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城君墨辰

第6章 薛神医的渴望
等薛神医把药煎好送过来,只见叶倾城已经吃饱了狼肉,用手背擦了擦嘴巴,可看着那么不雅的动作却在叶倾城做来那么可爱。
“主子!先吃药吧!”薛神医赶紧把手里亲自煎好端过来的药递给君墨辰。
君墨辰此时依旧闭目养神,坐在泥地上的他却是气质出尘,没有被这恶劣的环境影响。
君墨辰伸手接过药碗一口喝下,把碗递给了薛神医,然后自顾闭目养神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倾城拍了拍身上脏兮兮的衣裙,看着如此臭屁的男人撇了撇嘴,上前跟众人抱拳道:
“吃饱了!本姑娘告辞!”
叶倾城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她还有一个丫头要找呢,虽然翡翠是原主的丫头,可她霸占了人家的身体,不能把跟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丫头丢在这里不管啊。
“姑娘请留步!”薛神医见叶倾城转身就走,着急了。
他可是一直对主子跟白峰几人身上的伤口处理方式好奇着,刚刚煎药的时候又听白峰提了一嘴,说用针线去缝伤口,还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他一辈子专研医术,不在乎名利,一生未娶,却对医术专研成痴。
“老先生还有何事?”叶倾城转头看到那个一头白发,却完全不像老人的薛神医。
她刚刚是在吃东西,可早就留意了山洞中发生的所有事情。
这位白发医者,他们都叫他薛神医,大概就是那个什么主子的主治医生,而且他也是知道他们主子是中毒而非旧疾。
叫住她大概就是想问他们身上的伤口治疗手法吧?
要是她早知道他们有私人大夫,她才不会又费力又费药的给他们治疗呢,回头还给自己惹了个麻烦。
“姑娘,老朽只是想问问姑娘,给我们主子吃的是什么药?”薛神医没有唐突的去问面前这个小姑娘伤口怎么可以用针线来缝合,而且也没有去在乎她口中的老先生这样奇怪的称呼。
“止痛的,消炎的,止血的!还有就是麻醉的!就这些!有问题吗?”叶倾城简单说了说,神情上却有点不耐烦起来,她不想在这儿多费时间。
还想快点找到翡翠出山去。
这破山里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啥好吃的都没有不说,动不动下雨,身上都是泥巴,难受的不行。
“姑娘,你那儿还有这几味药吗?能否给老朽一颗?”薛神医也看出了对方的不耐烦,可医术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为了得到能给主子止痛的药物,他老脸都不要了。
心里委屈的想着,等回了王府主子若不赏他一桌陶然居顶级特色都对不起他豁出老脸为他求药。
“可以!”叶倾城痛快的从衣袖中掏出三粒药片“不过只有这止痛片,止血片和消炎片!麻醉喷雾没法给你!”
薛神医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叶倾城递过来的红白黄三粒精致的药片儿,从旁边药童身上摸出一个瓷瓶粗鲁的把里面的药散倒出来,转而把三粒药装了进去。
药童看的目瞪口呆,这止血散不是薛神医平时看的及重要的东西吗?怎么就这么随便给倒了?
实则是他刚才听了白峰说只吃了一粒药,瞬间止住了血而看不上自己引以为傲的止血散了。
“姑娘,那麻醉…麻醉喷雾没有了吗?”薛神医收好了三粒药还不满足,他最最好奇的就是那麻醉喷雾了!听白峰说就那么呲呲几下在伤口上,就完全感觉不到疼了!他也有自己炼制的麻沸散,可效果完全没有白峰口中那么神奇。
“这个麻醉喷雾就那么一瓶!虽然有,可给了你我就没有了!所以不能给你!告辞!”叶倾城看看这奇怪的老头儿,她不是再也做不出其他麻醉喷雾,可这喷雾瓶就那么一个,她留着有用!所以没法给他!
