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英江沐辰

第1章
1993年,首都南泰胡同。
一户小院里,陈秀英把早餐放在桌子上。
这是陈秀英重生的第3天,她终于接受了电影似的情节降临在自己身上。
——她竟然重生到了10年前,重生到了和江沐承奉子成婚的第三个月!
正想着,江沐承在餐桌边坐了下来,对她淡淡点头:“谢谢。”
礼貌又疏离。
陈秀英微微一怔,心口止不住的苦涩。
前世,她爱眼前的男人爱得疯魔,即便知道江沐承不爱她,依旧死缠烂打不顾一切。
而江沐承在被逼娶了她后,一直冷漠以对,终于在结婚第9年,为了心爱的女人逼着她离婚。
两人分居一年后,迎面而来的一辆汽车撞死了陈秀英。
重活一次,陈秀英不再奢望得到江沐承的爱,现在她只想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不要像前世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他。
餐桌上,陈秀英也坐了下来,缓缓开口:“今天要去医院产检。”
江沐承深褐色的眸子冰冷又明澈:“下午我会请假去接你。”
陈秀英点点头,前世9年养成的习惯让她下意识给给江沐承夹菜。
江沐承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动她夹的菜,只在碗边堆着。
陈秀英看着,又看看自己不争气的手,心口像是堵了一层棉花。
吃完饭,陈秀英收拾碗筷,江沐承从她手中拿过:“我来吧。”
江沐承便是这样一个绅士体贴的男人,
他出身于高知家庭,在这个大学生都很稀缺的90时代,江沐承更是一名海归博士。
而出身农村的她,一遇见江沐承瞬间就沦陷,傻傻分不清什么是客气什么是温柔。
回过头仔细想想,其实江沐承从一开始对她就只是客气,连一丝温柔都不曾给过她。
想明白,陈秀英不由苦笑。
收拾好东西出门,江沐承送陈秀英到了国营饭店。
陈秀英现在是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前世,她失去孩子后再也没上过班,离婚后,她想再找工作,却发现她根本融入不了社会。
所以现在,陈秀英很珍惜这份工作。
来到更衣室换衣服,外面传来两个声音。
“真的羡慕陈秀英,当上了阔太。”
另一个人不屑道:“我听说她可是婚前就大了肚子,逼着别人结的婚。”
“哇,真不要脸,我就说,她老公看起来就是个精英,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这种农村妹。”
嘲笑声一字不落的传进陈秀英的耳朵里,她攥紧了手没作声。
她的确是奉子成婚,但是她并没有不检点。
四个月前,因为一场意外,她和江沐承才发生了亲密关系。
中午,陈秀英在店门口看到江沐承的车子,连忙和经理请假。
走到车前她正要打开车门,隔着车窗却发现江沐承正拿着皮夹,眼神温柔的看着里面的的什么东西。
见陈秀英一来,江沐承就立马收起了皮夹,眼神也重新覆上冷淡。
陈秀英心里一刺,眼神不由黯淡。
她低着头上了车,什么也没问,这让江沐承倒有些奇怪,毕竟结婚这三个月来,陈秀英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刨根问底,多管闲事。
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
产检的人很多,等陈秀英从检查室中出来,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她快步走到等候室找江沐承,就见他满脸不耐的倚在墙上。
一句“老公”卡在喉咙里,她脚步顿在原地。
再抬眼,江沐承已经恢复了以往平淡的神色。
诊疗室的护士大喊:“下一个,陈秀英。”
江沐承朝陈秀英淡淡道:“走吧。”
陈秀英跟着江沐承走进诊疗室坐了下来,却见医生神色有些不对,她心中一紧,忙问:“医生,孩子怎么了吗?”
医生神色凝重的开口:“孩子的胎心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很弱。”

第2章
陈秀英脑袋骤然轰鸣一声。
她着急的问:“那怎么办?”
