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城君墨辰

第11章 小姑娘捣什么乱
“什么?”男子怔怔的抬起头看向走过来的叶倾城,可看到是一个小姑娘,他又低下了头,抱着痛苦喊叫,声音渐渐嘶哑无力的妻子,几乎要万念俱灰。
“我说快把你娘子抱到里面去!”叶倾城见对方不理自己,突然有点抱怨这个没张开的身体,原主只有十三岁,而且在这乡野里受了三年的苦,营养都跟不上,长的跟十岁差不多,又瘦又矮。
“小姑娘!人家娘子生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别捣乱!”旁边焦急的看着的病人纷纷出声制止叶倾城。
“就是啊!这谁家孩子啊?赶紧把孩子领走!在这儿捣什么乱啊?”那些个知道生孩子不易的夫人们早就捏了把汗,看着小孩子跑过来捣乱,紧张的情绪就发在了叶倾城身上。
叶倾城没空管这些人,现在时间紧急,她没办法解释太多,必须马上进行剖腹产才可以。
她可不想破了自己以前一直保持的记录。
那就是,只要在她眼前经过的病人,就不会被阎王带走。
虽然这句话太过狂妄,不过确实没有她治不活的案例出现。
“我没空跟你解释太多!只有一句话!想要你娘子活着,就必须听我的话!我保证让她母子平安!”叶倾城一着急就犯了医生的大忌,不过人命关天,在这危机关头要救命也得有她出手的机会不是?
“小姑娘,你可不能这样捣乱的!你再不让开……”有一个老夫人已经气的要走上来了。
“都给我闭嘴!”叶倾城厉声喊了一句,浑身气质骤然一变,眼色凌厉的射向在场所有人,音色冷的能冻人的语气道
“不想让这位夫人难产而死就都给本姑娘闭嘴!坐堂大夫呢?赶紧准备辅助!”
叶倾城气质突然转变,完全没有小姑娘稚嫩的样子,看的周围的人不自觉臣服。
季大夫也回过神来,走上前问。
“这位姑娘,你是大夫吗?”他这么问也是因为叶倾城太小了,就算对方懂医术,那也应该只是个小药童级别吧?面对难产的夫人他行医几十载的人都束手无策,何况她一个小丫头。
“是!季大夫,你刚才说你能替她吊着命是吧?”叶倾城不多解释,反过来问。
“对!老夫能给这小夫人吊着些时间的命!”季大夫说。
在这紧急关头,在这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季大夫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反正他是没办法,能做的也只是吊命。
“好!你们几个!赶紧把你们家夫人抬到后面去!季大夫!让人准备一个房间出来!”叶倾城开始准备。
“小…小姑娘,你真的是大夫吗?我看你还是个小丫头,你会接生吗?”男子眼睛通红,神色间尽是疑惑。
“我不接生!我要剖腹取子!”叶倾城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过一石激起千层浪,她一句轻轻的剖腹取子出口,整个药堂里的人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这在古代是多么不可接受的一件事啊?
古代人都讲究死也要留个全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之类的。
要把肚子划开从里面把孩子挖出来这种事情,那是他们万万不可能接受的一件事。
“不!不行,不行!我不要孩子,我只要我娘子!不要孩子!不要!”男子发疯一样抱住产妇,不让他的小斯们去抬。
嘴里一直疯狂的说着不要孩子,不要孩子,只要娘子这样的话。
叶倾城扶额,她也没说要把他娘子杀了呀?这人怎么就这么轴,听不懂人话呢?
“少爷!你别这么用力抱住夫人,夫人快喘不上气了!”一旁的小斯拉着自家少爷,可怎么都拉不开。
叶倾城也是无语,他们家是没有丫鬟婆子吗?夫人生孩子跟过来一堆小斯算怎么回事呢?
