。”
宋太太一口气梗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难受极了,遂嗔怒道:“你这丫头,净乱说话,这种玩笑能随便开吗?
那电影里的都是演的,你为他们哭,可见你也是个傻的……”
小汽车鸣笛的声音自楼下传来,打断了宋太太的唠叨。
随即,是一阵上楼的脚步声。
“母亲,我回来了。”
是宋嫒的声音。
宋芜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诡色。
她的视线越过宋太太的肩膀,看向门外。
被雨淋湿的瘦弱少女,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外,在其身后的,是同样湿漉的高大男人。
男人看着少女的眼神,透露出浓浓的怜爱。
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渣男贱女!
宋太太看到徐子凡和宋嫒这副狼狈样子,面色就是一沉。
“宋嫒你去哪了?阿芜都到家半天了你怎么才回来!还有子凡,你为什么没送阿芜回来,而是和这丫头在一起?”
徐子凡听到宋太太的质问,眉头皱的紧紧的,下意识就要上前一步,替心上人儿出头。
宋嫒连忙拉住他的衣角,轻轻摇了摇头,递过去一个哀求的眼神。
徐子凡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压住心中的愤怒,才阴阳怪气的说道:“还不是宋大小姐,一声不坑就消失,小嫒担心她,在雨中整整找了她两个小时,要不是我硬拉着小嫒回来,小嫒现在还在外面淋雨呢!”
“凡哥哥,你别说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和姐姐无关。”
宋嫒局促不安的低着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低声说道:“母亲,既然姐姐没事了,我就先回房间了。”
说完,身体坚持不住般的晃了一下。
徐子凡立刻扶住心上人肩膀,心疼的说道:“你身子弱,我送你回去。”
二人不待宋太太的说话,就要离开。
房间里,宋太太脸都黑了。
宋芜按下快要发怒的宋太太,声音森冷道:“给我站住!我有说你们可以走了吗?”
宋嫒听见宋芜的声音,电影院的记忆皆数涌上脑海,一股窒息的恐惧感由然而生,她下意识的抬手护住的脖颈。
徐子凡不知道那件事,只以为宋芜大小姐脾气发作吓到心上人了,他想也不行的吼道:“小嫒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干什么!”
“什么叫她都已经这样了,她这不是好好的吗!”宋芜故作娇蛮的说道:“徐子凡,你叫她小嫒,叫我宋大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未婚夫呢!”
徐子凡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他很想甩袖离开。
但看着心上人儿一动不敢动的可怜样,他又不得不为心上人儿考虑。
他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虚与委蛇的说道:“我当然是你的未婚夫,可小嫒身子不好,万一感染了风寒,传染给你,我会心疼的。我先送她回房间,马上回来陪你。”
徐子凡一心只想送宋嫒去休息,并没注意到他说这话的时候,宋嫒攥紧的拳头,和骤然苍白的脸色。
宋芜倒是看见了,她心思微动,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我的好妹妹,你可要坚持住了,这不过是一份小小的见面礼,真正的大礼还在后面呢!
明天你可千万不要太过激动啊!!

第4章 宋小姐
次日上午,市中心百货大楼。
宋芜穿着当下最流行的连衣裙,俏生生的站在试衣镜前,提起裙摆,脚下翩然转动,如同一只误入人间的精灵。
她对着镜中的宋嫒,笑着问道:“小嫒,你看我这身如何?”
宋嫒穿着土里土气的衣裙,拘束的站在一旁的角落里。
这是她的惯用技俩。
明明衣柜里华贵的衣服一大堆,可宋嫒却偏偏喜欢穿着旧衣裳,顶着一张凄惨柔弱的表情,言语间有意无意的暗示自己在宋家过的不如意,以此去博取他人的同情与可怜。
殊不知,这样的她,站在光彩耀人的宋芜身旁,更像是陪同小姐出门的佣人。
听闻宋芜的问话,宋嫒沉吟片刻,才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这裙子漂亮是漂亮,可却也太暴露了些,不像是给好人家姑娘穿的。”
宋芜闻言,并未做声,只是不可置否的一笑。
倒是一旁的店员,不乐意了。
店员眼光老辣,一眼就看出宋芜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打进店起就全程陪着笑脸,漂亮话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扔。
至于满身穷酸样的宋嫒,则是被她忽略了个彻底。
此时,听到穷酸丫头贬低自家东西,店员眼睛一立,单手叉腰,另一手指着宋嫒的鼻子,不客气骂道:“哪来的乡下丫头,不懂别瞎说,这裙子怎么就不是好人家穿的了?这叫时髦知不知道……”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指着鼻子骂,宋嫒倍感难堪的低下了头。
呸、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宋嫒在心里不停的唾骂着,余光撇到站在镜子前的身影,眼神也变的怨毒起来。
明明都是宋家小姐,凭什么宋芜去哪都受人追捧,而自己却要被人瞧不起?