医生赶紧安抚陈秀英的情绪:“你先不要着急,胎儿偶尔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给你开点黄体酮片,你吃上两天再来重新做个检查。”
陈秀英手颤抖的抚摸上肚子,魂不守舍的跟着江沐承离开了。
等江沐承去拿药的时候,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人,正要撞上时,江沐承及时护住了她。
他从刚刚一直平淡的神色稍稍有了点变化:“小心一点,你也别担心,孩子会没事的。”
陈秀英抬头,看进他眼底的漠然,心口一攥。
她瞬间垂下眼,轻轻点了点头。
离开医院,很快就到了家。
陈秀英正要下车时,江沐承冷淡的声音响起:“你先回去。”
陈秀英一愣,却也没有问,却在离开的时候,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江沐承整个身体靠着座椅上,拿出口袋的皮夹,点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俊美的脸。
纵然决定不再喜欢他,陈秀英心中还是一痛,转过头,向前走的步伐略显踉跄。
到家后,陈秀英整理好情绪,才进厨房做晚饭。
吃完晚饭,陈秀英叫住往书房去的江沐承:“那个,我以后可以自己去上班,不需要你去接送了。”
江沐承看了陈秀英一眼,什么也没问,很干脆的说:“好。”
陈秀英眼神微黯,下意识摸着肚子,有些自嘲的苦笑一声。
第二日,陈秀英醒来时,江沐承躺的位置已经没有一点余温。
陈秀英起床后才发现时间有些晚了,她匆忙出了门,坐电车到了饭店。
饭店的生意不太好,自从这两年私营饭馆越来越多之后,大家都猜国营饭店会不会要倒闭了。
陈秀英听着,却知道这是必然。
前世,国营饭店就是在一年后倒闭的,虽然那时她早已因为流产在家休养,但还是听到过一些消息的。
就在这时,一个客人径直走了进来,坐到了陈秀英擦着的桌子前。
来人从头到脚把陈秀英打量了一遍,讥笑道:“喂,陈秀英,都嫁给沐承哥了,怎么还在做这种下等人的活啊。”
陈秀英看着女人,瞳孔一缩。
眼前之人,正是前世害得她流产的罪魁祸首之一。
江沐承的青梅竹马郑婉婉,从小痴恋江沐承,在陈秀英和江沐承的婚礼上大闹之后被她爸妈给关了起来。
现在出现在这里,看来是被放了出来。
陈秀英仿佛没有看到她的打量,不卑不亢:“现在是新中国,所有工作都是平等的,没有上下之分。”
郑婉婉闻言冷笑:“现在都93年了,大家看的是钱,你这农村来的乡巴佬要不是用了下贱手段,凭什么嫁给沐承哥?!”
饭店所有的人都看着这边,眼神各异。
陈秀英抿紧唇,维持着服务员的态度,双手握在腹前,微微弯腰:“如果郑小姐不点菜的话,就请不要占用桌子。”
郑婉婉脸色一黑,随即眼睛一转,拿起菜单翻了起来:“宫保鸡丁,罐焖牛肉和奶油烤杂拌,还有红菜汤,先来这几样。”
陈秀英快速记下:“好的,您稍等。”
她转身正要走,就在这时,郑婉婉突然从旁边伸出脚,陈秀英猝不及防被绊倒在地上!
陈秀英下意识的护住肚子,却并没有什么用,肚子传来猛烈的痛意!
接着,她感到一股温热血液从身下缓缓流出……

第3章
陈秀英再次醒来,鼻尖传来一股消毒水味儿,睁开眼,果然是在医院。
“孩子!”
她下意识摸向腹部,摸到微凸的感觉,高高提起的那颗心才放下。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大妹,你别担心,医生说了,孩子没事。”
陈秀英转头,就见一个身穿土黄工装的男人坐在病床旁,被太阳晒得墨黑的脸上满是担忧。
陈秀英又惊又喜:“哥,你怎么在这儿?”