“要不快点把人抱过去把孩子取出来,你娘子就真没救了!”叶倾城无奈的大声喊了出来。
“你…你说什么?我娘子不会死?”男子这才理智稍微回归,慢慢抬起头看向叶倾城。
“对!不过你要这样耽搁下去,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你娘子!”叶倾城凉凉的说。
她是医者,是见病人没有不管的道理,可病人死活不让医治,她要怎么办?总不能把人抢过来吧?
“快,快把夫人抬进去!”男子这才焦急的吩咐几个小斯抬人。
这几个还是后面跑过来的,前面三个出去请稳婆都还没有回来。
“房间准备好了!跟我来!”季大夫亲自把人带着往里走。
叶倾城跟了上去,好在她的背篓一直背在身后,她边走边用意念调取药园空间里的手术用具。
从酒精棉到手术刀具,到麻醉药,止血药,止痛药,缝合用具全部拿出来。
季大夫把人带到了后院的一个房间,看起来也是留给重病患者住的。
“行了,除了季大夫!所有人都出去!季大夫留下来辅助我!”叶倾城其实谁都不想留下,可是现在她身边没有任何辅助医师,只有季大夫一个懂医的,怕有什么万一,她只能把季大夫留下。
“不行!我要看着才放心!”男子又一次固执的不肯出去等。
“你不出去也行,其他人都出去!把门关好!里面的人没出来之前谁都不许开门!守好了!”叶倾城没跟男子多费口舌,直接答应让他留下来,转而吩咐男子的小斯守好门之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锁好。
“看到没?走过去在凳子上坐好!”叶倾城进去之后又吩咐男子走过去在软踏上坐好,因为软榻对着床这边,能很好的看到床上的一切,所以男子也听话的走了过去坐好。
叶倾城把产妇的肚子露出来检查了一番之后,从背篓里拿出了所有用具和药物。
本来她打算静脉注射全身麻醉,可是想想,她的麻醉喷雾配合十倍药效的止痛药应该是没问题,就没有冒险去打全身麻醉。
产妇这时候都没有力气折腾了,任人摆布,只流着眼泪看着她的丈夫。
叶倾城趁着她还醒着,赶紧把止痛药给她先吃上,然后对着产妇的肚子就把麻醉喷雾喷上去。
很快,里外合力的止痛药效一起,产妇瞬间感觉不到肚子疼痛,缓了口气的她惊奇的看向叶倾城。
“能睡你就睡一觉!醒来就可以看到你的宝宝了!”叶倾城摆弄好她的刀具,分神跟产妇说了一句。

第12章 医学奇迹
看到她的操作的季大夫已经有点愣神了,这哪里需要他做什么?这小姑娘就一颗药,还有那奇怪的东西往肚子上一抹,产妇就安静下来了。
他看着这小姑娘摆弄的奇怪样式的刀更加不可思议。
她刚才说剖腹取子,他一直好奇着,可真亲眼看到那些刀的时候他却不可思议起来。整个人愣愣的。
“季大夫,一会儿你准备一下抱孩子就行了!”叶倾城看着这样愣神的季大夫,深知他也帮不上啥了。
只好拿他当个奶娘用!抱抱孩子还是可以的。
“啊?抱孩子?”季大夫不解的问。
不是让他跟进来给产妇吊口气吗?怎么又变成抱孩子了?抱孩子不是该孩子的父亲来吗?
转而看着一直嚷嚷着只要娘子不要孩子的男人。
他一个行医多年的大夫看到这小姑娘的阵势都吓的不轻,怎么刚才表现的那么疼媳妇的男人这会儿却没反应了呢?