于是利索的说了声儿告辞之后转身再也不停留的走了。
薛神医看着渐渐消失与视野的小姑娘,眼神中满是渴望。
别误会,他只是对小姑娘身上那麻醉喷雾渴望。
“莫离!”而靠着山洞壁坐着运功养伤的君墨辰却是沉声开口。
“属下在!”被点名的莫离赶紧上前抱拳。
“去查!”君墨辰只有两个字的命令,莫离完全明白他的意思,赶紧点头领命而去。
莫离走了不久,七大护卫陆陆续续带着自己的部下归队。
由于君墨辰还不宜走动,而且血狼心脏也都得到了那么多,一时也不需要再猎杀血狼,所有人都留在了山洞周围守卫。
君墨辰手下最得力的七大护卫分别是白峰,莫离,肖野,容奇,林凡,云潇,江北。
七人手下各有一队精卫,二十到三十人之间,人数不等,由他们姓氏命名,白卫,莫卫,肖卫,容卫,林卫,云卫和江卫。
每个精卫都有属于自己的代号,比如白卫的精卫是白1白2白3以此类推,莫卫是莫1莫2莫3…其他队也都同样。
而每个精卫手下又分别有一队侍卫,侍卫人数比较众多!每个精卫手下大估计有千人之多,都统一由七大护卫负责。
这是君墨辰的一部分势力,不属于大圣朝军队,是他自己养的势力,只听命于他君墨辰一人的命令。
平时七大护卫是不会离开君墨辰身边的。
而今天血狼群战斗中,君墨辰只留下白卫跟随,其他人都分道派了出去。
不幸遇到血狼群,白卫损失惨重,二十七个精卫只剩下四人,其中一个还没了一条胳膊。
“主子,属下想去安葬兄弟们!”等到君墨辰深呼一口气收了内力睁开眼睛之后,白峰抱拳请求。
“去吧!”君墨辰难得口气软和的开口。
“大人!属下也去!”幸存的四个精卫同时站起来,异口同声的开口。
白峰点了点头率先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因为麻醉药效已经过了,他这才感觉到了疼痛。
等五人互相搀扶一瘸一拐的出了山洞,其他几个护卫已经等在了外面。
“一起!”肖野上前拍了拍白峰的肩膀。
白峰眼中布满了血丝,重重跟几个兄弟点了点头,一起向着跟血狼群战斗过的地方走去。
残忍的一幕出现的眼前的时候,忍了一路的白队精卫加上白峰都掉下了泪。
把并肩战斗的兄弟们的残骸一一仔细的捡起来入土为安。
几乎没有一个留有全尸。
最后把血狼群点燃,用五十多头血狼为兄弟们送了行。

第7章 为老虎做剖腹产
叶倾城这边,出了山洞就无头苍蝇一样往一个方向走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走的方向是不是出山的方向,更加不知道自己的丫鬟翡翠到底在哪里。
原主来了这里之后从来没有上过仙女山,搜寻记忆一点都找不到关于仙女山的记忆。
只有聊聊几句,那就是原主听桃李村村民们说过的,仙女山凶兽横行,进不得。
她扒拉着挡路的树枝,艰难的往前走着,一路注意着周围查看着翡翠的身影。
可倒霉的是,走了快一个时辰,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却有很多脚印。
“这破山!找个人怎么那么麻烦啊?翡翠,翡翠你再不出来我不管你了啊!”叶倾城气的喊了几声,根本没有人回应她。
就在她刚要换个方向再去找找的时候,前面有了些许动静,她侧耳倾听,动静越来越近,可却不是人声,而是兽吼声。
声音越来越近,近到叶倾城依稀看的到两个野兽边战边跑的尘土飞扬。
她吓的赶紧爬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
她不敢进空间躲着,怕进去待一会儿又把她饿够呛,吃货最怕的是什么?那当然是饿肚子的感觉了。
等她呼哧带喘的爬上了一颗两人合抱的大树不久,两个野兽就已经战斗到了她这里。
叶倾城激动的死死捂住嘴巴才能不发出声音来。
面前战斗的是一头黄色皮毛黑色条纹的大老虎和一头棕熊。
叶倾城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想到了熊掌。
早就听说过熊掌多好吃多好吃的,她还没机会尝尝呢!这不就送上门了?