陈东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冬天地里没事,俺来城里找工,顺便给你送鸡蛋,一到你工作的地儿听他们说你在医院,我就赶紧过来了。”
陈家一直是农村人,前几年父母意外去世后,是大哥陈东一个人当爹当妈的把家里三个个弟妹拉扯大。
陈秀英看着桌上放着满满一篮的鸡蛋,鼻尖蓦然一酸。
自从她嫁到城里以后,大哥每个月都会来给她送土鸡蛋。
前世,她不要脸般的追逐江沐承,所有人都鄙视她,只有大哥一如既往的对她好,甚至为了她操白了头发,也不知道在她死后,他有没有好好的生活。
陈秀英忍着情绪,瓮声道:“谢谢哥。”
陈东揉了揉陈秀英的头:“跟哥还客气啥。”
兄妹俩聊了一会儿天,见陈秀英总是下意识往门口看,陈东便道:“俺打电话到妹夫单位通知人告诉他了,你放心,他肯定会来的。”
陈秀英睫毛微微一颤,轻轻的“嗯”了一声。
但其实,她觉得江沐承不会来医院了。
等到天色渐暗,陈秀英便道:“哥,我没事了,我们出院吧。”
问过医生,陈东才同意出院。
两人刚从医院走出,就见江沐承的车缓缓开进,正好停在他们面前。
江沐承走到两人眼前,语带歉意:“抱歉,公司临时召开紧急会议,来迟了,孩子没事吧?”
陈秀英有些惊讶他竟然真的来了,心里隐隐浮出一丝酸楚,摇了摇头:“没事。”
江沐承先给陈秀英打开了车门,再接过陈东手里的鸡蛋,放进后备箱里。
陈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才小心翼翼的上了车。
三人回到家中,见江沐承似乎有话要说,陈秀英打开了电视,调到中央台现在最火的《东方时空》:“哥,你看看电视。”
虽然是黑白电视,但是陈东还是被吸引得目不转睛。
两人随之走进卧室,陈秀英关上门:“有什么事吗?”
江沐承思考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婉婉已经被警察送去教育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追究了。”
依照郑家和江家的关系,江沐承知道追究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
陈秀英心中顿时一冷。
半响,才哑声道:“你觉得我没有事?还是说孩子没了才符合你的心意。”
江沐承微愣,这还是他第一次见陈秀英这样尖锐地对他说话。
他的眼神冷了下来:“你想追究的话,那随你。”
话必,江沐承走出卧室。
陈秀英看着被干脆关上的门,心里忍不住刺痛。
但她很快便调整好情绪,从里面走出来:“哥,我跟饭店的李大厨学了几个好菜,现在就给你露一手。”
陈东笑呵呵的说:“好。”
陈秀英使出浑身解数做了一桌好菜。
饭桌上,她和陈东说着话,江沐承却冷冷淡淡,一句话也未主动说。
甚至桌上的菜,被陈东动过的,江沐承都不会再碰,陈东也察觉到了,这下只敢扒着光饭。
陈秀英看着江沐承的举措,脸色顿时苍白。
前世,陈秀英就知道江沐承一直看不起他们,但是她以前的心思全在江沐承身上,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的行为有多伤人。
陈秀英紧握着双手,强忍心里的愤怒给陈东夹菜:“哥,他晚上吃得不多,你多吃点。”
江沐承看了眼陈秀英,也缓缓开口:“我晚上一向吃得少。”
接着,陈东虽然动了筷子,但动作还是小心翼翼。
第二天一大早,陈东就提出告辞,说是自己已经找到了活,该去上工了。
陈秀英勉强笑着送他上了车后,回到家中,江沐承还没去上班。
陈秀英走到他面前,哑声问:“你昨天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江沐承系着领带,声音冷淡:“我怎么了?”
他的冷漠由内而外,从前世到今生,从未改变。
陈秀英久久看着他,最终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开口道:“江沐承,我们分开吧。”

第4章
江沐承有些错愕的打量了一下陈秀英,才开口问:“你说什么?”