当他看过去,他只是坐在软榻上,瞪大眼睛看着。
“你别看他了!他一时半会儿动不了,也说不了话!你赶紧准备接孩子!”叶倾城边忙着手上准备工作,还能分神观察一下季大夫的反应。
“……好!”季大夫没办法,这房间就他一个闲人啊。
哈哈,曾几何时,治病救人的场面,他一个圣手名医却变成了闲人的。
叶倾城再不管他,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当她在产妇肚子上,一层一层的切开,坐在软榻上的男人青筋暴跳,眼睛充血,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奈何他就是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剖开肚子。
而季大夫更是双手都有点止不住颤抖起来。
叶倾城事先就给产妇吃下了止血药,所以她止血钳都没有用,没有十分钟,剖开了肚子,顺利的取出了孩子。
孩子出来那一刻,哇嗷一声啼哭响起,也把思绪翻飞的季大夫哭回神,他赶紧手忙脚乱的用小被子包住了孩子,其他的他也不会做了,只等着稳婆,或者眼前的小姑娘来做。
被难产折腾的精疲力尽的产妇,疼痛消失之后无力的睡了过去。
叶倾城一步步的把后续工作都做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她把胎盘往旁边准备的盆子里一扔,开始缝合伤口。
这一切都落在季大夫跟男子眼中。
男子出了心疼和愤怒没有任何情绪,孩子他是看都没看一眼。
而季大夫则是越看越惊奇,越看越兴奋,从最初的好奇到后来的惊吓到现在的感兴趣,他经历了一个医学上的奇迹。
他也没有干呆着,时不时给产妇把把脉,而每次的脉搏都在告诉他,产妇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睡着了。
叶倾城还在处理产妇的伤口,而旁边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啼哭让季大夫不得不去查看他。
这让季大夫懊恼,他一直在叶倾城旁边看着她的操作,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可这刚出生的小家伙却找存在感。
叶倾城一切都做完之后,对着软榻上的男子一挥手,男子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能动了。
他几乎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奔到了妻子身边来。
“现在还不能动她!怎么护理我都告诉季大夫,你们就安心在这儿养着就好!等把我留下的药吃完就可以回家养着了!”叶倾城制止了男子想扑过去查看妻子伤口的动作说道。
“她…不会有事了吗?”男子声音沙哑,带着颤抖的问叶倾城。
眸子里满是担忧和害怕,就怕从叶倾城嘴里听到一句他接受不了的话。
“好好照顾着,过了七天就没大碍了!不过身上有伤口,要忌口!我一会儿都交代季大夫!行了!你就在这儿守着吧!最好是有个丫鬟婆子的过来照顾!”叶倾城虽然性格强势干练,却不是个惜字如金的冷漠性格,该交代的她不会含糊。
毕竟这里是古代,不像现代,有那么专业,成熟的医护人员。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男子听完他妻子没事之后,心里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没有亲眼看到人醒过来还是不放心“姑娘,能否多留片刻,等我娘子醒了再离开?”
叶倾城深知他只是不放心,只是因为害怕,怕他妻子有什么意外。
虽然她现在急着回去,急着想大吃一顿,急着买个奶娘给两个小虎宝宝,不过产妇的情况还算不错,应该很快就能醒来,所以也答应了下来。
正好也顺便观察一下对方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所以她点头,走向了桌子旁边坐下。
顺手在桌子上的宣纸上开始写护理剖腹产产妇的一些注意事项和药用量,打算一会儿直接给季大夫就行了。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产妇悠悠转醒。
这时候麻药的劲儿是还在的,所以她感觉不到疼,醒来看到自己的相公就想坐起来。
“娘子,你醒了?还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男子激动的握住他娘子的手放到嘴边,眼睛红肿的说着。
“不疼,我没事,相公,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女人看到自己相公如此模样,更加想要坐起来了,她挣扎着就要起身,第一时间关心的就是她的孩子有没有事。
“你可不能乱动!”叶倾城见状站了起来走上前“得在床上躺上些时候呢!身上有伤口!”
产妇听了马上安静下来,刚才她疼的差点晕倒,是眼前这位姑娘给她吃的药,所以她一听叶倾城说不可以起身就马上乖乖躺好。
这时候季大夫把孩子抱了过来给她。
“孩子交给你们!这样不行,你们得让府上的丫鬟婆子找来照看才行!”季大夫无奈的说着。
男子这才回过神来看看自己儿子。
“多谢季大夫帮忙照顾,我这就让人去府上一趟!”说着转身去交代了。
“季大夫!病人就留在这里了!这里是护理产妇的一些注意事项!你一并收着吧!我还有事,得走了!”叶倾城站起来说。
季大夫接过纸,还没来得及说话,男子已经交代完小斯回来了。
听叶倾城说要走了,扑通一声就跪下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我镇守府二公子梁宗耀!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他日姑娘用得着我的地方,只要我办得到!绝不推辞!”