待叶倾城口水流的差不多了,两个野兽也渐渐结束了战斗,两败俱伤,棕熊已经渐渐没有了呼吸。
而老虎有微弱到几不可闻的呼吸,两个大家伙都躺下来叶倾城才看到,老虎肚子很大,好像是头快要生的母老虎。
她顾不得其他,赶紧从树上蹭蹭蹭爬下来,跑向了老虎。
就在这时候,莫离刚刚找到叶倾城,他躲在一边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当她大胆的跑向老虎的时候瞳孔微缩。
他看得出来,老虎还没有死,只是难产了。
正要上前去阻止面前的小姑娘,发现小姑娘靠近老虎,嘴里唠唠叨叨说着什么,还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东西递到老虎嘴里。
莫离止住了脚步,仔细观察着,准备一旦有危险马上去救。
对方是主子感兴趣的人,也是主子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样,他要护住,起码要护到毫发无损的送出仙女山。
只看叶倾城,小心翼翼的走到老虎身前,蹲下去查看。
母老虎一看有人靠近,眼露凶相,只是它起不来了,已经没有力气了。
叶倾城赶紧从药园空间调出一颗五百年人参,就那么塞进了老虎嘴里,给它吊着一口气。
因为她看到母老虎已经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了,它的左侧胸口一个大口子,被棕熊咬下来一大块儿,已经伤及了内脏,而且难产加早产,肚子里的虎宝宝也危在旦夕,她如果救母老虎就只能牺牲肚子里的虎宝宝。
母老虎很通人性,待她给它吃了人参之后就安静的把脑袋松落了下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似乎在求她救救它的孩子。
叶倾城没有第二个选择,她只能赶紧把老虎肚子剖开,争分夺秒的去救虎宝宝。
她从药园空间里拿出了麻醉喷雾,往老虎肚子上喷了几下。
虽然老虎就快死了,可至少也能减少一下它的痛苦。
麻醉剂很快就起了作用,她不敢耽搁,赶紧拿出手术刀开始给老虎做剖腹产。
远处看着的莫离疑惑,这姑娘的袖子里到底有多少东西,因为他明显看到了刚刚给老虎吃的是人参。
叶倾城小心翼翼的从母老虎肚子里把两个虎宝宝拿出来的时候,母老虎已经奄奄一息了,她赶紧把两个虎宝宝拿到它面前给它看。
最后母老虎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唉…你是死了,可这两个孩子怎么办啊?”叶倾城双手血淋淋的抱着两个早产,眼睛都不会睁开的虎宝宝发愁。
她现在是初来乍到,连自己都养不活,加上还有一个丫鬟要找,带着这么两个虎宝宝咋整啊?
空间是不会让她带活物进去的。
“真是雪上加霜!也是够会坑自己的!”叶倾城苦笑着起身。
莫离本以为她站起来是要走,可不料,叶倾城走了几步到棕熊身边,把两个虎宝宝放到了旁边,背朝莫离蹲下去,莫离看不到她在干嘛,这姑娘蹲下去鼓捣了一会儿拍了拍手,抱起两个虎宝宝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等她走远了跑上前一看,目瞪口呆。
那姑娘居然把棕熊的四个熊掌砍走了。
这让莫离哭笑不得。
他只好忍俊不禁的起身,朝着她走去的方向追去。
叶倾城抱着两个虎宝宝往前走,走了没有多久,前面看到一个绿裙小丫头。
只不过,她很远就知道,这小丫头已经没有了生气,且尸体都已经僵硬了。
她从原主记忆里搜寻一通,知道这丫头就是原主的丫鬟翡翠。
死了也正常,如果没有她的借尸还魂,原主不也早就死了吗?