陈秀英攥紧拳,语气平静而坚定:“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就离婚。”
闻言,江沐承深邃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诮:“离婚?”
他神色极其冷漠:“当初你们一家带着一堆人到我家逼婚的时候,你怎么什么都不说?”
陈秀英瞬间脸色苍白,那几天她放假回家,只要吃东西就吐,陈东见状带着她去看村里的赤脚医生,才知道怀孕了。
但她也没有想到,平时温柔老实的哥哥竟然会带着全村人上门去闹。
几秒后,江沐承神色又恢复平静:“无论什么时候,你想离,我一定奉陪。”
他是几年前在国营饭店遇到的陈秀英,虽然她一直纠缠自己,但那时江沐承并不讨厌她。
可他没想到陈秀英实际上如此有心计,下药、逼婚、手段可憎,所以江沐承根本不相信她真会离婚。
话必,江沐承拿起公文包就走。
略大的关门声响起,陈秀英眼底薄薄的悲凉浮漫出来。
又过了几天,到了去医院复查的时间。
江沐承好似忘了这件事,陈秀英也没提醒他,她已经下定决心离婚,从现在开始就要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医院。
医生拿着孕检报告,表情凝重:“陈小姐,报告显示孩子的胎心已经恢复正常,但是表现出了唇腭裂症状。”
闻言,陈秀英整个人愣住了。
医生叹一口气:“唇腭裂是一种先天性口腔颌面部的发育畸形,你还是和家里人商量一下要不要这个孩子吧。”
前世,明明孩子在产检时一直很健康的,而这一世,为什么连这么罕见的症状都发生在了孩子身上?
陈秀英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
回到家,她藏好孕检报告,强打精神。
只是唇腭裂而已,现在的医疗技术虽然不能治好,但她知道,在几年后这个病就会有治疗办法了。
无论怎么样,她都不能放弃这个孩子。
过了几天,陈秀英下班回到家。
却看到江沐承的母亲正坐在沙发上。
“妈,您怎么来了?”陈秀英很吃惊。
江母是76年成功通过高考返回城里的知青,大学毕业后就和海归博士江父结了婚,如今是文印厂厂长。
江母一见陈秀英,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了起来:“来看看沐承,顺便跟你说点事。”
陈秀英看了一眼一旁的江沐承,心中升起不安:“你要说什么?”
江母斜着眼道:“我听婉婉说,她去照顾你饭店生意,你反而和她起了争执,你过两天找个机会去跟婉婉认错。”
“还有,那个服务员的工作也赶紧辞了,不嫌丢人的!”
陈秀英一愣,攥紧了手。
要是前世,哪怕她是再委屈,再不愿意,为了能讨江母的欢心,她也会什么都应了。
但现在的她,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不尊重自己的人,也不会得到他人的尊重。
“妈,首先那件事是郑婉婉故意想要害我,所以我不会和她认错,还有,我不觉得工作丢人,所以也不会辞去工作。”
听到陈秀英的回答,江沐承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以结婚这三个月陈秀英对江母的巴结,他还以为陈秀英一定会答应……
而江母闻言,眉毛一挑就要发火。
这时,江沐承开口打断:“妈,这事你别管了。”
江母火发不出,只得没好气瞪了一眼陈秀英:“行,妈随你。”
第二天,陈秀英刚到国营饭店,经理就让他们去里间开会。
陈秀英走到里间,却发现气氛很沉重。
等人到齐后,经理才开口:“大家都知道,现在饭店不景气,上面的意思呢,是要开除一部分人。”
话音落地,众人顿时闹开了锅。
陈秀英心中也是一沉。
就在这时,一个女服务员突然高声道:“要开也要先开陈秀英,像她这种未婚先孕,品格恶劣的人,就该第一个被开掉!”
周围人纷纷附和,陈秀英强自镇定反驳:“这两年我在工作上没出现任何差错,没有理由把我辞退。”
正说着,门口一阵喧闹。
陈秀英转头看去,竟看见江母拿着一张纸,怒气冲冲的向她走来。
她诧异无比的迎上前,下一刻,却见江母抬手对着陈秀英就是一巴掌!