手上还有一叠银票高举着。
叶倾城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人身份还不低呢!镇守的儿子,不错!

第13章 可否坐堂
“银票我就收下了!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者的责任!不必跪谢!起来吧!”叶倾城很是随意的接过了梁宗耀的银票,然后直接装进袖带里,挥挥手,完全不像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这让季大夫对她更加感兴趣起来。
叶倾城一出去,他就跟着出了房间,跟在了她身后。
叶倾城知道他一直跟在身后,可是他不说话她也不理会,自顾的走着。
到药堂的时候,等着季大夫看病的人都还在,抓药的人也不少。
那些人看到叶倾城出来,都好奇的看过去,几个妇人几次张嘴想问问产妇的情况,可又有点怕问,怕听到一些不好的回答。
这时候季大夫也走了出来,这下人们就不关心别人的问题了,赶紧排好队,等着问诊抓药。
可季大夫没有走到桌前去看诊,而是跟着叶倾城来到了柜台前。
“我要的药材抓好了吗?”叶倾城用手轻轻敲着柜台,问刚刚去为她拿药材的小药童小青。
“已经都抓好了姑娘!都在这里!一共是八百九十三两银子!”小药童见刚才抓药的姑娘没走,开心坏了。
他给她把药材抓齐出来居然就不见人了,他以为那姑娘不买了,离开了。
没想到没有走,又回来取了。
他刚才去后面拿药材,没有看到产妇那一幕,所以不知道叶倾城刚才是去救人。
“什么?多少银子?你会不会算错了?”叶倾城听到八百九十三两银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根五百年的人参他们才收三百五十两,她要的那些药材怎么会那么贵?骗人的吧?
“姑娘,小的没有算错,这些药材加起来就是八百九十三两银子!”小药童耐心解释道。
“这怎么比人参还贵啊?确定你们药堂不是糊弄人吗?”叶倾城脸色沉下来,想用气势吓唬这个小药童说实话。
她就买了那生肌丹跟生骨丹丹方上的药材,怎么就那么贵?
“给我看看!这姑娘都买了些啥药材!”季大夫见状伸手跟小药童要刚才叶倾城写下来的药材名。
小药童见季大夫没有看诊,而是过来他这边,马上把纸张递给他,然后在心里再算一遍,就怕自己算错了,被季大夫骂。
“姑娘,这上面的药材确实值那个价!就这龙骨花,咱们药堂就那么一朵,而且你在夕阳镇都可能找不出第二朵来!还有这冰肌果,完好的储存很难,所以这药材上最值钱的就是这两个,比五百年人参还贵!”季大夫看完叶倾城要的药材,解释给她听。
不过他越看越觉得惊奇,发现这姑娘要的药材越看越熟悉。
“姑娘,你这莫不是生肌丹的丹方吧?”季大夫眼中满是期待和激动,说话声音都无意间加高了。
惹的那些排队问诊的人都围拢过来。
生骨丹丹方他不知道,不过生肌丹丹方他有幸看到过,是在他师父的药方里,当做宝贝一样供着的。
他师父虽然一生也没炼丹成功过一回,可喜欢收集丹方,拍卖场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
说是年轻时候机缘巧合下得到了那么一张生肌丹丹方,研究了一辈子也没炼出一颗生肌丹来。
每次只要拿到冰肌果他老人家都激动万分,会开始炼生肌丹,而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生肌丹丹方里最珍稀的药材就是冰肌果,其他药材都可以在任意药堂买得到。
这冰肌果他本来是想留给师父,可他师父却云游四海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掌柜的说要卖的时候,他也没有刻意阻拦。
“是!季大夫也懂炼丹?”叶倾城点头,轻描淡写的承认。
不懂这季大夫激动个啥劲儿。
“老朽不会炼丹!只不过看过这生肌丹丹方!”季大夫努力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姑娘是炼丹师?”