她对于这小丫头没有什么感情,也算不上多舍不得,内心深处那淡淡的忧伤也只是原主残留的情绪作祟。
她把自己泥巴斑驳的外衫脱下把两个小虎宝宝包起来放到一遍。
找来了一个木棍费力挖了一个坑,把人埋了进去。
也没有立碑,就那么埋了,退后两步拜了拜。
转身抱起小虎宝宝就走。
她要赶紧走出这仙女山,一会儿天黑了就更加难走,也危险。
她知道,原主跟翡翠两个人就住在桃李村西侧,旁边只有一户人家,住着一个孤寡老太太。
虽然条件艰苦,可也比在这深山里呆着强,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虎宝宝要照顾,这两个刚出生的虎宝宝虽然还没睁开眼睛,可那小嘴已经张开了,饿的一直在哼哼,她要找个有奶的娘给它们才行。
叶倾城脚步很快,原主身体弱,走了这大半天,已经累的呼哧带喘,可她不能停下来,太阳已经西斜了,再走不出去她就得露宿山里。
莫离一路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那小姑娘一个人挖了坑,把人埋了,又一路瞎转悠,一会儿向北一会儿又向西,走着走着又转到东,他跟着转悠的眼晕,也不知道这姑娘在干啥。

第8章 艰难困苦
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她担忧的神色显而易见,不过却是看着怀里的小老虎嘀嘀咕咕着。
“你们两个小东西还真是命苦,刚生下来就没了妈妈,虽然被好心的我收留了吧,可现在!本姑娘迷路了!”
叶倾城挫败的坐到了原地,小心翼翼的包着两个脆弱的小虎宝宝,刚想从药园空间找一点小虎宝宝们能吃的药材救救命,察觉到身前站了一个人。
“姑娘是要下山吗?在下送姑娘吧!”莫离实在看不下去了,有武功的他耳力是常人的几倍,听了叶倾城的碎碎念虽然听不懂妈妈是啥意思,不过知道这姑娘其实不是瞎转悠,而是迷了路。
平时就话少不愿与人多交流的他,根本没看出来叶倾城是迷路,还傻傻的跟着她转悠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你是山洞那伙儿人!怎么会在这里?”叶倾城抬头发现是山洞那个劳什子主子的人,疑惑的开口。
“主子吩咐!送姑娘安全下山!”莫离不想多做解释,可又不能不说上一二,只好这么说,走近了一看,这姑娘砍走的熊掌却没有了。
他挑了挑眉,他一直跟着,就没发现她放哪里去了呀,熊掌是啥时候消失的呢?
“行吧!赶紧走!”叶倾城马上爬起来,还不忘小心翼翼的把小虎宝宝都包起来。
莫离再不说话,走在前面,意思明显,让叶倾城跟着他走。
叶倾城一刻不敢耽搁,赶紧跟上,笑话,这要是不跟上,一会儿人家不管了,她还得住在这山上!
什么仙女山,魔鬼山还差不多,走这一路居然没有找到任何能吃的果子,解解渴都不行。
叶倾城边抱怨边跟着莫离快速走,不敢落后。
倒不是怕有什么危险,只是怕落下了之后找不到出去的路。
直到走到了桃李村村口,叶倾城叫住了前面疾走的人。
“行了,送到这儿吧!我到村口了!”叶倾城说话也丝毫没有客气。
只不过因为救了他们的命,派了属下来送自己出山嘛!有啥好客气的!