第5章
一霎间,陈秀英右脸瞬间出现五个手指印,疼的几乎麻木。
江母把手中的纸甩到她脸上:“这是什么。”
陈秀英接住往下掉的纸,低头一看,竟是自己前几天藏起来的产检报告。
江母情绪激动无比,指着陈秀英的鼻子就骂:“你这丧尽天良的东西,怀的一个畸形儿,竟然还想要生下来!”
江母的声音传遍整个饭店,所有人都震惊了。
陈秀英面色苍白,上前拉着江母祈求:“妈,这件事我们回去说行吗?”
江母不听,反拉住陈秀英的手就往外走:“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去给我打掉!”
江母气得面目扭曲:“还想生个畸形儿,我们江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陈秀英用力挣脱江母的手,可江母力气比她大得多。
眼看陈秀英就要被拽出房间,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一向沉默的大厨李伟成走上前把陈秀英护在了身后。
“这位女士,这里是国营饭店,不是你处理家事的地方。”
江母看了看周围,眼神凶狠的看着陈秀英:“你要是生下这个孩子,我们江家是不会认这个孙子的!”
话必,江母气势汹汹的走了,陈秀英心里松了口气。
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经理轻咳一声:“今天就到这,辞退人员定下来后会通知大家的。”
大家纷纷散去,陈秀英回到大厅默默工作,旁边的服务员却毫不顾忌地当着她的面说三道四。
“好不容易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肚子里的却是畸形儿,真是造孽。”
另一个人讽刺道:“孩子成这样也要生下来,不就是为了江家的钱。”
这时,大厨李伟成走过来瞪了她们一眼,她们这才噤声工作。
见陈秀英的脸色苍白,李伟成担心道:“孩子还好吗?”
陈秀英感激一笑,她没想到自己和李伟成只是泛泛之交,刚刚他竟会出来帮她。
摸了摸肚子,她眼神中是无尽的温柔:“他很乖。”
“还要谢谢你帮了我。”
刚刚发生的事让李伟成知道,江家人对她根本就不好。
他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语言却是温柔:“遇到困难可以来找我。”
陈秀英心里一暖:“谢谢,我先去工作。”
看着她的背影,李伟成眼里浮现落寞。
陈秀英下班回到家中,就见江沐承表情冰冷的坐在沙发上:“事情我已经听我妈说了,我们谈谈。”
闻言,陈秀英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看她离的那么远,江沐承皱起眉:“你知不知道唇腭裂是什么样的病?”
江沐承认为以陈秀英的见识,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病的严重性。
陈秀英垂下眼:“我知道,现在这个病的确是没有办法治好的,但我相信以后的医疗技术肯定能医好。”
陈秀英说的恳切,江沐承却只觉得她在胡搅蛮缠。
自觉和这种自私又无知的人根本无法沟通。
江沐承冷笑:“你要是怕打掉孩子后我会和你离婚,那你大可放心,就算孩子没了,我也不会跟你离婚。”
停顿一秒,他眼神深邃看着她:“对我来说,谁都可以当我的妻子,你只是碰巧而已。”
他说完就起身进了房间。
陈秀英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又苦又涩。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对江沐承来说,自己这个‘妻子’什么都不算……
第二天,陈秀英照常去上班,刚到饭店,经理单独叫她出来。
陈秀英心里一紧:“怎么了,经理。”
经理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她:“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但我也没有办法,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拿好就回去吧。”
陈秀英僵硬的接过,双目无神的走出了饭店。
独自一人缓缓走回家,想到肚子的孩子,她又努力给自己鼓劲。
就在这时,家门口一辆熟悉的车子闯进陈秀英视线中。
是江沐承的车。
可他应该还在上班,车怎么会在这?
陈秀英下意识走上前,下一秒,透过车窗,她却看见一个女人抱住了江沐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