叶倾城想了想,自己应该不算炼丹师吧?毕竟她还不会炼丹,只是想拿去试试,于是摇了头。
“不是!”
季大夫失望之余也知道,这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不可能是炼丹师啊!炼丹师这种东西,那是随处可见的吗?
像他师父,苦心专研了一辈子也没能成功炼出丹药来,小小的姑娘怎么可能是呢?
“那这药材是给谁买的?”季大夫又以为这小姑娘小小年纪医术这么了得应该是有个炼丹师师父,所以她才会买这药材。
“自己买回去玩玩!行了不跟你说了!本姑娘还着急回家呢!”叶倾城看季大夫这样子,大有拉着她研究炼丹的架势,赶紧从他手中拿走了那张纸,然后从袖袋里掏出刚才梁宗耀给的那些银票全部递给小药童!
“看看够不够!”
她懒得数,直接就让小药童来数好了,不够她还有七百两卖人参的银子。
“姑娘,这里是一千两银子,小的给你找剩余的银子去啊!”说着转身去找钱。
季大夫还不死心,想在问些什么,至少要让这小姑娘留下来在他们药堂坐诊啊。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药堂坐诊?”他像哄小孩的口气开口。
找了零钱回来的小药童听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季大夫脾气那么差的一个人,什么时候居然开始哄小孩了?而且,这小姑娘看起来十来岁的样子,怎么就能坐堂了?
“没兴趣!”叶倾城拿走小药童手里的一百零七两银子,拿上药材,转身就潇洒的走了。
她在这药堂坐堂不是不行,不过现在不行!
她是转身就走了,留下季大夫瞪着眼睛看着这小姑娘的去向。
“季大夫!刚才那个孕妇被她接生了?没死?”围在周围的人开口问季大夫。
她们听到季大夫邀请这小姑娘坐堂的时候也是震惊的。
转而一想,莫不是刚才这小姑娘顺利给那夫人接生了,季大夫才会邀请她过来坐堂的?
“真的吗?那小姑娘有这么厉害吗?难产的孕妇都能接生?”刚才说话最大声的那个,质疑叶倾城最厉害的那个老夫人开口,不可置信的问。
“都给我排好队!不看诊赶紧走!”季大夫一句爆吼。
知道他脾气的人赶紧就乖乖去排队。
他这会儿被叶倾城干脆的拒绝转身就走气的不行。
可是又知道,那小姑娘非池中物,他想结识,可被人家小姑娘拒绝,心情暴躁的不行。
小药童后来听了旁边同伴告诉他,才知道,那小姑娘医术了得,季大夫束手无策的产妇都被她顺利接生了。
他们不知道叶倾城做了剖腹产手术,虽然她刚开始说过剖腹取子,可后来梁宗耀也没有把这事传出去。
他们只知道叶倾城医术了得。

第14章 狗眼看人低
叶倾城是潇洒的出来了,可是出来之后发现,她不知道这夕阳镇最好的酒楼是哪一家啊!
她现在迫切想饱餐一顿,然后给两个虎宝宝买了奶娘就回家。
不对,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得买些米粮,蔬菜肉类的回去,害原主的那些人应该早就回去复命了,短时间她应该是安全的,可以在桃李村安生的待几天了。
在大街上逛了一会儿,发现一个人声鼎沸的大酒楼,上面写着陶然居,看名字就挺雅致的,索性就进去看看,那么多人来吃,应该差不了。
叶倾城摸了摸身上八百多两银子,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可是到了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姑娘,你不能进去!”