“在下告辞!”莫离抱拳。
“走吧走吧!”叶倾城挥挥手径直往桃李村而去。
莫离实则没有离开,只在叶倾城走后又暗暗跟上了她。
直到她进了一个篱笆院儿,他跟上去看了一眼。
院子用篱笆墙围起来,屋子也很旧,不过院子里被整理的挺干净整洁。
院中还有一颗桃树,树下有石桌,围了四个石凳。
叶倾城其实知道对方不会那么轻易离开,不过她没啥所图的,家徒四壁,除了自己现在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虎宝宝。
按着记忆,进了屋走到自己所住的西屋。
正房不大,东西有两个卧室,中间是堂屋,厨房在外面。
东屋是以前翡翠住的,而西屋是她的。
叶倾城进了屋赶紧把两个小虎宝宝往床上一放,把被子拿出来给他们盖上。
虽然现在是大夏天,可两个虎宝宝早产,又跟着她折腾了这一路,已经有点受不住了。
她管不了身上的脏兮兮,从衣柜里找出自己以前穿的旧衣服。
这衣服确实够旧的,因为她们走的时候把好一点的都收拾走了,也丢了。
套上外衫就跑了出去。
她记得,邻居花婆婆家有两头羊,她们走的时候一头母羊下羔子了,她去借借羊奶。
跑到隔壁花婆婆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烛光了,花婆婆天一黑就会睡下,这会儿肯定早就睡着了。
“花婆婆!来开门!”叶倾城轻轻敲着门,怕吓到老太太。
“谁啊?”屋里响起有点苍老的声音,随之传来窸窸窣窣穿衣下地的声音。
等了好一会儿才见花婆婆开了门。
“花婆婆,我有点急事,打扰你睡觉了……”叶倾城赶紧开口。
“叶丫头?你们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回来了?”花婆婆疑惑的问。
那天她们走的时候花婆婆就在场,她们说家里来人接她们了,她们要回京城去了。
还把一些吃食粮食都留给了她的。
“花婆婆,说来话长,先不提这个了,能不能给我挤点羊奶啊?我有两个小家伙要喂,它快饿死了!”我倾城焦急着说。
不过她这么说花婆婆误会了,她误以为她说的小家伙是人,她以为叶倾城带回来两个婴儿,不敢耽搁,回身拿了小木盆就去挤羊奶。
母羊下了两个羔子,可一个死了,所以奶吃不完,花婆婆给她挤了差不多一斤左右的奶。
“叶丫头,这羊奶很膻,你拿回去煮开了给孩子喝!”花婆婆把羊奶递给叶倾城还不忘嘱咐。
“啊?”叶倾城一个没注意,差点闪了腰,什么孩子?
不过转念一想,两个小虎宝宝现在可不就是她孩子吗?
“知道了花婆婆!”于是她答应了一声。
“叶丫头你等一下!婆婆给你拿点吃食!你们两个走的时候把粮食都给了花婆婆,现在回来没有吃的了吧?”花婆婆说着又转身回去从锅里拿了几个馒头出来,一看就是两个人份儿的。
她不知道翡翠已经死了,只当翡翠在家看孩子呢!这两个女娃子不容易,她能照顾就多照顾点。
“婆婆家没有菜了,你们先吃着馒头对付对付,等天亮了来婆婆家吃饭!”花婆婆把馒头装起来递给叶倾城。
“谢谢婆婆!”叶倾城虽然是食肉吃货,可狼饿极了还会吃大白菜呢!她现在最是需要这馒头,所以也没客气。
“快去吧!孩子饿不得!”花婆婆挥了挥手。
等叶倾城转身,花婆婆摇了摇头,满脸愁容的进了屋,她一个孤身老太太,一到天黑是会锁着门的。
叶倾城跑回了家,赶紧从药园空间的药架上找到一个一次性注射器,好在她平时做研究用的到这些东西,所以烧杯,一次性注射器这些医疗用具都备了些,不然她就抓瞎了,根本不知道用木盆怎么喂虎宝宝们。
她根本来不及去把羊奶煮开,就那么喂给了两个虎宝宝。
喂饱了虎宝宝羊奶还剩下不少,赶紧收进空间里去。
这才缓过劲儿来,浑身一股臭味儿,叶倾城虽然累的想躺下就睡,可是身上的味道实在呛鼻子,于是她爬起来去厨房烧了水,把身上彻彻底底洗了几遍之后找了以前的旧衣服穿上。
看着自己从千金大小姐秒变村姑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又赶紧捂住嘴巴,现在可是大半夜,万一有人听到,吓到了人家可就罪过了。
洗完澡舒舒服服的回了房间,发现馒头也凉了,没法,她懒得动了,只好啃了两个冷馒头,留下了两个准备明天吃。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去吃个大餐,虽然她现在囊中羞涩,可挣银子有何难?她可是有空间的人。

第9章 卖人参
夜。
仙女山,山洞。
“主子!”莫离回来,第一时间跟君墨辰禀报。
“说!”君墨辰此时药已经起效了,正看着左手臂上一条蜿蜒曲折的抓伤,眼中有不知名的情绪在翻涌。