不过想到稍后会发生的事,宋嫒藏起了面上的阴沉,又重新变成了无辜柔弱、泫然欲泣的样子:
姐姐,过了今日,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宋芜一直注意着她,自然没有错过如此精彩的变脸表演。
看,这就是她的好妹妹!
昨日才淋了雨、今晨起来就高烧不退,硬是坚强的带病出门,只为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
多么真挚的姐妹情谊啊!
宋芜嘴角升起一抹冷笑。
既然你喜欢演戏,那我就送你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戏。
只是就怕这戏,你接受不了!
“住口!”宋芜娇声阻止了店员,板着一张小脸,疾声喝道:“你可知,你面前这位是谁?”
店员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着宋嫒,心中猜测。
难不成自己看走了眼,这没见识的乡巴佬,其实是个贵客?
宋芜大声介绍道:“这位,可是宋氏集团的千金、宋嫒宋小姐。”
这个看起来穷酸的丫头,竟然是宋氏的千金小姐?
店员回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被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是宋小姐回家告上一状,自己就别想在这干了。
店员刚要求饶,就听宋芜帮腔说道:“我知你是急于维护自家东西,说话直白了些,不过我们宋小姐为人最是善良,自然不会与你计较。”
末了,宋芜调皮的对宋嫒眨眨眼,用“我懂你”的语气说道:“对吧,宋小姐?”
话说到这里,若是宋嫒再追究此事,就有违其往日精心营造的柔弱善良的形象了。
宋嫒咬咬牙,不得不咽下这口恶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是啊,我当然不会与她计较。”
见状,宋芜笑开了花。
看了眼腕上的表盘,她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逛了这么久,倒真有些口渴了,我出去买些冷饮,小嫒你就留在这等我。”

第5章 更好玩了
宋芜放下手中的衣物,边往外走,边对店员嘱咐道:“你多为宋小姐介绍几套衣服,务必要拿店里最好的,若我回来发现你随便糊弄她,定饶不了你!”
店员连连称是,小跑着取回挂在最中间那几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套装,尽数捧到了宋嫒面前。
宋嫒伸手想要去阻拦宋芜,却被几个店员簇争先恐后的拥着往试衣间走去,急的她直跺脚。
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宋芜要是不在,今天的一切就都成了白费功夫了。
正焦急间,店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叫嚷吵闹的声音。
“你拦着我做什么,我是来找我女朋友的!”
“我女朋友姓宋,我们今天约好在这见面的。”
坏了!
她安排的人已经到了,可宋芜还没回来。
宋嫒站在试衣里,侧耳去听外面的声音。
心中祈祷着,宋芜快些回来,千万不要让她的计划落空。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突然变的安静起来。
难道是得知宋芜不在,那人直接走了?
宋嫒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奈何她原本的衣服被店员拿走,新衣服还没递进来,现在全身上下只着一件内衣,根本出不去。
她只好把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试衣间的门上,探听外面的动静。
忽地,一股拉力由门外传来。
靠在门上的宋嫒,也被这股力道带着跌出试衣间。
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几乎赤身裸体的她就撞进一个男人的胸口。
“宋小姐今儿可真热情啊!”一句轻浮的调戏声吹在宋嫒的耳边。
宋嫒抬头,就见一个身材瘦长,面色枯黄、眼窝深陷的男人,一脸淫邪的看着自己。
这是她特意为宋芜找的男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打架斗殴无恶不作。
她担忧东窗事发,之前收买李四的时候,全程都遮掩着脸,丝毫不敢泄露身份。
是以,李四并不知道谁是雇主,只知道今日的目标是一个姓宋的年轻小姐。
店里的服务生说了,宋小姐正在试衣间,李四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要找的人就是那位试衣间的人。
被误认的宋嫒也想明白了此事,她涨红了一张脸,气急败坏的骂道:“蠢货,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宋小姐。”
然而,李四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并未忙乱。
“我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女朋友?!”他的手十分大胆的放在宋嫒的腰臀处,口中也故意放大音量道:“别不好意思啊,咱们昨天在床上,什么亲密的事没做过,现在你害羞个什么劲儿!”
“嘶——”
听到这话,无论是店员,还是店里看热闹的客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门外的宋芜也不例外。
这辈子的宋嫒,比上辈子狠毒的多啊!
看来昨日在电影院,自己确实把宋嫒吓到了。
前世,宋嫒还是徐徐图之,找了一个面容俊朗的演员引她私奔,让她掉入甜言蜜语的陷阱。
这一世,宋嫒却直接找了个这么个流氓当众侮辱她,这是想要直接逼死她啊。
不过……
现在这样,倒是更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