门口守着的小二伸手拦住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叶倾城抬头,因为他站在台阶上,她要抬起头来才能与之对视,她看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明显就是鄙视的,一股无名火蹭蹭蹭往上涨。
”我为什么就不能进去?你们开门做生意还有把客人往外撵的道理?”叶倾城这暴脾气,今儿个就非要在陶然居吃不可了。
“姑娘,我们酒楼你吃不起,可能一道菜就是你一年的生活费了!我劝你还是去对面面条铺子吃一顿吧!又实惠又填饱肚子!”
小二抬高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倾城,不可一世的说着。
“呵…我这暴脾气,本姑娘今儿非在这陶然居吃饭不可了!”叶倾城插了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我说你这姑娘怎么回事啊?陶然居是你等平民能进的地方吗?还不赶紧给我走,小心我让人把你打出去!”小二见这小姑娘胡搅蛮缠,忍不住从台阶走下来,恐吓着。
“知不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叶倾城斜眼看了一眼小二,冷冷的说。
她有银子,可现在不想拿出来了,就想跟着小二杠一杠,杠精的她,现在饿都顾不得了。
“我管你是海水还是河水,我们酒楼吃的是井水,你再不走我真打人了!”小二正要抬手,叶倾城都准备好了毒在手里,里面厉声质问一句,有一个中年大叔走了出来。
“吵什么吵?”
“掌柜的,这死丫头非要进酒楼吃饭,可你看她身上这样子,像是有钱在这里吃饭的人吗?”小二见掌柜的出来,马上跳脚告状,脸上还满是得意。
小二本以为,掌柜的肯定让人把这死丫头打出去,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
“姑娘,里面请,我已经备好了雅间给姑娘!别跟这些狗东西一般见识啊!”
掌柜的狗腿的上前,躬身请叶倾城往里进,看的小二目瞪口呆加肝胆俱裂颤抖,他这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了?
明明看这小丫头穿着破烂,瘦不拉几的,虽然长的不赖,可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农女打扮啊,这掌柜的怎么就这态度呢?
“掌柜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不用你给我准备什么雅间,我就坐在大堂吃!”叶倾城背着手往里走,也不给掌柜的什么好脸色,什么玩意,要不是为了一口气,她不会在这里吃。
掌柜的见状赶紧推小二,意思让他上前去道歉,这也是看在这小二是他亲戚的份上,不然早就把他踢出去了,怎么可能管他。
“姑…姑娘,刚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打小的出气,使劲打没事!”小二不敢耽搁,赶紧上前去学着掌柜的样子狗腿的道歉。
叶倾城站住,一步一步走向小二,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她每走一步,小二就吓的往后退一步。
“姑…姑娘,姑娘饶命啊!”吓的腿肚子都在打颤的小二,双手挡在头顶,眼泪都出来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怕,就是怕这姑娘揍自己,莫名的觉得下手肯定不会轻。
“滚开!”叶倾城一脚把人踢开,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被踢翻在地的小二愣住了,这姑娘不打自己了?这是原谅自己了?然后爬起来看向她。
这时候门口人来人往很多人,都驻足观望,只见叶倾城一步一步走向街对面坐着的一个小乞丐。
众人都愣住了,这姑娘莫不是脑子有问题?她自己都难得能进去吃饭,这是还想找个伴儿?