“那位姑娘是桃李村人!属下一路送她出山,送到桃李村村口她就不让属下跟着了。属下暗中跟过去,她进了桃李村村西一个破旧的院子。”莫离说。
“还有呢?”君墨辰想知道的不止这些。
“下山的途中,那位姑娘找到了她的……是一位姑娘,属下还不知跟那位姑娘有什么关系,不过对方已经死了!那位姑娘把人埋了,途中还给一个频临死亡的母老虎肚子划开取出了两个小老虎,一路抱回去了!”莫离每次出任务都是超额完成,可这次交给他这么简单的任务,他却办的稀里糊涂。
“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君墨辰难得说了一段很长的句子,问。
“家里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莫离懊恼自己办事不利,不过不善言辞的他也只能低着头不说话了。
“下去领罚!”君墨辰冷冽的说了一句。
“是!”莫离抱拳退下去。
旁边薛神医一直希翼的看着,他不管什么家人不家人,他只要知道那姑娘是哪里人,以后还能找到人就行。
这时候魂都已经飘到桃李村了。
君墨辰身上的毒被压制住之后他又好好给对方检查过一遍伤口,越看越惊奇。
居然能用针线缝合了,伤口也没有任何感染,甚至外伤之后的发热症状都没有。
他行医几十载,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惊奇的治疗方法。
跟薛神医的向往不同,君墨辰只是若有所思的望向漆黑的天空,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次日清晨。
叶倾城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惺忪的,惯性的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可划拉了半天没有摸到手机,掌心却传来温热的呼吸。
她一下子惊醒坐了起来。
一时反应不过来,四周打量着。
这时,在她被窝里睡了一夜的两只小虎宝宝哼哼唧唧的声儿把她唤醒。
“呵…差点忘了,如今本姑娘可是丞相府大小姐呢!”叶倾城轻笑出声。
前尘往事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吗?
也好,本来她也不想要那个位置,名利对她来说不值钱,她想要的从来都只是那个人的一个拥抱,一个笑脸,可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从来做不到。
从他害死了她妈妈那天开始,就再也不是她的爸爸了。
她也再没有渴望过他的爱。
就当陌生人也好,怎么样都行,她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因为他毕竟还是医学上的父亲。
可是她的躲避却成了他想方设法暗害她的理由,最终还是把她送到了这种地方。
“可能我前世的前世杀了整个银河系,辗转两世都是得不到亲情的可怜虫!”叶倾城轻笑出声,似讽似嘲。
伤感从来不是她的主旋律,只短暂的伤感过后她又满血复活。
“正好,孤身一人,天高任我飞,牛皮任我吹,逍遥又自在!”
从被窝里爬起来,本来也没有脱衣服睡觉,跳起来就完事了。
她也没有去花婆婆家吃饭,把昨天晚上剩下的两个馒头吃了填饱肚子。
本来两个人还有些散碎银子度日,可丞相府下人过来接人的时候,原主一高兴全部拿出来打赏了他们。
叶倾城没法,先把羊奶拿出来喂了两个虎宝宝,之后进了药园空间挖了两颗五百年人参。
千年以上的她不舍得拿出去卖,只好对五百年人参下手。
再边上那些百年左右的怕拿出去也卖不了几个钱啊。
她把两个小虎宝宝好生放在了床上,走出家门。
身上分文没有,坐个牛车都不能,她只好背着背篓两条腿走路去离桃李村最近的夕阳镇。
等她拄着个拐杖走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已时了。
她不敢四处张望,怕看到啥好吃的再走不动道儿。
循着记忆径直往同仁堂而去。
进到医馆的时候,入眼的是有一个头发半白的老者在坐堂问诊。
叶倾城没有理会他,径直去找了正在配药收银的药童。
“这位小姐是要抓药吗?药方给小的吧!”小药童看到有客人过来,没有不招呼的道理。
“不抓药!本姑娘来卖药材!”叶倾城下巴微抬,声音不大不小恰到好处,小药童正好能清楚的听到,可药堂里其他人却听不清楚。
“姑娘是要卖药材吗?那跟小的去称重再结账就可以了!”小药童正好手上的客人已经结账走人,就从柜台里走出来。
“行!”叶倾城无所谓,称重就称重,她初来乍到这个世界,不得按着人家的规矩来嘛!