叶倾城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走到了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面前站定,那乞丐是真的脏,一靠近身上都有味儿,头发凌乱的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
“起来,请你吃大餐去!”叶倾城一句话,众刚刚还在猜测的人脸色都像调色板,几个刚要走进陶然居去吃饭的人都停住了脚步。
“啊?”小乞丐愣愣的抬头,看到是一个小姐姐站在自己面前,让她起来她就真起来了。
“走吧!吃大餐去!”叶倾城见小乞丐起来,赶紧转身就要带着人走。
“小姐,我…我…你给我一个馒头就行,我不能进去酒楼吃饭的!”显然,小乞丐刚才都看到了叶倾城被拦住的一幕。
“别废话,跟着我走!我看谁敢拦着你!”叶倾城很强势,不容人拒绝的说完,上前,也不嫌脏的拉住了小乞丐就往前走去。
掌柜的看着这姑娘居然要带着乞丐进去,顿时没了主意。
他慌张的往上看,只见楼上的一扇窗户里有个人头露出来,微微点了头,他这才擦了擦冷汗,就这么看着叶倾城拉着乞丐进去了。
“姑娘,小的给您安排了雅间!您就跟我去雅间用餐吧,这顿饭小的请,小的请!”掌柜的等叶倾城走了进去,马上跟了进去,祈求的说着。
小乞丐头都不敢抬,就这么被叶倾城拉着往里走,掌柜的不敢靠近她,只好落后了一大截,求着叶倾城。
也不知道这姑娘跟主子什么关系,明明两个人的身份都不可能有交集的,却得了主子的眼,还让他亲自过来招待,就是要带乞丐进来都放进来了。
他看着乞丐一进去,客人就像逃也似的离开,心都抽血一样疼。
那都是银子啊,雪花花的银子啊,就这么跑了。
“雅间啊……这么热的天气,我嫌热,就大堂吧!我可不用你们请我!我自己有银子!”叶倾城目不斜视的往里走,找到一个离窗户近的位置就要坐下。
“姑娘,姑娘,姑奶奶,我让人给您扇风,我给您上冰盆!两个,不,三个行不?”掌柜的连忙顾不上乞丐了,上前求道。

第15章 本姑娘有银子
“唉…那行吧,勉为其难,其实我一个农女没有那个排头的!算了,你极力求我,就去吧!”叶倾城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过还是不忘拉着小乞丐,一路拉着害怕的不敢走的小乞丐,掌柜的趁机往前走,走到了她们前面带路,深深呼出一口气。
楼上。
“主子,那位姑娘已经进了雅间了!”徐管家恭恭敬敬的站在男子面前“还带了一个乞丐过来,大堂里的客人都跑光了!”
男子嘴角一勾“有意思!给她免单!”
管家想不明白,明明只是一个想进大酒楼吃饭的小丫头而已,主子怎么对她感兴趣起来了?居然对方带乞丐进来都不管!
“是!”管家心里不赞同,不过嘴上却是恭恭敬敬的答应着,下去吩咐去了。
很快,二楼雅间窗户微动,有个黑衣侍卫打扮的人跳了进来。
在男子面前站定,抱拳“主子!”
“事情办妥了吗?”男子沉声开口。
“是太子的人做了手脚,已经解决了!”黑衣侍卫点头。
“准备!回京!”男子又下了一个命令。
“是!”
“你留下,保护她!”君墨尘最后给莫离一个任务,那就是留下来保护叶倾城。
这就意味着,莫队精卫随时待命在这里了。
莫队有二十三个精卫,也就是二十三队侍卫,必要的时候莫离是能启用这两万多的侍卫的,不过平时这些侍卫是在秘密地方操练,没用到他们的时候不会出来。
莫离先是愣了一下,随机抱拳“属下知道了!”
他一愣神之下就知道了主子说的她是谁,因为还没有一个女人让主子这么上心过,不是因为那姑娘,主子一早下山就回京了,不会等到现在了,还特意过来这酒楼等着,就是因为得知这姑娘一早就来了夕阳镇。
“只保护她就好,不能干扰她的生活!做不到让她万无一失你就回去自行受罚!”君墨尘又加重了语气说了一句。
莫离知道,主子一句轻飘飘的受罚意味着他要丢掉半条命。
主子奖惩制度特别严,奖励是会狠狠的奖,不过惩罚也不会轻,他能逃过一劫还是因为薛神医替他求情,因为薛神医要让他带着他去找那位姑娘,这才免去了惩罚。
不过他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主子这次会听别人的话的,以前薛神医说话可是没这么大力度呢。
“属下遵命!”