小药童看到这位卖药材的姑娘是背着背篓来的,他以为这位姑娘卖的也不过是山里随处可见的那些药材,所以带着她到了后面。
可看着叶倾城拿出来的两颗五百年人参傻眼了。
“姑…姑娘,你要卖的是珍稀药材啊?我…这我做不了主!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去把掌柜找来!”小药童磕磕巴巴的说着就往里面跑去。
叶倾城眨了眨眼,这怪她吗?她本来以为药材都要称重收,没想到会是珍稀药材还不一样啊。
不过这一下她也是安下心来,她的两颗人参应该能卖出好价钱了。
她百无聊赖,观察着这家堂店,药堂很大,琳琅满目都是药储,抽屉上标注着药名,井井有条的。
坐堂的大夫性格很是温和,不管老百姓还是富人贵胄,对待病人都是一个态度。
就在她欣赏这古代医馆的时候,从后面走出来一名年过半百,大肚偏偏的男人,脸上是弥勒佛式笑脸。
“掌柜的,就是这位姑娘要卖人参!”小药童赶紧指着叶倾城跟弥勒佛说。
“哦?这位姑娘,你要卖人参?能不能给在下看看药材的品质?”弥勒佛依旧在笑,不过无害的笑容掩饰下是商人的精明。
“看吧!人参就在这里!”叶倾城大大方方把两颗人参都拿了出来递给弥勒佛掌柜的。
掌柜的接过去好一顿端详,最后又看了几眼叶倾城,笑呵呵的放下人参。
“姑娘,这个数!你看行吗?”他深处五根手指,眼中满满都是笑,你根本看不出他内心到底怎么想。
从而叶倾城也观察不出来他内心的底价到底是多少。
“五百两?”叶倾城问了一句。
弥勒佛点头。
“不卖!最少七百两!”叶倾城摇头。

第10章 情况紧急
“姑娘,虽然你手上的是珍惜药材,不过我们同仁堂也不是收不到,时不时还是会有人过来卖的!七百两太贵了,本店收不了!”弥勒佛掌柜摇头。
“这可是五百年以上纯野山参!品质上乘,尽管你们药铺经常能收到人参,可这种品质的也少吧?最少七百两!如果不收我就拿去别处卖!”叶倾城虽然魂穿,可有原主的全部记忆,进而对这个世界的消费水平和货币价值都了解的。
“姑娘,你这样,这人参你就卖给我!价格我给你提到六百两怎么样?”掌柜的虽然面上不显,可内心还是有点着急的。
“七百两!不二价!”叶倾城看出他的眼神微缩,知道对方很想要她手中的人参。
弥勒佛掌柜脸上的笑容微收,沉思了片刻,似乎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开口。
“好!就当我亏本买了!小青去结账!”
“这不就得了!早这样就不用多费口舌了!”叶倾城把人参留下,跟着小药童去结账。
小药童规规矩矩的把七百两都给她拿好,还好心的给她找了个荷包装起来递给了她。
“对了!你们药堂卖不卖药材?”叶倾城突然想起来药园空间中的那个炼丹炉,她想试试炼个生肌丹出来。
她的记忆非比常人,看过的药方她都能记住,来到这里之后丹方也是一样的。
给那几个人把脉系统显示的都是生肌丹治疗,而且丹方显示了一次又一次,她早就记住了。
还有那个断臂的,说有生骨丹就能治疗,她就特别好奇,手臂都找不到了,生骨丹还能长出手臂不可?
如果当时要是能找到手臂她都能给他接上,不过当时那个条件,估计也难。
“收药材当然也是卖药材的!姑娘要买什么药材?”小药童耐心的问。
“有纸笔…笔墨纸砚吗?我要的比较多!我写下来给你!”叶倾城说。
“有有有!我马上给你拿!”同生堂的小药童有好几个,互相是比销售额的,谁卖出去收回来的多是有奖励的!
所以今天小药童收回来两颗五百年人参高兴的不行,又听说叶倾城要买很多药材,更加开心了,他今天只服务眼前这位姑娘业绩就能超额完成了。
旁边抓药配药的小药童看的眼热不已。
很快,小药童小青就拿了笔墨纸砚过来了。
“姑娘!你慢慢写不着急!”小青把毛笔递过去给叶倾城,笑着说。
叶倾城拿起毛笔行云流水般写下了生肌丹跟生骨丹需要的所有的药材。
小药童看着满满一大张宣纸的药名眼晕,不过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去吧!把这些药材都给我抓来!”叶倾城在宣纸上吹了口气递给小药童。
然后等在了柜台前。
就在她左顾右看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门口呼啦啦进来四五个人,吵吵闹闹的。
中间还有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声。
“大夫,救命啊大夫!快救救命!”一个年轻男子嘶吼着扒拉开排队看诊的人去找坐堂大夫。
“大夫!快!我娘子难产,救救命!”男子急得两手抓住了看大夫的双肩就这么给人提了起来。
“你先放开我!放开我!”大夫吓的不清!脸色都白了“你不放开我怎么给你夫人看病啊?”
“公子,公子你放开大夫,快让他给夫人接生!”抬着大肚女子进来的四个下人这时候把女子放到了药堂里的椅子上,有一个上前提醒自家公子。
这时候整个药堂的人都看向了叫喊不听的女子。
有那生孩子经验的老妇好几个都摇着头,脸上也是可怜的神色。
“这位公子肯定很爱他的夫人,难产了还抱出来救治,换作他人啊!早就在家等死了!”叶倾城听到排队被挤开的人群里有两个小丫头在聊天。
“这也是因为同仁堂的季大夫从不上门看诊,咱们家二夫人去年不就是难产而死吗?还不是因为同仁堂大夫死活不上门看诊,把时间给耽搁了!”旁边丫头抱怨一句。
“不过,夕阳镇上却再也找不出比季大夫医术更厉害的大夫了吧?”刚刚说话的小丫头又开口。
“是啊!季大夫不管性格还是医术都好,就是不上门看诊这一条谁也破不了!”
叶倾城听到这里就没再注意那俩丫头了,转而看向给孕妇把脉看诊的季大夫。
只见他查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夫人胎位不正,耽搁的时间太久了,老朽对产妇本来也不是很擅长救治,只能给她吊着命,你们赶紧找稳婆来,兴许还有点希望!”说着叫来自己的徒弟赶紧去煎药。
“季大夫!我娘子就全靠你了呀!如果你都救不了,那她可怎么办啊?季大夫你一定救救她!”男子抓着季大夫的手死活不放开,眼角有清泪划过,可见两人感情的深厚。
“公子,你先放开老朽!”季大夫被摇晃的眼睛都睁不开“我会尽力去救治,可是你娘子的情况危险,你快去找来稳婆协助才行!”
本来对生孩子这方面不是季大夫的强项,他可以帮着吊住产妇的命,可接生他就做不来了。
“季大夫,我只保大的,你把我娘子的命保住就行!孩子怎么样都没事!”男子慢慢放开了季大夫,嘴里艰难的做出了选择。
“公子……”跟过来的小斯叫了一声。
“别说了,这是我的决定!老夫人那边我去说。”
小斯再也不出声。
“快去找镇上最好的稳婆过来!要快!”年轻男子又急吼吼的下了命令。
“是,公子!”有三个小斯跑了出去。
叶倾城看到产妇已经开始缺氧了,叫喊声也越来越低,她伸手朝着男子哭喊“相公,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
“娘子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男子几步过去抓住了产妇的手,“我不要孩子,我只要你!这辈子无子嗣我也认了,我只要你!”
叶倾城翻了翻白眼。
这都什么事啊?她才穿过来两天,昨天给老虎剖腹产,今天又要给人剖腹产,她都快成产科大夫了。
身为医者,看到病患有不出手的道理吗?而且还是这种只有她能救的情况。
于是她走上前。
“快把人抱到里面去!再晚你的孩子就真救不活了!”
她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看着如此年纪的小姑娘说出这样的话来,谁不惊奇啊。