不管怎么样,主子安排的任务必须完成,他现在要去通知其他队准备回京,再安排莫队留守这里。
于是抱拳退了出去,他刚走,徐管家就回来了。
“主子,那位姑娘不接受我们的免单,不过点了不少东西,都是咱们这里的特色!还让人带着那个乞丐去沐浴更衣去了。”
徐管家一进门就汇报了自己所了解的一切。
“还以为她真能对着那乞丐吃的进去美食呢!”君墨尘低语。
“主子有什么吩咐?”徐管家没听清楚,问了一句。
“没事!准备一下!回京了!”君墨尘心情莫名好了不少,轻快的语气跟徐管家说。
徐管家惊讶了一下,这还是主子第一次跟他说话这么和颜悦色呢。不过他不敢耽搁,赶紧跑出去准备去了。
主子来了这边之后就把自己扔在这陶然居,然后出去两天,一大早回来就受了伤,不过看样子伤的不重,还有薛神医跟在身边,看主子气色也不错,应该没事。
他还是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安排好主子的饮食起居就好了,太多的事情也不归他管,说多了反而讨主子嫌。
身为从皇宫一直照顾主子至今的徐管家,那是相当了解君墨尘的,什么时候需要什么,一个眼神代表了什么,他摸的一清二楚,现在主子就是身心愉悦,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老太监也轻松起来,一路哼着小曲儿去收拾行李。
没错,徐管家其实是君墨尘身边的太监,从皇宫带出来的,到了王府之后就让他当了管家。
叶倾城这边,等进了雅间,点完了菜之后,就叫来了小二带着对面战战兢兢坐着的小乞丐去洗漱更衣。
实在是她面对着脏兮兮又臭烘烘的人真吃不进去啊!
她会去拉了对面街头的乞丐过来,也是想小小报复一下刚才小二拦住她不让她进来的仇,可不是她有什么特殊爱好,这会儿不让人带下去洗干净,她的美味都没法吃了。
小二不情不愿的领着小乞丐往后院走,一路抱怨着,踢踢打打的就到了后院。
后院有能住人的房间,平时都是给店里的伙计们住的,小二把人带进去之后,任命的给小乞丐提了洗澡水,又去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衣服过来。
“行了!沐浴自己会不会?赶紧的吧!那位姑奶奶还等着呢!”
小乞丐更加无错了起来,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她虽然是个乞丐,可她懂得男女有别的道理。
她就在那儿站着,也不动,就低着头,她害怕这里的伙计,因为她乞讨,被这种酒楼伙计打过不少回。
“真的是欠你的!赶紧脱衣服!我给你洗!”小二见状只好撸起袖子,准备亲自给小乞丐洗澡,可是他这么一说,小乞丐就往后退,摆着手。
“赶紧的吧!要不是那位姑奶奶身后有人,我才不伺候你呢!你还不知足?快点!”小二见状更不耐烦起来,上前就要拉住小乞丐给她脱衣服。
他身为陶然居的小二,那可是有多少人羡慕的活计呢,何时落的个给乞丐洗澡的下场了?要不是掌柜的吩咐,那位姑奶奶的要求必须要达到,他会给这脏兮兮的乞丐洗澡吗?笑话!
可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乞丐还给他摆手,真是要上天了。
“不用…不…不用了!我自己洗!我…我是女孩子!”小乞丐最后实在挣脱不开,只好把自己的性别说了出来“你出去等我就行!”
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因为如果她是女孩子装扮的话,难免有人会惦记上,卖了也能卖些银子,所以她一直装扮的像男孩子,年龄小,别人也看不出来。
“女孩子?不早说!那正好!你快点洗,我出去等你!”小二一听放开了手,他是对小乞丐没有一点心思的,所以轻松就走了出去,还不忘交代“快点啊!不然一会儿上了菜,那姑奶奶找你,我可没法交代!”
小乞丐小声应着,见小二出去了,赶紧去锁了门,麻利的脱下了衣服,开始沐浴。
她今天走运,能碰上个仙女姐姐,居然带她在陶然居吃饭,平时她们连靠近一下都不行的大酒楼,这回她回去可是有的吹牛了。
那几个同伴绝对是没吃过这里的饭菜的,她就是头一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